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二章 《尋楓之旅》
 瀏覽578|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雷家基地,風雷樓。在前方是個酒樓,後方龐大的院落體系則是雷家門人出入的地方,本家的院落只有被冠以“雷”姓的人們才能進出。此時的雷家一片寧靜,眾人都在井井有條地做著屬於自己的工作,雷家的家主,雷禪已經回到了帝都。
  冷血颯揉了揉眼睛,看著眼前外表依然分外英俊剛毅的男子。三天了,他到這個雷家已經三天了!憑著雷家超強的情報網也未曾打探到一絲一毫冷月楓的消息,他實在不想繼續等下去。
  冷月楓的一頭銀發是個很明顯的標志,在路絲卡世界中銀發的人很少很少,沒道理打探不到啊,而且從那天以後,他和冷月楓之間一直存在的那種奇異的心靈感應便也消失得一無蹤影,無論他如何呼喚都得不到回音,似乎冷月楓一點存在的痕跡也沒有,人間蒸發。
  他很著急,只是他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情,所以在別人看來,他仍是冷冷的沒變,殊不知颯在心中已經急得快要瘋了,這時冷血颯才更深的發覺,自己也許真的變了。
  雷禪雖然今年已經年滿九十,外表大約只是三十歲。這是路絲卡大陸上人們的特點,在外表年齡到達19歲以後外貌的成長就十分緩慢,長期不會老化。雷家大多數都是百歲以下的人們,在百歲以上的大部分人不再留在雷氏本家,有些人去四處雲遊,挂一個雷家的名號,這方面其他家族的人也基本是這樣。
  雷禪看著眼前的少年,銀發黑衣,擁有絕世的容貌,冰冷的面龐從上午開始就沒有動過一下,似乎已經結冰。不過從他身上散發出的越來越冷的真氣就明白,他很不耐煩!忍耐接近極限,一雙絕美卻又冷漠無波的冰眸一直鎖著他,他歎了口氣:“你不用這麼看我,如果雷家的情報網也不能找到那個人,只怕他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我不信!”冷血颯冷冷說到,沒錯,他不信楓已經不在,至少冷月楓最後那句“我沒事。”的確不是假的,冷月楓絕不會騙他,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會,他很了解。
  雷禪想了想站了起來,在冷血颯肩上一拍繼而又說:“如果他沒有死,而我們的情報網又找不到他,你只能去找一個人。”
  “誰?”冷血颯追問,仍是十分冷淡的聲音,卻多了一絲急切。
  “去玉島,找謝仗天,雖然他沒有魔力,但是玉島有一種赤石,可以幫你找到你想見的人,不過玉島常年都禁止人進入,如果謝仗天不肯幫你,那就沒別的辦法了。”從雷禪的口氣可以知道,謝仗天幫人的機會很少,他看了冷血颯一眼又道:“謝仗天是誰,你該知道吧?”
  “完美戰魂。”冷血颯點了點頭,他曾經說過,如果想見他就去玉島找他,隨時都可以。那麼現在的情況也不排除在外吧?眼下,他只想快點找回冷月楓,能幫他的人,無論是誰他都會去找。
  雷禪又盯了他一陣,見他似乎下定了決心也不再攔,只是心頭有塊石頭放不下,於是他又問到:“邪眼,你知道嗎?”
  “不知道。”冷血颯對當時自己的力量變化也有點好奇,那種力量雖然很狂暴,可是卻是強到出奇的力量,以那種狀況,就算和謝仗天交手他也自認不會很快就輸。“你知道我眼睛的事麼?”
  “我並不是很清楚,只是聽過邪眼的傳聞。古書上有記載的,只有說這是種很危險的瞳術,而且是特定體質,你應該就是那個種族的傳人吧?”雷禪看著冷血颯的臉似乎想尋回些什麼:“十六年前,有一個擁有邪眼的人出現過,只是不知為何就立刻銷聲匿跡。”
  “嗯。”冷血颯心不在焉地應著他的話,心裏卻在想冷月楓的事:“那我就准備上路了,我要去找楓。”現在找到冷月楓對他來說才是頭等大事,他的錯愕是越來越多,以前的他是絕不會去關心別人事的人,冷月楓的確開了一個先例,而且先例在他身上發生的次數頻頻增加。
  雷禪知道留不住他,於是叮囑到:“邪眼對於身體有很大的負擔,你最好少用。”能不用就不用,曾經有聽說過使用邪眼過度,讓一個人陷入瘋狂狀態。
  “我知道了。”冷血颯不再看他,冷漠地應著,回到房間內草草收拾東西,雷家給他准備的是最好的房,不過他怎麼都睡不安穩。他沒頭沒腦地向玉島趕,臨走時雷翳熹和殷賦雪各送了一塊木牌給他,分別是真火令和炎陽令。這是殷雷兩家的信物,有任何事情只要拿著木牌去他們殷雷的商埠,什麼事情都會第一受理,本來是雷殷兩家本家極少數的人才有,冷血颯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送給他。不過明不明白都無所謂,既然給了就收下吧,萬一迷路了還可以用來問路……不知道殷賦雪和雷翳熹知道他的打算後會怎麼想……
  踏著無言的沈沒,冷血颯走上尋楓的旅途,許久不見的一人旅行,有種淡淡的懷念營繞在心頭,寂寞,什麼時候你又回來了呢?沒有人回答……
  
  壇香的味道,好舒服。床上的銀發少年翻了兩個身,還想繼續美夢,右邊手臂上傳來的一陣劇痛把他從迷糊中拖了出來。
  “哎喲!痛死人啦!!”他慘叫著從床上跳起來,猛瞪自己的右臂,天哪!怎麼變成了這樣!他心愛的右手被綁了一圈厚厚的繃帶,活像粽子。是哪個笨手笨腳技藝不精的庸醫裹的,簡直是江湖郎中!這樣對待他這麼可愛的人,他(她)怎麼沒有良心不安的!
  “你醒了?”小小木屋的外面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黑衣女子走了進來,有如神仙下凡般的美貌,讓銀發少年看呆了好一會兒。那女子向裏走,順手放下了身後半滿的藥材筐。
  銀發少年怔怔問到:“你是誰啊?”他的記憶中似乎沒有這個人……等等!他的記憶中……什麼都沒有?!以前的事情全是空白,這是怎麼一回事!?銀發少年手忙腳亂地跳下了床,東張西望:“我的天啊,這裏到底是哪兒啊?”
  “我叫水玉靜,我們曾經在海中舟見過一次。”水玉靜答到,走到他身邊抓住他受傷的胳膊,運出了一種綿綿的力量,銀發少年只覺得手在一片白光中,漸漸溫暖,好舒服。一會兒他的手已經如常,完全好了!他目瞪口呆地拆下繃帶,嗯?雖然不可思意,不過他似乎覺得並不陌生……他以前也會嗎?
  只聽水玉靜又說到:“我是暗屬性的黑魔道士,你睡著的時候沒辦法用魔法幫你治傷。”
  “可是我沒有印象耶,我睡了有多久了?”銀發少年還是想不起來,只是似乎真有見過她的感覺,還有另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另一個人。
  “你從天上掉下來,昏迷一個星期了。”水玉靜說的很平淡,令冷月楓一點也沒有一個星期的感覺,只見她又皺了皺眉:“你可能是失憶了……”
  “失憶?!”搞什麼飛機!他難道什麼都想不出了?對了,他好像還記得他的名字,叫……“我叫冷月楓,嗯應該沒錯!”
  “哦。”水玉靜淡聲應了一句,拿起剛剛放下的采藥竹筐又向外走去:“你先在周圍歇會吧,轉轉也行,謝師尊要我送藥去的。”雖然謝仗天並沒有收她入門下,但她還是和謝仗天學了一些武系的技法,習慣上仍然叫他做師尊。
  這種淡染冷漠的語氣讓冷月楓呆住了,好熟悉,不自覺的將她的身影與另一人重疊。黑發銀衣,是誰?腦中一片混亂,溫暖和失落的感覺像針一樣,重重紮在他的心裏,耳邊似乎聽到了呼喚聲:“楓……楓……”是誰?誰在叫他?昏過去的一剎那,他的臉清楚地出現在眼前:“颯……”冷月楓本能地低低叫了一聲。
  
  小舟上半倚著睡覺的冷血颯猛地驚醒,剛剛的聲音雖然很弱,但是……不會錯的!是楓!不過一閃即逝,他再想找尋時卻又聽不見了。
  算了,想那麼多幹嘛,反正知道楓沒事就行了,他不是正要去找他麼?面對著茫茫大海,冷血颯做出一個決定──繼續睡覺!
  這是他出發的第四天,在經過三天的亂撞和迷路後,他終於到了泉城,買了一艘不大的船,一路有驚無險地漂泊在海上,這個海灣不小,不過已經走了這麼長時間,再過不久應該可以到橋島。過了橋島,就可以直接去玉島,冷血颯希望這一路不要出什麼亂子,當然他這是妄想……黴運之神什麼時候放過他過?
  當冷血颯感慨自己的運氣實在差得可怕的時候,身後的巨鯨已經張開了大口壓了下來。“啊,要被吃掉了,怎麼辦?”冷血颯漠然問到,掌船的船家嚇得口吐白沫,若他聽到了颯這句感慨,估計會給氣活過來。
  眼見巨鯨的大口越來越近,船家似乎沒有撐船的意思(早嚇傻了)冷血颯拎起他來,飲血一個回勾,紮上鯨魚厚厚的外表皮,一個翻身躍上鯨魚的背部,再次感歎飲血(釘耙)的好用……
  “看來船被吃了呢。”冷血颯依舊冷靜地看著一堆已經只剩下碎木片的可憐小船,船夫本已清醒,聽到這句又給氣暈了過去,這裏絕對不是人間!起碼這少年絕對不是人!!
  不習慣異物在頭頂的鯨魚掀起了滔天大浪,只可惜這對冷血颯來說根本完全沒有用。鯨魚躍入水中,冷血颯就在周身建個魔力罩罩住,鯨魚遊得再快再凶,颯還是沒感覺地站在它背上。幾番下來,它遊得更快更激烈了。
  “喂喂,方向錯了,這邊才對。”冷血颯用飲血敲了敲鯨魚的腦袋,光亮的飲血使鯨魚吃痛,竟真的向他指的方向遊去。嗯,這“船”還挺好控制的。冷血颯又敲了敲:“這邊這邊!”這“船”還真挺快的,比剛剛那艘好得多。
  鯨魚的遊速何等迅速,不過半小時就到了橋島,如果要坐船差不多要半天時間呢。冷血颯一個飛身跳上岸來,嗯,決定了,以後乘船就用它好了,如果找得到。他扔下嚇得半死的船夫走進橋島。
  橋島很大,比海中舟大得多,在這裏完全可以培養一個勢力出來。冷血颯一個人在熱鬧的街市上行徑著,見到了“雷”家的字樣就停了下來,打算進去問個路,他不太確定自己有沒有迷路。
  進了裏面,冷血颯倒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黑火堂”的字樣,靜下來聽那聲音:
  “總堂主要我們把貨送到夏家……”那人聲音斷斷續續,十分微弱,顯然已經被拷打了多天,似乎不太行了。這麼說雷家已經開始采取對黑火堂的行動了?
  冷血颯想了想,心頭不禁又燃起了一陣怒火,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哼,說來說去,還是黑火堂的火藥惹出來的事,害得他現在跑來跑去這麼麻煩!以後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麻煩呢!他一向討厭牽扯不清幹脆一並把事情都處理了好了,他開口問掌店的人:
  “黑火堂的總部在這橋島麼?”
  那掌店的人吃了一驚抬起頭來看著他,他估計沒料到冷血颯會如此輕易就不聲不響地進來了。“你是……”打量他幾眼,自然又是一陣吃驚,不用說,為了颯絕世的容貌和冰冷的氣質。
  冷血颯拿出真火令遞給那個人,反應可想而知,那人看後恭敬地遞回真火令:“原來是雷家總部的公子,有失遠迎,見諒見諒。”
  “告訴我消息就行了,還有去玉島該怎麼走。”冷血颯又問到。
  “黑火堂的總部就在海灣的港口,在這兒搭車去估計一個下午就可以到,海灣便於他們火藥的運輸,如果去玉島也可以在那邊租或買船,只不過玉島一般不歡迎外客……”掌店的恭聲回答著,心中卻在奇怪,雷家總部什麼時候多出了這麼一個少年?冷血颯絕美的外貌讓人想不記住都難,為什麼雷家的門人沒有提起過呢?雖然奇怪,他還是沒問出來。
  “夠了。”冷血颯也不想多問,收起令牌走了出去,黑火堂很有名,他搭了個便車在柴草堆上倚好,准備睡上一覺,差不多就可以到海灣。
  就在冷血颯走出的時候,另一個華衣英容的俊公子走進這雷氏的門埠,颯沒去注意他,但他卻不自覺地多打量了冷血颯幾眼。
  “剛才那個人是誰?”他問到。冷血颯的外表的冷傲的氣質,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能進雷家內堂的人可不多,他奇怪當然了。
  “大少爺,您回來了。”掌店的人急忙起身迎接:“剛那位少爺手上有真火令牌,具體是誰他並沒有說,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這男子正是雷家的附屬家族之一,藍氏家族的大少爺藍衿,橋島這一帶在藍家的範圍內,他經常和外部打交道,以便日後繼承藍氏家族和進入雷家本部。
  雷家本部有那號人嗎?藍衿一陣懷疑,但他手持真火令也應該不會有假,雷家的真火令只有家主親自發放出去的。“他打聽了什麼?”
  “去玉島的路和黑火堂的坐落。”
  搞什麼?黑火堂的地址在橋島這帶連三歲小孩都知道,這也用得著動用真火令?大路上隨便抓個人問就好了,難道他是傻瓜嗎?藍衿不由皺了皺眉頭,也不願再去說了,一換話題:“雷家總部有令,明天與殷家一起行動,一舉進攻黑火堂總部,下面的做好准備!”他以一個家主應有的氣魄發下命令。
  “少爺,今天要派人去探查嗎?”雖然對任務的內容頗為驚訝,但只要是雷家的人都知道,總部的命令只需要執行,不用問那是為什麼。
  “不用了,今晚我會親自帶人去探查。”藍衿輕輕握了握青冥劍等待夜幕的降臨。
  
  黑火堂的總部中,總堂主周文掇十分惱火地看著下屬:“是誰讓殷賦雪活著回去殷家的!難道你們就這麼沒用,連他一個人都無法殺了滅口嗎?”
  “殷賦雪是殷家出類拔萃的頂尖高手,殺他並不容易,何況雷家的三公子也一直在他身邊,堂主,既然已經打草驚蛇,咱們還是先退為妙。”左護法杜康俯首說到,堂主的火氣的確是大了點,不過他知道這也沒辦法,現在既然殷賦雪回到了殷家,那麼他一定會派人過來找麻煩的。
  右護法何契心也接著說到:“千錯萬錯都是舒翼那個小子,請什麼高手來,他自己卻跑了,我們絕對不可以放過他!”火氣十足,一看就知道是匹夫。
  “話是沒錯,不過雖然我們有火藥,殷雷兩大家族如果要夾擊我們仍然是小菜一碟,現在不是說誰錯的時候,我們要想辦法解決問題才行!”杜康的意見明顯和他有分歧。
  “我們已經聯系了仇家和夏家,援兵很快就到,和他們一拼又有何難?左護法你恐怕是太多……”何契心的話只說到一半,只聽外面猛然“轟”“轟”幾聲,火光四起。
  “是火藥庫!”周文掇變色著說到:“這是怎麼了?沒人看守嗎!”
  “那些廢物在幹什麼!黑火堂的人呢?快去滅火啊!”何契心怒吼到,這一吼才發現,四下裏竟靜得出奇,沒有人?這種可怕的死寂讓三人變了臉色,一起急急向外趕去。何契心性子最急,跑得也最快,一個翻身搶在其他兩人之前。
  “碰!”當先一陣猛勁傳來,何契心已經給打得口噴鮮血,直撞上木柱,腦漿迸裂,當場斃命!其他兩人同時心裏升起一陣寒意,不過周文掇心中繼而怒火就燒了上來,他又驚又怒,和杜康兩人同時向外面看去,是什麼人?!
  映著皓月,黑色長發的銀衣少年緩步而入,絕美的容貌帶著冰山一般的冷酷,黑色的長發隨著火光詭異地飄動,黑幽深邃的冰眸中除了冷漠再也沒有其他的感情!
  被這種氣勢震懾住,周文掇好一會兒才會過神來怒喝到:“你是什麼人!竟敢來黑火堂搗亂!”
  冷血颯瞥了一眼堂內,火藥似乎已經被他給炸光了,他特異的五感可以分明地感受到火藥的位置,真是好用,冷血颯又在心中感歎一句。既然已經搞定了,走吧,他也不理周文掇的大吼,仿佛那只是一陣耳旁風,連進耳都沒有,轉身就想離開。
  周文掇怒火更盛,超過了他的恐懼。外面沒有活人,全部都被這個魔鬼一個人處理得精光!黑火堂十年的基業全毀在他手裏!他拔出護手戎,向冷血颯背後打去。冷血颯輕輕回頭,冷看了他一眼,隨手拿出斷腸劍,一劍穿心!
  好強!杜康縮在一角不敢在踏出堂外,周文掇雙目圓瞪,狠命地抓起冷血颯胸前的衣服:“為什麼!黑火堂和你究竟有什麼仇!?”
  “沒什麼,我只是看你們不爽。”冷血颯淡淡開口,一句話差點沒把杜康給暈死。冷血颯收回斷腸劍,周文掇倒在地上咽了氣,雙目尚睜著,想必是死不冥目了。
  冷血颯被這一攪,火氣又上來了,見杜康還在屋內便開口道:“喂,你不想死的就出來,我要炸房子!”
  杜康目瞪口呆地走到外面,更目瞪口呆地看著冷血颯向屋內扔了一包點燃的炸藥包,把黑火堂的大廳炸了個面目全非。
  “嗯,這下爽快多了。”冷血颯拍了拍手,走出去。留下仍在心驚膽戰卻又張目結舌的杜康,這……這……這是在搞什麼!他唯一能知道的只有他很強!
  “你……你到底是誰?”杜康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喊了出來,他自己也被自己的行為嚇了一跳,不過就是有一種心理在驅動他,問清這少年的身份。
  冷血颯並未從杜康身上感到敵意,也就合作地回了一句:“冷血颯。”他淡淡說完後跳出黑火堂的大門向海灣走去,在海邊他早准備了一只小船,既然毀了黑火堂,他也該繼續上路了。對冷血颯來說,他來這邊的一次只不過是一點小插曲而已,然而就是這“小插曲”讓他打響了名聲。
  從這一天開始,“暗翼魔帝”冷血颯的名字開始風雲在路絲卡大路,這時候人們給他的綽號好巧不巧,正和學院中的一樣。“冰魔”冷血颯,一天一天響亮起來,以冷酷,孤傲出名。而杜康在日後成了路絲卡最大的“複火”制造黑火藥門戶的總堂主。
  此時杜康只能感到冷血颯行為的出格,奇異得既覺得毫無道理,又覺得他這麼做完全沒有不對勁,以及冷血颯古怪的思維方式。
  “少爺……這……”望著前方已成一片火海的黑火堂,前來偵察的藍衿和他手下的三名侍衛不由得呆住了。只見一個黑發銀衣之人斬開火光,大步踏出。絕世的容貌和一身銀衣在夜晚中分外顯眼,是他!藍衿一眼就認了出來,早上的那個少年!
  由裝備看,他是魔武士級!真是讓人倒吸一口冷氣,在雷家總部成仙入魔的人都幾乎沒有,除了雷禪是戰仙,就找不出什麼等級頗高的人了。一般的人都在大地武士的三個階層裏,像他和藍婷算比較高的,三階。雷翳熹和殷賦雪也只是天空戰士級。
  既然有這號人物,為什麼他從未在雷家總部的會議中出現過一次?藍衿很是疑惑。
  冷血颯跳上岸邊的小舟運足真氣,輕輕一撐,船頭劃開一條水線射了出去,他的行動很急,快到了!應該很快就能到玉島了。
  藍衿在黑火堂內發現唯一幸存的杜康之後問明“真像”,真被冷血颯的敢做給嚇到,那個令人吐血的理由也讓他呆了半天。不過這正好省了他們很多事,也不需要他們再來進攻黑火堂了。原來冷血颯並不姓雷,那麼他也就不是雷家總部的人了?藍衿覺得更奇怪了。
  不管怎麼說,第二天,“冰魔”冷血颯的名字就被傳開了,而且沸沸揚揚一發而不可收。
  不過現在冷血颯面對茫茫大海,再一次開始發呆。“楓……快回來吧。”他在心中輕聲喚到,照著溫暖的陽光合上雙眼沈沈睡去。

------------------

天靈靈,地靈靈,作者大人快顯靈~喝!!!!楓楓出現吧!!!

(眾:肖ㄟ...............)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4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