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命記憶的開始
市長:等待寂寞降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生命記憶的開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穿過我生命的女人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穿過我生命的女人-只能祝福的愛戀(8)
 瀏覽515|回應0推薦0

等待寂寞降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在營區休養了二個月,每三天就會收到一封麗娟寫來的慰問關懷信,學長們都笑我這個疼痛也是值得的!

三個月後在破冬之日收到麗娟寄給我的禮物,是一支鋼筆。上次在信中提到鋼筆掉落地上筆尖歪了,所以改用原子筆寫信的事,沒想到會收到她寄來這樣貼心的禮物。

破冬後日子感覺過的很快,尤其是在固定的時間收到固定的人的來信,一天天,一月月...。過了精實訓練後我也正式成為『老兵』了,每天在部隊裡閒晃的時間也愈來愈多。

『明天是中秋節了...』看著高掛的輪月心裡起了愁意。這是最後一次站外圍哨,明天開始就要開始站安全士官,走到『觀海台』風有點大,不過卻也讓我更能聽到海浪風嘯聲。明月、海、...,不!再加上基隆嶼,在天地間,子時三刻。

換哨後睡不著,便端著泡麵坐在寢室門口和站安全士官的學長聊天。學長再三個月就要退伍了,這是他最後一次站哨,聽到他聊起退伍後的出路,我感到他語中的茫然,而我也只能吃著泡麵聽著他訴苦。這一夜我睡得不安眠,睡醒之間惡夢連連,擦了身上的冷汗,坐在床緣我告訴我自己,在退伍前絕不要像學長一樣『茫然』。

一早處理好公事後,同梯的阿德問起今天有沒有人要來會客,對他笑笑不答。

『小仕,若沒有人來會客,陪我去交誼廳打打電動吧!』阿德接著又問我。

『你陪我去觀海台看海好了!』我回問阿德。

看著他對我做了個不屑的動作,我也回敬了他。

『你啊...』阿德說著轉身下樓,還不忘回頭又給我來了一下。

呼了口氣,慢、漫地朝著基地外圍走去。

路上看著學弟正在訓練著阿吉這隻笨狗,叫了阿吉一聲,沒想到它居然不理我,只顧著追著蟑螂跑。剛來部隊時我也像學弟一樣養阿吉、訓練阿吉,一年過去了,看來它還是沒什麼長進,還是只是一隻喜歡吃奶酥麵包、吃蛋黃,只會追蝴蝶、蟑螂不像獵犬的『獵犬』。

天涼了,秋意更濃。在團圓的月餅節裡,我獨自懷著等待落葉的心情在這看海,並沒有像詩人般的秋瑟愁思,只是有種『無依』的感覺。不經意地想起麗娟,若是有她在身邊我還會有這種無依的感覺嗎?很害怕會有!若是如此,便証實了心中另一種感覺...『移情』。

閉起眼,睜開眼,海愈是藍,思緒依然不定,想抽煙偏偏這裡又是禁煙區。愈來愈心煩時聽到不遠處站哨的學弟叫著我。

『學長!警衛室的學長叫你去大門一趟。』學弟邊走過來邊說著。

朝著學弟的方向走過去,向他點點頭後即向著大門走去。快到大門時就看到學長在向我招手。

『學長你找我啊?』對著站大門衛兵的學長大聲問著。

只看到學長用手把著會客室並面帶詭異的笑容。看了心裡一陣懷疑,難道又要我幫他們向士官長要放行條了。進到會客室時聽到一聲女聲在叫我,往側邊椅子望去,不會吧?

『阿旻!』

看到麗娟站了起來並又叫了我一次,我驚喜得不曉得該說什麼。

『怎麼?看到我來不高興啊?』麗娟走過來拍拍我的臉。

『哈,怎麼會呢!』我笨拙的回答著麗娟。

『妳怎會來?』我拉著麗娟的手坐了下來。

『我來看你啊,專誠的喔。』

麗娟說話時笑的很開心,我聽的也笑的很開心。

『王仕旻,怎麼不帶你女友去交誼廳坐坐呢?』坐在電話前講電話的學長語帶命令地暗示著我。

聽到學長這樣說時,心想大概是打擾到他講電話了。

『好的,學長!』起身回答學長。

見到學長點點頭,我拉起麗娟走出了會客室。

『你學長好像不太高興?』麗娟問著我時還回頭看了一下。

『沒啦,他就是這個臉。』

『喂,我可不是你女友啊!』麗娟忽然冒出一句。

『我知道啊!』笑著回答麗娟。

『哪,這是給你吃的。』麗娟嘟著嘴說著,即把手裡提的一袋東西交給了我。

『怎麼?不高興?』疑惑地問著麗娟。

『沒啦,只是你剛沒解釋,我以為你真的把我當成女友了。』麗娟說著時停下腳步看著我。

『嗯,我是覺得沒有必要和學長解釋,因為他也只不過是個外人,不是嗎?』我有點沮喪地解釋。

『好啦,我知道了!』麗娟拉著我的手說著。

『我想去你提起的觀海台看看,可以嗎?』

點點頭笑了笑,提著月餅和麗娟朝觀海台走去。手,並沒有再去牽她的手...

『阿旻,你們這裡看海好漂亮!』麗娟興奮地向我說著。

是啊,是很漂亮,那可是心情好時才漂亮吧!聽學長說以前有失戀的阿兵哥因為看海看的心情更不好,從這裡跳了下去。想著時不忘回了麗娟一個笑。不過此時我也覺得今天的海特別美,是因為她來的關係吧!

『對了,阿旻,你還有多久退伍?』麗娟轉身背倚著欄杆,撥弄著被風吹亂的髮。

走上觀海台把手撐著欄杆,心裡算了一下。

『不到九個月了。』

『你有何打算呢?』麗娟聽後問著我。

其實昨夜躺在床上想了很多,退伍後確定是不會再繼續念書了,利用工作之餘再來進修,但先前要件是要工作,我要有屬於自己的成就。把昨夜裡和學長聊過後和自己思考的事和麗娟說了一遍。

『妳覺得呢?』側身問著麗娟。

『很好啊!你決定的事我都會支持你的。』麗娟微笑地說著。

雖然看到麗娟是笑著說,但我總覺得她的笑容帶著一絲勉強,也許是我的錯覺吧!

因為麗娟必需趕回桃園和家人聚餐,所以並沒有留下來午飯。送她出了大門後提著月餅走向交誼廳。

『阿德,吃月餅囉。』大聲叫著正在打電動的阿德。

打開月餅盒,裡面放著一張細緻的手工卡片,看了之後我明白為何麗娟在聽到我不再念書後的心情變化和那勉強的笑背後的涵意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445&aid=213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