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女人故事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婚姻愛情【女人故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婚姻家庭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蔣廷黻:結婚21年另尋新歡,逼妻失婚后,原配的報復讓他絕望一生
 瀏覽249|回應0推薦4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亓官先生
華碩
愛唱 城裡的月光
寧靜姐

蔣廷黻:結婚21年另尋新歡,逼妻失婚后,原配的報復讓他絕望一生

1923年的初春,南開大學的校園,一片生機盎然。穿過游廊的二樓,獨坐辦公桌的校長張柏苓,正認真看著手中那張求職簡歷。待慢慢看完,這位德高望重的校長,連連發出驚嘆聲:奇才!果然是奇才!

在人杰輩出的民國時代,張柏苓手中的這張簡歷,不管是對南開大學的發展,還是中國史學事業的進步,都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彼時,那張紙上是一個青年簡單的自我介紹——

蔣廷黻,湖南省寶慶府人。

11歲入明德學堂就讀,接受西式教育。

17歲赴美留學,在派克學院半工半讀;期間組織俱樂部,積極參加各項社團活動。

22歲前往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就讀;曾任美國東部各大學中國學生夏令會主席;逢華盛頓會議期間,正式加入「中國留美學生華盛頓會議后援會」 ,并擔任后援會英文刊物編輯。

28歲完成論文《勞工與帝國》,獲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

當仔細讀完這張簡歷后,張柏苓立刻放下其他的聘書,為這張紙蓋上了鄭重的簽章。

至此,這個叫做蔣廷黻的留學青年,正式成為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

此后的多年時間,蔣廷黻以驚人的才學和毅力潛心研究中國近代外交史,并率先在傳統歷史系中系統講授中國近代外交史問題,成為中國近代外交史教學研究的先驅者,美國著名漢學家費正清正是師從于他。

即便后期輾轉清華、又棄文從政,可由他先后編著的《中國近代史》《近代中國外交史資料輯要》《蔣廷黻回憶錄》等書籍,為中國的近代史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蔣廷黻的名字,也成為公認的「中國近代史鼻祖」!

可讓人遺憾的是,這個在歷史學界乃至政界都難能可貴的卓越人士,卻唯獨在感情上有著難以涂抹的污點;他與原配唐玉瑞將近20年的婚姻拉鋸戰,也讓這個有著「司馬遷之才」的傳奇人物,一度成為民國街頭巷尾議論的八卦和笑柄。

從成就杰出的歷史學者,到聲名狼藉的「負心漢」,造成蔣廷黻人生污點的原因,恰如《傳記文學》社長劉紹唐的評價般:

「蔣廷黻是一個成功的外交家,卻是一個失敗的丈夫,也是一個失敗的父親。失敗的關鍵,就是他比一般男人多了一個女人。」

.

1895年12月7日,蔣廷黻出生于湖南省的一個中等農家。因為父親和伯父經商,家中略有地產,所以蔣廷黻從6歲起,也開始接受私塾教育。因為天資聰慧、認真好學,16那年他在基都教會的資助下,獲得了自費赴美求學的資格。

陌生的異國他鄉中,蔣廷黻憑借勤勉好學的毅力,先后在美國密蘇里州、俄亥俄州奧博林學院進修;到了1919年,他又憑借優異的成績,被哥倫比亞大學成功錄取;也是在這座文化氛圍濃厚的校園中,他先后學習了新聞、政治、歷史等課程,無論是眼界還是學識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闊。而這些留學經歷,也為他后期研究中國近代外交史、從事外交生涯15年奠定了夯實基礎。

如此卓絕杰出的人才,卻最終難逃感情亂局。

1919年的夏天,來到哥倫比亞大學深造的蔣廷黻,在這里遇到了他的原配夫人唐玉瑞。出生于上海的唐玉瑞,也是自幼接受新思潮洗禮的新時代女性,后期更是憑借優異成績獲得了清華首批赴美留學資格的十大女學生之一。

面對如此優秀、活潑的女孩,蔣廷黻很難不心動,在那個最為珍貴美好的校園生活中,他也以浪漫而深情的方式,展來了對唐玉瑞的大膽追求。

在九國會議召開期間,兩人還共同參與組織了「中國留美學生華盛頓會議后援會」,對當時的留學生幫助極大;也是這番默契的選擇與合作,讓唐玉瑞對眼前這個西裝革履的青年人真正產生了感情。

後來,隨著蔣廷黻攻讀博士學位順利畢業,心系祖國發展的他,毅然決定帶著知心愛人唐玉瑞一起歸國,共同報效祖國。

1923年,在回國的輪船上,為了表達自己的感情,蔣廷黻還特意安排了一場浪漫的求婚;在船長和無數陌生人的見證下,這段攜手同行的情侶,也正式結為夫妻。

回國沒有多久,蔣廷黻來到南開大學,擔任歷史系教授,而擅長藝術的唐玉瑞則在南開中學教授鋼琴課程,以及數學。在這段平靜幸福的相守歲月中,兩人也如平常夫妻般生兒育女、柴米油鹽,日子雖然平淡,卻也安穩自在。

只是這樣的生活方式,對于深受西方文學影響的蔣廷黻來說,卻多少有些拘束和沉悶。自幼接受西式教育的他,性格隨性灑脫;這樣的性格也似乎注定,即便成為丈夫和父親,可他依舊無法堅守婚姻的責任和重擔。

像是早就設定的故事橋段般,喜歡打牌的蔣廷黻,在一次熱鬧的橋牌聚會上,最終認識了那個令他心潮澎湃、也令他身敗名裂的女子——沈恩欽。

沈恩欽貌美動人,舉手投足間更有些小女子的嬌媚與風情;早已習慣并麻木于原配唐玉瑞賢惠和持家的蔣廷黻,遇到這樣的女子,無疑是烈火烹油般深深著迷,以至于后期叛離家庭、為情身敗名裂而無法自拔。

即便,讓他不顧一切的沈恩欽早為人婦,即便她的丈夫還是自己的下屬。蔣廷黻知道:如果貿然提出失婚,妻子唐玉瑞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看似堅定卻也軟弱的他,最終選擇了男人們最擅長、也最令人作恥的方式:婚內出軌。

時間恰好來到1944年,也是兩人結婚的第21年。

此時已經擔任救總署長的蔣廷黻,為了與情人沈恩欽相守,特地利用職務之便,將其和丈夫沈維泰調到自己手下任職;這段時間,原配唐玉瑞正帶著兒子在美國治病,最為礙眼的存在,便是他昔日校友和如今作為下屬的沈維泰了。

當所謂的愛情成為他奮不顧身的追求,曾經的剛正不阿、處事原則也隨之覆滅。沒有多久,蔣廷黻便找理由將沈維泰調到國外工作,而只留下情人沈恩欽,看似為了工作,實則是為了「打牌」。

這段以私會為開端的婚外情,也隨著關鍵人物的相繼在外,逐漸變得明目張膽。到了最后,蔣廷黻竟公開與沈恩欽同居,兩人如同尋常夫妻般相處,甚至還有了孩子。

在美國為兒子治病的唐玉瑞得知丈夫背叛后,感到萬般絕望。

最開始的時候,她也曾試圖說服自己,去原諒丈夫的糊涂作為;可是讓她沒有想到,丈夫蔣廷黻似乎并不打算回歸家庭,甚至還為身在美國的唐玉瑞送去了失婚協議書。

如此忘恩負義的行為,讓唐玉瑞難以置信,更是難以釋懷。

此時的她知道:自己的這段婚姻早已呈現頹敗之勢,已是無藥可救;可丈夫的背叛和絕情,卻如最為鋒利的刀子般,狠狠扎在她的心口。

兩人結婚這些年,她是生兒育女、操持家務的賢惠妻子,可她始終也是接受新文化教育、熟知法律的新時代女性。

當時民國早已頒發法律,一夫只能一妻。

唐玉瑞清楚的知道:蔣廷黻如今作為政界要人,這樣的紅線是絕對不能觸碰的。

對她來說:只要不解除婚姻關系,便是對丈夫最狠的報復。

可是男人本性善變,當彼此間的情意單薄,他們的種種選擇和行為,似乎也變得涼薄而狠決。

為了盡快解除婚姻關系,與已經失婚的沈恩欽合法相守白頭;蔣廷黻巧妙利用法律漏洞,在墨西哥法庭為自己辦理了單邊的失婚手續;并于同年,在美國康州與沈恩欽如愿結婚。這種先斬后奏、自以為是的行為,給予原配唐玉瑞的,是深深的傷害和打擊。

即便你忘恩負義在先,我又豈能善罷甘休?至此,這段以蔣廷黻薄情風流在先、原配唐玉瑞糾纏報復的失婚大戰,正式打槍。

而兩人互不相讓的高招對決,也成為民國百姓茶余飯后的趣味和談資。

被失婚的唐玉瑞惱火異常,她先是走理性風格,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地位:

首先,她向紐約法院提起訴訟,控告丈夫的重婚罪;但法院因其蔣廷黻具有外交豁免權的身份,最終選擇不予受理。

失敗后的唐玉瑞并不氣餒,她繼續向美國最高法院控訴蔣廷黻的通奸罪。

在中國法律的管轄內,蔣廷黻和唐玉瑞的確依舊存在夫妻關系,但同樣的,美國最高法院還是因蔣廷黻具有外交特權,最終還是將這場訴訟予以駁回。

兩次失敗的官司,并沒有擊垮唐玉瑞對蔣廷黻的報復。

盡管此時的蔣廷黻與沈恩欽已經出雙入對,也盡管許多報道開始稱呼沈恩欽為「其夫人」…

認識到外交官的特殊身份后,唐玉瑞放棄了法律武器,最終開始了對蔣廷黻長達18年的非理性糾纏。

她先是委托律師在國內《申報》刊登緊要啟事,說明自己與蔣廷黻的婚姻狀況,以及對方對自己的背叛,同時還聲明兩人尚存在婚姻關系,因此蔣廷黻與沈恩欽的關系是非法狀態。

如此大張旗鼓的家丑外揚,也徹底毀掉了蔣廷黻多年才學和研究建立起來的形象和威信。

除此之外,她還特地爆出蔣廷黻與沈恩欽共同出席第三屆聯合國大會的合照,公開控訴對方的知法犯法,以及藐視國律。

雖然蔣廷黻擁有外交身份的保護,不會被真正起訴;可面對原配唐玉瑞的種種報復和糾纏,他亦是感到身心疲憊。

此后,蔣廷黻的人生像是遭到詛咒般,無論他出現在哪里,都有唐玉瑞的身影。

特別每當他公開演講時,總發現唐玉瑞會早早到來,坐到第一排,而手中永遠舉著一個牌子:控訴蔣廷黻的忘恩負義、冷漠絕情。到了後來,唐玉瑞甚至還托關系找到了羅斯福總統夫人,想讓聯合國出面解決婚姻問題…

這些年的糾纏和報復中,其實早就磨掉了唐玉瑞對婚姻的期待,也磨掉了她對丈夫蔣廷黻的溫情。而之所以不知疲憊的折騰,讓這件家丑人人皆知,其實說到底,也是唐玉瑞對背叛的不甘心,以及對這些年遭遇種種傷害的一種彌補和償還。

.

唐玉瑞誓不罷休的堅持,也最終讓蔣廷黻得到了應有的懲戒。慢慢地、他的身體愈加不好,最終提前卸任,和沈恩欽隱居在華盛頓,企圖度過些平淡的后半生。可天不遂人愿,此時的他已被疾病狠狠糾纏,整個人枯瘦如柴,連聲音都透著虛弱。

1965年,剛剛迎來70歲卻油盡燈枯的蔣廷黻,最終經過深思熟慮,立下了讓眾人驚訝的遺囑:

他余生所得財產,一半分給陪在身邊的沈恩欽,以感謝她多年的陪伴和照顧;而另一半,則分給與他糾纏多年的原配唐玉瑞,以作對她種種傷害的彌補…

就這樣,一代絕世之才就這樣帶著悔意和愧疚,匆匆離開人世。

得知丈夫蔣廷黻的噩耗和遺囑,唐玉瑞只覺得說不出的落寞和悲涼。

她在最好的年華與他相遇,而后又在不甘和憎恨中,與他纏斗一生。

這至死不休的18年里,看似她贏得了主動,讓負心之人得到了應有的報應和懲罰;可這18年的較勁和糾纏,卻也耗費了自己最為珍貴的一生。

說到底,這是一場深不見底的情債,終究是要兩個人的彼此償還。

蔣廷黻的葬禮上,作為原配的唐玉瑞也出席了。

但不同人們想象中的,大鬧葬禮現場、控訴丈夫的薄情寡義,身著素服的唐玉瑞像是變了一個人般,從頭到尾,沉默無言。

也或許,她真正想要傾訴的那些話,真正想要去見的那個人,再也回不來了!

萬事嘈雜,種種前塵糾葛,唯余沉默!

.

想來也是唏噓,兩人原本是恩愛有加的夫妻,卻最終摒棄一切學識和理智,將婚姻丑聞鬧得滿城風雨;這場僵持18年的恩怨糾葛,最終印證了那句話:至死方休!

對于唐玉瑞近乎瘋狂和偏執的報復糾纏,我沒有任何批判,唯有滿滿的心疼。

她也曾是活潑優秀的傳奇女子,卻最終錯付良人!

誰不想體面安穩過好這一生,只是恩怨太深、傷害太重,有些事情,真得不是一句簡單的放下,就能完美終結的!

說到底,這場婚姻悲劇、甚至人生悲劇,終究是蔣廷黻的作繭自縛!

作為對中國近代史影響深遠、為中國外交貢獻力量的優秀學者、資深教授,蔣廷黻為濟世救國,可謂用盡了一生之力。

只是對待感情,終究太過薄情和任性;不管種種成就如何,他始終無法成為一名合格的丈夫和父親。

畢竟,那些逝去的人生,走錯了的道路,再難彌補!

————EN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