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To Love Taiwan
市長:Learning English  副市長: likolalo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To Love Taiwa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南方朔觀點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等待知識分子和專業階層大覺醒! /南方朔
 瀏覽2,017|回應5推薦10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吐嘈王
月橘‧阿那
Q000
☆Princess蕾蕾☆
涼涼
龍公主 2022 歐遊之旅(2)
CHARLIE
egjc888
安津
likolalo

2005.10.24  中國時報

等待知識分子和專業階層大覺醒!

南方朔

    近年來的台灣,由於政治言行脫離所造成的道德危機,以及立場決定是非對錯所造成的價值危機,還有政治正確凌駕了專業所造成的能力危機等已日益表面化,並在最近無休無止的醜聞弊案裡達到了高峰。

    這些都是嚴重的徵候。它顯示出過去人們長期以來,由於對弱勢者的同情,以及因為對民主不切實際的幻想與期待,因而造成的姑息和縱容,業已到了「自作自受」的程度。面對這樣的情勢,我們已不可能寄希望於政治人物,因為他們早已陷溺在腐化和濫權的網絡中,不克自拔,只有知識分子和專業階層大覺醒,重建批判力量,並恢復政治中應有的人性與常識客觀性。始可能替日益不堪的台灣保留最後一抹元氣,這是台灣迫在眉睫的事業,我們必須呼喚這個新運動的出現。

    在野悲情 轉成政治資本

    而在討論台灣現象之前,我們可能必須回顧西方一至四世紀脫離原始野蠻主義,以人性為基礎重建道德合理性的經驗。當代傑出女宗教學家、普林斯頓大學神學教授愛蓮.佩吉兒絲(Elaine pagels)多年前在她一部重要著作裡指出,在一到四世紀,乃是基督徒被羅馬帝國迫害的階段,由於被迫害者別無資本,只有道德資本而已。因而早期基督徒強調「生而為善」(Antexousia)的觀念,以此來對抗「邪惡」的羅馬帝國,但這種道德資本卻在西元三一三年君士坦丁大帝皈依後開始破滅─縱使基督徒成為君王,亦無法終止權力的野蠻貪婪和人間的不公不義,這意謂著邪惡並不專屬於羅馬帝國,也同樣在基督徒中,過去那種由於被迫害而形成的「虛假的昇華性」,其實只是一種假象,因而才有了聖奧古斯丁「原罪說」的出現。這個觀念到五二九年「奧蘭奇會議」時被教會全面接受,從此成為個人、教會、俗世政府承認自身會犯錯,必須警惕的開始,「原罪說」是道德人生與道德政治的開始。

    而我們今天所出現的人生與政治道德混沌局面,不正是別人一千多年前所發生過的嗎?在過去將近卅年裡,人們由於對政治弱者的同情,以及對自由民主的期望,批判知識分子總是會以一種就過去而言並無大礙的雙重標準來對待在野的黨外和民進黨。縱使他們在某些縣市執政的績效並不如何,人們也都會在偏愛的情結下加以肯定。除了這種歷史情境造成的偏愛外,他們以悲情做為一種道德資本,也確實一定程度的被轉化成了政治資本。

    批判空窗期 弊案滾雪球

    而這種雙重標準,自從二○○○年綠色執政後,終於一步步加速走向它的反面:

    其一,乃是過去台灣長期以來所形成的知識分子批判力量,多少都和它有著盟友與共生關係,因而在綠色執政後,過去的批判者有的成了權力新貴,開始成為新御用,有的則基於情誼而噤聲,於是台灣進入了「批判的空窗期」,而任何政權都一樣,當缺乏了知識分子的批判,它就等於「無論做甚麼事都不會錯」(Can’t do nothing wrong)。於是,權力上的愈來愈大膽,大膽到無法無天,也就日益成為一種習慣,終於演變到今天這種「無論做甚麼事都不會對」(Can’t do nothing right)的結果。今天台灣的醜聞弊案已多到罄竹難書的地步,甚至於我們可以大膽的說,他們所做的事幾乎沒有一件事是對的。這並非惡意挑剔,而是本質性的事實,因為這是在長期縱容下「無論做甚麼事都不會錯」所造成的。

    其二,除了台灣政治在缺乏批判的縱容下日益無法無天,終於走向「無論做甚麼事都不會對」的惡劣結局外,我們也當知道,就在過去幾年內,統治集團為了進一步集中權力,其實也是同時在持續加工製造著各類以恨為本的「假記憶」,許多「假記憶」甚至都已成了新八股。舉例而言,當今台灣許多人都會琅琅上口的小學說方言被懲罰,每個人都自稱是「二二八」受害者,即是這種「假記憶」操作後所變成的新八股。人類的行為難免都會一定程度的選擇性的記得和選擇性的遺忘,但無論任何國家都極少有政府敢於操縱此類題目以期收割政治資本的─政府的天職就是要在促進和諧社會的前提下展開施政作為,當它在操縱分裂社會裡不受指責批評,則除了會造成悲情投機主義外,就已注定了台灣政治除了不斷的煽動、挑撥、惡鬥外,已不可能有任何的作為

    意識形態優先 弊端獲得包庇

    其三,由於持續的縱容和意識形態操縱,很自然的,權力極大化所造成的濫權,政治的反專業化日益加深,而這些弊病又都可以在意識形態立場優先下得到庇護,這時候,最惡劣的只問立場,不管是非即告出現,政治的虛無化與社會的虛無化遂告形成。台灣已進入沒有甚麼事是不能做的階段,由高捷弊案,那種似是而非的五人小組調查,林文淵分紅弊案等的強辯,已可印證整個台灣的政治的墮落,已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因此,今天的台灣政治,其實早已到了就全球標準而言,都要讓人歎為觀止的程度。當只有權力是唯一的真實,其他如法律、語言,都可成為工具,這樣的政治就再也無法自我救贖。這時候,看起來最無用,但其實卻最有用的知識分子和專業階層,他們的功能就到了走進時間表的時候。

    緘默 就等於為極端主義背書

    有關知識分子的角色,從來就理論極多,但由近代歷史已可看出,設若一個政治極端主義興起,以意識形態為工具而企圖混淆是非、顛倒對錯,而知識分子又格於政治正確的壓力而盲從或緘默,則這種極端主義就等於有了背書或少了價值上的制衡,最後必然走向最後的毀滅,而人民的福祉則成為陪葬的犧牲。也正因此,當代英美主要評論家史坦勒(George Steiner)遂指出,知識分子其實是有大用的。知識分子具有領導規範、創造標準的作用,知識分子,尤其是重量級的人物、或者一整群、一整代的知識分子拒絕緘默和共同沉淪,則他們看起來無用的聲音,卻可以造成價值、戒律、規範,甚至塑造出人們希望的社會。知識分子與統治者的戰爭是小老鼠對大象之戰,小老鼠永遠不可能贏,但大象卻會在監督緊盯下被迫必須節制。

    而就在最近,我們已敏感的察覺到,面對台灣政治的日益不堪,對是非公義還有最後懸念,也還有恪極良知的知識分子,以及專業階層,在心以為危的急迫感推促下,已試圖有所作為。一個知識分子新批判力量集合的時代似乎業已到來。而我們相信,只要良知知識分子不棄權,台灣就不會真絕望。

    喜見部分學者覺醒 發出怒吼

    因此,我們看到了兩度挺扁,曾經做為阿扁「道德圖章」的李遠哲,已收回了他的圖章。我們也看到一大群中研院院士,對當今那種歪曲歷史、民粹掛帥、排禦式的兩岸政策做出強硬的針砭,學術界已開始發出他們的聲音。而最值得肯定的,乃是稍早前在電視台換照問題上表現得令人相當不滿意的「媒體改造學社」,恪於已能在體悟到是非對錯後,敢於對陳水扁濫用及操控媒體,發表了嚴厲的指責。這是難得的表現,顯示出知識分子只要有決心抗拒權力的誘惑,知道人間還是有可為與不可為的界線,知識分子要重建出一個「批判社群」,其實一點也不難。而更讓人感動的,則是看到了前衛生署藥政處長王惠珀由於不甘為政治正確服務,因而下台,也在最近發出專業文官階級的不滿之聲。這些知識分子與專業階層人士雖然只是少數,但由整個社會的脈動,我們已可看出,他們其實已是台灣知識分子與專業階層大覺醒的先聲!

    任何社會都必須有龐大的「批判社群」,這個社會才可免於在政治中沉淪。由最近台灣政治的不堪聞問和愈來愈無法無天,知識分子和專業階層又怎能不奮袂而起呢?(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425080
 回應文章
南方朔觀點: 期待新一代公共知識份子社群的出現
推薦4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Q000
IamIam
☆Princess蕾蕾☆
likolalo

2006.01.02  中國時報

笨鳥的心情故事

南方朔

    近年來,全球都熱中於討論所謂「公共知識份子」的問題,但卻疏忽了這個問題出現的語境脈絡。

    「公共知識份子」這個觀念的提出,始於美國當代思想家雅可比(Russell Jacoby)一九八七年的著作《最後的知識份子們:學院時代的美國文化》,最後到他為廿一世紀知識份子定位的一九九九年著作《烏托邦的經絡:冷漠時代的政治與文化》裡,被補充完畢。在雅可比教授的連串著作裡,他期許的是一種有願景、有價值、有整體的批判社區之建立,來針對當代這種凡事皆作秀,凡事皆加速遺忘,產量最大的乃是空話與廢話。人們在看熱鬧裡日益麻木、瑣碎、犬儒,而政客則在集體冷漠的不設防裡,更加敢於說謊和胡作非為的現狀。

    在雅可比的觀察和分析裡,有兩點對台灣也同樣具有警示意義:一是「從烏托邦到近視狂」,另一則是「零售清醒(聰明),批發瘋狂」。

    「從烏托邦到近視狂」,指的是人們以前好談這種主義,那種主義;到了現在已反其道而行,對任何中、長程的問題都避而不談;對每種政策和行為背後的整體性與價值性也都不自覺的省略,一切的能量都繞著眼前的例行糾纏而自我消耗與逐波而流

    「零售清醒(聰明),批發瘋狂」,則是前者的延伸。它指的是當人們已無法去面對各種中長程的根本問題,遂把精力用來賣弄小手段、小陰謀,以及觀念和語言的小滑溜,它造成各種機辯之巧的盛行,以及具有聰明外形的冗言贅語的泛濫。《荀子.非十二子篇》裡有所謂「矞宇嵬瑣」的說法,「矞」即「譎」,指詭詐;「宇」指放蕩恢大、空疏耀眼,「嵬」指狂險賣弄;「瑣」則是姦細碎雜;倒是和當今的情況吻合。在小清醒、小聰明裡,大問題已蓄勢待發。

    也正因此,當今全球其實已進入了一個新的批判創造階段。如果我們注意西方或非西方近年來的發展,當可發現在經過反恐反戰、民主衰退、全球化、非典和禽流感病毒蔓延等問題後,舉凡國際正義、媒體角色、政治教養、經貿及資本主義重新設定、人與自然關係的重整等每個面向都已開始重新反思。過去流行過的假問題逐漸淡出,問題已重新回到根本。只是這個階段的公共知識份子已難度更高,它不能只有立場與態度,更要有知識,始能出入其間,讓創造性的批判得到信用。

    「南方朔觀點」是笨鳥先飛,期待新一代公共知識份子社群的出現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504597
久遠特駁林濁水的胡言亂語
    回應給: likolalo(likolalo) 推薦4


久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IamIam
likolalo
☆Princess蕾蕾☆
badminton

聞民進黨大老林濁水一番見解,實令久遠為其活一把年紀而唏噓。

且聽久遠道來。

問:首先我們從歷史來回顧民進黨。《文略》支持國民黨的四成。根據您的觀察,民進黨中央有意識到這個情況嗎?

答:當然有。既然您從一九八○年開始回顧民進黨,就讓我們從一九八○年談起。有人說目前社會對民進黨的支持情況,不若一九八○年代的情況。這點其實不盡然,因為那時候整個社會對民進黨的支持度低於百分之十五,比現在還低。所以,要比支持度的話,不應該從數字上來看,而要從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來看。

遭社會進步動力背棄 民進黨最大危機

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是否與民進黨始終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現在這些力量已經不再支持民進黨了。危機在這裡!如果被社會進步的力量所遺棄,儘管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這個政黨還是沒有前途的。現在我認為民進黨最大的危機就在於社會上進步的力量已經質疑民進黨了。

不過,我還是認為民進黨是有希望的,因為儘管社會進步力量背離了民進黨,但是尚未轉而支持國民黨。例如李遠哲先生最近不斷對民進黨表示失望,但是他仍然不後悔當初支持民進黨。對於民進黨政府的貪污腐化,李遠哲表示,曾經有商界的友人告訴他,民進黨貪污腐化的程度,比起當初的國民黨還是小巫見大巫。

久遠批:林濁水認為如果民進黨被社會進步的力量所遺棄,儘管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等看法顯然不符實際,依照縣市長選舉來看,支持民進黨的民意顯現正在衰退,顯然大多數人並不支持民進黨,由此可證林濁水見解有偏。

林濁水並且引述李遠哲的意見,也許在物理學界李遠哲是專家,但在政治,李遠哲只是外行,具體的佐證就是李遠哲不曾修過政治學分,並且其一手主導的教改也失敗,引述李遠哲的看法不足以確認民進黨貪污腐化的程度確實比不上國民黨,佐證林濁水的推論顯然錯誤。

由此可證林濁水個人認為民進黨是有希望的看法毫無根據,顯是不實廣告而已。

問:對於民進黨的執政、對於政黨輪替《文略》這對民進黨是最大的危機。

社會評斷雙重標準 民進黨應甘之如飴

答:社會上對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評斷存在雙重標準。不過,這在我看來也很合理,兩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第一、民眾認為國民黨就是黑金,民進黨應該要知道自己在這點與國民黨不同,民進黨用清廉做號召、用國民黨的黑金做區隔,就自然不能批評社會對國、民兩黨的雙重標準。第二、社會上支持國民黨、民進黨的群眾也不一樣,在操守的要求上也有很大的差異。支持國民黨的的民眾常常用一些不見得登的上大雅之堂的利益與國民黨做交換,可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是支持改革的。因此,當民進黨不再推動改革的時候,民進黨的支持群眾自然就會消失,可是國民黨的支持群眾就是那些。所以現在如果民進黨使用過去國民黨鞏固樁腳的方式,那就一定比不過國民黨,加上自己的招牌又不見了,這就很危險。

久遠批:1:林濁水表示民眾認為國民黨就是黑金的看法顯然老舊不堪利用,具體而言黑金的是李登輝,並且陳總統水扁先生以前曾經指證李登輝為黑金教父,並且其任內也的確發生拉法葉艦弊案等政治疑案,佐證李登輝確實黑金,所以李登輝領導的國民黨當然也是黑金,但在陳水扁與李登輝情同父子的現實下,民眾所認知的黑金已經與五年前大不相同。

而民進黨在五年以前確實與國民黨差在黑金,這五年間陳水扁與黑金教父李登輝情同父子是全國民眾都看見聽見了,那麼民眾在2005年對黑金的看法還會是國民黨嗎?以此佐證林濁水的見解顯然繆誤甚重,如非失誤便是謊言一篇。

2:林濁水毫無根據的污衊支持國民黨的群眾就是要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利益,並且也毫無根據的自誇指稱支持民進黨的就是支持改革,佐證林濁水委員意見的膚淺。

更重要的是改革不等於進步,當民眾發現民進黨的改革卻是在破壞人權與迫害人民時,民進黨遭到人民的唾棄是理所當然,編織改革的迷夢已經不在吸引人了,具體而言,本次選舉的結果便是最好佐證。

問:「新民進黨運動」在民進黨內引起許多爭議,陳水扁總統也表示不妥,甚至要求改名為「清廉改革運動」。您怎麼看?

「新民進黨運動」 總統已展現支持

答:陳總統曾經對於「新」這個字很有意見,並且也曾經對推動這個運動的人持非常保留的意見。可是日前在台北縣競選造勢活動上,我們見到陳總統已經表示他對「新民進黨運動」名稱以及推動者的支持。

對於總統府內發生的弊端,許多人認為總統府既未能防患於先,發生之後又追查不力,一直到最近才有非常俐落、並且很徹底的查弊動作。從此我們可以知道,「新民進黨運動」已經獲得陳總統一定程度的支持了。

久遠批:由陳水扁避而不見人民的動作,以及先行指派呂副總統任民進黨代理主席一事還有高捷弊案與高捷塌陷事故來觀察,顯示陳水扁認為穩住其自身權力寶座的重要,遠大於安撫民心,改過向善,佐證林濁水此番見解其實是在掩飾陳水扁是一位絲毫不關心人民死生,只顧穩住自己權益的自私小人的事實。

既然陳水扁如此小人,林濁水為什麼還要這樣努力的維護獨裁者陳水扁呢?不就是因為林濁水也把人民的利益置之於度外,一心諂媚阿諛陳水扁,與陳水扁官官相護,同黨團結,一起矇騙人民嗎?

問:羅文嘉推「新民進黨」運動的口號,外界懷疑是因為他想要與中央的弊案與負面因素切割開來,並且與中央劃清界線。您認為呢?

答:如果要跟民進黨做區隔的話,最應該做的就是脫黨。可是他沒有這樣做,可見他沒有要與民進黨區隔,而是與民進黨裡面的瑕疵做區隔。他訴求「新民進黨」,是要回歸到民進黨的傳統價值尋求支持,他要回到民進黨過去被稱讚的核心價值,例如:清廉、改革、台灣優先等。我覺得應該要這樣看這個事情,比較接近事實。

久遠批:如果要真正的改革民進黨,就是脫黨在組新民進黨,比如新國民黨連線,可是羅文嘉沒有這樣做,為什麼呢?

不就是因為羅文嘉與陳水扁情誼甚親,遠過於希望改革民進黨的心意嗎?換句話說對羅文嘉而言與陳水扁官官相護,團結賣台的心意遠大於改革民進黨的心意,顯見這新民進黨的呼喊又是新的謊言而已,那麼羅文嘉又為什麼要公然說謊呢?說穿了,不就是為了在縣市長選舉中騙取選民的支持嗎?

既然事實如此為何林濁水不敢直說呢?由林濁水胡言亂語的意見可以發現,林濁水委員保護陳水扁的心意遠大於為人民發聲。

以此可以發現,無論陳水扁或羅文嘉或林濁水,無不希望團結賣台灣,一起騙選票的用心良苦,所以新民進黨運動只是謊言一篇而已,因為對以上三人而言,如果選票分散,就會輸,為了選舉【不輸】,因為民進黨無論上下普遍都輸不起,只好放棄真正的改革!

問:想要與民進黨的瑕疵做區隔、想要走新中間路線,以前沈大老(沈富雄)曾經在選立委的時候嘗試過,可是後來證明是不討好的。羅文嘉有沒有那樣的意味?

答:羅文嘉的「新民進黨運動」與「新中間路線」應該是兩件事情,「新中間路線」是一種意識形態的事情。「新民進黨運動」強調清廉,因此是操守的問題,與意識形態不相重疊,沒有什麼邏輯上的問題。「腐敗」可以與台灣主體意識有交集、也可以沒有交集,二者邏輯上沒有關連性。 

久遠批:新民進黨運動強調清廉,與意識形態不相重疊的說法是錯誤的,試想一個不清廉的政治人物,並且滿嘴謊言,那麼他主張的意識形態有可能真正實現嗎?或者意識形態口號又是新的騙術言語而已?這就是民眾真正關心的一點。因此當新民進黨運動發起而能得到許多黨內的迴響,不就佐證現在民進黨的腐化不堪,以致需改革自己的現實嗎?

由此可證,意識形態與操守是有重疊的,更可證為有自組新民進黨運動才能真正實現新中間路線,而放棄脫黨自組新民進黨的羅文嘉,只是利用新民進黨運動的口號來騙取選票的謊言而已。

問:您認為民進黨現在最大的危機,到底在哪裡?

民進黨三大蠹害:人物操守差、施政無順序、領導有問題

答:我覺得第一是操守,現在民進黨清廉的招牌不再光鮮亮麗。第二、整體的施政缺少戰略佈局,沒有先後優先順序。第三、政策形成與執行的過程中,其組織與領導有問題。

久遠批:林濁水的看法過於浮華不實,完全掩飾了重點,久遠個人認為民進黨的最大危機,就在於民主進步黨採封建帝國式的制度來運作,黨主席與幹部都看陳水扁一人的眼色來運作,以致於當陳水扁本身腐敗的時候,民進黨全體也隨之陪葬。

但是林濁水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害怕明白指出這一點,久遠個人猜測極可能是林濁水心中深藏軍國封建思想,而拼命找機會表現出對陳水扁的忠誠。

問:的確,民進黨政府在政策推動的時候,常見府院、府與地方不同調、不同步的現象,例如之前的換身分證按捺指模,還有ATM事件,現在又有TVBS事件。許多事情都讓我們感到這個行政團隊運作不是很順。您看呢?

答:以TVBS事件來說,不僅僅在府院之見有不同看法,其實整個黨內都有意見。就TVBS案來說,我認為,其資本的部份,構成法律形式上的合法、法律實質上的違法。所以要看你從什麼層面上來說。從實質上,它當然是外資,是實質的違法,但是就形式上它是合法的。TVBS很聰明,知道鑽這個法律的漏洞,因此試圖自圓其說。要不要接受它的自圓其說?還是堅守實質的法律內涵?我看不只是府院之間要好好處理,可能整個社會都要面對這個問題。因為的確在這個方面,法律制定得不夠周延。

至於府院不同調的部份,除了TVBS案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坦白說,這是因為國家體制的原因,當然還有國家領導人的風格上不盡完善的地方。就體制來說,現在我們是半個總統制的國家。在法國有兩個制度加以支撐,可是台灣卻沒有。台灣使用的憲法制度,其設計是虛位元首制,實質是內閣制;修憲以後台灣成了半總統制,不過總統應有的備置卻沒有一併被制定完整。因此行政院與總統府之間的溝通與銜接出現許多問題,這是制度的問題,任何人當總統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當然,不可諱言的,我們最高當局的領導風格比較喜歡單線的領導,常常讓人無法捉摸、不可預測其政策。這會增加神祕的魅力,但是在複雜的社會中,這種領導方式會造成各部門之間政策執行的落差。

因此府院不同調,既是客觀形式制度使然,又加上總統的領導行事風格所造成。

久遠批:觀照林濁水的的意見,目前國家朝令夕改的失敗理由就是說總統的領導風格與國家制度不良所造成。

而不是陳水扁的獨裁腐化與無能所造成。林濁水效忠陳水扁的表現實在忠心耿耿。

問:扁政府的幾任行政院長都認為自己應該有完全的執行行政命令的權力,但是卻又要受制於總統的態度。

答:的確有這個問題,我認為就是剛剛我說得制度面、加上總統行事風格所造成。法國的設計就比較不會有這個落差。台灣現在沒有,大家只好猜,就因此出現問題。

話說回來,縱使制度不完善,但是領導人的領導風格應該也要調整,以避免發生問題。過去李登輝總統的運作模式就很值得參考,就國安、兩岸、財經問題上,在總統府內設有專業的小內閣,成員也很固定。所有的政策縱使是總統推出的,但是一定要經過這些小內閣,使得決策與執行一元化。但是如果單線領導、個別指揮,就會造成執行多元化,一旦這一元與那一元不對頭,問題就來了。

久遠批:按照林濁水的推論,最好的制度不就是陳水扁兼行政院長,完全獨裁的封建政治嗎?林濁水公然爲陳水扁辯護的險惡用心由此可見。

李登輝就作得到,陳水扁就是制度不完善?

真的是制度不完善?還是總統無能呢?

問:回到TVBS事件,您曾經說這是民進黨錯誤的戰術。您認為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保護本國傳媒事業 舉世皆然
TVBS案件 證明台灣法律不周全

答:總統前幾天講了幾點,第一、我們是法治的國家,所以國家不可以放任非法情事不管。但是,第二、處理的時候要合乎比例原則,關台就不符合比例原則,因為對於言論自由影響太大。第三、如果處理有瑕疵,總統認為應該有救濟的方式。總統的這些說法,我認為是很實際的。可是講到是否合法,就又回到我之前說得「形式合法」與「實質合法」的問題。

關於傳播媒體的限制與保護,即便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他們對於文化與傳播事業也一樣立法加以保護,法國也一樣。日本、韓國對於外資擁有傳播媒體的限制比起台灣更加嚴格,美國對於電信事業的限制與保護也一樣嚴格。所以對於傳播電信事業不立法管制與保護,放諸全世界是沒有的。

台灣目前的法律是有瑕疵的,法律的問題一定要處理,不然問題層出不窮。可是要調整這個法律,需要比較多的時間。以現在立院生態,訂定遊戲規則談何容易。

久遠批:TVBS換照的時候不作意見,卻於縣市長選舉前打壓,顯見了執政當局為追求其自私自利的政治利益,而可以自行曲解法令,迫害合法媒體。

並且美國英國德國澳洲等先進國家,對外資擁有傳播媒體的限制比起台灣更加寬鬆,並且美國只在電信上比較嚴格而已,對其他傳媒也比台灣寬鬆許多,因此傳媒的限制嚴格或者不嚴格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林濁水卻是不敢說清楚,過去也不曾討論,卻在選舉前後為支持打壓TVBS的合理作此註解,顯見林濁水協助打壓新聞媒體不遺餘力的用心與忠誠於陳水扁的努力令民主衛道人士唏噓

事實上媒體開放的限制在2000年以後就逐年縮減,2005年以後更爆發換照打壓東森媒體,縣市長選舉前打壓TVBS風波,來對照民主進步黨的名稱,可證民主進步黨的名不符實。

至於林濁水個人認為目前的立院生態訂定遊戲規則很不容易,只是佐證林濁水的領導與工作能力的低落,以及用人無能,致使林濁水私人團隊難以適應立法院的立法運作,不足以代表台灣法律真的有大問題。

問:今年四、五月的時候,國親兩黨主席紛紛出訪中國大陸,台灣興起一陣大陸熱。社會認為、也期望也許有可能從經貿出發,進而調整兩岸關係。您認為呢?

中國制定「反分裂法」 朝野解讀全錯
民進黨急驚風 國親兩黨行徑可笑

答:這個要回到中國制定反分裂法來看。台灣朝野對於中國制定反分裂法都認識錯了,對此我覺得很遺憾。

中國制定反分裂法,既是進步、也是退步。退步的地方就是它說要採取「非和平的手段」,因為是「內戰的遺留」。這就好像你我的祖父曾經打過一場架,現在還要我們再繼續打架,這真是極端的荒謬、無聊到極點。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反分裂法也呈現中國的務實,因為它說了三個條件出現之外,現況是合法的。這個對中國來說是相當不容易的。

它對現況的認定也很有趣,兩個矛盾的句子湊起來的:「兩岸尚未統一」以及「台灣與大陸同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其事實從未改變」這兩個句子怎麼鬥的起來?「未統一」就是分裂啊,但是它又說「沒有分裂」?什麼是「沒有分裂」又「沒有統一」的東西?世界上有這種東西嗎?這是意識形態使然的結果。

儘管矛盾,「未統一」表示可以採取非和平手段,但是「未分裂」又表示可以不必馬上打。所以這兩句話,同時呈現了中國的退步與務實。

我看到「反分裂法」以後,我的判斷是:中國在兩岸實務上的來往已經設下可能性,武力相向應該在一段時間之內不會發生。可是朝野都解讀錯誤,執政黨認為對岸想要動武,所以馬上發動群眾走上街頭,國親兩黨也認為兩岸情勢一觸即發,所以又聯袂出訪中國、去溝通。我覺得朝野雖然對於事實的認定是同樣的,處理的策略卻是南轅北轍,愈走愈遠,這造成了台灣內部的分裂。這對於台灣社會要形成一個合理可行的中國政策,就非常困難,這很不好。

就政府這方面來說,因為認為對岸要採取武力,所以就完全不看務實的部份,認為任何務實的動作就是惡意統戰。另一方面,在野黨又忙著討好對岸,這又沒有必要。務實的部份,可以排除兩岸政治內涵,在野黨如今卻把政治力干涉進去,這樣一來,會給對岸的鷹派很大的鼓勵,未來對岸鴿派要處理兩岸務實的事情就很困難。

政治上要不斷讓步,才會讓對岸有務實的政策,國民黨向來都是這樣想的。可是這是很奇怪的,舉例來說,有一個人開店賣東西,他大聲地喊說:「快來買喔!今天不買的話,明天要降價了!」是不是很好笑?你如果知道他明天就要降價,你今天怎麼會花錢買呢?可是國民黨就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他們主張要給人家希望、期待,認為這樣有助於對岸走向務實。很多生意人都在看,他們都覺得國民黨很可笑。

久遠批:久遠個人認為國民黨的政治向來都在抓在底線前,然後大玩文字遊戲,不是用文字來矇騙自己人,就是拿文字來矇騙對方,經常讓有志之士誤解為國民黨在出賣自己人,優點是國民民生所需要的,國民黨都會去研究與想辦法。

這樣認真的大玩文字遊戲,實在很好笑。

但民進黨的政治,過去以來都是一蓋都禁,只有走特權關說的人,才可得到通融。至於民生什麼的,當然是人民自己去想辦法。

許多生意人對民進黨的政治只有厭惡,普遍都笑不出來。

問:中共那方面,您認為一方面進步、一方面退步。您是否認為他們在玩兩手策略?而台灣社會的兩種極端的因應方式,是否與他們剛好相對應?民進黨政府到底應該如何定調兩岸政策才比較妥善呢?

總統兩岸戰略規劃浮現
但盼阿扁言行一致

答:總統去年十月十日、今年元旦的演講裡面,我認為已經出現了比較理想的中國政策戰略性規劃,儘管他在動作上出現一些不一致的情況。

陳總統剛上台的時候對此持不一樣的態度。那時候他對於國家定位、與兩岸問題採取「新中間路線」,那時,我就很不以為然,因為「新中間路線」對國內很危險。我認為,台灣主體意識已經在台灣社會中持續十年了,不僅不會改變,而且還會繼續上升,「新中間路線」卻與這個趨勢相違背。主張「新中間路線」不會有什麼好處,反而壞處倒是不少。當時我就很不禮貌地向總統建議:「新中間路線」會使得社會出現另一個相當激進的政黨。後來果不期然出現了台聯黨,讓民進黨腹背受敵,造成後來民進黨不斷在「激進台獨路線」與「放棄台獨路線」兩個極端來回擺盪、疲於奔命。政策因此沒有連貫性、又相互衝突矛盾。六年來的窘境,我們看得很清楚。

陳總統在去年十月十日、今年元旦提出台灣國家定位的新三段論,是相對穩健的台灣主體意識,指出: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目前的名字是中華民國,其主權為台灣人民所擁有。我認為這種溫和而明確的態度,對中共來說既沒有挑釁、也不會給幻想。所以比較好。

不過,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書面的戰略,陳總統實際的執行應當要與演講內容相吻合,如此一來,我相信很快就會產生正面的效應。就這點我建議總統,應該要把演講內容要落實在實際的執行上。

久遠批:這裡正顯現出林濁水心目中的統獨主張,而且還不是單純的獨派主張,還是徹底分離的主張,而這樣的分離主張,完全是為其私利私慾的權力主張,絲毫沒有考慮到《正確》或是《大義》,只有林濁水與其他日本臣民一己之私的慾望而已。

相信不久陳水扁一定會加速落實分離主義,利用分離主義的過程《變亂》來獲取更大與更高的權力吧。

問:接二連三的弊案,加上高雄捷運弊案,以及陳哲男事件造成民進黨與陳總統造成莫大衝擊。您認為民進黨應該要如何處理?

民進黨已入歧途 歸正需要時間

答:只有快速的因應是不夠的。人類總是在錯誤中學習,漸漸回到正確的道路上。很不幸地,在學習的道路上沒有捷徑。日本過去二十年間,我們看得很清楚。

民進黨的衰敗,不是今天才出現因子。在陳總統上台的第一天起,就存在了許多零零星星的種子,只是那時候大家沈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所以沒有看到,讓衰敗的種子有滋長的機會。現在經過慘痛經驗之後,我們除了應該斷然處理之外,更應徹底根本問題。比如:找回民進黨的傳統核心價值,重視操守、廉潔、與改革的決心,還有戰略的釐訂、領導風格等等。這樣在一定的時間內,應該可以穩住往下滑的趨勢。可是,六年的弊端想要在未來兩年完全恢復,難度很高。所以我認為,第一、民進黨要有充分的決心;第二,長遠的規劃不要急就章。不要期待在兩年內有什麼明顯的收穫。過去民進黨政府做事經常就是短線取代長線,可是民進黨的復甦一定是長線。

國民黨無理取鬧 「為反對而反對」

話說回來,與國民黨相較,民進黨一定還有機會。國民黨除了馬英九之外,找不出還有什麼利基。國民黨過去記錄不好,現在就好嗎?國民黨有什麼核心價值?所以國民黨是短期紅盤,馬英九是好人,可是未必是有能力的人。馬先生過去從政的經驗顯示出他是走保守主義的人,他相信孫中山那一套,可是孫中山那一套現在真的可以用嗎?

國民黨到底兩年後能不能獲得政權,其實還是一個問題。現在民進黨很「衰」,所以如果明天投票,可能國民黨會贏;可是兩年後的事情卻完全不一樣。我現在在立法院看國民黨,看得很清楚,他們根本是無所不反對,是一個非常古怪的在野黨。跟我們做在野黨的時候非常不一樣。我們當初提出總質詢的修改方案,可以讓國民黨的部長來感謝我。這就我做在野黨的時候的方式。像這種的改革案,現在看不到一個!

再舉一例,世界各國資訊公開法都是在野黨在推動的。我們在野的時候,也大力推動資訊自由法。現在民進黨執政了,傻傻的還繼續推動這個法案,可是國民黨竟然在抵制!反正跟民進黨沾上邊的東西,他們就完全反對──即便對自己有利。這是一個完全沒有核心價值的在野黨。長期來看,我不看好藍軍,可是現在短期來說,我必須承認:他們的確佔上風。

久遠批:民進黨根本就沒正確過,何來已入歧途之說?如果有人說李登輝是民主先生,這根據絕對是因為李登輝開創總統直選的創舉,如果有人說連戰對國民黨有功,也是功在其排除萬難,把黨主權託付全體黨員,舉辦黨主席直選,可是民進黨誇稱民主進步,自創黨以來何時曾經舉辦黨主席直選?這樣獨裁封建的一個政黨,比起過去國民黨,也許是比較民主,再與現在的國民黨比較,一個幹部主席都聽總統意見的政黨,有何民主可以誇耀?有何名譽可以誇耀?民進黨遭到人民唾棄,只不過人民發現了民進黨亮麗下的醜陋而已。

只要民進黨堅持封建獨裁的軍國作風,那麼本次縣市長大敗只是一連串敗選的開始而已。

至於國民黨無理取鬧以及為反對而反對的看法只是林濁水個人錯誤的見解而已。那麼林濁水錯在哪呢?

一個軍國封建卻謊稱民主進步的黨與現在號稱人人皆國民,黨主席直選的國民黨來作比較,如果民主進步黨還有機會,那機會就在陳水扁放空自己,舉辦黨主席直選,以及解放監察院人民直選,把權力放給人民使用,但以陳水扁自私自利的腐敗情節,以及如林濁水這般軍國思想濃厚的民進黨幹部當前,這機會還能算是很大嗎?

有加入民進黨的黨員都知道,黨主席的人選與黨員心意無關。

事實上孫中山主張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院五院全部人民直選或人民間接選舉,可謂超級民主瘋,拜孫文為國父是我們的榮幸,這樣的民主政治主張,別說蔣中正不敢,李登輝還比輸孫中山,就算到了連戰也不敢如此主張,所以國民黨被人們唾罵不民主並非空口胡說,但是陳水扁敢嗎?民主進步黨上下誰敢主張如此的政治?黃信介敢嗎?林濁水敢嗎?說穿了黃信介林濁水與陳水扁都比孫文峱種不知幾百倍,把林濁水與陳水扁與黃信介擺在一起還污衊了黃公信介,佐證林濁水實在沒有資格見笑馬主席的主張,林濁水認為孫文的想法太過天真的思想實在令人懷疑林濁水的內心裏的民主觀。

國民黨到底能不能獲得政權的問題,實在與民進黨的改革有絕大關聯,如果民主進步黨不敢民主,政權的輪替是理所當然,因為這就是民主的精神與作為。

再舉一例,世界各民主先進國家,無不設法開放媒體的限制寬鬆,以達到資訊自由化的地步,甚至美國逮捕一記者,還被陳水扁笑說不民主,而現在於縣市長選舉前,不但驅逐中共媒體離開台灣,更污衊TVBS為中資而欲除之後快,顯見陳水扁執政下,台灣卻在民主退步。

林濁水委員漠視這樣的事實,並且舉些不知所云的指控來污衊國民黨反對執政黨過大的獨裁權力,而泯滅良心的把這反對獨裁寫成見綠就反的作為,顯見林濁水委員的內心裏的民主思想恐怕已被狗啃。

林濁水質疑馬英九的政治能力,卻用些玄虛妙幻的謊言是騙不了人的,北捷與高捷的表現有目共睹,馬英九的政治能力再差也比林濁水陳水扁謝長廷以及民進黨全體黨員優秀不知凡幾。



本文於 修改第 1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477789
林濁水,民進黨的孤鷹
推薦3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早早安(顏俊家)
涼涼
likolalo

【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林濁水】
中時電子報多媒體企劃 焦點人物:林濁水


專訪\郭至楨(中時電子報總編輯)
撰文\王榮霖、張毅民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林濁水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的獨家專訪。(攝影\中時電子報)

林濁水,民進黨的孤鷹

年是民進黨成立十九週年,在上台執政前,這個黨引領人民一再走上街頭、衝撞威權體制,它的清廉願景、它對民主政治及新聞自由的堅持,普獲人民支持,終於在二千年推翻國民黨長達半世紀的藍色政權,但是,五年綠色執政下來,政局困頓,經濟遲滯,台灣幾乎原地踏步,加上弊案連連,人民的不滿終於全面潰堤,根據中國時報民調顯示,有高達四成七的民眾不滿陳水扁總統的表現,四成二對民進黨感到失望,綠色執政似已深陷危機泥淖,問題出在哪裡?

「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現在已經不再支持民進黨了,危機就在這裡!」留著灰白山羊鬍的民進黨大老林濁水,在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訪問的一開始,便毫不諱言的指出。林濁水認為,一個政黨得到多少支持度並不是重點,「如果被社會進步的力量所遺棄,儘管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這個政黨還是沒有前途的!」這位民進黨的推生者與守護者誠實地說道:「我認為民進黨最大的危機就在於社會上進步的力量已經質疑民進黨了。」林濁水指出,有三個力量蠹害民進黨既深且鉅,那就是第一、政治人物操守不好,讓民進黨清廉的招牌不再光鮮亮麗;第二、整體施政缺少戰略佈局,完全沒有優先順序;第三、在政策形成與執行中,民進黨政府的組織與領導統御有問題。

對於阿扁的領導風格,林濁水直言的力道尖銳無懼,他明白地點出,過去五年多來政府之所以會令出多門、府院之所以會不同調,一半的原因就出在阿扁總統的「製造神祕性的單線領導風格」,「常常讓人無法捉摸,無法預測他的政策,在複雜的社會中,這種領導方式會造成各部門之間政策執行的落差。」林濁水坦言,阿扁個人的領導風格,要為政府執政混亂負一半的責任。關於這點,林濁水在分析兩岸問題時也同樣指出,雖然阿扁總統在去年國慶日與今年元旦的演講中漸漸浮現出清楚的兩岸戰略性規劃,但是,阿扁言行不一的記錄,仍讓人不能放心。林濁水認為,阿扁的兩岸戰略目前只停留在「書面資料」階段,「我建議總統應該要把演講內容落實在實際的執行上」林濁水如是說。

在接受訪問的時候,林濁水努力避免陷入問題的支微末節,並試圖以清晰的論述方式陳述自己對各個攸關國家、政黨、社會、兩岸問題的見解。再以兩岸關係為例,國內朝野針對「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一事的解讀與回應,林濁水就毫不客氣地指出,無論是綠藍都「完全錯誤」。林濁水認為,中共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後,綠營好像得了急驚風,忙著發動群眾走上街頭,完全忽略隱藏在文字行間中共鴿派意圖務實處理兩岸事務的心態。林濁水指出,「執政黨認為對岸要動武,」其結果就是「把對岸任何務實的動作都視為惡意統戰」,結果兩岸不僅民間交流一事無成,更使得台海情勢不斷加溫。而藍營領袖先後訪中,在林濁水看來也是「極為可笑的事情」,「在野黨忙著討好對岸,無端把政治力與務實事務攪在一起,給對岸鷹派很大的鼓勵」,林濁水因此憂心地指出,「未來對岸鴿派要務實處理兩岸事務,就會很困難!」

林濁水看待民進黨當前所面臨的各項問題,毋寧是從比較高的格局及視野出發,也因此,反而常有迥異於一般政治人物的看法。民進黨近來因被揭露大量貪瀆弊案,導致民進黨年底選戰情勢一片大壞,甚至連民進黨內政治人物也以「民進黨得了禽流感,高燒不退」比喻,表示民進黨政治人物普遍對民進黨的憂心。林濁水對此倒持不同見解,他認為「民進黨還是有希望的,因為社會進步動力雖然背棄民進黨,卻未必已經轉向支持國民黨。」林濁水指出,從社會以雙重標準評斷國、民兩黨,就可見到民進黨未來的希望所在。「國民黨就是黑金」,林濁水說,「除了馬英九以外,找不出還有什麼利基,國民黨過去記錄不好,現在就好嗎?」相反的,林濁水認為,社會企盼在民進黨身上見到改革、清廉、台灣優先,所以對民進黨愛深責切,用較高的標準評斷民進黨。林濁水因此認為,民進黨的雖然短期利空,但是長期來說,未必完全沒有希望。

一個以清廉自許上台的政黨,執政五年來,被弊案追著打,民意支持度跌到谷底,林濁水說出了很多民進黨員不敢說的反省之聲,有人擔心他可能成為另一位黨內「孤鷹」,對於外界質疑「民進黨究竟還有沒有明天?」,林濁水既抱持希望、但同時讓人感到他對民進黨「恨鐵不成鋼」的期許。林濁水直言不諱的辛辣,也許會嗆得同志難以消受,但林濁水言所當言,無所隱諱。

以下是林濁水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的獨家專訪詳細內容。

問:首先我們從歷史來回顧民進黨。一九八○年代,民進黨給全台灣人民的感覺是一個擁有使命、要改革的政黨。民進黨也參與九○年代的學運,一直到兩千年,民進黨終於在全台灣人民支持的情況下獲得執政權。可是民進黨執政五年後,民眾的支持度卻嚴重下滑。在今年民進黨歡慶成立十九週年時,根據中國時報民調結果:四成七的訪者不滿陳水扁總統的表現,四成二對民進黨感到失望,僅僅三成六仍然肯定民進黨,但這比例卻又遠低於支持國民黨的四成。根據您的觀察,民進黨中央有意識到這個情況嗎?

答:當然有。既然您從一九八○年開始回顧民進黨,就讓我們從一九八○年談起。有人說目前社會對民進黨的支持情況,不若一九八○年代的情況。這點其實不盡然,因為那時候整個社會對民進黨的支持度低於百分之十五,比現在還低。所以,要比支持度的話,不應該從數字上來看,而要從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來看。

遭社會進步動力背棄 民進黨最大危機

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是否與民進黨始終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現在這些力量已經不再支持民進黨了。危機在這裡!如果被社會進步的力量所遺棄,儘管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這個政黨還是沒有前途的。現在我認為民進黨最大的危機就在於社會上進步的力量已經質疑民進黨了。

不過,我還是認為民進黨是有希望的,因為儘管社會進步力量背離了民進黨,但是尚未轉而支持國民黨。例如李遠哲先生最近不斷對民進黨表示失望,但是他仍然不後悔當初支持民進黨。對於民進黨政府的貪污腐化,李遠哲表示,曾經有商界的友人告訴他,民進黨貪污腐化的程度,比起當初的國民黨還是小巫見大巫。

問:對於民進黨的執政、對於政黨輪替,民眾曾經投以高度的期望與熱情。現在的問題不在於國民黨未見提升,而是民進黨的不斷下降與沈淪。這個下降以及沈淪讓民眾的熱情快速降低,加速心裡的不確定。這對民進黨是最大的危機。

社會評斷雙重標準 民進黨應甘之如飴

答:社會上對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評斷存在雙重標準。不過,這在我看來也很合理,兩個角度來看這個事情:第一、民眾認為國民黨就是黑金,民進黨應該要知道自己在這點與國民黨不同,民進黨用清廉做號召、用國民黨的黑金做區隔,就自然不能批評社會對國、民兩黨的雙重標準。第二、社會上支持國民黨、民進黨的群眾也不一樣,在操守的要求上也有很大的差異。支持國民黨的的民眾常常用一些不見得登的上大雅之堂的利益與國民黨做交換,可是民進黨的支持者是支持改革的。因此,當民進黨不再推動改革的時候,民進黨的支持群眾自然就會消失,可是國民黨的支持群眾就是那些。所以現在如果民進黨使用過去國民黨鞏固樁腳的方式,那就一定比不過國民黨,加上自己的招牌又不見了,這就很危險。

問:「新民進黨運動」在民進黨內引起許多爭議,陳水扁總統也表示不妥,甚至要求改名為「清廉改革運動」。您怎麼看?

「新民進黨運動」 總統已展現支持

答:陳總統曾經對於「新」這個字很有意見,並且也曾經對推動這個運動的人持非常保留的意見。可是日前在台北縣競選造勢活動上,我們見到陳總統已經表示他對「新民進黨運動」名稱以及推動者的支持。

對於總統府內發生的弊端,許多人認為總統府既未能防患於先,發生之後又追查不力,一直到最近才有非常俐落、並且很徹底的查弊動作。從此我們可以知道,「新民進黨運動」已經獲得陳總統一定程度的支持了。

問:羅文嘉推「新民進黨」運動的口號,外界懷疑是因為他想要與中央的弊案與負面因素切割開來,並且與中央劃清界線。您認為呢?

答:如果要跟民進黨做區隔的話,最應該做的就是脫黨。可是他沒有這樣做,可見他沒有要與民進黨區隔,而是與民進黨裡面的瑕疵做區隔。他訴求「新民進黨」,是要回歸到民進黨的傳統價值尋求支持,他要回到民進黨過去被稱讚的核心價值,例如:清廉、改革、台灣優先等。我覺得應該要這樣看這個事情,比較接近事實。

問:想要與民進黨的瑕疵做區隔、想要走新中間路線,以前沈大老(沈富雄)曾經在選立委的時候嘗試過,可是後來證明是不討好的。羅文嘉有沒有那樣的意味?

答:羅文嘉的「新民進黨運動」與「新中間路線」應該是兩件事情,「新中間路線」是一種意識形態的事情。「新民進黨運動」強調清廉,因此是操守的問題,與意識形態不相重疊,沒有什麼邏輯上的問題。「腐敗」可以與台灣主體意識有交集、也可以沒有交集,二者邏輯上沒有關連性。

問:您認為民進黨現在最大的危機,到底在哪裡?

民進黨三大蠹害:人物操守差、施政無順序、領導有問題

答:我覺得第一是操守,現在民進黨清廉的招牌不再光鮮亮麗。第二、整體的施政缺少戰略佈局,沒有先後優先順序。第三、政策形成與執行的過程中,其組織與領導有問題。

問:的確,民進黨政府在政策推動的時候,常見府院、府與地方不同調、不同步的現象,例如之前的換身分證按捺指模,還有ATM事件,現在又有TVBS事件。許多事情都讓我們感到這個行政團隊運作不是很順。您看呢?

答:以TVBS事件來說,不僅僅在府院之見有不同看法,其實整個黨內都有意見。就TVBS案來說,我認為,其資本的部份,構成法律形式上的合法、法律實質上的違法。所以要看你從什麼層面上來說。從實質上,它當然是外資,是實質的違法,但是就形式上它是合法的。TVBS很聰明,知道鑽這個法律的漏洞,因此試圖自圓其說。要不要接受它的自圓其說?還是堅守實質的法律內涵?我看不只是府院之間要好好處理,可能整個社會都要面對這個問題。因為的確在這個方面,法律制定得不夠周延。

至於府院不同調的部份,除了TVBS案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問題。坦白說,這是因為國家體制的原因,當然還有國家領導人的風格上不盡完善的地方。就體制來說,現在我們是半個總統制的國家。在法國有兩個制度加以支撐,可是台灣卻沒有。台灣使用的憲法制度,其設計是虛位元首制,實質是內閣制;修憲以後台灣成了半總統制,不過總統應有的備置卻沒有一併被制定完整。因此行政院與總統府之間的溝通與銜接出現許多問題,這是制度的問題,任何人當總統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當然,不可諱言的,我們最高當局的領導風格比較喜歡單線的領導,常常讓人無法捉摸、不可預測其政策。這會增加神祕的魅力,但是在複雜的社會中,這種領導方式會造成各部門之間政策執行的落差。

因此府院不同調,既是客觀形式制度使然,又加上總統的領導行事風格所造成。

問:扁政府的幾任行政院長都認為自己應該有完全的執行行政命令的權力,但是卻又要受制於總統的態度。

答:的確有這個問題,我認為就是剛剛我說得制度面、加上總統行事風格所造成。法國的設計就比較不會有這個落差。台灣現在沒有,大家只好猜,就因此出現問題。

話說回來,縱使制度不完善,但是領導人的領導風格應該也要調整,以避免發生問題。過去李登輝總統的運作模式就很值得參考,就國安、兩岸、財經問題上,在總統府內設有專業的小內閣,成員也很固定。所有的政策縱使是總統推出的,但是一定要經過這些小內閣,使得決策與執行一元化。但是如果單線領導、個別指揮,就會造成執行多元化,一旦這一元與那一元不對頭,問題就來了。

問:回到TVBS事件,您曾經說這是民進黨錯誤的戰術。您認為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保護本國傳媒事業 舉世皆然
TVBS案件 證明台灣法律不周全

答:總統前幾天講了幾點,第一、我們是法治的國家,所以國家不可以放任非法情事不管。但是,第二、處理的時候要合乎比例原則,關台就不符合比例原則,因為對於言論自由影響太大。第三、如果處理有瑕疵,總統認為應該有救濟的方式。總統的這些說法,我認為是很實際的。可是講到是否合法,就又回到我之前說得「形式合法」與「實質合法」的問題。

關於傳播媒體的限制與保護,即便像美國這樣的國家,他們對於文化與傳播事業也一樣立法加以保護,法國也一樣。日本、韓國對於外資擁有傳播媒體的限制比起台灣更加嚴格,美國對於電信事業的限制與保護也一樣嚴格。所以對於傳播電信事業不立法管制與保護,放諸全世界是沒有的。

台灣目前的法律是有瑕疵的,法律的問題一定要處理,不然問題層出不窮。可是要調整這個法律,需要比較多的時間。以現在立院生態,訂定遊戲規則談何容易。

問:今年四、五月的時候,國親兩黨主席紛紛出訪中國大陸,台灣興起一陣大陸熱。社會認為、也期望也許有可能從經貿出發,進而調整兩岸關係。您認為呢?

中國制定「反分裂法」 朝野解讀全錯
民進黨急驚風 國親兩黨行徑可笑

答:這個要回到中國制定反分裂法來看。台灣朝野對於中國制定反分裂法都認識錯了,對此我覺得很遺憾。

中國制定反分裂法,既是進步、也是退步。退步的地方就是它說要採取「非和平的手段」,因為是「內戰的遺留」。這就好像你我的祖父曾經打過一場架,現在還要我們再繼續打架,這真是極端的荒謬、無聊到極點。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反分裂法也呈現中國的務實,因為它說了三個條件出現之外,現況是合法的。這個對中國來說是相當不容易的。

它對現況的認定也很有趣,兩個矛盾的句子湊起來的:「兩岸尚未統一」以及「台灣與大陸同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其事實從未改變」這兩個句子怎麼鬥的起來?「未統一」就是分裂啊,但是它又說「沒有分裂」?什麼是「沒有分裂」又「沒有統一」的東西?世界上有這種東西嗎?這是意識形態使然的結果。

儘管矛盾,「未統一」表示可以採取非和平手段,但是「未分裂」又表示可以不必馬上打。所以這兩句話,同時呈現了中國的退步與務實。

我看到「反分裂法」以後,我的判斷是:中國在兩岸實務上的來往已經設下可能性,武力相向應該在一段時間之內不會發生。可是朝野都解讀錯誤,執政黨認為對岸想要動武,所以馬上發動群眾走上街頭,國親兩黨也認為兩岸情勢一觸即發,所以又聯袂出訪中國、去溝通。我覺得朝野雖然對於事實的認定是同樣的,處理的策略卻是南轅北轍,愈走愈遠,這造成了台灣內部的分裂。這對於台灣社會要形成一個合理可行的中國政策,就非常困難,這很不好。

就政府這方面來說,因為認為對岸要採取武力,所以就完全不看務實的部份,認為任何務實的動作就是惡意統戰。另一方面,在野黨又忙著討好對岸,這又沒有必要。務實的部份,可以排除兩岸政治內涵,在野黨如今卻把政治力干涉進去,這樣一來,會給對岸的鷹派很大的鼓勵,未來對岸鴿派要處理兩岸務實的事情就很困難。

政治上要不斷讓步,才會讓對岸有務實的政策,國民黨向來都是這樣想的。可是這是很奇怪的,舉例來說,有一個人開店賣東西,他大聲地喊說:「快來買喔!今天不買的話,明天要降價了!」是不是很好笑?你如果知道他明天就要降價,你今天怎麼會花錢買呢?可是國民黨就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他們主張要給人家希望、期待,認為這樣有助於對岸走向務實。很多生意人都在看,他們都覺得國民黨很可笑。

問:中共那方面,您認為一方面進步、一方面退步。您是否認為他們在玩兩手策略?而台灣社會的兩種極端的因應方式,是否與他們剛好相對應?民進黨政府到底應該如何定調兩岸政策才比較妥善呢?

總統兩岸戰略規劃浮現
但盼阿扁言行一致

答:總統去年十月十日、今年元旦的演講裡面,我認為已經出現了比較理想的中國政策戰略性規劃,儘管他在動作上出現一些不一致的情況。

陳總統剛上台的時候對此持不一樣的態度。那時候他對於國家定位、與兩岸問題採取「新中間路線」,那時,我就很不以為然,因為「新中間路線」對國內很危險。我認為,台灣主體意識已經在台灣社會中持續十年了,不僅不會改變,而且還會繼續上升,「新中間路線」卻與這個趨勢相違背。主張「新中間路線」不會有什麼好處,反而壞處倒是不少。當時我就很不禮貌地向總統建議:「新中間路線」會使得社會出現另一個相當激進的政黨。後來果不期然出現了台聯黨,讓民進黨腹背受敵,造成後來民進黨不斷在「激進台獨路線」與「放棄台獨路線」兩個極端來回擺盪、疲於奔命。政策因此沒有連貫性、又相互衝突矛盾。六年來的窘境,我們看得很清楚。

陳總統在去年十月十日、今年元旦提出台灣國家定位的新三段論,是相對穩健的台灣主體意識,指出: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目前的名字是中華民國,其主權為台灣人民所擁有。我認為這種溫和而明確的態度,對中共來說既沒有挑釁、也不會給幻想。所以比較好。

不過,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書面的戰略,陳總統實際的執行應當要與演講內容相吻合,如此一來,我相信很快就會產生正面的效應。就這點我建議總統,應該要把演講內容要落實在實際的執行上。

問:接二連三的弊案,加上高雄捷運弊案,以及陳哲男事件造成民進黨與陳總統造成莫大衝擊。您認為民進黨應該要如何處理?

民進黨已入歧途 歸正需要時間

答:只有快速的因應是不夠的。人類總是在錯誤中學習,漸漸回到正確的道路上。很不幸地,在學習的道路上沒有捷徑。日本過去二十年間,我們看得很清楚。

民進黨的衰敗,不是今天才出現因子。在陳總統上台的第一天起,就存在了許多零零星星的種子,只是那時候大家沈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所以沒有看到,讓衰敗的種子有滋長的機會。現在經過慘痛經驗之後,我們除了應該斷然處理之外,更應徹底根本問題。比如:找回民進黨的傳統核心價值,重視操守、廉潔、與改革的決心,還有戰略的釐訂、領導風格等等。這樣在一定的時間內,應該可以穩住往下滑的趨勢。可是,六年的弊端想要在未來兩年完全恢復,難度很高。所以我認為,第一、民進黨要有充分的決心;第二,長遠的規劃不要急就章。不要期待在兩年內有什麼明顯的收穫。過去民進黨政府做事經常就是短線取代長線,可是民進黨的復甦一定是長線。

國民黨無理取鬧 「為反對而反對」

話說回來,與國民黨相較,民進黨一定還有機會。國民黨除了馬英九之外,找不出還有什麼利基。國民黨過去記錄不好,現在就好嗎?國民黨有什麼核心價值?所以國民黨是短期紅盤,馬英九是好人,可是未必是有能力的人。馬先生過去從政的經驗顯示出他是走保守主義的人,他相信孫中山那一套,可是孫中山那一套現在真的可以用嗎?

國民黨到底兩年後能不能獲得政權,其實還是一個問題。現在民進黨很「衰」,所以如果明天投票,可能國民黨會贏;可是兩年後的事情卻完全不一樣。我現在在立法院看國民黨,看得很清楚,他們根本是無所不反對,是一個非常古怪的在野黨。跟我們做在野黨的時候非常不一樣。我們當初提出總質詢的修改方案,可以讓國民黨的部長來感謝我。這就我做在野黨的時候的方式。像這種的改革案,現在看不到一個!

再舉一例,世界各國資訊公開法都是在野黨在推動的。我們在野的時候,也大力推動資訊自由法。現在民進黨執政了,傻傻的還繼續推動這個法案,可是國民黨竟然在抵制!反正跟民進黨沾上邊的東西,他們就完全反對──即便對自己有利。這是一個完全沒有核心價值的在野黨。長期來看,我不看好藍軍,可是現在短期來說,我必須承認:他們的確佔上風。

問:邱毅每天一爆料,甚至牽涉到吳乃仁;李慶華指柯建銘就是深喉嚨,您說呢?

爆料禿鷹盤旋 台灣政治難清

答:把柯建銘點出來是最荒唐的!柯建銘不是正義連線的,可是他對陳水扁忠心耿耿,跟正義連線的人比起來真是有過之無不及。柯建銘會爆料來修理陳水扁的政權?這個說法真是不可思議,真是太荒唐了!

說吳乃仁去濟州島是為了要協助上櫃的事情,那時候他又不是證交所主委。就算是證交所的,也管不到櫃買中心,那是OTC(按,中華民國證券櫃檯買賣中心)管的。

所以,台灣現在很令人憂心,之前有股市禿鷹,現在有爆料禿鷹,這些爆料禿鷹到處爆料,不管真實虛假,只要有一點點料,就馬上群集,群食腐肉。

問:吳乃仁的卡位說,您怎麼看?

答:這個他還沒有跟我說,我不太知道內容。我相信他會這樣說一定有根據。

問:高雄市調處有深喉嚨、不當洩漏訊息的人嗎?

答:這個問題真的很嚴重。第一、為什麼有人要修理陳菊?我不理解。而且這個修理也不照邏輯。陳菊批准是一回事,有沒有貪污是另一回事。如果批准就代表貪污,那勞委會批准的外勞案何止幾十萬件?如果這個說法說得過去,那要準備數萬的人來作勞委會主委。縱使有非法的圖利,外勞出弊端,何止這一件?高雄捷運的外勞弊端,只是其中一件。高雄市調這樣的處理已經超過了法律邏輯,我們不知道他的邏輯到底是什麼。想起來真是令人憂心。

對於陳菊這件事情,檢調要調查的時候,禿鷹卻先知道?更嚴重的是陳哲男親戚涉嫌洗錢的案子,到現在是否屬實尚未知,但是如果是真的,一旦這樣曝光,豈不是鼓勵他趕快逃?偵查不公開的目的一方面是保護當事人名譽不受損害,另一方面就是確保檢調可以抓的到犯罪人。你現在爆這個料,如果不屬實,人家的名譽受到損害,如果屬實,人家豈不是可以趕快跑掉?

問:二次金改現在已經漸漸出現了社會財富集中的現象。您怎麼看?

二次金改 不應為整併而失焦

答:第一次金改有比較多的正面評價,二次金改比較有爭論。我認為,有些批評政府可能應該要參考,可是,有些批評我就感到不以為然。

金改推動的整併,不一定要訂出明確的時限與數目,因為整併不是目的,提升競爭力才是目的。你一旦訂出時限與數目,就會讓整併成為目的,經濟效益就不是優先考量了。這個批評是有道理的。

至於財團化的現象,則是一個痛苦的問題。幾乎所有的金融集團都有財團的色彩。新加坡、歐洲的大金融集團,大概也都是財團。你要讓它有效率,是否真的要它是財團?日本的財團也不是家族性的財團,比較是大眾公司,不像歐美的金融財團有相當的家族色彩。這個問題我覺得應從兩個角度來看:第一、百分之百不財團化,可能很困難。第二、可不可以盡量不財團化?這應該是可以的。這次批評的最不合理的就是玉山金控,說它不是家族企業但卻能併公家銀行,這個批評就讓問題失去焦點。

當然,我們不應該為了整併而整併。

問:總統又提到二次經發會,您覺得對低迷的台灣景氣有實際的幫助嗎?總統有沒有具體的方案?

二次經發會若促政治和解 意義更大

答:總統有沒有具體的方案,我不知道;說台灣的經濟不景氣,我也不認為。台灣經濟我不認為不景氣,尤其第四季各項指標都蠻好的。以上市上櫃來說,創紀錄的公司比比皆是。

對未來的展望,也不必要過度悲觀。台灣在過去五六年所謂「低迷」的期間,我們忽視了一些數字,許多公司成長非常驚人,例如鴻海、宏碁、更不要說台積電,他們都成為非常龐大的企業。所以,是不是景氣非常的差?真的是不盡然。

真正的危機可能不在於景氣的低迷,而是政治上朝野的對立,讓社會大眾以及投資人沒有信心,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對於二次經發會,具體的經濟內涵很重要,既然目前投資意願低落的原因主要在政治氣氛,因此如果經發會可以促成政治和解的氣氛,那麼貢獻則會更大。

問:年底的選情,民進黨原來比較穩定的縣市都出現危機。您怎麼看?

年底選情 民進黨的確「很不好」

答:的確選情不好。目前是這樣,一些大幅度領先的縣市,是沒有問題的,例如:高雄縣、台南縣市、嘉義等。因為原來領先很多,因此即便大環境不好,但是可以沖銷掉。宜蘭、彰化、嘉義市這些原本領先幅度不大的,就是比較危險。宜蘭連續二十四年執政,每一次選舉都不是大幅度的領先,非常辛苦。

問:整體來看,對年底的選舉您有信心嗎?

答:如果民進黨政府呈現出決心加以整頓高雄捷運弊案的話,以及決心改革其他弊案,並提出未來的訴求,那麼得票率應該多少可以回穩。

問:未來兩年民進黨該怎麼做來挽回民眾的信心?

答:第一、操守的要求要更嚴謹,第二、改革的決心要更明確。第三、領導組織的再造是一定要的,絕對要改善政出多門的現象。第四、願景與戰略的提出。

過去行政院曾向民進黨團提出「三百四十個優先法案」,三百四十個優先,就是沒有優先。另外,有一些是要合作的,也有一些要有對抗,你的戰略是什麼?優先次序是什麼?應該要提出來才能做事情。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441512
《林濁水專訪》民進黨三大蠹害:人物操守差、施政無順序、領導有問題
推薦4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badminton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Princess蕾蕾☆
likolalo

【直言 VS. 孤鷹 周二火線人物預告:林濁水】
文/王榮霖
專訪林濁水(左: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

三大害 腐蝕民進黨
民進黨已入歧途 盼扁言行一致

年是民進黨成立十九週年,在上台執政前,這個黨引領人民一再走上街頭、衝撞威權體制,它的清廉願景、它對民主政治及新聞自由的堅持,普獲人民支持,終於在二千年推翻國民黨長達半世紀的藍色政權,但是,五年綠色執政下來,政局困頓,經濟遲滯,台灣幾乎原地踏步,加上弊案連連,人民的不滿終於全面潰堤,根據中國時報民調顯示,有高達四成七的民眾不滿陳水扁總統的表現,四成二對民進黨感到失望,綠色執政似已深陷危機泥淖,問題出在哪裡?

為了提供第一手的訊息,從比較高的格局及視野看待民進黨當前所面臨的問題,中時電子報特別專訪民進黨理論大師、「大老」林濁水,透過不同面向剖析民進黨困境的根源,以及如何挽回民眾的信心,乃至於年底縣市長選舉如何脫困之道;林濁水言簡意賅,愛黨護黨之心溢於言表,明(八)日上午十時,中時電子報將全程影音披露,精采可期。

以下是《林濁水專訪》精采摘要:

---社會上支持進步的力量,是否與民進黨始終站在同一個陣線上?現在這些力量已經不再支持民進黨了。危機在這裡!如果被社會進步的力量所遺棄,儘管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這個政黨還是沒有前途的。

---如果民進黨使用過去國民黨鞏固樁腳的方式,那就一定比不過國民黨,加上自己的招牌又不見了,這就很危險。

---如果要跟民進黨做區隔的話,最應該做的就是脫黨。

---民進黨三大蠹害:人物操守差、施政無順序、領導有問題。

---我們最高當局的領導風格比較喜歡單線的領導,常常讓人無法捉摸、不可預測其政策。這會增加神祕的魅力,但是在複雜的社會中,這種領導方式會造成各部門之間政策執行的落差。

---儘管矛盾,「未統一」表示可以採取非和平手段,但是「未分裂」又表示可以不必馬上打。所以這兩句話,同時呈現了中國的退步與務實。

---政策沒有連貫性、又相互衝突矛盾。六年來的窘境,我們看得很清楚。

---在陳總統上台的第一天起,就存在了許多零零星星的種子,只是那時候大家沈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所以沒有看到,讓衰敗的種子有滋長的機會。

---柯建銘會爆料來修理陳水扁的政權?這個說法真是不可思議,真是太荒唐了!

---金改推動的整併,不一定要訂出明確的時限與數目,因為整併不是目的,提升競爭力才是目的。

一個以清廉自許上台的政黨,執政五年來,被弊案追著打,民意支持度跌到谷底,林濁水說出了很多民進黨員不敢說的反省之聲,有人擔心他可能成為另一位黨內「孤鷹」,對於外界質疑「民進黨究竟還有沒有明天?」的大哉問,他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談了很多關鍵,話中有「恨鐵不成鋼」的期許,更有直言不諱的辛辣味,也許會嗆得同志難以消受,但林濁水言所當言,無所隱諱;究竟他說了什麼?什麼又是「民進黨三大蠹害」?中時電子報明天上午十時的《焦點人物專訪》,林濁水將親自打開天窗說亮話,讀者不妨拭目以待。

.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440339
只會追深喉嚨,卻不敢清除敗類,民進黨還是沒能恢復人民的信賴
推薦4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Princess蕾蕾☆
badminton
Xuser
likolalo

聯合筆記》憶起一艘「沉艦」的往事


蔡惠萍

雙陳賭場照的曝光,不僅成了壓垮陳哲男的最後一根稻草,也幾乎壓「扁」民進黨政府。具爭議色彩的立委邱毅過去曾鬧過幾次烏龍事件,公信力因此打了折扣;但這次他儼然成了「揭弊急先鋒」,加上結合政論節目,形成強大的聚焦效果。

正因媒體、民代掌握的訊息都走在政府和檢調之前,讓謝長廷感慨,爆料文化的盛行,會讓政府「無能化」,綠營大老也都呼籲藍軍立委不要「邱毅化」。為何大家對行政體系紛紛打上問號,卻寧可相信資訊相對薄弱的媒體及民代?癥結在:人民對政府早已失去信賴

高捷弊案發生後,民眾隱約感受到黑影幢幢,加上檢調偵辦進度蹣跚,這時有人稍稍有光線透進來,自然引起萬眾注目。在陽光充足的屋子裡,誰還需要鑿壁取光?因此,不是邱毅讓司法無能化,相反的,正因為政府無信,才造就了那麼多「邱毅」與「深喉嚨先生」。

一九八六年十月二日,鄭南榕創辦的黨外雜誌「開拓時代」刊登了一篇「軍方大秘密浼浼台灣海峽的浮屍」的驚人報導。文中揭露一則「祕辛」:韋恩颱風侵台期間,一艘軍艦沉沒在澎湖外海,導致兩千多名士兵死亡,消息卻遭軍方全面封鎖。

這篇報導像深水炸彈般在台灣劇烈引爆,市井奔相走告,逼得國防部一再出面否認。當時主流媒體也都刊登官方澄清消息,警總甚至還以「構造謠言以淆惑聽聞」的罪名將雜誌發行人葉菊蘭移送法辦。儘管如此,這則聳動卻不難查證、後來也證明是一樁徹頭徹尾的「假新聞」,卻整整在台灣翻攪了一個多月,且事後仍相信沉船事件確有其事者始終大有人在。

黨外雜誌的言論不過是一顆種子,唯有落在可以提供養分的沃土上才會生根發芽;而長期封鎖資訊又缺乏公信力的威權政府,正是滋養傳言的最佳溫床。

民進黨政府裡許多人過去都曾參與過黨外雜誌的編撰,如今回想這件陳年軼事,是否也能體會扁政府今天的處境由何而來?

【2005/11/06 聯合報】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438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