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文藝發表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請等候,思念步伐帶我來了。
 瀏覽403|回應0推薦7

幕後黑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張晴
項梁
魔蝶
瑄麟
犀利
竹筴魚
華碩

  算是出遠門吧,那抹太陽和煦又耀眼得很。

  老爸要我跑一趟外地,表示有個案需要去處理,不知怎麼的,我放著轎車不開轉而騎機車前往,說實在話,目的地是有點距離,而且還需翻山越嶺,一部一二五的機車並不是那麼好翻越山林,哪怕我早已熟悉路況。

  事情處理完的回程途中得經過一座相當高聳的山巒路段,這座山到底有多高我不清楚,但風景奇異非常--山勢分為三段,最高一圈是寒冷起霧的高坡,雖然路段最短,卻最難以跨越;次高一圈則感覺是略有霧氣的陽光阡陌,在路邊往山下看去,會看見一整片如虹彩般的日下霓虹;最低一圈卻轉為陰沉昏暗的樸實風格,由於在郊外,所以並不多戶人家,走在鄉間小道也就這樣而已。

  最奇怪的是,這段路程我從未經過,怎麼知道分為三段迥然不同的景緻?

  也奇怪的是,這段路從不是我回程需要經過的,怎會騎到這裡來呢?

  很不巧的,機車在最高處的路段發動不了了,原因不明,時間約莫下午三點,山頂的氣候卻如晚間,霧氣濃烈且能見度甚低。前後沒有來車,我知道這裡是偏僻郊區,若要在此等候來車,還不知得等多久,與其莫名空等,不如自力救濟,於是我將機車停在路旁上鎖,開始往山下走去。

  最高一圈的路段果然範圍甚短,不一會兒就脫離了濃霧侵襲的範疇,來到山路第二圈的陽光道。許是接近傍晚,此時的陽光相當舒服,視野更是一望無際,這座山確實高聳,我走在山路看向不遠處的山下,陽光反射之故,竟教我只能看見彩虹漫步在隱約還有霧氣的半空中。彩虹?難道之前下過雨嗎?

  這段路很長,走了多久我不清楚,只記得陽光一路上都是這樣伴隨著我的步伐,不離不棄,讓單獨走在陌生山路上的我還不至於覺得孤單;山勢逐漸緩和,我也終於走到最下邊一圈的山路,周圍顏色慢慢化作陰沉。

  要說這是山路其實已經有些勉強,這段路走勢平坦又甚有鄉間風味,也許此處正是陽光無法照耀的角落,旁邊的路燈已經點燃,看起來頗為古樸的路燈在鄉間小路更透出純然意境;我站在一盞路燈前盯著路燈枝幹瞧,上頭掛有一張公所管理的牌子,寫著「水仙幹」。

  水仙?這是哪裡?

  各鄉鎮市公所管理路燈或電線桿多半於其掛上一只管理規牌,哪個鄉鎮便寫著哪個鄉鎮的名稱,如龍潭鄉的路燈會寫「龍潭幹」,但,水仙?這是哪裡?在此指的並非植物,有這個鄉鎮嗎?我愣著想了幾秒鐘,又繼續提起腳步往前走去,不遠處就要進入市街,奇怪的是,從高聳山巒下來似乎也沒走幾步路,怎麼忽之進入了市區?

  太陽原來還沒完全落下,在我緩緩步入市街時,抬頭還隱約可見陽光掛在市區頭上,似乎仍默默地為它一日未竟的工作努力著。

  這處市街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總的來說,主要街道就三條,長度也不過百來公尺,相當符合郊區的街道感觸,可該有的能有的都有了,我經過一間全家便利商店,忽然興起入內閒晃的念頭,於是回身走入享受冷氣。

  櫃檯前的書報架上有販賣地圖,我想著,這裡到底是哪裡,是不是該買份地圖來看看?赫然才想起,我完成老爸交代的任務之後就已算是休假去了,我現在要去找心上人,她在我熟悉的地方,似乎就是為了抄近路才不小心蜿蜒到這座高聳山巒上頭去,這下迷了路,自己又走了好些路程,到底走到的地方是哪裡,居然一無所知,迷路迷成如此,也算紀錄了。

  我拿起地圖,頓了兩秒,又將地圖放回,回頭詢問站在櫃檯內的女店員這裡是哪裡?她用帶些詫異的眼光瞧著我,回答說這裡是水仙。果真是個地名,水仙,但我怎麼不知這是哪裡?我走了那麼遠嗎?回頭我又將地圖拿起,走向櫃檯付賬,接過女店員手中的發票之後,我當場將地圖拆開,抽出那份我幾乎陌生的地圖問她,水仙在哪裡?

  地圖攤開的那一秒,幾個斗大的字樣映入眼簾:苗栗縣地圖。

  苗栗有水仙這個地方嗎?

  女店員將地圖以我的方向攤平放在櫃檯上,指著「水仙鄉」的行政區域,對我說,就在這裡。我真愣了一下,水仙是個鄉,我竟一點兒也不知道,她位於卓蘭與泰安之間,一個幅員不大的小鄉。

  我笑了,總算搞懂自己位處何處,這下要回去找那惹人歡欣的小可愛也總算有個方向,可人兒在北邊一點的方位,大概是在後龍附近,不知怎麼的,我將地圖收起來之前,居然看見地圖上有個紅點正在閃動,好似小花朵正在吶喊「我在這裡」希望我趕緊前去找她。笑了,也揣在心窩裡。

  踏出便利商店門前,我向女店員詢問北邊是哪個方向,她微笑地說,出了店門口往右手邊走,稍微拐個彎就可以看見太陽落下的方向就是北邊。我還沒察覺太陽在北邊落下有哪裡不對,點頭向她道謝後離開,往右轉沒幾步果然拐了個輕微左彎,太陽確實落下了,就在直敞的小街那頭,那裡就是北邊,我在心中暗咐。

  其實已經夜了,月娘卻還未現身,我沒打算要在這個陌生卻又安靜舒服的小鄉暫宿一夜,夕陽紅暈已如長欄杆,淺淺地牽住小街的傍晚,也拉住我的腳步,只是阻止不了我仍慢慢向前的思念。

  北方,那太陽落下的方向,有我的牽掛與遙念等著。妳要等待一會兒,熱切的腳步領我回來了。
寫作/公益/旅遊/影劇/評選/座談/網誌等相關合作--

歡迎來信洽詢:krmmrk@gmail.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28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