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十章 《節外生枝》
 瀏覽626|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颯呀,你說走……要去哪啊?”天已經黑了耶,這麼走來走去的好累,冷月楓磨了磨腳,好酸,他快走不動了,不比冷血颯的體力,他可沒那麼能走。
  “不知道。”冷血颯沒頭沒腦地說到。
  “不知道!?那你還跑得歡??”冷月楓受不了地破口罵到,果然是颯,如果他說只是在發呆就十分經典了!不過冷血颯來了一句經典中的經典。
  “我只是在想,回去的路要怎麼走……”冷血颯說完又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看看周圍的環境如何,淡漠的語氣還是一點沒變。
  冷月楓自然知道,又迷路了!雖然說這外面的景色是不錯,可是晚上這麼冷,他可沒一點賞月的心情。而且颯又這個樣子。於是他幹脆坐下不走了,“累死了!我不走了啦!”一陣冷風吹過,冷月楓不由縮了縮手,好冷啊。
  冷血颯走到他面前,伸手想拉他起來:“別鬧了,我們得找回去的路。”
  “不要啦,人家走不動了!”冷月楓像個鬧別扭的小孩,死賴在地上不肯起來,寒風很冷吹得他有點發抖,他依然是倔勁十足。
  “楓,你冷嗎?”冷血颯隨手除下一件外衣給他披上:“這樣好了,我背你吧。”
  冷月楓感到颯手上一陣溫暖傳來,好舒服。他乖乖站起,應了一句:“嗯。”趴到冷血颯背上,真暖和,果然還是溫溫的好~好多年了啊。不論他怎麼鬧別扭,大人們似乎總不會理會他,所以他只能跟自己生氣,自己怨自己又壞又怪的脾氣,在他那個世界中,雖然運氣好得可怕,但卻總是得不到關懷。連偶爾的撒嬌也不回有適合的人去聽。
  “颯,颯~~~~那個那個~我要那個~~”冷月楓突然的叫聲嚇了冷血颯一跳,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棉花糖?”冷血颯不確定的問到,這麼大了還吃這個?
  “我要嘛~~我要嘛~~~~~~~~~”冷月楓不死不休地纏著他盯著他,一定要讓颯給他買才肯罷手。
  “好,我知道了。”冷血颯倒沒反駁,走到那邊順手拿了一根給他,之後便依舊轉迷宮似地四處亂撞,真像只沒頭的蒼蠅,冷月楓邊吃邊想。
  “颯……你真好。”
  “……好什麼?”冷血颯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奇怪地問到,真是破天荒了,居然有人說他好?!以前的人可都說他是壞得不能再壞的魔鬼呢。不過說起來,他對冷月楓確實很不符合他一向做事的原則,好像自己真的對他很好。
  “以前我也和家中的人鬧過,要這個。不過他們不會聽我的話,不會給我買的。”冷月楓還在笑,不過笑到最後透明的液體竟滴落了下來。
  “楓!”發覺到冷月楓的不對勁,冷血颯急忙放他下來:“怎麼哭了呢?不好吃嗎,還是冷了?”他有點著急地問到。著急……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什麼時候也會著急了?
  “颯……你不會走吧?”不會再讓我回到一個人的時候吧?
  “當然不會!你到底怎麼了?怎麼這麼問呢?”冷血颯反射的搖頭,胡亂地幫楓把眼睛擦幹:“你難受嗎?因為我?”心中訝然之感越來越強,原來不知什麼時候,他竟變了。也會關心人,也會想讓別人開心而不是總自己一個人吞噬冰冷。
  “不是啦,因為現在的日子太舒服了點,讓我有點飄飄然,想到過去的日子,有點傷感呀。”冷月楓努力地擺出招牌笑臉,不想讓颯擔心:“還有就是怕颯會消失嘛。”他實在受夠了一個人的陰暗生活,如果冷血颯一直沒有出現還好,現在有了溫暖,就會貪心地想留在身邊。
  “我才不會消失,你開心點吧。”颯揉了揉楓有些發紅的眼睛,肯定地點頭說到。他也喜歡看到冷月楓的笑臉,喜歡看到快樂的楓。
  “嗯~颯~背我啦!”冷月楓笑著,像小孩一樣撲到颯的身上死纏上去,也不怕冷血颯嫌他煩。果然有颯在身邊就會很溫暖,好開心,他希望可以一直這樣,不想回去那個世界。
  冷血颯背起冷月楓,照著他胡亂的“指點”繼續亂撞亂闖,好不容易呀,找到了街市,這裏燈火通明,似乎是一個以酒店為主的街道。
  “楓,進去坐會嗎?”反正他們一時半會也回不了學院,在街上過夜不如進去酒店裏坐坐了,而且他們有的是錢,冷血颯轉過頭來,問著耳旁的冷月楓。
  “好啊~還可以順便吃點消夜~~”冷月楓當然同意,他們的錢幾輩子也花不完,享受一下有什麼不好?何況颯這個大胃王都背他跑了半天了,不慰勞他一下,冷月楓也覺得良心不安~,兩人環視一周,挑了一間漂亮的店鋪,冷血颯邁開大步踏入。
  ……,冷血颯無語地看了冷月楓一眼,你這個大黴星!真搞不懂,他上輩子欠他的嗎?和他一起,生活就莫名其妙地“多姿多彩”!
  幹淨的小店中,幾名黑衣持劍的男子正用劍合力指著一個灰發男子,小店的掌櫃早嚇得雙腿發軟,遠遠躲在櫃後。冷血颯見沒人看向這邊一個轉身就想出門,他不想惹麻煩,尤其是這個大黴星招來的麻煩!
  可是天不隨人願,很不巧,黑衣持劍眾人的首領似乎看到了他們,更准確的說是看到了他們旁邊想奪門而逃的少年,挑起一把銀筷急射而出,冷月楓單手抬起接住當先一支,連續打落數支飛至的銀筷,“叮,叮!”一陣聲響,一根不漏!他另一只手仍伏在冷血颯的肩頭,冷月楓隨手將手中那根銀筷回射過去,“啪!”地一聲,正釘在了那黑衣人旁邊的圓柱上。
  “好功夫!”灰發男子身旁的藍衣女子輕輕拍掌笑到:“小兄弟真是好俊的功夫!不介意的話,一起來喝一杯如何啊?”她的眼睛鎖住冷月楓。
  “姐姐呀,人家可不是不想來的,只是你旁邊這些個叔叔伯伯們好像不歡迎咱們呢!”冷月楓又露出了那張燦爛的笑臉,漂亮的眼睛滴溜溜地在那幾個黑衣男子身上轉了兩轉,順便打量了兩眼那個灰發男子,嗯,比他們也大不了幾歲,大概十八,九歲的年紀,灰衣灰發相稱之下俊美的五官更顯得十分邪魅,這個男人不簡單!冷月楓在心中暗自歎到。
  “沒關系,小兄弟旦坐無妨,姐姐這就打發他們走!”藍衣女子盈盈一笑,素手一揮,在她身旁的兩個黑衣人已經倒了下去,冷月楓一時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她會用魔術?沒有魔法的波動啊。
  “是迷藥!”冷血颯在旁邊冷眼觀看,心中告訴冷月楓。
  “原來是這樣。”趴在冷血颯背上的冷月楓笑了笑,恍然大悟。好舒服~果然颯很了解他,他剛並沒有在心中問颯的,颯卻像知道一般,哎~心靈相通就是好啊~~
  那數名黑衣持劍人卻似知道藍衣女子的手段,見她一發難立刻全都占了上風,迷藥也就發揮不出效力來了。藍衣女子又是一笑,輕輕踏過木桌飛到灰衣男子身後躲避劍擊。一邊笑到:
  “賦雪,你來嘛。”
  灰衣男子放下手中的酒杯,邪魅的眼中淩厲的殺氣揚氣,他一語不發,陡然一掌拍在胸前的桌子上。
  “小心!”持劍黑衣眾人的首領急叫到。
  晚了!冷月楓和冷血颯都知道,大桌在一瞬間紛化為碎片,尖利的碎木片上含著真氣如刀一般地插入數名黑衣人的身體中,連慘叫都來不及便一命嗚乎。余下的幾人腳都有些軟了,不敢再上前。這個男人!果然如傳聞中的一般厲害!
  “殷賦雪你記著,黑火堂的人不會輕易放過你!”黑衣持劍男子的首領一揮手,下令到:“走!”頓時數名黑衣人退出了這間酒店,他們今天只不過是來打招呼,他們也知道,憑那男子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把他怎麼樣。現在酒店裏,只留下了灰衣男子,藍衣女郎和看熱鬧的冷月楓和冷血颯。
  “你們站在那邊幹什麼,進來喝杯酒呀。”藍衣女子又是盈盈一笑,甜甜的聲音和的確可以端得上場面的一張漂亮臉蛋都足以讓無數的男子心動,很可惜的是冷月楓從不靠近女人,尤其是這種女人。冷血颯定力十足,在他眼中,美女還比不上一頓大餐。至於那個灰發男子,似乎早對這種聲音有了免疫功能,眉毛都沒有動一下,完全是充耳不聞。
  “颯~進去啦~”冷月楓推了推冷血颯進入酒店,在那個藍衣女子的旁邊,冷血颯放下背上的楓,自己也坐下,冷月楓笑眯眯地說到:
  “這位姐姐可真是國色天香,這位哥哥還真是有福啊~”雖說他對女人沒興趣,不過他吹捧人的功夫還是一等一的高,鍛煉嘴巴也好,他又開始了吹捧~
  灰衣男子沒有反應,只是淡淡飲著酒,目光在觸及冷血颯時停了一停:“你叫什麼?”
  “他是颯,冷血颯,人家是楓~~冷月楓~~”冷月楓笑著回答到,又問了一句:“這位漂亮的姐姐叫什麼呀?人家已經知道大哥叫殷賦雪了。”
  “我叫藍婷,小兄弟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藍婷說到,秋波轉動也停在了冷血颯身上,發了一會怔說到:“你們是兄弟麼?簡直長的一模一樣!”只不過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銀發的讓人有陽光感,而這個黑發的卻陰沈到使人發寒,什麼環境造成這兩個一冰一火的個性?
  “不是,不過也差不多啦~對了姐姐,你們為什麼被人‘追殺’呀?”冷月楓天生愛惹是生非,冷血颯也來不及管他。
  藍婷神秘莫測的一笑:“我們賦雪劫了黑火堂的一批火藥,他們自然想來要回貨物,而且這批貨還是送給錦城仇家的~”
  黑火堂!路絲卡大陸最負盛名的火藥供應商,一般軍隊的黑火藥的供應也都是黑火堂來做的,冷月楓超強的記憶中自然有這個名字,一瞬間而已,他心中已經有了不下十種猜測,因為他們所說的仇家,也是路絲卡光芒大陸上最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
  “黑火堂的貨要劫估計也不容易吧?這位大哥又姓殷……”冷月楓若有所悟地一笑:“難不成是這個大陸上最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的殷氏家族的人?”殷家的人遍及大陸,但大多數都不姓殷,只有少部分本家的人才會擁有這個“殷”字的姓,在各個地方都有殷家的商會,酒樓,情報站等等,風馭雪曾經提及過。
  “小兄弟好精明的眼睛,殷家的三少爺~就是咱們這兒的賦雪啦!”藍婷越來越看中冷月楓,笑到。其實她心中驚訝的味道不在少數,這少年果真厲害!
  冷月楓又笑了笑,在藍婷身上打量幾眼:“但我猜,藍姐姐不是殷家的人,對嗎?”
  藍婷這回是真的怔住了,這小子是什麼眼睛!這他也能看出來嗎?“你是怎麼知道的?”她望向冷月楓等待著他的答案。
  “殷家的人哪會在自己家的三少爺面前如此放肆,如果你是殷氏本家的人還好說,偏偏你又不姓殷,所以……”冷月楓有些深意地看了殷賦雪一眼,果然他也正望著自己。後後~~
  冷血颯突然將冷月楓一拖而起:“走!火藥!”他感到一陣強烈的熱感從內屋傳來,帶著冷月楓跳出酒店,就地一滾。身後的火光亮起,一陣爆炸映得黑色的夜變成了深紅色。看來剛剛的黑衣人並沒有白來,他們還是送上了“厚禮”
  “好險!”看著分飛的火星,冷月楓吐吐舌頭。他們怎麼就跟爆炸這麼有緣的呢?魔艦上是,海中舟是,現在又是!而且看來都是黑火堂的火藥搞出來的,真想去踢了那館子!
  殷賦雪帶著藍婷也跳出了酒館,藍婷做個鬼臉:“賦雪~你的反應還沒那個小兄弟快哩。”
  殷賦雪看了冷血颯一眼,淡聲說到:“他比我強。”從冷血颯的身上他可以感受到一種極其強大的力量,而且他不能准確地感受那究竟是真氣還是魔力!其實也難怪他感覺不出來,因為颯的魔武雙修都已經到達了一種境界,魔力和真力都混在他身上,現在不要說是他,就是路絲卡的六大宗師也不一定能說得上來。
  “黑火堂的火藥不是那麼容易劫的,看來你們還真是多災多難呢。”冷月楓卻不問他們劫火藥的原因,只是反常地輕歎了一句。
  怎麼了?這小子出什麼問題了嗎?居然沒有制造他一向引以為傲的噪音炸彈。冷血颯疑惑地看去,冷月楓在笑……而且是很不正常的笑!他肯定,將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而且對象應該就是……他看向那邊愣著望冷月楓的兩人。
  “你不用擔心我們的。”藍婷只道他是害怕了,剛想安慰兩句。
  “誰擔心你了~”冷月楓的口氣完全變了,比起甜甜叫著姐姐的,現在簡直是對她非常不爽!
  “啊?”他在搞什麼?摸不清頭腦的藍婷奇怪到。
  “人家是擔心賦雪哥哥啦~~”冷月楓雙手在胸前一合閃閃亮亮看向殷賦雪。
  “你……你什麼意思啊?”藍婷突然有種奇怪的發毛危機感。
  “賦雪哥哥……我……我……我對你一見鍾情,愛上你了!!”冷月楓說完便一個箭步跳了過去扯住殷賦雪的衣襟,更加“深情”地看著他,表情十足認真。
  什麼!藍婷一聽差點沒睜著眼睛暈過去:“你……你……你同X戀啊!”
  “NO~”冷月楓搖了搖頗為冷靜的腦袋:“o le~雙X戀~”他說得很是自豪。
  “毆累?”冷血颯看了看冷月楓:“你又沒有打架鬥毆,累什麼累?”面對冷月楓驢頭不對馬嘴的言語他依然能夠將錯就錯~(汗~-_-|||b)
  殷賦雪冷盯他一眼不屑地冷哼一聲甩開被拽住的衣袖,就想離開,後面冷月楓卻傳來一聲更加驚天動地的尖叫:
  “COOL~賦雪哥哥,阿雪~人家更愛你了耶~~真是太帥了!人家跟定你了!”冷月楓說完便用更迅速的手法拖住殷賦雪,整個人鑽到他懷裏,說得好像真有這麼回事。
  殷賦雪開始受不了了:“放開我!你腦子有病!”這小子是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地向他“表白”?這是什麼意思!他被氣昏了頭才沒有去注意,其實冷月楓剛才那手的功力絕對不會在他之下。
  “哎呀~雪~小雪~,我知道你說的是反話,自古有雲:‘打是親罵是愛’,原來~原來你是愛我的呀~~早說嘛,我知道了,嗯,對了,明天我就去你家好了,既然你已經接受人家了~咱們就要好好考慮將來……”冷月楓的稱呼改得可謂迅速,演技可謂一流,冷血颯又看得津津有味了。
  殷賦雪終於忍無可忍地大吼:“滾開!離我遠點!”這個臭小子到底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簡直是胡鬧!可是他絕對沒想到冷月楓會比他想象得更會胡鬧。
  “雪……這麼大聲!原來,原來你是這麼地愛我!!哎,我是不會介意的啦!我們誰跟誰呀~~既然你都這麼邀請人家了~人家怎麼好拒絕呢~來來來,擇日不如撞日,咱們現在就來!”冷月楓一下就又撲到他的身上死纏住他,一邊說著一大堆怎麼聽怎麼能讓人吐死的話。
  惡……好惡心!藍婷差點沒當場吐倒,她一定是招惹了黴星上身了!這個所謂的“小兄弟”只怕不會帶來什麼好事!她算明白了。
  “滾開!別碰我!!”殷賦雪終於抓狂了:“你最好不要再靠近我,否則你可別怪我!”他邪魅的臉因為憤怒而改變了冷漠。
  冷月楓呆呆地看著他雙手一合:“哇~~賦雪,你好漂亮~~”
  什麼!?殷賦雪一陣頭暈,差點跌下去:“你神經!”
  “本來就是嘛,生起氣來就是很好看啊,是不是藍姐姐~~”冷月楓見已經成功激怒了殷賦雪便拍了拍已經呆掉的藍婷笑問。
  “你到底想幹嘛!?”殷賦雪只想快點離開這個惡心到爆的家夥!再給他說下去還得了?沒給黑火堂的火藥炸死就先給他氣死了!氣死是小吐死是大,他說那些話自己也不惡心的嗎?心念一轉立刻警覺起來,他發火了?怎麼會,他竟然如此輕易就被激怒了!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動過火了,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他難道是故意惹他發火的?
  “人家只是想跟你回去幫你忙嘛~這麼不領情,賦雪哥哥呀,你也太過分了吧~~”冷月楓煞有介事地裝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仍然說著讓人雞皮疙瘩掉一地的話。
  殷賦雪何等聰明,自然立刻聽出了眉目。他整了整臉色回到那個冷酷陰邪的狀態:“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他冷聲說到。
  “什麼?”冷月楓也不演了,微微一笑。
  “不要再用那種口氣和我說話!”殷賦雪不想吐死,冷月楓有時真讓人想一把掐死他!
  “行!什麼時候出發?”冷月楓幹脆地答應到,又問。
  “現在就走,這裏離我的暮雪山莊不遠,天明之前就可以到。”殷賦雪答到。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冷月楓這個人實在是很奇怪,但是也很厲害。至於他是無聊還是因為別的才想來插手他們和黑火堂的事,他就不想問了,因為他知道,問了冷月楓,答案估計也是讓人吐血的。
  “好。”冷月楓應到,他的確是因為無聊才想賴上殷賦雪,去和黑火堂玩玩~耍兩把的,反正離學院的排名賽還有兩個星期嘛。“颯,走吧。”
  一直看得津津有味的冷血颯這才走了出來,他還是很喜歡看熱鬧的,也只有他才能受得了冷月楓那種話,冷月楓在他面前無法施展剛才那種把戲的原因也是如此。因為──他實在太懶了!懶到連大聲吼一句都不願意。(汗……)
  四人上了馬車,慢慢駛向殷家的基地,殷賦雪的個人莊園“暮雪山莊”,冷月楓真想不到,一時無聊地賴上殷賦雪,進入暮雪山莊,會讓他的道路有了改變,他又怎麼會想到路絲卡這個世界的奇異,世界的渺小呢?
  車顛簸在道路上,冷月楓倚在冷血颯的肩頭睡去,玩累了,他畢竟還是個小孩呀。不過,有颯在身邊去哪似乎都很開心。颯……這是怎麼了?他感覺不到颯的氣息了!颯,在哪兒?颯!
  冷月楓帶著一身冷汗地驚醒,冷血颯正在幫他加衣服:“冷了嗎?”
  颯還在……冷月楓呼出一口氣,剛剛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不過颯還在旁邊呢:“沒事。”他又倒在颯的懷裏繼續睡去。
  只是他萬萬想不到,這會是分別的前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