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文藝發表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舞池沉思
 瀏覽679|回應1推薦4

鄭匡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張晴
慕亞
竹筴魚
809666

   《快板小說》

 

  當我在MSN上向人道別時,小四的車已經在底下等候。難得來到新竹一趟,首先歡迎來臨的,是一場如瀑布般的大雨。這些天雨下不停,連拔足外出買煙都懶。

 

  上了小四和家齊的車,蓓如早告知我他兩人是同性戀情侶。外表上沒有多少的訝異,但心裡著時感到意外。一個是知名公司的工程師,一個是未發跡的漫畫創作人。除了他們對話時的語氣,無法從其他地方看出他們是同性戀者。

 

  情況十分詭異,小四跟家齊是對情侶,蓓如是喜歡男同性戀的異性戀者,而車上唯一異性戀的男兒身,只剩下我了。從來對同性戀沒有太大的感覺,或許是有好一些同志好友。對此沒有多大的反感或惡感。

 

  阿先是我國中時初識的好友,但一直到了十九歲多,我才知道他口中言語的女友,原來是一個男子。也難怪相交數年,他未曾帶女友讓我看過。常聽得人家說,無法接受同性戀者,甚至無法在同一個空間下呼吸。也許是阿先給我的震撼教育,我心理早就默默接受。男同志與異性戀男子的友誼,聽起來儘管有些曖昧。但那份友誼卻是超越了情慾的作弄。

 

  我們四人到了另外一個地方載了個好友『明』,用粗俗的話來說,他也是那個圈子的。但用我的話來說──同一個圈子,只是我們有不同的選擇。明是個很視覺系的男子,雖然年將三十,卻是洋溢著年輕的氣息,外表上大概也只有二十五六歲的模樣。不管在男人或女人的眼光裡,那樣充滿媚惑的外表都能讓人心醉吧。

 

  一行五個人來到一家知名的舞廳,等了會兒便來了個相當性感的潔西卡。穿著高跟鞋的她比我高了些,短裙下的大腿相當白皙。如果是並躺在床上,會讓人想撩起短裙深探那美妙的三角地帶。她是個很容易讓人有所遐想的女子,但除了性感和冷艷的氣質外,初識她的我卻也沒有其他感受。

 

  曾和幾位朋友聊天討論,做愛時最舒服的感受是什麼?有人說是進入女體的瞬間,有人說是兩人一同到達高潮的時候。當時一個叫瑪莉的女孩子是這麼說的:當對方由你大腿往上愛撫時,觸摸的手充滿了電力,置下的手隨時讓你感受那種引力。而當那男子愛撫你的同時,也正深情的親吻你。

 

  別人怎麼想我不清楚,只記得當時點了點頭,同時瞥見瑪莉看著我。當晚我們上床,由插入到射精的時間幾乎只有五六分鐘。但之前的愛撫將近一個小時,雙方的情慾早就滿溢於軀體之外。瑪莉後來告訴我,在深入那個性感點之前,愛撫早讓她好幾次的高潮。而嚴格來說,我的高潮只有那麼一瞬間,不到三秒的時間。但愛撫就像一場鎂光燈下的雙人舞,你的身體會幫你記得該怎麼跳。

 

  潔西卡是容易讓人幻想的女人,跟瑪莉一樣。

 

  當其他人在高揚的曲子下舞蹈時,我和家齊聊了開來。他問我什麼時候知道他是……?「那是蓓如告訴我的,前兩天。」我記得我是這麼說的。我用肘輕觸他,讓他知道這於我而言沒什麼。

 

  家齊跟我的淵源很深,除了蓓如外,他是這裡頭我唯一最熟識的人。另外這麼說吧,因為他的妹妹,曾經是我的情人。他的寶貝妹妹,相當神似潘妮洛普,有著一雙如紅酒般的性感嘴唇。

 

  我們坐在二樓走道的位子,在欄杆邊緣可以看見一樓舞池的景象。第一我不喝酒,第二實在太晚,我一點也不想流汗──於是就同蓓如說的,我算是純看妹妹。但事實上我一點也沒有相關性愛的想法,我只想看看。舞池上的男女穿著暴露,大概是閃燈的關係,那般的炙熱可以想見。

 

  喝著百年一日『跟往常一樣』的咖啡,漫無思緒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隔壁桌坐著幾個女孩子,像是打廣告一般,幾乎都穿著JOJO的衣服。甚至兩個驚人罩杯的女子,把衣服上的MARKER敞撐開來。國小時,常聽同學取笑早發育的女同學是大奶媽。我對此一點意見也沒有,小時後不這麼稱呼別人,長大了對此也沒特別的感受。

 

  不過,總是有別人對這樣的胸部很有意見。有三四個男子過來這兒搭訕,也全都無功而返。他們像是挫敗的鬥雞,一個一個垂著尾翅離開。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一個男子的褲後口袋裡,應該是裝著一盒保險套。比起煙盒它太小,比起什麼又嫌大。

 

  我一向很懂得如何去看人。兩隻眼睛,一只用來看人生百態,另一只用來看透人心。這些女子穿著簡單而輕鬆,也清一色穿著球鞋和牛仔褲。今天她們只想跳舞,只想用舞步發洩,而非用身體。看著那些落敗而歸的男子,我不禁嘆了口氣──難道這些傢伙只會想著搭訕上床嗎?難怪這麼多女子寧願選擇女同志也不願選擇男人。

 

  我的好友們一個一個下到舞池,只剩我一人在欄杆旁看著底下跳舞的人。

 

  感覺肩膀被人觸碰了,我回頭望去。是隔壁穿著JOJO的女子,她手上拿著兩瓶海尼根。「你怎麼不跳舞?」她問我。

 

  「舞池很熱,而且我懶得跳。」

 

  「吶,這瓶請你。」她遞給我海尼根。我謝謝她,告訴她心領了。她看了看我後說道:「架子滿大的嘛。」

 

  「不,是我本來就不喝酒。」我笑著:「天生不喝酒。」

 

  「嗯,這我相信。」她在欄杆邊緣的架子上,放下喝空的酒精飲料。「從剛才我就一直沒看你喝酒。」

 

  除了『明』和我之外,其他人都喝了些,伏特加、龍舌蘭還有試管酒。

 

  「你那些朋友都是同性戀吧?」她說道:「除了你跟那兩個女的之外?」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我這一掛朋友也是女同志,以前我也試過。」她把手臂靠在我的肩膀上說:「不過,我最終還是選擇異性戀,絕對不是性的關係。」她說『絶對』的時候特別加重語氣。好像在暗示就是因為性的關係。我點點頭代表我懂,但沒說什麼。

 

  除了男女本身的性差異之外,感情的世界便是相同對等。除了性徵外,就僅剩心靈的交流了。同性戀者的感情比異性戀者單純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不會強加在乎對方的外表──得來不易,因此外表不會是重點──再者那樣的在乎,也純粹是發自心靈的愛愁,而非肇因肉體上纏綿的苦果。

 

  女子輕撫我的腰際,用酒瓶輕輕敲著我的手臂。好像是熟人一般,她用手環抱我的頸子。我沒拒絕,也沒答應,只是輕輕地轉頭看她。酒醉的她雙眼迷離,雙片唇間透出陣陣的酒氣。即使吻了她也沒關係吧?我開始有這個想法。並非第一次被人搭訕,但卻是第一次有想親吻人的感覺。不過這個感覺只維持七秒,七秒之後,我熄了手邊的煙。

 

  當朋友們跳累回來時,那個女子回到隔壁桌。眼見隔壁桌的女同志熱情地接吻,那模樣吸引了我好一陣。

 

  原戀的性向是可以選擇的嗎?關乎已身,不似選擇寵物那般的簡單。就同心理學家說的,每個人都有雙性戀的階段期,端乎在哪個時期沉溺久些、或是哪個時期傷害多些。

 

  儘管家齊和小四沒有表現出親暱的模樣,但似乎想見兩人獨處時的甜蜜。也許不如想像中的雲雨交歡,也許不如想像中的魚水交融。但他們仍能堅持深愛對方,這才是最重要的──他們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也許男男、女女的戀情會比纯男女關係簡單的多。至少他們懂得彼此在性的喜好,也降低因性別不同而產生的差異性。

 

  明掏出了身分證,證明他將要三十的年紀。打扮、姿態一絲不茍的他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歲。其他人問著他的『愛人』呢?明只是笑笑不答話。

 

  該是多大的犧牲,掙開傳統世俗的包袱,跳出如平常人的家庭歡娛,同志們不被社會世俗接受,卻仍是默默地抵抗。他們選擇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了後嗣的家庭會比單純的兩人生活好嗎?逛街時交挽著就得承受異樣的眼光嗎?作為異性戀卻有同性戀好友的我,只能說著──至少,他們有所選擇。

 

  如果能接受兩個膚色差異的男女相愛,卻為何不能接受兩個性別相同的人相愛。用老人家的話來說,同性戀讓社會病了!但就我想的,這種歧視同志的想法才真讓社會病了。如果不能坦然接受,就閉緊嘴收起舌根,你的默然就是另一種祝福。

 

  我走向廁所,洗把臉好讓自己清醒些。

 

  等我走出廁所門時,JOJO女子站在我面前。她靠近我,幾乎是唇貼唇的說著:「你為什麼這麼憂鬱,希望你不會是同志。」

 

  「我不是同志。」她輕淡地吻著我。兩片舌夾合在唇齒之間。女子挑弄似地抖著舌尖,輕易地將我的情慾挑起。她的雙手輕輕環住我的腹部,可以感受她呼吸時胸部起伏。

 

  「那就好,」她離開我的雙唇說著:「感覺怎麼樣?」

 

  「你的唇很柔滑,但酒味很濃。」

 

  「要是沒喝醉怎麼會親你呢?」嫣然一笑的她走進廁所,留下錯愕的我。

 

  回到我們那桌,家齊把面紙遞給我,要我擦去雙唇間的口紅。潔西卡問我是哪個幸運兒。我想我當時笑得很拙劣。

 

  「沒關係,這也是來舞廳的邊際利益之一,你總要去搭訕人或被人搭訕。」蓓如說著。

 

  『明』接著說下去:「然後你帶她回去上床,說不定還一起洗澡。」

 

  「可是等到你早上醒來頭痛欲裂,酒醒的時候。你才會覺得她根本不應該躺在你懷裡,她也會這麼想。」明接著說下去:「你們兩個甚至一道吃個早餐都覺得恐懼。」

 

  我放下檸檬水的玻璃杯笑著:「沒關係,我不喝酒。」我搖晃杯子,讓裡頭的冰塊鏗鏘作響。或許這是明不喝酒的原因吧。

 

  「如果那個幸運兒要跟你……」捏著手指,一臉曖昧的潔西卡問著:「你會接受嗎?」

 

  「有所為有所不為。至少今天不行,我累了。」我撒了個謊,一點也不累,也不會拒絕。

 

  當電音舞曲在舞池中漾開來時,桌椅上僅剩我一人。隔壁桌只剩一對女同志和那個女子。看著我的女子大概說了些什麼,讓兩個女同志笑得花枝亂顫。

 

  女子靠近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我新點了根菸。

 

  「你想說什麼?」她問我,這應該是我的問題才是。

 

  「你為什麼選擇我?」我對著凝結的空氣說著,那空氣裡混雜著酒氣和煙塵。

 

  「因為你不是同性戀,而且你是男的。」

 

  看著舞池裡男男女女,我指著一個穿吊肩背心的男子:「我想他也不是,剛搭訕你們的也不是同性戀。」我懷疑我語氣中有挑釁的味道。

 

  「因為你就坐在我們隔壁。」她說著。

 

我拉了拉椅子笑著:「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坐遠一點?」

 

  她挾起我置在煙灰缸上的煙深吸了一口,我望她手指間拿回煙管,她說道:「你不覺得你我好像很熟悉嗎?儘管是第一次見面。」

 

  「不,我對你全然陌生。」

 

  「即使是在一個吻之後?」

 

  我點點頭,吐出煙雲讓聲音沉默。

 

  「嗯,你讓我夠難堪的。」她站了起來將要離去:「祝你好運。」

 

  我拉著她的手腕,那兒冰冷地著實嚇人。「我不是要給你難堪,」我笑了笑:「只是要讓你知道,有些事並非妳想像中那麼簡單。」

 

  「你是個男人,但是你不適合這裡。」她撇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我望著舞池裡的男女,纯為跳舞的人該有多少?同性戀、異性戀的又有多少?有多少人從這兒撿拾一份愛,藉由茫茫的酒精催化,藉由兩造心碎的彼此勸說。必然像果凍一般,輕輕一個觸摸便可以搖動,於是才知道脆弱。

 

  是啊,我一點也不適合這裡。我穿起外套,一口氣喝乾冰咖啡。不願讓自己放縱,不願讓自己每夜漂流。我一直待在舞廳外頭,直到好友們出來。外頭的雨像瀑布一般下著,聽聞老天的淚水,感受點滴的黯然神傷。

 

  回家的路上,明問我怎麼了。

 

  「沒什麼事,」我笑了笑,溼透的寒意穿透著。「只是,我越來越不懂愛情了。」我說道。

 

  「我想,」明大笑:「懂得的人應該也不多吧?」言語中透露他選擇同志這條路的理由。我轉頭望去,那招牌大剌剌地壓在門牌上頭。裡頭的人,外頭的人,進進出出的人,何時才會有人注意到那個門牌,正如我們注意愛情。



誌我們活過的年代,終究不離生命太遠

而存在的每一天,喜樂哀悲都是確實、並非無可琢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297482
 回應文章
佳作~
推薦0


onlysacha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不得不佩服,越來越犀利的筆觸,寫的簡單又刻的深入,看法清澈醒世,又沒有八股的味道,當真是高手,佩服。

凡眼看盡人生百態,慧眼看透善惡人心,眾人皆醉你獨醒,萍聚泥塘蓮心清 

恭喜加西筆法日益精進,心法更見清明。期待你下篇好文章囉!

                           ~悟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299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