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一章】
 瀏覽391|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擇愛】第一部 無法抉擇的難題……【第一章】

日正當中,浩浩蕩蕩的魔劍道大軍已抵達此行的目的,望著白霧一片的森林景致,掛帥出征的白衣劍少下了大軍止行的命令……因為眼前的森林,是此次他們出征目的「演武族」的護境毒霧林。

代代子民不分男女皆自幼習武,是演武族能安居西漠一帶,無人能侵的原因之一,族中男女地位平等,就連軍隊之中也著不少女性的存在,更甚,現任演武族的族長就是代亡夫之位的女性國主,以狠絕的行事手段和無人能解的毒術聞名……

看著毫不畏懼的走入演武城下護城毒霧林裡的白衣男子,清楚對方身份的,演武族的女性國主柳月華也難得的親付陣前,縱身躍下城牆和他相對而立。

早在接下這次出征命令之時,白衣心理就已明暸,此戰……並不輕鬆,在直接面對柳月華此時,更是印證了先前的預感……

淡淡的揚眉,不怒而威的氣勢中帶著噬人的殺氣,柳月華語氣不急不徐的緩緩開口,「白衣劍少,膽量還真是不小……大軍壓制我演武國境,還單身一人入我護成毒霧林中,你是認為單憑你一人,便能攻下我族嗎?」看似氣勢逼人的外在,卻有著一絲訝異的思緒……嗯?眼前的他……為何給著自己一股熟悉的感覺?

平靜的眼神直視著眼夢氣勢不凡的婦人,僅是眼神的交會就能感受到對人噬人的殺氣,白衣的臉上仍是有著貫有的冷靜自恃,「此次出征,魔劍道對此役是勢在必得,魔魘之威想必妳並不陌生,獨自前來,是希望能減少無畏的死傷,妳意下如何?」

「哦?口氣還真不小,搬出魔魘之威又如何?演武一族並無貪生怕死之輩,倒是你們魔劍道……若是沒了魔魘兵,就無法成事了嗎?」思毫不受動搖的氣勢,柳月華語氣更冷的諷刺著。

不受她所激語所擾,白衣仍是冷靜的分析著,「魔魘兵只是破貴城護城毒霧林的工具,一但入城,魔劍道本陣軍之實力方可一目瞭然,妳若決意一戰,即可親自驗證。」

對他的反應似乎帶著點讚賞似的,柳月華的態度顯得有點軟化,「要我族歸順也並不全然無可商議,前題是……你能代表魔劍道答應,若我族當真歸順入你魔劍道版圖內,不得甘涉我族內政嗎?當然,若我族當真歸順,我族城境方員百里內之國,只要魔劍道來請求兵援,我族定會全力配合魔劍道之行事一律不予拒絕。」

白衣心理清楚她的算計,就算當真歸順對演武族並無損失,還多了魔劍道這強力的後援,但這也是他先前便預料得到的……

「待我向我族子民交待清楚,隨即回來向你聽取答覆。」由他堅持不硬攻城的態度,柳月華心裡已有了底,清楚著他一定會答應。

待她再度回到自己眼前,白衣也是如她所料的回應,「我答應。」就算如此……他的目的已達,當初,他是答應魔父拿下演武族,不論手段……

「好,爽快!那麼……要我族歸順的條件很簡單,你有三招的機會,三招內,不論你用任何方法,若能傷到我,你就算贏了。」話語方休,柳月華的氣勢更甚方才,驚人的壓迫感充斥在她四周,她的狂傲是來自於她的實力。

多言無義,祭魔劍上手,白衣不敢大意的全力以赴凝神以對,謹慎出手的第一招,是試探似的直襲他在意所外,柳月華一直未露出長袍之外的左手……

柳月華一眼便已看穿白衣的目的,右手一旋,彎刀上手,鏘然一聲,看似防禦的刀勢卻是刀路一轉的攻向白衣,在白衣訝異卻尚能及時退開的同時淡淡一笑道,「我可從未說過我只守不攻,你還有兩招機會。」再來,該是確認的時侯了……

發現柳月華主動攻來,尚未來的及看清她的身法就已感覺到頸項處的一陣涼意,相差甚大的實力差別,勝負僅在傾刻之間,乎現於身後的紅色身影及架在頸項處的彎刀已代表了一切,她的聲音也在此刻冷冷的由身後傳來,「若擒了你,魔劍道會付出多少代價來救你呢?」

「魔劍道不做無意義之事。」雙眼微斂,白衣臉上有的只是驚訝褪去之後的平靜,緩緩的回應著她的問話,清楚的說出自己的認知。

「哦……」不予以回應的淡淡一沉吟,柳月華的視線移向白衣此時鬆開劍柄的左手,在如預想中發現他掌中如淚滴般的一點淡色胎記之時,眼神一沉……果然,他果然是……

「那麼,你就不該再留在魔劍道才對……」收起抵在白衣頸項處的彎刀,柳月華在話語方停方瞬間,伸出了一直隱於長袍下的左手,突然的提氣朝白衣右肩之處一壓……

「啊……」還來不及思索她的語意,就覺得右肩之處的劇烈的痛楚,柳月華陰柔的內力似是集中的攻向他體內的他所不知的地方,另他整個右肩有火焚一般的痛楚……

他……會死嗎?

似乎總是在最危急的時刻,往事會一一浮現在腦海裡……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是三個人的身影……三個他所在意及在意他的人……

那個在得知他出征之後就坐立不安的黑色身影……『那個演武族?死老頭竟然叫你去?』
在得知他去意堅決之後,倔強的不給自己送行卻丟下狠話的……好勝的皇弟……『不准給我受傷回來,我要看到完好無缺的你。』

另外一個總是溫柔的陪在自己身旁的黑色身影,仍是給予他一貫的溫柔鼓勵,『自己小心。』
那是自幼一同歡笑的最好的朋友,子商……『等你凱旋而歸,我再幫你好好補補,你一出去就會不知照顧自己。』

還有,自己所尊敬的白……如風一般狂傲的身影,他是自己最尊敬的師父……以往不曾在他出征之前有過任何回應的他,似是因為此次的對象不同,也難得的在出發前交待著,『白衣,量力而為。』

他答應過的……他不能死在這裡……

心念的一動,隨之呼應的異端神嚇然出現,且動作迅速的襲向因始料未及而來不及防備的柳月華,雖是緊急的收功欲擋,柳月華仍是不可避免的受了異端神一掌,急忙退開的身形已是微微不穩,似乎是因為收功急切而氣血逆衝,嘴角也緩緩的流出了朱紅……

看著因為白衣心緒不穩而沒有搶攻的異端神,柳月華似乎有些微惱,「異端神……我倒是忘了……」幸虧,剛才……大概也夠了……「白衣劍少,依約的三招內,你已經傷了我,那麼我族照約定的歸順,魔劍道隨時可派員至我族簽定契約。」

「……十天內,魔劍道會有來使。」已經恢復過來的白衣,暗自驚訝在如火焚一般的痛楚褪去後……自己的右臂竟已無了知覺……

「可以,但時我將開城門迎接,另外……希望以後能再見到你,一方面……你的右手只有我有能力讓他恢復,另一方面……是有關你的身世,等你有所準備再來見我吧。」留下了另白衣最不解其意的最後一句話後,柳月華仍是態度冷然的轉身離開。

左手緩緩的搭上無知覺的右臂,白衣此刻心裡有著一絲擔憂……他們……大概都會很生氣吧……唉……


*************************
這個……是給雪的生日賀文(?)……雖然遲到了……||||bb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20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