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虛夢〈七〉
 瀏覽957|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七章 斷袖

「我會不會太寵他?」

短短七天,那個高傲的太子問這個問題共問了二十一次。

熒熾同平常一般時間在房外敲門。敲門聲極輕,若不刻意去聽是不會注意到的。
半晌,房裡毫無動靜。

通常這個時候太子早醒了啊,這下該怎麼辦?若太子醒著,隨便闖進去說不準會被太子在一怒下給砍死﹔若太子尚未睡醒,沒叫醒他的話一樣得承受太子的怒氣。

熒熾遲疑了一下,大不了敲到太子有反應。

於是熒熾開始敲門。

當熒熾敲到第四十六下,一柄扭曲的匕首無預警地字木門窗格射出,穿過她肩上頸邊的髮,亮晃晃地嵌進身後牆裡,嚇得她花容失色地僵住動作,滲出冷汗。

「進來。」壓到至低的語音明顯透出不耐的躁怒。

呃啊──她還是惹他生氣了……

戰戰兢兢地小心不發出聲響開門關門,呼吸不僅放輕了,甚至連次數都減成了一半,一動也不敢動地站在紗帷前待命。

床上,闇蹤側著身,以安心的愛戀眼神凝視著白衣再度平穩的睡顏,只有和白衣在一起時才有的幸福感持續蔓延心中。

適才在熒熾雖輕但綿密的敲門聲中白衣微微皺了眉,竟然就讓他心中一疼,隨手抓起一把刀就往門外擲,制止擾白衣清夢的噪音。

「你讓我都快認不得自己了……」

闇蹤無奈地搖頭,正欲起身,才發覺袖子被壓在白衣身下。

楞了一下,闇蹤一時拿不定主意。「我不是中原古代的漢哀帝,你也不是董賢,你只是我一時的男寵……」

決定搖起白衣的闇蹤,在碰著白衣之前停住了。

我……你……他……我們……你們……他們……〈喂喂!〉算了!不管了!「斷袖」就斷袖吧!

「熒熾拿把刀或劍給我。」他的剛剛射出去了。

不明究裡地送了進去,熒熾只聽得「唰!」的一聲,然後闇蹤便揭開床幔下床。

接回短劍,熒熾發現闇蹤衣袖少了一截,不禁失聲叫道:「太子──」

忘了控制音量,床上人兒嚶嚀了聲,闇蹤惡狠狠地瞪了熒熾一眼,便趕緊去安撫白衣入睡。

熒熾看看自己手中的短劍,再隔著白衣來後才加裝的白色紗幔看向裡頭二抹模糊身影,突然開始傻笑。

嘿嘿,太子動真心了耶。

不知為何,她很高興讓太子定下來的人是白衣,經過這次,相信太子也很清楚他自己的感情。

闇蹤再出來看到的就是熒熾了然的笑,一陣彆扭,衣服也不換便要離開。

「太子,你尚未更衣……」

「換什麼換?」〈從這裡開始,一定要記得用闇蹤特別的尾音上揚語調!〉

「可你的袖子……」

「哼,我就要穿這樣走,有何不可?」十足任性的話語。

「會有流言蜚語……」

「愛傳讓他們去傳!」闇蹤邊走邊不清地呢喃:「這好可以讓魔父少打他的主意……」

熒熾難能自已地偷笑,太子還真是可愛呢!

闇蹤不巧回頭,粗聲粗氣地喝道:「笑什麼?!」

「沒……熒熾不敢。」

「哼!」闇蹤提起夜叉劍,臨出殿前還不忘叮嚀:「不許吵醒白衣,也不許讓他踏出太子殿半步,聽清楚沒有?」

「熒熾曉得。」每天早上都要來上這麼一段,還能不清楚嗎?

「記住。」

送走太子練武去,距白衣睡醒尚有時間,她也稍微補一下眠好了,睡飽了才有精神「說故事」呵!

*      *      *

白衣在發呆,看著身下遺留的一片黑布發呆了一盞茶的時間。

……這塊布……似乎、彷彿和某個擁抱他的太子昨晚身上穿的衣服顏色、紋路、質料很是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樣?!

進來看白衣醒了沒的熒熾甫開門,便劍白衣以一種本人不知的慵懶神態坐在床上,不覺怦然心動。

哎呀!這也不能怪她嘛!還不都因為太子不在,白衣永遠是冷漠寡言,面無表情地坐著看書,比較像正常人時只有在太子面前,可太子又討厭有人打擾他們獨處。所以,這是熒熾在闇蹤不在時看過白衣最有表情的表情,秀美得令人臉紅。

「公子。」

熒熾的呼喚喚醒了白衣的神智,白衣有些倉忙地下床梳洗,掩飾著方才的失神。

接過熒熾遞上的毛巾擦乾臉、手,白衣自盒中取出昨兒個闇蹤新送他的髮帶,簡簡單單將如白湅般瀑長的雪色髮絲高高束起。

在白衣整理儀容前,熒熾很識相地先行告退將水拿去倒掉。白衣不讓除了闇蹤之外的人見那模樣……不,其實是闇蹤不准。

當熒熾回來,白衣已經專心在看書了。

熒熾本來還很期待白衣開口問那塊黑布的事,半刻鐘……一刻鐘……二刻鐘……半個時辰過去了,白衣絲毫沒有要問的跡象。

呃!如果白衣不問,那她想好的精采「劇情」不就無用武之地?那那那……太子的感情怎麼辦?!〈ㄟ……我想妳太杞人憂天了……白衣沒那麼笨吧^^b〉

終於,熒熾沉不住氣地問了:「公子,您不好奇床上的破布是怎麼來的嗎?」

嘖,太子竟然要她用敬語?並非她瞧不起白衣,而是她連對闇蹤都不必用敬語,現在叫她講實在很不習慣。

「嗯。」白衣隨口應了一聲,也不知到底有沒有將熒熾的話聽進耳。

「公子。」熒熾又喚了聲。

「嗯。」

一樣的反應?不死心的熒熾再次喚到:「公子──」

「嗯。」

還是?!哼哼,她熒熾別的長處沒有,就是有耐心,瞧她方才敲門敲到太子射匕首出來便可略知一二。〈妳那是找死吧!〉

「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公子……」

當熒熾喚到第四十七聲〈比她敲門多一聲〉時,白衣這才撫著額,頭痛地放下書。

「說吧,妳到底有什麼天大的事,非得要打斷我看書不可?」

每回進來你不都在看書?真不曉得哪來的耐性。

〈雪:呃……借問一下,白衣你到底看什麼書?

白:喔……荀子、韓非子……還有水經注……

雪:=|||bb(無言)……既然是闇蹤架上的,一定很新吧……

白:嗯?都還沒拆封啊!

雪:……我已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了……〉

熒熾笑得一臉神秘,重覆問題:「公子不好奇床上的破布是怎麼來的嗎?」

「這……還能怎麼著……」白衣哪可能不知道,乾脆又把書拿起來擋。

「公子!」

聽熒熾認真嚴肅地叫他,白衣只好又闔上書。

「公子,您對太子究竟是何感情?」

白衣抿抿唇。「還能有什麼感情?我很清楚自己的身分。」呵,這話說來自己都覺得心痛。

「您不明白,您若真明白,便不會以太子男寵自居。」

「難道不是嗎?就在那麼多人面前,魔皇親口將我賞給他,我豈敢奢望什麼?!」

「魔皇他──」

「我知道。」白衣打斷熒熾猶豫的話語。「我知道本來是魔皇要我的,也很慶幸闇要了我去。我不會背叛闇,他不要任何人碰我,哪怕是在魔皇面前,我也會以闇的命令為第一優先,僅此而已。」

「你……你是在貶低自己!」熒熾連敬語都忘了。「怎有人如你一般,太子願給你同等地位,你卻自甘為奴才!」

白衣搖頭。「闇並沒有給我同等地位。」

「哪沒有!今兒個太子為你斷袖斷假的?!」

「妳就如此肯定?說不定是割袍斷義。」

「你你你你你你你……」一連七個你,熒熾氣得要說不出話來。這些話要是給太子知道,太子一定會氣到昏倒!〈不,我想以那個行動派而言,應該會直接把白衣壓在床上「懲罰」吧……^^bb〉

「我.,屬於闇。」

正在氣頭上的熒熾沒有注意到這句白衣說得謹慎的話。

白衣不再多言,捧起書來繼續讀。

他也不明瞭自己是怎麼了,確確實實地……將心給了闇蹤。但是,他明瞭一件事──闇蹤不能真的喜歡他,就算真的愛上了他也絕對不能聲張。

因為,他會成為他的弱點,他的負擔。

------------------------------------------------------------

.....發現我虛夢居然只貼到2.....

8我應該會改

畢竟是黑白

但當初我實在寫得很給他風白曖昧^^b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349975
 回應文章
^^b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
前兩章...像是洛白吧^^b
當初喜歡一下給他來個大轉變式的寫法....

喔,星星啊.....
妹子喜歡寫人多的(汗)
但是...寫了不久又會後最幾幹嘛沒事找事做= =
實在是給他太難寫了說
8......
因為砍過,所以.....
哈哈....難寫度又更高了^^b
等我欲寫完再看看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4429
我終於有時間看文了..QQ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嗯嗯..
對啊..
好久沒看到這篇出現了..
想不到之後的劇情還真是和前二章差異很大啊..
不過前面的一堆星搞的我頭昏眼花的..@.@|||
我不適合看多人的..bb
嗯嗯..
這世的小黑,好像還算可以讓人期待..
熒熾是可愛的小姑娘..^0^
白白,好多世都受苦受難的感覺..= =|||
妹子,要讓他幸福啊~>0<
等你的八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4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