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George 心世界
市長:丁介陶 George 喬治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George 心世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心理衛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
 瀏覽585|回應0推薦0

丁介陶 George 喬治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信心】

寫此稿時,正值台灣社會沸沸揚揚的氛圍,政治上有國務機要費的審理,張熙懷檢察官因不堪執政黨立委連番猛批,在辦公時情緒崩潰,後由妻子帶回家中休養。同時,南台灣恆春也正歷經難得一見的大地震,有方家兄妹為護自己的子女,捨身捐軀,原本和樂融融的家庭,頓時間愁雲慘霧。工作上的壓力、天災人禍都足以讓一個人的情緒失控,要跨越情緒的險關,態度上仍要以「信心」做為後盾。儘管外在環境依舊艱險無比,若心中對未來存有盼望與確據,終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聖經希伯來書對信心有精闢地闡釋:「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十一章1)這樣的信心背後存著不動搖的意念與執著,身處情緒風暴中,眼目卻遙望將來的美事。法國印象派畫家雷諾瓦,晚年時因病手指無法拿筆作畫,他請人將其畫筆與手綁在一起,繼續作畫。朋友見雷諾瓦如此拼命,問他為何不放棄,他回答說:「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雷諾瓦對畫的執著,起自於心中不動搖的意念,儘管不久於人世,他所留下的畫作將是璀璨無比。沒有信心的支撐,對於情緒險關的跨越是一大阻力。

門徒彼得某次見耶穌在海面上行走,心中也興起仿效的念頭,於是他央求耶穌讓其也能在海面上行走。耶穌允准彼得所求,於是彼得走下船,行在海面上。未料風甚大,彼得心中害怕,眼見自己將要沉入海中,便喊著說:「主啊,救我!」此時耶穌趕緊伸手拉住他,說:「你這小信的人哪,為什麼疑惑呢?」從耶穌的觀點來看,外在環境雖然艱險異常,唯有依憑信心踏風浪而行,情緒的險關才能被拋諸腦後。

【寫日記】

然而,信心要能成熟、茁壯,卻不是三言兩語可成。即使像門徒彼得,被耶穌所付託之人,遇上情緒險關,信心也曾軟弱,甚至需要耶穌的扶持。彼得的經驗成了我們的踏腳石往前而行,這就彷如行走在人生道路上,半途見有一大石頭,我們停下腳步靠著石頭,一方面獲得喘息之機,另一方面也有機會檢視過往走來之路。然而,這塊大石頭也可以是前人寶貴的經驗,我們靠著從中得力,一如希伯來書十一章的「信心之歌」,每個前人以信遙望將來的美事,不在乎是身處險地、也不在乎自己的榮辱,踏步踽踽前行。這些前人的事蹟,被記載下來,成了重要資源與寶藏,其功效就如同寫日記一般,是跨越心中險橋的利器。

台灣的超馬悍將林義傑,在2002年參與第十七次撒哈拉沙漠的極限冒險,他與來自全球七百多名勇士簽下死亡切結書,於氣溫高達攝氏53度,橫度250公里的沙漠。最後,他優異的成績讓台灣能見度大增,一個身高不過164公分、黝黑乾瘦的選手,竟然能在23小時303秒跑完全程,勇奪全球12名,亞洲則為第1名。同時,林義傑也讓這項競賽長期以白人為中心的冒險為之震驚。但這一切的榮耀卻來自他紮實的苦工----寫日記,林義傑雖然擁有良好的運動底子,但他更知道以日記記錄,嚴格規劃每日時間,同時藉此檢視自己長跑的優勢與劣勢。

林義傑的例子更加說明印度聖雄甘地為何力勸孫子阿潤‧甘地撰寫個人的怒日記,透過日記,我們會看到往日身處情緒險關時,我們如何失敗,同時也看到站起的契機。日記就是人生旅程中的大石頭,我們靠著,從中也看到過去成功的經驗,再次激發我們的信心,橫度情緒險關。

【我的父親】

當我父親患病、住院、成為植物人,內心煎熬一度讓我喘不過氣,肉體上因往返工作場所與醫院的奔波倒還在其次,心裏上難以負荷的情緒重擔,每每在一個人靜思之時不斷迴盪於腦海中,久久難以散去。在2002年時,我於網路《明日報台》開了自己的報台,一直持續寫作到如今。面臨我父親的生死關頭,寫文章成了紓解我內心抑鬱情緒的出口。其中,有我對父親的追念以及個人的省思,讓我的情緒透過日記與寫作,產生某種療癒的功能。寫日記雖不能將我父親從死神手中搶回來,但在那時我卻因此獲得沉澱,得以回首過往時光,並遙望將來。

父親躺在病禢時,「看著父親只能以高壓氧氣來維持其呼吸時,我不禁得思考當一個人的吃、喝、拉、撒、睡都在病床上時,其身為『人』的生存價值為何?父親已經不得不倚靠『高壓氧氣機』過活,每當一卸下高氧機的面罩,父親的手會不捨而想拿回面罩戴上,這舉動或可解讀為父親對生命/生存的努力,又或可解讀為父親對生命的眷戀而產生的害怕。不管是那個解讀,每一次看到父親如此的舉動,心就被痛痛地扎了一下,因為不忍心父親受此折磨。同時,這也意謂著我們對人的生命無法掌握,這代表我們對人生認知的淺薄。當死亡臨近,『自我感知』(sense of self)似乎漸次消失。如同漫畫《棋靈王》裡的棋靈藤原佐為在其千年的使命已近尾聲,眷戀與進藤光相處及下棋的時光,也是那樣的依依不捨,渴望著與阿光再下一盤棋。然而,阿光未能識穿佐為的心意及棋靈使命的終結。似乎我也如同阿光般,我不知父親內心深處的思維與感覺,茫茫然地陪侍在旁,不知父親在人間客旅的生活何時結束。

   
阿光的困境正是我個人現下的生活寫照,不了解父親依依不捨的是什麼。由於肺部纖維化的逐漸惡化,促使其呼吸變喘,講話吃力而發不出聲音,使得聽者很難揣摩其意。食慾不振等併發的症狀,讓父親身軀消瘦而骨頭隱約可見。這些都讓我難以確知父親的真實想法,只能傻傻地以足部按摩,每日一次與父親的身體接觸,稍稍觸及人的表面,但卻難以進入心靈的深處。即使在概念上知道,我也確信在無意識之人的身上仍存有『人之所以存在的終極價值』,我仍不免沮喪,因為在與我父親的溝通中,我們缺乏有意義性的互動,使得我有時心中仍不免會有小小的抱怨。這反映出我身為人的『有限性』,因為我也是個必死的人,所以我不能跨越死亡所帶來的分離焦慮,即使能夠千年不死,看盡生、老、病、死的多次循環,相信也不能夠救贖我的分離焦慮

以上的文字,是我三年前看著躺在病床上無助的父親所寫下的文字。那時坐在電腦螢幕前,邊打字、邊流眼淚,腦海裡盡是思考人生將何去何從。至今看來,這段文字仍對我彌足珍貴,我開始學習用一個更謙遜的角度來看待我所要過的人生、我將幫助的人,以及我將如何與自己共處。悲傷之餘的我,看到內心脆弱的一面,對人生的體驗如同彼得般從船上走到海面,卻是信心軟弱,在沉入海中危急之時,因耶穌的扶持而能重新站穩。

心理治療師歐文亞隆(Irvin Yalom)在《生命的禮物》一書中談到:「雖然肉體的死亡會使我們毀壞,可是對死亡的觀念卻可能拯救我們。」他的分享對照我的信仰,內心得著安慰,相信父親離世在天是好得無比,這讓我在塵世所流的眼淚轉化成對未來的盼望,這卻必須以信心支取。過程雖然痛苦,但至終美麗會留下,為人生添加璀璨的色彩!

【後記】

今年因為偶然的機會下,應某基督教雜誌邀請,要寫為期兩年的情緒管理專欄,所以整合了一些過往的文章,將之化為如今的第二篇文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74&aid=2685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