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三章 《遙遠的回憶》
 瀏覽549|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楓,快回來吧……”冷月楓在睡夢中仿佛聽見了一種呼喚,好溫柔的聲音,讓他想伸手去握住那個人,他夢吟地嗯了聲:“颯……”緩緩睜開眼睛,水玉靜在不遠處煎了藥,正在倒。濃重的藥味很刺鼻,他恐怕就是給這味道熏醒的。
  “靜……”冷月楓爬了起來:“呃……我又怎麼了?”他記得他好像是摔到這裏,據說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然後就失憶了,只知道自己叫冷月楓,只知道她是水玉靜,他們好像還認識,應該算吧……。
  不過,總有另一個人的身影纏繞在心頭,怎樣都抹不去。可他就是想不起來,那個人和靜有什麼地方相同呢?他們有什麼關系嗎?
  “你又昏倒了,可能是記憶錯亂。”水玉靜平淡地答到,好像……就是這種冷漠!就是這點讓冷月楓覺得很熟悉,她端來了藥碗:“喝藥。”
  冷月楓不情願地看著她,這藥味道好濃,一定很難喝吧?不過水玉靜仍然沒什麼表情,只是又添了一句:“喝。”
  冷月楓知道逃不掉,只得捏起鼻子端著碗一飲而盡:“嗚~~~好苦~~~~~”
  “良藥苦口。”水玉靜收了碗也就淡淡回了一句。
  “靜,這裏是哪兒?”冷月楓決定先了解一下自己的情況,總不能老是在這裏吧?那個他覺得熟悉的人,總覺得他會來找自己的。
  “玉島。”水玉靜幹淨利落地答到。
  “你是這兒的主人嗎?”
  “不,謝師尊才是。”
  “啊?那他知道我在這兒嗎?”冷月楓又問,從來到這裏以後他就沒再見過其他人,醒來的兩次只看到過水玉靜,那個“謝師尊”是和許人也?
  “我沒和師尊說,玉島本是禁止進入的,你從天上掉下來我也沒辦法,只好留你住個幾天了。”水玉靜抬起清亮漠然的冷眼:“既然你已經好了,那就去告訴師尊,你離開這兒吧。”
  “不是吧?我該去哪?”冷月楓睜大了眼睛,這麼突然,叫他走去哪裏?雖然現在的情況很不好,不過他不想更不好到流落街頭啊!
  “你從哪兒來就上哪兒去。”水玉靜淡淡說到,拎起他便向外走:“我已經瞞了師尊藏你好多天了,再不去他不生氣才怪。”
  “55~~不要啊,起碼……你讓我在這裏玩個一天嘛,我來這兒一點回憶都沒有留下會很苦惱的呀~~”冷月楓不愧是冷月楓,即使失去了記憶,愛玩愛鬧的本性一點也沒有變。既然他不能繼續留在這裏,占別人一點點便宜也是好的~心理安慰一下~~
  水玉靜險些沒跌下去,這小子!什麼邏輯!見他纏人的功夫十分“恐怖”也就不再跟他爭執,應到:“好吧,你想去哪兒?”
  “這我應該問你呀,你了解這裏,有什麼好玩的沒?”冷月楓懷著期待的眼神看去。
  “也沒什麼吧,我只是在這邊采藥之類,要玩的話你還是自己去找吧,我只知道海邊的日出還不錯。”水玉靜平日裏根本不愛玩,對身邊的東西也沒什麼興趣,隨手又拿起了藥筐:“師尊要我找的藥材還差幾樣,我先去了。”話沒落音人已經在數丈以外了。
  走了啊~哎,他一個人,該幹什麼呢?冷月楓四處張望著,這玉島的風景的確很不錯,四處轉轉吧,他選了條比較寬敞的路徑直走了下去。
  說起來,玉島這麼大,只住兩個人真的很浪費耶,而且風景又這麼好,拿來觀光也會擠爆人的。他正想著,斜裏竄出一只小獸,冷月楓嚇了一跳。再一看,那小獸是圓圓好像騎獸一般大小的動物,身後跟了一只猛獸正向這邊撲來。
  “小心!”冷月楓本能地放出一道魔力,罩住那可憐的小東西,同時運轉手上的魔晶,飲血在手,一氣呵成地一刀劈下!順暢得連他自己都感到怪異,仿佛是身體的自主反應,他生來就會的東西一樣,魔力和真氣不斷地在身體中爆動,好一陣才安靜下來。
  “我……”一陣頭暈,怎麼了?嗯?他剛在想是發生了什麼事,就覺得衣服一緊,衣擺被那小東西拖得直晃,他明白一點它的意思,跟著它走了上去。
  在一棵古樹下,那小動物停了下來,這兒離玉島的中心已經不遠了,它蹦蹦跳跳上了古樹,冷月楓傻眼了。不是吧?這麼高怎麼上去,難道和它一樣蹦上去麼?開玩笑他又不是那團球,沒到上面就會先來個倒載蔥,親吻大地。
  沒什麼動靜了,冷月楓一急,也不管那麼多了。剛剛他還不是那麼能打,應該沒什麼問題吧。於是他深吸了一口氣,運起剛剛使用過的那種力量向上一跳!哇,身體好輕,輕輕幾下便已經跳上了古樹粗壯的枝,仍然不見那個動物的蹤影,怎麼了嗎?冷月楓向四周又環視一圈,猛然,他怔住了!
  對面不遠的枝頭,一個銀灰色長發的男子靜靜地坐在那裏。映著樹葉中散落下來的星星點點陽光,極其的靜謐。他似乎在睡覺,帶著一種奇異的微笑,讓整個人看上去像在放松的狀態,可是又那麼滄桑,仿佛已經在這裏睡了很久很久,幾年,幾十年,一生……
  這種感覺,總覺得很熟悉,冷月楓呆呆望著他,少有地沈默,感受著一種安謐舒適的午後氣息。風的沙沙聲驚醒他,他幾個閃身來到那人跟前,對上他正面的臉孔,他又一次的怔住了!
  這張臉……這絕美的臉龐,分明與他和颯長得一模一樣啊!颯?颯是誰?記憶頓時一陣混亂,他望著這仿佛睡著的男子,手顫抖著,不自覺地拂上熟悉的面龐。
  “你終於來了……‘我’……”冷月楓睜大眼睛,什麼東西?“我”?那聲音仿佛在耳邊,輕輕地對他說著,他驚訝得四處張望。
  “你說‘我’?”他確定四下無人,只有眼前的男子了。
  “是……的確是我的靈魂之一。”他仍然沒有動過一下,依舊半躺在那裏,只是聲音可以清楚地傳到冷月楓的耳朵裏。
  “你的靈魂?那你又是什麼?”太多的疑惑困擾著他,他快無法思考了。
  “你不記得十六年前的事了嗎?……我只是這個身體殘留的意識罷了,你既然已經到了這裏,我很快就會消失的。”那男子的聲音又響起。
  “十六年前……”冷月楓的眼前漸漸顯現出過去一些模糊的影子。
  “讓我來告訴你吧……”
  “我的名字是冷桑寒,末桑一族僅有的後人。我擁有只有末桑一族才有的邪眼,擁有末桑一族特有的絕世容貌,但我卻沒有力量。末桑一族最強大最引以為傲的力量!”
  “我們的族人都很強,只是我似乎是例外,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族只剩下我一人,族人已經全部死光了,在我父母死的時候。一個想法就在我心中萌生,我想要力量,想要至高無上的力量!”
  “我想重新光複我們一族,於是我去找了禦魂之刃,這把武器我也只聽過族人們說過而已,得到它,就得到了魔武兩系最高的力量。憑借邪眼的力量我找到了它,帶著它到玉島的祭壇,也就是這裏舉行了儀式,繼承它的儀式。”
  “可是當時有很多人窺視著禦魂之刃的力量,他們沒辦法找到它,便早早在這裏等待,等待能夠找到它的人來到這裏,那些人中有仙,有魔。我用禦魂之刃的力量發動難得可以使用來戰鬥的邪眼,打敗了他們。那時我又有了一種新的想法,一統仙魔兩界!憑借這武器的力量,我想不會有什麼東西辦不到,可惜我太過沈迷於這種力量,竟然沒有發現到禦魂之刃的可怕。”
  “王者的武器,不會甘於在一個沒有實力的人手上,我擁有邪眼的力量,那時的確很強。但這並不是它所要的最強,禦魂之刃是有靈魂的,他會選擇。在一個晚上我驚異地發現到,自己的靈魂竟然在和禦魂之刃融合!而且越發激烈!”
  “我的身體無法承受禦魂之刃這麼龐大的力量,魔系和武系的力量不能同時灌在這一個殘破的身體中,於是剛剛融合的靈魂一分為二,一部分留在了路絲卡,另一部分,就升上了天空,消失在一個魔力沖出的黑色洞穴裏,去了遙遠的異空間。”
  “留在路絲卡的部分就是颯,而到了另一個世界的,就是我嗎?”冷月楓混亂的記憶漸漸穩定了下來,想起了過去,想起了路絲卡,也想起了他──冷血颯。
  “不錯,本來你是不應該回來的,原本就是因為在一個世界中無法存在兩個這麼強的靈魂所以你們才會分裂的,在這個世界中有他就不能夠有你……”
  “為什麼?”冷月楓挑了挑俊眉。
  “你和他遲早會合為一個人……不是你的力量吞噬他,就是他的力量吞噬你……”男子的聲音漸漸淡了下去:“看來我的時間已經到了……”
  “我不會讓颯消失,我也不會消失!我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的!”冷月楓明白了,為什麼他和颯會有那樣的感應,他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呀!不過他相信,冷血颯絕不會吞噬他的靈魂,而他,自然也不會去傷害颯,無論是誰他們對對方來說都是不可取代的存在,少了誰都不行!
  “……那就看你們的命運了……”聲音如同淡去的陽光,不複存在,只留下了樹葉沙沙的響聲,和那個男子仍靜靜坐在那裏的軀體,他會永遠沈睡下去。
  命運?冷月楓從不相信命運,人定勝天,他總是這麼認為的。靜下心來,他又能感受到颯的氣息,而且越來越近,他到這裏來了?冷月楓不由露出一絲微笑,颯是來幹什麼的,他當然知道。風馭雪曾經說過,謝仗天擁有赤石,颯果然很在乎他~嘿嘿~,冷月楓暗自打定了注意,嗯,等颯來了,要唬他一下~

  伴隨著船支離破碎的轟然巨響,黑發銀衣的少年躍上了海岸,回顧一下,似乎沖得有點過火了……,不過不管那麼多,該去找他想見的那個人了,問題是怎麼才能找到他呢?他又不熟悉這裏的地形,什麼地方是什麼都不知道,難道還真讓路癡勁十足的他去碰他那臭到家的“黴運”嗎?
  當然不行,他想了想,幹脆地運足真氣放聲大吼:“謝仗天!給我出來!!”
  真氣伴著山穀的回音沖得很遠,估計半個玉島都能聽到,他很有自信。沒錯,既然運氣一向和他做對,他當然得有點“實力”解決事情,雖然這種做法很多人會當他是白癡……
  效果很好,不一會兒,英俊的男子已經走到他身邊,仍是那樣帶著王者之氣的臉上笑意更加的明顯。二話沒說折鐵劍直指冷血颯的眉心,冷血颯揮動斷腸劍毫不示弱地迎上去。
  “當!”冷血颯退了一步,持穩斷腸劍。“不打,我來找你不想打架!”謝仗天還是很強,現在的他仍然沒辦法和他比,這劍較勁他就清楚地知道了。
  “哦?那是要幹什麼?”謝仗天收起斷腸劍,略略點頭問到,他果然沒有看錯人,瞧這小子進步的速度,只怕當年他的修為也趕不上他吧?
  “我要你幫我找一個人。”冷血颯說到,冷冷的聲音平常的語氣,順便看了謝仗天一眼:“你應該有這個能力吧?”
  “還是這麼狂傲的口氣。”謝仗天皺皺眉頭也看著冷血颯:“你就不怕我說不嗎?”
  “不會。”冷血颯淡聲說著:“你不會讓我白跑一趟。”自信十足。
  謝仗天盯了他半天投降地歎了口氣:“跟我來吧。”思維方式還是那麼古怪,謝仗天竟然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幫你是沒有問題,不過你要答應我……”
  “不要!”冷血颯沒等謝仗天說完就已經開口拒絕。
  謝仗天翻翻眼睛:“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我不當你的弟子!”冷血颯邊大步流星邊冷冷開口,還能說什麼?除了這件事他以前有跟他提起過,他就想不出什麼別的了。
  謝仗天只得再歎一口氣,這家夥是什麼脾氣!而且只怕這種脾氣一輩子也改不了,他想了想又問到:“你總該告訴我你叫什麼吧?”到現在他還不知道這個銀衣黑發的少年姓誰名誰呢。
  “我叫冷血颯”冷冷的口音回蕩在山穀中。
  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兩人已經到達了謝仗天所在的木屋,他們腳程都快,換了別人走到這裏起碼要半天。進屋,冷血颯向四周一望,這屋中有股淡雅的清香,幹勁沖天清爽的四壁上挂了些字畫和幾尊雕塑。他有點意外,謝仗天這樣的人他實在很難想象他住的屋子會這麼幹淨,不是有潔癖吧?
  “等靜帶藥回來吧,沒有藥赤石沒辦法發動,她不會很遲不是今天就是明天。”謝仗天一邊說著一邊拿了一盤不知名的果子進來,放到桌上。
  冷血颯當然不客氣,隨手抓了一個就啃了起來,餓了,他奔波了不少時間,一直沒有好好吃一頓飯,太對不起自己的腸胃!不過到了這裏他就意外地松弛下來,這是他也沒有想到過的。
  “你變強了不少。”謝仗天倚在門口笑到。
  “過獎。”冷血颯淡淡答著,一句帶過,他又補上一句:“這果子不錯,很好吃。”
  “這叫做無情果,挺適合你的……”至少在他看來,冷血颯的確是有夠無情,人如其名,冷得讓人難以接近,颯沒有回答,久久無聲。
  謝仗天一陣奇怪,看向冷血颯正盯著果子的眼睛,他的眼中已沒有了冷漠肅殺,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淡淡的悲哀。是啊,他這個年紀武學上的修為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誰能說他沒有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難關?沒有真正的當過弱者?無情,誰又能真正無情呢?晚風吹過冷血颯的指間,原本在他手中的無情果悄無聲息地滾到了地上,默然打了一轉。
  冷血颯側著頭,眼睛已經合上,果然是睡著了!如血的夕陽帶著暗紅的色彩映著他絕世的容顏,他根本還只是個少年!謝仗天的輕聲歎到。
  清晨,冷血颯醒了,身上多了一件衣服,是謝仗天幫他加上去的麼?他看看旁邊,竟然倚在窗上就這麼過了一夜,雖然也是常有的事了……真的很放松自己啊。他有點感動,其實他一點也不討厭謝仗天,而且相反的,他還很喜歡他的性格,不過他就是不想拜入他門下,可能有點奇怪吧……
  “醒了?喝水麼?”謝仗天遞給他一杯水,眼睛看著門外皺眉道:“靜也該回來了,她平時都很早的啊,今天怎麼……”
  冷血颯接過杯子飲了一口默然不語,雖然他心中的確很著急,可是他從來不會將感情溢於言表,畢竟那樣也不會對事情有多大幫助。
  正當這時一名黑衣女子緩步而入:“師尊,您要的藥材已經拿回來了。”
  冷血颯看她一眼,是她!在海中舟遇到過的女子,她怎麼會在這裏的?又怎麼會拜入了謝仗天的門下?雖然心中有疑惑,但他沒有問出來,不關他的事,問那麼多做什麼。
  “哎~靜~,你幹嘛吧我擋在外面呀~~”一個清爽的少年聲音傳來,冷血颯不由混身一顫。
  “靜?你帶了人回來?”謝仗天有些驚訝地問到,靜應該知道這玉到不允許外人進入,而且一般也沒什麼人敢來這裏,冷血颯這種人除外……
  水玉靜緩步走入屋內淡聲說到:“不是我帶回來的,他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銀發黑衣的少年也走進屋子,視線正巧與冷血颯投來的目光相接。
  “啪!”冷血颯手中的杯子掉到地上摔了個粉碎,這家夥!“楓!”他沖到冷月楓面前狠狠握住他的雙臂,他“千辛萬苦”地找他,他居然在這裏!“你這混蛋!想急死我啊?怎麼都不跟我聯系!”冷血颯少有的語聲急切,倒讓謝仗天吃了一驚,他也會有著急的時候?不過一看冷月楓的樣貌,兩人張得一模一樣啊!也不奇怪他和冷血颯有什麼關系了。
  “你……你是誰?”冷月楓一語驚人,冷血颯幾乎呆住了。
  我是誰?他在問我是誰……
  冷血颯轉了個身徑直向外走去。“喂,你幹什麼!”冷月楓在他身後叫到。
  “冷靜一下……,清醒一下!”冷血颯走到外面深吸了兩口氣,見旁邊有棵參天古樹,沖上去就要往上面撞,謝仗天急忙攔住他。“你幹什麼!找死呢?!”
  “我睡昏了,我一定是睡昏了!我要清醒一下!”冷血颯以為自己睡昏了,撥開謝仗天又要向那樹上撞去。其實他這麼想也沒什麼不妥,畢竟他睡得有多多,大家也是知道DI……(-_-|||b)
  水玉靜走上前來狠狠給了他一記栗頭,冷聲說到:“你沒睡昏!是他失憶了。”
  什麼!失憶了?冷血颯只覺得一陣頭暈……“他還記得什麼?”
  “好像只記得他自己叫冷月楓。”水玉靜答到,冷月楓並沒有告訴她他的記憶已經回複的事,她自然還以為冷月楓仍在失憶中,完全沒想到他只是想逗著颯好玩……
  冷血颯走他冷月楓面前,抓了他就要往水裏拖!
  “哇!你幹什麼!!”冷月楓死死抱住他,颯不會是給氣瘋了吧?還是被他給識破了?不會呀,颯哪有這麼好的腦袋能看破他的演技。
  “你清醒一下,快點給我想起來!”冷血颯二話不說,仍要把他往水裏拽,冷月楓力氣上可比不過他,眼看就要被拖下水去了!
  “啪!”謝仗天順手又給了颯一下:“別鬧了!你要找的人是不是就是這小子?”其實他也知道冷血颯一向不會亂鬧,不過現在給事情攪得發昏了,像他這種人失去理智時才更可怕!
  冷血颯無言,點了點頭,已經稍微冷靜下來了,只是他的內心仍是一片混亂,楓……楓不再記得他了嗎?一時間以往的種種浮上眼前,冷月楓的笑容,他的胡鬧都變得分外的美好,他別過頭去。好難受,那樣的日子,已經不複存在了嗎?
  謝仗天又一次怔住了,連冷月楓也怔住了!他從有見過這樣的颯,颯一直是非常冷酷的啊,是為了他……為了他!他感到鼻子酸酸的,很久不曾有過的溫暖感覺再次湧上心頭,果然颯對他來說,是任何東西無法取代的!冷月楓猛地撲上去,緊擁住他,冷血颯也有點發怔地抱緊他。
  “楓……你……”
  “颯,咱們回學院吧,再過五天學院的比賽就要開始了,再不回去可就趕不及了哦!”冷月楓一如既往的微笑出現在眼前,冷血颯驚喜交集,一時無法表達出自己的感情只能更緊地回抱著他。他知道,他心中的感受楓是可以感覺到的。
  “楓,你想起來了?”
  “嗯,想起了,全部!”冷月楓應著,冷血颯不知道那個“全部”代表著什麼意思,不過那個語言他是不會讓它應驗的!楓在心中發誓,他想和颯一直一起,絕對不要其中之一消失!“哎,颯,你抱得好緊呀,我要窒息了……”他雖然不排斥冷血颯抱得緊,不過他可不想死。
  “哦……”冷血颯松開雙臂,怔怔望著他又發起呆來。
  “怎麼了?太久沒見過我,想我想得不行了麼?”楓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呵呵,果然他對颯來說也是最重要的吧,不然他幹嘛追到這裏來?而且冷血颯可是超怕麻煩的,冷月楓不禁洋洋得意。
  “笑得像傻瓜……”冷血颯如實說出自己的感受,頓時給了冷月楓一盆冷水。
  “死颯!你才傻,萬年大傻瓜,路癡,笨蛋颯!”冷月楓在冷血颯名字前面加了好長一串定語氣憤到,哼,開什麼玩笑,說他傻?他也不想想他自己!
  “哦……”冷血颯冷冷應了一句,對這種事情他向來沒感覺,真令人不知道怎麼說他才好,冷月楓無語……果然不愧是颯。
  水玉靜理智地看了兩人半天,冷冷發表評論:“兩個男人摟摟抱抱幹什麼,同X戀!”
  …………………………
  其實謝仗天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倒沒說出來,因為他和月折柳的關系,好像也不是那麼正常……(狂汗……)所以他也就不發表言論了。
  總而言之,冷血颯這次尋楓的旅行就算是結束了,兩人來不及休息就收拾東西准備趕往路紅島的賽場,再不回去就真的趕不上比賽了,臨走時謝仗天又送了冷血颯一件戰魔裝備並對他說:“早日穿上這件傲天戰衣來找我吧!”看來他真的非常欣賞冷血颯,呃……至於他是不是裝備閑著沒處擺,還有待研究……。冷血颯淡聲應了一句:“哦……”
  冷月楓倒真挺喜歡玉島的風景,謝仗天也說他們可以隨時來玩了,他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以後沒什麼事的時候就來玉島轉轉散心吧~他計劃得倒好,只是他大概想不到,“以後”竟然會發展得那麼迅速,讓他都很措手不及。
  冷血颯很高興找回了楓,歪在船頭睡著覺,突然,心中響起冷月楓的聲音:“颯呀。”
  “怎麼?”有點疑惑地問到,他又搞什麼?
  “快看前面,好美!”冷月楓微笑著。
  冷血颯睜開眼睛望向泛白的海面,眼睛一下子放大了數倍,心中暖洋洋的,好舒服。正如這破開迷霧升起的朝陽一般,陽光普照,灑向每一個角落。
  日出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4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