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七章 《入魔》
 瀏覽551|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海中舟是位於火大陸和路絲卡大陸之間的一個小島,是旅行觀光的聖地。因為海中舟實在很小,小得就像海中的一葉小舟一般,才會被人們稱之為“舟”。理所當然,這麼小的島上,就只有一個位於中心的城市──天機城。
  天機城的一切都帶著古色古香的味道,冷月楓感到自己像是回到了古代,木制的屋中飄散著淡淡的木香,街上也有自然的清新之氣。人來人往的街道很是熱鬧,像手工作坊一般,一排邊的小攤上全是各式各樣的小工藝,冷月楓只看得眼花繚亂。
  “颯~~颯~~買這個吧,這個好玩~~”冷月楓像個小孩子一樣穿梭在格式的商品中,跑著看著,笑得開心:“呀,這個也好,好玩~~”
  “隨你吧,你喜歡什麼就買什麼吧。”冷血颯只是向前走著,雖然周圍的景物的確很美,可以吸引大多數人的眼睛,不過他實在懶得看。他只想變強,盡快去祭壇才是正事吧。
  “夠了吧你!我們是來幹什麼的,你不會忘了吧?!”高力進倒是受不了他了,這小子居然一天到晚只知道玩!他到底腦子裏都是什麼啊?
  “嗯~當然記得啦,人家要和颯一起入魔嘛~~”要玩是吧?大家一起玩~他用分外曖昧的語氣說到,順便靠到冷血颯的身上蹭了兩蹭。
  “你……”高力進雖然已經給氣了好幾天了,仍是不能適應和克制自己。
  “怎麼?你也想抱抱颯不成?”冷月楓鬧得更加起勁,一把就抱了上去。一邊沖著高力進邪邪笑道:“啊呀~颯抱起來好舒服啊~~”
  高力進氣極,幹脆把臉調一百八十度,不看不看!眼不見為淨!這樣他還是忍不住氣得發抖,風馭雪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你認了吧!誰讓你愛上了不該愛的……,而偏偏冷月楓又那麼愛鬧。
  “到了!”冷血颯冷聲開口,四人已經來到天機城中心前的古祭壇了,一個碩大的圓盤和兩尊巨大的石像立在中央,四周有四根有六七人合抱的粗石柱,張起了一層結界將一般人攔在外面,祭壇上面已經封塵,似乎很久不用了。
  冷血颯抬起手來想進入祭壇。“啪!”結界的雷光一閃,阻止了他的進入。不能進去怎麼舉行儀式?冷血颯疑惑地抬起眼睛。只見巨大的石像瞬間爆發出巨大的光芒,讓四周的人們一驚,很難才能見到有人來入魔啊,幾年甚至幾十年,這種人也不見得能出一個。所以這種場面讓許多人紛紛地圍了過來,驚訝地議論著,不過強光四射讓人睜不開眼,他們也不太能看清發生了什麼。
  光的爆閃過後,冷月楓和冷血颯便已經站在祭壇中央了,手中的玉青瓏消失,看來他們的能力的確已經到了可以成仙入魔的境界了。
  “是成仙?還是入魔?”石像發出了雄混壯大的聲音,不禁讓人覺得不可思意,能聽到這聲音,是無數路絲卡世界中的武士和魔法師的夢想,而現在就這樣進在眼前。
  而冷血颯不愧是冷血颯,他面對著這種聲音依舊面不改色:“入魔!”他冷冷地開口。
  楓也自一笑:“一樣。”
  “一但入魔終生無悔,你們確定嗎?”
  “當然!”兩人答到。
  魔像轉動了,那雄混的聲音又問到:“是什麼系?”
  “魔系!”“武系!”隨著兩人的答覆,黑紫色的光圈顫動,祭壇上爆發出一陣另人無法睜開雙目的強力的光芒,一片金色如陽光一般地普照著大地,過了很久才漸漸暗淡下來,儀式結束。冷血颯和冷月楓舉步走下祭壇,身上的裝備已經煥然一新。
  冷血颯一身鑲著金邊銀光閃爍的泰坦戰衣,腳踏風雲靴,手持著寒光閃閃的斷腸劍,冷酷絕倫的臉上展露著傲視天下的魄力,而冷月楓則是一席乾坤魔袍,足下纏著黑色的暗魔靴,靈蛇杖上瑩光閃爍,帶著微笑的臉上散發出親切近人的氣息。
  兩人都那麼引人注目,奪目耀眼。雖然長得一模一樣,當冷月楓與冷血颯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冷月楓十分自喜,暗暗覺得自己真是明智,骷髏教主爆的東西沒給颯扔了,看來還是挺有用的~雖然他並不知道升了這級會用什麼裝備,不過運氣超強的他還真是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冷血颯看看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帥吧?~”冷月楓得意忘形地看著風馭雪和高力進笑到。
  “不錯。”風馭雪點頭應著,旁邊的高力進卻一點反映也沒有,怎麼了?照理來說他就算真的覺得他不錯也會面上不屑的沖他兩句呀。再一看,心裏暗歎一聲。
  原來他盯著冷血颯看得呆了,微微發紅的臉已經告訴別人一切了,颯,你果然是紅顏禍水!冷月楓不得不在心裏暗歎,颯還真有吸引力。
  冷血颯盯著四周看了一圈不爽地收起裝備,煩死了,這些人看耍猴的嗎?他拍了拍衣服拉起冷月楓離開:“我們走!”被盯著好難受。
  “颯,你討厭別人看你嗎?”冷月楓見他不悅,便在心中暗問到。
  “反正不喜歡。”一見那些人的眼光,他就莫名其妙有種厭惡感,因為他可以從那些眼神中看出明顯的嫉妒,羨慕,和深深的排斥。因為他太強,所以被人排斥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但……颯就是有讓人目不轉睛的力量呀~”冷月楓笑了。
  冷血颯沒有說話,只是心中的暖意越發地清晰了,別人如果說出這話來他只怕早就一刀劈過去了,不過從冷月楓嘴裏吐出來,他一點也不排斥,反而還很高興。
  “回學院吧。”冷月楓感到這次旅行分外的愉快,現在成仙入魔也搞定了,玩也玩夠本了,也該回去了吧?他還沒在學院裏好好玩玩呢。
  “聽說今天晚上天機城有一年一度的煙火晚會,你不看嗎?”風馭雪對消息的打聽實在有夠在行,不知是不是因為他長的很美又總是十分留心情報的緣故……冷月楓覺得,他可以去幹情報探子了!
  “當然看!咱們留下來!”有得玩還不好?他還是第一次在異世界參加什麼盛會呢。高力進倒也沒反對,反正他早就想看看這海中舟名動路絲卡的盛會是什麼樣了。海中舟的聞名可不止風景,這每年一度的盛會也是旅行者贊不絕口的。
  傍晚,紛飛的煙火沖上天空,冷月楓楓突然發現,原來這裏和那邊的世界也是有相似之處的,光是煙火晚會都很像,也許是一時興起,他足尖點地輕巧地飛躍出去。
  “颯,一會我就回來。”他在心中叫到,有了這項特別功能,他也不怕迷路了,起碼可以隨時和颯聯系不會分散。果然是很好用呀~冷月楓不由笑了笑。前方淡淡的冷意夾著冷風吹來,冷月楓停下了步子,臉上的笑容逐漸僵化……
  “隨風飄舞的楊柳下仰面哭泣,
   搖曳而散的柳絮我現在才看見,
   吉它為逝去之人而奏,
   流星為不歸之人歎息,
   盡管我如此竭力呼喚,
   卻只換還黃花輕輕搖擺。
   暮去的曙光不再回來,
   這樣啊,殘破的悲哀,
   瞬間彈奏出永恒的離別……”
  如此冰冷而又悲傷的聲音,是誰?冷月楓不由心頭一緊,好像在深海中的孤獨,剛剛沈醉在歌聲中,他竟沒發現,他已經到了那女子的身後。
  她回頭來,冷月楓發現一個十分要命的問題。這女孩的眼睛竟和冷血颯一樣的冰冷幽暗,看不出一絲的波動,而且他也能感受到,她有很強的力量。
  “你是誰?”她冷冷地開口問到。
  “我叫冷月楓,你呢?”冷月楓笑了,和平時一樣的笑容,懶懶地托著手,仔細打量她。連說話的口氣都和颯很像,他是不是該叫颯過來瞧瞧。
  “我?”她的眼睛不由一暗:“我叫水玉靜。”
  “大家都在放著煙火開心呢,為什麼你要在這裏唱這麼悲傷的歌呢?”冷月楓好奇地問到:“這首歌叫什麼?很好聽呢。”他倒沒說謊,的確很好聽。只是水玉靜的聲音更能夠把歌曲中所包含的悲傷之情完全的詮釋出來,這才是更美的。
  “有些人可以快樂,但有些人是無法開心的……”她答到,輕輕倚在身後的楊柳樹上,:“著首歌叫《曉之車》,是為了那些在戰爭中失去親人失去家園的人們作的。”
  “作歌的人是你?”映著煙火,她冷漠的眼睛中陰鬱之色非常的明顯,冷月楓也笑不出來了:“你的親人死了嗎?”
  “是……他們全都死了。”水玉靜輕拂著垂下柳枝的末端:“而今天,我們也亦不複存在……”
  “難到你……想尋死嗎?”冷月楓不由一驚。
  “我不想尋死……可這天機城今日卻不得不死。我們無法違背火大陸的意願,但我們會反抗到底!”水玉靜輕歎一聲:“小兄弟,你也許不知道今天天機城為什麼會如此熱鬧吧,這大概會是這裏最後一次這麼熱鬧了,以後……就不知道到等到何年何月。”
  “公主!”不遠處一個士卒奔來,眼中閃著不安,但又堅定。“我們已經通知了天機城所有的遊客,也准備好了船只送他們去路絲卡大陸。”
  冷月楓知道她是誰了,雖然很詫異。不過她,水玉靜,的確就是這天機城,海中舟的公主。聽說她的雙親在多年以前就死了,而且是為了維護海中舟中立的權利。
  “你也走吧……”水玉靜揮了揮手示意他離去,轉身准備回天機城。
  為了權勢嗎?冷月楓心底裏湧起一陣不平:“你,不用這麼早就放棄吧?”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來到路絲卡以後的一切似乎都十分的美好,他喜歡這個世界,喜歡這裏的美麗,但他卻忽略了一個重點。並不是美麗的世界就沒有悲傷的,他遺忘了路絲卡的悲傷。
  水玉靜冰冷的眼睛仿佛可以看穿一切,他搖頭淡淡說了一句:“路絲卡不會永遠快樂,也不會永遠悲傷。”他們的力量不足與火大陸為敵。絕望而又帶著希望的話語讓冷月楓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怎麼了?好黑……他什麼也不知道了。
  黑發少年抱起銀發少年,漠然地看了水玉靜一眼,向海岸跑去。這裏不能久呆了,剛剛聽到了警報,似乎海中舟已經成了火聯軍的攻擊目標,不安全並且讓遊客都撤離了。他來找楓,卻聽見他們的談話,雖然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但冷月楓的脾氣一上來怎麼也勸不動,還是打昏他為妙。他不想問那女人是什麼人,只是從她身上發出的氣息讓人不得不去注意她。
  上船,高力進和風馭雪早在等他們了,“開船!”冷血颯示意著,他感到天機城下方,火焰在逐漸地燃燒,是火藥!又和火藥有關,還真是多災多難,怎麼老遇上這問題。
  果然,船離開天機城後不久,海中舟的上空升起了黑色的濃煙,仿佛著了火的小船一般成為海中的星星點點,火嗎?離得太遠也聽不到聲音了,冷血颯只是望著海面發呆,在這片汪洋中,一個人,一座島,一個城市都是那麼的渺小。
  銀發少年坐在另一面的甲板上靠著船艙。他也難得沈默地望著大海,不知為何一但靜下來,他耳邊就會響起淒絕悲涼的歌聲,《曉之車》,很美的歌。水玉靜孤傲的身影也時常出現在腦際。
  “颯,這個世上,為什麼會有悲傷呢?”無聲,他是在心裏問的。
  “不知道。”冷血颯十分果斷地回答。
  “好過分!人家是誠心問你的耶~~~”
  “我真的不知道……”好一會兒冷血颯才回答:“這世界上不可能只有快樂的吧?”他又補上了一句。
  冷月楓無語了,他曾經因為不想面對而逃避,或許他只是想逃避悲傷才會來到路絲卡的世界,但是他終究還是躲不掉,有人在的地方不會沒有悲哀的,毫無疑問。
  冷血颯感到心中陣痛,是楓!“楓,沒事吧?”
  “沒事……”冷月楓答得很輕,輕輕合上看海的眼睛。冷血颯知道的,楓和自己一樣,不會在心裏撒慌,過了很久。
  “不要逃避!”冷血颯只說了這一句話,便進倉去了,他雖然很關心冷月楓,但仍舊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情。冷月楓笑了,一股暖流經過胸中,有颯在,他不會再感到冷了,他知道。冷月楓很聰明,非常聰明,他當然知道不能逃,但他卻更明白痛苦。所以,有時候小逃一下,也沒什麼關系吧?
  船在晃……在晃…………完了!!冷月楓意識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颯!快來!”他叫到,千算萬算,他忽略了一件事。
  “怎麼了?”冷血颯奔出來,拉起坐在地上的冷月楓問到,他怎麼一副不振的樣子,出了什麼問題嗎?還是生病了?“出什麼事了,你說啊。”
  “我……我……我暈船!”從小他就暈船暈得很厲害,前前後後來去都是坐的魔艦都沒注意到這個問題,好昏,頭重腳輕……大海,我恨你!冷月楓咒著。
  當然有比他更慘的,船內的高力進早就暈船暈得不醒人世了……怎麼颯就不會暈船呢?冷月楓不由十分奇怪,他們應該差不多嘛。
  終於在被折磨兩天之後,回到了路絲卡大陸。踏上陸地,冷月楓立馬換了個人。他深吸了幾口氣,哇,活過來了!回頭叫著船上的三人:“你們快來呀!”
  “來了,你也慢點呀。”風馭雪急聲答到,一邊拖著已經快斷氣的高力進下船。哎,真可憐……居然暈船暈成這樣!冷月楓那家夥倒好,有颯給他輸送真氣,不然他現在比高力進也好不到哪去。真是,冷血颯也不管他,還隨他亂鬧,果然是懶到家了。
  “颯,快來啊!”
  “來了,這麼急!”冷血颯皺著眉,有些晃悠地下船,真氣使用過度了。冷月楓的體質讓他有點吃不消了,這是吃他的真氣呢!一般人只要輸過去一點就夠了,而這小子,多少氣用上都像石沈大海,一點都不剩!他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他居然還眨眨眼:“怎麼?我有什麼問題嗎?”沒問題才是怪事!
  不過說是這樣說,冷月楓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特異,反正他本來就是異類~。
  楓的眼前突然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咦?是誰?冷月楓正要尋找,卻已沒了蹤影,那人影混入了茫茫人海,再也看不見了。不管了,好不容易回來了,他當然要好好玩玩啦,於是他拉起剛剛下船的冷血颯直沖人群,鑽進集市中找玩的了。
  直到玩得夠了本,冷月楓在拉著其他三人慢悠慢悠地回去學院,他應該叫“冷月瘋”而不是“冷月楓”,其他三人一致這麼認為~(汗-_-|||b),長達一個月的旅行,終於畫上了句號。
  冷月楓躺在床上望著白色的牆。那時的人影是誰呢?好像很熟悉似的……閉上眼睛沈沈睡去。累了,先休息會,明天再玩吧!朦朧中,他似乎又聽到了那首歌……
  “ka ce sa so u, ko ka ge ni, u cu bu se de na yi de lu,
   mi mo shi na lu, wa ta shi o,wa ta shi na, mi te yi ta……”
  悠遠的歌聲回蕩在玉島上空,絕美的冰衣男子笑了:“選什麼?”
  祭壇上的女子停下了詠歌,冰冷而又極具魄力的冰眸微微抬起,朱唇輕啟,緩緩吐出兩個字:“入魔。”聲音的冰冷和方才的歌聲一般。
  儀式開啟,不多時,一葦無量已持在了女子手中,空曠的山穀長久無人出聲。比起冷血颯和冷月楓的入魔儀式,這顯得非常的寂靜。
  “靜……你真像只鳳凰。”孤傲華美又有著絕倫魅力,冰衣男子輕笑著。
  “月折柳……才更像柳枝吧?”水玉靜也難得地笑了,她向月折柳輕輕一幅:“無論如何,我總該感謝你的。”如果不是月折柳帶她離開海中舟,他只怕早已屍骨無存了。
  “什麼人!敢大膽地闖上玉島?!”帶著傲氣的宏亮聲音傳來,不遠處的男子轉眼間已到了眼前。他臉色微微緩和,收起手中的折鐵劍:“原來是你。”他自然是說月折柳。
  “謝仗天,難得來見你一次,不歡迎也就罷了,還趕我走?”月折柳又笑到,沒錯,這男子便是玉島之主“完美戰魂”謝仗天。
  “我怎麼知道是你!”謝仗天瞪了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今天我又該破費幾壇好酒了,醉鬼,跟我來吧!”他當先一步領著月折柳和水玉靜往玉島山莊走去。其實說是玉島山莊,整個莊裏也就他一個人……難怪別人會無法理解謝仗天為什麼脾氣這麼怪了。
  別人也無法理解月折柳為什麼會這麼好酒的,謝仗天也不會去問,個人習慣,問什麼問!只要知道他嗜酒成性就行了,因為他可以好好招待這位“老友”了。謝仗天提了幾壇好酒到紅花潭的巨石上與月折柳對飲起來。
  紅花潭四季如春,落紅遍地,飄飛的紅花落到潭中形成紅雲點點,片片。漂亮!月折柳灌了幾口酒微仰起頭來:“仗天,你還真會選地方,哪年我也找個這種世外桃源享清福去。”玉島這是不對外開放,如果允許遊覽,只怕謝仗天的山莊會被擠爆。
  “你不是來找我費話的吧?”雖然很高興他能來這裏一趟見他,謝仗天仍是開門見山地問到,畢竟他了解月折柳的個性,月折柳從不會做無意義的事。
  “我想把靜放你這兒一段時間,她入魔跟著我很不方便。”月折柳又是一陣輕笑,他還是老樣子,喜歡直來直去。
  “誰讓你當年選擇飛天了!”謝仗天又瞪了他一眼,順便打量了一眼水玉靜,好個冷如玄冰的女子!和“他”很像啊。謝仗天嘴角微揚,腦中閃過一個人影,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月折柳只當他是看中了水玉靜的才華,又笑了笑:“靜是修魔法的,我希望你別亂教……”
  “你前陣子在火大陸阻止他們進攻似乎沒起作用……”
  “我只是不想在傷及無辜了,月也是照我的意思沒有再去攔截而已。”水玉靜緩緩開口。
  “好,我留她。不過我並不想收她為徒,你就當在這兒打雜好了。”謝仗天對水玉靜說到,又狂飲了一壇酒,扔開空壇:“折柳,路絲卡的事……爭端,我不想加入,也提醒你一句,別陷得太深了。”他一展輕功,足點浮花,向玉筆峰飛走了。
  月折柳苦笑著,將最後一滴酒倒入口中:“我也該走了,靜,你好好在這裏吧。”他那出華嚴展開魔力罩,飛向海中。
  爭端,水玉靜淡淡地看著這一切,世間的爭權奪利何時才能停止呢?
  也許誰都想不到,就是這樣一個如冰的女子,在日後卻成了名動一方的戰將──“烈火鳳凰”水玉靜!

--------------------------

呵呵呵呵~~~高力進快被氣死了~~~~~~~~~ˇˇ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