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三章】
 瀏覽309|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擇愛】第一部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三章】

魔劍道少子殿裡,帶著怒焰的闇蹤,邪美的細長綠瞳危險的微瞇起,高揚的語調中有著熾烈的怒意,瞪視著眼前的劍理,他出聲質問著:「他人呢?」就是覺得昨天白衣態度太過奇怪,他今日才特地過來看看,沒想到卻撲了個空……

「回稟太子,主人並無交待去向。」被闇蹤的到來而打斷了工作的劍理,態度一如往昔的回答著。

「嗯……那他有沒有交待什麼時侯要回來?」似乎是覺得劍理真的不知道白衣的去向,闇蹤換了問句。

「回稟太子,主人出門前什麼都沒有交待。」為闇蹤奉上了一杯茶的劍理, 依舊是一貫的有禮回應著。

煩燥的接過喝了後隨手一擺,闇蹤這才又問道,「那這次老頭子是給了他多久的假?」

「二個月。」

「嗯……」他一定是又去那裡了……「可惡!」看著低咒一聲便疾衝而出的闇蹤離去的方向,劍理才似乎是鬆了口氣似的繼續他未竟的工作。

而衝出少子殿的闇蹤,則是完全不理會門房訝異中又帶點懼意的微弱阻止,大門一踹的便匆匆的離開了魔劍道……

───────────────

在趕往孤獨峰的路上,闇蹤的心理,有著極度的不滿,「可惡……為什麼皇兄每次都是這樣,有事沒事都是淨往那裡跑……」回想起過往的種種,闇蹤心理的不平衡感有增無減。

為什麼……從以前開始,每次白衣不管有什麼事都是只先想到師父,他就不行嗎?他早就有足夠的能力來保護人了啊!為什麼白衣依賴的人,一直都不是他?明明……他才是最早和白衣認識、生活在一起的人啊!為什麼……

而且……從那痞子洛出現後,又多多了個人來和他搶白衣……他可以明顯的感受到,白衣挺喜歡他的……師父的事也是……只有他,一直只是被照顧著,白衣似乎只當他是弟弟……

每一次,不管白衣出了什麼大、小事,他竟然都是最後才知情……他實在是很火大白衣以怕他擔心為理,總是刻意瞞他,直到最後無事之時才在事後發現不對的他逼問之下才肯說告訴他,那種感覺令他覺得很無力……

這一次,他的直覺強烈的告訴他,白衣不對勁!加上白衣竟然沒有留下任何訊懸便離開,更是可疑……他心裡有著一股不安感……頭一次,他希望見到白衣一如往昔的拍著他的肩向他微笑的說著,「沒事了,都過去了。」

不管如何……雖然他不想承認……但,就算此時此刻白衣不在孤獨峰上,只要詢問師父,就一定能探知到一、二……

───────────────

抱劍沉默而行,一向維持在臉上的笑意仍是有著,卻不如以往的毫無感情,心裡……有著對心愛之心對自己的隱瞞而產生的痛心……思緒隨著注視著身旁低頭而行的雪影而浮動著……

從什麼時侯開始……他心裡佇進了這抹令他魂牽夢繫的雪影?他也忘了,可能……是初見面那天起吧?

初見面……是他十三歲之時,在那大雪紛飛的那一天……

一條幾乎被大雪覆蓋的山道上,一株孤高的寒梅旁,一抹纖細的雪影靜佇其中,一如置身畫中一般虛幻的存在感……卻是深深的憾動了他的心房,心裡,彷彿有著什麼被觸動了……

雪色身影靜靜的注視著前方被大雪所覆蓋之山貌,似是欣賞欲更似心不在焉的若有所思著,沒有發現一旁不遠處,放肆的打量著自己的陌生男子。

而震於眼前絕景的他,則是為了不擾到佳人思緒,所以仍是靜立原地,不去破壞這份靜謚,心裡,有著令自己一震的奇異想法……多希望,這一刻能持續下去……竟然對一個連名字都不知的人產生這種想法,真是令自己吃驚啊……

無奈的事,事情並不可能如他所願,一陣突然靠近而來的腳步聲,硬是擾亂了這份寧靜……

妖精似的黑色身影,緩緩的由雪景一方向他們靠近,綠瞳中所帶有的明顯獨佔之慾,原是鎖定著和他一樣所注視的雪影,在發現了不該出現在此地的外人之時,轉為帶著敵意的警戒,「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是誰讓你在這裡盯著我的皇兄看那麼久的?」

皇兄?看來……一直以來,初次讓他有想認識之想法的人,身份卻非比尋常啊……而且,似乎還沒開始,就有了阻礙的存在啊……有趣了……

正想開口表明自己的身份及來意,就見他所在意的雪影拉住了很明顯的對他很不滿而想對他動手的黑影,輕柔的怡聲緩緩出口,聞者舒心,「皇弟,行事別太過衝動,先聽聽他的來意吧。」安撫完身旁的黑影,雪影才將那有如一片靜謚深海的湛藍之瞳轉向他開口詢問著,「閤下來此,不知有何來意?」

「我叫洛子商,來這是為了替我家那為老不尊的劍痞子,來向風前輩傳口信的……」

是了,就是從那天起……他認識了白衣,慢慢的也了解了白衣,知道白衣有一個疼愛的弟弟、一個尊敬的師父……從那天起,多了他這個朋友。

年歲增長間,也慢慢的注意到其實另外兩人看待白衣的眼神,是和他的如此相似,從一開始……或許就是了吧?他……是最晚才起步的人,但,他卻相信自己在白衣表態前,和他們的地位是一致的……

雖然白衣……看得出他是明白他們的心思,卻又似在害怕什麼的都不予以回應,一如往昔的以一異的態度對待著他們,說是無意卻似有著若有似無的情絮,曖昧的態度令人心生焦急,但他們卻也都明瞭,白衣還未釐清自己的心,他也怕自己的決定傷了他們而猶豫著……情之結,難解矣……

───────────────

從來……沒有覺得由步雲崖至孤獨峰的路程……有這麼遙遠過……平日那有時雖然會和他開點小玩笑,但多半卻是溫柔體貼待著自己的子商……如今雖然仍著不變的笑意掛在嘴角……卻是令他感到陌生……

他知道……子商一定是還在生氣……其實他一直都是明白的……雖然他也不解是為了什麼原因……但他其實是明白他們三人皆對他有情……但是他……唉……

他又何嘗不在意他們……所以才會選擇在事情未確定之前,不讓他們有無謂的擔心……但,卻演變成現在的這種情況……

一路上雖然是沉默不語而行的走在白衣身旁,卻仍是留意著白衣的洛子商,憑藉著多年來對白衣的了解,多半猜得出白衣現在心裡又在思考何事,似乎是覺得也該打破沉默了的停下步伐。

注意到身旁的洛子商停下了腳步,一直深陷自己思緒之中的白衣這才將注意力轉到他身上,看著只是已帶著心痛眼神注視著自己的子商,白衣有點心慌的開口打破沉默,「……怎麼了?」

「白衣……你明知道我們會生氣,為何卻總是不願開口?依賴……對你而言,有那麼困難嗎?你可知我有多痛心,你明知道……」對白衣不肯告知之事顯然不能諒解,洛子商急切欲說出口的話卻被白衣略帶點驚慌的打斷……

「子商……別說了……」就因為他的確是知道……但也是因為他尚無法釐清自己的心意……還無法對他們做出任何回應,所以他害怕一旦子商先開口說出後……他們之間目前這種危險的平衡一但被打亂……他將不知如何面對啊……

「白衣……你……」輕輕一嘆,他還是敵不過白衣眼中的那一絲冀求,「好吧,這次就到此,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再放棄了,你也該快點……給我們答案……」原是沉重的話義,到了最後一句,隨著洛子商的轉身之舉而幾近無聲,但還是傳達給了想告知的人……

沉默的氣氛充斥在兩人周身……隨著遠方傳來的鷹鳴聲,兩人才似是同時驚醒的無語動身,前往已在不遠之處的目的地,孤獨峰。



********
最近超不順的……
所以……暫時化身浮潛狀……=_____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216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