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筆耕草堂
市長:鄭匡寓  副市長: 路子竹筴魚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筆耕草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棧友文藝發表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讀本書】蔡逸君《我城》
 瀏覽479|回應0推薦3

俞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淺淡
房純輝
竹筴魚

★離開處身的這個點,這條線,還會有另一條,等著?

如果人生是不斷前進的風景,當你選擇停下腳步,冀望看到什麼樣的景緻?

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經驗?

忽然間,有那麼一刻、一宿、一日、一夜,你停了下來,不再繼續依循往常的生活軌跡運作。時間沒有靜止,繼續行走,只是屬於你的世界,停擺。

停擺,來自你自由意志的選擇,沒有什麼特定的原因,只是突然間,不想要那麼規律、不要如是的一成不變。然究竟想有什麼改變,你並不清楚,像條射線,忽然間失卻了箭頭,沒有前進的方向,於是你就這麼停住了;定在組成線的無數個點中的某一點上。

你回身往後看,線綿長往後延展,如此清晰卻也顯得朦朧,那是來時路,清楚知道自己順著這條線走過,但是走過了什麼?

你悠悠想起曾有過的初始的情感依戀,依傍著純真的人生夢想飛翔……還能築夢而行?還能夠追尋?

正思忖,忽的揚起一陣風,蔚藍的天空,暈著一圈瑩瑩的潔光,一身雪白的獨腳獸翩然昂揚站立其中,牠輕柔地望向你,純真的眸眼,似在探問,要回到哪個夢想最初的地方?

該跟著走嗎?你想著,離開了處身的這個位置、這個點,是否也就離開了這條線?那麼還會有一條線等著你嗎?那條線的箭頭不會消失不見?

正猶疑,一回頭,獨角獸已經消失了蹤影。

情愛的依戀依序蔓延,一樁樁、一層層拂面而來,那些個嗔痴愛戀,愛恨情仇,栩栩如生,卻怎麼也無法記起開始的源頭和結束的緣由。只有經過。事件交疊的成就。就這麼斷了。散了。

憶起了因謀生而介入的職場戰役。

每一場殺戮,是心裡養著的一頭獸的驅使。獸性貪婪,無形無體,只懂蠻橫的盤據,為了勝利,偽裝已知掩飾不解;為了媚俗,視錯繆為正軌……直到無能再繼續,棄養,殺伐還繼續激烈上演……而你已置身事外,只是這個「外」會否仍有一頭獸,正悄悄孕生?

★也許,箭頭並沒有消失,只是被濃霧遮掩

然而,這一置身事外,會否就此成了「多出來的人」?

如果是,這個多出來的你,又該如何擺置?

無感、無覺,再無欲求,你只是停滯不動,在或是不在,對這個世界有什麼差別?對週遭的環境有什麼損益?對身邊的人事能起什麼波瀾?

會就此消失嗎?

環顧身旁的長物、那些細瑣的物件,曾在某個時間點,存在著必須存在、必須被擁有的必然性。只是此刻,失了特定的時間點,還餘下些什麼?滿身的塵埃、堆疊後的曲扭變形。

裝箱捨棄,把他們交還來處?只是還找得到來處?還有安身之地?

自己呢?

因為這一停頓,是否失去了關鍵性的時間點;那個自己非得存在、需要被擁有的當下?會被取代嗎?取代之後,自己又該到哪裡去?

這是讀完《我城》之後的混亂思緒。

森,化身各種角色,依著過往的各種情緒、經歷,一一物化成形,誘引森,在如夢似真的過程中,探勘自我。

是真實還是幻影?是夢境還是人生?在探勘的過程中,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森、哪一段際遇才是真實的人生?

而我依著森的際遇,望著佇立在點上的自己,沒有驚惶只是木然。

也許,箭頭並沒有消失,只是被濃霧遮掩,只要邁步繼續向前,就能看見?

只是箭頭是否有標的、終點?如果有,會是什麼?這一路上還會再碰見什麼?

會不會因為此刻的停頓,注定終生得不斷地追趕,只是依舊不清楚,追趕的究竟是什麼?因而又想停頓,追趕,追趕,停頓,停頓,追趕……

每一次的停頓企圖換回的是什麼?木然的短暫終結?情感再度沸燃的瞬間?

往後的風景,會不會成了一而再的「欲走還留」,點與點間的縫隙愈趨擴大,慢慢成為虛線,終至消失無跡?

而我,從未存在過。


俞伶│嬉遊文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572&aid=127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