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一章 《分別之時》
 瀏覽627|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瑰麗的紅色洗染整個暮雪山莊,進入暮雪山莊開始,道路旁紅色的玫瑰就越來越多,冷月楓覺得很奇怪,既然命名為“暮雪山莊”為什麼這裏要有這麼多鮮豔的顏色呢?不過不管這些,因為殷家的宅院大門已經近在咫尺,幾人拉開車席下了車。
  殷賦雪冰冷的臉自從進入暮雪山莊後就沒有一絲的改變,藍婷也不再笑得燦爛萬分,不覺中多了一種悶悶的壓抑,冷血颯是早習慣了這種靜默,可楓卻不太喜歡這樣的氣氛。
  “颯,別這麼悶呀,咱們來說說話嘛。”
  “說什麼?”說你為什麼會招來這麼多的黴氣還要惹是生非嗎?冷血颯淡淡答到。
  “我們來講鬼故事好不好?”冷月楓拖住冷血颯的衣袖笑到,現在四周霧氣彌漫,倒真有那種怪異的氛圍,他縮了縮頭頸。
  “……我不知道那些。”冷血颯的答案不用想也知道,他從不會費那個腦子去記得那些無聊的東西的,他的頭腦裏大概只有怎麼打架吧?楓暗想。
  “那……我來說吧!我聽說過一個故事,說有個大霧常掩的地方,經常有鬼出現,那個鬼披頭散發,手中還握著一把利器……”冷月楓努力迎合著四周的意境,將周圍的人帶入鬼故事中:“嗯?颯,你怎麼啦?”他突然發現冷血颯的“神色有異”於是問到。
  冷血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指了指他身後。
  冷月楓迷惑地眨眨眼,颯看到什麼東西了嗎?調過頭來……“啊!!!”他一把抱住冷血颯縮到他懷裏:“鬼!!!”原來,漫漫迷霧中走出了一個披頭散發的中年男子,手中還拿著一把駭人的大剪刀!這……應驗了啊!他真佩服自己的“神口”。
  那中年男子奇怪地看他一眼,走上前向殷賦雪恭敬地施了一禮:“少爺,您回來了。”
  “嗯。”殷賦雪沒什麼表情地應著:“去給兩位客人開兩間房。”
  “不用那麼麻煩,一間就夠了,以前我和颯在學院裏也是住一起的嘛~”冷月楓在確定那人似乎真的不是鬼之後,才從冷血颯懷裏又鑽出來。嚇死他了,他還以為真是鬼。不是他吹,他從小到大都對靈異這方面過敏,簡簡單單一個黑屋都能嚇他個半死。
  “少爺,有位您的朋友已經到了,他在廳中等您呢。”那個管家彙報。
  “哦?”殷賦雪挑了挑冷俊的秀眉,向大廳走去,已經來了?還說他不會這麼快呢。藍婷自然跟上,冷月楓也想看熱鬧就拉著颯也跟過去。
  廳中,一個俊雅的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見殷賦雪走了進來便一笑向這邊看來:“讓客人等這麼長時間?這不是你的待客之道吧?”
  “是你自己來得太早!”殷賦雪難得的臉上多了一絲緩和之色,看得冷月楓一怔,他也會不主動冰著那張臉呀!“叫你幫我的事情如何了?”
  “你想呢?如果連我們雷家的情報網也不能搞定,這件事也就不用辦了吧?”他又向藍婷打了個招呼:“藍妹好。”
  “翳熹哥也好。”藍婷回了一個禮,沒有了平時的嘻容,對這位雷家的三哥,他十分敬重。冷月楓立刻就知道,這人鐵定是四大家族中哪個家的公子了。問一下藍婷就知道,她是雷家的人。
  雷家麼?據說是四大家族中最大的情報家族,似乎雷家的體系和產業都十分龐大,具體多大他可不想去思考。反正風馭雪說過,最好不要用一般的想法去衡量四大家族的事情。
  雷翳熹懶懶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修長的手指撫上殷賦雪的冷酷俊臉:“別一副等不及的樣子嘛,放心好了,時間絕對來得及。”
  殷賦雪似乎早已經習慣了,也不去費工夫推他:“黑火堂的貨我們只劫了一部分,剩下那部分被帶到哪裏去了?是不是去了錦城?”
  “運到錦城之後他們就轉到去冰裕,我看是運到夏家去了。”雷翳熹頓了頓又說到:“另外黑火堂開始准備行動了,他們不願和殷家為敵,你還沒回本家,所以殺了你也應該在他們的計劃之中。如果讓你回去本家他們的日子一定不會好過。”
  “還真去了夏家?”殷賦雪此刻的臉色不禁讓人有點害怕,冰冷邪魅的臉上陡然閃過一絲狠色。
  “哎……你不會是想去滅了黑火堂吧?”雷翳熹不由苦笑,賦雪果真是老樣子,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忍耐,也難怪,他那麼強一般不用懼怕別人。“我已經派人去探查了,你也別急,好好等他們回來再說吧。”
  殷賦雪微微點頭,轉身回房想去睡覺,他很相信這個雷家三公子。
  雷翳熹看著他的背影輕輕搖頭,這次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賦雪。你估計不知道黑火堂這次為了對付你,請了誰來吧?他隱瞞了一件事,殷賦雪沒有發現。
  冷月楓卻注意到了,他暗暗拖了拖冷血颯,也退回房間。
  “怎麼了?”颯對他的行動很奇怪,不是他想看熱鬧的嗎?
  “颯,你不覺得那個雷翳熹很奇怪麼?我覺得他好像隱瞞了什麼。殷賦雪說那個夏家,應該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夏家,他們總部就在聯軍大陸那個冰裕,火藥為什麼去那裏雷翳熹都沒有說,而且他更沒說黑火堂派了什麼人來,看他的樣子明明知道殷賦雪的力量還有擔心之色,我覺得不正常。”冷月楓關好房門,靜下心來緩緩分析到。
  “我覺得這裏的人都很奇怪。”冷血颯半倚在床上說到:“那個拿剪刀的管家,步履之間飄飄若仙,分明是一個武系高手,但卻客意掩飾,不知是何居心。”
  如果殷賦雪或是雷翳熹在這裏,必定會大吃一驚。不過是短短的幾個照面,這兩個少年竟然將他們的情況分析得一點都不差!
  “嗯,咱們近來時,家丁也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咱們,我覺得怪不舒服的。”冷月楓也撲到床上,躺在冷血颯的旁邊說到。
  “你怎麼不懷疑殷賦雪不是好人?”冷血颯問。
  “嘿嘿~第六感~而且我也不認為世上有什麼好人壞人之分,不過是各自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俗話不是也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嗎?難道你能說咱們就是什麼好人嗎?”冷月楓笑笑。
  冷血颯盯他半天搖頭低聲道:“不。”的確,如果他是好人,只怕世上就沒幾個好人了。他一向殺人不眨眼,別人眼裏他就是魔鬼。
  “楓,過來!”冷血颯突然拉過冷月楓打熄床頭那盞蠟燈,在心中說到:“有人!”
  冷月楓驚了一驚,他沒有發現!看來那人的能力也一定在他之上了,“颯,在哪?”
  “往這邊來了,別動。”冷血颯單手撐住身子,壓住冷月楓,整個人擋在他外面護住他:“一會我出去,如果那人進來的話。”
  “別!”冷月楓在心中反射地叫到,他有不好的預感!他急急從後面拖住颯:“先看看動靜,別出去冒險!”他不希望颯為他去冒險,但心中卻是暖和和的,冷血颯想保護的人,只怕這世上也不會有幾個。
  “好吧。”冷血颯定住身子,兩人盡量不發出聲響,等了一會兒,只見窗前閃過一條人影,後面還跟了一人追著他。
  “去看看!”冷血颯和冷月楓對望了一眼跳出窗外,好快!那兩人的真氣真強,冷血颯眉頭微皺,拉下冷月楓:“在這兒等我回來,你追不上。”一轉身加速追過去,就算冷月楓跟過去他也沒辦法跟他們打,而且還有可能會被他們發現。
  “哎……”冷月楓的武系畢竟比不上颯,說他的級的確很高,可是他完全不知道真力該怎麼使,像他現在這樣能發揮出一半真氣就算不錯的了。還是別去了,萬一給颯添麻煩就不好了。他回到房中,往床上一躺,可能是因為太累了,一閉上眼竟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冷血颯此時已經在一棵巨大的參天古樹上,看著下面的動靜,這兩個人他都認識!一個是那個黑衣持劍男子的首領,另一個追出來的正是雷翳熹。憑著他驚人的耳目,雖然隔了近一丈,他仍可以聽清兩人說的話。
  雷翳熹的寶劍,赤砂正指著那個黑衣人:“舒翼,你半夜引我出來是什麼用意?夜闖賦雪的暮雪山裝也不怕被他發現麼?”
  舒翼沒說話,只是怔怔望著他。
  “你既不說,我就回去了。”雷翳熹對他倒似乎沒有多大的敵意,收了劍就想往回走。
  “別回去!”舒翼沖口而出,攔住他:“暮雪山莊現在估計已經不剩什麼了,回去那裏是送死!”他似乎對雷翳熹也沒有敵意,似乎還想幫他。
  “什麼?”雷翳熹話中多了一絲火氣:“你把暮雪山莊怎麼了?”
  “殷賦雪在黑名單中,如果我違抗命令的話,我也難逃一死。”舒翼緩緩說到:“我不想你也跟他一起白白送命,那不值。”
  雷翳熹冷冷一笑:“哼,只怕,你是希望我回去通知殷家然後搞垮了黑火堂你也好脫身吧?”
  舒翼古怪地一笑:“也不排除這點,不過我的確是不想殺你,畢竟你曾經救過我的命,一報還一報,我們的帳算是結了。”
  “可惜,無論你怎麼攔我,我也會回去!”雷翳熹眼中閃起寒光。“不要攔我!”
  “你以為還來得及麼?”舒翼輕歎一聲:“你知道我們這次請的人是誰吧?你畢竟是雷家的三公子,不會連這事都查不到吧?”
  雷翳熹身子一顫,雙眼中閃出分明的怒火:“你說什麼!”他狠狠抓起舒翼的衣服,聲音提高了八度,仿佛要把他震到失聰:“要是賦雪出了什麼事,我會殺了你!”冰冷的口氣容不下商量的余地。
  舒翼閉上眼睛,輕吐出幾個字來:“只怕現在暮雪山莊中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他一向愛好屠殺,估計又要累及無辜……”
  樹葉沙沙飄下,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雷翳熹和舒翼同時驚動,竟然沒有發現有人在他們旁邊!他們都是武系的高手啊。定睛看去,雷翳熹驚呼:“是你!”進門時他在殷賦雪旁邊見過他一次,舒翼自然也見過他,在酒店中他們就碰過頭了。
  冷血颯的口氣第一次變得狂爆萬分,這也許是他首次為了別人的事情而發火:“如果楓有了什麼意外,我絕對不會放.過.你!”他一字一頓地冰冷聲音讓人從頭到腳起了一層寒氣,冷血颯眼中的寒意似乎可以瞬間將人凍結,一身銀衣在月光下顯得更為狂傲,瘋狂地掃過舒翼的臉。冰冷的視線移開,沒時間耗下去了!冷血颯狂奔著:“楓!”他在心裏急急喚著。
  舒翼只覺得一絲冷汗溢出掌心,好可怕的氣勢!他連在殷賦雪的殺氣之下也從沒有過這種感覺,這個少年以後會是什麼樣的人物?他已經無法估量了。
  “我也回去了,你最好早日離開黑火堂,如果賦雪沒有死他自然會去挑了那兒,如果賦雪出了事……我就滅了那兒!”雷翳熹放下舒翼也展開輕功追著冷血颯的足跡去了。
  “路絲卡……要掀起風雲了……”舒翼隨著淡淡的月光輕聲歎到。

  “楓,楓!”冷血颯瘋狂地在心中叫著,楓是怎麼了?怎麼會一點反應也沒有?該死,真是該死!他怎麼會把冷月楓一個人丟在暮雪山莊的!漸漸接近暮雪山莊,火光沖天,遠處已經看得一輕二楚,“楓!”冷血颯心中湧起莫名其妙的不安。
  這裏是哪裏?冷月楓睜開眼睛,似乎看到了火光,身子在向下墜,好黑,要被吸進去了!他剎時清醒過來,看清自己的處境,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是要將他帶會另一邊的世界嗎?不要!他本能的抵抗著,他不想回去,不想回去那個讓他渾身發冷的地方!那兒沒有關懷,沒有溫情,也沒有他──颯!
  “楓!”冷血颯的聲音傳來,越來越近了。
  “颯。”冷月楓回應著:“颯,你別過來了,我的空間發生錯亂了!”
  “什麼東西?你在哪裏?”冷血颯站在山莊外,正要向那一片火海裏沖,就聽見了冷月楓的聲音。他立刻問到,楓終於回答他了。
  “我好像在一個其他的空間,不是這個世界又不是那個世界……好象要把我拉回去原來的世界,我用魔力對抗著不知道能撐多久。”冷月楓覺得火光已經離他越來越遠,壞了,他的魔力似乎效力不大,快要被拉過去了!
  “楓,不要!別回去……好嗎?”冷血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激動,他不希望冷月楓回到那個世界,他們的確認識沒有多久,可是這短短不到的三個月裏,他感受到了有生以來從沒有過的快樂,即使冷月楓是個超級大黴星,經常給他帶來一大堆的麻煩,不過他依然樂在其中。
  “我不想回去,颯,你放心吧。我……”光不見了!這……他的身體仿佛在扭曲,像要分裂開一樣,好難受!“颯!”
  “楓……楓!”冷血颯靜下心來,將魔力混合著真力,全部集中到心中,“楓,我的力量借你!”他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只是現在他也別無選擇!
  冷月楓感到一陣巨大的力量從身體中湧出來,混合著自己的魔力,在黑暗中轟出了一道極細的夾縫,冷月楓毫不遲疑的縱身躍出。光!好刺眼,他只覺得颯叫他的聲音越來越輕,輕輕呼了一聲:“颯……我沒事……”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冷血颯跌坐在地上,心中松了一口氣,冷月楓沒事了嗎?可是他竟然感覺不到楓的氣息了,似乎連一直在心中的互相感應也斷去了,這是怎麼回事?不過他沒時間去考慮這些了,他前面的火海裏走出了一個人,而身後多了三條人影。
  “賦雪,幸好你沒事。”雷翳熹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他聲音中的穩定也說明了原因。
  殷賦雪冷冷地開口:“藍婷纏著我去采雪果說要招待客人,才沒趕上這場火。哼,我的命可真大。”灰色的發絲伴著灰衣飄舞在空中,他很不高興!
  “你的命不大,因為你回來了,就得死在這裏!”前方的那個罩著一個張牙舞爪的面具之人用尖銳沙啞的聲音陰狠地笑到,一道指風直去殷賦雪面門。
  殷賦雪可是殷家後人中的佼佼者,他的出類拔萃在殷家中占非常重要的地位也是理所當然,銀色的軟劍劃出完美的弧線接下了那面具人一招。
  “好一把銀蛇!”銀蛇劍是天空戰士的神器裝備,珍貴得可以與霜鋒一較長短,普通的人實在很難拿得起,面具人的聲音依舊是那麼難聽。
  “你也亮武器吧!”殷賦雪從不會輕敵,殷家多年的訓練告訴他,絕對不可以小看每一個對手,否則就很容易吃虧,而今天他也確實該慶幸。
  面具人冷笑兩聲從身後那出一把戰錘樣的武器,極細的錘柄不禁讓人懷疑是不是會斷開。
  “狂力!”雷翳熹叫到,這人是神武士級:“果然是他!”
  “誰?”旁邊休息夠的冷血颯站了起來。
  “路絲卡六大宗師之一石肖的首席弟子,項青。”雷翳熹說到,手中的赤砂劍也已拉來,看來,這場硬仗是非打不可了!
  路絲卡六大宗師是排除“完美戰魂”謝仗天幾“風雲魔魂”月折柳在外的魔武系最強人物,三魔三武。只是他們不常過問路絲卡世界中的種種爭端,有些人也是一族之長,像雷家的雷禪,殷家的殷宜笙,都在武系宗師之列,而這面具人的師傅石肖,就是第一大宗師。
  藍婷也抽出青冥劍,雖然他的力量不及殷賦雪和雷翳熹,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她也不得不拔劍。
  “是你放的火?”冷血颯冰冷的聲音插入四人之間,憤怒的目光看著項青,他從沒有這麼生氣,這麼狂爆過!表面冷靜,似乎身體裏有某種力量就要傾瀉而出!
  “是又如何?”項青的面具之下刺耳的聲音依舊,從他出道以來,從未遇上過對手,他又何懼?只是冷血颯冰冷的目光的確讓人心寒,他竟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戰。
  雷翳熹點頭答到:“的確就是他,他與黑火堂勾結,想幫他們搶回火藥,那批火藥是要送給重鋒聯軍的,不經過帝國的商道本來就不合法。”而且若是運到重峰對帝國的影響可想而知。
  項青尖銳的仰大笑:“帝國的日子也不多了,你們又何必還為帝國賣力?重鋒,連東南方的聯軍也蠢蠢欲動,路絲卡戰亂的日子還會遠嗎?”
  不等那三人說話,冷血颯已由冰冷的語氣轉為了前所未有的狂爆:“我要殺了你!”伴隨著怒火斷腸劍已經在手,銀衣與黑發,以及發絲下一雙血紅的眼睛,顯露出來。是他!是他差點害死了冷月楓!憤怒在心,即使為了自己他也從沒有過這種怒火。
  項青自然也認得冷血颯手中的武器:“斷腸劍!你是魔武士!”項青見冷血颯來勢凶猛也不敢大意,狂力一揮,架住斷腸。“噹!”項青只覺得冷血颯的力道奇大,一個較勁他竟然直直向後退了數步,好大的力量!“你到底是誰!?”這麼強的力量不可能是無名之輩,狂力畢竟不是斷腸劍那樣的神器,項青動搖著,氣血已翻騰得十分難受。
  冷血颯感到眼前一片鮮紅,強烈的興奮感刺激著大腦,幾乎沒有昏過去。項青絕對想不到,冷血颯此刻比他還要難受!怎麼了?冷血颯極力穩住身,力量從身體裏不斷地湧出,鮮紅的眼睛冷冷掃過項青的臉。
  項情此時才注意到,冷血颯眼中的鮮紅色,那雙眼睛!一種極度的恐懼從身體中泛上來,“不……不會吧!”從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他不想在久留了,不想再和這個怪物打下去!和這個少年為敵絕對不會發生什麼好事!項青跋足逃開,一會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冷血颯沒有去追,他也沒有這力量去追,眼中的鮮紅色慢慢褪去,斷腸劍插在地上,他喘息著,好難受。身體像要燃燒殆盡,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意識漸漸模糊。
  雷翳熹上前在輕輕在他幾處穴道上點了點,暫時阻止他真氣的運行。“邪眼,想不到竟然真的有。”
  藍婷到現在才回過神,問到:“翳熹哥哥,那是什麼?”
  殷賦雪接下去說到:“我聽長老說過,邪眼是極具力量的一種瞳術,是上古時代最強的標志,發動時人的眼睛呈血紅色,想不到他竟然會有邪眼……”他,自然指冷血颯。
  “沒錯,這是特殊的體質,聽說擁有這眼睛的一族人早已經滅亡了,他是什麼人……”雷翳熹敲敲腦袋,已經無法接受一天以來發生的一切了。
  “他沒說過。”殷賦雪接口,雖然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這個少年不簡單,但是到底怎麼樣,他就不得而知了。
  “賦雪,現在怎麼辦?”雷翳熹問。
  “去雷家吧,你爺爺不是現在正好在帝都嗎?”殷賦雪看向雷翳熹,似乎已經打定了注意。
  “哎……”雷翳熹苦笑一聲,“你就知道給我找麻煩,明知我不喜歡回雷家總部。”即使嘴上這樣說,他還是抱起冷血颯,向雷家的基地,帝都中心的風雷樓走去。
  殷賦雪和藍婷跟上他的步子,路絲卡大陸的家族之爭,在無形之中已經拉開了帷幕,而且越演越烈。

-----------------------

阿嗚...小楓楓失蹤了~~~~~~(飆淚)

(謎:....bbb..夠了!!!!水快淹肩膀了=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4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