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命記憶的開始
市長:等待寂寞降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生命記憶的開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穿過我生命的女人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穿過我生命的女人-只能祝福的愛戀(7)
 瀏覽481|回應0推薦0

等待寂寞降臨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熄了火,車外的空氣比車內的空調更加清新,在這樣乾淨的空氣本應不該抽煙,但我的手卻抖個不停,抽根煙可以讓我冷靜吧!蹲在渠溝前看著裡面的小魚悠閒地游,我看它,它是否也正看著我呢?人類在魚的眼中又是怎樣的動物呢?什麼都不是吧...

『在抽煙啊?』

聽到背後有人在和我說話,雖是一楞但還是聽出了是麗娟的聲音,趕快把煙熄了,站起來轉身面對著她。雖然麗娟不會管我抽煙,但我知道她很不喜歡我抽煙。

『嗯!』向麗娟點點頭。

『想去那呢?』麗娟問著我。她並沒有再說我抽煙的事,也許是她了解我的個性的關係吧,說再多不如不說要來的有用。

『妳決定好了!』笑著和麗娟說。

『那我們去海邊放鞭炮好不好?』麗娟興奮地問著我。

『好啊!』很快地回了麗娟的提議。

沿著台十五線往觀音的方向開著,麗娟從袋子裡拿出早餐,有切邊的吐司是我的,真是難得她還記得我不吃有邊的吐司。

『妳做的?』邊咬著吐司和裡面的火腳邊問著麗娟。

『是啊,我很早就起來做早餐了。』麗娟說著時遞給了我一瓶礦泉水


『這也是妳做的?』開玩笑地問著麗娟。

眼角的餘光看到她把手上礦泉水的蓋子蓋上,心裡想著那不是要給我喝的嗎?蓋上幹嘛?轉頭又看了一下。

『這才是我做的。』麗娟在我轉向她的同時用著礦泉水保特瓶敲了一下我的頭,笑著說著。

摸了摸被敲的地方,委屈地說著痛,但麗娟似乎不太想理我,只顧著吃著早餐。

唉了几聲看她還是沒有回應,我也裝不下去了。打開音響時看了一下時間,『八點二十分』。現在海邊應該是沒有什麼人吧!轉進永安漁港的路,左轉岔路,來到了念書時常來夜遊的海邊。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會在畢業後的某個早晨來到這裡,雖然今早有點冷風有點急,但卻有種『美』的感覺。

鎖車門時一陣風過,看到正走向海堤的她拉起外套的領子。

『冷了?』心裡想著。

打開車門拿出多帶的外套,走到麗娟的背後,她的長髮被風吹揚,剛巧拂過我的臉,雖只是短暫的几秒,但那柔絲的芳香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套上吧!』說著時就把外套披在麗娟的身上。

『謝謝!』麗娟轉頭向我說著。

但由於我站的太過於靠近,當她轉過來時我們的唇差點碰在一起,她也有點嚇到,趕緊又轉回頭去。而我心裡想的卻是『不會吧?她又長高了』。挺胸比了比,果然...,她和我一樣高了。

跨過海堤走到沙灘上,想更接近海。回頭看了一下麗娟,見她撥拂著被風吹亂的長髮,她見我正看著她,她也回了我一笑。招了手叫她過來,她則對我搖搖頭。笑了笑轉回身繼續往海邊走去。

『阿旻!』

聽到麗娟大聲叫著我,隨即轉過身看著她。

『我們剛買的鞭炮呢?』麗娟接著問。

是啊,今天來海邊不就是想放鞭炮。跑回車子停放的地方取出了剛路過雜貨舖時買的鞭炮,跟著跑向麗娟。

『我想放沖天炮!』麗娟指著我手上大把的沖天炮說著。

把香點好拿給了麗娟,跳過低海堤伸出手想牽著她下來。麗娟看了我一下後把手伸給了我,直到走到海浪碎處時我們才放開互牽的手。

看著麗娟一下子點火,一下子跳開,一下子拍手,又叫著我快看。視線跟著她的腳步移動,看她快樂的樣子我的心也跟快樂起來。

『阿娟,我去拿東西。』大聲對著正在點火的麗娟說。

麗娟看了我一下,點點頭後又專心地點著沖天炮的引信。

走到車子打開行李蓋,拿出今早出門時裝的保溫瓶後走到海堤坐了下來。這時陸續來了几部車,大都是全家大小一起來,看著小孩子們人手一把沖天炮,等不及地就往海邊跑去。麗娟和小朋友們玩了一下後便把剩下的鞭炮送給了小朋友。向麗娟揮了揮手,看著她往我這裡走
來。

『喝杯咖啡吧?』把倒好的熱咖啡端給了麗娟。

看到她用著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我則對她笑了笑,把身旁海堤上的沙拍掉好讓她可以坐在我身邊。

『阿旻!不用了,我沒那麼愛乾淨。』麗娟一手拉著我的手說著。

『今又忘了帶照相機,不然我們就可以拍照了。』麗娟呼出了喝熱咖啡後的熱氣,轉頭對我說著。

『是啊,不過我只會和女朋友拍合照。』站了起來面對著麗娟說。

麗娟把頭抬起看了我,隨即把目光望向遠處在放鞭炮的小朋友。

看樣子我說錯話了,氣餒地又坐回海堤上。

『阿旻,我沒有你說的那麼好,你把我美化了。』麗娟說著嘆了口氣。

正要開口時又聽到麗娟說話。

『其實有些觀念和想法是抽象的,雖然我們在電話裡談的很高興,但不見得我就做的到,你懂嗎?』

我嘆了一口氣...

『一切順其自然好嗎?我現在漸漸發現只有知足才能快樂,我們這樣不是很好嗎?』

麗娟說完後把手放在我的手背上看著我。

『我知道我們現在這樣很好,但我總是會想著和妳更好。』把手轉過牽著麗娟說著。

『難道妳不喜歡我?』接著問著麗娟。

『不要問我這個問題好不好?』麗娟把手從我手裡抽出。

看來她對我的感覺只是朋友而已,但是我就要這樣放棄了嗎?

『妳不想交男朋友嗎?』我又試探地問著麗娟。

『我現在不想交,不過我想我也交不到男友吧!』麗娟搖著頭說著。

『怎會,我可以當妳男友啊!』我很快地接著麗娟的話尾說。

『十年後再說吧!』麗娟敲了一下我的頭說著。

『好啊!』我站了起來高興地說著。

『十年後若妳還沒交男友,我也沒女友的話,那我們就結婚。』拉著麗娟的手,興奮地接著又說。

『我真是敗給你了!』麗娟笑著搖搖頭。

『我們去走走吧!』麗娟說著便拉著我的手朝著海走去。

收假一個星期後的午間休息,聽到警衛室的學長叫我上去拿信,心想是麗娟寄來的。很高興地從二樓跑下,但在一個踩空從二樓跌下來,腳踝脫臼,一時痛得眼淚掉了下來,但仍忍著痛跳著上警衛室。看到信果然和想的沒錯,坐在會客室裡把信拆開。看後心中有點落寞,但我想還是得給麗娟時間吧!

『關於我們的十年之約,有時想想也蠻可笑的,你說是不是!?大概也只有你會做這種傻事。而且感情緣份這種事是無法強求,更無法預料的,或許不用十年我們就可能成為夫妻,亦或許一、兩年後我就嫁人...。但目前我會很珍惜我們這段得之不易的情誼。』

在學弟的撐扶下我上了軍車,去醫院的途中我腦中仍不停地想著麗娟信中的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445&aid=21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