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To Love Taiwan
市長:Learning English  副市長: likolalo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To Love Taiwa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泛藍觀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馬英九主席會被架空嗎﹖論孤峰馬與紅塵王之戰
 瀏覽1,297|回應9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likolalo註﹕本欄及我所貼出的部份回應文,仔細觀察馬英九勝選之後媒體上的一些評論聲浪,不代表我個人對這些評論的支持或不支持,而是留下歷史的見證。

=====================

聯合報社論
孤峰頂上,紅塵浪裡

「孤峰頂上,紅塵浪裡。」王金平的毛筆字寫得不錯,這是他某次當眾揮毫留下的對句。

昨天舉行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正是一場「孤峰頂上」與「紅塵浪裡」的決戰。「孤峰頂上」的馬英九勝得遍體鱗傷,落敗的王金平則在「紅塵浪裡」掀起了滔天巨濤。

純就傳統選舉的技術面看,王金平也許才算是贏家。他從沒有人把他的參選當成一回事,拚到後來人人對他刮目相看。而馬英九卻從風靡一時,幾乎落到四面楚歌的境地,甚至連競選攻防的創意表現亦似乎不如王金平。若僅就傳統選舉的技術面看,馬英九其實未必是贏家。

王金平掌握了這場選戰的「定義權」。他將台灣的政局定位為「紅塵浪裡」,因而強調他在處理黨產及積欠黨工薪水的能力,亦強調他與地方派系及宋楚瑜的互動能力;他極有技巧地引導輿論從「紅塵浪裡」的角度來認知台灣政治,標榜「海納百川,不分清濁」;因而甚至將他在出身背景及人格特質上過去頗受質疑的弱點,轉化成他的優勢及長處。

相對而言,馬英九亦曾嘗試將這場選舉定義為「改革」。但是,馬英九的一句「與黑金劃清界線」,立即被對方的一句「請說清楚誰是黑金」頂了回來;甚至馬英九幾度質疑選務與選風,也被指為「塗汙別人,清白自己」。王金平陣營不但將馬英九的「改革」繳械,並進一步將馬英九描繪成一座顧影自憐的「政治孤峰」,說好聽是潔身自愛,說難聽就是不沾鍋;在這次選舉中,馬英九過去被稱譽的所有的優點和長處,如今幾乎都出現了負面的評價。

王金平文宣所塑造的主軸意象是:我王金平才能在紅塵浪裡存活,馬英九只能在孤峰頂上孤芳自賞而已。

然而,馬英九仍贏了選舉,而且是大勝。只是,馬英九今後能否在「紅塵浪裡」為自己及國民黨打開一條生路,卻真正地成了一個大問號。

其實,那些投票給馬英九的黨員心中恐怕也有這個大問號,連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在選前也曾不贊成他選黨主席。這類看法認為:馬英九若先當選總統,他也許能夠回過頭來拯救及改革國民黨;但是,馬英九若先任黨主席,恐怕他不但不能有效地領導國民黨,亦將挫傷他當選總統的機率。換句話說,馬英九是「孤峰」,不適合「紅塵」的泥巴仗。

這次選舉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正是:王金平陣營認定了「紅塵」的不可避免,同時亦對「孤峰」的虛無縹緲發出了質疑。

馬英九的勝選,或許將使這類質疑更加深化,大家皆等著看這場「孤峰戰紅塵」的續集將作何分曉。自此刻起,馬英九不能再穩坐「孤峰」,而必須跋涉「紅塵」,將進入他從政生涯最艱困的兩年半歲月。

王金平昨日承認敗選後,宣布將追隨連戰擔任黨的「終身義工」;馬英九則在第一時間登門拜訪王金平,亦遭婉拒。此類跡象似乎顯示,這場選舉所形成的王馬分庭抗禮的局面,或許仍將持續到二○○八年國民黨總統、副總統提名出線之爭。王金平雖然宣稱「成功不必在我」,其實是以這次黨主席選舉為總統大選的卡位戰;而馬英九也將此視為總統大選的前哨戰,但看雲林「人頭黨員」一幕,即知馬英九為何認為不能將黨機器交給他人。

這場孤峰戰紅塵的大戲,唱到昨天黨主席選完,卻必仍有續集可看;而泛藍陣營在王馬角力、馬宋爭鋒中,亦不免將平添變數。這些變數,皆將發生憲政層次的效應。

未來這場「孤峰戰紅塵」的續集,可以喻為「雞蛋理論」:

雞蛋有蛋黃及蛋白兩部分,從這次黨主席選舉可以看出,王金平陣營的相對優勢在「蛋黃」。一、他坐鎮立法院,而立法院是國民黨及泛藍主力所在;王金平在立院的閱歷及人脈非馬英九所能輕易取代或染指。二、王金平在地方派系的實力亦在此次選舉中顯露出來。這兩個部分的勢力,可謂是「蛋黃」。其特質是以親身的人際關係所建立的「人脈」為基礎,顯然有實質營養的相互供輸,亦比較臨近「權」及「錢」的中心,且具有組織性。因此,在這次選舉中,連戰及國民黨內的響亮名字大多倒向王金平。

相對而言,馬英九的基地則是「蛋白」。其支持者大多並非具有親身的人際關係,亦無實質的營養相互供輸,比較遠離權及錢的中心,且較不具組織性,所恃為一般所稱的「人氣」。因此,在此次選舉中,馬英九的支持者大多是無名氏。

王金平成為馬英九總統路上的第一個對手,這是始料未及之事。王馬的抗衡如果持續下去,王金平相對佔據了「蛋黃」的戰略重鎮,馬英九則很可能在實質上被阻隔在「蛋白」的外圍地帶,這個黨主席就被架空了。馬英九若欲改變此種情勢,就必須設法擴大加強「蛋白地帶」的質與量,用「蛋白包圍蛋黃」、「群眾包圍組織」的戰略來扭轉乾坤;他宣稱將成立「國民黨青年團」,甚至授團長以副主席的名器,應亦是著眼於此。除非馬英九未來能在社會支持上造成風潮,否則恐將仍是紅塵浪裡的一座嶙峋自憐的孤峰而已。

在這場選舉中,王金平陣營雖然用「誰是黑金」堵住了馬英九的口,但絕大多數的投票者卻用選票表達了他們的裁判。選舉期間「大名字」傾向王金平,「無名氏」傾向馬英九;更顯示了當今國民黨「蛋黃地帶」與「蛋白地帶」的對比與矛盾。馬英九在這次選舉中幾乎被對手陣營描繪成一個徒知正義不知利害的唐吉訶德,但開票結果則顯示唐吉訶德並非少數。

眼看著馬英九極可能將成為一位被架空而無法進入「蛋黃地帶」的黨主席,他如何在「蛋白地帶」帶領他的支持者創造願景,建立品牌,這確實將是一部頗具唐吉訶德意味的傳奇故事

話雖如此,馬英九畢竟還是以極大的幅度贏得了此次選舉。可見,這座孤峰仍是有些人的政治憧憬;對於馬英九支持者來說,政治未必一定要紅塵滾滾。接下來的台灣政局,究竟將是萬峰競秀,還是紅塵蔽日,經過這場屢生驚奇的王馬黨主席之戰,恐是誰也不敢逆料了!

【2005/07/17 聯合報】


在漂流中~美麗,在書寫中~奔放~~~*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796
 回應文章
外省人 建[本土]黨
推薦2


yahao945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blackjack
likolalo

如果說﹕“宋省長主政的親民黨仍然是外省籍佔領導地位的話。

那麼﹐偶要大膽預言﹕馬英九先生將會將[百年老店]──國民黨

徹徹底底地改造成為本省人士佔絕對領導話語權的政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6326
倘若在連戰交棒後王馬貌合神離,則國民黨將是大勢已去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民生報社評
國民黨能指望二○○八嗎?

王馬競逐國民黨主席,一場慘烈的廝拚後,結果終於揭曉了。然而,整個情景,卻令人聯想到美國文豪海明威刻畫二戰情況的文集題名:「勝者一無所獲」。事實上,勝者不但筋疲力竭,形象受損,而且任重道遠,前途遍佈荊棘。

由於選舉過程中負面戰法層出不窮,予大眾以「內鬥內行」的惡劣印象;故而,倘若勝者及其幕僚、助選團隊此刻竟表現出顧盼自雄、睥睨群倫的姿態,則國民黨問鼎二○○八大位的 希望將趨於渺茫。本來,王馬兩人的特質及條件,幾可稱為天生互補;但經過這場選戰的互詆、互殘,即使尚能相處,恐亦難再並肩打拚。然而,倘若在連戰交棒後王馬貌合神離,則國民黨將是大勢已去。

因此,勝者能否向對方誠摰地道歉和交心,將是他有無領導國民黨的胸襟、氣度和判斷力的首要考驗。其次,對於連戰所締造兩岸雙贏的願景和對話平台,是否確實遵行,以期凸顯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與民進黨形成鮮明對照,亦是必須立即表態的重大課題。

既已勝選,便不能再以曖昧模糊的語言企圖討好各方,而必須展示明確的政策立場了!王馬都曾因不敢攖獨派的民粹論述之鋒而說過不少曖昧的話,馬尤其為了向某些特定選民示好而刻意拉高與大陸對抗的調門,以致被對岸視為也是被民粹牽著走的政治人物,而不認為其能繼承連戰路線。選舉期間王馬雖皆稱尊連,但那是策略考量居多;如今,則要看實際的作為了。

台灣經濟優勢逐漸喪失,須藉兩岸交流來改善產業處境和農漁民生計;那不是只憑花拳繡腿式的演出,更不是依賴內鬥內行、傲慢自恃的封閉式幕僚可以解決的。而面對泛藍群眾期待二○○八取回政權的殷切心情,倘若不能先團結黨內,整合泛藍,則新的主席恐將成為歷史罪人。問題是:勝出者真肯將團結整合列為最優先的任務嗎?

【2005/07/17 民生報】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94
不必說好話給勝利者聽,勝利者要學會多聽諍言!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2005.07.17  中國時報

當馬英九從客廳走進廚房

中時社論

    國民黨主席選舉揭曉,台北市長馬英九以超過七成得票率,高票當選黨主席。第一次,百年老黨在非同額競選、以黨員直選方式,產生黨的領導人。儘管過程中選務糾紛與爭議不斷,但超過五成的投票率,顯示國民黨員對黨內民主的參與熱情,對國民黨改革的高度期望,這也將是國民黨面對未來艱鉅挑戰的泉源。

    國民黨的民主之路走來艱辛,第一次激烈競爭下的黨主席選舉,甚至引發國民黨是否因此分裂的疑慮。在選務方面,選前爆發人頭黨員爭議,儘管後來經過黨中央調查,證實係地方黨部作業疏失,包括支持馬英九的黨員都因此被莫名撤銷投票資格;投票日還發生賄選疑雲,甚至發生採訪媒體挨揍之事,種種弊端馬陣營均直接或間接指涉另一候選人立法院長王金平,使得第一次真正的民主競爭,火花不斷,因此釀下的心結,勢須馬英九費心善後。

    馬英九和王金平是風格迥異的政治人物,前者以形象取勝,卻因此被政治圈中人視為「不沾鍋」,凸顯自己卻少幫襯他人。選舉過程中,檯面上數得出來的政治人物,從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新黨秘書長李勝峰、立委李敖、國民黨數位前任組工會主任宋時選等人,以及曾經在黨政部門擔任過馬英九直屬長官的李煥,甚至現任黨主席、與馬英九有師生之誼的連戰,都出面挺王。何以致此?與其說這些頭面人物「壓寶」錯誤,或者王金平政壇人脈豐沛,不如說馬英九的政治風格,在台灣政壇確實是一異數,至於是好是壞,則見仁見智。政治是以成敗論英雄,馬英九這次雖成功,但挑戰二○○八,馬英九還是需要這些挺王人士的協助。

    王金平在選前曾經表示,「海納百川,不分清濁」;這句話某種程度凸顯了馬英九或出於刻意塑造、或出於政治信念,刻意強化「我清人濁」的印象。不論是當年他在法務部長任內,白曉燕案發生,內閣團隊備受壓力之際請辭;或者競選台北市長,頻頻婉拒宋楚瑜站台助選;甚至三一九至三二七,總統大選爭端,執著於法條,拒絕配合藍軍抗爭;都凸顯馬英九的獨特政治風格。

    這次選舉是更鮮明的例子,馬英九的黨內民調,始終超越王金平,但馬陣營強烈的危機感,或為二○○八總統選舉奠基的企圖心,在選務技術面,不論是質疑人頭黨員或者建議在投開票所增設錄影監視器,看在王陣營眼中,招招都是狠招,其目的不過為的是開票要「開得漂亮」。選舉結果,確實開得漂亮,但卻也因此埋下王金平拒絕續任副主席,國民黨可能因此貌合神離的危機。

    多位挺王人士直言,「他(馬)是要選二○○八總統的人,不是應該廣結善緣嗎?」政治上的「善緣」,既是權力的,也是利益的,很多時候還難以避免是爭議的。馬英九的當選,不但象徵國民黨近年來反覆強調「世代交替」的真正落實,也象徵國民黨傳統權力邏輯的巨幅轉變。對多數政治人物而言,很難想像一個不談派系利害、不問政治資源的黨主席如何操盤黨機器?更難想像準備選舉的黨內人士,如何開口向一個相信選舉不需要「銀彈」的黨主席要錢?遑論月月處於財務困窘狀態中的國民黨,這下子該由誰跑三點半?

    這些疑慮,都有其理由,但是,馬英九的當選,顯示自主投票的黨員意向,或許已經和國民黨傳統政治人物出現落差。當國民黨還困惑於協商、綁樁式的政治操作模式時,馬英九獨樹一幟的不沾鍋能獲得多數黨員的支持,甚至和這次黨主席選舉無關的一般民眾,對馬英九的改革訴求,都咸表肯定。原因無他,非政治圈中人與馬英九既無權力衝突,亦無利益需求,馬英九的風格,反而符合近幾年政治紛亂後,民意期待撥亂反正的意向。

    馬英九突破了國民黨傳統政治文化的束縛,成功當選黨主席;接下來才是解決難題的開始。和馬英九同列中生代菁英的台中市長胡志強這麼說,「不必說好話給勝利者聽,勝利者要學會多聽諍言!」他直言建議馬英九學學王金平的圓融。對泛藍支持者而言,馬英九給了他們一個二○○八重奪政權的希望,要落實這個希望,馬英九需要的不是偶像崇拜,而是民主制衡機制,他必須隨時提醒他自己:彎腰聆聽諍言,改革不能停、不能拖!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57
還才開始陣痛? 該要剪臍帶了!
推薦3


nick999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安津
blackjack
likolalo

國民黨的陣痛怎麼會才開始?!

我以為, 國民黨的陣痛早在 2000 年, 從民進黨拿走總統的位子時, 就開始了.

這幾年, 被民進黨教訓的還不夠嗎? 痛死了吧! 還不出生?!

2005 年總算黨主席民選產生新的了, 黨民大大的打敗了黨中央的糊塗, 生出了年輕的寶貝了!

還才開始陣痛????  該要剪臍帶了!  醫生~~~

泥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50
馬英九會帶領國民黨脫困,還是讓自己困在國民黨裡?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2005.07.17  中國時報

馬英九的苦難才開始

羅如蘭

    雖然王金平得到大多數黨內公職和黨工的支持,但馬英九仍以超多的黨員票勝出。黨員和黨工、公職的分裂投票行為,選舉的過程和結果,都有重大意義。它標幟出國民黨的轉型體質與陣痛,也是新任國民黨主席必須面對的課題。

    馬英九面對的形勢是十分嚴峻的。他並不熟悉黨務,在選舉過程中和黨機器交手已備感吃力。王金平不但深諳國民黨傳統,綿密的人脈從中央黨部到地方黨部無所不在,即便馬的選情具有人氣優勢,但多數黨公職和黨工,仍然選擇站馬的對立面,這絕對是馬的隱憂。

    馬英九如何與擁王色彩濃厚的黨機器修補關係,是他選上黨主席之後能否有所發揮的首要工作。馬英九若無法經由中央委員選舉掌握過半中常委,很有可能成為一位虛位黨主席,或者必須負責卻沒有實權的黨主席。不擅分配的馬主席如何鋪排「王馬共治」,在相關人事上必須有精密的安排。

    馬英九的清新形象,固然是他贏得黨主席選舉的主要因素,但他對重大黨務的立場和態度,皆不曾接受檢驗,也是黨內外不確定感的來源。

    以黨產為例,馬英九一上任就會面臨食指浩繁的黨內人事經費。連戰任內並沒有加快黨產出脫的速度,未來國民黨也仍可能在立院阻止清算黨產的法案,但每個月二億元的經常支出,是比黨產條例還要實際的難關。全體黨工都在冷眼旁觀,全國選民也都注視著馬英九能否拋棄舊包袱,開創新格局。

    黨主席選前,大陸方面傳出偏好王金平當選的訊息,親民黨則公開力挺王金平。親民黨在選前臨時增加四縣市長提名,不但增添國親兩黨協調的難度,也考驗馬英九整合泛藍的功夫。馬英九作為新的泛藍盟主能不能號召泛藍選民的合流,能否壓制橘軍公職攪局的破壞力?年底縣市長選舉就要見真章。

    至於兩岸路線的走向,未來連戰以榮譽黨主席之姿坐鎮智庫指揮兩岸政策的角色,將會更形突出。馬的溫和作風或可舒緩朝野關係,但軍購案、兩岸和平委員會、政黨高峰會等考驗一一迎面而來,個個都是二○○八年大選的戰場。

    戴上黨主席的光環,馬英九站上孤峰山頂,環顧四周,政敵只會更多不會更少。來自市政、黨務和國政的全方位火線攻擊,只會越猛越烈。馬英九會帶領國民黨脫困,還是讓自己困在國民黨裡?


在漂流中~美麗,在書寫中~奔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45
談王金平的策略
推薦2


nick999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blackjack
likolalo

王金平失敗的原因是 -- "王金平".

其實, 他的策略部分是達成效果的. 分析如下: 

首先, 分析王金平有什麼是馬英九沒有的:
1. 立委的交情
2. 地方的樁腳
3. 資深的年紀
4. 政客的滑頭

所以, 他善用了一些技巧:
1. 和立委們請客套交情, 尋找戰友, 也區分敵我
2. 地方樁腳, 其實已經深入到各地了, 連黃復興黨部裡的黨工也幫了王不少忙
3. 緊密的維持和連戰的親密, 表態以連戰為首至尊. 才怪, 連宋選總統時, 王還猶豫再三. 面對兩個當朝黨主席都還如此, 卸任的黨主席, 哪會在王眼裡? 連戰也太老實好騙了吧?!  這些假猩猩的尊敬, 年輕人看在眼裡, 也清楚背後是另一回事情. 
4. 挑撥離間的說馬英九的 "不沾鍋" 個性不好, 以後大家都要吃苦頭, 選舉得靠錢財才能贏.

滑頭滑頭真滑頭!

還好, 國民黨的滑頭沒贏.  不然, 民進黨也滑頭, 國民黨也滑頭, 未來的台灣還有什麼好選擇的呢?!

選舉證明, 連小小的國民黨內選舉, 滑頭都輸去馬頭. 那麼, 馬頭可以出頭選總統了吧!!

王金平善於分析, 也透過策略拉高了不少選票. 還好, 滑頭還是輸了誠實. 下次砍倒櫻桃樹時, 還是要說是自己砍的好了.

國民黨員用直接的投票, 告訴全台灣的人民, 策略再重要, 重要不過直接的喜好.

泥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35
西瓜滾的很快
推薦1


nick999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等到立委選舉時, 靠哪邊站的的立委候選人, 都要小馬哥站台.

西瓜都會滾過來的.

泥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30
國民黨陣痛才要開始 /楊泰順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2005.07.17  中國時報

國民黨陣痛才要開始

楊泰順

    國民黨主席之爭,總算落幕。成立百餘年的國民黨,首次允許黨員直選主席,這個第一次當然有其意義。然而,就黨的本質與其競爭環境論斷,票選黨主席的意義其實不必過度誇大。相信在強烈颱風侵台後,或林志玲回國時,恐怕許多人將不復記得,國民黨曾有選主席這檔子事。

    理論上,政黨乃一群志同道合者,為了掌控政權實現政策理想而形成的組合。故而,政黨為一戰鬥性的組織,強調的是中心思想與團結對外。在這樣的組織功能下,過度強調黨內民主,往往未見其利便已先蒙其弊。畢竟,中心思想少有由民主程序中產生,而團結卻容易在選戰中受到分化。此次黨主席的選舉過程中,賄選、送禮傳言不斷,許多人譏諷國民黨本質不改;但平心而論,自十餘年前台灣開始出現黨內民主以來,哪個政黨的初選或領袖選舉不是舞弊頻傳?當初公認素質最優的新黨,一九九八年首度實施初選時,各種怪招與構陷,不就讓國人大開了眼界?新黨尚且如此,又何忍苛求於百年老店?

    民主政黨存在的百餘年歷史中,我們很少看到其他國家的主要政黨,也有黨員直選領袖的設計。就算有,如把美國的總統初選也算是一種領袖直選,其成功關鍵也在於政府以公權力介入禁絕了違規,且各黨的時間與程序相同,更防止了他黨的分化與運用。民主化程度遠不如其他國家的台灣,黨內民主的聲音卻叫得比別人都響,說穿了,無非因為黨領袖缺乏歷史的擔當,無心建立應有的接班體制。反正死的是別人,貧道還可以在開票時出國優游。

    一般人民團體為了避免成員因內部選舉而分裂,往往規定會長由第一、第二副會長依序升任,故只有第二副會長以下,才有實際的選舉競爭。選舉獲勝者,在此制度的設計下,可以透過會長的緩頰,利用年餘的緩衝時間彌平因選舉產生的裂痕。類似的做法,民主國家的政黨不乏其例。

    黨既以政策與其他政黨進行競爭,民主國家黨領袖的選擇,便自然限定只有參與政策制定的才有參賽資格,如此便大大限制了競爭的範圍。以美國為例,總統既是政策的核心,當然集行政與政黨領袖於一身;而非執政的在野黨如果取得國會的多數,在野黨魁便必然是國會議長。因為只有議長有能力整合國會議席與總統領導的執政團隊進行政策之辯,並為下回大選提前布局。為了避免議長競爭影響黨內團結,從二十世紀開始,美國兩黨便依慣例由多數黨領袖升任議長。而落選的總統候選人,雖曾享有黨內的三千寵愛,但因為無法領導政策競爭,便只能轉為從事公益,無法再過問黨內決策。

    內閣制的英國,接班程序也有類似預防分裂的設計。政策既形成於國會之內,有心競爭黨魁便必須具備國會議員資格,像台灣以首都市長參與競爭,在美英兩國都是無法想像的。依傳統,英國執政內閣與在野影子內閣的外交、財政部長,便是最顯著的黨魁接班人。雖只有兩三人有資格參與黨魁競選,且又只有黨籍議員(工黨還包括工會代表)可以投票,但為了避免競爭造成分裂,兩黨均規定勝利者必須獲得超高的選票才算當選。以保守黨為例,領先者除了必須獲得過半選票的支持,他還必須領先次一位競爭者百分之十二以上,才能宣布當選,否則便得進行第二輪的投票。在普遍採行簡單多數制的英國,此一設計似乎突兀,但卻成功的防止競爭者以小動作獲勝的僥倖之心。

    馬市長此次高票獲選黨主席,表面上似乎是國民黨民主化的勝利,但若以國外經驗為師,我們卻不能不擔心,它反有可能延緩國民黨的體質轉變。許多人認為,由黨組織在國會外進行政策的指導,乃是威權性格(或革命政黨)的延續,馬市長以個人魅力擊敗了國會議長,未來成為黨內競爭的樣板,國民黨又將如何轉換為內造政黨?贏得了黨主席,馬市長的下一個目標當然是競爭二○○八年的總統大位,受到此一目標的影響,馬市長與立院黨團的觀點便可能不盡相同,屆時黨中央與黨團的歧異又將如何化解?在外省眷村選票與理想性本土票的支持下當選黨主席,國民黨的裂痕已現,馬市長又將如何揮動大刀進行他選前所承諾的改革?看來,馬市長的當選,代表著國民黨的陣痛才開始。

    (作者為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所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25
王輸得熱鬧,馬贏得孤獨
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

聯合晚報社論
王輸得熱鬧,馬贏得孤獨

國民黨新主席誕生。馬英九以懸殊比數,擊敗王金平。但王金平顯然「輸得熱鬧」,而馬英九則不免「贏得孤獨」!這對比,不是很怪異嗎?

說王金平「輸得熱鬧」,有兩個理由,一是王金平幾乎「主導」議題 ,把一場民調上落差很大的選舉,打到最後「彷彿要贏」的局面!不能不佩服王金平人馬的能耐。二是選情緊繃之際,國民黨檯面上的人物,可謂悉數表態挺王,即使連戰在投票時被拍到票圈給王金平的印記,以及出國前在機場與王的親密互動,都有意無意的顯示,黨中央「傾向王」的傳言並不假。王雖輸了選舉,卻贏了人氣與人和  

相形之下,馬英九儘管大贏黨員的選票,不過,面對大幅度挺王的黨機器,馬英九則顯得孤零零,寂寞很多。馬英九勝選後第一時間拜訪王金平,王不顧媒體的眾目睽睽,硬是與馬「擦肩而過」,多少預告了這場王馬之爭,想要「君子收場」,並不容易。馬要彎下腰,低聲請益的動作,必須加大而且時機要快!

天下之大,非一人之所能治。」政黨,亦然。馬英九昨晚的勝選記者會,傳遞二道訊息,留任所有副主席,以及成立四十歲以下的青年團。看得出,馬也在尋求「穩定軍心」和「改革突破」的平衡點。

事實上,國民黨是要大改革。退居在野黨已五年了,論政黨形象,說實在的,並沒有改善多少。馬英九一接手黨務,就不可能繼續以「不沾鍋」角色,與棘手黨務劃清界線。誠如人們常說的,「進了廚房,就不能怕油煙」,馬英九在「處理」黨機器的運作上,既要藉助它完成改革,取得執政;同時又得改造它自身,的確不是「簡單任務」。相當程度上,王金平所擁有的老練成熟,會是馬英九「駕馭」黨機器很重要的幫手。

馬英九「贏得孤單」,另一個原因是,馬本身的「商譽」雖然好,但論行銷,論團隊作業,論議題形塑,則相去王金平團隊甚遠,這種認知若一旦被廣泛解讀成馬英九無識人之能,那馬的未來之路,就很辛苦了。

 2005/07/17 聯合晚報】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31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