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國脈動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百姓生活
 瀏覽2,186|回應5推薦1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東東平湖,湖裡野生魚死光。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殖戶幾乎都破產,漁民破產狀告無門跪哭。(網絡圖片)

南水北調毒死山東湖魚 漁民全破產 跪哭

求告遭威脅      

        
【大紀元2013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霞報導)中國大陸南水北調工程山東東平八里灣站於6月2日試水時,大量北上污水被放入東平湖,導致山東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養殖區105戶漁民無辜受災,養殖魚類幾乎死絕,共計損失約五千萬。漁民心痛跪哭,欲上訪維權卻遭約六十名警察蹲守監控堵截,至今已20天,村民求告無門,紛紛痛罵共產黨。

南水北調污水致山東湖魚盡死 漁民損失數千萬無奈跪哭

民眾「永久的空白」網絡發帖稱:六月二號南水北調山東東平八里灣站試水,將大量污水放入東平湖,污水流到了山東省泰安市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養殖區,五號第一家死魚,第二天第三天……直到十號,該村幾乎宣佈破產,105家受災,漁民哭聲一片。

山東省泰安市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養殖戶顧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說:「六月二號南水北調一放水,第二天就有死魚。通過運河從江蘇南方過來的水很不好,有很大一片黑水,這一片黑水流到哪裏,哪裏魚就死,污水流到湖裡就開始死魚。死魚的時間一直到8號左右,有一百多戶漁民死魚,我損失了二十多萬。就是南水北調朝北放水造成的,漁民損失最多的有五十萬,最少的也有十幾萬,一共損失有幾千萬。」

民眾上傳的網絡圖片顯示,東平湖水面漂浮的死魚密密麻麻,眾多女性村民們跪在地上,手中拿著死魚無奈痛哭。顧先生稱:「養魚戶積攢了一二十年,積攢了這些家底,死了魚,心疼得慌,六月十號左右,婦女們就在東平湖邊上跪著哭。」

顧龐村村民周先生也表示,6月2日南水北調試水,造成東平湖100多名養殖戶養的魚和湖內的野生魚類基本上死絕了,老百姓損失慘重,損失金額可達幾千萬。


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東東平湖,曾
 
村民們賴以生存的東平湖裡,密密麻麻飄滿
 
魚。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殖戶幾乎
 
都破產。(網絡圖片)

南水北調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東東平湖,湖
 
裡野生魚死光。東平縣銀山鎮顧龐村105戶養
 
殖戶幾乎都破產,漁民哭聲一片。(網絡圖片)

 


漁民鎮政府討說法無人理 弄壞大門遭抓捕關押並勒索

「永久的空白」網帖還稱:村民自發組織多次去鎮政府討說法,卻無人理睬。村民們決定帶被子去省政府上訪,卻被鎮政府截了回來。現在村民們基本上被軟禁,莊兩頭一邊十多輛車把守,警車晝夜不停轉。十幾個代表先後有被抓的,有跑的。

養殖戶顧先生透露,損失慘重的東平湖養殖戶100餘人, 6月10日左右拉著數百斤死魚前往鎮政府討說法,被拒之門外,憤怒的百姓把鎮政府的大門砸壞,警察卻以危害社會治安罪對村民進行抓捕關押,併進行勒索。

顧先生說:「10號左右,死了魚的一百多養魚戶去鎮上討說法,政府把門關了,叫他開門不開門,漁民把大門弄壞了,把幾百斤死魚提到鎮政府的辦公室裡。一個辦公室主任一看人多就跑了,沒有人接待,都跑了。到了十五六號,鎮裡和縣裡公安局就來逮人,說鎮上的大門被弄壞了,他有攝像頭,攝著誰就抓誰,攝著12個,就抓這12個。理由是危害社會治安,已經抓走8個人,剩下的都嚇跑了。」

顧先生透露,警察抓人後,還向村民進行勒索:「抓走的人有4個釋放的,拿錢就行,每個人五千,一共兩萬,剩下那四個生活困難,沒有錢,還在看守所裡關著。只要有錢就沒有事,沒有錢就不放,有錢的犯了法沒有事,沒錢的犯了法就給拘留!」

警察圍村禁止村民上訪 憤怒百姓怒罵共產黨

對於網帖披露的「村民們基本上被軟禁,莊兩頭一邊十多輛車把守,警車晝夜不停轉」一事,顧先生證實,村民被監控已有二十天了,警察便衣等六十餘人不許村民出門,更不允許上訪。

顧先生稱:「從6月15號到現在一直看著,村頭都是公安,有十來輛警車,不讓出門。穿警服的警察有三十人,鎮上大小官員有三十人,鎮裡的官員加上縣上警察有六十多人,在村上白天黑夜的盯著,控制群眾,一說上訪就不讓去,不允許。警察還罵人,並說『不聽話還行了?!』」

顧先生還表示,村民原計劃6月15日要去省政府上訪告狀,被警察得知後開始在村邊蹲守,不許村民出行,否則就將村民抓走。氣憤的村民如今敢怒不敢言,紛紛痛罵共產黨政權!

警察鎮壓村民常發生 死魚賤賣減損失

村民周先生也表示,警察無理鎮壓村民的事在當地經常發生,以前村民沒有交納公糧(農業稅)的,不交警察就抓人,現在村民有上訪維權的被截住,就被警察抓走勞教二年。這是官員怕影響政績被扣分,普遍不把老百姓當人看。他請求記者這次能為當地農民伸張正義。

據悉,顧龐村村民無奈將死魚賤賣,以減少損失。死魚被賣給飼料廠做餵水貂的飼料,價格是六角錢一斤,而活魚的價格是7元錢一斤,一斤魚養殖戶就賠6.4元。而這次南水北調致死的魚約有數百萬斤。

南水北調惹禍殃 民憂毒水進北京

這次毒死大量山東湖魚的南水北調試水,目的地是北京市。北京市因出現飲水危機,將於2014年採取南水北調的方式,引長江水入京,以緩解城市飲水危機。

作為北京市南水北調工程引水源的丹江口水庫,其主要水源漢江,此前被揭遭到嚴重污染。有當地居民對大陸媒體表示,沾到江水,皮膚就感覺很癢,並稱現在的「漢江就是天然化糞池」。每年有超過五千萬噸連農村灌溉土地都不用的「劣五類水」,直接排放到漢江中,污染江水。

有民眾表示,中線一江毒水送北京!這水要是流到北京了,那可就大發了!這水北京人民敢喝嗎?

(責任編輯:姜斌)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983011
 回應文章
釘子戶:反抗中國政府的象徵 - G. Guilford/R. A. Ferdman
推薦1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胡卜凱

'Nail Houses (釘子戶)': Unlikely Monuments to Anti-Government Resistance in China

 

Property owners protest eminent domain abuse by staying in their homes -- even as everything around them is torn down.

 

Gwynn Guilford and Roberto A. Ferdman, 08/19/13

 

Even as its economy slows, China's investment in real estate and infrastructure has lost little steam. A common problem for developers, though, is that especially in and around major cities plum land parcels are often already occupied. The solution? Evict the residents. Sometimes developers or local governments compensate or relocate those they kick out, usually offering less than the original property's value. Sometimes they don't.

 

But occasionally this combo of force and pay-out doesn't work. The result is what is popularly called "nail houses" or "nail households," referring both to their residents' stubbornness and how they protrude on the skyline of already razed land.

 

The term's common use dates back to a 2007 incident in Chongqing, when a kung-fu master and his charismatic wife became national heroes for refusing to leave land zoned for a new shopping mall. But nail houses have an enduring popularity in the Chinese media. That's probably because the social theme they embody -- underdogs standing up to power and money -- has only gained in importance as government cronyism widens the gap between rich and everyone else.

 

However inspiring their stories may be, most nail houses eventually suffer the same fate: demolition, as either the owners back down or their homes are illegally bulldozed.

 

Here's a look at some nail households from 2007 to the present. (請至原網頁參考相關照片)

 

http://www.theatlantic.com/china/archive/2013/08/nail-houses-unlikely-monuments-to-anti-government-resistance-in-china/278808/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5000697
兩張圖在網絡上瘋傳 中國民眾怒吼:火起來
推薦0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最近,有兩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讓大陸民眾憤怒不已,大家高喊:
讓這些警察火起來。(網絡圖片)

兩張圖在網絡上瘋傳 中國民眾怒吼:火起來

 
        
【大紀元2013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最近,有兩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讓大陸民眾憤怒不已,大家高喊:讓這些警察火起來。

一張圖片是發生在5月29日上午,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甌北金甌村村民因無良開發商違反規劃建房,嚴重侵佔村裡公共道路。村民維權卻遭到當地特警圍毆,毆打致多人重傷。

當時,有四五個手拿盾牌、電棍的特警將一位男村民摁住;一位倒地男村民被打的頭破血流,滿身是血;但其中一張圖片讓大陸民眾震怒,就是一名特警揪住一位女村民的頭髮在地上拖行的畫面。


最近,有兩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讓大陸民眾憤怒不已,大家高喊:讓這些警察火起來。(網絡圖片)


民眾「霸氣的北京小妞2012」表示,看到這兩張照片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了!「中國夢」再次被血腥和暴力無情地打得粉碎!強烈要求全國網友人肉照片中拎著婦女頭髮的敗類!呼籲全國轉發!

有民眾表示,身為特警,人渣都不如!呼籲全國轉發!「怒」「怒」「怒」! 大家頂起來!還有民眾表示,讓這惡警火起來。

另一張圖片是江蘇常熟城北派出所警號為246621的陸志剛在揪退休女職工的頭髮!蘇州民眾胡誠表示,瞧這手勁,這表情,這眼神!她不是犯罪嫌疑人,她只是為常熟開關廠30名侵吞了職工股權,並把知情老職工們 「請出」企業討個說法,她的年齡可以做你的母親了!


最近,有兩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讓大陸民眾憤怒不已,大家高喊:讓這些警察火起來。(網絡圖片)


這是發生在2012年1月10日,一群江蘇原國營常熟開關廠的老職工,高舉著「還我工作、還我股權」的橫幅在公司門口討回公道,遭到了數10名警察、輔警的「保護」!其橫幅被城北派出所警號為246621的陸志剛警察強行搶走。

對此,大陸民眾高喊,這個警察要火了!大陸袁裕來律師表示,轉起來,如屬實,讓他火。北京民眾張洪峰接著說,應該火。北京法律學者徐昕回應,那就火吧。

民眾「嚴明A」:流氓和土匪都不如!禽獸!

「雙龍會的靠山」:讓他火起來!他的火很大!

「孤帆輕舟過重山」:此人,喪盡天良,不配做人!

「BEYOND-13B」:苦難的中國老百姓,人吃人的社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996084
中國精神病人逾1億 重度1% 「被精神病」再受關注
推薦0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有一億精神病,很多用鐵鏈被關在籠中生活。圖為劉躍貴已經在籠中生活了10年。(網絡截圖)

中國精神病人逾1億

重度1% 「被精神病」再受關注

        
【大紀元2013年07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近日,中共官方數據聲稱,中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1億人以上,其中重症精神病患者超過1600萬。此數字震驚社會。在中共半個多世紀的統治中,社會問題深重是一個原因,而因種種原因各類被官方迫害的「被精神病」者再受關注。

7月11日,新京報報導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精神衛生中心2009年初數據顯示,中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1億人以上,其中重症精神病患者超過1600萬,也就是說不到100個中國人中,就有1個是重度精神病人。很多有暴力傾向的重症精神病人,被家人鐵鏈鎖住或關在籠中,這樣的「籠中人」其實是個龐大數字,僅河北省便有約10萬人。

河北10萬「籠中人」被拋出

報導稱,5月1日,《精神衛生法》施行,限制自由的手段被法律所禁止。但因經濟條件限制,家庭關愛不夠,村落、社區對精神病人認知恐懼等原因,鐵籠成為大量重症精神病人的最終「歸宿」。

劉躍貴是一名重症精神分裂患者。他在籠中已生活了10年。52歲的他,就在房間裡的籠子中。籠子由拇指粗的螺紋鋼焊接而成,一米五高,他無法站立,或坐或臥。鐵籠中的劉躍貴,吃飯的問題,目前主要是三弟劉躍金在照顧。每天會給他放一些食物和水。家里人說,因為他傷過人而不願放他出來。

7月11日,「10萬籠中人」成為當日百度排行第七的熱搜詞,海內外網站紛紛轉載,因為一億精神病,僅河北省便有約10萬「籠中人」這個數目怵目驚心,但當局把這個問題歸為精神病患者的家屬,並稱是因為大陸沒有這麼多的精神病院能容納患者。

但綜合海內外的報導,實際情況是大陸被關進精神病院的有很多並不是精神病患者,而是訪民。因這些都是當局的秘密,所以「被精神病者」有多少,至今還是個迷。

廣西42名精神病人出逃 當地衛生局稱因想家遭質疑

近日,廣西梧州市籐縣一間醫院發生42名精神病患者集體出逃事件,因網絡存在「被精神病」的質疑而引發各界關注。

據大陸媒體報導,7月5日晚8點多鐘,廣西梧州市籐縣第三人民醫院發生了精神病患者逃離事件,一共有42名精神病患者逃脫醫院跑了出來。

7月11日,當地衛生局、事發醫院以及一些護工向中新網記者表示,這些精神病人的集體「脫管」,都與想家有關。

對於當地衛生局的說法,民眾質疑:廣西42名精神病人集體出逃,當地衛生局稱因他們想家。~~我只有一個疑問:精神病人會想家嗎?

羅昌平:有無被精神病?這裡隱藏多少悲劇與罪惡?

事發醫院的負責人介紹,事發時醫院的醫生剛給病人發完藥,突然有7名精神病人劫持了負責管制的醫生,要求出院,他們搶到鑰匙之後把門打開跑了出去,隨後其他的病人也跟著跑出去。官方稱動用了400多警方等人力進行尋找,目前已全部找回來。

財經網的副主編羅昌平7日對此表示:今天最不該忽視的新聞,是廣西梧州一精神病院近日集體逃脫42人,可謂中國版「飛越瘋人院」。院方受訪央視時說,主要策劃逃脫的6到7名「重症精神病患者」,都是當地警方送來的。一群重症瘋子何以策劃逃跑?他們如何說服超過八成瘋子並繞過正常的醫護人員?其中有無被精神病?這裡隱藏了多少悲劇與罪惡?

大陸頻頻上演「被精神病」 精神病院成為中共公安機構

這些年來,「被精神病」事件頻頻被曝光,引起社會各界的強烈關注。一直以來精神病院可謂是中共公安部門的一個分支機構,許多維權人士、上訪人士被以精神病的名義關押在精神病院遭受折磨與迫害。

2009年,中共精神衛生法起草成員、北京大學教授孫東東稱「對那些老上訪專業戶,我負責任地說,不說百分之一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精神有問題,都是偏執型精神障礙。」此言論引起軒然大波,中國訪民的抗議浪潮此起彼落。

因不滿單位長年「同工不同酬」,武漢鋼鐵集團公司職工徐武打官司敗訴,為此多次上訪,遭到前上司、原單位「迫害」,被非法收治在精神病院長達4年。2011年4月19日,徐武從關押他的武鋼職工二院精神科監護病房成功「越獄」,被媒體稱為翻版《飛越瘋人院》。

4月27日,徐武在廣州接受電視台採訪以後,就被武漢警方跨省抓捕押回武鋼精神病院。在社會各方的關注和呼籲下,當地政府迫於壓力,於2011年5月給他作了鑑定,6月10日徐武回到家後便被大量國保和保安等人員監視居住。

河南漯河農民徐林東因幫鄰居討公道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於2003年被鄉政府送入精神病院6年半,其間被強行捆綁48次,電擊55次,兩次逃跑、幾度自殺,直到2010年才被得知他下落的家屬解救出來。

中共拋出精神衛生法 法輪功學員仍被精神病院關押

此外,在大陸的一些精神病院還有一種更為罪惡的勾當,作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另一個魔窟。聯合國人權組織證實,中共利用藥物和精神病院,折磨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幾乎每家精神病院都參與了這場罪惡。

大陸首部《精神衛生法》從今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首次明確了精神障礙患者「非自願醫療」的概念、標準和程序,目的是防止把精神正常的人診斷為精神病,同時規定了法律的責任,懲處違反精神障礙診斷標準,將非精神障礙患者診斷為精神障礙患者。然而,就在中共頒布《精神衛生法》的同時,一些法輪功修煉者仍在精神病院遭受摧殘。

據明慧網5月19日報導,法輪功學員劉勇,現年42歲,原是邯鄲市邯鋼集團職工。在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曾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勞教。2001年6月,邯鋼集團脅迫其家屬,強行將精神正常的劉勇送入保定精神病院,那一年他30歲。因為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劉勇在保定精神病院一關就是12年。

保定精神病院同勞教所、監獄一樣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有至少24名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迫害致死。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14年來,僅邯鄲一地「被精神病」的法輪功學員就不少。

楊寶春,法輪功學員,邯鄲市錦航絨布廠職工,1999年9月因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兩年,並被勞教所惡警迫害致截肢。勞教所為推卸責任直接將他送進安康精神病院。

為了讓楊寶春成為一名真正的「精神病人」,該院院長王玉賓夥同護士馮永彩,常常把一種無名藥物偷偷放在飯裡。楊寶春食用後,一直口水不斷,說話口齒不清,舌頭發硬,渾身無力。這樣一關就是四年。

2005年底,為了阻止楊寶春上訪討說法,邯鄲市錦航絨布廠又將他關進安康精神病院。在那裏,楊寶春經歷了非人的折磨,他曾於2008年初靠單腿跳著逃回家,但安康精神病院哪肯放過,又將他粗暴抓回,至2009年,家人發現楊寶春被迫害致完全精神失常。

而《精神衛生法》的頒布,分析認為,不過是中共欺世盜名的騙局,劉勇等諸多法輪功學員仍在精神病院關押遭受非人折磨就是明證。

(責任編輯:孫芸)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985961
廣東數百警與民爆衝突 拆遷官員被打出血
推薦0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廣東數百警與民爆衝突 拆遷官員被打出血(13圖)

【大紀元2013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因修建濟廣高速興平段征地,6月14日,中共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征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征地。過程中,雙方發生衝突,警方強行驅離並毆打村民,憤怒的村民將一名拆遷官員打出血,有三位村民被拘。

暴力征地激民憤 拆遷官員被打出血

在征地補償等條件未協商好的情況下,中共當地政府開來大型挖掘機,強行毀壞水田的稻穀。村民在現場拉起「維護農民利益 反對低價強征」等橫幅抗議,為保護土地,部份村名用肉身阻檔,被公安強行驅趕。

現場目擊者林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說:「市政府、鎮政府調來警察一百多個,穿制服防暴隊有五六十人,帶紅袖章的有200多人,還有不明身份的人。這是市、鎮聯合承包征地,有發生衝突,有3個村民被公安抓去。」

劉先生說:「政府組織了幾百號人來征地,水田一平方纔補償60多塊,村民不同意就反抗。再過半個月,水稻就收成了,用挖土機強行把水稻全部推掉。徵收價錢太低,發生爭執,然後發生衝突,抓了幾個人,有個官員被打流血。」

林姓民眾表示,雙方有衝突,農民要保護自己的水田,肯定不讓推地,就站在挖土機那阻止,被幾個人強行拖出來,打傷一個村民,有三個人被拘留,其中兩個是夫婦。當地一位司法官員被村民打到鼻子流血。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村民拒絕低價徵收

當地政府因修建濟廣高速公路,沿線所涉及的鄉鎮要進行征地拆遷。從2011年,當地政府開始丈量土地,但未作任何關於補償或安置的說明。2013年5月,當局發文要求村民6月底前搬遷,仍有許多田地、果樹等未丈量,也未與村民協議。

林先生表示,村民要求合理賠償,現在水田每平方只有60塊,房屋每平方800到980元不等,有的只是600到700。其它建築物只有250元。村民支持國家建設,但出台價格不合理、太低了,鄰近村莊地價漲到每平方1500元上下。

林姓民眾表示,現在很多村民都不簽字,用2002年的標準來補償,沒有相關法律程序,所有問題都沒有落實,就要動遷,沒有安置,村民要住哪裏? 大家無力抵抗,只有去信訪反映問題。

有村民發帖表示,,高速施工部份工程由當地勢力個人承攬,沒走相關法律程序,通告、公告及聽證都無舉行,也無協商,個人與當地政府掛勾,當中存在巨大利益關係及違規操作,村民不服,已激起民憤。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6月14日,廣東省梅州興寧市黃陂鎮政府出動數百警察及徵地人員,進入陶塘村和陶古村暴力徵地。(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劉毅)

分享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985594
海南爆發流血衝突 近百防暴警催淚彈鎮壓(10圖)
推薦1


國華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海南爆發流血衝突 近百防暴警催淚彈鎮壓

【大紀元2013年07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高蘭村爆發警民衝突。當地政府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堵路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其中一婦女重傷,傷者包括幾歲的幼童。

20多人被打傷 警察連老人小孩都不放過

7月3日,該村因不滿私營沙場多次越界偷沙,導致河床塌陷,土地流失,村民要求賠償被拒絕後,於是堵路不准運沙車通過。當地松鳴邊防派出所調來大批武警、防暴隊強行驅散。

該村一位男村民向大紀元記者說:「當天下午,那些警察先用催淚彈打村民,到晚上9點左右,派出所王所長下令打我們,村民開始離開,然後用棍棒追打村民,有20多人被打傷。有一個30多歲的婦女重傷,被打成腦震盪,現在還在醫院。」

他說:「還打80歲的老人,打傷流血,那小孩才三四歲也被警棍打傷。現場太亂了,見人就打,不管男女老少。打完後,警察就讓那10輛車載沙車走了。」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韓姓村民說:「村裡的老人、小孩、婦女在那裏阻止,防暴警察來了五輛車,大概有上百人,用棍棒打村民,有的直接用腳踢、手打,打傷很多人,有幾個警察抬著一位老人直接推到水溝裡面;那小孩子跟著母親,也被人推倒在地,被警棍打傷。」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圖為受傷小孩。(網絡圖片)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私營老闆越界偷沙引糾紛

據村民投書反映,高蘭村坐落於春江邊,河沙豐富,引來不少私營老闆的窺視。有老闆在鄰村韓宅村承包了沙場。由於常年采沙,韓宅村的沙子日漸枯竭,老闆的沙場生意每況愈下,因此發生過多次越界偷沙事件。

村民表示,今年初,采沙船到高蘭村界內偷沙,被當地村民逮到。該老闆最後以4萬元作為賠償瞭解此事。之後,該老闆先後多次越界偷沙,並以低賤的賠償金額敷衍村民。

6月8日,該老闆又越界偷沙,由於多次偷沙,導致高蘭村河段岸堤塌陷,土地流失,也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為此,高蘭村索要10萬元賠償,但雙方無法達成共識。

村民表示,7月3日上午9點多,該老闆派車運沙,由於雙方就偷沙事件尚未解決,村民制止車輛運沙,將運沙車堵在該村村口,與老闆協商未果後,該老闆報警。派出所到場要求雙方協商解決,但雙方拒不讓步。最後當局派出百餘名防爆警鎮壓,傷者多為老人、婦女和小孩。


近日,海南儋州市白馬井鎮出動近百防暴警察鎮壓抗議村民,並施放催淚彈及毆打手無寸鐵村民,事件造成20多位村民受傷。(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謝東延)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4984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