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五章 《戰鬥初始》
 瀏覽675|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不正常歸不正常,第二天上午,氣勢輝宏的路絲卡學院排名賽便開始了,比賽開始時,種子隊伍各自比賽一場,順序由抽簽決定,這樣可以使隊伍分到各個不同的組去,去年的優勝紅月學院不必參賽。
  這次的分組有戰勝組,戰敗組兩種,最後時戰勝的學院可以與戰敗的學院再次比賽,這也是為了公平,更好地挑出有實力的學院,逐漸的,其他一些小學院的分組情況都出來了,現在只剩下四支種子隊伍,帝國學院,炎都學院,統萬學院,和重鋒學院的比賽了。
  抽簽的結果:帝院──重鋒,炎院──統萬。
  首場,重鋒和帝國學院的比賽即將開始,五局三勝,贏滿三場就贏得了比賽,後面的兩場也就不用比了。不過到決賽時候無論是不是已經分出勝負,一定會比滿五場,除非有一放棄權。名單是冰釋報上去的,對戰表也出來了:高力進──任鳴,歐陽曉君──肖偉華,冷血颯──唐汲,冷月楓──鄧礫,月憐君──續鵬飛。
  比賽的熱鬧只要看看四周有多少人就會知道,冷月楓真的很驚訝這個場地之大,觀眾之多。只怕全美NBA,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觀眾也不過如此吧?
  來看的大多是些比較有名的勢力,比如紅月軍團,火聯軍,帝國和重鋒,聯軍大陸散亂的各個小型勢力也有很多,還有許多仙魔兩界的人們,甚至一些暗魔大陸的人也來這裏選拔一些人才,不過很少有人能讓他們看上眼,路絲卡還真“熱鬧”啊,冷月楓知道得已經不少了。
  倒是該說,這裏提到的仙魔兩界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成仙入魔,只是仙魔兩界各自搜索後備的人才,進入仙魔兩界日後成仙入魔的選擇就必須相同,也就是提前選擇並且可以得到更高等級的師傅指導,當然大部分人都是達不到那個境界的,能夠真正成仙入魔的人寥寥無幾。
  第一戰,高力進對任鳴,似乎因為是第一戰,雙方都不想派出最強的對手,所以啟用的選手都是在三年級以下,還可以稱他們是新生的人。這並不是很重要的一戰,被其他學院的人看出實力不太好。不過無論是他們哪個人,在其他學院中都是令人眼紅的強者。高力進很有名,任鳴也知名一方,可以算上小有名氣,畢竟是五大學院之一,不可輕視。
  高力進自從遇上冷血颯以來就有了長足的進步,不止在武學上,連心理上都時常要受到冷月楓的種種“考驗”(是摧殘吧……),而今的他已經放下了浮躁,武學路子上多了三分穩重,少了三分輕敵,人長得也十分俊美,更是引來了一陣女性們的尖叫(來的拉拉隊大多是女DI)
  他認得任鳴,在去帝國學院之前他們就交過手,當時的他只能略占上風,並不能穩操勝券,而今進步了多少呢?他倒想試試。開山握於手中,高力進走出來。
  任鳴的心中很驚訝,半年前高力進與他交手時仍是大地武士,現在他已經是風雲武士級了?這讓仍處於大地武士的他感到一陣無形的壓力。
  要知道,兩個等級上的壓力在人的心理上就絕對不同。如果同在一級,差一個階層,其實和不同級間的一階差別是一樣的概念,只是一個等級更能夠觸動人心。
  十招一過,任鳴的破甲已經招式混亂,等級的上升不是一朝一夕的,正常人在學院的九年生活裏能升個一級就不錯了,天資極高的也有幾年上升一個台階的,一倍的力量不是短時間就辦得到的。
  高力進就是一個天資極高的典型,他的確很厲害,他揮動著已經能夠運用自如的開山,發動更加猛烈的進攻。現在的進攻已經不是盲目,他看清了任鳴的底細,他感覺到對手的真氣比自己差了很遠!果然又是三十招,他便將任鳴打翻在地,贏得了比賽。
  帝國學院首戰告捷!觀眾席上自然爆發出一陣歡呼。
  一些勢力的人已經在微微點頭,像他這樣的人正是在選拔範圍以內的,而且高力進才一年級就已經到了風雲武士級,這個條件足夠讓他們心動。
  高力進走回陣營,冷月楓笑得燦爛:“哎,果然不愧是力進呀~,颯~~咱們是不是慶祝他勝利啊~~”他的笑臉讓剛回來的高力進一陣寒毛豎起。
  “不必了!”高力進沖口而出,冷月楓是怎樣的人他比誰都清楚,讓他來“慶祝”?不死人才怪!“先別說這個了,第二場那個歐陽曉君沒問題吧?”這個女子他們都很少見到,就是在一起訓練的高力進也不太清楚她的底細,冷月楓和冷血颯就更別說了。
  歐陽曉君算得上普通中的普通女子,她沒有楓臨雨那樣的任性,也沒有月憐君那種冷酷帥氣,嬌小的手中一把長長的木琴,看上去有點不協調。
  “碧瑟琴”是路絲卡大陸上的又一種武器,可以算是魔系的一個分支,在魔法師的行列,而且琴類是女子專有的武器,就像男子的斧子和砍刀一樣,不列入主系之中。
  歐陽曉君,已經是仙道中人。在去年的大賽上,她被一位仙道的高手看中收入門下,雖然她可能不像高力進那樣有天賦,不過她很能吃苦。一些基礎上的東西,冷月楓根本沒辦法和她比,畢竟他是從旁生出倚靠個人的戰鬥力和真氣提升而不像這位女子倚靠經驗和技術提升自己。
  她穩紮穩打一點也不著急,將師傅教授給自己的東西漸漸發揮,肖偉華也不是省油的燈,不過他仍然比不上歐陽曉君多年的苦練,畢竟他只是個新人。第二場,很自然的,帝國學院又獲得了勝利。
  比賽到了這個時候,很多帝國學院的人都紛紛站起,他們知道不會有多久就該結束了,下場可是“冰魔”冷血颯的比賽,他可能會輸麼?在同冰釋的一戰中冷血颯這三個字在帝國學院中已經無人不知,用不敗之魔來形容他一點也不為過。
  帝國學院的人大多都不在外面走動,所以也不太清楚現在大陸上盛傳冷血颯的名頭,廣播裏說出他名字時,不少勢力的人開始切切私語。這個人不管是不是那個盛傳的“冰魔”冷血颯,他們都對他有了極大的興趣。
  重鋒的唐汲走出,對面傳過來一陣歡呼,哦?冷月楓眨眨眼,那個人是重鋒的新人王麼?武器是開山,和高力進差不多吧。“颯,下手輕點別打死了。”冷月楓擔心冷血颯一個不小心出手過重打死了人,他是無所謂有沒有人挂啦,不過才第一場就有犧牲者不太好吧?
  “到我了?”冷血颯從板凳上爬起來,揉揉還在ZZZ狀態下的惺松睡眼,睡得真好。
  冷月楓……,他還能說什麼?再說什麼他也敢保證這個睡神不會聽進去一個字!於是酷酷的冷血颯整理好自己的衣裝,准備進場,快點解決吧,他還要睡覺呢!
  台上的唐汲很期待,本以為第一個出場的就是“冷血颯”呢,昨天梳末回來說是他,不過好像有哪弄錯了,那個人是高力進。那麼“冷血颯”又是什麼三頭六臂的人物呢?他向來人看去……
  “是你啊,路癡。”來人嘴裏冷冷吐出幾個字。
  “不好意思,我不姓路,也不叫癡。我是重鋒的唐汲,你……是誰?怎麼來這兒?”唐汲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為他睡糊了走錯了地方。
  “我來參賽啊,我是冷血颯。”冷血颯明白過來,這家夥就是他的對手啊,還真是“有緣”又見到他了,怎麼每回都是他來打擾他的好夢!他不費話了,准備開戰。
  冷血颯……他耳朵出了什麼問題麼?他……他居然說他是冷血颯!這個怎麼看怎麼呆(汗)的人!昨天他還在自己家門口迷路。聽說冷血颯是黑暗的代表,有一頭黑到發亮的黑色長發!嗯?這個對得上號?一尊絕世的容顏,咦……這也對得上號。
  還有一身銀衣手持千古奇刃斷腸劍……不會吧!他真的就是冷血颯!唐汲感到一陣頭暈,冷血颯已經換上了極品裝備,絕美與華麗頓時讓原本喧鬧的會場也安靜下來。冷月楓的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呵呵,颯,這才是颯,那麼引人注目,比誰都要強的颯!
  “魔武士……才一年紀就是魔武士!?”而且還握著千古奇兵斷腸劍,在一個少年身上實在太不正常了!諸多勢力的人紛紛站了起來,說話的青年男子也微微頷首,這男子大約二十來歲,火紅的頭發飄蕩在身後,紅得發暗的眉毛輕輕一挑。
  “七皇子,您對他感興趣麼?”旁邊的綠色頭發的中年男子立於其身後,向著主公輕輕喚到。
  “呵呵,這種人,只怕不會只有我感興趣吧?”他便是路絲卡暗魔大陸染燕國七皇子,燕竹玉!他頓了一頓又是一笑:“煌燃,他叫什麼名字?”
  這位年紀輕輕的染燕國七皇子,是繼承染燕最有前途的一位皇子。在染燕的眾多皇子中,他憑著自己一人的力量不靠外人的幫助就得到了父親的寵愛,王位在握,繼承只是遲早的事。
  “冷血颯。”煌燃畢恭畢敬地垂首答到。
  “去調查他,最好找到他的弱點。”燕竹玉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他看上的人,無論如何也會弄到手!別看他平時待人文質彬彬,如果沒有狠勁,又怎能在王室稱雄呢?當年,幾位兄長就是被他一個狠字硬是逼了下來,不得不讓他坐上繼承之位。
  “是!”煌燃不多問什麼,暗魔大路的一切都籠罩著神秘的色彩,只是這種神秘是黑暗的。人們不必多問什麼也不能多問,即使是一點小小的失誤,得罪了霸主染燕的任何一人都會送命!
  燕竹玉凝視著場中的變化,不錯,真的不錯。染燕大陸上強者雲集,他也從沒有如此想得到一個人。冷血颯可不是虛有其表,第一招的較勁唐汲的武器就脫手飛去,跌出圈外。他不敢相信地看著冷酷無比的銀衣少年,簡直是強到讓人心寒!
  冷血颯,面無表情地揚長而去,這麼一搞他都沒什麼睡意了。他看看廠外的視線,真是讓人不舒服,尤其有一道特別讓人難受。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煌燃回來了。帝國學院三戰全勝大捷之下早走得沒有蹤影,對冷血颯的勝利他們也歡呼,不過沒那麼勤快,誰都相信冷血颯絕對不會輸。接下來是一些小學院的比賽,燕竹玉沒有太大的興趣,索性也不看了。
  “查得如何了?”憑染燕國的勢力很少有東西查不到,然而這次,煌燃卻帶給了他一個意外的消息:“身份不明!”
  “什麼?不明?”燕竹玉皺著眉頭冷笑一聲:“染燕國可與帝國雷家相媲美的情報網是垃圾嗎?連一個人的身份都查不到?”
  他從來不懷疑手下有背叛的心思,即使是自己的心腹也不例外。如果他很輕易地就相信別人,那麼他已經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
  “不是……,只是那個冷血颯以前似乎都是一人獨來獨往,手底從來不留活口,所以殺人之後連名聲都沒有興起。”煌燃停了一停又說到:“我們查到了他以前的幾大無頭案件,一年前在帝國邊境肆虐的黑風寨就是他一個人滅了的,不止黑道,白道上他也單挑過青龍幫,把他們一個分幫的總部全部摧毀,誰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非正非邪,就在帝國走了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他具體從何而來,是何方神聖,這就不得而知了。”
  煌燃一口氣說完,用余光驚疑不定的看著七皇子的臉色,他知道,七皇子一向下手最是狠辣,如果他不滿意這次的調查,他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哼,就這點,等於沒有。”燕竹玉冷哼一聲,不再看煌燃,火紅的頭發微微揚起:“派人跟了?”
  “是的,不過有不少其他勢力的人也派人去了。”煌燃憂鬱著開口:“要不要先處理掉他們?”
  “不必了,我倒想看看,冷血颯有多強。”剛才的那場比賽根本沒辦法看出他的實力,燕竹玉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毒笑,轉身離場:“走罷!這種比賽沒必要看了。”如果能夠得到冷血颯,他也就不虛這次光芒大陸的旅行。
  “颯~~那些蟲子很煩耶~幹嘛不趕走他們?”剛出競技場,身後就多了一堆人,哎,颯還真是會招蜂引蝶!冷月楓在心中問著冷血颯,一邊拉著他到處亂逛。
  “懶得趕,太煩了。”冷血颯也在心裏應著,反正那些人看膩了就會走吧?他不喜歡沒事做去找什麼人打架,沒實力的更沒興趣,除非他們活得不耐煩了來招惹他。憑他空靈的五感早就發現他們了,只是懶得理他們罷了。現在兩人甩掉了帝國學院的修行大隊,跑到杏花城的街上來閑逛。
  “咱們甩掉他們~!”冷月楓呵呵一笑,拖起冷血颯開始向人堆裏鑽,到處買各種玩具,轉了整個集市三圈後,冷月楓又拉著他狂奔一陣來到郊外的一片樹林裏,成果還可以,一大半的人都甩掉了,剩下那幾個嘛~~讓他們原形自現會比較好玩吧?~~
  後後後後~~~冷月楓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走到前方臨河的草甸上,招手叫冷血颯也過去。“坐下~”颯依言坐下來,奇怪地看著他,他又在搞什麼呀?
  冷月楓壞壞地一笑自己向冷血颯懷裏一鑽,坐到他身上,嘿嘿~~你知道嚇人也是要有技術的~~
  “楓?”他幹什麼?很重啊!冷血颯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只見冷月楓又對他笑著眨眨漂亮的眼睛身子一仰,向後倒去。冷血颯反射地接住他:“小心,別撞到頭。”
  冷月楓很自然得借勢縮到他懷裏,在心中笑到:“颯,低頭低頭,有好戲看~”
  “這樣?”冷血颯在心中問到,一邊把臉靠近他,這是在幹什麼啊?不懂冷月楓葫蘆裏到底在賣什麼藥,這樣只能看到地!哪有什麼好戲。
  “哎~~颯!別這樣呀~~我不能喘氣……”冷月楓把臉躲到他的面龐下面,一邊發出令人渾身發冷的聲音,一邊不住地向他眨眼~~配合一點啦~颯~~~
  冷血颯感到無語問蒼天!他的形象就這麼給毀了!(本來就沒形象吧……)只覺得頭上有塊大石頭狠狠砸下,翻翻白眼明白過來。他真能玩!心中又是一陣無奈:“哼,你想得美!”能說出這幾個字是他最大限度了,真搞不懂他幹嘛要配合他演戲,他怎麼就是拿這小子沒輒呢?警告地瞪了他一眼:“沒有下次啊!”
  不遠處的樹梢上一陣嘩啦聲傳來,好像已經有人受不了地原形畢露了,嘿嘿,有效果咯~冷月楓對著冷血颯擠眉弄眼~~我厲害吧,讓他們自己主動現身耶~
  冷血颯回他一個白眼,少得意忘形了,他們又沒有站出來!冷月楓努努嘴,爛人一個!贊我兩句又不會死!不管你了,他繼續“呻吟”:
  “啊~不要~~~~颯,不要啦~~~~~”
  冷血颯受不了地狠瞪他一眼就想起來,冷月楓哪能放過他!一拉他胸前的衣服,立刻又跌了回來,還順勢地壓到了他身上。另一邊的長草叢中又是一陣嘩啦的聲響。
  “颯~~~~~~啊~~~~~~不…………”這種聲音估計有耳朵的人聽了都會渾身發冷,頭皮發麻。冷月楓早在下面笑翻了,臉紅脖子粗地喘著氣:“哎喲,好痛……”這句他倒不是在做戲,看來是笑得傷了,肚子好痛。
  冷血颯歎了口氣:“你鬧夠了沒有?”現在兩邊的人都已經“現身”過了,雖然他是胡鬧了點,不過誰都能知道這兩處躲著的人已經沒什麼隱蔽可言,兩他們自己都能看出其他跟蹤者的藏身之處,冷月楓“玩人”的方法沒人能和他比。
  “夠了,夠了~颯,你起來吧。”冷月楓上氣不接下氣地答到,不行了,再做下去他自己也受不了,萬一颯氣極了來個假戲真做他還不死定!人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他很明白這個道理。
  冷血颯正要爬起來,就聽見後面一聲嬌叱:“好你個冷血颯!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負男!(楓:汗……)幸好讓我薑寧寧看見,絕對要好好教訓你!”
  良家負男?調戲?冷血颯再次翻翻白眼,要說調戲也是冷月楓調戲他吧!現在完全是搞反了,這些人到底有沒有眼睛啊!不過,在外人看來,就完全不是他想的這麼回事。
  兩人同時抬起頭來循聲望去,一個手持破妖劍頭帶銀鈴墜一身粉紅衣服身段可稱秀氣的女孩從天而降!本來穩穩落地卻被青苔滑了個跟頭,仰天跌倒:“哎喲!”
  汗……好蠢的女人!冷月楓只能有這麼一個結論,不過他仍很有紳士風度面帶微笑地友好問到:“小姐啊,你沒摔著哪吧?”他們兩都知道,這個女人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完全不在那邊跟蹤行列,可能剛剛也看了比賽才會認得冷血颯。
  “沒,咦?你怎麼還不跑呢?”薑寧寧從地上爬起來應到,見冷月楓笑得正歡仍舒服地倚在冷血颯懷裏不由十分奇怪。
  “我跑什麼?颯還在這裏我能跑哪兒去?”冷月楓笑得依舊天下太平。
  “你……剛剛不是在喊不要麼?”薑寧寧更為奇怪。
  “後後後後後~~~~~~~”冷月楓掩面輕笑:“小姐,那是一種‘誘惑’方式,你不懂就不要來亂攪合好不好?”他覺得這女孩還真挺有趣的。
  “你們……”薑寧寧一下漲紅了臉,冷月楓指的是什麼她還是知道的,她狠狠一剁腳:“我……我不管啦!”可恨啊!她本來是想除魔衛道的,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她邊跑邊想。
  “颯,你認得她麼?”雖然冷月楓認為這個可能性很小,他還是問到。畢竟現在那種女人真的很少見,而且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那個女人也許會和他們扯上什麼事情。
  “你問我,我問誰?”冷血颯頗有介勢地四顧一下,來人還躲著,現在“四下無人”,只有冷風嗖嗖。
  算了,不管那麼多,反正該來的躲不掉不該來的也不能強求。冷月楓站起來拉起颯暫時不鬧了:“颯,咱們走吧?”冷血颯也跟著站起,他要走?不過他看楓臉上那個笑意,根本沒有一點要走的意思,反正……好像是在釣魚。
  兩人剛“邁出”一步,樹上的幾人就飄然而下,是三四個勁裝男子。這幾人似乎已經知道再也藏不住了,都弄出了那麼大聲音還指望別人不發現自己麼?既然這樣,他們也就不再拖時間,下樹來。
  來了~冷月楓微微笑著,看來有場好戲要上演了~~後後後後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76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