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論壇
市長:胡卜凱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知識和議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知識份子」和公共議題
 瀏覽1,144|回應4推薦2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藍海翔
胡卜凱

2004年我在【中時電腦報】>>【新聞對談】上發表了一篇舊作:《論「知識份子」》。過了三年,最近有位Anonymous 網友將它找出來貼了一個短評(留言59)。我寫了一篇短文回應(即本欄開欄文)。引起另一位阿斌網友(留言61)的評論。我也做了一個答覆。我現在將三篇文章都轉貼於此。歡迎討論。原文請參考: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503939


*****************************

謝謝Anonymous網友(留言 #59)再次將這個欄提出來。我借這個機會說幾句我過去半年多來一直很想講,但又懶得說的話。

「知識份子」 和非「知識份子」 的不同,在於前者受過一定程度的「知識 訓練。而「知識」訓練的要件是講邏輯合理性

公共領域發言需要講邏輯和合理性。講邏輯和合理性的要件之一是標準立場要一致。

因此,凡是過去近四年來沒有批評陳水扁貪腐的人,甚至於當陳水扁有權時,替他及其壓寨夫人的貪腐動作做擦、舔、吹工作的人,在他/她們對過去行為做個交代以前,沒有資格再就公共議題表達意見。因為,他/她們很可能還在延續以往的賣身或賣嘴言談動作,而不是在討論公共議題。或者他/她們仍然沒有面對事實和判斷情況的能力或大腦,也就沒有資格言之成理的討論公共議題。

我批評的是立法委員、媒體援嘴(「援交」的「援」)、和一些傳統的「知識份子」,如某些身為豬社、狗社、留春社社員的教授,和所謂中央研究院的院士、院長之流。當然,我批評的對象也包括在此處表演或打鍵盤工的一些混混和智障。



本文於 修改第 8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070436
 回應文章
「合理性」及「講邏輯」的英文字彙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題

胡先生:

您這欄討論的問題十分嚴肅,十分重大。內中提及的"合理性"及"講邏輯"是重點,為了更清楚掌握這兩個名詞的意涵,您可否將"合理性"和"講邏輯"的英文term也翻一翻?大家研究一下,謝謝!

原載: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503939, 留言#66

****************************

回應

謝謝參加討論。

「理性」一詞當術語或普通名詞時,相當於英文的reason,

reasonableness, rationality。

「合理性」或「符合理性」相當於英文的形容詞或副詞,英文為reasonable, rational, reasonably, rationally。如be reasonable, act rationally等句型。

「工具理性」或「應用理性」是哲學及社會/人文科學中的術語,英文為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邏輯」一詞當相當於英文的logic。

「講邏輯」或「合邏輯」相當於英文的形容詞或副詞,英文為logical, logically。如be logical, think logically等句型。

在本網頁的【知識對談】一欄中,我曾發表過以下三篇相關文章。請參考。

《淺談「理性」》,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944852&w=&q=&Page1=6, 留言(#33, # 34)

《淺談邏輯》,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944852&w=&q=&Page1=4, 留言(#69)

《真理、邏輯、和懷疑論 -- 網路交流》,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944852&Page1=3&w=&q=, 留言(#95)

以下三篇拙作亦可參考。

《判斷模式》,http://www.fokas.com.tw/news1/newslist.php?id=34

《語言和論述 -- 對合「理性」論述行為的建議》,http://www.fokas.com.tw/news1/newslist.php?id=441

《談 「非理性」論述行為》, target=_blank>http://www.fokas.com.tw/news1/newslist.php?id=462

原載:

http://tb.chinatimes.com/forum1.asp?ArticleID=503939, 留言#67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074340
「工具理性」和「羊頭學」
    回應給: 胡卜凱(jamesbkh)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我強調「講邏輯」以及「合理性」時,我已經預設︰

「目的」已選擇和「行動」已決定採取。


**********************************


我針對以上這段話做一些說明。

我或許應該用「工具理性」來表達此處的「理性」一詞。(我曾發表過一篇以「理性」為主題的文章解釋這一點。)

此處的「邏輯」一詞,也不是指狹義的思考或推理規則。而是汎指做事時的一般性經驗法則。(例如,「邏輯」有很多種,不同的領域或應用,需要使用不同種類的「邏輯」。我也曾討論過這個概念。)

我相信以上這兩點都是普通常識。在我的上、下文中,它們的「用法」也很清楚。

因而,一個動作或步驟(包括思考言談)是不是符合「邏輯」和「理性」,要看「行動目的」以及「行動類型」來決定。也就是我在本文一開始所引用的:

當我強調「講邏輯」以及「合理性」時,我已經預設︰「目的」已選擇,和「行動」已決定採取。

我們不能抽象的或在真空中談論「講邏輯」和「合理性」。自然也就不能把它們和「承擔國家社會進步的責任」這種倫理學或「羊頭學」的命題相提並論(1)。

附註:

1.  「羊頭學」者,研究如何「掛羊頭賣狗肉」之術者。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070903
目的、行動、和方法
    回應給: 胡卜凱(jamesbkh)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不知道你評論的對象是誰,因而我無法做具體或針對性的討論。以下以我自己為例,表示一點一般性的意見。

1.     關心

1.1   關切的方式

「關切」有很多方式。了解情況、表達意見(言談行動)、和採取實務行動等等。以921大地震為例,「關切」的方式包括︰閱讀災情報導,呼籲救援,以及捐款、幫助募款、參與重建工作等等。「關切」不必口沫橫飛的胡說八道;口沫橫飛、胡說八道的人,未必表示他/她真誠的在「關切」。這類人「言談行動」的「行動」目的往往是打秋風、出風頭、或進行自我心理治療等等。在此處就任何議題都有言可發的人,多數屬於這一類型。

就我自己來說,我的座右銘是:「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未逮也。」因此,我很少討論我能力以外的話題或議題。(這不表示我的文章沒有錯誤。)能力在此有兩個面向,一是知識,一是實踐。實踐也有兩個面向,一是身體行動,一是言談行動。由於我上述的座右銘,我區分這兩種不同的「實踐」,而以前者為主。例如︰

我主張倒扁,我就參加紅衫群眾和到現場嗆扁;我主張保釣,我就參加保釣運動、經常到日本在台交流協會抗議、和到釣魚台列島去宣示主權;我鼓吹建立社會規範,我就指名道姓的批評我看不起或看不慣的人;我主張言論自由,而自由蘊含負責,我就以本名在網上行走。

「國際金融風暴」在我知識能力之外,「失業問題」在我實踐能力之外。根據以上的分析,我不討論這兩個議題有兩個原因︰

a.     我沒有道聽途說,人云亦云的習慣;

b.     我沒有「打高空」的興趣。或者說,我沒有事事發言、天天發言、或每幾個小時就得發言的毛病、衝動、或情結。

除了自己閱讀和「國際金融風暴」相關的分析來試圖了解情況外,我在聯合城邦的部落格上,也轉貼了一些相關報導。

「失業問題」是一個結構性和政策性的長期社會及經濟問題;它也是「勞工問題」的一部分。我偶而會在政治和經濟領域做原則性或常識性的討論,它們自然涵蓋了「失業問題」;2002年以後,我參加過多次聲援勞工和一般弱勢群體的街頭運動。

1.2   「關切」的範圍

人的精力和時間有限。所以,我們不可能「關切」所有的事。我也就認為「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只是一個理想或指導原則

其次,這個世界形形色色,它是一個多元社會。我們也不必「關切」所有的事。我相信即使我不了解或不參與這個或那個議題,只要它有意義,總會有人「關切」它。這是「有意義」一詞的定義。例如,我不了解為什麼有很多人為保護動物而大聲疾呼,我更不了解一位為這個議題建構一套倫理學理論的學者的動機或動力。但是我尊重他/她們「關切」保護動物議題的權利。我也不會勉強他/她們來「關切」我所「關切」的議題。如果一個人「關切」所有的事,他/她大概以佛陀或上帝自居。以佛陀或上帝自居的人,通常是個瘋子。

因此,每個人選擇一、兩個或兩、三個自己有興趣和真正「關切」的議題來努力就可以了。「真正關切」在此指一個人願意為自己宣稱所「關切」的議題身體力行,而不只是盡盡美國人說的lip service (= 打嘴炮?)。

2.     責任

我以上對「關切」所做的分析也適用於「責任」,可以比對參考。以下我討論和「講邏輯」以及「合理性」相關的部分。

2.1   目的、行動、和方法

「國家社會進步」是(行動的)目的;「承擔(責任)」是行動;「講邏輯」和「合理性」則是(行動的)方法或方式。目的、行動、和方法是三個不同層次、不同性質的概念。「必須」、「才是」、「應該」等副詞、助動詞(或概念)只能用來描述同一層次的概念。因此,把目的、行動、和方法三者並列,討論(三者之間的)「必須」、「才是」、「應該」,是思考不清楚 (或不邏輯)的現象或結果。基本上,「講邏輯」和「合理性」是只適用於方法的概念。以下用兩個成語和兩個現實例子來說明。

如果(得到)「魚」和「兔子」分別是一個人的「目的」,「捕」和「抓」分別是這個人可能採取的行動。「緣木」和「守株」則分別是這個人可能使用的方法。

(得到)「魚」和「兔子」是合理和不違反邏輯的「目的」;「捕」和「抓」也是合理和不違反邏輯的行動;「緣木求魚」和「守株待兔」則是在方法上「不講邏輯」以及「不合理性」的範例。因為,前者成功的或然率可說等於零;後者成功的或然率大概比得威力彩的或然率還低。

「講邏輯」以及「合理性」是方法層次的議題。只有在選擇了「目的」和決定是否採取「行動」後,才談得上「講邏輯」以及「合理性」。當我強調「講邏輯」以及「合理性」時,我已經預設︰

「目的」已選擇和「行動」已決定採取。

我們有時說這個或那個「目的」合理或不合理,有時也說這個或那個(是否採取「行動」的)「決定」合理或不合理。但這裏的「合理」或「不合理」其實不是在形容「目的」和「行動」本身,它們還是在形容「選擇」(「目的」)和「決定」(是否採取「行動」)的「方法」。

面對中國的實力和所宣示的政策(如「反分裂法」),號稱追求「國家社會進步」而主張「台獨」,則我認為「獨立」在這個情境下是「不講邏輯」以及「不合理性」的方法。也就是說,它成功的或然率等於零或大概比得威力彩的或然率還低。

在現實生活中,追求「國家社會進步」而縱容貪腐行為,我認為不但是「不講邏輯」以及「不合理性」的方法,它更是一種欺騙行為。欺騙行為在此包括紅燻魚、稻草人等邏輯謬誤,和轉移焦點、烏賊戰術等下三濫技倆。這些術語的具體例子就是高談「國際金融風暴」或「失業問題」等等,而不追究陳水扁的貪污,和他將司法議題轉化為政治議題的企圖。

2.2   責任和功能

我不討論「國家社會進步的責任」。一來它空洞或「無所指」;二來也因為這個關係,它已被一些擦、舔、吹三客流拿來當做掩飾欺騙行為的「羊頭」。像陳水扁這種爛貨,也在談或也敢談「愛台灣」和「獨立建國」。「愛」和「國」這些神聖的字眼已被陳水扁和他的擦、舔、吹三客流搞臭了,搞得一文不值了。我看到有人高談「愛」和「國家」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檢查一下他/她是不是又在幹擦、舔、吹的言談動作。

我認為一個人只對「自己」和「家庭」有責任。這是何以在開欄文中,我只討論知識分子的「功能」。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070458
「知識份子」和責任 -- 阿斌
    回應給: 胡卜凱(jamesbkh) 推薦0


胡卜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 -- 阿斌

呵呵,我也很有興趣問個問題。

對於國際金融風暴不關心,對於經濟失業問題不聞不問,但是對下台的阿扁講啥話,努力解讀,強力放頌,這樣是知識分子的行為嗎?

這可以先請教。

我想知識分子除了邏輯與合理性外,還有必須承擔國家社會進步的責任。這才是現代知識分子應該思考的。當沒有國家社會進步的責任在肩上,那麼邏輯與合理性,只不過就是按照規則跑出來的東西,一點意義都沒有。你要論述現代的知識分子,應該把重點放在責任。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070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