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知識和議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道德、法律、和正義的本質 – 倫理學補遺
 瀏覽354|回應1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在討論倫理學相關議題時,我常常引用下面這兩句話:

法律是強者限制弱者的工具;道德是弱者限制強者的工具。

我只記得這是初中畢業那年在杜蘭(西洋)哲學史話(協志工業振興會)上看到的。以前誤認為是尼切的觀點(很像他的風格和口氣);曾經花了些時間在網路、杜蘭原書(1961)、和尼切關於倫理學的幾本著作中搜尋過,但都沒有找到。

今天因為寫回覆SCFtw2兄評論的文章,重新翻閱杜蘭原書,不經意間看到該書第一章「柏拉圖」中下面這段話(16)

(在蘇格拉底一再詰問下)巧辯師希拉馬朱斯終於忍不住回嗆道:聽著,我的主張是『強權即正義』。『公正』代表強者利益。… 各種政府形式,不論是民主政治、貴族政治、或專制政治,它們所制定的法律都為了維護個別掌權團體的利益。這些掌權者制定的法律,對其人民來說就是『公正』;對任何反抗這些法律的人,政府會以『不公正』的名來處罰他們。」(此為柏拉圖共和國篇》的對話,它發生在一位雅典城富有貴族西法拉斯家中。以上翻譯根據杜蘭原文,下同)

以及17頁上的:

(在柏拉圖高爾吉亞斯篇》中),巧辯師迦利柯斯以:『弱者用來限制強者力量的發明』這個觀點來攻擊『道德』的概念。」(杜蘭在書中接著引用了高爾吉亞斯篇迦利柯斯的論點。)

我這才體會到,本文一開始引用的這兩句話很可能是:(西洋)哲學史話》一書譯者,對杜蘭引用柏拉圖對話錄》中兩位巧辯師觀點所做的「解讀」。這些「觀點」當然是柏拉圖借他們兩位的口,來表達當時一些流行意見。

17頁上,我還看到兩段有關「道德觀」的論述:第一個也是我常常引用的;第二個則是(像我這種)「現實主義者」對國際關係的認知。一併摘譯於下:

有些人僅僅因為沒有尖牙利爪,就自以為是個好人。」(尼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紐約,1906, p. 166 – 杜蘭原書17頁註11)

以及

「你、我都清楚,在這個世界上,所謂『正義』只有在雙方勢均力敵時才有意義強者可以為所欲為弱者只有逆來順受的份。」(杜蘭引用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中所記述:當時雅典城派到米羅斯城去強迫後者加入前者對抗斯巴達聯盟使者的話。時下經常被引用的「蘇西迪底斯難局」即出自此書 -- 蘇西迪底斯,105卷,杜蘭原書17頁註14)

同一頁上另外還有施蒂納所說一句類似的話:

一手握得住的強權勝過一大袋子的正義。」(杜蘭未註明出處。)

最後,我贊同杜蘭在這一節(「倫理問題」)中對柏拉圖倫理學思想所做的總結:

(柏拉圖指出)『公正』是個人彼此之間的相互關係,它受到社會組成的制約。因此,如果我們從社群結構的角度,而不以行為品質的角度來研究這個課題,可能會更有收穫。」(18)

我以前曾引用過史特勞斯和上述柏拉圖想法異曲同工的這段話

「在社會脈絡之外,討論道德並無意義。」

後記:

我讀過六本「協志工業振興會」叢書,它們譯文都非常流暢,信、達、雅俱全。可見翻譯者們深厚的學養和對中、英文掌握程度的高桿。雖然當時只有初中畢業程度,我讀起來本本平易能懂,一生受惠良多。在此再度對大同公司、「協志工業振興會」、林挺生先生尊翁林尚志老前輩、和該協會叢書所有譯者們表達誠摯的謝意。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185306
 回應文章
「協志工業振興會」叢書 附記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協志叢書目錄上,找到15歲那年暑假我在立法院圖書館看過的六本「協志工業振興會」叢書(依筆畫排列)

1.     西洋哲學史話杜蘭董昭輝、邱煥堂、許大成、李雲珍譯

2.     沉思錄奧瑞尼亞斯梁實秋譯

3.     《孟田文選》陸孝棟

4.     培根論文集培根李光億譯

5.     愛默散文選愛默  欣譯

6.     過去與現在卡萊爾朱良箴譯

進高中以後,週一到週五都要上課,不能再跟家父一起坐交通車到立法院;也就沒有機會方便的接觸到「協志工業振興會」出版的書籍。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高中三年我到對面中央圖書館看完了80%朱生豪先生翻譯的全套《莎士比亞劇本》(單行本)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185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