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从中共建党一百年谈中国和世界 (一)
 瀏覽3,115|回應1推薦6

eastandwe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大風
龍的传人
貓靈子
無知者,無畏
王凯

本文是(2020年的)《从今年的现象顺谈一点事物的本质》(下称《本质》)一文的续篇。

 

百年庆典

192171日是中国共产党选定的建党纪念日,据说是毛泽东1938年在记不清一大切确开幕日情况下提出一个方便易记的权宜建议。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据事后考证是723日在上海召开。这个差异时不时被一些反中共人士拿来讥笑。不过如果比较耶稣生日不同的基督教派定为1225日、16日、7日、19日而从文字记载的星象考证实际应为4月的情况来说,中共官定生日和实际差异算不上什么值得一哂的事情。毕竟庆祝基督徒自己认定无所不能神(儿子)的生日搞错日期而且毫不在意,更怎么说都是一件不敬甚至有冒犯神祗的猥亵。而一个组织从酝酿到形成共识到真正第一次开成会是一个少则数月多则数年的过程,拿其中一点作为组织生日都不能算太离谱。不管怎样,中共诞生了一百年是一个事实,而且一百年这个时间跨度对于人类生命周期来说大概有三五代人,不是一个特别短暂的时间。

同欧洲相比,五百年前大航海开始后中国国运就开始走下坡。到了两百年前差距加速拉大。再到了一百年前,中国在地球上已经混得实在不行。民国建立后不但继承了清末的国家积弱状态没改善,而且还因为政治统治碎片化而更加恶化。好不容易靠派战地劳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作服务捞得一个便宜战胜国的地位,却在巴黎和平会议上被其他列强战胜国出卖,将二十多年前的大清被迫割让给德国的胶州湾殖民地(租借地)强行转给日本。这种国家和政府的窝囊状态引发北京五四学生运动以及后续的一系列全国政治运动,直接导致中共的诞生。而且打那开始,中国的国运更进入自由落体式下坠,大半壁江山在最低谷的时候被日军占领,以虚弱的国力同侵略者作殊死搏斗。二战日本被打败之后,很快便发生国共内战。连年战争不停的中国,到共产党控制大陆全境时,已趴在世界民族之林根部布满朽木腐叶的烂泥地上,成全球最穷困的国家之一,同沙哈拉沙漠以南几个赤贫国家为伍,甚至还更不如。根据不同统计机构数据,中国1950年人均产值只有刚独立不久但同属最穷国别的印度的七成(72.3% Maddison)到八成(80.9% World Data)。当年拥有世界人口五分一强(21.5% OECD)的中国总产值只占全球的4.9%World Data)。


图一 中国、印度、美国与全球四个指数自1960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变化对比

中共坐江山七十二年、建党一百年的今天,中国人均产值变成了印度的539.4%IMF),虽然人口占世界比例下降至18.4% (OECD),但总产值上升至全球的17.7%IMF)。考虑在同一个时期,世界也在进步,而且印度的进步还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参见下面图二),更衬托出在中共主政之下,中国的发展比印度和世界发展的速度要高出甚多。而且,不仅在经济上中共掌政后中国经济取得世界注目的成就,在所有其他世界公认的社会人文发展和工业科技能力发展各种指标,从消除贫困人口、到体育竞赛名次、到扫除文盲和人民受教育程度,到人口平均寿命;从科技论文数目、到高等院校世界排名、到各种基础科学研究投资;从制造集成电路芯片、到各类大型重型高新科技工业装备、到陆海空武器装备、到几乎所有类别的飞机船舶车辆高铁;从全球第一的高速铁路里程,到全球第一的高速公路里程,到桥梁、隧道、机场、码头;从深海探索深潜器、到地球轨道空间站、到月球火星探索等等等等非常广泛的领域范围里,中国也都取得极其辉煌,相当部分达到与先进国家比肩甚至有所超越的成就。原来在绝大部分的社会人文和工业科技发展领域从当年世界处于极端落后,属于最欠发展的落后状态,发展到今天非常大部分领域处于世界前端位置。虽然今天中国在经济发展程度上以人均指标计算,仍属于发展中状态,但以国家发展上各种可比较指标上,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在人类发展历史里,尤其是工业革命开始的现代化发展历史里是一个在规模和速度上的双奇迹。

因此,七一中共当局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盛大庆祝建党一百周年华诞,的确有非常坚实的执政成就作为庆贺的基础。

与国内热烈庆祝气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西方主导和影响的国际主流政治群体和舆论对一个人类社会发展奇迹般成就冷漠甚至敌视。中共当然清楚这种冷漠和敌视的环境。作为应对,中共大肆宣传党庆收到一千五百份国际贺电,并且在党庆之后举办了大规模高规格中共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全球几百个政党领导人,其中有十多个是执政政府在任总统总理首相或执政团队核心成员等。不过,虽然会议号称全球,但与会领袖所代表的国家,在世界上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除中国自身之外,只有同属G20集团成员的俄罗斯、南非和阿根廷三个。而且除中国自己,没有一个与会政党执政的国家进入全球十大经济体(俄罗斯排名第十一)。

虽然在国际社会里,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有不少有名望地位、立场客观,或甚至当中还一些多少有点反华反共倾向的人士注意到并正面评价中共为中国发展所做出的巨大成绩。但问题是,作为中国人视为自己经济发展标杆榜样的西方发达国家和不少深受西方价值观影响的发展中国家主流舆论并没将中国的高速发展看作是一个人类社会重大的正面事件,同这些舆论持续不断喋喋不休地批评讥讽穷国们没能力发展经济改善社会环境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鄙视态度形成巨大反差。当然,这些西方主流舆论一般并没有直接否定中国的发展,而是否定中国的政治制度,进而否定中国发展成就的合法性。其批评的核心便是中国是个极权国家,人权不达标。因此,西方舆论判定用违反人权的方式取得的发展成就不太能被接受。客观说,西方世界里普通民众的看法,尤其是那些并不特别关心世界大事,每天睁眼只顾自己生活圈子里发生的鸡毛蒜皮的所谓草民们(毫无贬义),这种由统治和传播媒体精英所投影的政治判词是挺有道理的。

西方不少民众脑子里在这种资讯长期浸淫下的影像,是中国工人是被一群恶狠狠头戴有红色五角星帽徽解放帽的军人拿着刺刀枪看管下没有人身自由的奴工,没日没夜生产出各种廉价工业品换取微薄报酬,在市场上倾销,导致抢了自己的工作机会(虽然中国高性价比的商品事实上提升了他们的生活质量)。而中国国营私营企业家们则都是一批没良心没道德没发明创造能力的知识产权盗窃犯,靠抄袭偷取西方各种技术和产品发明和压榨那些被共产党奴役的奴工,得以用低成本造出同西方竞争的廉价工业品。这样靠侵犯人权的中国政府取的成就当然不值得赞扬。然而,且不说西方的人权标准或概念本身是否有问题,且不说西方自己的人权保护有多不达标,就完全以西方的标准衡量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公民所享受的人权环境是1949年以来,甚至1911年中华民国(计到1949年)推翻满清以来最优良的时期,没有之一。人民享有事实上相当范围的言论自由和不受国家迫害进行家庭生活的自由,在此之上享有选择居住地、工作、教育、拥有财富的自由。正如在西方世界知名的新加坡外交官学者马凯硕(Mahbubanbi)非常形象地指出,每年都有上亿人次的中国公民到海外旅游,并在结束旅游后回到中国,绝不是一个没有人权,人民受到政府迫害的黑暗社会能够展现出来的情况。但真正的问题并不是中国人权状况今天按照西方标准完美或恶劣与否,而是中国在人权维护领域无论是同自己历史纵向比较还是同世界其他国家横向比较都取得可见的巨大进步的情况下,西方政界媒体左右派一致加大对中国的指责,明显不是为了提升中国人可以享受的人权水平,而是有其他难以启齿的目的。

我们在《本质》一文中谈到了这个情况。西方尤其是美国面对中国的崛起出现了严重的群体竞争失利焦虑症。自工业革命以来,西方文明从来没有面对过像今天面对中国崛起相一样的来自发展中世界的广领域深层次的全面竞争。这种竞争局面和结果其实不但出乎西方的意料,也出乎中国自己的想象。

五百年前西方开启了大航海时代,人类由此认识了地球真实的地理形状,推动建立和扩大有真正意义的全球贸易和世界市场,并由此激发了随后的工业革命。从那时开始,西方(西欧)国家所面对的竞争几乎完全来自西方文明圈内。但西方各国在掌握各种现代科技大致同步,令彼此陷入了势均力敌的难解僵局,没有哪一国足够强大而且有能力独享科技进步,可以打遍八方无敌手,一举吞并其他国家,完成欧洲的统一,缔造一个现代版新罗马帝国。于是,各国便不约而同地便宜行事,向海外扩张,欺负那些由于科技代差而全面落后于自己的其他地区国家和民族。那些人口众多还未形成国家的原始部落地区,像非洲、南亚、东南亚纷纷被这些当年被称为列强的西欧工业国占领划分为殖民地,人口中不少甚至变成奴隶。而那些人口稀少地区,像北美、中美、南美、澳洲土著干脆被实施事实上的种族灭绝,土地被欧洲人霸占,当地文明语言消失。然而西欧各国无论怎么在全球扩张,在欧洲本土彼此仍然还是毗邻而居,延续它们之间有史来就连年不断的大小摩擦和战争。大概是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进步使武器装备杀伤效率大幅提高的可怕,让近代西欧在普法战争后享受了近半世纪的国与国之间和平(并孕育出最后一个欧洲民族大国,德意志帝国)。接下来就连续两次发生了大规模主要是欧洲人之间的惨烈厮杀---并因他们的殖民利益遍布全球而被称为“世界大战”---的人类浩劫。战后,西欧人痛定思痛,同时为了应付在战争中崛起东正教斯拉夫人的苏联,互相厮杀了数百年死人无数、但有共通罗马帝国记忆和同由梵蒂冈天主教起源的新旧基督教派所生成的相近政治、文明和宗教背景的西欧,团结在了西欧白人建立的原英国殖民地---美国的周围,形成了地球人类至今在经济、科技、军事等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最强大的文明集团。而这个文明集团所形成的世界观和文明价值体系,被自然地标注为普世价值观。不仅仅是它的主流思维,甚至这个文明集团里滋生的旁支思想流派,如马克思主义,也得到世界其他地区的不少人---包括中共---奉为至上真理。别的文明,别的人种、别的民族在过去几百年里只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各色配角,站在边角位置跑个龙套。

中国崛起导致今天中美关系恶化,正如特朗普政府的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博士(Skinner,一位非洲裔女性)明白无误地说得非常清楚;是第一次高加索文明同非高加索文明的冲突。言外之意,是即便当年美苏的资本主义阵营对共产党阵营那种你死我活的对阵,其实也只不过是白人内部不同意识形态的打闹,以前从没轮到有外面非白色人种插嘴打岔的资格(她本人并非白人说出这种话当然绝对有讽刺意义)。西方人心理上难以接受一个非我族类的文明与人种,更在意识形态上都不臣服西方的中国崛起。这便是西方对中共成绩冷漠,对中国起敌意的真正原因,那是它一直习惯了的霸道心理作祟。

但应该指出,西方文明并非虚有其表。它不仅仅率先挖掘出现代科学原理,带领人类走进工业时代,创造并积累人类之前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也通过自身内部竞争改革、革命和反思不断地进步,给整个人类社会提供各种改善个人和社群生活质素的种种新穎思路。它的普世价值,不是仅靠飞机大炮的征服强加给非西方民众,而是带有相当强大的说服力。但有说服力的说法就是正确的吗?那要看用什么作衡量。

人类社会有许许多多的信仰和文明规矩作为衡量对错的标准,当中不少彼此完全对立。因而人类便有无穷尽的相互争斗。在一个社会完全正确的事情,在另一个社会可能是完全错误的。当然也有一些全人类都奉为金规玉律的对错准则,譬如诚实勇敢勤劳在所有文明里都是对的事情,偷窃说谎懒惰都是错的行为等等。但就算全人类都认为对的,或者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对的事情是否真的就是对的呢?有没有更高的、比方说宇宙的标准呢?

科学界已明确指出宇宙大自然无所谓对或错。对错仅是一个人类道德上的判断。大自然的一切都是按照人类所存在的这个宇宙自诞生那一刻就形成并迅速固化下来的规律运行,无论人类喜欢与否,甚至认识与否。在这个宇宙里出现的生命,无论是怎样的形态,本质就是生存和通过繁殖和其他形式进行延续。所谓生命的目的,就是努力追求无穷尽的生存和演化。因此,当某一个生命物种走到了一个关卡,无法维持生存和延续下去,无论这个物种是最简单的单细胞细菌还是有高度智慧的人类,这个物种便就此在我们的宇宙中消失。对于宇宙,它绝对不介意。一个物种的诞生和绝灭丝毫不会影响宇宙继续按照自己的规律运行下去。但对于这个特定生命物种而言,灭种或被灭种是违反了它作为一种生命本质的努力。尤其是这个物种如果是一个智慧物种,具有自主意识的抉择如果导致自己灭种的话,这个抉择在宇宙的角度评价,便可以界定为是错误的。

人类是一个智慧物种。人类社会可以分割成许多方便辨认的群体,可供分辨的标准类别有种族、民族、宗族、语言、肤色、文明、企业、国家、政治派别、经济社会阶级等等,甚至可以再细分割到像同一个语言不同方言,同一个宗教不同的教派,同一个国家不同政治集团等等。这些群体结构有些非常松散譬如语言与肤色,有些非常紧密比方宗教与国家。越是紧密结构的群体会往往越无选择地要同对等的其他群体作竞争,争夺有限资源,提升自己生存发展机会。地球上其他社会性动物物种也有类似的行为现象,比方不同的猴群狼群,比方不同窝的蚂蚁蜜蜂等。这些同类不同群之间的竞争往往也可以达到你死我活的惨烈程度。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其中一些群体在竞争环境下会败落而灭绝,同时也有群体在竞争中得胜而生存。比较少见甚至罕见的情况是过于惨烈的厮杀让互相竞争的群体两败俱伤,同时消亡。过往物种里这种同类之间的两个或多个群体互相残杀导致同归于尽并没可能造成整个物种的灭绝。但今天人类所掌握的科技杀伤力却极其不幸地让人类有能力可以灭绝自己整个物种,同时却缺乏阻止这样严重错误发生的机制。而且,不仅是有意的有目的的对同类使用大规模杀伤暴力工具同归于尽而造成的物种绝灭,人类还存在不适当或无知地开发和应用科技而意外对自己造成灭绝的后果的风险。不过,即使人类认识到在掌握和使用科技知识存在这种极其可怕的风险,但似乎也停不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无可逃避的竞争环境推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人类物种要发展到在宇宙间持续生存所必要的实际需求,即人类必须无止境地去推动掌握对宇宙广泛和深刻认知之科学,和将科学知识实际应用在自己生活之技术,才能达到最后让自己这种目前只能在地球表面生存的生命可以在宇宙间自由地扩张生存和繁衍,追求生命的终极意义。

在《本质》一文里,我们讨论过人类如何推动自己的科技进步。我们还讨论过人类当中出现过的寻求促进科技进步的不同模式。共产党国家集团(以及纳粹德国和二战前日本等其他国家在稍微没那么高强度但同样地)尝试用国家计划和执行的方式,推动本国的科技发展。但结果不尽理想,仅呈现局部而且难以持续的竞争优势。优势中最突出的一点是这种方式可以让科技落后国家相对有效地在部分领域追赶科技先进国家,迅速缩小差距。而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工业先进国,则用市场的经济回报刺激个人或企业为追求财富作为目的推动科技发展。不过,今天西方国家在同苏联中国竞争下,也开始对那些不能直接或快速产生经济回报的科技研究开发作辅助性的投资。新中国作为一个共产党国家,当时也是一个科技最落后的国家,完全采用前一种方式建立了初步科研和工业基础。到了改革开放开始转变,偏重采用后一种方式。几十年下来,曾在科学技术知识落后于西方以百年巨大差距的中国加入了世界上科技领先国家的精英俱乐部,成为本文开头描述执政党庆祝自己百年党庆的重要彩头之一。但最重要的是,随科技知识和工业化进展在中国社会的扩张,中国的财富也同步扩张,从而进入了一个西方尤其受不了的局面;中共能够展示出比西方政治系统更加有效地控制社会上相当比例的财富和资源,将这些财富和资源投入能迅速增强国力的方向,并产生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中共将之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在世界过去百来年的历史里,人类对社会主义的印象,来自于苏联---共产党国家集团(中国也曾是其中的中坚份子)、西欧各国社会党执政时期、以及法西斯轴心---纳粹德国等。各种版本的社会主义都有它成功的一面。苏联版迅速发展了国家的重工业基础和国防能力,提供国民最基本的生活物质;西欧版有效扶贫,明显提高社会下层生活水平、缩小贫富差距和协助社会维持整体稳定;纳粹版似乎表现出具有苏联版和西欧版的共同优点。但各个版本也表现出各自的缺陷。苏联版导致了缺乏生机异常沉闷并最终导致自我崩溃的社会;西欧版造就了尾大不掉的臃肿社会福利结构;纳粹版则制造了一个对犹太人吉普赛人斯拉夫人等实行种族绝灭和对外侵略扩张的暴力疯狂社会。基于这些过往样板形成的经验,西方社会对中国今天生机勃勃的现状的现状和高速发展的成就感到迷茫不解。于是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同时成为西方最热门的研究中国的显学;中国要不就是翻版的纳粹德国,要不就是翻版的苏联,而两者都曾对西欧人造成过生死威胁,并且也都最后消亡。

在此之上,中国还维持一个没有民主选举机制的集权政治结构。这种集权结构,在人类社会中过往的案例都表现出无法提供和维持长期社会和谐、政治稳定、科技创新活力和经济健康发展。其原因也简单。因为集权统治者个人生命精力有限、缺乏在权力转移过程里民众认授的程序、权力缺乏稳定强有力的制衡机制等等,结果基于人本性的自私自利,这种形式的政治结构普遍存在各种腐败,统治者利用权力侵吞国家财富,谋求自己个人或家族或小集团利益,导致人民不满,并以各种形式表达出来,社会容易激发政治风暴而不稳定。这种情况在二战后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新生发展中国家是一个极其普通普遍的现象。至今绝大部分国家仍没有找到一种解决方案改变自己不那么理想甚至窝囊的国家状态。即使有些国家能遵从西方指点,比较成功地抄袭西方民主政治体制并可以差强人意地运作,也被证明基本无补于事。几十年下来后还是那个鸟样,甚至比独立建国以前更差,印度、菲律宾、海地等便是典型案例。这个情况让人感慨,或者还真不如让一些封建王朝做庄情况会好一点,至少封建王朝君主们在享用国家财富资源之余,还有可能会感觉自己的国家自己应该好好珍惜治理,不好尽情糟蹋,少了民主共和政体里政客那种权力过期作废须抓紧机会敛财侵吞的心态。

共产党国家在没有民主选举的政治结构当中属于一组比较特别的类别,它们虽然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在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上也属于相对于西方的落后国家,但它们拒绝实施有意义的政治普选让民众决定执政人的制度,有自己一套完整的理论说辞,即共产党并不是有目的要让执政集团核心成员追求私利,而是根据列宁斯大林主义理论,通过共产党(或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手段杜绝西方和本国敌对势力颠覆共产党政权的潜在可能,使共产党有一个不受干扰的政治环境去实现党所坚信的、符合民众最终利益的理想社会境界。除共产党之外,世界上还有一些其他政党也有类似的说辞,譬如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即使有些共产党国家执政集团成员的确没有特别显著的贪腐现象,但大部分共产党国家的党政高官们享受明显远高于普通民众,由国家提供的物质生活和服务待遇,令到外国观察者和本国民众甚至党内基层仍不断质疑党高层有利用不受制衡的政治权力谋私利。发生在中国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便是毛泽东认为中共党内发生腐败蜕化而需要号召民众起来反对所进行的全国性政治运动。

至于其他各形各色的政治集权极权独裁统治集团,对拒绝民主体制的说辞则绝大部分都简陋无稽强词夺理,宣称非民主体制可以维持社会次序,保留文化传统,维护神明旨意,甚至仅仅说是为了有效的进行反共操作来讨好西方。

但除了纳粹德国与它的法西斯主义轴心国盟友们和接下来的共产党国家集团先后相对短暂地威胁到以英美为首西方的自由资本主义之外,无论是什么意识形态和政府结构,世界上的落后国家从未真正动摇过英美西方先进发达国家领先世界的根基。在这个根基上伸展出两大主干,或可以被描述为顶起两大国力支柱,先进的科技和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而这两个支柱支撑了在工业时代的国家竞争的两个基本能力:军事能力和财富创造能力。但建立上述两个支柱之下也需要两个关键基础条件或生长环境:全球自然资源和市场规模。西方老牌工业国家自大航海年代起就各自努力持续在互相竞争种不断夯实建设自己或尽量占有这足够的这两个基础条件。

人们从解析先进国家的根基性质和结构可以发现,在右翼的纳粹和左翼的共产党两个对西方体系的挑战当中,纳粹的意识形态和竞争结构更加接近英美。虽然在苏联崩溃以前,共产党国家对西方造成的有形无形挑战或者从规模上和社会层次上表现出更加庞大和更加深刻,对西方造成的心理恐惧更加强烈,但以今天已知的历史非常清楚地揭示苏联无论是所依据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的过程结果,都存在先天性严重问题。苏联集团即使能局部和高速地发展科技和工业生产能力,也确实明显提升了足以同西方集团抗衡的军事能力,但由于理论的错误,无法拥有同西方抗衡的财富创造能力。其结果就是无法在持续提升生活水平方面让民众感到满意。最终在与西方竞争中败下阵来。而纳粹的失败,虽然可以从它反人类种族主义极端思维和狂热民粹民族主义等方面找原因,但如果希特勒或某个具有俾斯麦水平的地缘战略高人能说服希特勒或本身成为德国最高掌权人,让德国的扩张在1938年吞并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后适时停手,至少纳粹未必会在1945年消亡。英国甚至美国的根基当然不会被温和版的纳粹主义摧毁,但反过来也错过摧毁纳粹主义的机会。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如果纳粹不再像希特勒后来那样疯狂,扩大挑战英美和苏联,即便它仍干了那些种族大屠杀那类的邪恶行径,德国作为国家还是有机会逃过二战战败,而同英美主导的自由资本主义体系至少有一段时间的长期共存的局面。在纳粹的理论系统当中并没有要彻底埋葬全球资本主义的理论诉求。即使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消息和证据最终传递到全世界后,激发西欧资本主义世界或强或弱的反应,但要将英美反对态度提高到为犹太人出面摧毁纳粹主义还是极不可能的。自由资本主义同纳粹主义并没有不可调和的差异。(说到种族灭绝,连世人印象中温良平和而且公示爱世人的加拿大天主教士们也被爆出成百上千地虐杀无反抗能力北美土著儿童,何况他们嗜杀成性隔着国界的南方近亲美国人?)。届时,右派意识形态的英法西欧和极右派意识形态的德国意大利的“中欧”,最后加上左派意识形态的苏联的东欧三个地理板块会形成一个欧洲人三角鼎立的政治局面,互相合纵连横。美国虽然在意识形态上认同英法,但几乎必然会在从中渔利。世界将会是一个同今天的世界很不一样的世界。(题外打岔提一点,那样的世界恐怕对中华民族复兴不利甚至会是灾难性的。)至于自由资本主义同纳粹主义同台竞争最后会有什么结果,这个要看纳粹主义的演变会怎么样。人类近代所有的意识形态都必然随着时间不断地演变。用中共的话就是与时俱进,否则就会被淘汰。看今天美国最引以自豪的镇国之宝---航空航天科技,其实含有大量当年掠夺战败德国知识产权的成分。可以说,如果德国避开了二战,那么必然是后来美英苏法强大的竞争对手。在追求先进的科技和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方面,纳粹德国展示了过人的追赶和创新能力。英美究竟否能借老牌帝国主义获取的对全球自然资源和市场控制优势压制得住德国,或仍然让德国局部或全面超越?无论答案如何,美国想想还是心有余悸的。   

从中共建党一百年谈中国和世界 (二) - 天下縱橫談 - udn城市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7143234
 回應文章
参考: 全球化危机与中国战略转型
推薦0


eastandwe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7145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