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七章 《大鬧仇家別館》上
 瀏覽727|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嘿,馭雪,有什麼動靜沒?”冷月楓從會場後門進來,坐到風馭雪旁邊,現在已經是下午,剛剛帶著雷詠和凱薩拖著冷血颯去館子裏面大吃了一頓。他現在好撐,那個大胃王颯怎麼吃得下那麼多的!凱薩和雷詠好像也給嚇到了,看著他們兩吃了半天都沒動一下筷子,好像在懷疑他們兩是不是幾百年沒吃東西。不過魔獸也吃人類的食物?這倒讓冷月楓很驚奇。
  賽事開始有一段時間,上午是炎院和帝國學院的勝利,下午是那些亂七八糟的小學院之間的比賽,雖然說是小學院,偶爾冒兩匹黑馬出來也不是怪事,路絲卡可是個藏龍臥虎的地方啊。
  冷月楓砸了砸嘴:“看來小學院之間的比賽沒什麼意思啊,實力好不濟呢。”基本上是沒什麼值得看的,高手都聚集到大學院去了,哪裏還有人在名不見經傳的小學院裏打轉,俗話說“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嘛,除非那些人是真正看不起名利的。
  “風雲……風雲!”一陣加油聲把冷月楓從夢中拉醒,哦?這個風雲學院是什麼來頭?加油聲挺大的嘛,也難怪,他看看比分牌,上面的3-0已經告訴他原因了。
  這個風雲學院的參賽選手都是一年和二年生,簡直像是專門為了參加比賽才培養的。冷月楓微微一笑問向風馭雪:“這個學院是哪兒來的?”馭雪的情報網不會比雷家差多少!這點冷月楓可深信不疑,果然風馭雪沒有讓他失望。
  “風雲學院,來自聯軍大陸,以前參賽記錄裏有過他們,他們只進入八強,後來敗在紅月手上。他們以前的勝利都很勉強,今年不知為什麼,出了幾個很厲害的新人,好象是轉學過去的,都在一,二年級。”風馭雪看著走下台的第三場比賽勝利者又說:
  “他似乎是裏面最強的,佛染,上級風雲武士,離天空戰士的距離很近,應該很快就會晉級吧。不過他還打不過颯的。”
  不是冷血颯的對手,這當然是不容置疑的!誰打的過颯那個怪物?連凱薩那樣的怪物都說冷血颯強得像怪物,別人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如果不用魔法,光是武系的話,他自己能夠打贏這個佛染麼?冷月楓微微揚起嘴角,照理來說,他已經是天空戰士級應該比他強,可是在招式上他根本不懂什麼,真氣好像運用得也不是很得心應手,冷血颯那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手法他望塵莫及。
  天才也會有煩惱的時候呀~冷月楓一邊自我陶醉一邊感歎。突然身後有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他頓時嚇了一跳,疑惑地回頭。不可能是颯!颯的氣息他很遠就可以感覺到了,這個人他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是誰?
  “主人叫你暫時別叫他,他睡覺了。”藍色長發的冷酷青年已站在冷月楓的身後,他身上不自覺就發出了一種霸氣和陰暗,不禁讓人們紛紛回頭,又立刻逃避他的目光縮回。好恐怖的氣勢!這個男人是什麼人?再看到他冷酷絕世又漂亮的容貌,引來一陣議論。他不會是冷血颯的兄弟吧?這種冷酷恐怖的氣息只有那個“冰魔”才會有啊!
  颯!這種事情也懶得在心裏開口?他真是懶得要升天了!冷月楓苦笑著,注意到身邊人的議論。其實冷血颯只是嫌楓太麻煩,如果和他一說又怕他會費話連篇而已……
  “知道了?那我走了。”凱薩對那些目光根本不屑一顧,曾經他可是天地之間的暗魔之王!哪裏會將這種事情放在眼裏。他轉身要走,卻又被冷月楓拉住了,回頭一看,冷月楓壞笑著看著他。
  “幹什麼?”凱薩俊眉輕挑,口氣依舊冰冷。
  “坐下來陪我~我好無聊~”冷月楓不懷好意地笑到:“別說你不願意哦~我跟颯什麼跟什麼啊~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只輸給過主人,別人的命令我沒義務聽!”和冷血颯的半冷不酷不同,凱薩是真正的冷酷,他冰冷的眸中沒有半分感情:“不要命令我!”
  “哎,人家哪是在命令你啊,~我又沒說一定是為了颯~~”冷月楓的笑容更加無害:“呵呵~你不要緊,不過雷詠呢~~要是不願意,我只好找他陪我‘玩’啦~~”雖然是玩笑的口氣,但誰都聽得出,那個“玩”估計不會是什麼太好的事。
  凱薩背過去的身軀不由一顫,帶著怒氣回頭:“你,說,什,麼!”他一字一頓地說到,冰冷的霸氣放出來,給人以無窮的壓迫。
  呵呵,他好像是猜對了~他那天在結界裏就感覺到這兩人之間的氣氛有點奇怪~雷詠對他來說應該也是無法取代的存在吧?“後後~別這麼凶哦~殺了我小心颯會抓狂~你也不會想傷害雷詠吧?怎麼做你應該清楚哦~”冷月楓面對他可怕壓人的氣勢一點也不害怕,簡單幾句把利害關系分析得一清二楚。
  在那麼長的歲月中,在那個無人空間裏,除了他只有雷詠吧?即使有時他們是對手也難免會“日久生情”~啊~~冷月楓在賭,就賭凱薩不是個無情的人。
  旁觀者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寒毛倒立!著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隨便一個站立的姿勢什麼都不做,竟然都讓人有種無法喘息的感覺!
  不遠處剛剛進入會場的冰釋也微微皺起了眉頭,好冷酷的人,與冷血颯的感覺是不同的。他的氣勢中還混合了無邊的殺氣和邪魅,是誰?
  可惜的很,凱薩似乎比冷月楓想象得要聰明的多,他的殺氣漸漸平息,冷笑了一聲:“愛去就去吧,誰會管他!?”凱薩頭也不回地大步踏出會場,這下連冷月楓也呆住了,好家夥!他是魔獸?開始有點不能把握凱薩的心思,他不會真的那麼聰明吧?
  哎~颯,你該好好學學他啊!其實凱薩也是在賭,賭冷月楓只是愛胡鬧,真正傷害同伴,他是不會做的。看來魔獸的智慧的確不亞於人類。
  “哎~最近老是找不到人玩~”冷月楓懷疑他的耍人能力是不是退步了。高力進忙著修行,一天下來也不見他影子,颯又總是睡覺,許久不曾有的空虛感浮了上來,又來了,這種感覺是什麼!?真是討厭。
  冷月楓有點浮躁地站起身子,轉身出了會場,風馭雪叫他的聲音也沒有聽到。“楓是怎麼了?”風馭雪一陣奇怪,還想問他一下那個男人是誰的,他的情報網裏可沒這個人。不過看他放出的殺氣就知道他不簡單,神色一凜,要向仙界彙報麼?暗魔好像有動靜了。
  冷月楓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遊蕩,也不知道要去哪兒。不過漸漸心中浮躁之感已經消散,空靈充斥在心中,好舒服!颯當時說的五感就是這個吧。
  此時的他什麼都不願去想,靜靜遊蕩在空氣中,像一個幽靈一般。他心中的浮躁慢慢擴散到了空氣中,不再騷擾他幽靜的內心世界,他能夠感受到一切氣息,百丈之內的飛花落葉他都可以一清二楚!這是怎麼回事呢?冷月楓打了個問號。
  隨即他想到了,是羽翼的原因吧?現在的他即使閉上眼睛也能在人群中穿梭自如,簡直是妙不可言!他心中是喜悅的,走著走著他沒發現自己身邊已經沒什麼人了,到了一個陌生的寬敞無人街道。前方的汙濁之氣讓他很不舒服,頭有點暈……
  “少主,好像多抓了一個無關的人。”那個家丁向一個頭束金冠的公子彎腰請示著:“是不是要丟下他不管?”
  “帶回去,萬一有什麼聯系就不好辦了,寧可錯抓不可漏網!”那個金冠公子命令到,眾家丁應了一聲開始七手八腳地抬人。
  冷月楓躺在地上裝死,事實上聞到迷香之後他就閉了氣,一點這東西對他的影響也不大,不過在看到門上的大字後他就想裝死玩玩,那是殷賦雪提到的四大家族之一──仇家!
  仇家是殷雷兩家的敵對家族,本來還多個夏家不過現在他們好像決裂了。雖然冷月楓並不想為了他們來探底,可他現在實在太無聊了,沒什麼事幹進去全當是玩玩吧~被些漢子七手八腳地抬起來,走過幾個拐口,打開暗門,與其他那堆人一起向裏面一拋!“砰。”門關上了,呃,好黑!
  “幹嘛那麼用力~弄傷了人家一定要你們好看~!!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冷月楓小聲嘀咕著,隨手一個火球把綁著他的繩索燒斷。他倒錯怪了那些人,剛剛他一直面部朝下,哪有人能看到他的臉!所以空有一尊絕世容顏沒人瞧……
  冷月楓拍拍手站起來,四處打量著。這好像是一個地牢,上面鐵門的柵欄裏透出幾線天光。“切,連犯人都不懂得給點生活保障,咱們那監獄起碼也是幹幹淨淨的,哪有這裏這麼糟!”
  一邊說他一邊隨腳踢了一下,“哎喲!”地上一個“幽靈”爬起來,鐵青的臉色把冷月楓駭得直往後退!“哇~~~鬼啊~~~~~~~~~~”
  “我不……是鬼……,只是餓得……快……成鬼……了……”他以極其微弱的聲音說著,又跌倒在地,肚子“咕咕”直叫,看來被餓了不下一星期了。
  冷月楓在確定他的確不是鬼之後才走過來,在魔晶裏拿了饅頭出來給那個人吃,看他吃得狼吞虎咽的樣,不禁暗歎,颯,原來你的吃相也不過如此啊。這個人可比你還猛……
  冷血颯的吃相可不難看,不過他吃得太多難免會嚇到人,而且吃了睡睡了吃,像什麼就不用說了~(我說有人會扁DI~-_-)
  奇怪了,怎麼颯就不會發胖呢?難道是他的運動量過大消化了?好不容易那個人把東西吞完了,用充滿食物的嘴說著:“太感謝了,我還以為會死……”他的臉色已經沒有剛剛的那麼鐵青,起碼不太像鬼了,冷月楓這才靠近他一點。
  “你們是什麼人啊?怎麼會被抓來這裏的?”冷月楓問到,其他那堆人似乎還沒清醒,他只得先問問這個人。
  “我叫項營,是殷家的探子,前些日子混進這裏的時候被發現,然後他們就抓住我關了起來。你們呢?是雷家的人嗎?”他指指地上的人問到。
  “呵呵,不是啊,不過這裏是哪裏啊?我是個過路的,被‘不小心’拖了進來,哎~~你看看我~~我真的好命苦啊~~”冷月楓哭爹喊娘。
  汗~可是他臉上的表情完全不是這回事呀,哪有人被莫名其妙抓了還一臉笑容談吐如此清晰鎮定不凡的?他是誰啊?“這個……你打算怎麼辦?著可是四大家族之一的仇家的別院,仇家的長公子仇祿和他的叔叔仇謹掌管這裏,要出去不容易呢。”
  “啊呀!”冷月楓故作驚歎:“這可怎麼辦呀~~”他想了想又是微微一笑倒下身去:“呵呵~好吧~就這麼決定了~~”
  “怎麼辦?”項營好奇地問到,這麼快就想出來了麼?
  “當然是~~~涼拌~”他一邊倒頭大睡一邊笑到,項營已經一個跟頭載了下去,爬不起來了。這人……白癡啊!冷月楓當然不是白癡,他只是想耍耍這位而已~,他倒在地上,眼珠子轉了轉,然後閉起眼睛假裝睡覺,在心中叫了起來:
  “颯,你睡醒了沒有?”
  “早醒了,你在哪兒?怎麼不在酒店?”冷冷熟悉的聲音從心裏傳來,略略帶著一點振動,好像終於放下了心。
  “我被抓了~”冷月楓微笑著,颯,真是個大笨蛋!擔心他都不叫他一聲,正傻瓜。冷血颯不喜歡主動和別人交談,一般來說他都喜歡別人先和他說話……
  ……冷血颯沈默了一會兒:“你在搞什麼鬼?”有人能夠抓他?他不信,哪個白癡沒事找事去招惹這個大黴星!麻煩嫌少嗎?而且以冷月楓的力量一般也沒什麼人能震得住他,他的武系已經夠強了,何況還有魔法,而且打不過不會跑嗎?這小子難道會溜不掉?
  “我在仇家的別館門口被人用迷香迷了一下,然後就進來啦~~”冷月楓說得理所當然:“來接我~”
  冷血颯又沈默了一陣:“你根本就是想讓我去幫你踢館子!”經過了很多次的事件,現在的冷血颯已經能夠看透冷月楓的本質!
  “呵呵~是又怎麼樣?”冷月楓笑得很燦爛,颯~可別說你不來哦~。就算冷血颯說不,冷月楓也不會對他怎麼樣的,不過他就是不希望這樣~好像……在和颯撒嬌……冷月楓又甜甜笑到:“嘿嘿~來接我嘛~”
  冷血颯再次陷入沈默:“地點!”他冷冷開口:“要帶人去嗎?”
  這回,輪到冷月楓沈默了……“颯,……你幹嘛對我這麼好?”無論他對颯做出多無理的要求,對他怎麼胡鬧,颯總是一直由著他。這樣他卻更加感到不安,如果有一天那個語言應驗,颯不在了的話……不!不會的,他怎麼會讓那種事情發生呢!?
  “以前,你不是總被排斥麼?難得現在能遇到你……我以前也從來沒有這麼對過別人……”冷血颯不知不覺多說了兩句:“以前沒人寵過你嗎?”
  “沒,不過現在颯你很寵我嘛~~~”冷月楓心裏暖暖的:“這樣就夠了。”颯對人好可是很難得到的,颯不太會表達感情,但他是怎麼對他的,自己心裏最清楚。
  “那個別館在哪?要我帶凱薩去嗎?”冷血颯又問到,回到了正題上面。
  “在西街,正大門上有個仇字,你們一起來吧,順便把雷詠也叫上。”冷月楓整張臉成笑字型,呵呵,颯果然對他好特別呀~~“最好是晚上來,那樣才有玩勁嘛~”
  “胡鬧!”冷血颯冷冷開口責備他一句,不過口氣裏更多的卻是縱容。他沒有反駁冷月楓,默許了他的無理要求,不想讓他失望,只要楓開心他不介意陪他亂搞……反正他也喜歡看熱鬧嘛,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是了,說不定還能遇到什麼高手打上一場。
  一種微妙的感覺在兩個少年之間蔓延開,這種奇妙的感覺,冷月楓也覺得莫名所以,說不出個道理,卻很開心。他好像很喜歡颯,但又不像朋友之間的那種,他喜歡作弄身邊的人,不過他從來不會去作弄颯,只是喜歡和他胡鬧。因為他們是同一個人嗎?他不太明白了。
  “你在幹什麼?表情這麼豐富,難道是滑稽演員?”項營在他旁邊看了他半天,怎麼這個人一會兒笑一會兒翻眼睛,過一會又努努嘴的,他不會是因為無故被抓來急得要瘋了吧?因為太過關注冷月楓的表情了,連他的樣貌都忘記了去驚訝。
  “是呀~咱們准備一下,晚上來個大突圍吧。”冷月楓並不否認地笑到,調整了一下心情,開始計劃晚上該如何“沖破防線”。
  “啊?你沒事吧!”他該不會真的瘋了吧?這樣的地方誰會找得到,他們被關在這裏又怎麼突圍,敵人會笨到放他們出來再讓他們大步沖走嗎?
  “沒事~”冷月楓的臉上又添上了那種迷死人不賠命的微笑,呵呵,就這麼幹吧。仇家一定會很好玩的~:“後後後後後~~~”只笑得項營全身冷汗,這……這是什麼笑法!根本就是奸笑嘛!這家夥肯定不是好人,這點他一萬個相信!
  冷月楓回過神來便向項營打聽這邊仇家的情況,面對戰火四起的世界,火藥自然成了個大軍隊的必須用品,聯軍大陸的散亂軍隊一直在爭奪土地,如果仇家壟斷了火藥,自然對其他家族就造成影響。是他們仇家自己做的火藥也就罷了,可在這個別館中存放的火藥全是殷雷兩家劫的黑火堂火藥的原貨,仇家的人動用武力襲擊了殷家的運送人馬,又把火藥搶了回去。項營才會被派過來探聽消息,不過仇家也不是白癡,他們早早便有了准備。
  冷月楓打開空靈的五感,可以感受到東院傳來的一真熾熱,火藥應該就是放在那邊的吧。正想著,地上的幾人動了動,醒了。他們被迷香迷暈似乎沒有自覺,醒來四下張望。
  “這裏是哪兒?”公子打扮的青年問到,不太適應黑暗的眼睛開合了幾次,便看見冷月楓笑得正歡的臉出現在他面前:“你……你又是誰?”
  “後後~我是幸運之神~遇到我你們還真夠好運的啊~”冷月楓的一臉“奸笑”讓人懷疑他的動機,不過他金玉其外的面孔倒讓人討厭他不起來。那青年似乎是首領,部下也頗為有序,在這種情況下並沒有太慌張,全部聚集到那個青年的身後。
  “我不覺得我很幸運。”那青年已經發現了自己的處境,開什麼玩笑!被抓到這裏來還談什麼幸運?除非他腦子進水了。
  “呵呵~你是雷家的人吧?”冷月楓也不介意,笑問著:“是哪個附屬家族的公子?”
  那青年微微吃了一驚,也回笑到:“不錯,我是雷家的人,雷家附屬家族,藍家的藍森。”
  “哦?”冷月楓以手揉額,是藍家的人,大概和藍婷有什麼關系吧。“你們來到這裏,是想劫火藥回去麼?”他仿若大智一般地笑著。
  “你……”他知道?冷月楓不費什麼力氣就猜到了他的身份,看來他一定是個非常聰明的人。藍森有些相信他是救星了。
  “火藥在東院的屋子裏,你可以去劫。”冷月楓向門外看看,天已經快黑了,那幾線天光越來越暗,嘿嘿,馬上就可以開始玩~。他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十足令人想扁地笑到:“後後~~別問我怎麼知道的~這天底下可還沒我冷月楓不知道的事~~”
  他很不自量力!藍森卻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在突圍前不希望浪費太多的體力。本部的命令沒有完全肯定,如果弄不出來就炸了那些火藥。冷月楓聽說當然高興,那就炸吧!他可以好好玩玩了~~又一陣“燦爛微笑”看得眾人差點受不了。
  機會來了!送飯的已經到了門口,依稀可以聽到門外人的聲音:“拿飯,吃飯了!”那個壯漢將碗送到天窗似的開口外粗聲吼到。
  “哎喲!……我……我肚子痛死了……救命啊!!”一聽到外面有聲音,冷月楓馬上跳到門口倒下,開始了驚天動地地慘叫,藍森想站起來過去伏擊,可剛直起身子就又倒了下去。迷藥的時間還沒過麼?這樣怎麼突圍得了!他在心裏暗暗叫苦。
  突見冷月楓向他眨了眨眼,對了,守衛身上有解藥!於是他也在一旁大呼起來:“啊,我頭好昏,四肢無力快死了啊!!”
  “哎喲……”冷月楓跌跌撞撞沖到鐵門前面又“倒”了下去:“救命……救我啊……”
  那大漢不耐煩地開了小窗,立刻呆住了!只見冷月楓“滿臉淚光”面色慘白,漂亮的臉被痛苦的表情支配,一副嬌小可憐的模樣:“好哥哥……救救我……我快死了……”只聽得項營和藍森渾身打戰,這,這家夥是人麼?或者說是個正常的男人麼!?發出這種聲音一點也不覺得發毛?
  “你,你別急。”那大漢用手扣住門板,拿出鑰匙開了牢門,伸手扶起他:“小……兄弟,你沒事吧?”看來他還有點矜持,硬把話說得很有風度。
  “人家……人家肚子痛……頭也好昏……”冷月楓斷斷續續用極其微弱的聲音楚楚可憐地說著,似乎只要再遲上一刻,奄奄一息的他就要該去閻王那兒報道了。
  “我這裏有藥。”那大漢從懷裏摸出一個小瓶,就要往他鼻子上送。上勾了~呵呵~冷月楓微微一笑一記手刀切暈了他,把瓶子扔給藍森等人:“這是解藥,聞上一聞就可以。”
  藍森接過瓶子,感激地看他一眼,給手下的人解了毒,活動一下身體,似乎沒有什麼問題。“沖吧。”雖然他太亂搞了點,不過還真挺有法子:“對了,你叫什麼?”他現在才想起來還沒問冷月楓的高姓大名。
  冷月楓淺淺笑著,月光映著銀色的發絲顯得格外妖豔:“我叫冷月楓,不介意的話叫我老大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們的~後後後後後後後後~~~~~~~”
  “照……照顧就不必了。”給他照顧會有什麼下場?難說了,誰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少年心裏在想些什麼根本沒人能猜透。
  西院傳來一片吵雜的叫嚷聲,青藍色的火焰亮起。不會錯,那是“妖狼火焰”,看來凱薩已經在縱火了,冷月楓的嘴角高高揚起:“走吧!”他起身向東院閃去,那些小兵就給凱薩他們打個夠吧。
  “老大,去哪裏?”項營問到,不得不承認,冷月楓的確可以帶他們脫困,叫他老大也好點,總不能真叫他“幸運大救星”吧,他們自己也不願意。
  “東院~火藥庫~~”冷月楓映著月光稍稍停步,回眸一笑百媚生:“去~放~火~”
  …………………………
  “凱薩,你好像做得太過火了……”雷詠從妖獸形態回複人形,看著四周大起的熊熊烈火和已經被烤焦的眾多人幹,他太久不來人界破壞了麼?好狂暴的做法,已經沒什麼人再來這裏,這別館的西院就這麼毀了,仇家的人連哭都哭不出。
  “哼,還說我,你自己也不是破壞了不少!”凱薩冷哼一聲,冷酷地回複人形,青藍色的長發映著火焰,妖惑的感覺從心頭升起,凱薩果然很冷呢。雷詠微微笑到:“颯呢?去找主人了嗎?”
  “應該是吧。”凱薩看著雷詠,冷月楓上午的話又在耳邊響起,他猶豫地輕轉冰眸:“雷詠……冷月楓……你小心點。”早點提醒他一下為妙,萬一冷月楓真的胡亂地幹出什麼來,他也不能總在雷詠身邊看著堤防著啊。
  “放心,楓不會傷害我的。”雷詠很信任冷月楓,這個朋友他是不會懷疑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傷害他是不會,可是冷月楓胡鬧的本事簡直是可怕,也不知道是給誰慣出來的!(颯:啊嚏……)“我是怕他會拿你開刀!”亂開玩笑,冷月楓又不收斂。
  雷詠怔住了,會心的笑容浮上臉龐,月光映著青藍色的火焰,他的發色更深,深深的紫色幾乎可以涵蓋整個歲月的憂傷:“凱薩,三千年了。我們從認識起已經過了這麼久,為什麼你總是很關心我,卻又不告訴我你真正的想法呢?”
  “我……”欲言又止,凱薩不語。
  “凱薩,我一直想問你……你究竟在不在乎我?”雷詠從後面抱住凱薩的身子,臉埋進他的藍色長發。
  “費話!”握住他的手輕聲道:“不在乎你,我何必為冷月楓一句話緊張個半死!”可惜他就是這種無奈的性格,爭強好勝,口是心非。
  “呵呵。”雷詠笑了,三千年啊,就等你這一句話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761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