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下縱橫談
市長:YST  副市長: 貓靈子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天下縱橫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統獨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也谈海峡两岸领导人的政治认同和台海问题 (上)
 瀏覽7,511|回應24推薦10

eastandwest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0)

元君
傷過留痕
CXZ18
小米^^
elai
yichun
egjc888
riquelme
YST
ThanksYST(台灣省)

市长的讨论话题许多都是非常大的题目,就象这次“海峡两岸领导人的政治认同”,非常难几句话说得清楚。

 

在讨论领导人的政治认同之前,我们先要设立一个基本假定来限制讨论的范围,就是领导人基本上是没有私心地带领人民向(他们自认为的)一个以全体人民最大利益的目标前进。我们知道在现实中这个假定未必是事实。譬如说我们并不知道陈水扁的政治理想,我们只知道他说过许多话,但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能看到的就是他用他所谓政治认同去追求他个人家庭的最大私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猜陈水扁的政治认同其实就是追求私利。可悲的是,古今中外这样的情况多的是,但即使如此,我们现在也只能假设在我们讨论的范围内,一个政治领导人引导政权的走向,是符合他所代表的这个政体大多数民众的愿望的。否则我们根本无法做有意义的讨论。比方说胡锦涛在台湾问题上态度温和容忍,如果猜测是因为他个人或家族收了人家或打算用来换的好处的结果,那就无法讨论是否他的决策是否符合大陆的整体或长远利益。

 

我们先讨论中国大陆想要什么。

 

经过了北京奥运之后,可以套用一句海内外华人今天都熟悉的歌词就能概括中国大陆想要什么:“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其实,这个愿望可以说是有点多余的废话,有什么国家和民族不想繁荣富强呢?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想繁荣富强,但中国想要繁荣富强就有问题。

 

“繁荣”和“富”没问题。问题出在“强”上面。对每一个国家和民族,“强”的意义是彼此不同的。美国的强、苏联的强、加拿大的强、瑞士的强、埃及的强、越南的强、伊朗的强、印度的强、尼泊尔的强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强的含义内容各自完全不一样。这里有两层意义。第一、同“繁荣”“富有”有所不同,“强”是相对的,有排它性的。就象一个篮球强队遇到了一支更强的篮球队时就不能叫强队了,就自动变成两队中的弱队。第二、强是对抗力的量词,可以用一些绝对数字来衡量的。一个今天假定可以被世界称为强大的新加坡,同一个被世界称为强大的中国对世界的意义完全不同。

 

意义完全不同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有十三亿人。占了有两百个国家的这个世界上的五分之一。如果中国真的走向繁荣富强,对打算以中国作对手的国家只能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因为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一个真正强大的中国面前称强。当然用同样的衡量,拥有近十二亿人口印度似乎也应该具备相同的潜力。不过,除了极少数的笔者认为是带有哗众取宠色彩的学术研究外,笔者和世界主流的观点对印度的看法是一致的,即印度作为一个国家实体在可见的将来不可能成为达到任何有意义的富强境界。从对全球影响的角度看,有能力并且也正在走向繁荣富强的发展中国家目前只有一个,就是中国。

 

按今天强大的美国作标准,那么同样的人口比例的中国应该拥有五十三个超级核动力航空母舰战斗群,五十个两栖打击群,三百五十艘核潜艇。如果真的那样,今天称霸七洋的美国绝对只能用弱来形容同中国的比较。

 

因此,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和形形色色的打击干扰就理所当然,不足为奇了。

 

既然中国希望走向繁荣富强,当然就是说中国还客观地认识到自己还不算繁荣富强。从“富”有程度说,中国排在世界大半数的国家和独立经济体的后面,人均水平在二百二十九个经济体中位居第一百三十二。刚从最低收入国家类别上升到中等低收入国家类别。比欧洲最穷国阿尔巴尼亚、美洲当中最穷的中美洲国家像萨尔瓦多、洪都拉斯等还稍穷一点。大致上同埃及、约旦这些阿拉伯国家差不多。总之,在“富”的指标上,中国还是偏穷的国家。这还是平均数字,中国之大,差别之大,穷的地区比起同一个平均收入的许多国家还要穷很多。中国正在崛起是一个事实,但中国仍然是一个穷国也是一个完全的事实。

 

“强”是什么?强有许许多多的定义,但同国家最容易联想到强的就是军力,因为军力是一个政权或国家维护自己意志最基本的工具。军力大致上以两个指标组成,兵力和武器装备。随着时代的发展,军力的强弱越来越由武器装备的强弱来作定义。而兵力的强弱,也越来越少依赖兵员数量,越来越依赖兵员掌握使用武器装备技能知识的素质。一百年前拥兵百万的清王朝不敌只有区区万来兵员的八国联军,被逼称这些经济水平还不如自己的茸尔小国为“列强”,就是军力已经从兵员数量到由武器装备定义的最好注解。

 

世界上的国家或政权在获取武器装备上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大部或全部自己造。一类是大部或全部向会造的国家买或要。第一类是强国或有机会成为强国。第二类无论军力规模有多大,也是相对的弱国。造武器装备需要两个能力,一是工业能力,二是科技能力。

 

因此,强,就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和科学技术能力。

 

今天的中国,经过五十年的奋斗,已经从第二类国家进入第一类国家。而印度仍然是第二类国家。

 

今天中国几乎什么都能造,但是能对当代世界或人类产生重大影响的科技和产品设备,中国即使能造却也鲜有在技术上拥有的领先地位。用造飞机这种仍然被普遍接受为尖端产品的工业科技来做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翻开任何一本最新世界飞机大全的出版物,在琳琅满目几百款各型大小性能不同的飞机产品里,中国产的飞机只占全部品种的百分之一、二或三的水平,而且这些中国制造的飞机里,一大半是中国“盗版”或授权生产的苏联或法国飞机。譬如中国的歼六歼七战斗机是分别是苏联的米格十九和二十一;中国的运七(新舟六十)和运八运输机实际分别是苏联(乌克兰)的安东诺夫二十四和十二。直八直九直十一等各型直升机技术全部来自法国。虽然说能抄袭别人的飞机也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同样的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人口大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就没这个水平抄袭能力。而且中国已经开始推出一些拥有完全知识产权的产品,例如歼十、FC-1FBC-1等。如无意外,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的飞机制造能力和技术会有一个飞跃的进步,推出多种完全中国特色的先进大小飞机。但至少就目前来说,同工业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美国西方相比中国的落后明显是非常的大,即使同工业技术独立自主的苏联和今天的俄国,中国能力也还是明显的不够全面和部分领域落后。

 

从乐观的纵向角度,也就是用今天的自己同过去的自己比较看,中国已经从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级别上升到了中等收入国家级别的最低界限,中国国家的工业科技整体能力水平从“洋”钉“洋”火“洋”伞都要进口到现在已经接近发达工业国家的边缘。但是,用客观的横向比较,即同世界其他国家比较看,中国还远远做不到世界级的强权。今天的中国仍然远远无法如同美国一样,或在某种稍次程度上同英国法国一样,在工业制造、科学技术、经济金融、地区到全球的集体安全等方面领导或主持世界的发展和运行。甚至同已经不再存在的了苏联高峰期相比,今天的中国仍然有明显的差距。换句话说,虽然进步非常大,比以前强壮了许多,但是,中国还是一个相对的弱国。

 

中国是一个弱国不是什么新闻。中国人过去两百年已经不断地非常深刻地体验了这一个定位。新闻是今天的中国正在非常快速地走向强大和繁荣。

 

对于中国这几届的领导人的最大的困扰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并不是历史的必然,也基本不受世界所欢迎,尤其是那些目前处于世界领导地位的西方富国强国们。他们时刻在盘算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来阻止中国走向繁荣富强。中国幸运的地方是在苏联崩溃以后,原来同西方结盟反共(反苏)的伊斯兰极端势力主动找事,奋起向向西方挑战,结果是冲淡甚至转移了西方意图阻止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注意力。特别这种挑战的高峰911事件刚巧发生在美国由小布什这样横冲直撞西部牛仔性格主政时期。小布什无法忍着不接受这个挑战,他即刻转移重心,发动一场新世纪的十字军东征,同伊斯兰极端势力全面开打。

 

客观地去看,美国西方打击庇护宾拉登基地组织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是符合逻辑的报复,而且是一个民选政府无法逃避的责任。不做点动作,小布什总统的位置坐不稳。但随后打击伊拉克就脱不了莽撞的成分了。在战略上,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完全失败,并且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泥沼,对美国长远国家利益和安全基本上没有什么正面意义。伊斯兰极端势力无论表面上看起来如何穷凶极恶,但在实力上,即使集合起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力量也是远远没有可能撼动西方对地球的统治。说两句对回教来说丧气的话,一是伊斯兰世界没有可能团结,二是即使奇迹出现令他们可以团结成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也远不够当年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党集团力量强大。而且就算是比伊斯兰势力更为强大的苏联集团,因为经济理论而导致的发展缺陷也最终无法撼动西方,反而导致自身的崩溃。何况伊斯兰世界在走向强大的路上有一个天生的障碍,就是它基本上对现代科技工业的所依赖的工业社会结构反感甚至是敌视。

 

今天地球上有这个挑战西方霸权潜力的力量只有一个,中国。西方右翼鹰派势力当然高度注意到这个情况。他们的代表小布什一上台就公开声称要武力保卫台湾,并且有意地直呼“台湾共和国”就是反映了这种判断以及准备进行阻止中国走向富强动作的前奏。问题是这些美国右翼好战分子除了想打击中国外,全世界还没有多少不想打击的目标,包括了伊朗、朝鲜、俄国和甚至还包括盟友欧洲的加利略卫星导航系统。这个时候宾拉登势力不合时宜地自己闯到了美国人的枪口上,德萨斯牛仔哪能放过开打的过瘾,打了塔利班的此伊斯兰,也把萨达姆这个有点冤枉的彼伊斯兰也顺带一并拳打脚踢,结果得罪了几乎整个的伊斯兰世界,虽然他们仍是散沙一盘,但伊斯兰极端分子却是越打越多。

 

这样的世界形势,就形成了一个对中国而言的“战略机遇期”。这个思路其实是在三十年前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时形成的。当时认为毛泽东一直以来所警告的美苏霸权主义所引起的世界大战的危险已经过去,中国应该抓住机遇展开建设。不过,这个机遇实际上却时有时无,几次几乎变成为战略危机,象八九年天安门事件、九六年台海危机和0一年小布什准备挑战一个中国政策的底线。但今天,美国已经错过了用任何方式可以以最小的代价打击中国的最好时机了。

 

美国以及在比较广泛的意义上整个西方,并没有放弃寻求任何机会在可接受的代价条件下直接或间接打击中国,来彻底阻止中国走向富强,消除中国最终挑战西方对全球实质上的控制和统治。但西方在实现这个战略意愿上有一个天生的缺陷,就是它的民主制度。它要运用举国的力量,冒被有限核打击的风险,发兵打击中国,不是它的总统有个想法,一声号令就能开戏的。他们需要把内部七嘴八舌,意见纷纷的人民汇集成一个比较统一的思想(或用台湾习惯用语共识)后才行得通。把中国作为打击目标,这个思想远远达不到统一的程度。西方舆论界尤其是右派舆论界一直非常热心地要帮这个忙,希望能形成一个全民要踢中国屁股的民意。到目前为止最佳的成绩也就是达到阻止亲华民意的形成,离开民心希望要用武力打击中国的程度还相差太远。中国显然发现了这个西方的软档。因此开始不遗余力地发动民心攻势、端正行为,争取西方尤其是美国各阶层的民心形成一个“中国不是美国敌人”的基本民意。虽然中国的这种宣传公关攻势做得不无笨拙,但是效果最终也颇为明显。二三十年来每次美国总统大选一直必然出现的踢中国屁股议题越来越没有市场。更不用说鼓吹军事打击中国能得到主流民意的支持。

 

对于美国鹰派,中国的行为当然非常不称心。

 

中国不是没有扩张军力,事实上多年来每年公开的军费就增加十几二十个百分点,高于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中国不是没有扩张自己的核打击核报复能力,中国的东风41甲路上机动战略核导弹、JL-2A潜射战略导弹相继制成服役。中国不是没有全力扩展可以挑战美国的蓝水海军,每年建造的先进水面舰只和潜水艇的速度大大超过美国,真正可以支撑海军走出中国海岸战斗机保护圈的航空母舰也在加紧研制。中国不是没有发展可以打击美军前后方的战略空军,具备初步战略能力的轰六K和更先进的战略轰炸机甚至太空轰炸机都开始生产或加紧研制当中。中国不是没有挑战美国的军事优势,今年用导弹把自己一颗在轨旧卫星击毁就明确宣示有能力对美国的军事软肋给予有效打击。中国也不是没有武力威慑美国的盟友,譬如日本台湾。最近就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第一次派战斗力相当强的舰队穿越只有琼洲海峡一半宽的日本轻津海峡,还有派遣潜艇接近甚至进入日本领海范围,武力示威的意图十足。这类的动作,几十年前是完全反过来的状况,只有日本海军舰艇在中国沿海甚至内河扬威耀武,恐吓中国军民的份,当时哪能想象中国海军能在日本本岛周围探头探脑。这样下去,再过一二十年,出现中国海军的就可能会是维珍尼亚外海了。

 

然而,这些动作全部没有超越美国自己的习惯行为的范围或扩军的绝对衡量程度。美国的军费不但比中国多,而且比全世界其余国家的总数还多。美国的军方和鹰派政客们只能低凋地抱怨中国的军事能力已经逐渐能增长到可以制止美军为所欲为,令他们十分忧虑。但却无法用这些发展作为籍口高调鼓吹发动打击中国的热战冷战。中国的这些行为,虽然令美国军方和好战鹰派内心恨的发痒,但却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因为自己比中国的行为更过分。如果告诉选民们中国的行为学自己一半就应该用发动战争去制止,那自己难道不是更邪恶,应该接受选民们更严厉的惩罚吗?事实上,美国选民这次把相对鸽派的奥巴马推上总统宝座多少就是这种情绪的反应。

 

对西方的好战鹰派来说,最可恨的是现在明显在扩军备战的中国完全表现成了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优等生。在最容易产生国与国矛盾让美国和西方舆论可以加以利用来妖魔化的中国邻国争议中,像边界划分到东海南海的争议,中国到目前为止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让步,但一概都放软身段坚持以谈判作为解决途径。这种坚持和平手段的态度超过了所有有帝国主义传统的西方国家行为规范。中国并大张旗鼓地将自己“和谐世界”的主张推向全球。中国这种笑脸迎人,温和容让的行为完全同美国上一个致命敌手苏联咄咄逼人的姿态大相庭径。西方世界的以中国为目标的新敌情观念难以树立起来。老羞成怒之下,他们的政府和媒体于是大举抨击中国的人权、西藏问题和在苏丹种族冲突上的罪行。明眼人都看得出西方和它们的媒体在这方面完全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扭曲事实。譬如说,中国的人权状况虽然距离理想仍然有距离,但客观上目前中国人权状况已经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并且仍明显地在持续进步当中,而板起面孔教训他国的西方,特别是美国自己人权有有欠理想。在国外美国政府人员和军队虐杀囚犯,滥杀平民,长期监禁疑犯等是铁证如山,自己也承认不断发生的事实。但西方媒体往往避重就轻,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完全不作报道。西藏和苏丹问题更是枉顾事实,颠倒黑白,引起海内外全球中国人大规模的愤怒抗议。

 

在西方政府和媒体刻意引导下,西方民意对中国有虽不强烈但却明显的偏见。即使如此,西方主流民意仍然没有视中国为敌人,没有要同中国决一死战,以彻底消灭或击败中国而后快的情绪。这令美国的鹰派十分着急。他们当然知道改变一个国家的嘴脸同一个人一样,笑脸可以非常容易眨眼间就变成冷酷无情。但一个国家的实力并不是一两年,甚至三五年就可以从弱到强。他们认为中国正在笑着脸皮磨刀。他们想告诉他们的人民,不要看中国正在笑脸皮,要看中国在偷偷摸摸地磨刀。但尴尬的是美国自己也在磨刀,而且大模大样,拉长脸皮凶神恶煞地磨一把更大的刀。他们想告诉人民别看中国现在体魄还略嫌瘦弱,但正大吃大喝猛长身体,将来会比美国自己更强壮,如果是坏人,会是个没有人压制得住的大坏人。但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自己,都认为对世界和平威胁最大的是美国自己。换句话说,中国威胁论并不怎么畅销,主要是军方和鹰派政客自己消费。今天的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也不是当年的希特勒德国或军国日本。

 

因此,真正的战略机遇出现了。西方在可见的未来时间内,非常不可能达成对中国发动热战,甚至仅仅是冷战的共识。在西方万分不情愿地虎视眈眈下和各种不间断的小动作无谓和无妨大碍骚扰下,中国取得了一个可以大踏步发展的黄金时期。最近发生的西方金融风暴无疑对西方经济发展造成停滞甚至倒退,会进一步加速受损较轻微的中国追上西方的趋势,重现三十年代大萧条苏联在世界上崛起的一幕。

 

那么中国的要追求的其他利益位置在哪里?台湾的统一,中国重新掌握散布在国境四周还没回归的控制权的领土领海和所蕴藏的宝藏资源何时才能实现?

 

笔者猜测大陆领导人认定繁荣富强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两者之间是一个因果次序关系,即达到了繁荣富强才能保障历史遗留问题得到对中国比较有利的永久解决方案。反过来,目前强求对中国有利解决方案很可能会损害追求繁荣富强的进程,即使勉强可以强力夺取,也完全可能得而复失,或丢失其他更重大国家利益作为代价。

 

在所有的历史遗留问题上,台湾问题是重中之重。

 

台湾问题虽然正如市长所指出,是中国国共内战未了结的帐,但实际上,在朝鲜战争爆发的一刻,就转换成了中国大陆政权和美国之间的角力点,从那时起,台湾问题的最后解决就取决于北京和华盛顿。台北的意愿已经无关重要,只会在北京或华盛顿的决策上加多或减少一些的成本。北京即使非常不乐意,实际上已经承认台湾问题已经不是完全中国内政的问题,而是中美之间的问题。

 

台湾问题是美国牵制中国的最天然的力量,是美国手上对付中国一个意外天上掉下来的免费但高价值筹码。美国当然不会让中国不付出足够代价就把台湾给要回去。

 

美国要中国为台湾付什么代价呢?

 

首先最理想的是中国彻底放弃最终挑战美国世界地位的能力。注意,这里讲的是能力,而不是意图。中国从来没有象赫鲁晓夫一样拍桌子指住美国的鼻子骂说要埋葬美国。毛氏的中国是有说过要解放全世界,但是是指世界人民起来推翻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是在西方内部革命,而不是中国用自己军力进攻西方。邓氏的中国则更没有要以西方为敌。只是西方有人要以中国为敌。

 

对美国鹰派来说,冷战结束后的中国最好就在国力军力明显弱于美国的时候,为统一台湾打一仗。最好的时机是在克林顿刚上台前后,可惜当时不是鹰派执政。这一仗最好是台湾海峡之间打,美国在台湾背后支持旁观,给台湾各种软硬件的支持,尽量消耗中国的战争能力。如果形势到最后美国可以比较安全地插手,也不排除中国大陆在打得精疲力尽时暗地明里踢中国一脚捅中国一刀。台湾是否被完全摧毁不是问题。甚至台湾最终在台海战后被中国统一,虽然对美国不太理想,但也不是大问题。关键是中国要在这场战争中必须中断高速发展的趋势,中国主要工业和科研基地受到严重打击,中国发展所依赖的国际环境和市场基本消失。中国的经济恶化甚至最好会引致社会动荡,而最终造成中国的分裂,那么台湾也即使能得也复失。如果这种情况不幸发生,中华民族即使不是彻底失去崛起的机会,也将更加困难。

 

小布什政府在刚上台时,就是依照这个设想准备实施,准备强力支持台湾独立引发战争。只是大计划被911事件所打乱。

 

美国次理想的要价是保持台湾事实上独立于大陆的现状,保持一种操纵权掌握在美国手中的不稳定的和平和平衡,在需要时升高或降低台海局势,牵制和勒索中国向美国利益臣服,同时也勒索台湾付出巨额的保护费代价。

 

自中美建交后,各届美国政府和911事件后的小布什政府实行的就是这个方案。

 

上面第一第二两种方案对美国的难题是局势不容易预测和控制。在小布什刚上台准备实施打击中国的大计时,陈水扁非常听话地配合,加紧推行台独进程。但911事件后小布什忙不过来希望中国能多少帮忙稳定世界局势时,陈就不愿配合回到小布什次理想的台海状态,仍逼小布什持续实行第一方案,形成尾巴摇狗的尴尬局面,最后让小布什老羞成怒对陈破口大骂。另外。台海战争虽然美国最佳选择是给台方各种软硬件的支持,譬如军火弹药战争物资补给卫星雷达情报等,而不需直接派兵参战。但是战争一但打响,许多发展就未必能完全在意料当中。譬如中国如果宣布封锁台湾,对任何支援台湾行为视同向中国宣战而遭受中国阻止和打击时,美国是否能控制局面的发展,最后会不会升级到同有核武器的中国进行核战争,谁也没有把握。中国的常规武力和核武力比苏联高峰期弱很多,更不能同美国相比。但是一但升级到核战争,中国就算只有一两枚核武器穿透美国防御系统击中美国目标,而美国可以轻易打击中国成百上千枚,对美国这种民主结构的国家仍然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损失,挑起战争导致这样结果的总统或官员必将受到最严厉惩罚。何况,现在中国的常规以及核军力都正在大步全面地追上来,中美核战争的结果可能导致美国也被彻底摧毁,更加提升鹰派行为的代价。

 

因此,美国也开始酝酿第三种鸽派的方案,就是与其让台独牵鼻子,让台独尾巴摇狗,不知什么时候要去冒与中国打核战争的危险,还不如干脆一次性作价,“出卖”台湾给中国,换取一个好价钱。上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凯利)就有这种想法。

 

那么台湾想要什么呢?

 

市长身居台湾,长于台湾,对这方面的认识非常深刻直接。台湾不想同大陆统一。“台独”加上“独台”,占了台湾民意的大多数。一八九五年的中日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给日本、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以及一九四九年以来国民党五十年反共教育和解严后的民主运动都促成这种情绪的形成。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中国大陆的经济社会发展仍然比台湾穷和落后。寡言的邓小平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台湾问题的解决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把我们自己的事办好”。而我们自己的事,就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台湾民众在两蒋时期基本自认为是中国人。老蒋时期是没有选择,搞台独代价太高。小蒋时期大致上是自愿,因为台湾的发展是四小龙之首,就算不能反攻大陆,但对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拯救可怜的苦难大陆同胞于水深火热之中,还可以有幻想。大陆是我们的。中国是我们的。台湾在“自由世界”里代表中国,也是联合国五常之一。问题出现在中国的席次让大陆夺走、“中美”邦交由台湾转到大陆后,在台湾的人开始从“中国是属于我们的”认同,转向“我们不是属于中国的”。

 

抛开民族大义冠冕堂皇的说辞,老百姓追求的生活的首要不外就是富足安稳。今天全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移民选择美国为目的地,就是因为美国能给出提供富足安稳生活环境的印象。其余另一半的移民大部分是去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西欧国家,也是基于同一个理由。

 

今天的中国,还没全面达到小康,更不用说富足了。对已经达到初步富足的台湾民众,吸引力自然非常有限。再加上其他历史情绪的抗拒力,支持统一的力量当然会非常有限。

 

对大陆来说值得欣慰的是,大陆的人均财富增长率过去三十年高于台湾。换句话说,只要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在二三十年时间内,大陆的人均财富将会追上和超过台湾。当大陆富足安稳程度高于台湾,台湾人接受统一的情绪就有自然的基础,或至少说不再在心理上抗拒统一。毫无疑问肯定有一部分人会死硬追求台湾独立,就象今天的美国加拿大英国都有各种各样不太成气候的独立运动。然而,让台独分子恐惧的是时间不在台独的一边。陈云林访台时的暴力表演就显示了台独势力的这种焦虑感。他们希望能抓住目前台湾仍比大陆富有的机会,尽量灌输同大陆走近就等于“出卖”台湾的概念。“出卖”之所以有贬意,是因为包含有用高价值的事物去换取低价值的事物意义。除去所谓“民主自由法治”等抽象的价值概念,单就大陆人均财富和台湾人均财富相比,“出卖”还是有点事实根据的说服力。

 

在中美钳制下不可能独立的情况下,台湾目前的主流民意自然是(希望永远)维持现状(等待独立机会)。说白了,就是“我没办法独立,但也不要同你统一。因为你穷,你没日本美国有钱。我不要跟你过穷日子”。这话让大陆人伤心,但却说的是事实。不过,目前的这种不统不独“独台”现状正如市长指出的,只是一种不稳定的临时状态,只是走向统一或独立的中间过程。虽然这种临时状态可以存在很长时间,就象到今天已经存在了五十多年。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台湾的地位终究会改变。

 

两岸的选择

 

先说大陆

 

台湾是大陆的一块心病。是中国百年耻辱里可以解决但还没解决的最后一道历史印记。大陆人民很难不赋予台湾问题的彻底解决非常深刻的感情因素。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大陆人民无法不视为是历史伤痕重新被撕裂的挑衅,无法不压迫推动政府不惜一切代价做出最强烈的反应,包括即使打断经济发展势头的代价。台湾人有悲情,但同大陆人的悲情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然而在现实中,今天的台湾事实上的治权独立,蒙古、朝鲜、越南、缅甸等中国历史属国彻底脱离中国、历史上大片国土,包括海参威、库叶岛在内的广阔西伯利亚和藏南都不再属于中国或还未回归祖国等等这些历史延续下来的耻辱,并没有阻碍中国今天快速走向繁荣富强的步伐。而攀登上世界第一强国地位,甚至仅仅是攀登的过程,完全可以帮助台海统一,甚至包括历史上的领土属国的回归。这个利害关系,大陆领导人应该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

 

能阻碍大陆走向富强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经济发展的稳定和速度、国内的社会安定和国际环境三大方面。台湾问题不在其中。大陆领导人基本上在能看得见的活动和言论,都围绕如何优化这三大方面的条件,保障中国能尽量持续高速发展。在追求富足的同时,中国也丝毫没有忽略追求强大。中国学界认为中国有条件持续再高速发展三十年,将中国一举推到发达国家的水平。笔者认为这种预测并不脱离实际。世界主流的观点也基本如此。

 

在这种背景下,大陆领导人当然不愿意让台湾问题喧宾夺主,尤其是经历了陈水扁政权游走在必须让大陆被逼武力摊牌边缘之后,大陆自然选择能稳住台湾问题就采用稳住的办法。既然中美和大陆台湾的全面力量对比上持续向对大陆有利的方向发展,台湾问题越迟摊牌当然对大陆越有利。说不定运气不错,还真的遇上能和平统一台湾的契机。就算没有和平统一的机会,要在美国虎视眈眈的条件下,打仗时有歼十四、轰八、十数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几十艘战略核潜艇在手,总好过现在只有歼十、轰六、十来艘先进驱逐舰,两三艘战略核潜艇的水平。

 

于是,我们看到陈云林访台的软身段。除了称呼马英九总统外,几乎全面配合马英九和国民党演出,连批评民进党的说辞也没有。王毅评价陈访台“不辱使命”,就是这种策略的最好写照。马英九政府就算再独台,也比民进党上台有可预测性。你不愿意统一,但你也跑不掉,就等我力量够强大的时候再提统一也行。目前的阶段,咱们就拉拉交情。

 

可以预料,如果由大陆选择,台湾问题的解决时机一是在大陆战略实力达到或最好超过美国加日本的水平的时候,手段可武可文。一是经济发展遭遇严重瓶颈,产生国内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需要借用发动战争来吸引注意力平抚国内矛盾冲突的时候,手段必定是动武。

 

台湾

 

马英九是一个市长看不起的人。但笔者认为他目前代表了台湾大多数人的民意,即“不统不独不武”的独台选择。马英九内心真正想什么,现在估计没人知道,甚至有可能马自己也不知道。许多评论说马有洁辟不沾锅,只想赢得所有人的赞扬而没有自己的主见。但毕竟马的位子还没坐稳,头四年还有要竞选连任的压力,并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否则可能做不到八年。

 

但马英九不是个笨蛋,虽然他已经赢得了这个笨蛋称号来同陈水扁混蛋称号相对应。马知道他非常可能是最后一个外省籍,还能自愿自称中国人的中华民国总统,也非常可能是最后一个说过台湾和大陆关系是终极统一的中华民国总统。台独看得出时间不在台独的一边,当然马也能看到时间在大陆的一边。总有一天大陆不再以笑脸相对,总有机会美国可能完全出卖台湾。既然台湾无法独立,那剩下的选项只有统一。现状只是统一前的一个阶段而不是最后状态。如果马选择不武,不统就必须改变。如果坚持不统,不武就不可能永远维持。

 

因此,如果马是个有主见的人,他的主见应该会在第二个任期必须完全实施。

 

马知道大陆对台湾想要什么,他也知道台湾目前的主流民意是什么。在他的任期内,大陆还不能在人均财富上超越台湾,因此无法产生自然吸引台湾统一的条件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05047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很有创意的发明
    回應給: 中华民族一员(dldldal) 推薦1


lb100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易燁煌

干嘛不写上胡锦涛温家宝的名字?反正你说谁签名了就是谁!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3189
我不靠发贴吃饭!!
    回應給: 易燁煌(eeeyeahong) 推薦0


dldlda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藏戚戚尔等货色专用,我不靠发贴吃饭,心想什么说什么,坦荡荡。争论到此结束,想继续,我奉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642
本不想说了,看看蠢猪又来开仗,没法子
    回應給: 易燁煌(eeeyeahong) 推薦0


dldlda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看看你自己说的话,谁信你个蛋,蠢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625
一邪教徒輪子爾
    回應給: elai(elai5059) 推薦0


易燁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就說這種貨…蠢,沒藥醫的

蠢蛋是憋不住心底話的,三兩下就現出原形了.........

既然它自證其“輪子”身份,也沒必要回它什麼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456
不需要伪装!!
    回應給: elai(elai5059) 推薦0


dldlda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来次发文始一直就用简体字,这是我8岁提着小火炉下大雪去考试托党的皇恩学会的,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照理应感激国家的培养、为祖国做贡献。耐何本人看不惯你欺尔诈,勾心斗角,当面是人,背后一刀,不善马术、说话直、不满言语经常流露、一气之下辞职,所幸现今衣食无忧,老小安康、甚慰。灭赤龙谈不上,诵九评”倒是真,个人解读,无可厚非。争论到为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120
现真身了???
    回應給: 中华民族一员(dldldal) 推薦0


elai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本以为你是心存善念,只是看待问题时利弊,主次,大小分不清楚罢了,没想到如此咄咄逼人...

“灭赤龙,诵九评”的诗句甚好,只会让大家怀疑甚至是看清你的真实身份。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080
最龌龊之人莫过于此。
    回應給: 團團圓圓(lakhunhk) 推薦0


dldlda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红荒涤旧纪元起                 
                  
                   悠悠五千文明

                  兴衰荣辱皆有因
                   
                   且问剧中人
                
                   谁在痴迷中!!!

                  阴霾彷徨赤龙舞

                   历劫残垣中华

                 九评回首惊梦醒

                   苍生归正道

                   江山复清明!!
                  
                   苍生归正道

                   江山复清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2069
你不用再回應我
    回應給: 中华民族一员(dldldal) 推薦0


lakhunh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腦殘白癡, 你列一堆狗名再加上一大堆職業身份就可以證明你的廢話是真理嗎 ? 你以為別人都像你一樣是個不懂思考的白癡 ? 這裡是台灣一個網站不是中南海, 你在這裡亂吠有個 P 用, 你帶領那一大幫鳥人去天安門鬧革命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1921
世界上没有完美和绝对的东西。
推薦0


ss22ss080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正义和邪恶总是相互混杂,同样,任何人类群体里面也是有好有坏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1843
你个蠢货!!
    回應給: 團團圓圓(lakhunhk) 推薦0


dldldal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难道他们都是自闭男吗?--------参加这次签名的囊括了我国几乎全部领域的各界人士,包括学界、政界、法律界、舆论界,工程师、IT工程师、设计师、建筑师、平面设计师、心理咨询师、摄影师、会计师、律师,作家,艺术家、企业家、音乐家、精神病专家,教授、教师、退休教师、留学生、研究生、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实习生,公务员、程序员、软件程序员、技术员、策划员、外资职员,个体经营者、技术员、外贸工作者、科技工作者、海运工作者、审计工作者、环保志愿者、志愿者、慈善工作者、纪录片作者、广告从业者、自由职业者、无职业者、维权者;外企高管、退休干部、下岗职工、个体户、飞行员、自由撰稿人、导演、警察、家庭主妇、农妇,商人、工人、股民、医生、护士、企业主、经理、企业主管、总经理、民工、农民,电影人、音乐人、经纪人、诗人、法人、策划人,司机、秘书、会计、翻译、职员、清洁工,宗教人士、基督徒、佛教徒、民主党派人士、中共党员、民主人士、传道人,退伍老人、国军老兵、退休军官、军转干部、退休人员、退休职工、外来人员、访民、网络作家、网站站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011&aid=3111779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