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心情發表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加西偶記四月二十日──半聾的日子
 瀏覽630|回應0推薦0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俗話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話可是一點都沒錯。所見不同的人生況味諸多,不過換個角度觀看而已。再嚴肅的事,有它輕鬆的一面。再難突破的困境,也有解套的方法。

  之前打拳受過傷的左耳,現在因為耳道的關係呈現暫時耳聾狀態,只能聽見微弱的聲音。本來以為半聾的日子會很難過,可事實上聾了兩三個禮拜卻得到更多的樂趣。

  聽覺更加敏銳,因為聽不見所以更能尖銳地聽見聲響。像忍者的耳朵一般,彷彿可以聽見一里之外銀針落地的聲音。趁著中午休息在辦公室旁的吸煙區,享受午時溫暖的陽光,用僅存的耳朵聆聽,聆聽還能聽見的聲音。當你需要專心地聆聽時,也許你一手必須摀住一耳,另一手用碗狀挽著自己的耳朵。就同常用一隻眼睛以求更清楚細處。而我,只是靠牆站著。

  大風撥樹的聲音是如此舒爽,讓人打從心裡抒開緊封的軀體。同事們從餐廳走了回來,除了藉由腳步聲辨識人之外,還可以聽見不同腳步的節奏。每個人的腳步聲、節奏各有不同。自思有些腳步節奏可以跟得上,有些則是得三步併兩步才行。我們同時都有自己的節奏,有時會慢些好讓別人跟上,有時會快些好跟上別人。即使是同樣的終點,也有不同的到達時間。急躁的人磨鞋聲總是尖銳且短暫,像蜻蜓點水一般。沉穩的人,腳步總是從腳跟踏實才又提步前行。也因為腳步聲,開始注意起自己的腳步。

  扭曲的塑膠袋掙扎時嘎嘎作響;強風吹進木箱時如猛獸低吼。天與地造就的聲響,在平常心的聆聽之下彷彿都有了生命。我伸手摀住右耳,讓天地回到太初之始。但,生命仍是稍縱即逝,時光仍然奔流不停。耳朵是屬於聆聽的器官,我們慣於使用而忽略了它人文本質的存在意義。所有的器官,不只是維持生命的存在而已,也為了使我們懂得探索存在的意義。因為痛,所以知道還活著。因為難過,才知道自己真正活過。因為聾,所以我才能靜耳聆聽。

  真正的寧靜是什麼,閉起雙眼開始思索這個問題時,就被同事打擾了。『喂……你沒聽見我在叫你喔。』同事說著。即使摀著耳朵閉上雙眼,還是聽得見聲音。真正吵著的聲音並非外在,而是自我的內在。你就是聽得見聲音,連心跳都聽得一清二楚。放開手,不為俗務打擾的感覺才是真正的寧靜。恢復了平常心,用耳朵來呼吸。冥冥中似乎稍有領悟──突發的忘我就是平穩、深沉的寧靜。毎種聲音都是聲音,種種聲音也不再是聲音。

  我不會只說聾的好處,最大的壞處之一就是聽不清楚,尤其又當你專心一事時。朋友聊著電影的話題,不意間聊到某部電影裡兩大巨星同台飆戲。我轉頭問道:「什麼兩大巨星同台嫖妓?」

  「飆戲啦,最好還嫖妓勒。」他說著。我發誓我聽到的是嫖妓。到底是我的耳朵不靈光,還是他口舌不清。還是,我們都是。

  洗澡時閉著眼睛
  啪啪啦啦地,滴滴答答地
  海浪彷彿湧起又落下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65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