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二章】
 瀏覽335|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擇愛】第一部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二章】

甫回到魔劍道,在向誅天報告完戰況結果的白衣,此時正略顯心事重的靜佇在自己位於少子殿房外的涼亭裡。

三日了……右手仍是毫無知覺,似乎是有著什麼佔據在右臂裡的怪異感受……甚至連真氣也無法通過,每每當他想強行試以體內真氣去衝動經脈時,如火焚般的強烈痛楚便蝕心而來,總是逼得他不得不放棄,難道……他的右手當真不能動了?

聽聞白衣回轉的消息而急忙趕來的闇蹤,看到的到就是白衣這般不若以往冷靜自恃,而竟是似乎帶了點不安的脆弱表情 ,心裡頓時也是一陣猛然襲上的心慌,「皇兄……你怎麼了?」到底是什麼事……竟讓一向冷靜的他失常到這般地步?連自己走近了都還未發覺……

「我無事。」聽到闇蹤的聲音,白衣連忙收起臉上過於顯露的異常神情,以著和平常一般的冷靜聲調安撫著總是直率的表達出對自己關心之情的闇蹤。

「我才不信你沒事!是不是那死老頭又對你說了什麼?還是他對你了做了什麼?」越想似乎是覺得可能性極大,性急的闇蹤已欲衝向大殿找誅天「談談」……

清楚闇蹤的性子,白衣則是在他有所行動之前已經做了回應,「不是。」

「不是?那到底是什麼事?難道你又受傷了怕我知道?」被白衣避重就輕的態度所氣結,又想到另一個可能性,闇蹤的語氣有著不悅的微揚著。

「皇弟,我真的沒事,你不用亂猜……我只是累了,想先去休息了。」怕久待而露出破綻,白衣以疲憊為藉口,在闇蹤仍是充滿懷疑的視線中,故做從容的走回房中……

在緩緩的將房門關上之後,白衣這才鬆了口氣的將背靠在門上……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明日還是去找憶前輩看看吧……

門外,仍還未將視線由關起的門板上移開的闇蹤,心裡更是滿腹狐疑……絕對有問題!白衣究竟在瞞他什麼?他就真得那麼令白衣如此無法依賴嗎?他不懂……

─────────────────

步雲崖的清晨似乎總是熱鬧十足,不知又是為了哪樁芝麻小事而開始一貫的晨間運動之無聊師徒倆,在看到自遠方緩緩而來的雪白身影之時不約而同的停下了無聊的鬧劇。

「哦?那不是白衣嗎……真難得看他單獨一人來這啊,看起來好像心事重重啊……」憶秋年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原本還在自己身旁的洛子商已經走向白衣而去,只好抱怨似的喃喃自語著,「俗話說的好,徒大不中留啊……」

「白衣,你怎麼會來?」迎上了白衣,洛子商關心的詢問著明顯得有著絲不對勁的他。

「我來找憶前輩。」不想在事情確定前,讓其他人知曉,白衣只是如此回應著。

「找他?怎麼了?你這次出去受了傷嗎?」驚覺到有此可能,洛子商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擔心。

盡量的維持著貫有的態度,白衣難得撒謊,「你多心了,是師尊有事要我來向憶前輩交待。」子商他……總是對自己事特別關心……特別的敏感……在他面前,一不小心就可能會被他所察覺自己還欲隱瞞之事,要特別注意……

「是嗎?沒事就好。」心裡仍是有所懷疑,但白衣是以風之痕之令為由,他也不好再繼續問下去。

被點到名的憶秋,也是注意到了事情並不單純,「哦?他竟然會叫你來……我看我們進屋去談吧。」見白衣點頭後,他領著白衣走向屋去,進屋之前,他才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向仍是若有所思的洛子商交待著,「我說洛兄啊……為師的早餐你是到底要去準備了沒?」

早餐?不是早就……哦?憶老頭還挺機伶的嘛……「我這不就要去了嗎? 」明白憶秋年的用意,洛子商配合的先行離開。

進入屋內後,不意外白衣仍是似乎有所遲疑的未開口表明來意,憶秋年則是稍為等待的直到眼角餘光補捉到熟悉的黑色身影後,才做勢輕咳的打繼白衣的思緒,「白衣啊……我知道是你有事要找我,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深深的吸了口氣,又輕輕的嘆出,白衣似乎是怕開口後得到確定的答案,「……憶前輩,能否麻煩你幫我看一下……」左手緩緩的搭上右臂,白衣的臉上已是有著明顯的不安,「我的右手是不是……廢了……」

「嗯?先讓我看看……」神色微變,憶秋年先幫白衣把脈,然後又是些微遲疑的向白衣問著,「你的右手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嗎?」白衣這麼說,表示他右手不能動,但……脈象竟然完全正常,難道是……

「我也說不上來……好像有什麼在我右手裡,但右手卻毫無知覺……也無法動彈……」閉起了眼,白衣仍是試著想去操縱自己的右手,卻仍是徒勞無功。

略微沉吟,憶秋年又接著詢問著,「手怎麼傷到的?」

「那是……」簡略的說明了受創時的情形,憶秋年謹慎的態度,令白衣心裡的不安更加深了。

聽完白衣的敘述,憶秋年更是確定了早先心中所預設的可能性,雖然顯得有些震驚,但此事麻煩的程度可不是只有如此啊……

真是棘手啊……比外面那兩個更棘手……「白衣啊……你的手並不是完全無救,但是我的方法還是只能治標,要真的完全根除,還是要由傷你的那人才有方法。」略微停頓,他看向屋外,「洛兄啊……你也聽夠了,麻煩去把外頭那尊石雕叫進來吧,白衣的手還指望他救的……」呦呦……誰說風之痕冷靜來著?聽到有關白衣的事,他可真還是比誰都衝動啊……

像是自覺做錯事般,白衣在驚訝他們兩人可能都已經知道發生何事之際,神色略帶著點驚慌,「師尊?子商?」

「白衣,風前輩剛才就來了,說是要來找我家憶老頭,對你在此……似乎很訝異啊。」對於白衣事事都不願向自己傾訴,似乎帶著點心痛及微惱,洛子商對沒有幫白衣解圍。

「我……」看得出洛子商一如以往一般的輕鬆笑意下,卻隱含的一絲輕斥般的怒氣,白衣明白他已經知道了,也明白他生氣的原因,頓時無言以對……

白衣將視線微微看向站在身前另一處的風之痕,看不清他目前的情緒為何,似乎是有著比平日更為冷漠的氣氛充斥在他身旁,再加上他從進屋後就只背對的白衣,看不清他臉部表情的白衣內心更是為此充滿不安……

憶秋年似乎是算好了時機似的打破了沉默,「好了、好了,現在都別講其他的,反正你們剛才也都聽到了,那就不用我再多說一次了。」打從白衣剛隨他走到屋內之時,他就有感覺到那個熟悉的氣習和細微的談話聲了……

他們……果然全都知道了……聽到憶秋年的話,白衣只能暗怪自己太掛意右手之事而失去該有的警覺性。

受到現場其他三人的眼光集中注視,憶秋年彷彿很滿意似的點點頭,「好了,現在先來說明一下吧……白衣的手呢……是中了西漠一支應該早以全滅的種族『鷲族』王室裡只傳女性的一門秘技,依施技者意願,被傷者短則十年,長則可能終其一生殘廢……除非施技之人解技,才有可能治癒。」

注意到白衣以外的兩人,眼神中都開始有了擔憂之色,憶秋年繼續的說明著,「不過,照白衣所敘,施技者未收功前就被打斷,所以有個可以暫時讓白衣的手恢復的方法……其實是很簡單的道理……以純陽之氣來抑制現在留置在白衣右手裡佔據他經脈的純陰之氣。」看著那兩人眼神中開始有著些微的放心,憶秋年仍不忘叮囑著,「這只是先將那些做怪的東西在短時間內抑制住,所以……最終要醫好白衣的手,還是要去找那個女人才行。」

知道自己的手仍是有治癒的可能,白衣內心的喜悅自然不在話下,「多謝憶前輩。」

「不用謝,我只是負責用說的,真正要幫你醫手的,目前是風之痕,等會我會和風之痕說明一下醫你手時要注意的事情,會有點久,你們先去孤獨峰吧。」

看著仍是沒有轉過身的風之痕,及一旁仍是隱約的可以感受出和平日不同的子商,白衣心裡仍是百感交集,「嗯,那我和子商先離開了。」

和著雖然笑意未減卻仍不發一語的洛子商雙雙離開了屋裡,白衣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洛子商的背影,暗自在心裡輕嘆著……他們……果然似乎都很生氣……那麼,知道自己是最後才知曉這事的皇弟……想必一定是更生氣了吧……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20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