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統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一國三制:法學社會主義的開端
 瀏覽3,514|回應12推薦3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大風
坐而论道
陸游2號:恆星/日出北方

一國三制:法學社會主義的開端

 

  是否存在一種普世的社會主義制度,能夠讓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社會,只經曆一次「最小變革」,就能實現社會主義?

  怎樣才是「最小變革」呢?用社會主義法學替換資本主義法學,在實現社會主義的同時保有自由和民主。


  那麽,社會主義法學是什麽?

  或者說,從法學的角度來看,社會主義是什麽?

  如何建立社會主義的法學邏輯?


開啓社會主義大門的鑰匙

  資本主義社會是如何是如何建立的呢?

  新興的資産階級創造了一個新的法學概念:國家公權力(政治公權力),從封建領主和國王手中奪取了他們原本世襲的政治權力。

  未來的社會主義社會,也很可能會有一個新的法學概念:經濟公權力。

  假如說有一個地主,占有了全縣40%的農地,這時這個地主就有了某種特權。如果風調雨順大豐收,他就可以壓低糧價,大量收購糧食。如果天災來臨,他就可以提高糧價,壓低地價,用儲備的糧食換土地。

  這種特權,我們可以稱之為經濟公權力。


碎片化的公權力

  經濟公權力,與我們所熟知的國家公權力相比,有個不同的特點。

  對于經濟公權力來說,不存在一個集權式的機構來行使權力。

  我們可以想象,經濟公權力是高度碎片化的,無數或大或小的經濟公權力碎片,分散在每一家大企業的行政權當中。


「所有制決定論」可以休矣

  如果說有一家大型企業,當它是國有企業的時候,它的經營權中包含著經濟公權力;當它是私有企業的時候,它的經營權完全是私權利,不包含經濟公權力。這是不符合邏輯的。

  一家大型企業是否包含經濟公權力,不應當由所有者的身份而定,而應當取決于這家企業本身的某種特性。這種特性,我們稱之為壟斷。具體來說,我們可以把壟斷定義為占據一個縣40%本地市場,利潤率比行業平均水平高50%的傳統企業或者是企業聯盟。

  如果一家企業壟斷了市場,即便這家企業是私有的,其經營權當中也應當包含經濟公權力。反之,如果一家企業並非壟斷企業,即便是國有,其經營權當中也不包含經濟公權力。


公權力的本質是壟斷

  國家公權力是獨一無二,別無選擇的。當你身處某個國家,哪怕你反對這個政府,在你要領身份證或護照的時候,你還是只有找這個政府機構。而經濟公權力很大程度也是這樣,你可以避免某一家壟斷企業,但是你不可能自己建房子自己發電自己淨化水,你總是不得不購買壟斷企業的産品。

  無論是國家公權力,還是經濟公權力,都是由壟斷而生。

  那麽,公權力的本質是壟斷,壟斷産生公權力。


把經濟公權力和國家公權力一起關進籠子裏

  一方面,作為私有財産,財産的所有權和收益權應當受到保護。

另一方面,經濟公權力同樣也是公權力的一種,這種公權力被包含在企業行政權當中,而公權力是不應該世襲。

  所以,大型企業應該將行政權交給無直接家庭關系的職業經理人,而職業經理人也應當受到適當的監管,防止他們利用壟斷侵害普羅大衆的利益。


被削弱的私權利

  資本主義法學的核心在于「天賦人權,人人平等」。上帝賦予每個人的私權利是相等的,而每個人又都讓度了相等的一份私權利以形成國家公權力(政治公權力),所以在國家公權力形成之後,每個人的私權利仍然相等。

  但是,前面所述的經濟公權力,似乎是由少數壟斷資産階級多讓渡了一份私權利(繼承權)形成的,這種私權利的削弱現象如何解釋?


天賦人權 ==> 人人平等 ==> 自由競爭 ==> 貧富兩極分化

  資本主義社會,存在著一個這樣的演化鏈條:天賦人權 ==> 人人平等 ==> 自由競爭 ==> 貧富兩極分化

  民主社會主義主張「高稅收高福利」,是直接作用于上訴鏈條的最後一個階段,重新分配財富。以現有經驗來看,「高稅收高福利」只適合那些人口稀少,資源豐富或者占據世界經濟高端産業鏈的國家,只有這樣的國家才有足夠的財力進行重新分配。

  科學社會主義主張「國有企業計劃經濟」,是作用于自由競爭階段。如果所有企業全部國有,不追求超額利潤,那麽自由競爭就不存在了。然而上世紀九十年代,科學社會主義遭遇了重大挫折,目前已經沒有哪個國家繼續堅持完全的「國有企業計劃經濟」。

  既然在這個演化鏈條的下遊、中遊都不能解決問題,那麽,從上遊能不能解決?從上遊解決問題,實際上也就意味著,要挑戰資本主義的基石:人人平等。

  法學社會主義主張削弱一部分群體的私權利,以實現 天賦人權 ==> 權利平衡 ==> 公平競爭 ==> 社會平衡。對極少數占據絕對優勢群體進行「平權」是法學社會主義實現的主要手段。


第二個私權利被削弱的群體

  接下來要思考的問題是,壟斷資産階級是唯一的私權利被削弱的群體嗎?

  如果是,原因何在?解釋成資本的原罪?

  如果不是,應當存在第二個私權利被削弱的群體,這個群體是誰?

  除了財富的世襲之外,還有一種世襲是常常被忽略的,那就是經理權的世襲。高階的官僚、律師和職業經理人,他們可以看作是廣義上的公權力代理人。他們的後代,往往通過繼承他們的人脈,從而形成一種排他性的公權力壟斷。而這種壟斷應當杜絕。


權利平衡論

  我們相信這一點是不言而喻的:在社會競爭中占據絕對優勢的群體,有責任削弱自身的私權利以維持社會平衡。

  壟斷資産階級的後代,應當放棄對壟斷企業的經理權,將企業交給獨立的職業經理人。而高階的官僚、律師和職業經理人,他們的後代也應該放棄以公權力代理人為職業。


創立社會主義法學

實行社會主義法治

實踐社會主義民主


後記:社會主義中級階段

  國有制經濟對私有制經濟並不占據決定性優勢。

  世界上有國有企業的國家很多,但大多數經營得不好。中國也有相當大一部分國有企業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

  中國有少數的國有企業經營得不錯,比方說電信、電力、高鐵等等,但這少數企業的成功,只能歸功于黨國體制在「決策執行」方面的優勢,並不能證明國有制對私有制占據決定性優勢。

  那麽,作一個合理推論:到社會主義中級階段,仍不可能廢除私有制。這個推論與共産主義是社會主義高級階段相吻合。


  但是,在社會主義中級階段,社會變革不可能停止。共産主義最終主張的是公有制,國有制只是其中的一步。

  在「社會主義中級階段,仍然不可能廢除私有制」這個前提下,中級階段最有可能的變革,就是對私有經濟進行公有制方向的探索。而法學社會主義主張:盡管壟斷企業是私有的,但壟斷産生的經濟公權力應當是公有的。

  從這個意義上說,法學社會主義是適應社會主義中級階段的政治理論。

  (而一個典型資本主義社會,經過一次「法學革命」,能夠直接進入社會主義中級階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994827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我不支持威权
    回應給: 坐而论道(zuoerlundao) 推薦0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我支持的是颠覆了资本主义法学之后形成的社会主义法学、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民主这一套体系,之后的发展要在法治与民主框架下进行,要看政党的努力与民众的抉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433245
有几个问题希望能解答下
    回應給: sdwzh99(45d02917) 推薦0


坐而论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阁下到底支持种族灭绝还是种族融合?

2、社会主义的两个党分别代表谁的利益?

3、你要意识形态输出,你如何区分你输出的是革命还是民族压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432447
形是民主,神似专政
    回應給: 坐而论道(zuoerlundao) 推薦0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民族主义小粉红,喜欢高喊「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把世界地图涂成红色,画上中国国旗

但是,他们既不愿汉族与白人、黑人混血,也不敢让汉族把白人、黑人灭族

所以他们的全球化,只限于YY


而老式的共产主义左派早已式微,拿不出什么新理论来吸引革命力量


法学社会主义为什么要支持民主?

法学社会主义从一开始就是普世社会主义,追求的是法学革命和解放全人类


1.中共目前的一党专政,是不适合向其他国家推广的。推广了,做得不好会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如果做得好,小国会与中国争夺市场与矿产资源。所以说,最适合仆从国的制度就是民主。这世界哪容得下那么多强国?社会主义小确幸的制度没有坏处。


2.条条大路通社会主义,并没有什么理论证明社会主义必须一党专政

既然资本主义民主可以「形是民主,神似专制」,那么社会主义民主也可以「形是民主,神似专政」。


3.对于一党专政来说,一切问题都试图在党国内部解决,不搞左派右派标签。

但多党制是不同的,一般来说,劣质民主的政党会有两个特点:面向自己的基本盘,政党同质化。

优质民主的政党也有两个特点:面向全体民众而不是一部分特定民众,坚持自己的党纲。

以法学社会主义来说,当法学社会主义的政党坚持要监管经济公权力的时候,实际上说要把私企和国企管理得一样好

这时这个政党就必须放弃国有化政策,而去提高经营者的社会主义素质

而作为竞争对手的民主社会主义政党,坚持高税收高福利与国有化政策,这时两个政党就能形成良性竞争


4.法学社会主义论述了,在法治与民主下,从强制到自发再到自觉,不断提高既得利益阶层的觉悟和道德品质,从而提高全体民众的素质,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而中国现有的政治理论,并无如何实现共产主义的具体路线。


5.中共所喊的各国有权探索自己的道路,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等口号是软弱无力的,而法学社会主义,

可以把资本主义现有的口号,改称「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平权」,「社会主义普世价值」

不但省宣传费用,而且还是战略进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412394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回應給: sdwzh99(45d02917) 推薦2


坐而论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reaizuguo*😻冷眼向洋
阿法則徐,終身不履米土

经左政右,经右政左都是不符合实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大陆国营企业的破败就是从厂长承包责任制开始的,工人失去主人翁地位,为别人劳动自然积极性不高。 在早期,“两参一改三结合”时候,劳动积极性并不低。

建议要把你要讲的内容说清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319028
理论部分小粉红都跳过去不看?
推薦0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后记:

  社会主义有两个特例:北欧和中国。北欧的成功依赖于高纬度寒冷的气候形成的互助传统和丰富的资源。中国的成功依赖于长期战乱形成的一个坚定的党和儒家教化天下与科举制度的传统。

  所谓特例,就是他们的成功无法复制。但是,我们可以尝试从特例中探索社会主义的普遍规律。

  政治左派经济右派的法学社会主义政党,有一半源于现实的中国共产党,另一半源于我的想象。

  想要实现「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和道德品质」,首先是要提高既得利益阶层的觉悟和道德品质,而这个提高的过程是从强制到自发再到自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313887
創造一些新名詞。很好的想法。
推薦0


大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以前陳水扁搞過《二次金改》。還創造了許多名詞。他的許多口號就來自於資本主義經濟學的教條。要國民黨,退出經濟主導角色。是打著「自由化」的名義要求國民黨退出臺灣的經濟主導的角色。那時候台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一副義正詞嚴。就是來自於資本主義的經濟學,認為一切交給市場就好

其實那時候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國營企業,對臺灣經濟的貢獻很大。比方說趙耀東先生的中鋼公司,就是國營企業啊。

陳水扁張清溪這些想法來自於臺灣長期相信資本主義的惡果。也太相信美國的經濟學說。一味的要求自由化。造成台灣的經濟問題重重。富者越富,貧者越貧。自由化的結果就是。財閥越來越大。一般平凡百姓並無所獲。

現在回想起來。國民黨一黨獨大主導的經濟未必糟糕。其實很好。共產黨一黨獨大主導的經濟,也是一樣。很好。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312406
假大空式的讨论最没意思
    回應給: sdwzh99(45d02917) 推薦1


恪远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大風

动辄张口就来,国企没效率、不思进取……这类言论在大陆其实早就失去市场,也只能被张口就来者拿来自娱,和忽悠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那些牛逼的无远弗届的铁公机、

那些牛逼的军工科技、

那些牛逼的航天科技、

那些牛逼的高铁建造、

那些牛逼的超级计算机、

那些牛逼的造船技术、

那些牛逼的核电技术、

那些牛逼的在海外开疆拓土的基建和能源企业、

…………………

这些可都是国有企业,张口就来者知道吗?

另外,重温一下老大的话——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309224
从法学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
推薦0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落后国家搞社会主义只能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么这里隐含一个结论/假设,就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地区(tw,hk)如果走社会主义道路,至少可以直接到社会主义中级阶段。

  第二个结论,或者是假设,在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仍然不可能废除私有制,那么,如何在私有制基础上,追求公有制的进步?

  现代资本主义,存在两个经济问题,一是垄断造成的超额利润,二是金融业钱滚钱的游戏。垄断是老问题,金融是新问题。

  历史上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总是在相互竞争中发展的。金融业天生就会藏钱,会避税。而垄断企业在金融业和众多律师税务师的帮助下,交的税也不多。这样,想要靠高税收高福利来实现社会主义,已经不太可能了,因为金融业和垄断企业,总可以把税收负担转移到中产阶级和小企业主身上。原本政治右派经济左派的民主社会主义,主张高税收高福利,实现均富,在这种情形之下收不到富人的税,就变成了均贫。

  把税收上来,再变成福利发下去,钱经过政府之手走一趟,永远不如自由经济有效率。(此自由非彼自由,社会主义自由经济并非资本主义自由经济。)

  当政治右派经济左派的路线行不通的时候,政治左派经济右派就可以试一试了。

  是垄断企业与金融业在阻碍自由经济,那么只要对垄断企业和金融业进行合理的监管,阻止其获取高额利润,经济发展就会自然而然地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而阻止其获取高额利润,方向有三,增加薪资,增加研发,增加投资。

  但是,政府,有什么理由干涉企业的具体经营行为呢?

  政治左派经济右派的办法,是重新定义公权力

公权力的本质是垄断
  a.在政治公权力之外,还存在着经济公权力
  b.经济公权力是碎片化的,分散在每一家大企业当中
  c.经济公权力与企业所有者是国家还是私人无关,只与企业是否具有垄断这个特性有关
  d.所有的垄断企业,都应当交给职业经理人来管理,而这些职业经理人的经营行为,应当受到合理的监督,以防止其利用经济公权力作恶。

  因为垄断企业的经理权当中,包含了经济公权力碎片,所以垄断企业的经理人,不单要对股东和董事负责,还要对民众负责。对民众负责的垄断企业经理人,就不再是原本概念的职业经理人,而已成为新时代的社会主义经理人

  先有经济公权力,后有社会主义经理人。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种社会形态中,出现更多的是官僚,相对缺乏社会主义经理人这种既有信仰又有经营能力的人才。社会主义经理人,只有在另一种社会环境中,才会大量出现。

  从发达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中级阶段,应当会实现社会主义多党制民主,而这种民主制度很可能,是由一个政治左派经济右派,主张严管垄断促进公平竞争的法学社会主义政党,与一个政治右派经济左派,主张高税收高福利和推进国有化的民主社会主义政党,构成两党制。

  在最开始的过渡阶段,政府需要对垄断企业和金融业进行管制,伴随着法学社会主义的实施,这种管制会象现在的北欧一样,变成从经理人到员工对社会主义自发和自觉的维护,逐渐实现「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和道德品质」。

  而伴随着政党轮换,民主社会主义政党的执政会提高国有化程度,直到时机成熟,当大多数人都同意废除私有财产的那一天,就是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的结束和共产主义的开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6306953
法治与人治
推薦1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陸游2號:恆星/日出北方

当我们发现一种人治体系比法治体系有更好的治理效果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在所有社会环境下都采取这种人治体系。

从深层次考虑,法治具有清晰的治国逻辑;

而人治,虽有其随意性,但如果人治在现实中有更好的效果,必然会存在着某种我们未认识到的正确的治国逻辑。

我们可以找到这种治国逻辑,将其加入到法治体系当中,这样就可以形成一种同样能达到更好治理效果的法治体系。

这实际上也是法学社会主义的来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999220
与民主社会主义相对的一种理论
推薦1


sdwzh99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陸游2號:恆星/日出北方

按我的想象,法学社会主义会成为与民主社会主义相对的一种理论

民主社会主义是政治右派,经济左派,不谋求改变政治结构,只希望通过高税收高福利在经济上弥补弱势群体(但是很多国家和地区,并没有这个财力)

法学社会主义是反过来,政治左派,经济右派,希望变法革命,但是经济上,认为只要做好对垄断企业的监督,就能够通过市场公平竞争形成社会平衡

另一方面,中国现在国有企业本身就有很多问题,企业经营者官僚化,不思进取

如果法学社会主义对私有垄断企业的监督行得通,那么就能逐渐形成一批具备社会主义信仰的职业经理人。法学社会主义就能够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起互相借鉴,共同发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5998954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