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命記憶的開始
市長:等待寂寞降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生命記憶的開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穿過我生命的女人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穿過我生命的女人-只能祝福的愛戀(10完)
 瀏覽512|回應0推薦0

等待寂寞降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我交男朋友了!』、『我交男朋友了!』,把身子浸泡在燙身的熱水中,仍無法將注意力轉移,腦中不斷地重覆著麗娟的那句話。放掉熱水轉開冷水,沖著已被熱水燙紅的皮膚,冰冷的滋味原來比熱水更令人難受...

夏夜、秋夜、冬夜...,每夜過十二時陽台總是我煙思的地方,五個月過去了,雖然早已平復心裡的激動難過,但總揮不去那種淡淡的遺憾和想念,在我往後的生命中還會遇到這般的知心,這樣令我牽腸掛肚的女人嗎?天知道...唉!想太多只會令自己更加愁悵而已。

冷風襲來,夜有多深了呢?怎麼感到這樣的寒,點了根煙狠狠吸了一口,連帶心中的鬱悶一起吐出。好快!時間過的好快,才覺剛退伍沒想到已過六個月了。

難得一次假日不用去補習班,想貪睡一會卻被電話給吵醒,接起電話還在想到底是誰時『喂!』了一聲後就聽到阿德的大嗓門。

『都几點了還睡!』

『幹,你是叫火大...』不爽地回罵了阿德。

『喂,元旦有沒有空?』阿德大笑地問著我。

『幹嘛?』起身坐在床緣有氣無力的回問阿德。

『退伍第一次同梯會啊!』

『喔,辦在那裡?』

『台中啊,這次台中的辦,下次再台北的辦,怎樣?』

『元旦...』口中念著日期,心裡想了一下。

今年的元旦,應沒什麼事才對...

『好,算我一份!』告訴了阿德我會去。

『小仕,你不帶那個月餅小姐來啊?』阿德聽到是我一個人去,有點疑惑的問著。

『我一個人去啦!』很快地大聲對阿德又說了一次。

『好啦,中午十二點前要到喔!』阿德像是被我嚇到,說話忽然變小變慢。

『阿德,對不起,我沒睡飽...』緩和了一下心情,向阿德道歉。

『沒關係,你再去睡!有事見面再說。』阿德正經地說著。

掛了電話,躺著也睡不著,意識清楚地告訴我,我還在意著她『不屬於我』。拉開抽屜拿出了最近麗娟寄給我的生日卡...

一字字,一句句,告訴著我她的不快樂,工作上的挫折,男朋友的無法體諒和理解,想逃離卻又不知何處安身。無奈充斥的卡片,我感受不到生日收到卡片的喜悅,我...無法抱緊她!

看著桌上躺著的鋼筆,是她送的。拿出信紙...

『黑夜的來臨只是代表另一個白日的到來。挫折只是經驗的累積,並非永世的失敗。在工作上妳一定可以勝任,妳所受的無力感只是來自於沒有人可以聽妳說話,不是嗎?

還記得嗎?妳曾說過我是妳最好的朋友,最知心的大哥,最、最、最愛謢妳的『情人』,我一直都還是,雖然妳身邊已有人,但我還是妳最好的朋友和大哥啊!心裡有話,我就在這...

在感情上妳並不是個主動的人,所以若不是很了解妳的人會很難清楚妳要什麼。世上最難懂和最易懂的就是人心,而這是要看妳遇到什麼人,若妳遇到的是不懂妳的人,何妨倘開心讓他了解妳,也許就是差這一個動作,有些人是需要點化的...溝通和說明吧!

一直沒告訴妳我在補習的事,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只是想讓妳知道,我...做了我認為應該做的事!』

封了信箋,披了件外衣,走到郵筒心沉地把信投入。

工作、補習,日子過的還算充實,讓自己忙碌點果然是好的。翻了日曆,明天就是元旦了。打了個電話給小斯,本想搭個便車去台中,沒想到車已坐滿,看來只好自己開車去了。

車停在高速公路上,聽著廣播知道豐原段有重大車禍,一路上走走停停,最後停在苗栗不動,看了時間下午三點多了,開了五個多小時,四點、五點...,總算車速加快,到了阿德家己是六點多了。

『小仕,我們是吃中午的,不是吃晚飯。』阿財故意調侃我。

『我就是要來吃晚飯,不然你怎樣。』笑著回了阿財。

『走了,吃飯去!』阿德起身叫著大家。

『小仕啊,我們也是剛到,不要聽阿財在那瞎說』小斯搭著我的肩膀說著。

向小斯笑著點點頭示意我知道。

酒足飯飽後,一行來到大里阿文的家,大家一高興起哄阿文又去買了四手的啤酒,開了一瓶XO,不一會已倒了一半。拿了瓶啤酒走到陽台,點了根煙獨自喝著酒。

『心情不好?』

聽到阿德在背後問著我,當阿德走到身旁時遞給了阿德一支煙,幫阿德點了火。

『沒啊!』有點無奈地說。

『那個月餅小姐呢?』

沒想到阿德直接問我,對著阿德一陣苦笑後把事情都告訴了阿德。

『你要等她?』阿德聽完後問著我。

苦笑一聲把酒全灌入口中,又吸了一口煙。

『我知道她的個性,她已經做了決定的事是不會有轉機的,即使她和他分手也不會選擇我的。』說完看了阿德一下,又深吸了一口煙。

『那你是真的想再念書嗎?』

『不想!』我語氣肯定的回了阿德。

『那你在幹什麼?』阿德推著我的肩說著。

我在幹什麼?是啊,我在幹什麼,我還在等待奇績是嗎?

『幹!這一點都不像你,婆婆媽媽的,就為了一個女人?』阿德生氣地罵完後轉身進屋。

想了想,呆了呆,正要再點根煙時,阿德拿了一手的啤酒走了出來。

『來,喝死你!』阿德說著丟了一罐過來。

『幹!你心情不好,我陪你喝。』阿德說著開了一罐一口氣灌了下去。

看阿德灌了一罐,我也跟著灌了一罐。在六罐喝完後,和阿德坐在地上,背靠著牆。

『還喝不喝?』阿德問著。

搖搖頭,幫阿德點了根煙遞給了他,自己也點了根,吸口煙緩了胃裡的冰涼。

『我不去補習了,我要把心思用在工作上。』吐著煙,看著地板,把長久以來的心思告訴了阿德。

『嗯!』阿德抽著煙不插話繼續聽著我說。

『我要走自己的路!不為任何人,只為自己。』說完後把煙熄掉站了起來。

阿德也跟著站起來,拍拍我的肩膀。

『阿德,我們再喝!』看著阿德笑著說。

『好,為心情好喝!』阿德搭著我一起走進屋裡。

放完假後,我辭掉了目前有點打工性質的工作,認真地找了份真正想做的工作,晚上也不再踏進補習班。當白天的工作穩定後,我又找了夜間的工作,從早上八點開始工作到凌晨兩點,我用工作填滿時間,我要用自己的方式來創造自己的成就。

不定時地還是會接到麗娟的來信,看來她的工作也穩定了,感情上也有了良好的互動,是該為她高興!

把牆上的月歷拿下,換上『1996』年,打了個電話給阿德,告訴他我沒法參加今年的同梯聚會,聽到我沒法參加,阿德嘆了口氣後笑著要我好好注意身體。兩年了...工作的忙碌已讓我兩年沒法參加聚會了。

元旦時在家趕著工程報告,電話響起,接起電話,聽到講話人的聲音感到詫異,從沒打電話給我過的麗娟居然打電話給我,腦中瞬時閃過一個想法。

『阿旻,有空可以說話嗎?』麗娟柔柔地問著我。

『有啊!認識妳這麼久,妳從沒打電話給我過,怎麼今天...』

『妳不用說,我知道了!』我接著又說。

『你知道?』麗娟驚訝地說著。

『恭喜了!什麼時候呢?』我笑著問麗娟。

回想起以前問她為什麼都不打電話給我,她說會的,在她要結婚的時候。我想我猜的應不會錯才對...

『過年前...』

『你會來嗎?』停了几秒的空白,麗娟接著問我。

『我會去!』

聽到麗娟笑了,寒喧了几句後,她也還要打電話通知朋友就草草結束對話。結婚,她要結婚了,停下手邊的工作,走到後院點了根煙,吸了一口...『她要結婚了!』

對著鏡子把領帶調整好,看了一下沒睡好有點浮腫的雙眼,時間差不多了,該走了...

穿著婚紗的她顯得更明艷動人,她變得更成熟更漂亮了。敬酒時她看到我,給了我一笑,由於她先生太會吃醋,我並沒有和麗娟說上話,喜宴尚未結束我便先離開。

坐在車上,降下車窗點了根煙,嘆了口氣,結束了!

車在高速公路上往前,思緒卻不停的往後,她的笑、哭、喜、怒,想起又隨風飄散。這段愛戀,終究只能祝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445&aid=213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