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銘記流言板
市長:mingji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銘記流言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83) 敢言「余英時得獎感言」一番
 瀏覽2,180|回應3推薦5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123abc
shark
wingsss
xixi
mingji

銘記流言板(183)敢言「余英時得獎感言」一番


(中研院院士 余英時 是今年美國國會所頒 「克魯吉獎」得獎人。老同學渙凝兄將余英時領獎演說全文以電郵傳寄同窗。不敢有負美意﹐斯有《敢言「余英時得獎感言」一番》之文。)


渙凝兄忒謙了﹗


雖然之前我在報上已讀到余英時得獎演說﹐但在台灣「去中國化」氛圍裡﹐渙凝兄不特注意到這則新聞﹕《余英時因為美國國會圖書館是要透過他「彰顯中國文化傳統和作為一門學科的中國知識史(引余英時得獎演說用語)」而獲頒有諾貝爾人文學術獎之稱的「克魯吉獎」》﹐渙凝兄還以電郵傳遞余英時得獎演說全文﹐這樣的見識與用心﹐若渙凝兄猶自言無插嘴餘地﹐那是要叫我慚愧閉嘴別多說了。


不過慚愧之餘﹐不讓渙凝兄白用心﹐還是要回一番話。(離渙凝兄發件時間已3週﹐近有事羈身﹐未及時開閱電郵﹐積數十則矣。)


余英時學養涵深﹐得獎當然是一種有形的肯定﹐但余英時對中華文化傳承的使命感﹐以及因這一份使命感而數十年如一日擺上全部心力﹐以求中華文化傳承永續的精神﹐是與其師錢穆及中華歷代先賢一而貫之的﹐所謂「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是超然於得獎與否之外的。


1990年,余英時在得知其師錢穆過世後,寫紀念作一篇〈猶記風吹水上鱗〉,述師生在香港新亞書院為學互動往事﹐讀之淚下。茲引一段﹕


【有一年的暑假,香港奇熱,他(錢穆)又犯了嚴重的胃潰瘍,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一間空教室的地上養病。我去看他,心裏真感到為他難受。我問他,有什麼事要我幫你做嗎?他說:我想讀王陽明的文集。我便去商務印書館給他買了一部來。我回來的時候,他仍然是一個人躺在教室的地上,似乎新亞書院全是空的。】


那年錢穆是才40餘歲的「青壯年」﹐眼見共產主義在中國大陸鋪天蓋地而來﹐人人歡迎﹐台灣或亦將不免。錢穆有感於中華文化道統滅絕之危﹐由中國大陸移居香港﹐竟隻身辦起「新亞書院」﹐隻身要「為往聖繼絕學」。


這錢穆玩笑可開大了﹗知道「新亞書院」是多大的院嗎﹖依余英時親見之狀﹐就是在九龍貧民窟租來的四間簡陋教室。余英時就是第一個報名入學的學生﹐筆試﹑口試都是錢穆一人包辦。錢獨自住校﹐連床都沒有。余﹑錢隔海分住港﹑九﹐所以錢生病了﹐就睡在地上﹐無人知曉﹐只想讀王陽明的文集﹐若非適余往視﹐錢病亡故亦無人知。


我們不時聽到某某殷商當年如何以1000元﹑10000元艱辛創業致富的故事﹐感動不已。一代大儒﹐病臥於地﹐或歿於獨孤﹐而異想天開﹐竟思隻手扶5000年中華文化大廈之將傾﹐其心志之堅﹐其氣節之偉﹐比於艱辛致富何如﹖所以我說讀之淚下。


同時我馬上還想到以前讀到明儒學案中的吳與弼﹐他住居鄉間﹐連皇帝數下詔禮聘亦不應﹐但求講學明道﹐窮到「夜大雨﹐屋漏無乾處﹐吾意泰然。」又想到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有一次敲朋友家的門﹐朋友開門﹐只見陶淵明站都站不穩﹐話都說不清楚﹐因為窮到餓到好幾天沒吃飯了。


中華歷代不少知識分子﹐只追求所謂聖賢之道與氣節﹐寧願放棄功名利祿﹐這種人生哲學﹐不但在現在是很不識時務的﹐在當時更是不識時務的﹐要惹殺身之禍的﹐常常把自己弄到窮乏困蹇﹐不知所終。以現代人的價值觀念﹐可以批評這些古人的地方恐怕不少﹐比如像陶淵明「安貧」安到妻兒凍餒﹐你我幹不幹﹖那麼多的「殺身成仁」有無必要﹖不但自身成仁﹐家屬也要取義。以人權觀念論﹐「殺身成仁」是否「殺生成仁」﹖「殺生」尚有「仁」乎﹖


可以有太多的爭辯﹐但也因為中華讀書人對中華文化道統的執著﹐雖然 世界歷史上不少其他高度燦爛的文明消失不見了﹐唯有中華民族即使數度亡國於強大異族﹐而其文化悠久連續到今﹐所以我要在所寫《李登輝的文化醬缸》一文中引錢穆所說的 「一個人若活到九十歲﹐一定少不了有人要問他的養生之道﹔中國文化存在五千年之久﹐豈無優點﹖」


所以我在《李登輝的文化醬缸》一文中說﹐沒有一個民族或文化是有絕對優劣的。余英時在演說中強調「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之間對基本價值似乎存在很多重疊的共識」。我個人非常信服這一點。


我一向常在與友朋的討論中說﹐古今中西文化中最高尚優美與最低俗惡劣的部分是雷同的﹐存在久暫﹑暴露多寡而已。有較大分歧不同的﹐是最高與最低兩極之間因時地而生的變異。我想我所謂的「最」的部分﹐就是 余英時所謂的「 基本 」部分。只不過余英時不強調「最」「基本」的「惡劣」部分。「惡劣」部分就是「醜陋的美國人」﹑「醜陋的日本人」﹑「醜陋的中國人」...這些書裡看到的「醜陋」。


余英時在<猶記風吹水上鱗>裡談及老師錢穆對他這個學生的深遠影響:


「我這篇對錢先生的懷念,主要限於五十年代的香港,因為這幾年是我個人生命史上的關鍵時刻之一。我可以說,如果沒有遇到錢先生,我以後四十年的生命,必然是另外一個樣子。這就是說:這五年中,錢先生的生命進入我的生命,而發生了塑造的絕大作用。」


錢穆沒有開玩笑。錢﹑余師生一種學術生命的共振,使余英時不僅接續了錢穆的道傳,更邁進一個中西文化觀照的新境界。錢穆另一學生嚴耕望曾說:「(錢)先生門人長於學術思想史,各有貢獻者甚多,余英時顯最傑出。」


李敖較余英時年輕5歲﹐常在所寫書中提到沒有碰到可以啟發他的師長﹐所以他中學退學自修﹐台大研究所也退學。但李敖在做學生時期﹐還有幸趕得上時間﹐得曾與胡適通信論學﹐還曾至錢穆家中論學﹐還曾與殷海光亦師亦友論學﹐雖然李敖對三人都有批判。


李敖長你我近一輩﹐他在台灣唸高中﹑大學時﹐雖說「神州陸沉」﹐中華文明與人民生活遭5000年空前未有之變局(後之文化大革命慘劫﹐雖不能之前預估必有﹐然今回顧之餘﹐豈可謂必無﹖)﹐東渡台灣或逃於海外之知識菁英學人﹐花果飄零﹐然終勝於無﹐李敖雖批評他們﹐但李敖﹑余英時那一輩﹐猶得親炙胡﹑錢﹑殷這些思想前輩人物﹐就算不以為師﹐思想可相激蕩﹐不絕如縷﹐尚可接文化餘緒 。


等到你我進入大學時﹐思想前輩人物﹐花果飄零進而為花果凋零﹐去世了﹑老了﹐再加政治氣氛的壓縮﹐變成沒有聲音了﹐整個台灣成了「文化沙漠」。我當時感到所受的思想文化教育是極貧血﹑空乏的。


現在中國大陸大量印行各類中華文化古籍﹐註釋詳盡﹐是好的一面。但著書立說者﹐有時讓人很擔憂﹐書裡常常說著一個很普通沒什麼高深道理的論點時﹐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


幾年前﹐我去中國大陸某城市旅遊﹐台灣的一位教授朋友托我代訪因為開學術會議而相識的一位當地有名教授。在旅店會面時﹐承送著作2本。回來後讀不下去﹐因為裡面也是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這位教授還是「政治異議分子」呢﹗不是「政治異議分子」的著書立說﹐會更怎麼流利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


我心裡並無責難於那位「政治異議分子」教授。他告訴我﹐受他這位父親牽連﹐他兒女成份不好﹐都不能唸大學﹗我聽他講說時﹐心裡非常非常難過﹗你我孩子因為你我而被迫不能讀書的話﹐你我感覺如何﹖可見﹐「政治異議分子」教授著書立說﹐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是他心甘情願的嗎﹖


中國大陸光是廣印古籍﹐是不能做到余英時所謂回歸中華文化 主流之「道」的 。文化大革命的「歌聲魅影」不散﹐中國大陸的人民即使心裡有很多「言論」﹐但沒有說出來的「自由」。


而在台灣﹐雖說有法定的「自由」﹐卻毫無有料的「言論」。在「愛台灣」﹑「去中國化」的反智政治掛帥下﹐職司教育的部長可以把地圖橫著看﹐就說台灣是世界的中心﹐不問這樣何地不可稱中心﹐遑論這樣的中心又有什麼意義。


自中華文化5000年歷史角度言﹐我沒有擔心中華文化趨向衰敗的理由。可是我一想到﹐當余英時﹑李敖這一輩「大師」也終於離開人生舞台後(我個人認為﹐像余秋雨的那類暢銷著作﹐在思想性上﹐是絕無法與余英時﹑李敖並論的)﹐我不禁慚愧自思﹕華人之中﹐孰欲﹑孰能「為往聖繼絕學」呢﹖是否可能要如余英時回答媒體詢問時所說的得獎主因﹕「西方社會如今更平等的看待中國這種古老文化」 而 由美國國會圖書館繼續通過頒授「克魯吉獎」來鼓勵將來的西方人士「發揚中華文化」呢﹖


渙凝兄以美稱相呼﹐我當然知道是渙凝兄的風趣﹐但以實論﹐在吳與弼﹑胡適﹑錢穆﹑殷海光﹑余英時﹑李敖這一代一代為中華文化鞠躬盡瘁的「大師」光輝下﹐個人淺薄末學﹐如前文所述﹐自思慚愧難當之不及﹐是連開玩笑地向渙凝兄做個謙虛回應說「受之有愧」四個字﹐都是絕對沒有資格謙虛﹑絕對沒有資格說的。




本文於 修改第 1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44&aid=2033257
 回應文章
(183C) 慈禧太后的建設「社會主義 」
推薦4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Qooo
123abc
shark
mingji

銘記流言板(183C) 慈禧太后的建設「社會主義 」

下面這篇 論文﹐網路上可以查到﹐對慈禧太后所屬之葉赫部族在滿清帝國扮演的角色﹐以及葉赫部在權力槓桿上所占份量﹐提出一些「 淺 析」 。

如果不嫌冗長﹐把它當歷史故事讀完﹐也並非無趣。

實在沒時間的話﹐也請看一下其文最後 [ 結束語 ] 一節的第二段裡的幾句文字 ( 就在 [ 註釋 ] 一節之前 ) ﹐對我在 【銘記流言板 (183) 敢言「余英時得獎感言」一番】 中所說「著述立說者﹐在 書裡常常說著一個很普通沒什麼高深道理的論點時﹐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 」的意思﹐就可以完全印證明白了。

這篇論文的寫作時間﹐可不是在 1966~1976 的十年文革或之前反右鬥爭那種政治氣氛「嚴峻」的時代﹐若是在那個時代﹐沒話講﹐而是在所謂「開放」之後快 30 年的 21 世紀 2006 年﹗

論文的作者﹐並非什麼碩學鴻儒﹐若是﹐也許有甩不掉的包袱﹐有驚弓之鳥的心理﹐也沒話講﹐而應該只是個大學研究生﹐竟然也是在一篇很普通的學生「 淺析」 論文裡﹐所論非深﹐就要「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

就因為這篇論文是 21 世紀一個中國大陸普通學生寫的普通論文﹐正好可以拿來做「普通樣板」。

誰在該論文「結語」之前的所有段落裡﹐獨具匠心看出了什麼 17 世紀以來葉赫部發展的歷史、政治﹐有一絲絲啟發了﹐還是應用了 19 世紀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

一向被過去歷史定位為「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的絕對負面人物慈禧太后 ( 正史上很多「大奸巨惡」﹐在後人評價裡不完全都是絕對負面的 ) ﹐若知道她的禍國殃民還可以被借鑒去指導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前的社會主義建設﹐真是不知道會不會高興得活過來﹐然後笑的合不攏嘴﹐假牙都掉出來呢﹗

雖然中國大陸號稱的「開放」﹐已經 20 多年﹐但在文化思想上﹐不管在多淺的層次上﹐一切都習慣成自然地﹐要「好端端就硬生生地『根據毛澤東思想﹑根據社會主義』」起來﹐不過就是為圖加蓋一個「正字標記」的籤戳﹐等於保險卡﹖才有安全感﹖

這一個加蓋「正字標記」﹐是小問題﹐還是大問題﹖是關乎幾個個人的心理問題﹐還是關係到一整個民族的心理問題﹖

浅析叶赫部族在满洲政权中的地位 

李 婧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西安,710062

The status of Yehe clan in the Qing government

Li   Jing

(shannxi normal university .xiˊan 710062 ,china) 

    摘 要:叶赫部,其先世为蒙古土默特部,灭海西女真纳喇氏并占据其地,因以纳喇氏为姓, 后迁至叶赫河(今吉林通河,也称叶赫河),故号叶赫。

     叶赫是我国女真族(满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满、蒙、汉关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本文就以清朝金国时期叶赫与建州女真为主,以及与其它一些部落的关系的论述,来进一步认识叶赫女真在建州女真建立大清国统一天下中的地位和作用。关于这一点,本文将以时间为界限分为三个阶段:即叶赫收归金国以前与建州女真的关系(1619年以前);叶赫在归附金国以后的过程中,以及金明战争中在军事、内政等方面的地位和作用(1619—1644);清王朝建立以后,叶赫在清廷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其势力的变化。

    关键词:叶赫部  扈伦四部  叶赫那拉氏  努尔哈赤

    [Abstract] Yehe  clan, the offspring of  tomoto clan of  Mongolia ,perished haixi manchu nara clan and occupied their territory . As nara is their family name , and then migrated to the yehe river (Now is the jilin tong river ) .So is called yehe.

     Yehe race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Manchu in northeast of china ,and play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relationship of Manchu, Mongolia, and Han nationality . This article will give first expound about the yehe clan and jianzhou manchu ,and also about the  relationship with some other races , then go step further about the relationship of yehe clan in the established of Qing dynasty about jianzhou .And about these ,this article will give three parts  according to the  time: The relationship before yehe reclaimed to jianzhou  manchu.(before 1619).The position and effect of yehe in military and domestic affairs after yehe reclaimed to Jin dynasty.(1619--1644).The position and the change of  power of  yehe after the establish of Qing dynasty.

    [Key word] Yehe-clan   The four clan of hulun    Yehenara clan    Nurgaci 

    谈到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我们知道它有着与其它朝代所不同的特色。它也是一个由少数民族满族统治的王朝。满族,即以前的女真族,他们在宋代时与中原的汉政权多有纠葛,所以,对于这个民族,我们并不陌生。满族的主支是游牧于我国东北白山黑水一带的靺鞨族的后裔女真族以及其它一些,诸如满洲、哈达、乌喇、叶赫、辉发等部落的混合统称。在这些女真部族中,有一个显赫的部族,犹如一颗闪耀的星星,一直闪烁了200多年,忽明忽暗,但最终被身边努尔哈赤这轮大月亮的光辉所遮盖,它就是叶赫。200多年中,叶赫部为了振兴本部所使用的和亲政策,军事政策,民族政策以及种种,有为了争夺敕书,为了争夺地盘,为了争夺最高统治权的一系列活动。然而,这些活动与努尔哈赤的文功武治过招之后,又不得不改变它的航向,最终,小溪汇入了大河…… 

    一、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叶赫,是努尔哈赤统一战争的主要对象 

    1)叶赫部落的地位十分显著,从它所昭示于世人的客观情况看,主要有:

    首先,在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叶赫是海西扈伦四部之一,以居叶赫河而得名。因此地处于开原之北,朝贡市易由镇北入关,故称北关,主要分布于叶赫河,伊通河,东辽河上游及扣河流域,其辖境东邻辉发部,南界哈达部,东北连乌拉部,西南到开原边墙,西北接蒙古诸部。是女真、蒙古部落入贡北京的必经之地,也是马市贸易的重要之地。因此他们也有了常邀各夷归路,夺其赏[1](卷161,嘉靖十三年三月甲辰条页,第3581页)之便利。

    其次,明初,女真之地分为三种:曰建州。即□□祖地;曰海西;曰野人。[2](卷一,第1页)当时群雄蜂起,称王号,争为雄长,各主其地,互相攻伐。甚者兄弟自残,强凌弱,众暴寡。[1](太祖实录,卷一,癸未岁至甲申岁(万历十一年至十二年)第25页) 其中惟野人以绝远,贡无常期[2](卷一,第1页)又地偏民蔽,自不可与其它两部同日而语,而剩下的两部中,海西女真不论是从部落规模,生活水平,存在时间,与明的关系上都优于建州女真,无奈海西中扈伦四部之间经常干戈,相互抵消了力量,最终让建州女真努尔哈赤识清事务而成为俊杰。而在当时的扈伦四部中也自有高下,叶赫毕竟不同于乌喇、辉发等小国弱民。所以在清太祖努尔哈赤征服了叶赫之后,也才标志着对女真各部的最终统一。[3](第一卷,第146页)由此足以见叶赫部族在海西女真,及至整个女真中的强大势力和重要地位。

    第三,叶赫在满汉金明之间的游动,的确对他们的关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仅看看努尔哈赤准备攻打明朝时所提出的告天七大恨,有四条就与叶赫有关,即可窥豹一斑。设碑勒誓,凡满汉人等,毋越疆图。敢优越者,见而诛之”“讵明复渝誓言,逞兵越界,卫助叶赫。恨二也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使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遗书诟詈,肆行陵侮。恨六也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党之,挟我以远其国,已而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扰。恨七也。[1](天命元年﹐夏四月庚寅朔寅己刻﹐第69)”于是努尔哈赤谕明士民曰:我国夙以忠顺守边,叶赫与我同一国耳,明主庇叶赫尔陵我,大恨有七,我知终不相客,故告天兴师。” [4]( 本紀二﹐太宗本紀一﹐第29)

    最后,纵观女真族由金国到大清国的整个历史,叶赫部以及叶赫那拉氏不论是在对外战争还是对内政权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叶赫的特殊地位,还表现在它纷繁的历史和与满明间复杂的关系上

    叶赫地方贝勒始祖,原系蒙古人,姓土默特氏。初自明永乐年间,带兵到扈伦国招赘,逐占其地,因取姓与曰纳兰氏。” [5](轉引﹐見註釋)后明宣德二年,迁于叶赫利河涯建城,故号曰:叶赫国。当时的叶赫部族,同其它北方少数民族一样,要力求本氏族的发展和强大,十分向往中原文化和汉族的经济,所以分外看重和明朝的关系,而对于蒙古和建州女真则次之。当然,其它的北方少数民族也在自己力量还不是很强大之时而唯明朝马首是瞻,希望得以荫庇。而明朝也希望收抚地方少数民族以达到大一统。由于北方的蒙古部落以及东北的女真部落都是游牧民族,移动性大,信息沟通困难,所以明廷对他们施以赐印颁敕羁縻政策。即明廷册封其部落统领的少数民族自治政策。而敕书,是明朝中央发给女真部落入贡北京的凭证,女真首领以敕书多者为尊,他们以此时内控权,对外邀赏,多得中原明廷的贡市之利,以发达本部。这时(1619年以前),在收归于建州女真建立金国之前的叶赫,基本上也奉行了传统的少数民族对外政策——走亲汉路线。

    然而叶赫当时还归属于扈伦四部之一,要想脱颖于海西,甚至成就女真霸业,仍需要一番着实的拼杀。从始祖星根达尔汉之孙齐尔噶尼受明廷册封为塔鲁木卫都督佥事起,到禇孔革,到逞加奴,仰加奴兄弟的几番争雄,辽东地区一直尚未安宁。在这个拼杀的白热化时期,仍处于游离状态且自我壮大的叶赫,最显著的就是这对兄弟。他们或征战攻伐,或恭顺明廷,或联姻结势的政治活动都对叶赫的历史以及满明关系的发展生产了重要的影响。

    二奴兄弟早在祖父禇孔革掌叶赫部时,就已开始活动。他们修建叶赫一城,拓展与汉人在北京、开原的互市。发展了生产,促进了女真社会生产的进步。叶赫部族大体上在此时形成。[6]( 228) 同时他们自知势单力薄,与哈达部虽有祖仇,但对哈达尊长王台十分恭谦,恭听约束,并送妹温姐与王台联姻结亲,借势求存,屈以求伸。因此,王台也格外关照二奴兄弟。当然,除了哈达,二奴亦要发展同其他民族的关系,更何况老年的王台越来越碍手碍脚,矛盾冲突不断;在万历二年又与蒙古土默特部结亲,与小黄台吉的关系日益密切。万历九年(1581)仰加奴冷落了王台之女,却先迎娶蒙古恍惚太之女,以图厚结于蒙古。二奴并未仅仅局限于这种远交近攻的政策,对于敕书的争夺更是激烈,二奴使用手段,挑拨、利用哈达内部的矛盾,招王台的外妇子康古鲁为女婿,使其中军伯虎赤以二百道(敕书)投北关,而两关各得五百矣。[7](卷453,第4983页) 此二人的投靠叶赫,使双方敕书趋于平衡,严重的削弱哈达部落并壮大了叶赫部的势力。

    明廷原本想通过控制叶赫,令其悔过自新,方可得贡市如故的抑制政策。[8](卷140,第2607页)扶植哈达,然后依靠哈达牵制建州女真和蒙古,使其各自雄长,不相归一的分而治之,互相牵制的办法。[9](卷11,王台传) 可无奈建州女真努尔哈赤不断强大,征服了哈达,消灭了辉发,吞并了乌拉,还将注意力投向了叶赫。形势的变化,使得明廷改变了对叶赫的政策,改控制为援助,保护使叶赫代替哈达的位置,借以牵制建州女真的迅速壮大,并用叶赫割断建州女真同蒙古的联系。羽毛尚未十分丰满的努尔哈赤虽有实力一举灭叶,但无奈于强大的明廷,仍表示恭顺。然而蠢蠢欲动的努尔哈赤对叶赫的烧杀掠夺抢的无数次的小冲突,使得建州女真与叶赫关系急骤恶化。万历四十三年(1615)六月,叶赫西域贝勒布扬古将二十年前婚配给努尔哈赤,并且已收纳聘礼的妹妹毁婚,另嫁给喀尔喀蒙古巴达尔汗贝勒长子莽古尔泰。布扬古的妹妹就是史书所记载的北关老女,此女是年三十三岁。建州女真的部落首领遭到女方公然毁婚,是整个部落的莫大的羞辱,激起了建州女真的公愤,这也成为努尔哈赤明的告天七大恨之一。

    金兵攻下抚顺、清河以后,努尔哈赤曾想一举消灭叶赫。天命四年(1619)一月,叶赫东城以东,焦荒一片。萨尔浒战役之后,努尔哈赤终于以积蓄多年的实力大败明军,并趋此机会一并统一了叶赫。至此年,完成了征服所有说女真语言的国家,自尼堪东至于海,自朝鲜国以北,蒙古国以南,皆都征服[10](第140页) 其实,要强大的努尔哈赤消灭叶赫,简直易如反掌,可叶赫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地位,是不可忽视的。小小的一个叶赫为什么在征服了哈达,消灭了辉发,吞并了乌拉,甚至打败了明廷之后才可以收归?这足以看来叶赫部族果然不可小觑,以至它在清太祖努尔哈赤早期征战中的不同意义。叶赫的灭亡,标志着女真统一的完成,这在满族共同体的形成和发展史上是极有意义的里程碑。 

   二、收归于努尔哈赤帐下的叶赫,是为满州建功立业的主力

    努尔哈赤对叶赫国人(gurun)的处置,除已死者外,完全收养,没有采取屠杀或者分配为奴的办法。将叶赫贝勒们,以及为首的大臣们都加以收养,并将叶赫二城的其他贝勒们的长幼也都收养。把叶赫的国人无论善恶都原户不动的,父子兄弟不使其离散,亲属不使分离,全部取了回来,就是妇女衣服的领子也未拿,男子所持的弓箭也未取。各家所有财务、器皿以及一切的物件,皆都由各自作主的收检拾取。 [10](第140页) 这是努尔哈赤于天命四年,完成了女真族统一的最后一场战争后的举措。这一天他等了好久,甚至在他向以前俯首称臣的大明发起战争之后,对明的萨尔浒大战以绝对的胜利打败了不可一世的40万明军,张显了他八旗兵的厉害。那么,征服女真族中的一支叶赫,应是理所当然的,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却拖到现在。

    我们纵观整个清代的发展史,其实无论叶赫归属建州与否,他们在很多地方都有着血肉的密切联系,看到一些重要的叶赫那拉氏族谱考编或清代人物考,似乎整个清代历史如果没有叶赫那拉氏族的点缀便黯然失色。 

  (1) 清代统治的上层人物,叶赫家族的成员掌握并统领军队,成为清初武装力量的重要一支。

    大家知道,中国的封建统治发展到了清代,已经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封建等级更加森严。由于叶赫家族本来就属于女真族的一支,又加上叶赫家族与皇族的姻亲关系,使得其成员不同于归服的蒙古,更异于败降的汉人。他们在清廷中既受信赖又有地位。就连努尔哈赤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叶赫女眷在满清政权中的重要地位.[11](Yehe Nara at All Experts)原叶赫贝勒多得牛录,掌八旗兵权。于是乎,裙带,财富,军权相互交织,结下了叶赫族在清廷中牢固的网。

    具《叶赫那拉氏族谱》中的史料可知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女儿与金皇室的姻亲情况:仰加奴之女蒙古格格(孝慈高皇后)嫁努尔哈赤,岁壬辰冬十月生第八子皇太极。谥孝慈昭宪敬顺仁徽懿德庆显承天辅圣高皇后。[4](列传一,后妃,第8899页) 努尔哈赤次子代善娶布戒女为妻,努尔哈赤之侄济尔哈朗先后娶德尔格勒的两个女儿,即叶赫部贝勒金台石的孙女:苏泰太后及其姐姐.苏泰太后原为蒙古察哈尔部首领林丹汗的妻子,在林丹汗死后是察哈尔部的实际领导者,后来率众及儿子额尔克孔果尔一并投降后金国,还献上了举世闻名的传国玉玺。除此之外,还有侧妃,舒妃,继妃,庶妃,惠妃,通妃,贵人等,原被《清史稿》、《清皇室四谱》、《清列朝后妃传稿》成为不知氏族不详何氏的妃、嫔、玉嫔都姓叶赫那拉。[12](转引,见注释) 有的只是姓氏未有明确记载,但从叶赫那拉氏和满州皇室的姻亲关系上看,是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后代的可能性很大。叶赫那拉氏家族的苏纳、顾三台等,也娶了满族皇室的女儿为妻。除了姻亲情况外,那些与叶赫结亲的贝勒、女婿们,也在清廷中很有地位,大多受赏或擢升。在皇太极时期,由于他是母亲的独生子,并且母亲过世很早,所以对姥姥家叶赫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即位伊始,立即封授大臣和妻室。他的妻子叶赫那拉氏被封为侧妃,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另一女婿,贝勒济尔哈朗,位列第二,被封为和硕郑亲王。娶那拉氏为妻的岳托被封为成亲王,掌管兵部事宜。尼堪被封为固山贝子(宗室第四等爵位)。

    由此可看出清朝的政权,在很大程度上在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女婿、外甥、外孙们这些被分封的贵族手里所掌握。不论是从姻亲还是从实权上看,叶赫家族的成员都在满州政权中占有及其重要的地位。除此之外,在建洲女真所分封的固山牛录中,叶赫家族的人也掌管多个旗色。虽然历朝历代有所变动,但一般情况下正镶蓝旗,红旗,白旗均有叶赫族人掌管。因此,代善之后礼亲王昭梿将叶赫那拉氏排在满洲八大家中第四。凡尚主选婚,以及赏赐功臣奴仆,皆以八族为最云。”[13] (卷10﹐第316頁) 

   2)叶赫那拉家族的代表人物在清朝建立与形成中也发挥了巨大作用,立下了汗马功劳,帮助清朝建立统一的大国。

    游牧女真的一支,叶赫,其骑射本领亦非等闲。他们南征北战,功绩显赫。为大清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典型的一例是统一蒙古。所谓的蒙古国,实际上是蒙古察哈尔部,他的首领林丹汗实乃元朝宗室后裔,武力统一了蒙古诸部。这可是怎样的民族?要征服之谈何容易?然而努尔哈赤兵不血刃的统一了蒙古,这还得归功于叶赫大将——南褚和德尔格勒。原来林丹汗的大福晋苏泰太后是原叶赫部贝勒金台石的孙女、德尔格勒的女儿,南褚的姐姐。所以天聪九年(1635年)二月的与察哈尔蒙古林丹汗的一战,皇太极就用南褚的一番劝释,减少了一场战争的撕杀,获得了林丹汗余部的全部归降。南褚是林丹汗大福晋苏泰太后的弟弟,林丹汗汗位继承人额尔克孔果尔的舅舅,故而完成了这重要的一役,使后金国西面忧患全部解决。皇太极因此更加坚定了他的天命归己的信念,于是第二年(1636年)四月正式即位,改元崇德,国号大清。这位苏泰太后作为叶赫那拉氏家族的女子为清王朝的统一立下了第一功,而她的弟弟南褚也因此成为清朝卓有功勋的大将。

    其次,叶赫大将在帮助清太祖努尔哈赤建立帝业,问鼎中原的对明大战中也功劳非凡。例如叶赫部籍隶正白旗满洲的苏纳当叶赫未亡时,弃兄弟归太祖,太祖妻以女,为额驸”[4](卷230﹐列傳十七﹐第9309頁) 天聪元年在对明的锦州之役、大凌河之战中,四败明军。从武营郡王阿济格入长城伐明,56战连战连捷实乃枭雄。叶赫那拉氏苏纳之子苏克萨哈,顺治朝任领侍卫内大臣加太子太保。在锦州、塔山、杏山也连败明军,被封为二品世职男爵加五品世职云骑尉。顺治九年间,在反清复明清军惨败于贵州、广西、湖南之时,依然于次年出镇湖南,六战皆捷,扭转了清廷被动的局面。不仅成了顺治帝的心腹重臣,也深得其母孝庄皇太后的赏识。顺治十八年授辅政大臣。

    还有金台石的远支同族穆成格,天聪四年,从努尔哈赤伐明,克永平四城,薄明都,射杀明侍郎刘之纶。八年任一等总兵官,一等昂邦章京,官至刑部左参政。[4](卷227,列传十四,第9242页)

    还有苏泰太后的同族叔父、叶赫那拉氏家族的阿什达尔汉,隶满洲正白旗,雅巴兰的第七子,任理藩院尚书,天聪六年太宗文皇帝赐号达雅奇国舅[14](转引,见注释)参加收复了与察哈尔部结盟的蒙古额尔多斯部,再一次壮大了满州的政权。天命六年二月从伐明,攻奉集堡,围其城,阿什达尔汉奋勇当先,攻辽阳,复先登,授一等参将,赦免死一次。还有叶赫那拉氏人鄂莫克图,自叶赫败降时投降努尔哈赤,隶满洲正蓝旗。天聪元年九月,从努尔哈赤伐明,攻宁远。三年,从贝勒岳托伐明,攻保安州,授备御世职,任甲喇章京。[4](卷230,列传十七,第9312页)还有与顾三台同隶镶蓝旗的瑚什布,亦统领牛录,兼甲喇额真。天聪元年,从努尔哈赤伐明,攻大同,兴图鲁什,大败明总兵祖大弼,多有斩获。 

    三、清朝统治建立后,叶赫家族的成员是巩固封建集权政治的重要力量。

    由于叶赫家族与清朝皇室有着密切的种族、姻戚关系,而且掌管着众多的佐领军民,又与满洲乃至蒙古的不少佐领有着历史渊源关系,因此,无论从血缘还是从地缘上来讲,都是清王朝统治下的各民族甚至是皇族满族中的重要的人物。在清这个封建等级制度森严的朝代中,他们不仅身份突出、地位显赫,更要为维护本民族的统治利益和政权的巩固而南征北战、出谋划策。叶赫家族成员的不断参政,再加之他们本已特殊的身份地位,使得他们与满州政权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在清王朝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成为显赫的八大家中第四的皇亲国戚。

    清人入关后,由于民族、文化、习俗、语言、心理素质等多方面的差异,要立刻建立一个相对稳固的政权相当困难,再加上明末时局混乱,各路起义风起云涌,南明势力仍炽得人心。在清王朝的统治者逐步建立在全国的统治的过程中,叶赫家族不仅在清朝的统治中地位显赫,而且在清政权的巩固与发展中的作用也很突出,无论是平定三藩之乱,还是抵御外来侵扰,维护中国民族的尊严;无论是镇压国内各地起义,还是在发展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叶赫家族的身影。在这些身影中,有些身影和姓名,对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叶赫大将在帮助清廷剿除起义军,获得国内统治太平的最终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例如叶赫那拉氏白尔赫图,在顺治元年(1644年)随睿亲王多尔衮入山海关后,参加了在一片石、安肃、庆都等地袭击李自成农民军的战斗,多有斩获,并从豫亲王多铎西剿农民军,攻克潼关,移师江南,徇苏州,略定浙江、福建。五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征剿湖南,破叛贼于湘潭,平宝庆,武冈,累功,晋一等阿达哈哈番,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后大败李自成、张献忠余部,积累军功,授一等轻军都尉,三品世职,擢任为前锋统领,康熙元年(1662年)谥忠勇之号。[4](卷249,列传三十六,第9679页) 还有为世人所熟悉的籍隶镶蓝旗满洲的叶赫那拉氏顾三台,亦于叶赫部未灭时归附后金,努尔哈赤授其参军世职,并把公主嫁给他,封固伦额驸。皇太极即位后,置八大臣之列,为镶蓝旗都统。他参加了征服朝鲜之役,伐明之战俱立奇功,是后金及清初不可多得的文韬武略俱佳之臣。[4](卷230,列传十七,第9310页)除此之外,还有隶属镶黄旗满州的叶赫那拉氏路什,还有金台石的远支同族和托、额塞、布当奇理、吴尔佳齐、艾松古、图鲁石、星额礼、苏尔丹等,均在后金向清的路途中乃至清初战功显赫建树颇丰。他们南征北战,一一扫除统一中原道路上的各种敌对势力。使叶赫家族成为清初武装部队的一支重要力量,发挥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叶赫那拉氏家族的个体杰出人物在巩固清朝统治,平定三藩和抵御外来侵略方面也发挥了作用。康熙十二年(1673年)冬,吴三桂在云南举兵叛清,康熙帝命金台石的曾孙隶属正黄旗满州叶赫那拉氏的穆占为前锋统领,参赞军务。穆占身先士卒,在野狐岭击溃叛军,攻克阳平关七盘关,在川、陕边界与叛军展开大战,缕缕获胜,后虽有挫折,但都以其勇武与智谋化险为夷。康熙二十年(1861年)终于剿灭吴三桂部凯旋回师。其间穆占已授都统康熙命佩征南将军印,此番又任正黄旗蒙古都统,议政大臣,名列世职大臣。[4](卷254,列传四十一,第9744页) 穆占之弟吴丹,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叶赫金台石之曾孙,康熙初为一等侍卫。十三年同大将军顺承郡王勒尔锦讨伐吴三桂,后移师潼关。十五年征平凉,十七年为参赞军务。屡破吴三桂,战功累累,授三等侍卫兼佐领。[4](卷245,列传四十一,,第9754页)除此之外,还有布杨古远支同族辛柱,金台石同族花色,顾三台孙赛碧翰,族人颜珠虎、鄂和诺。在抵御外族侵略,维护中华民族尊严方面,有著名的康熙权相明珠,他是金石台次子尼雅哈第三子,又任英武殿大学士及太子太傅。文韬武略。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八月,协助康熙前往雅克萨侦查地理形势、沿途水陆交通及俄国军队部署等情况,积极备战自卫,并调集军队、储存粮食、筹划屯田、修造船舰,为清朝顺利收复雅克萨等地奠定了基础。明珠的长子性德为一等侍卫,是清代著名满族词人。[15]( 20)

    说起叶赫部,或谈论那拉氏,谁人不知清史政治舞台上赫赫有名的铁腕人物叶赫那拉氏慈禧。慈禧亦称文宗孝钦皇后,是叶赫那拉氏家族在清代历史上最重要、最显著、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她从咸丰十一年(1861年)同东太后慈安联合恭亲王奕发动辛酉政变,实行垂帘听政,执掌朝政大权,直到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患症死去,统治中国长达四十八年之久。慈禧太后生于1835年,逝于1908年,活了74岁,经历了咸丰、同治、光绪三朝,立过同治帝载淳、光绪帝载湉和宣统帝溥仪三位皇帝。在同治、光绪两朝,她又三次垂帘听政。事实上,自从咸丰帝去世后,中国的内政外交一切大权基本上握于慈禧太后一人之手。[17]http://www.reference.com/browse/wiki/empress_dowager_cixi.reference.com    皇帝的废立、战争的布署和投资,以及光绪帝夭折了的百日维新,无一不要通过太后这一关。可以说慈禧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晚清的政局,乃至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发展,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慈禧的重要历史地位还不仅仅是她玩弄权术的一面。另外,她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世界正在变化,两次工业革命使同时代的欧洲国家跨上了不同水平的发展道路,中国虽也出现了早期的资本主义萌芽,但由于体制和政策的问题一直缓步不前。除了社会生产力的巨大变化,社会制度也跟着起了连索反应。封建制度的落后性、腐败性正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挑战,社会正在做转型前的核裂变。这是时代与历史赋予慈禧的集权政治的时代背景。外面火热的变更,里面恐慌的混乱,清政府统治已走下坡路,有着坚船利炮的异族强敌的凶残入侵,中国的泱泱大清国竟面临着割让祖宗之地,是耻辱?是懦弱?是陈旧?是闭塞?……这都不重要。因为,事实已无可争辩地把中国变成了不伦不类的双半社会,这是前无古例的情况。当然,我们也不能把所有的罪责加在慈禧一人身上,她也为兴国富民费尽心思。她重用汉人,实施西法,开办洋务,勤于政务,事必躬亲。只可惜,一场鸦片战争看到的是中国的积贫积弱,而不是一朝天子可以扭转时局的。 

结束语

    纵观整个清朝历史,从满族政权在辽东一带建州女真时的征伐和争霸战争到后来大清帝国的建立,直到它的灭亡。叶赫部族一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它虽然没有成为皇族,但却一直是皇族身边不可缺少的一支皇族旁系。它对清朝的作用,从满族还是一个辽东的小的游牧部落时就开始了。所以,对于叶赫部落的研究,不仅可以让我们更多的了解我国古代北方的少数民族叶赫本身的发展情况、民族特征、文化和心理及当时对中原和边疆地区的影响,也可以从侧面了解清朝这个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少数民族统治的封建王朝。作为这个历史衔接阶段的王朝,与和它有着相同民族特征,心理素质,发展状况并且自始至终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叶赫部族,就更具有其价值了。

    一个民族的杰出,往往需要一个或几个杰出人物的点睛。像建州的努尔哈赤,像叶赫那拉氏慈禧,他们都对当时历史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甚至也可以说对当时历史的改变有着巨大的作用。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叶赫部族在满洲政权中的地位的研究,对于我们了解和认识当时历史、政治,统治者思想、见解、决策;对于我们借鉴历史,指导我国当前的社会主义建设,同样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注   释】 

[1]《清实录》[],北京:中华书局,198611

[2]【清】计六奇.《明季北略》[],北京:中华书局,1984,原文第一处引文两处空缺,根据文意当均为满洲二字,指建州女真

[3] 李洵、薛虹等.《清代全史》,第一卷[],辽宁人民出版社,1995

[4] 赵尔巽.《清史稿》[],北京:中华书局,1987

[5]【清】额腾额.道光三年(1823年)抄本,《叶赫纳兰氏八旗族谱》序,转引自赵殿坤.《额腾额〈叶赫纳兰氏八旗族谱试评〉》[] 1996年第2

[6] 蒋秀松、孙进已等.《女真史》[],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87

[7]【明】陈子龙等.《明经世文编》,卷453,《杨宗伯奏疏》,[],北京:中华书局影印本,1987

[8]《明实录》,普通古籍,明神宗实录,卷140 [],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9]【明】瞿九思.《万历武功录》[],北京:中华书局影印本,1962

[10]《旧满洲档》,昃字档,转引自李洵、薛虹等.《清史全稿》,第一卷 [],辽宁人民出版社,1995

[11] “Yehe Nara resisted nurhaci to the very end, but was absorbed by force in 1619. As Yehe Nara died, he reportly cursed Nurhaci by saying that a woman from the Yehe Nara clan will lead to the downfall of the Manchu dynasty. ”[M],Yehe  Nara – encyclopedia  article  about  Yehe  NaraYehe Nara at AllExperts -

[12]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宫中杂件 [],第1247包,转引自薛伯成.《叶赫那拉氏后妃与清代历史考评》[J],《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4月第2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44&aid=2048231
(183B) 推薦一讀《猶憶風吹水上鱗》
推薦2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hark
mingji

銘記流言板(183B) 推薦一讀《猶憶風吹水上鱗》

我應該在主文中向各位推薦一讀《猶憶風吹水上鱗》這本書。

我說是「書」﹐因為我幾年前所讀不是單篇一文的《猶憶風吹水上鱗》﹐而是與該文同名之書﹐該文乃其中一篇。應該可以買到﹐書名《猶記風吹水上鱗 — 錢穆與現代中國學術》﹐1991年三民書局出版。

我是從圖書館借閱該書的﹐自己手上沒有﹐所以在主文中引余英時發現錢老師病倒於地的那一大段文字 ﹐是憑還記著的語句到網路上查詢得來 ( 竟免了我引用之時好些打字的工夫 ) ﹐因為彼情彼景給我印象深刻。竟然許多別人也記下那段﹐還為文引用﹐放到網上﹐可見人同此心。最近﹐因余英時得獎﹐不少媒體在有關報導中﹐也大量引用余英時在該文之內或之外所談隨錢穆問學之事 ( 也免了我引用之時好些打字的工夫 ) 。

記得該書另錄有一篇文《一生為故國招魂 — 敬悼錢賓四(穆)師》。由篇名即可見做學生的余英時是如何為錢老師一生論道弘學定位。也可見我自己所說錢穆當年欲隻手扶5000年中華文化大廈之將傾﹐他是懷著多麼深沉的一種文化孤臣孽子的丹心﹗

別人可以不同意錢穆或余英時的思想或史觀﹐但對錢穆或余英時他們這一輩獻身中華文化而任重道遠的宏毅之「士」﹐孰不肅然起敬。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44&aid=2034206
轉載: 余英時得獎演說 〈我對中國文化與歷史的追索 〉
推薦3


mingj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123abc
shark
mingji

2006.12.07   中國時報

余英時得獎演說 〈我對中國文化與歷史的追索  

    能夠成為二○○六年「克魯吉獎」的共同得主,敝人深覺榮幸,也十分感激。然而在深思之後我才明白,今天我得獎的主要理由,是要透過我彰顯中國文化傳統和作為一門學科的中國知識史;前者係我終身學術追求的一個學科,後者係我選擇專精的領域。
 
    我開始對研究中國歷史和文化發生深厚興趣是在一九四○年代,當時中國史觀正處於一個反傳統的模式。中國整個過往被負面看待,即便中國獨特的發明,也在西方歷史發展的對照之下,被詮釋為偏離普遍文明進步的正軌。當時我對中國文化的認同以及對自己的認同感到完全迷惑,自然毋庸贅言。幸好我得以在香港完成大學教育,並前往我現已歸化的國家-美國繼續攻讀研究所。
 
    中國「道」概念反映現實世界 
 
    這些年來隨著知識領域逐漸開闊,我才認清要清楚認識中國文化,必須知道它獨特的傳統。中國文化形成清楚的輪廓是在孔子時代(公元前五五一年至四七九年),這在古代世界是一個關鍵年代-西方稱之為「轉軸時代」。根據學者的觀察,好幾個高度發展的文化,包括中國、印度、波斯、以色列和希臘,在這段期間都發生了一種精神覺醒或「突破」,其產生形式不是哲學論辯,就是後神話宗教想像,或者如同在中國的情形,是一種道德、哲學和宗教混合而成的共識。這種覺醒導致現實世界與超現實世界產生區隔。對超現實世界的新視野提供有思想的個人,不管他們是哲學家、先知或聖賢,必要的超越觀點,從而檢視並質疑現實世界。這就是一般所知的「轉軸時代的原創超越」,但其精確形式、經驗內容和歷史進程則每種文化各不相同。這種超越的原創性在於它對其所涉及的文化具有持久的塑造影響力。
 
    在孔夫子時代,中國的原創超越係以「道」這個最重要的概念出現,道是相對於現實世界的超現實世界的象徵。但這個中國超現實世界的「道」在初萌生時就與現實世界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這點與轉軸時代的其他古文化迥然不同。例如柏拉圖認為有個看不到的永恆世界,現實世界只是這個永恆世界的拷貝,但早期中國哲學絕未提到這種概念。基督教文化把神的世界和人的世界一分為二,但中國宗教傳統也沒有這種清楚的劃分。早期佛教文化極端否定現實世界,將其視為虛無,中國的諸子百家找不到任何類似的觀點。
 
    認識中國文化須靠比較觀點
 
    相對之下,「道」的世界在中國的認知中一直與人的世界不遠。但「道」的觀念也是由轉軸時代中國所有大思想家,包括老子、墨子和莊子所共享。他們一致認為,「道」隱而不現,但在人的世界中無所不在的運行,就連凡夫俗子多多少少也知道「道」,並於日常生活中實踐「道」。轉軸時代創生的概念影響力日漸深遠,特別是孔子思想和「道」的觀念,幾世紀來對中國人的影響無遠弗屆,從這點看來,要說「道」與歷史組成中國文民的內在與外在也不為過。
 
    在把中國文化傳統視為本土起源且獨立發展的產物的前提下,過去數十年我嘗試沿著兩大軸線研究中國歷史。第一個軸線是認識中國文化必須在其自身的環境之下,但有時也要靠「比較觀點」。我所謂的「比較觀點」係指印度早期帝國時代的佛學,以及十六世紀之後的西方文化。二十世紀之初以來,中國思想界一直不能擺脫中國對上西方的諸多問題;如果缺乏比較觀點,只在中國的環境下詮釋中國歷史,很可能墮入中國中心主義的古老窠臼。
 
    中國改朝換代與歷史延續性
 
    我對中國知識史、社會史和文化史的研究涵蓋古代乃至二十世紀,而我的第二個軸線始終把重點放在改朝換代之際。和其他文明比較起來,中國的特點在於其漫長的歷史延續性,延續性與改朝換代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攜手並進。因此我為自己設定兩個研究目標,其一是辨識中國歷史上知識、社會和文化的變遷,其二是儘可能辨識中國歷史的改朝換代是否有其獨一無二的模式。
 
    中國歷史上的深遠變遷往往超越了朝代的興亡;「朝代循環」在中國自古有之,在西方也曾短暫流行,但這個名詞具有高度的誤導性。二十世紀初年,中國歷史學家開始以西方的歷史模式重新建構及重新詮釋中國歷史。從此一般都認為,中國一定也曾經歷過和歐洲類似的歷史發展階段。在二十世紀前半,中國歷史學者採用早期歐洲的斷代方式,把中國歷史分為古代史、中古史和近代史,一九四九年之後,這個斷代方式被馬克斯-史達林主義者鼓吹的五階段演化史取代,後者在今日的中國仍被奉為正統,至少在理論上是如此。這種粗糙套用的模式,不管它有什麼優點,都不可能充分闡述具有地域性傳統的中國文化。敝人深信,只有著重於中國文化變遷的獨特進程和形式,才有可能看清這個偉大的文化傳統是如何被其內在的動力鞭策,從一個階段進展到另一個階段。
 
    四○年代開始思索中西的對抗
 
    接下來容我轉到另一個問題:作為兩個不同的價值系統,中國與西方如何在歷史的脈絡下對抗?正如前述,我最早接觸到這個問題是在一九四○年代晚期,當時中國對抗西方這個大問題籠罩了整個中國知識界,從此時時縈繞在我心頭。因為在美國生活了半個世紀,且不時出入於中、西兩個文化之間,這個問題對我已經具有真實的存在意義。經過初期的心理調適,我早已對美國生活方式樂在其中,但同時仍保留我的中國文化認同。然而關於中國文化如何與西方核心價值相容,最好途徑還是要從中國歷史中去尋找。
 
    中國與近代西方初遇是在十六世紀末期,當時耶穌會教士來到東亞傳教,其中對文化敏感的利瑪竇很快就發現,中國的宗教氣氛是非常容忍的,儒、釋、道基本上被視為一體的,就是在這種宗教容忍的精神下,利瑪竇才得以使當時許多儒家菁英分子皈依基督教。儒家認為人心同一及人人皆可得「道」,這樣的信念促使某些中國基督教徒宣揚一種基督教與儒家的合成體,等於讓中國的道把基督教也包容進去。
 
    十九世紀晚期,一些心胸同樣開明的儒家熱心接受在西方當道的價值和理念,諸如民主、自由、平等、法治、個人自主、以及最重要的人權。當他們之中有人前往歐洲與美國,並停留足夠時間去做第一手觀察時,一致深感佩服,而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就是西方憲政民主的理想與制度。
 
    儒家思想尊重人類尊嚴
 
    到了本世紀初,中國出現兩個對立的儒學派,一是現代儒學(或稱新儒學、當代新儒學),一是傳統儒學,兩個學派都鼓吹民主,並對早期儒家經典中民主思想的起源和演化展開有系統的研究。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顯然把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這兩個價值系統的相容性視為理所當然。
 
    最後我對「人權」要說幾句話。「人權」和「民主」一樣,都是西方特有的名詞,原本不存在於傳統的中國儒家論述。然而如果我們同意,「人權」這個觀念正如一九四八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所下的定義,是對人類共通的價值和人類尊嚴的雙重承認,那我們也大可宣稱,雖無西方的術語,儒家思想已有「人權」的概念。在《論語》、《孟子》和其他儒家經典中,都載明了承認普遍人道和尊重人類尊嚴。更了不起的是,早在第一世紀,帝王諭旨中就已引述儒家對人類尊嚴的觀念作為禁止買賣或殺戮奴隸的理由。在這兩份年代分別為公元九年和三十五年的帝王諭旨中,都引述了孔子所說的,「天地之性人為貴」。儒家從未接受奴隸是合法制度,也就是拜儒家的人道主義之賜,晚清的儒學者才會欣然領會西方有關人權的理論和做法。
 
    如果歷史可為指引,則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之間對基本價值似乎存在很多重疊的共識,畢竟中國的「道」講的就是承認人類共通的價值和人類尊嚴。如今我更堅信,一旦中國文化回歸到主流之「道」,中國對抗西方的大問題也將終結。
 
    (編按:本文係翻譯自余英時親自刪定的受獎演說全文,國際新聞中心尹德瀚譯,標題為編者所擬)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44&aid=2033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