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和社會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再談民主政治
 瀏覽2,492|回應3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0.     前言

 

本城市轉貼過許多討論「民主政治」的文章:我也多次表達過自己的淺見。此處再做一個綜合討論。我發言的立場和它們所根據的基本假設已散見發表過的相關拙作,不再贅述於此。

 

1.     制度的「結構」/「功能」觀

 

我傾向從「結構」/「功能」的角度來看社會與歷史現象。社會成員的角色、知識、價值觀、生產力、 ... 等等隨著時間的前進而改變;社會結構(成員的角色定位、生產關係、權力運作、知識/技術水準、 ... 等等)也就跟著變遷。這個或那個特定「制度」的原初「功能」,在一段時間以後,很可能由於上述變動而不再存在,或不再具有它當初被設計規劃時的效益。改革、變動、或革命於是隨之而起。這是一個「常識」;也就是俗話所說「窮則變,變則通。」的呈現。了解或掌握這個常識的人,我們才能具體的談政治、社會、或文化之類的議題。

 

「制度」如此,其他任何的人造事物、概念、觀念、或價值(道德)亦復如是。凡是拿著這個或那個制度、概念、觀念、或價值(道德)當「神主牌」的人,通常有某種「知識幻覺」。

 

另一方面,一個制度、概念、觀念、或價值(道德)能存在到現在,通常表示它曾經有某種功能,仍然具有某種程度的功能性,和/或在時間(蘊含變化)上經得起一定程度的考驗。當一個制度、概念、觀念、或價值(道德)不再能完全符合當下的需求,或基於當下社會「結構」的新形態或新(結構)關係需要做某些修改時,此即Rodrik教授說的(某個制度需要被)「重新思考與規劃」。一個制度需要被改革修正或重新思考與規劃,並不表示它被全盤否定、被整個拋棄、完全沒有「意義」、或不再具有「存在價值」。

 

2.     政治的「爭奪資源分配權」說

 

「民主政治」是種種「政治體制」之一。要討論「民主政治」,我們需要一個至少做為溝通基礎或基準的,關於「政治」的「定義」。我認為:

 

「政治」是「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

 

這個定義的前提是,在任何一個地區或社會,當地的「資源」不敷該地區所有成員的需求,和/或:該地區某些成員認為當地「資源」不敷她/他的需求。由於這個實際上或觀感上的「不敷需求」,於是「管理眾人之事」演變成「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

 

「資源不敷需求」是一個自然現實;大概沒有多少人會否認它此處談談觀感或認知上的「資源不敷需求」。觀感或認知往往具有偏執性。也就是說觀感或認知雖然有時只是一種幻覺但對某些人來說,觀感或認知「幻覺」往往比現實還現實,或這種「幻覺」的位階凌駕於現實之上。從而,我們可以了解:

 

a.     何以人類歷史上戰爭不斷;

b.     何以人類社會貪腐成風,即使雷厲風行的「反貪打腐」,往往不過是剷除異己的「羊頭」;

c.     何以人類至今沒有能設計出一個完善的「政治制度」。

 

3.     「民主政治」

 

3.1  「民主政治」的意義

 

就我的了解,我們日常生活中所說的「民主政治」,至少包含三個不同層次的意義:

 

a.「概念」或「原則」層次的意義。

b.「實踐」或「制度」層次的意義。

c.「運作」或「應用」層次的意義。

 

1)    「概念」或「原則」層次

 

在這個層次,「民主」或「民主政治」主要是政治哲學中的用法和課題,它指一種理想的政體。從「概念」或「原則」角度來說「民主政治」的特色、意義、或本質在於「主權在民」或「人民當家做主」

 

「民」或「人民」在此不是一個抽象概念,也不是一個集體名詞。它是一個單數的、具體的「指號」;其「所指」就是我、你、她、和他。「主權在民」並非「西方」政治哲學的專利。孟子說的:「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也。」就具體、清楚、明確、生動的表達了「主權在民」這個概念。

 

2)    「實踐」或「制度」層次

 

一般人說的「民主政治」大部份時間指:「主權在民」落實到現實政治中所需要的制度、機構、組織、和流程等等。在知識研究上,它們主要是政治學中的用法和課題,我有時以「民主制度」來表示,以便和著重於「概念」或「原則」層次的「民主政治」做個區分。民主制度包括(但不限於)

 

a)    「三權分立」原則的立法、行政、司法等制度、機構、及人員;

b)    政黨和各種人民團體;

c)    選舉、立法、釋憲、起訴/審判、和編列/執行預算等過程。

 

3)    「運作」或「應用」層次

 

在這個層次「民主政治」指「民主制度」下的一種生活方式。它通常應該是媒體和每個公民都關切的議題。我通常以「民主(政治)行為」來表示,以便和「概念」層次的「民主政治」與「實踐」層次的「民主制度」做個區分

 

「民主(政治)行為」包括各政府機構間,公、私領域間,(社會上)各人民團體間,以及政府機構和人民團體間互動的過程和行為模式;和落實「主權在民」與「民主制度」的各流程中,所有可能的步驟和行為模式。如協商、投票、遊說、抗爭、綁樁、賄選、假暗殺、和在電視台或網路上胡說八道(包括散佈假訊息)等等。

 

到今天為止,人們所以還沒有設計出一套適當的「民主制度」以及規範出一套大家願意接受的「民主(政治)行為」,主要的原因是:

自然「資源」有限,不夠人類需求的分配。利益「擺不平」,自然造成「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政治活動無法達到皆大歡喜的境界。

 

3.2  「民主政治」的長處

 

邱吉爾曾經說過,「民主政治」一無是處,但它是人類至今為止設計出最好的政治體制(大意如此)

 

我試著做個詮釋。

 

「民主政治」的特色、意義、或本質在於「主權在民」。「資源分配『權』」是「主『權』」下的一個成分。因此,從政治運作的層次看,「主權在民」表示人人都有(至少理論上)參與「爭奪資源分配權」活動的資格和機會。換句話說,(至少理論上)沒有人被排除在政治活動領域之外。

 

「民主政治」的另一面是「依『法意』治理」或「依『法權』治理」。在實際運作上,這意味著「資源分配權」的爭奪有一套(至少理論上)經過討論和同意程序所建立的遊戲規則,而不是靠拳頭或槍桿子決勝負的叢林法則。其次,「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這表示(至少理論上)民主社會中沒有「太子黨」或「新階級」這類吃相難看明目張膽橫行霸道的特權階層或集團。

 

因此,我認為,對不是居於掌控或宰制地位的人來說,「民主政治」is the only game in town.

 

3.3  「民主政治」的缺點

 

在【走向民主之路的七個要點】欄下,《當代民主政治的現況與未來》和《重新規劃民主政治理論與運作》兩篇文章對「民主制度」或「民主政治」的制度面在當代的缺點或困境有相當廣泛和深入的分析;號稱「新科自由主義」代言人的福山教授,肯定中國現行的政治制度比美國的政治制度更有效,更能應付危機與解決問題,以及在回應人民需求時更迅速和到位。請參考這些評論,我就不必多話。

 

我在此處只對「『西方』民主」這個稀奇古怪的概念略做批判。

 

如果有人反對「民主政治」,可以拿出「論述」來,針對以上三個層次(或從任何角度)批評「民主政治」。如果有人為了替中國政府護航或擦脂抹粉而反對「民主政治」,我並沒有太多的意見。我只想指出三點:

 

a.     肯定中共政府的政績並不需要否定「民主政治」的功效;邏輯上或理論上兩者並沒有內在的關聯或互不相容性。

b.     「西方」是界定一個相對地理位置以及和該地區相關事物、人物、或文化等等的「指示形容詞」;它本身沒有任何價值取向。例如:「西方極樂世界」一詞。

c.     批評或批判需要一套做為「話語」基礎的說法或理論;如果拿不出一套言之成理的「說詞」,一個比較適當的策略是閉嘴藏拙。即使「民主」是「西方」專利或傳統,君不見,中共不是把「『西方』科技」、「『西方』社會主義」、「『西方』市場機制」(= 「『西方』資本主義」?)等等玩得吓吓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僅僅在「民主」前加上「西方」兩字就認為足以抹黑或否定「民主」,無乃懶於思考乎?

 

3.4  「民主政治」的困局

 

何以當代的「民主政治」問題重重?

 

外在因素:對絕大地區的人來說,「資源不敷需求」是一個自然現實。無論我們怎麼精心設計政治制度,我們不能改變總有人拿不到她/他們所需要的資源這個現實。

 

內部因素:由於社會「結構」的變化,有能力「分一杯羹」的人越來越多;各人的胃口也越來越大;不滿現狀的人也就到處都是。從而,「順民」如果還沒有成為絕響,至少在今天的社會也是稀有品種。於是,大部份人都有「可取而代之」或「有為者亦若是」的念頭另一方面,技術的進展,使得具有相同或類似想法的人很容易在短時間內凝聚「成城」。於是,「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也就愈來愈多,愈來愈烈。技術進展的另一個作用是奇技淫巧層出不窮,加強了人們對物質欲望的追求,連帶的加強了對資源分配權的爭奪。至於想出「走路工」的點子,以鈔票或便當來取代意識型態的「號召」,則是有中國特色的民主(政治)行為。

 

此處對以上所說的「結構變化」略做討論。

 

技術的進展提升了生產力和改變了生產關係。收入所得提高以及個人在經濟活動份量加重這兩個結果,導致人民在政治上獨立性的提升以及欲望或期望的升高。上述「變化」結果的附帶效應是教育程度或知識水準的提高。知識即能力,能力蘊含權力,或至少蘊含爭取權力的能力。這可從近50年來通訊技術對政治活動的影響看出。知識水準提高的另一個效應是「宰制論述」失去了它們的說服力或欺騙力。2010年以後,美國當代茶黨蔚然成風,是這些變化結果的例證之一。

 

以上種種因素當然不止影響「民主政治」的運作,過去三年來,獨裁或威權政體應聲而倒,也部份印證了以上的分析。

 

總之,歷史上沒有一成不變或永遠適用的「制度」;「民主」和「民主制度」自然需要跟隨「時間」的前進或「社會結構」的演變而做修正和調整。

 

3.5  「民主政治」的展望

 

我不研究政治學,也沒有政治實務經驗,所以我沒有「規劃」如何改善「民主制度」的能力。但對「民主政治」今後的走向,我倒有一些淺見。

 

1)    孔子說:「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而「政治」是「爭奪資源分配權」的活動;當前「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任何政治「制度」要想維持長治久安,必須盡可能做到(財富)「分配」的「公平」和「公正」。

2)    民主政治需要即時反應老百姓的需求這一點可從兩方面著手確立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及公聽機制以及針對立法、司法、及行政體系官員建立嚴格的評鑑制度。後者可借用各學者(法學學會、政治學學會、社會學學會等)與專業人士的學養和判斷力

3)    「三權分立」制度有其優越的地方,但現實狀況是這三(種治)「權」都被政黨把持而成為「爭奪資源分配權」的工具。我認為重新考慮孫中山先生的(獨立)監察權或許能補救一、二。例如,監察委員由人民直選;監察委員候選人資格之一是不得隸屬任何政黨;監察委員不支全職薪俸,目的在借助「社會賢達」或專業人士來維護一般老百姓的權益與監督政府(包括立法、司法、及行政體系)運作;除監察院直屬調查員以外,監察委員經院會授權得要求並監督檢、調單位協助辦案;監察委員調查結果經院會通過後得咨請國會針對被調查官員進行彈劾。如彈劾案成立,被彈劾者應立即去職,並移送法院依法進行審理。

4)    社交媒介與網路的普及,保證了一定程度的言論自由。但各電視台與主要平面新聞媒體必須提供大量(10%)的「公共時間」和「公共版面」,讓一般老百姓也有機會在「主流媒體平台」上發言。

5)    最後,如果老百姓沒有意願、意志、或能力行使自己的權力,「主權在民」不過是一句空話。民主政治是否有效或適用,至少有50%的責任在人民本身。

 

4.     結論

 

4.1  所有政治制度都不完善,其原因有外在與內部兩類因素。

4.2  所有制度需要跟隨「時間」的前進或「社會結構」的演變而做修正和調整。

4.3  對不是居於掌控或宰制地位的人來說,「民主政治」is the only game in town.

 

 

參考文章:

 

* DePaola, J. 2013, Illusion of Knowledge, (《知識幻覺》), https://city.udn.com/2976/5123743?tpno=0&cate_no=0

* Fukuyama, F. 2011, US democracy has little to teach China, http://www.ft.com/intl/cms/s/0/cb6af6e8-2272-11e0-b6a2-00144feab49a.html#axzz37yvMXky4

* Hari, J. 2011, How to Build a Progressive Tea Party, (《英國人民如何展現力量》), https://city.udn.com/2976/4485919?tpno=30&raid=4486887&cate_no=2976#rep4486887

* Karon, T. 2011, Why China Does Capitalism Better Than the U.S., (Fukuyama評論中、美政治體制》), https://city.udn.com/2976/4431256?tpno=8&cate_no=80786

* Mishra, P. 2011, China’s Humbling Lessons for Russia and the West, (中國模式可資借鏡), https://city.udn.com/2976/4764241?tpno=17&cate_no=2976

* Rodrik, D. 2014, Rethinking Democracy, (《重新規劃民主政治理論與運作》), https://city.udn.com/2976/4977139?tpno=0&cate_no=2976

* The Economist, 2014, 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 (《當代民主政治的現況與未來》), https://city.udn.com/2976/4977139?tpno=0&cate_no=2976

* 胡卜凱 2005,《淺談民主政治 -- 楊儒門事件和抗爭》, https://city.udn.com/2976/1127071

* 胡卜凱 2006,《交換價值和資源分配》, https://city.udn.com/2976/1506367?tpno=25&cate_no=52524

* 胡卜凱 2011,《淺談文化決定論和民主政治》, https://city.udn.com/2976/4723468?tpno=6&cate_no=52524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5144822
 回應文章
關於「民主政治」的對談 -- 2 -- EW/胡卜凱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EW 第二次發言

 

@胡卜凱 卜凱老哥您好!

 

__常與我討論「民主」的老友當知,我一向批判的「西方式民主」一詞,並非泛指源於希臘,歷數千年不斷流佈、發展、更新、變異的民主制度,而是指受美、法革命影響,起自1820年代以來的近代民主化,尤其更加關注在二戰以後,受美英等老牌民主國家輸出的民主制度,也就是杭廷頓所說的第三波民主,以及晚近的第四波民主,所謂的「阿拉伯之春」。為避免誤解,借此機會重新說明如下:

 

1. 二戰後,英美先進國家向第三世界推銷輸出的「普選式民主」,它的特徵包括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國家元首普選產生、以總統制為主等等。然而這套民主制度,卻與英美兩個老牌典範的民主國家不盡相同,例如英國是內閣制產生的首相,而且保留非普選,帶有世襲色彩的上議院(上議院是有相當實權的),更有著非全無影響力的元首英王;又例如美國有著產生總統的選舉人制,也同樣凌駕在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則之上。這不禁令人納悶,符合所謂「普世價值」的「普選式民主」,英美兩國自己不要,拼命拱手輸出給其他第三世界國家,這是什麼緣故?

 

其實上述英國的制度具有多重穩定政局的作用,而美國的選舉人制,它不但符合美國聯邦國體的精神,也意外產生了防止國家分裂的作用。英美老牌政客當然深知其中原委,於是打著「普世價值」的美名,把拿掉安全瓣的「普選式民主」推銷給第三世界。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便於擾亂、掌控他國的政局。

 

根據以上所述,我所說的「西方式民主」,準確一點來說,主要是只美英推銷給第三世界,缺乏制度安全設計、以普選為核心的民主制度。那麼我就暫且簡稱它為「美英推銷的普選式民主制度」吧。

 

2. 我反對「美英推銷的普選式民主制度」,但我不反對民主,因為民主的追求符合人性,與生俱來。

 

「美英推銷的普選式民主制度」,是形式民主,而非實質民主,所以我認為中國應該走自己的民主道路。

 

民主是否只有一種?應該不是,1990年代以後,有歐陸學者深感當代「選舉式民主」的流弊,而有「Deleberative Democracy」的發想,台灣學者譯為「審議式民主」,究其精神內涵相近於大陸的「協商民主」,我個人認為值得發展、摸索、逐步完備。

 

3. 台式民主放棄孫中山的設計精神,因襲於美式民主的形,卻自李陳馬蔡以降,因革損益不斷破壞變異,如今已淪為「選舉強人的民主獨裁制」(這其實符合輸出者的期待,也為日後台灣的敘利亞化埋下伏筆)。美式民主在經濟良好的承平年代,有其制度制衡、穩健中保有靈活發展的優點,但當前經濟下行,社會矛盾尖銳時,也難挽民粹命運,而有川普狂人的伺機竄出。不過川普之後,美國或仍有回歸常軌的可能,但台式民主恐自蔡後,一如江河日下,誰執政,誰就是獨夫,永難回頭了。

 

4. 大陸的民主制度,帶有濃厚的菁英色彩,它並不突出選舉的作用,卻相當重視平等協商。人民大會代表在基層村、區採取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普選,往上則逐級選舉、分層負責;

 

人大之外,從基層到中央,相對應設置各級政治協商委員會,反映民情,協調社會發展與矛盾;政黨方面有執政黨、參政黨,卻無反對黨……

 

這套制度40年來,保證了議政、參政、執政人才的素質,以及社會各階層的廣泛代表性,最重要的是政治穩定性與政策的延續性。避免了其他相當多數第三波、第四波民主國家的民粹動盪。(目前由於經濟矛盾的尖銳化,許多第一波、第二波民主國家,也出現民粹危機,甚至連最老牌的英國民主體制,仍不免受到民粹感染。

 

5. 中國走了一條自己的道路,成果不容輕忽,雖不完美,但證明它適用於中國的社會現況。未來,仍應順著目前的道路去探索、擴大、深化實質民主。總結過去的經驗,簡約的說,以協商做為民主的核心,保障人民利益;以選拔+選舉,擴大人民議政、參政的權利,或許是一條比較好的中國民主發展道路。

 

6. 馬克思的思想來自西方,無東西之分,但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應不只有東西,而更有南北。

 

譬如義大利馬克思主義大家安東尼奧葛蘭西,他的學說東傳後,聽說已出現了中國「葛蘭東」。佛陀思想傳到中土,歷有千年的中國化過程。今日大陸,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文化的結合,已是中國共產黨的政策。

 

馬克思主義落到實踐層面,更有國情不同的發展。在蘇聯,列寧因襲馬克思主義,而有變革發展;在中國,若無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的因革損益,中共能否走上農民革命的道路取得政權,都還難說;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相結合,絕對是中國社會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補充。中南美洲的馬克思主義,也有他們的發展。

 

至於「西方」馬克思主義適不適合中國?如果是指馬克思主義在西方的實踐,答案很清楚,因為中國共產黨不會去學習法共、意共的道路,也不曾長期走蘇共的道路。 -- 04/28 5:28 pm

 

胡卜凱第二次回應

 

我簡單的談談我的了解。

 

1.    「西方式民主」

 

我當初回應的目的在強調:

 

「民主政治」與「『美國』民主政治」(或「『英國、法國、德國、中國、西方 ... 』民主政治」)是兩個相關,但完全不同的「課題」;應該,也需要分開來「論述」。

 

時下許多人,尤其在國內,常常用「西方式民主」來代替「民主」,好像「西方」是個負面形容詞。其實,它只是個「方向」形容詞,而且跟「前」、「後」、「大」、「小」等等一樣,還只是個相對的形容詞。

 

我認為:「二戰後,英美先進國家向第三世界推銷輸出()『普選式民主』」是個從「表層分析」得到的觀察。

 

首先,英、法、德、意、美這五個標準「西方國家」,各有不同的政治制度和法律體系,以及這兩方面個別的發展歷史。「西方式民主」是個「無所指」的「指號」。

 

其次,「普選」的確是「民主政治」的「必要條件」,但它不是一個「充分條件」。也就是說,稱為「民主政治」的國家/社會一定有某種「普選」機制;但有某種「普選」機制的國家/社會,未必就能視為在實行「民主政治」。要符合一般人對「民主政治」的了解,一個國家或社會必須至少包含:(在某種程度上)落實「法治」、「(個人)自由」、和「平等」這三個概念的「制度」(在此指:法律、程序、機制、機構、倫理、習慣、風氣、和教育系統等等的總和)。世界上並沒有「普選式民主」這個東西。

 

第三,如你提到,自古希臘以降,人類歷史上多的是人為了生活得更舒服而爭取「自主權」的過程。「民主政治」何待「先進國家推銷輸出」!不要忘了,「東方」的孟子在2,200年左右前就提出:「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也。」的見解;「西方」的「民主教父」洛克,大概在300 -- 400年左右前才提出:「人民有抵抗不公不義政府的權利。」;以及,鴉片戰爭後,台灣成立了台灣民主國;更早一些的還有華人建立的蘭芳共和國(或共和村社)。順便說一句:古希臘「民主」的「民」,指「地主」;沒有「地產」的市民(工匠、佃農、藝人、或商人等等)並沒有參政權或選舉權。

 

第四,一戰後在威爾遜(和列寧)的「民族自決」號召下,殖民主義開始衰退,「民主政府」也開始在「先進國家」之外出現。當時該政策大致只應用在中、東歐(奧匈帝國、奧圖曼帝國治下)地區。二戰後第三世界民主政府大量湧現,是殖民主義全面崩潰的結果;但這些「新興國家」中,大部份只能說是號稱「民主」。英國當時已經沒落,美國開始嶄露頭角,一時還說不上有能力「輸出」政治體制。「美國霸權」和「民主政府」在上一世紀40年代後期登上世界舞台,是「同時(發生)關係」,不是「因果關係」。

 

最後,在1953年「伊朗政變」後(離「二戰」結束不到10),許多人就已經了解:「民主」(或「人權」)只是美國輸出(或推銷)「帝國主義」的「羊頭」。

 

採取「總統制」、「內閣制」、或「雙首長制」,要由各國學者、政客、和人民自行決定。「聯邦制」、「邦聯制」、或「中央集權制」;「一院制」或「兩院制」;代議人員/人口比例;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各機關的權限等等相關的制度或政府組織亦同。沒有國家能強迫另一個國家照單全收;也沒有一個國家會照單全收。

 

我不研究美國政治制度。就我所知,美國的立國元勛們當時很在意「多數暴力」;這是他們設計「參議院各州兩名」和「總統選舉人團」這兩個制度的考量。換句話說。其目的正是為了彌補「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流弊。何況,美國只有「總統選舉」才使用「選舉人團」制度(因為美國總統的權力太大)。其它各級各類選舉都是根據「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則。

 

我也不研究選舉制度,就我所知,在過去幾十年到一百多年的研究和實驗後,目前許多國家(包括「西方國家」)都不再採取單純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請參考:Mackenzie, D. 2000, May The Best Man Lose, Discover, Vol. 21, No. 11, November, 2000, NYC。如果你認為「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有可以改進的地方或有效能更高的「替代方案」,請賜較。

 

歐、美的「婦女參政權」要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才實現。美國黑人的投票權要到(美國)「民權運動」成功後才確立,但到現在仍然受到諸多有形或無形的限制。簡單的說,「權利」不是天賦的,不是施捨來的,不是輸入的;是想要得到這個或那個「權利」的人,長時間共同努力、奮鬥、有時必須有人願意犧牲,才爭取到的。

 

2.    Deliberative Democracy

 

“deliberate”一詞指「深思熟慮」或「精打細算」。「公聽會」是實現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設計之一。如果我們使用「集思廣益」的策略來加強「深思熟慮」或「精打細算」的細膩度和「方方面面性」,它跟「協商」自然有一定程度的相通或相似性,但「協商」不能完全表現出「深思熟慮」一詞的重點。「審議」則難稱「信」、「達」。我一時也想不出一個更「信」、「達」的譯名。總之,它是一種讓民主制度更具代表性和更有效率的策略和方式。它並不是一種性質不同的「民主制度」,或能夠取代現行「民主制度」的制度;例如,對一個50萬人口以上的國家來說,它只能建立在「普選」產生的「代議制」和各級行政首長這個基礎上。中國過去有「廷議」、「諫疏」、和「廣開言路」等等制度或政策,可說是一種deliberative despotism。但不能因此說中國歷朝不是「專制制度」。

 

3.    葛蘭西

 

我不研究馬克思,只讀過幾本他的著作。我想指出(這當然是我淺薄的了解)

 

當中國、俄國、和越南(還包括古巴?)都在實施「計畫經濟」的同時,大規模的採用和依賴「市場機制」後,做為經濟學家的馬克思,現在大概只有在「經濟思想史」領域中有一席之地。

 

目前在歐、美學術界,以「馬克思主義」來概括《資本論》內容的論文或學者,大概不到20%;其它80%左右,「馬克思主義」指的是:做為社會學家的馬克思,其見解在文學評論、歷史分析、社會分析、政治分析、心理分析、和文化研究等領域的應用。例如,以法蘭克福一群學者為中心的「批判學派」,他/她們「批判」的對象是「啟蒙主義」(荷克海默、阿多洛) ,美國「大眾文化」(馬庫色),或討論「溝通理論」(哈伯瑪斯)

 

當你說:「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文化的結合,已是中國共產黨的政策。」;我很好奇你指的是那一個「馬克思主義」?

 

我知道葛蘭西的大名,在 60歲以後,我那時已經沒有讀大部頭書的能力。所以我只知道他「宰制論述」的概念。十多年來,我也接觸過他在經濟學上的見解(當然不表示他沒有),因此無法討論「葛蘭東」。

 

4.    我對「民主政治」的了解

 

近六、七年來,我很少或沒有寫過3,000字以上的文章。最近一篇討論「民主政治」的拙作發表在2014/07(《再談民主政治》),敬請指教。https://city.udn.com/2976/5144822?tpno=3&raid=5150413&cate_no=2976#rep5150413

 

西方學者討論「民主政治」的文章請參考:

 

《走向民主之路的七個要點(21) - I. Coleman/T. Lawson-Remer

https://city.udn.com/2976/4977139?tpno=3&cate_no=2976

 

美國「輸出」帝國主義紀錄請參考:

 

《美國CIA所推翻的當代七個政府》 - J. D. Stuster

https://city.udn.com/2976/4953527?tpno=3&raid=5000765&cate_no=52524#rep5000765

 

如果你對我在其它方面的淺見有興趣,例如我對中國政府的看法,歡迎光臨我部落格 【時事論壇】 中的各專欄並指教。https://city.udn.com/2976/forum  -- 05/02 12:14 pm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023180
關於「民主政治」的對談 -- 1 -- EW/胡卜凱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以下是我和一位朋友就「民主政治」和相關議題在某群組上的意見交流。我在此處多次討論到這些議題,所以轉載於此。以便日後(?)參考。整個過程分兩次錄。

 

EW 第一次發言

 

我仍然要再次質疑,一個國家領導人講話每每前後矛盾、瘋言瘋語,還能得到那麼多群眾的支持,這不就是西方民主體制的致命缺點,容易走上民粹的邪路嗎?

 

西方政治學告訴我們的民主ABC理論,其實只適用於人口規模不很大的社區,一旦超過百萬人口的城市、國家,西方選舉式民主制度的流弊,就一一顯露出來。 -- 04/24 9:13 pm

 

胡卜凱 第一次回應

 

除了科學和技術可能沒有地區性外,政治、經濟、和社會方面的理論/制度都有地區性。

 

例如,不論中國實行的是「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不是前面都加上「有中國特色的」這個形容詞嗎?

 

如果台灣的民主政治不夠完善,那是台灣的學者、政客、和人民的問題。不是「西方民主制度」的問題。

 

如果認為「民主制度」不適合台灣,那是另一個議題,需要提出「為什麼不適合」的「論述」。

 

如果政治制度有「西方」、「東方」之別,那「馬克思主義」有沒有「西方」、「東方」之別呢?有人說過:「西方馬克思主義不適合中國」嗎? -- 04/27 8:53 pm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7023154
介紹相關論文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民主政治與資本主義有興趣的網友,請參照【宗教信仰研究】欄下的《M. Novak入世神學的經濟觀 (The Economics of Liberation Theology - Carroll Ríos De Rodríguez)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515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