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To Love Taiwan
市長:Learning English  副市長: likolalo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To Love Taiwan】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宋的大陸行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宋楚瑜擔心兩岸協奏曲會變調 /新新聞封面故事
 瀏覽644|回應0推薦1

likolal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ikolalo

【中時電子報獨家披露-新新聞封面故事】
五月十日,宋楚瑜的﹁搭橋之旅﹂抵達終點站,五月九日晚間卻傳出陳水扁接受專訪時放出有﹁宋、陳密會﹂,又說宋承諾美國將協助軍購案,讓宋楚瑜這個搭橋工程師,少了前幾天的意氣風發,而變得有點臨淵履冰、忐忑不安。

新新聞封面故事

近身觀察「搭橋之旅」
宋楚瑜擔心兩岸協奏曲會變調

【新新聞黃創夏-中時王榮霖】94.5.12
}" href="#">扁宋相互利用 眾叛親離
當一個新時代業已開始,而目前的精神分裂和歇斯底里,則祇能看成是一種自暴其短的反撲;除非陳水扁徹底反省,參與甚至領導這個新局,用「大決裂」的態度從事「大開創」,否則注定被新時代開除...

文◎蔡百蕙【完整內容 請看本期新新聞】

民黨主席宋楚瑜的﹁搭橋之旅﹂,終於在五月十日到達終點站:北京,但是在重頭戲宋胡會登場前,這座﹁橋﹂卻在可能發生﹁奪橋遺恨﹂的陰影下,讓宋楚瑜一行人顯得氣氛凝結,步步為營。

因為,遠在台北,政壇卻因陳水扁總統又是放出有﹁宋楚瑜、陳雲林密會﹂,又說宋楚瑜承諾美國將協助軍購案,讓台灣的﹁中國熱﹂顯得風雲詭譎,也讓身在北京的宋楚瑜一團人,在﹁主體性﹂和﹁傳話人﹂間更顯得顧忌重重,讓宋楚瑜這個搭橋工程師,少了前幾天的風發,而是有點臨冰履淵的忐忑不安了。

原本,宋楚瑜一團人自台北出發起,為了要搶回光采,即極盡敲鑼打鼓之能事,打定心思要讓訪問一路熱熱鬧鬧直到上京。在大步跨出﹁扁宋會﹂後,宋楚瑜一直有意在兩岸間扮演要角,想不到國民黨主席連戰卻率先登陸搶去頭香,因為有國共數十年來首度會談的歷史意義加持,連戰躍升政治人生最高峰,也讓拿了扁宋十點共識訪中的宋楚瑜悶在心裡,常常不吐不快,對連戰中國行常有較勁喊話,為了有所區隔,宋楚瑜在原先以為有阿扁﹁加持﹂下,急忙登陸,除了規格力爭和連戰相同之外,作風、成果和代表性皆寄望能有大不相同。

前奏:喜悅
五月五日出發之前
喜上眉梢!鎂光燈前開心受訪

宋楚瑜五日出發訪中前,不同於連戰出訪前的低調不受訪,宋楚瑜率先在台北大張旗鼓地親自舉行中外記者會,說明他搭橋之旅的目的,也藉機重申親民黨的兩岸政策。

由於親民黨不斷以扁宋十點共識宣傳宋楚瑜的代表性,記者會前多家中外媒體早早到齊,也給足了宋楚瑜面子,也許是太久沒有鎂光燈聚焦了,宋楚瑜滿臉喜色,談此行訪中談得開心,還對記者說道:外界都說我最近在家裡練字,說完立刻展示一幅練字有成的得意之作﹁炎黃子孫不忘本,兩岸兄弟一家親﹂,表示這是即將贈送中共中央台辦主任陳雲林的伴手禮。宋楚瑜行前一天秀此題字,使得他和這幅親筆題字的合照,在他出發的當天,搶占了大幅媒體版面,中國時報刊在頭版頭,文匯報和大公報等港澳媒體也分別以三、四個版面來報導,對好久沒有攻占頭版的宋楚瑜來說,這場記者會確是舉辦得物超所值。

宋楚瑜不僅在記者會上暢所欲言,會後也喜孜孜地留下和記者聊天,談自己小時因戰亂到處流離,跟著母親從湖南、雲南、貴州、四川,一路跑到南京和廣州,所以七歲就離開了大陸,也因此預計參觀的昭潭小學︵已更名曙光小學︶祇唸了二年級上學期,宋楚瑜接著大方地表示,﹁所以我不會ㄅㄆㄇㄈ,﹂因為那是小學一年級教的,﹁我也不會九九乘法表,後來發現那是二年級下學期教的,﹂宋楚瑜難得地侃侃而談自己的童年,登陸在即的那一種喜悅之情完全藏不住。宋楚瑜當場還秀了自己的陝西話,他透露太太陳萬水就是陝西歧山人,而他小時候還在南京住過三年,南京話也會說,﹁我去的每一站都有淵源。﹂會後和記者天南地北地聊了許多他幼時的﹁大陸經驗﹂,這種對媒體的親切,對於主跑親民黨的記者是少有的經驗,記者向他抱怨這一趟要讓大家忙壞了,宋楚瑜還笑著說,提醒你們一點,﹁前面幾天大家輕鬆點,到了北京才是重點。﹂

所向披靡!省長作風成為焦點

這趟搭橋之旅,幾天下來卻不是太輕鬆,宋楚瑜喜孜孜的心情剛開始還維持了好幾天,回到群眾和鎂光燈聚焦中,那一個﹁宋省長﹂又復活了,在西安、南京、上海和湖南各地所展現的,活脫脫就是凍省前的宋省長風格,不僅各地方言都能說上幾句,看到群眾依依不捨地在車外送他,也會搖下車窗和群眾揮手道別,這些貼心的小動作都讓趕來看他民眾開心不已。

到了大陸,宋楚瑜更不忘提及他的台灣省長背景,第一站在西安和陝西省委書記李建國會談時就指出,他在台灣省長任內,也是走過千山萬水,所以知道彰化縣有個陝西村,目前還有一千五百多位陝西後代;上海浦江上夜遊,問導遊江面多寬、水深多深,導遊回答水深大約十七米,宋楚瑜可以立刻回頭對張昭雄說道,高雄港大概祇有十四、十五米深;回到湖南老家在機場談話,宋楚瑜對湖南鄉親說道,五十七年前到台灣之後,台灣對他沒有見外,讓他受了完整的教育,還讓他當選了台灣省省長。宋省長作風讓他的大陸行,尤其在老家湖南所到披靡,台灣記者還開玩笑,﹁宋楚瑜可以回來選省長了﹂。

然而,從宋楚瑜數次強調中華民國之後,中國官方卻開始管制對宋楚瑜的相關報導,宋楚瑜的談話開始不再現場直播,即便直播,也有記者以旁白蓋過宋楚瑜的聲音,且宋楚瑜和海協會董事長汪道涵會面後,明明祇談了一中各表和九二會談,新華社的網站上卻多出汪道涵談九二香港會談一中結論的說法,氣氛詭譎。

甚至台灣方面,對宋楚瑜在大陸發表排除台獨為未來選項的說法,也開始發出炮火,宋楚瑜抵湘的第一晚,當他和母親宋胡窕容開心地欣賞煙火的同時,卻被幕僚告知總統陳水扁在電視專訪中對他重炮轟擊三小時。

宋楚瑜的搭橋之旅開始一路變奏,遭遇到人未上京,台北和北京就紛紛施壓的窘境,笑臉之下,宋楚瑜其實已經是踩著鋼索往前衝,上京之路並不好走,前四樂章的變奏,讓最後一站北京的終章,誰也不知道基調將是﹁凱旋曲﹂,還是﹁悲愴交響曲﹂了。

第一樂章:得意
五月五日上午
語帶調侃!臨行前不忘虧連戰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於五月五日一早展開的搭橋之旅,由於備受國內媒體關注,中正機場登機口在宋楚瑜現身之前,先成了年底縣市長參選人的造勢場合。

有意挑戰許財利角逐基隆市長的親民黨立委劉文雄,登機前先提著一袋寫著﹁雄愛基隆﹂的活頁筆記本出現,在現場四處發送給記者;已經重回國民黨的周錫瑋,一周前才在同一個登機口替連戰送行,與當天也到場的宋楚瑜未有交談,一周後卻突兀地出現為宋楚瑜送機,於宋楚瑜發表行前談話時,直挺挺地站在宋楚瑜背後讓攝影機拍個夠,祇見張顯耀忽然轉過頭和周錫瑋聊天,張顯耀指著自己脖子上的親民黨搭橋之旅工作證對周錫瑋說,你今天應該掛這個牌子才對!

宋楚瑜大陸行的首站是陝西西安,在飛往香港轉機的航程開始約半小時後,經濟艙一陣騷動,原來宋楚瑜一改國民黨禁止記者飛機上進行採訪的規定,主動離座走向坐在經濟艙的隨團記者致意,一位女記者問宋:你覺得這趟搭橋之旅和陳總統的鐵人之旅有差別嗎?宋楚瑜笑著答道,﹁兩岸之中,人民的力量最大,當天到機場內心感受最大的不同,是台灣鄉親的祝福,連先生上周出國有人抗議:::﹂,宋楚瑜不忘﹁虧﹂一下出發前機場大騷動的連戰。

五月五日下午
自鳴得意!接機規格比連要高

抵達西安前,由於親民黨的行程表示祇註明﹁國台辦主任陳雲林可能接機,﹂記者還開玩笑地問張顯耀:陳雲林到底會不會來接機?張顯耀詭異地答道,﹁這就看他們的誠意啦﹂,兩小時後,陳雲林身穿藍西裝打紅領帶準時出現於西安機場,中國的接待規格果然和連戰一致,一行人鬆了好一大口氣。

宋楚瑜專機落地後,一位中國當地攝影記者見台灣記者伸長脖子用力地瞧,特別好心地提醒:﹁連戰是小學生接機,這次是中學生﹂,聽得台灣記者們晃然大悟,原來這樣也算是規格之爭。

經過漫長的車程,媒體團先行抵達陝西大唐芙蓉園等候宋楚瑜等一行人,在場的中國記者見了台灣媒體,多好奇詢問台灣媒體如何看待連宋僅相差二天的大陸訪問,一位才採訪完和平之旅的中國報社記者說道,﹁這次比較冷淡,主要是這裡人對親民黨比較沒概念,﹂他正傷腦筋該怎麼寫稿,尤其是,前二天北京國台辦還給各媒體發文,比照連戰訪問,要求陸媒不得做負面報導,讓他們下筆格外謹慎;另一位中國的晚報女記者則說道,比較安檢的程度,﹁這次的氣氛和緩多了。﹂。

五月六日上午
脫稿演出!中華民國喊了兩次

第二天一早,隨行記者們四點半就被飯店人員﹁叫早,﹂以便六點整出發赴黃帝陵。黃帝陵位於陝北高原邊陲,豔陽雖大,一陣陣風吹來卻冷冽,提早一小時到達祭祀大殿的記者們得了空,祇好四處閒晃,順便拍照留念,而一些左胸前上別著藍白圓徽章被動員來的群眾,也大多散在兩側坐著聊天等候。

近十點時分,宋楚瑜抵達,廣場上數百位群眾井然有序地列隊鼓掌歡迎,祭祀大殿上左右兩側分別是九鼎和八鼐,行的是古時天子祭祀儀式之禮,儀式由宋楚瑜主祭,再由張昭雄、顧崇廉、張豐緒、黃幸強等人輪番助祭,接著,宋楚瑜開始唸起祭黃帝陵文,﹁維 公元二○○五年中華民國五月六日:::,﹂宋楚瑜唸出未見於大陸新聞稿中的中華民國四個字。

為了進一步說明宋楚瑜脫稿演出的深意,發言人謝公秉一等祭祀儀式結束,見了記者就開講:剛才主席說了﹁中華民國,﹂就是要彰顯憲法一中的精神,謝公秉透露,親民黨稍早傳給國台辦祭黃帝陵文的原稿,裡面中華民國四字卻刻意被刪,剛才宋楚瑜的脫稿演出其實是早有準備。

宋楚瑜祭謁黃帝時,團員中卻有一人身分尷尬,即親民黨原住民立委林春德,被其他團員虧﹁我們祭黃帝,你原住民來幹嘛?﹂林春德卻處變不驚地表示,自己是來感謝黃帝,因為他才有這麼好的炎黃子孫,自己才能娶到現在的山東太太,為他傳宗接代。

宋楚瑜搭車離開祭祀大殿後,一些在軒轅廟裡等候宋楚瑜的﹁湖南鄉親﹂已經拉起兩塊紅布條,等著迎接這位老湖南,左邊是﹁陝西省湖南商會熱誠歡迎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先生,﹂右邊則是﹁楚瑜大哥,西安湘潭老鄉好想你,好自豪,﹂比起連爺爺的稱呼,楚瑜大哥的稱呼年輕了許多,這群人稍後見到宋楚瑜,立即表情誇張地衝上前,大喊﹁老鄉好想你﹂,宋楚瑜見到這些老鄉的熱情,開心地以家鄉話答道,﹁回鄉認祖啊﹂。

在眾人的簇擁下,宋楚瑜進行預定的演說,演說中宋楚瑜兩次提到中華民國,強調﹁我們是中華民國的子民,﹂這場演說還沒結束,親民黨立委劉文雄就被中國中央電視台請到一旁連線,扮起宋楚瑜分身,對中央電台解釋宋楚瑜幾秒前剛說的﹁慎終追遠,不忘根本﹂。有趣的是,旁邊其他中國電視台見狀,立刻湊上前競相採訪劉文雄,宋楚瑜人都已經離開了,劉文雄還被記者包圍無法離開,等中國媒體心滿意足地採訪完,劉文雄已經嚴重脫隊,祇好轉身快跑,追趕團員,一行人心情愉悅,渾然不覺暗潮已經隱隱湧動。

第二樂章:低壓
五月七日上午
打壓效應!中華民國慘遭消音

從西安飛往南京的三千英呎高空上,宋楚瑜再度接受媒體採訪,宋楚瑜表示,南京是自己七歲離開大陸前,住過最久的都市,最後三年都住在南京,因此印象最深刻。兩小時後,宋楚瑜在小學生﹁歡迎歡迎、熱烈歡迎﹂聲中踏上南京土地,詭異的是,這個宋楚瑜﹁印象最深﹂的地方,中共未安排宋楚瑜落地後於機場發表談話,僅讓宋楚瑜對群眾揮手致意,隨即接走。

在南京,預定到中山陵謁陵的這一天,陽光和煦,在宋楚瑜九點十五分抵達中山陵之前,現場已聚滿了群眾等候,宋楚瑜上到中山陵,與張顯耀和李新一陣交頭接耳之後,就直接進入靈堂,主祭者宋楚瑜就位、獻花之後,親民黨由李新恭讀祭文,李新卻未逐字照唸,略過祭文中的﹁中華民國﹂四字,改唸﹁公元二○○五年五月七日,歲次:::﹂,由於宋楚瑜前一日才在西安連說三次中華民國,抵南京後,預定在祿口機場的談話也取消,種種反常的情況,隨即引起中共打壓的聯想。

緊接在謁陸之後,宋楚瑜現場提筆揮毫,﹁情為民所繫、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民有民治民享、三民主義、一統華夏﹂,落款時提字二○○五年五月,對照連戰的落款﹁民國九十四年 二○○五 四月二十七日﹂更是明顯不同。

親民黨祭文中﹁中華民國﹂四字透過電視轉播清晰可見,不敢唸中華民國的效應遂迅速擴散,李新回到飯店後解釋,不唸是夏龍的建議,親民黨既然是來作客的,﹁就配合一下,客隨主便﹂,問他宋楚瑜知不知情,李新搪塞了一句﹁主席不管這小事﹂。其實,﹁配合演出﹂的不止親民黨,自宋楚瑜訪問中國以來,均給予大幅報導的中國媒體也開始調整報導方式,現場直播宣讀祭文和宋楚瑜稍後於中山陵博愛廣場的演說都被消音,有的祇播出前幾秒的畫面,接著不是記者解說的聲音大過宋楚瑜,就是畫面忽然突兀地跳到宋楚瑜前一天夜遊夫子廟的情況,氣壓開始變低,詭譎異常。

第三樂章:冷落
五月七日下午
禮遇變調!連上廁所都要規定

南京中山陵的低氣壓後,一行人的待遇也悄悄有變,赴上海前的機場安檢突然嚴格起來了,隨行記者還接受了前所未有的嚴格檢查,隨身帶有筆記型電腦的得打開,證明它真的是電腦;每位通過安檢門的記者還要脫鞋,因為鞋子還得讓X光機掃過檢查;身上帶著開水的記者,公安也會指揮記者﹁打開,喝一口我看看﹂;幾個想去上廁所的男記者還被規定上廁所路線,一定要走L型,不能走斜線,氣得記者大叫﹁為什麼連走路怎麼走都有規定?﹂更誇張的是一位懷孕七個月的台灣女記者,被女公安用手對著她隆起的肚子右摸一下、左邊也摸一下、最後正中再摸一下,似乎懷疑她肚子內藏有異物,見了南京機場這麼大陣仗的安檢,記者們索性拿出相機、攝影機開始拍了起來,公安們不為所動,反倒是接下來要脫鞋的記者變得不好意思,怕要當眾秀自己五顏六色,或是小有破洞的襪子。

飛滬途中,張顯耀陪記者們坐經濟艙,被追問起當天台灣的晚報頭條,是不是中共打壓所以親民黨不敢唸中華民國,張顯耀先楞了一下,反問:有嗎?沒有吧,記者掏出祭文影本佐證,張顯耀才改口:﹁那大概是口誤吧﹂,其他隨行幕僚則表示:﹁有那麼嚴重嗎?﹂至此刻,親民黨多數團員仍想故意忽視在南京的意外狀況。

宋楚瑜遊完浦江回到香格里拉飯店,幕僚繼續為白天是否遭中共打壓一事努力消毒,謝公秉臨時聯絡記者集體說明,此事宋楚瑜全不知情,完全出自於夏龍的建議,將責任全歸疚於夏龍,當記者求證夏龍時,夏龍卻不發一語,鐵青著臉快步離開。

五月八日上午
草草了事!宋汪會面行禮如儀

連戰訪問大陸時,與海協會長汪道涵於辜汪會談十二周年後終於會面,汪道涵等了連戰二、三十分鐘,兩人暢談一個多小時,相隔一周,宋汪會談也即將登場,有別於連汪在錦江飯店小禮堂見面,宋汪選擇在虹橋賓館會面。

上午十點,宋楚瑜與汪道涵終於見面,上次連戰拜訪汪道涵時,起初連戰顯得有些拘謹,聊起已逝的辜振甫話匣子才打了開來,宋與汪的會面,宋楚瑜也多談兩岸問題和辜老,宋楚瑜表示,他曾和辜老多次談及﹁一九九二年辜汪會談﹂的情形,對於會談結論非常瞭解,宋楚瑜接著說道,過去大家所談的叫﹁一中各表﹂,就是承認歷史上﹁中華民國﹂的現實狀況,在這個基礎上,大家目標相同。

然而,汪道涵卻不太正面回應,大多祇談經濟,提到中國降低占七○%以上的農業人口,可借鏡台灣經驗,也提到台灣科技教父李國鼎和前政大校長鄭丁旺,甚至詢問前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和中研院士于宗先是不是親民黨員。宋汪會談祇進行了約二十分鐘,雖然謝公秉轉述會談是於氣氛感性中結束,但一行人其實都知道中國一向很重視﹁儀式政治學﹂,汪道涵和宋楚瑜的見面,論熱絡、論身段,都更像是一場﹁行禮如儀﹂的會面,寒喧一陣就不了了之,中國對宋楚瑜想要搭的橋,已經顯示出態度與先前不同的氣氛。

隨後宋楚瑜回到下榻的飯店與台商座談,據瞭解,這場座談邀集來自廣東、福建和其他內地台商,由佳暉國際負責人楊豪居間聯絡牽成,但場面不若連戰來時,台商爭相合照的畫面,甚至原本預計將有台商放炮的情形也沒有出現,表面上的規格還在,但對宋楚瑜的熱絡度卻讓一行人明顯感到天氣好像﹁轉涼了﹂。

第四樂章:鄉情
五月八日下午
強打精神!笑臉踏上老鄉湖南

訪完上海,宋楚瑜即搭乘磁懸浮車前往浦東機場,飛往老鄉湖南長沙。飛往長沙的飛機才落地,宋楚瑜掩不住興奮地做機上廣播﹁歡迎各位到我的家鄉來﹂,步出機艙後,迎接宋楚瑜的小朋友們人數是前幾站的兩倍,真正做到了﹁夾道﹂歡迎,小朋友們喊著﹁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歡迎回故鄉!歡迎回湖南!﹂也比其他城市有精神,宋楚瑜為了和小朋友們打招呼,還開心地繞場一圈,可急壞了接機的台辦人員,宋楚瑜一繞、路線就亂,現場攝影記者也因此起口角。

到了下榻的長沙華天飯店,五星級的華天飯店分別有主樓和貴賓樓兩棟樓,新整修過的貴賓樓平時可入住上千人,這一次卻被湖南國台辦交代封樓,親民黨訪問團停留長沙的二天期間祇收親民黨訪問團逾百名隨行團員,從平時八成的住房率來看,華天飯店這一次可虧得大了。

五月八日晚間
忍住淚水!感謝鄉親溫馨禮遇

回到暌違五十七年的故鄉,宋楚瑜受到熱烈的歡迎,與湖南省委書記楊正午的會談,還有地方電視台和中央電視台全程直播,暫時擺脫了過去幾日中共中央打壓的陰霾,在楊正午接待親民黨訪問團的晚宴上,親民黨團員也首度high到上台高歌,在上甜點時,劉文雄忍不住上台,喊道﹁親民黨的台北市議員、高雄市議員和立法委員麻煩上台來﹂,接著和團員帶頭合唱﹁我們一家都是人﹂及﹁高山青﹂等歌曲,最後連宋楚瑜都上台開心合唱。

晚宴之後,楊正午還為親民黨訪問團安排了煙火和傳統戲曲表演,觀賞表演時,宋楚瑜全程陪伴在母親宋胡窕容的身邊欣賞節目表演,幕僚表示,此行陪同宋楚瑜回鄉的親人,平時分別散居在美國、台灣和印尼,能夠回到老家聚首確是極其難得。

宋楚瑜在老家湖南,過了備受禮遇和極其溫馨的一天,結束當天活動後,對於宋楚瑜的表現,一位親民黨立委表示,﹁不錯吧,他︵宋楚瑜︶沒有哭﹂,該立委還說,我知道你們都在等省長哭,其實鄉親們這麼招待,宋主席真的很感動,但是幕僚們擔心一向感情豐富的宋楚瑜會不心小心哭了出來,早在出發前就紛紛建議宋楚瑜不要哭,於是,控制得宜的宋楚瑜自己也很得意,對於能和一家老小回到故居,感動卻不失態,也禁不住得意地說道:﹁表現得不錯吧。﹂

終章:忐忑

但是這分鄉情,隨著宋楚瑜將要北上北京卻逐漸淡化,九日晚間,隨著陳水扁在台灣砲火全開,甚至有媒體傳出台北方面已經有消息說:﹁宋胡會破局﹂,急忙找親民黨人求證:::讓一行人漸漸恢復了走鋼索的心情,忐忑迎向不知道胡錦濤將會奏出什麼調的未知旅程?


在漂流中~美麗,在書寫中~奔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336&aid=1256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