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命記憶的開始
市長:等待寂寞降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生命記憶的開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穿過我生命的女人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穿過我生命的女人-只能祝福的愛戀(9)
 瀏覽502|回應0推薦0

等待寂寞降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颱風夜裡站安官更覺夜悽悽,打電話叫各哨所的學弟們進崗哨躲雨避風,九月颱的風可真不小,一陣風吹得窗喀喀響。走出中山室門口,現正吹著無雨的風,樹影搖曳落葉紛飛,身在其中怎著好像有種要爆發的感覺,爆發心中的不安和抑鬱。嘆了口氣,又想起麗娟那張卡片上的提示,若我和她想在一起則必需要先通過她父親那一關,而學歷是最基本的要求。

一陣雨來,帶著冰冷。走回中山室坐在椅子上發呆,無所思卻有所思,混亂!

聽到背後的樓梯有人下樓,回頭一看,看到同梯的阿順向我招手。

『阿順,這麼早起來幹嘛,還有二小時才到你啊。』起身走向飲水機正側著頭喝水的阿順。

『睡不著,風聲太大!』阿順用手擦嘴後,說著。

『阿順,你當初那麼早結婚,大嫂的家人沒反對?』把槍掛在腰帶上,拿出煙遞給了阿順。

『反對?哈...,沒啊,反是他們要我們早點結婚。』阿順邊點煙邊回答著。

『可是你們不都還在念書?』

『是啊!』

『那?』我疑惑著等著阿順的回答。

『我不是念書的料他們也知道,所以他們認為只要我對他們女兒好,以後會努力工作就好了。』阿順說著時臉上偶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著阿順得意的神情,這也難怪,聽阿德說起他入伍時已是一家貨運行的老闆了。想起上星期阿順的老婆來會客時帶著他剛滿四歲的兒子,一家合樂的模樣,也著實令人羨慕。

和阿順又聊了一下後,看到他已經睏了便把他趕回樓上寢室。

對於念書我似乎提不起興趣,但我又想和麗娟在一起,難道沒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可以遂行?是否我也可以像阿順一樣用努力來證明學歷並非萬能,可以嗎?

『小仕起床了!』

在有人搖我身體和在我耳邊大叫起床中驚醒,一看原來是阿德。看了手錶一下『七點了』,補眠的時間已到,起身呆坐在床上,回想著昨晚做的夢。

『幹,發什麼呆?』阿德搥了我一下。

『幹!』踹了阿德一腳。

『快去吃早餐,幫你打好了。』阿德又搥了我一下便跳開。

踢空後給了阿德一指,阿德大笑後轉身得意地離去。

『阿德,謝了!』大聲在阿德背後喊著。

日子還是得過,反正離退伍也還有八個多月,『念書?』再想想好了。吃著已嚼無味的饅頭...

準備下半年的精實訓練、車輛巡迴檢查,忙碌中不知不覺地又過了二個月。翻開莒光作文簿『1992』年已經快劃完了,11月份的那個註記也只剩一星期,利用去軍區發公文的時候買了張生日卡,告訴麗娟今年她的生日我沒放假,生日會我是無法親自去祝福了。

在麗娟生日過後几天她的來信,除了感謝我寄的卡片外,還說了她放寒假後便要出國遊學。把信放回信封中,看來今年元旦和過年都看不到麗娟,而接下來她開學後要補習準備插大...,也許會到退伍前都難得見她一面吧!

在學弟們的消防水柱祝福中,我和同梯的六個好友步出了營區大門,分了兩輛計程車來到基隆火車站,和同梯們道別後便往誠哥家方向走去。由於誠哥已於年初到國外念書,所以在探望伯母後便搭車回到台北。

休息了四天,應酬了四個晚上。星期一一早起來買了份報紙開始找工作,也去青輔會登記。晚上則去南陽街找了家補習班報名插大補習。退伍前接到麗娟寄來的信時,知道她父母對於她要交往的對象的學歷要求並沒有因麗娟的溝通而有所改變,看來我也只有如此了...。

退伍後的第二個星期約了麗娟見面,想告訴她我的決定,來到桃園火車站,心裡有點納悶為何她要選在這個地方,為何她不讓我去接她。

『阿旻!我在這裡。』

聽到麗娟的聲音卻看到到她在那裡,再左右看了一遍才在前方的一台車上看到正探出頭向我揮手的麗娟。向麗娟走過去時看著她下車而後和開車的人說了几句話後那車便駛離。

『阿娟,好久不見了!』問候著麗娟時眼角仍往駛離的車子看了一下


『阿旻,恭喜你退伍了。』麗娟邊說邊要把禮物交給我。

『這是幹嘛?』

『給你的退伍禮物啊!』麗娟說著把禮物塞到我手裡。

接過禮物後在麗娟的帶引下來到一家咖啡廳,閒聊了一下軍中的事,正要開口告訴她我在補習的事,卻在她開口說有事要告訴我時把話吞了進去。

『什麼事?』喝了口水,抬頭著麗娟。

『我交男朋友了!』麗娟說著時眼不抸地看著我。

若黑夜仍有星光可指引,那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在那呢?

『阿旻?』

回過神望著麗娟,看到她眼中帶著不安。對她笑了笑...

『是剛那個人?』極力掩飾心中的難過,笑著問著麗娟。

看她點點頭,口裡似乎有話要說但卻又說不出口。看她這樣我感到更難過,若我們之間沒有那略帶玩笑的誓約,若我們之間沒有這麼深刻的了解,若我們之間沒有這層似有若無的愛戀,若我們之間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若、若、若...,她是否就不會心裡糾結難過,我是否亦不會如此『痛』。

几句祝福後,聽她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她父親公司股東的兒子,國立大學高材生,退伍一年,有份高收入工作,原來...

看著麗娟有意無意地看著時間,我想也是我該走的時候。

『阿娟,我還有事我想我先回台北好了。』不忍心看她著急,先提出結束這次的會面。

她抬頭看著我,我向她點了點頭,用著平常的笑容。看她笑了,我想她應該是『確定』我沒事了吧。

自強號快速地往台北前行,我的心卻更快回到台北,家是我唯一能表現傷心的地方。眼前景物隨著火車前行已模糊,一樹一屋變化的如此快,想停下看清卻也難願,也許世事也是如此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445&aid=213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