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九章 《學院選拔賽》
 瀏覽530|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帝國學院一年一度的高手選拔賽又到了,只是這次的選拔賽推遲了一些,為了當然是保留實力,以免向紅月那樣的敵人了解自己。兩星期後的路絲卡學院排名賽上,這次選拔出的高手就會遠赴路紅島。對於能夠站在帝國學院專門競技場上的人,一直是眾人都稱贊的。
  冷月楓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建築,的確夠宏大夠漂亮,好象古羅馬的鬥獸場一般,只是在場中對打的不是獸,而是人。
  眾多的學院為了打探帝國學院的勢力,紛紛派了人前來觀看,大多數都是即將參加路絲卡學院排名賽的選手,一個照面,冷月楓看到了許多老面孔。呵呵,炎都學院的人果然來了,位置就在紅月的旁邊呢,好象偏偏不巧到了極點,冷月楓抽到的座位號正好夾在這兩個宿敵之間,他只得幹笑兩聲看向冷血颯。
  冷血颯翻了翻白眼伸手接過座位號走了過去,無所謂,他早就料到不會有事發生了,這個小子的黴氣真是八輩子也修不來!冷月楓笑著跟上他,呼,還好,颯沒有生氣~
  “是你!”沒等冷月楓坐下,一聲爆喝便傳了過來,劍眉英目的男子正盯著他的臉,指著他,咬牙切齒一臉想立馬掐死他的表情。
  是仲雲~~冷月楓無害地笑著:“喲,著不是盈盈家的小雲麼?怎麼?今天又為了某個姑娘想殺我嗎?我可沒調戲盈盈呀~~”
  “你這個……”面對冷月楓這張怎麼都不會好的嘴,仲雲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撕了它!
  “仲雲!這裏是帝院,別惹是生非的。”豐譽淳還是比較有資曆的,他揮手阻下仲雲,扭頭看向已坐下的冷血颯,微微一笑:“你果然來了。”
  紅月那邊蕭寒一怔,向豐譽淳問來:“你認識他?”介於冷血颯昨天在帝院給他留下的深刻印象,使得讓人不記得他都難。
  豐譽淳點點頭:“我們交過一次手,我也吃了次苦頭,他一招之內劃破了我三處衣襟,逼得我收招。雖然我跟他應該在伯仲之間,不過能傷我的人有多少,你自己也該清楚吧?”上屆的爭奪戰中,豐譽淳和蕭寒交過手,只是並未分出勝負,兩人是同時力竭的。
  “哦?”蕭寒心頭一陣驚訝,卻見冷血颯並沒有回答豐譽淳的問題:“真是,冷傲得可以……”居然也不答他們兩的話,強也不用這樣吧?
  不過他馬上就改變想法了,因為他伸手想去拍他,這一“拍”,坐在他前一排的冷血颯就“倒”了下去。
  怎麼會倒下去?!豐譽淳和蕭寒同時站起,想看個究竟。
  ZZZZ……冷血颯倒在了冷月楓的身上睡得著乎乎的。
  眾人黑線(|||-_-b)成了一片,他真有豐譽淳口中的那麼強麼?連豐譽淳自己都開始懷疑他的記憶是不是哪裏出了問題。
  台下歡呼成了一片,地二班的學生叫得更歡,花月影眼中光芒閃耀著,原來第一戰,高力進就打下了新生天班的種子選手,張蕭瀟臉色有些發黃,想必是在心裏暗恨。要知道,以前這種比賽全都是天班在風風光光,而地班很少會有人來看,尤其是地二班,算得上最差班的他們,哪會來這種讓他們傷心的賽場啊?現在高力進出了風頭他們叫得當然高了,這可是少有的,與有榮焉的感覺,他們也算嘗到了一回。
  “風雲武士?才一年生啊,真夠有競爭力的。”蕭寒回過頭來看了後面的新生一眼:“沁心,如何?”那個眼中帶著一絲淩厲與冷傲之氣起的少年微抬起頭來。似乎也是個新人,嗯,應該和高力進差不多大吧,冷月楓看他一眼想到。
  “在我之下。”他分析了一下,又說到:“不過也差不了多少。”
  “澹台沁心,你也別太高估自己!”仲雲不屑地扭過頭去,眼中一絲妒意冷月楓看得清楚,哦?這麼說來,這個澹台的名聲還真是響亮,連炎院都有人知道他,昨天似乎他沒去帝院,沒看到他呢。仲雲討厭他,比討厭沈洵更討厭這個毛小子!不過是個一年級的,竟然這麼放肆,紅月都是這種人嗎?
  澹台沁心冷哼一聲:“這位學長似乎也差我一截呢,如果說我太高估自己,只怕你也好不到哪兒去吧?”學院的學生只要稱比自己大的都為學長,沒有院校之分。
  “你!”仲雲怒火中燒,本來討厭他,現在更想上去開打了。蕭寒喝住澹台沁心:“坐下!別惹事。”讓兩人同時安靜了下來。“別在這裏鬧事,這兒是帝國的地方。”豐譽淳也提醒著仲雲。
  冷月楓只是微微一笑,對已經獲勝回來的高力進叫到:“哎呀~有人說你不如他呀,力進呀~好丟臉喲~~。”
  蕭寒和豐譽淳同時一皺眉看向冷月楓,他搞什麼?想鬧得天下大亂嗎?
  “誰?有本事出來和我打呀!”高力進果然氣炸了,他向來自傲,雖然自從輸給了冷血颯之後就收斂了不少,不過給人這麼輕視他當然還是會暴跳如雷。
  “哎~那邊那位帥哥啊,叫什麼~‘澹台沁心’來著~~”冷月楓再次擺出那可愛的招牌笑臉。一副惟恐天下不亂不的表情,後後後~~高力進的臉變形了,有好戲看了~,現在他都無聊得要死了,颯在大睡又不能陪他,不制造點熱鬧出來觀看一下不是很難受嗎?
  高力進步步逼近,看眼著火山即將爆發!
  “嗯……”這時,正在好夢中的冷血颯突然站起身子想向上面走,被台階絆倒正好倒在高力進身上。
  “哎呀,颯,還沒到你打啊,你別夢遊啊。”冷月楓帶著笑意爬起來,把冷血颯又抱了回來繼續大睡,看來他壓根就沒醒過。冷月楓漸漸明白為什麼颯這幾天會睡那麼多了,好象因為真氣和魔力都消耗得過度,而且又剛入魔力量在提升的緣故,需要好好的恢複一下。不過他馬上就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
  高力進不大吼了,俊臉漲得紅紅的,真像一只煮熟的蝦子。等他清醒過來就立刻跑的人影都沒了,同X戀?!眾人瞪大眼睛暗暗在心裏叫天。哎~又沒戲好看了,冷月楓見那幾人望過來也便回了個迷死人不賠命的笑臉。
  帝國學院的一年生似乎都不太正常……澹台沁心不屑一顧地轉過頭去:“笑得像白癡。”他從這少年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魔力或者真氣的波動,他卻不知道冷月楓現在已經可以自由地控制真氣和魔力了。似乎是由於入魔,也真給他帶來了不少好處。
  冷月楓也不介意,只是一笑帶過,第三場就是颯。他叫醒冷血颯:“颯,到你了,快起來。”台上的一人,冷意放出,好強的氣!冷月楓接觸到著真氣一驚,不是吧?他不會改得出問題了吧?笑得有點勉強回過頭來問蕭寒和豐譽淳:“你們認識他吧?”看這人的氣也知道他不會沒有名,那麼這兩人也一定知道他了,從他們臉上的表情冷月楓也可以肯定。
  豐譽淳緩緩開口,聲音中竟帶著一種敬意:“冰釋,帝國學院最強!”
  蕭寒補上一句:“上屆我們紅月雖然贏了比賽,但……王牌戰時,我是敗在他手上的。”之前他和豐譽淳雖然有交過手,不過冰釋也沒有使出全力,而且冰釋還要高出他們一個級層,他是魔武士級!
  冷血颯緩緩張開眼睛,從未感到過的輕飄從身體傳來,他醒了,真正的清醒了!而喚醒他的真氣的主人,他向場中看去。黑色鑲藍的虎威戰甲,幾條棕紅的斑紋縱橫其中,風雲靴裹著雙足,手中一把霜鋒,以及那英俊冷傲散發王者之氣的臉,讓冷血颯感到興奮起來。自從與謝仗天對戰之後就從沒有過這種感覺了!他覺得戰鬥的血液已經在沸騰。
  冷血颯喜歡戰鬥,他揮劍的目的只有一個──變得更強!而這個叫冰釋的人,正是他在成為更強的強者之路上必須打倒的敵人!
  “颯~抱歉啦,沒注意到名冊……”冷月楓又是一笑:“不過我知道,你絕對不會輸,無論是誰。”
  “哼,你怎麼改的!?”冷血颯冷哼一聲白了他一眼,轉過身去,嘴角竟勾起一絲的弧度,好家夥,緊張感竟在一瞬間煙消雲散,果然是個黴星!卻也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感受著周圍的一切,調整好呼吸,任由身子輕輕揚起飄入場中。
  剛剛……颯笑了?!冷月楓不由傻眼了,那個角度,冷血颯嘴角勾起的一絲弧度只有冷月楓看得真切:“我在做夢……我一定是在做夢……”其實也幸好沒人看到,不然曆史文獻上就一定會大大地記上一筆,“暗翼魔帝”冷血颯在X年X月X日莫名其妙地來了一笑。
  “你的確是在做夢,你說他能打倒冰釋?天方夜譚!”澹台沁心眼中的不屑之意更強了,在他眼中似乎冷月楓這個小子,就是那種只知道說大話又沒本事的人。
  “你怎麼這麼確定颯就贏不了那個冰釋?”冷月楓冷冷地反問到,他心裏一陣不舒服,他一向無所謂別人怎麼說他,怎麼看他,他本來就不會在乎那些。不過颯,他就是不想讓那些不自知的家夥們貶低,冷笑著回頭,眼中陡然帶了一絲冷酷。
  澹台沁心心中一寒,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冷戰,勉強開口:“冰釋是什麼人你也許不知道,但上屆的比賽我看過,他的技術和等級毫無意義是學院中的最強!”這個學院包括了帝國學院,也包括路絲卡中的其他名院,他的話中傲氣已經少了幾分。
  “也不過就和颯同級,有什麼了不起!”冷月楓冷哼一聲,轉身不再看他,而是望向場中。
  同級?豐譽淳和蕭寒同時站了起來,開什麼玩笑!冷血颯才多大?冰釋被稱為學院中的天才,也才在二十四歲的時候到達魔武士的等級的,可事實就是事實,眼前的一切容不得他們不信!
  輕輕落到場中,冷血颯的魔飾開始發光,銀色的鑲金泰坦戰衣上身,腳下也是風雲靴,手中的冷劍寒光閃爍,冷意逼人,好一個同樣冷傲的登場!而且相比之下,冷血颯絕美的容貌更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冷血颯擁有雕塑一般的絕世外表,黑色的長發隨意束在身後,一直披到腰際,但卻決不會讓人認為他是女子。
  “斷腸劍?!”冰釋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黑發少年,許久不曾撩起的戰鬥激情再次點燃。
  很強!雙方都感到從對方身上正向外釋放著強力的真氣,壓迫感逼得許多觀眾紛紛後退,冰釋的力量趨於穩健,而冷血颯的力量則偏向狂爆。斷腸劍和霜鋒兩把透著寒意的黑色魔器一次又一次地碰撞,發出陣陣清脆金屬特有的響聲,誰都不願讓步!
  台下,已沒有了震天的歡呼,靜得只聽得到這兩人的衣訣的飛舞,兵刃的交接。這一戰,似乎將會重新確定帝國學院的最強!而看到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戰鬥,眾人的心中才真正對“最強”兩個字有了概念,這絕不是只有等級與力量的比拼,技術和對敵經驗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乘著微風,冷血颯手中的飲血微微轉動。
  銀色的寒光鋪天蓋地地灑下,是那招“風卷殘雲!”豐譽淳輕呼出聲,斷腸可是千古利器,更能發揮冷血颯寒冷的真氣,這招的威力更能加倍!這不由讓人替銀光中的冰釋捏把冷汗。
  “好!”冰釋叫到,刀身貼著身體也劃出一道銀圈,正是那日逸輕颺用過的那招“禦風!”不愧是冰釋,學生會的幾名高手暗道。冷血颯也欣賞地點頭,毫不遲疑立刻用斷腸劍又貼住地面劃出一道真氣:“流星趕月!”他把真氣聚集打出,竟也可以像魔法師一樣施放遠程攻擊!台下的眾人又看得一怔,簡直是聞所未聞,冷血颯到底還能給他們帶來多少驚訝?
  冰釋拔起身子,躲過攻擊,借勢反攻:“斷雲!”只見他身體完全護於刀下,借著重力向下砍來。
  冷血颯見他來勢很猛,勁力很大也不敢大意,沒有硬接而是向一邊閃過,趁著他落地之時又是一招擊出:“破堅!”
  冰釋也不示弱,霜鋒當前也劈出一道真氣,將冷血颯的真氣分開想他攻去:“破軍!”
  兩人的招式層出不窮,只看得眾人眼花繚亂,戰鬥也在僵持,但無論是誰,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松,要知道,高手過招,成敗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冷血颯覺得心中空靈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冰釋的真氣已經將他的力量完全引發了出來!冷月楓靜靜看著,從未有過的興奮和緊張從心中傳來,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冷血颯心中的強烈感情,似乎就要與他融為一體!
  “颯,別緊張,慢慢打。”冷月風在心中放輕聲音說到。
  “嗯!”冷血颯應著,一整斷腸劍零亂的招式,重新穩下來。他剛剛有些急於攻擊,瘋得過火了,他雖然對敵經驗不會比冰釋少,可是如果他陷入混亂那便必敗無疑。
  空隙!冷血颯感到冰釋的霜鋒輕輕震動了一下,陷阱?還是……沒時間考慮,他身體已經本能地反應了,斷腸劍斜裏刺了過去,忽覺劍身傳來一股吸力,幾乎脫手而去!冷血颯定下心神持劍回鋒,冰釋是不會錯過機會的,身子已經再度淩空拔起:“斷雲!”
  “颯!”冷月楓在心中急到,躲不開了,危險!
  這種情況下,冷血颯似乎吃定了這招,索性他也不躲了,定住身子。他知道,即使閃開他也沒辦法防住冰釋的下一招進攻。他臨危不亂,深吸一口氣,斷腸脫手飛出,這是幹什麼?!眾人傻眼了,他……他竟然不防禦?
  冰釋也是一陣驚訝,怎麼了?難道他想放棄嗎?可冷血颯臉上的表情卻完全不是這回事!陰冷的風微微拂起,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眼睛沒問題吧?冷血颯的裝備換了!
  水色的藍袖纏繞在純白色的長袖上,藥師杖也已經拿在冷血颯的手中。“冰防!”冷血颯嘴唇輕輕開合,吐出了兩字。周身頓時罩起了一層結界,冰釋已到的霜鋒竟砍不進去!
  “是沐雨法衣!”冷月楓笑了,為了颯趕到十分得意,他晉級了!從原本的魔導師高階,升上了魔道士!幸好上回他給颯和自己配了下級用的裝備,這下派上用場了吧?他又一次感到自己的明智!
  不等眾人驚訝,場中已經又有了變化,冷血颯脫手而出的斷腸劍平平在空中閃成一片銀光飛回冷血颯這邊,冰釋來不及收招,背後的空門斷腸已到,只得扔下霜鋒運起真氣,閃回原地。饒是這樣,他左右膀臂處的衣服也已劃破了數處,手臂上已經顯出淡淡的血跡,只是一點,別人也無法看清楚。
  “鴻飛碧落!”冷血颯慢慢收起藥師杖,接下了飛至的斷腸劍,瘋狂的戰士回歸冷漠,他知道,他又向高處進了一層,在心中輕輕呼出一口氣,一個人的成敗,也就在那一剎那吧?
  “我輸了。”冰釋檢起地上的霜鋒淡然一笑,武場中規定了,如果武器擊落,那麼比賽就算輸了。他凝視著眼前的銀衣黑發的少年,好強!而且他還可以變得更強!冰釋有這種感覺,在武系上他和冷血颯也許是不相伯仲,不過颯還有那麼高強的魔力……這麼一來,能與他為敵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王者誕生!帝國學院中又一個強者的傳說掀起,瞬間觀眾席爆發出驚人的呼喊聲,而次刻,冷血颯的心中是寧靜的,靜到什麼他都不願去聽,他收起裝備,踏出鬥場走回貴賓席中間的座位。輕聲開口,聲音中一絲的興奮不易被人察覺:
  “楓……我贏了!”
  他想告訴的只有楓,這一刻能感受到他心髒猛烈跳動的,颯知道,只有他,冷月楓!他想和他分享這種喜悅,這種激情,更想告訴他這是他十幾年來從未有過的心情,只是他很不善於表達感情。
  “嗯~幹得好呀,颯!”冷月楓笑了,最真誠的微笑,如果颯對他是毫無保留地表達,那麼他也是。在冷血颯面前他總是很輕易地摘下虛偽面具,不做作,只有颯才能讓他做到。
  冷月楓忽地抱緊了颯,他能感覺到,猛烈的心跳連在一起,他能感受到颯的呼吸,以及他深刻的感情,很容易地傳達過來。能了解啊,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一個人吧?冷血颯也回應地抱緊他,果然冷月楓是最了解他的,他現在什麼也不願去想,不願意聽,只要能有人分享快樂,能夠盡情地戰鬥,就夠了!
  良久,冷月楓拍拍冷血颯:“哎呀,到我打了耶,你可以放開我了吧?”嗯?怎麼沒聲音了?冷月楓低下頭去抬起冷血颯的腦袋,結果是可想而知的!ZZZZ……
  大懶蟲!又睡著了!他剛剛到底在陶醉什麼呀!真想扁他。冷月楓無奈地把這個“睡死鬼”拖回座位上,向目瞪口呆到現在的炎院眾人和紅月眾人來了個迷死人不賠命的微笑:“麻煩你們一下,別讓他去夢遊~”也不等那幾人答應,一個輕躍跳到了場中,到他打了,自然得大顯身手一番。
  他們在搞什麼!一個高力進還不夠?!這兩個人……總覺得有點怪怪的!這是炎院及紅月眾人一致的想法,連剛剛冷血颯的勝利都忘了去驚訝,也許冷血颯在不熟悉他的人眼中是冷酷萬分,難以接近心狠手辣的那種,可是和他打過交道的人都會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
  冷月楓很高興,非常高興!他發現,這把飲血拿起來,手感竟異樣的好,看來是颯的力量也影響到了他,他居然晉級成天空戰士了,這更加說明了他和颯絕對是有聯系的!雖然銀色的精裝戰甲很漂亮,不過這件全黑的軟皮凱也差不到哪裏去,很像緊身衣嘛。
  冷月楓暗歎自己運氣為什麼這麼好,他該感歎!對手的實力和冷血颯那邊的簡直不能比,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一會就了事了,他沒得玩高興不起來了。
  紅月的人雖然有震撼,但絕對沒有炎都學院眾人的強烈,他們是看過冷月楓的魔力的,知道他也是魔武雙修,他和冷血颯兩個人就足以讓帝國學院揚名了。
  兩星期後的學院排名賽人員隨著比賽的結束而敲定,冷血颯一直沒醒過來,反正對手已經都棄權了,這不用比,看他根冰釋的那戰之後還有誰敢來試法呢?
  參加學院排名賽的是:冰釋(25歲,8年),歐陽曉君(20歲,3年),宇文越海(22歲,5年),逸輕颺(19歲,3年),月憐君(17歲,2年),楓臨雨(17歲,2年)以及風馭雪,高力進,冷月楓和冷血颯四個一年生,一共十人。帝國學院的招生年齡上先後並無明確規定,所以很多人年齡有差不少。
  既然這一鍾敲定,比賽結束眾人也就紛紛散去。冷血颯倒是睡醒了,只是呆坐在已經空空的會場中發愣,他在回憶當時擊敗冰釋那一刻的心情,冷月楓也不多說什麼,靠在他旁邊笑了笑:
  “感覺如何?”
  “不錯。”冷血颯知道冷月楓指的是什麼。
  冷月楓忽地站了起來,走到場中央,空會場顯得格外的曠大,他淡淡一笑:“颯,想稱王嗎?”他有這個氣魄!至少冷月楓是很肯定這點的。
  風吹過冷血颯黑色直披腰際的長發,卷起冷月楓的銀發,冷血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站起了身,走出會場:“走!”冷月楓微笑著跟上,這個字中有多深的含義,只有他能知道!
  似乎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

拉拉~稱王稱王~~~~~~~

如果他兩稱王...我一定會屈服的=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2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