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衣‧灆歌】之一
 瀏覽1,006|回應1推薦0

Bailero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漸漸地,這個小鎮繁榮了起來,雖不比一般市集,但由於這裡風光宜人,許多小吃在此興起,一般遠在京城的百姓與達官貴人皆愛來此一遊,拋去繁忙的負擔,洗滌身心的疲憊。

鎮裡的那座湖泊,尤其十分受到少女小姐們的歡迎。

據說,在好久好久以前,有對非常相愛的戀人,但是由於男人是失憶才流落到這個小鎮來,恰好那年天災不斷,湖水暴漲,鎮民將不安的情緒全數歸罪於男人身上,以為男人是個妖怪觸怒了湖神,最後男人就被扔入了洶湧氾濫成江的水中,留下傷心的女子。

湖水最終還是沒有平息下來,鎮民後來連女子也不放過,硬是將她逼入湖中。

「後來呢後來呢?後來水平了嗎?」「那兩個人怎麼樣了?」劍理與劍辰兩人趴在桌上好奇的問,問得白衣的少年不知道怎麼回答。

後來…
沒有後來了吧?

故事就只到這裡,給所有人一個謎。
只知道這塊地方依舊美麗。

「或許…這只是假的也說不定,後面只是為了給人留下想像空間罷了。」灆歌做出了這麼個結論,還很認真似的點點頭。

聽到這個結論,兩兄弟都不禁噓了噓,這是什麼歪理?

「怎麼,你們有意見啊?」灆歌聽聽,忍不住拿著書敲敲他們的頭。

「才沒有哩…」
說完,三個小孩就趴在桌子上,乾脆玩起了瞪眼的遊戲。
灆歌瞪瞪瞪,眼睛痠了,不知不覺中在涼爽的微風下睡著。

「最近好像沒什麼好玩的事情呢。」看著大哥哥的睡臉,劍理道。
「你如果是說消息的話,聽說西北的部族開始壯大起來,弄得皇室一陣恐慌呢。」聽完,劍辰也忍不住說說上回上市集去聽到的消息。
「早些打一打早超生,最好那些無能的關府能直接舉白旗投降,一是不勞財傷民,二是看看能不能換個賢明些的君主。」
「…怎麼,開始憂國憂民啦?這話給人聽到可不好。在這小鎮相安無事,處於三不管地帶的桃花源,還對朝廷有什麼不滿?」靠在桌上的劍辰聽了,覺得有趣便問問兄弟的理由何在。
「嘿嘿,這下可換你有不明白的吧!」他得意了起來,誰叫劍辰讀書樣樣比他好,現下真是扳回了一成。

自從近幾任的君主世襲而登位,成日飲酒作樂,久池肉林,夜夜笙歌。
所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道理於此。
外戚專權,敵國待發,宦官佞性,士商勾結,分黨對峙,天災人害,民不聊生。

這個腐敗的皇室統治之下的東嶙,需要的是變革。

「據說戰爭又起了呢。」
飄揚的標誌,靜謐的山野,稀稀疏疏的人馬小道間,消息八卦最多的小茶驛站總是有這樣的談論話題侃侃而生。

「是啊,我方士兵似乎都投身對方,對方傳聞是個不錯的將軍…那騎號叫做什麼的…。」

──驍陽。
遠近馳名的驍陽軍旅,於一次戰役之中乍見光輝,行軍數里,引東嶙軍於是先稍作渠溝的地點邊,而後進以灑油點火並以放劍之要脅,不戰而先勝其兵。
效忠其君-遙遠漠北而來的雷爾夏斯部落,個個在冰寒天凍的環境下經年訓練,人高馬大,驍勇善戰。

擇其精淬的驍陽軍僅一牛刀小試,勢如破竹,大入其東山關,當道紮寨,又義舉攻下東北至嶙中大片榖粱產地,斷之糧路。
受他們俘虜之士兵,並無受到壓制,只是差使佐一些提水煮飯等跑路工作,和軍旅之中所有人吃同等的食物,睡等級的帳棚,不受風吹雨打與冷嘲熱諷。

驍陽軍一面鎮壓還企圖以殘喘之力抵抗的官兵,一邊利誘招降有自知之明的官師﹔一邊安撫所經之途受到戰火波及的百姓,一邊向農家借田進行軍墾,自給自足,更贏得了民心。畢竟對自己困苦生活不聞不問,反倒變本加厲徵納課稅以滿足自己貪婪慾望的君主,他們也早就不再存有忠誠。

廣大的軍營範圍最中間,穿過座座棚子,可見兩三衛兵站哨,面容嚴肅,絲毫不敢放鬆。
衛兵們正想出聲向來人致禮,已先被一個手勢制止。
甫掀開帳簾,就見一個男人正持著書本,教導身旁的兩個小孩劍術軍法。
他霎時有些吃驚,軍營之中何來孩童?有些打結的腦轉啊轉地,終於回想起他們的來歷。

出手將黑壓壓的披風甩至身後,打趣道:「呦?堂棠裴濡首領怎麼在這兒帶小孩?軍中沒有廚娘了嗎?」

專心致志的男人聞聲,不怒反笑:「洛兄,今日什麼風給你吹來?你師傅到外頭風流快活去了,怎麼是你沒跟?」
「去,跟那老不死的出去,還怕人家笑死說龜爺爺帶孫子逛花街。」
「真是,你們師徒兩就跟大海裡的水沒什麼兩樣。」裴濡起身倒茶,交給那堂而皇之直接做在太師椅上的男人。

-流到哪,鹹(嫌)到哪。
「真是夠了,怎麼說也說不過你。」
「謝謝誇獎。」
姓洛的黑衣男人在微微燈光下,得以看清面貌。巧奪天工又如大刀闊斧班的別致五官在那臉上,撲散一簪的黑髮,大落落的散在黑地發亮的鎧甲上。即使全身受鐵甲及衣物包裹,渾然天成的精瘦骨架依然熤熤發亮,散發出傲人的英氣。

與天生王者之氣的裴濡不同。裴濡同樣擁有足以睥睨世人的高傲與凜氣,卻是一臉溫和的彎度在嘴上,穩重而不失詼諧莊嚴。一身白、藍、黃的簡略搭配,不是特別珍貴的布料設計,卻是人裝穿在佛身上,與生俱來的王人。

「聽說你…」
好不容易將兩名孩童哄睡了,替他們拉了拉被子,裴濡打破了沉默。半是君臣,半是知交的語氣打破了沉默。

「聽說你派了‘肅巍’將軍前往迎接了已經隱居許久的南漠丞相?」緩和的聲調中,帶點的是擔憂,語重心長。

「是啊,先前與他一談,他似乎與南漠丞相家有段淵源,經我一提起他也自告奮勇…」品茶香,他思緒一轉:「有何不妥嘛?」
受他一看,裴濡也只是擺擺手,同他席地而坐:「不,只是…覺得不是這麼簡單的淵源爾爾。」

風沙狂狂,黑亮的皮靴,纏著無數華美的銀緞。
有力的聲響踢上路面,滿頭散亂而豪放不羈的黑法與身著,輝映著白卻健康的肌膚,映襯著那雙銳利如鷹、狹長俊美的翠綠眼眸。
站在高峰峻巒的石崖上,有如君臨天下班,鄙視著這一片富庶的草原。

風兒吹來,夾帶青草的芬芳。
閉上眼,回憶著熟悉、卻早已遺忘的記憶。
思緒,亦飄至遙遠的彼方。

(你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回來喔…)

(嗯,我會的。)

(打勾勾,失約的人要被豆腐砸死!)……

那細微的哭音,那小巧的身形。
如今,隨著時光飛逝,已成一個模糊的倒影。

風轉狂,思緒止。
眸中的銳光更添幾分,長期征途而發裂的薄紅嘴角輕牽。
狂言盡出,勢在必得!

等我吧…等我吧…

我依約回來了

而你

是否依然記得我的名字…?

「我馬上飛奔到你身邊去,即使你已經將我忘記。」

我心中的那抹白

請在那相約的大柳樹下…

等我,等待我

讓我的雙臂,緊緊擁你入懷──

讓你永遠,享受所有至高無上的榮耀。



+=+=+=+=+=+=+=+=+=+=+=+=+=+::::::::::>口<-::::::有人欺負小雷!+=+=+=+=+=+=+
小雷曰:
點點點點點,如此諸如爾爾,小雷還是不會打文啦~~~>口<
嗚啊~~有輪欺負小雷~~(第一嫌疑犯:羽小悠)
小雷要去看超級霹靂會哩,881~~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87974
 回應文章
= =bb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原本很正經的在看文的....

(打勾勾,失約的人要被豆腐砸死!)……

↑噗....一句破功....||||bb
豆腐砸的死人嗎.......狂笑也...>0<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89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