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轉載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路絲卡的銀翼 第六章 《心靈感應》
 瀏覽464|回應0推薦0

yaw10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原作:ty101664

取得該作者同意轉載

出處:

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homo/100075744/index.asp?new=42590548510096

“楓!”冷血颯像回應心中的聲音似的喊去。他敢肯定這是冷月楓的聲音,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聽到,而且近在耳邊,像是心裏發出來的。“是你嗎?楓!”他再次地確定著。
  “颯?你聽到我的聲音了?”心中傳來的冷月楓的聲音中帶著驚喜,雖然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似乎的確是颯在叫他。
  “嗯,聽到了。”冷血颯在心中再次應到。也暗暗奇怪,難不成是因為第二絕的緣故讓他們兩的潛在力量發揮出來了?這算是心靈感應嗎?這小子的一切都很奇怪,為什麼明明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他們卻有那麼多牽牽挂挂的聯系呢?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楓,你那邊出什麼事了?”
  “這個石洞裏的魔獸好強,我的魔力快擋不住了!”冷月楓苦笑著說到,哎,他壓根就沒想過他的魔力居然也會有不夠用的一天。
  冷血颯當然明白他那邊是怎麼回事,是第三絕!
  “楓,你在哪?我現在就去!”應該不會離這裏太遠,也許還和這間石室有什麼相通,三絕的標語還在這邊,那肯定在附近。
  “我……我也不知道……”冷月楓的回答似乎很艱難,他不能分神了麼?冷血颯不由心頭一急,五感全開,一陣烈火的感覺從右邊的石壁傳來,他的五感似乎上升了一個台階,更加空靈了!
  怎麼辦?右邊是石壁,四周似乎沒有門樣的東西,這裏的路他又不認識。怎麼過去?“颯……”冷月楓的聲音已經越來越虛弱,冷血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他運起全部真氣,揮動飲血向石壁上砍去。“轟!”沒有想象的堅硬,石壁已經應聲打通,冷血颯急急躍入,想四周一看。
  一副巨大的整型骷髏帶著深紅色的披風站在不遠處,全副骨架上閃著綠色的瑩光,看起來十分詭異。“骷髏教主!”他聽說過這種魔獸,極其高級的魔獸之一!
  “颯!”再向聲音的源頭看去,冷月楓正張著結界防禦著骷髏教主口中噴出的陣陣長條的火焰,一看就知道威力巨大,圈子已經越來越小。
  冷血颯不再遲疑,一提手中飲血,一刀劈在骷髏教主身上,好硬!他不由皺起了眉頭,連飲血這樣切金斷玉的利器居然也沒有辦法傷它!它的骨頭是什麼做的啊?不過這一擊倒是吸引了它的注意,攻擊冷月楓的勁力立刻送了下來,轉擊冷血颯。
  “颯!他的弱點可能是身後的魔晶,我剛開始打了一下有點反映。”冷月楓爬了起來又在心裏說到:“我的魔力只夠幫你擋下下次的攻擊了,你就放手去打吧!”下定了決心,賭這一把!他在冷血颯的周圍張開了一層淡淡的防禦結界,雖然看似薄弱,卻怎麼也打不散!
  “是在後面麼?”冷血颯繞到骷髏教主身後捅了它一刀,骷髏教主反射性地轉過身去,火球直逼向颯的面門,颯側身躲開,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果然有反應!冷血颯立刻跟了上去又是一刀,骷髏教主發瘋似的發出陣陣尚且稱之為怒吼的恐怖叫聲,聲音尖銳,兩支白骨磷磷的手臂向冷血颯壓下去。真重!冷血颯被壓到牆腳,支撐住它雙臂的飲血離身體越來越近,他奮力撐住,抽出一手一記手刀劈在它眼睛上,眼睛也是魔晶的一部分,打了自然也會有反應!不過骷髏教主似乎更為憤怒,怒號了一身逼下,颯已經快喘不過氣來了。
  “砰!”綠色的瑩光飛散,打碎的魔晶混合著白骨幾耀目的裝備爆了一地,冷血颯疑惑地抬頭看去,冷月楓手持開山微笑地站在他面前,這小子!對啊,就是沒有了魔力,他還有武系可以用嘛!他怎麼忘了呢?冷血颯不由有點想笑。
  “很有默契吧?”
  “還好。”故作冷淡地站起來,“三絕都出現了,五毒還不知道在哪,你有見過嗎?”石板的字裏面有提到五毒,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哦?”冷月楓迷惑地眨眨眼,“你說那些大蟑螂,吳蚣嗎?我有遇到啊,不過他們見我這麼可愛於是就都走啦~一點也沒有為難我呢~”聽他這樣笑著說,冷血颯實在有一拳搗上去的沖動,這家夥!一定是他把他的運氣全都吸走了!連動物都那麼喜歡他!
  “那石板上說的器又是什麼?”寶他已經收下了,現在這裏的秘密大概也只有那個器。楓聽說了後不由歎氣,哎,上天果然對我們夠好的!這麼大筆的錢就是用到下輩子也不一定能花得光,不過還是留著吧,總會有用到的時候,以後冷月楓不禁為自己的明智而洋洋得意。 颯把珠寶給了他一大半,然後兩人就又回到石室中四顧,看看有什麼不一般的東西。
  “颯!過來看看!”冷月楓對著對面的石箱一笑,立刻招手叫冷血颯過來,看來就應該是這個了,他一向引以為傲的第六感是這麼說的。不過試了幾次,都沒能成功打開它。
  “是這個麼?你打不開?”冷血颯一邊說著走過來,一邊砍了一刀。“噹!”飲血被彈了回來,看來還真不容易打開。
  “退後。”冷血颯示意冷月楓退下,自己也後退了一步,飲血重新破空,運足真氣打上石箱。“啪!”地一聲,石箱出現了一道裂縫。輕輕一碰就散開了,狹長的箱中放了兩把黑色的魔器。
  “靈蛇杖和斷腸劍。”這可是魔武中的極品啊,都稱得上是百年難得有個名頭的。一般魔系的都會用霜鋒和一韋無量,外面尚且可以買到,而靈蛇和斷腸卻是怎麼也買不到的,一來沒貨,二來到達這個等級的人也寥寥無幾,所以開了天價一般也不會有人買。
  “你拿斷腸,我拿靈蛇。”冷血颯和冷月楓同時拿起了不同的武器,楓同時很有默契地來了一句。
  “你打算入魔?”冷血颯問道,他自己是肯定會入魔的,這不用懷疑。不過冷月楓會想入魔嗎?畢竟魔道不是什麼好事吧?大多人都會選擇仙的。入魔的人一般都是好鬥者,喜歡組織的人一般會選擇飛天,雖然他不認為冷月楓喜歡組織,不過飛天的好處眾所周知。
  “有靈蛇在手,不入魔不可惜嗎?而且~~魔聽起來比較酷啊~”冷月楓的爛理由估計會讓很多人想扁他,可冷血颯不,因為他自己也是因為武器的原因才入魔的,不然他根本無所謂~,他懶得去換裝備了。
  “走吧。”冷血颯收起斷腸准備離開。
  “怎麼走?火山爆發的岩漿退了嗎?”冷月楓呆了呆,雖然說應該是噴完了,可岩洞中的岩漿沒那麼容易褪掉吧?
  “上面。”冷血颯指了指頭上,經過洞中與二絕的力量相抗,他的五感現在強得連他自己都想感歎!現在的他,輕而易舉就可以感受到周圍的一切,飛花落葉。
  果然順著石廳望上去,有一處小小的洞口,雖然不是很大,也足夠一個人通過了,冷血颯吸了口氣,輕功一展,身子直直向上飛去飲血一揮,扣住外面的地面翻身而出。如果被別人看到了,估計會被他給氣死,居然把人人當寶的飲血當釘鈀用……也只有颯才幹得出來。
  “跳上來,我接你!”
  冷月楓不由開心地一笑,颯果然最了解他,在原來的世界中他一直是一個異類,雖然他的成績強得可怕,運氣好到讓人嫉妒,長像更是帥到滅人淪的地步,可是,除了那些老師的奉承,一個個一口天才的人後卻又嫉妒到想咒死他的人以外,沒有任何一人能真正了解他的!父母因為他的一頭銀發當他是怪物,很早開始就不再管他,他原本就不屬於那個世界吧?冷月楓想著,他運足真氣,向上躍去。
  仿佛生來就會這些,路絲卡的一切他都不陌生。不論是魔法,還是武術。好輕!這是他第一次在這裏使用武功這類的,雖然他莫名其妙地就能拿開山,這是不是說明他在風雲武士級呢?應該吧,冷血颯那把飲血他是拿不起來的。
  躍至洞口,冷血颯扣住他的手腕輕輕一提,將他拉了上來。冷月楓一時一個貪玩順勢將他壓倒,冷血颯沒反應過來,看著他發呆。
  “幹什麼呢?”冷血颯在心中問到,他懶得開口,還要消耗新陳代謝的能量……,反正現在有了這項特異功能了,不利用利用可不行。
  “累了~趴你身上睡會~”冷月楓自然聽到了,幹脆地向他身上一趴。他想睡覺!快兩天沒合眼,又消耗了那麼多的魔力,不累是騙鬼!
  過了一會,冷血颯涼涼地開口:“累了就快睡,別趴著亂蹭!”好癢,當他的抱枕就有夠麻煩,不是因為他是冷月楓,他就一早踹下去了。
  “吶~颯呀,你說咱們這是怎麼回事呢?”冷月楓閉著眼睛,趴在他身上,臉支在他胸口問到。颯的五感變厲害了!這他也能夠發現嗎?
  “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第二絕出現之後就能聽到你的聲音了。”冷血颯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問題,“另外,拜它所賜,我的五感也上升了,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心裏很空靈,似乎什麼都可以聽得到。”
  “切~我還能聽見你的心跳呢~~”
  “費話!你頭在我胸口聽不見才是怪事!”冷血颯淡淡地開口,組織冷月楓繼續自我陶醉。如果他真的聽不見,他就是他耳朵出了什麼問題。
  “颯……我們可能真有什麼聯系。”冷月楓沒有再和他抬杠,說到。
  “我也有想過啊,不過,兄弟?不太可能,你我又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同一個人?更不可能!看性格也知道!”冷血颯否決著。
  “那不一定呀,我在那個世界根本就是個異類,也許是被送過去的呢?”冷月楓說到。突然他發現!趴在颯身上還真挺舒服的~好~決定了!以後睡覺一定要抱著他!
  “別亂猜了,反正再怎麼說,我們現在還不是到一起了嗎?這還不好?”冷血颯完全沒有感到危機的到來,被他吵得煩了,這小子一張嘴就說個沒完!
  “好,當然好!”從前似乎他觸及到的一切都帶著冷意,那是他無論如何都無法逃開的。躲了十幾年也沒用,而現在,他感到颯的體溫暖暖的,有點感謝那場火災呀。呵呵~冷月楓笑著:“還是溫溫的好。”
  冷血颯感到心中一緊,一種莫名的傷心感傳來。“楓,你心裏難受嗎?”不是他,當然只可能是冷月楓了。
  “嗯?”這他也能感覺到?他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真如傳聞中所說的“異世界的同一人”了,畢竟有這種感覺實是很難得呀:“你……”
  “難受就告訴我吧,要不在心裏告訴我也行,一個人忍是很難受的。”冷血颯對周圍的一切可說是漠不關心,但是冷月楓的事他卻十分在乎,雖然他們才認識了短短的一個月,不過仿佛有種天生的契合,明明是完全不同的性格,但卻有種親切。在他心中,也許早就把冷月楓當成了最為重要的人,雖然他懶的說出來……
  “沒什麼啦。只是我以前那個世界讓我覺得很不舒服,總是排斥我的存在。還是這裏好呀~有颯在。”冷月楓笑笑,砸到颯的時候他就有預感了,估計在這個世界中,冷血颯會是他永遠的親人,無論何時,颯是絕對不會丟下他的,他當然也是一樣。
  冷血颯盯了他一會,生硬地開口:“我們是……朋友,對吧?”他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感情,這種方式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冷月楓自然笑了:“Yes,sir。”
  “噎死誰?你咒我啊?”冷血颯呆了一會反應過來……
  有來了!不懂就不要亂猜好不好,冷月楓在心裏歎了口氣:“這是E文啦,意思是好的。”
  “不懂!”他也不想懂,要是真搞得跟冷月楓一樣成天惹事生非就完了!他又沈默了一陣開口:“你好重,不睡就下來吧。”他還不太想被這小子給壓死。
  冷月楓也不驚訝了,反正颯就是這種性格,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剛准備從他身上爬下來,身後就傳來了一聲驚叫。
  “颯!楓!你們沒事啊?”風馭雪在不遠出的山丘上,見到他們就立刻跑了過來,高力進也跟在後面,一前一後一會兒就到了兩人面前。“呃……你……你們在幹什麼?”風馭雪一臉錯愕。
  冷月楓此時還趴在冷血颯身上沒起來,無怪風馭雪會認為他們在亂搞什麼了。
  “沒什麼~我們在‘加深感情’~~”冷月楓笑著說到。冷血颯白了他一眼,懶得反駁了,隨他去吧,他可不想管了!
  加深感情?難不成,學院中的傳聞是真的?!風馭雪忽然意識到一個更為嚴重的問題……他轉過身來向高力進看去……
  他的手在發抖!他的腳好像也在發抖!完了,他根本就已經被氣得全身顫抖了!
  “你,你們……”高力進氣得快變形的嘴裏吐出幾個字:“你們太過分了!!”他狠狠一剁腳,轉身奔回炎都,可惡啊!虧他那麼擔心他呢,他居然……
  “這是在搞什麼?”冷血颯不明所以地問到,他只道是高力進等得不耐煩了,“又沒有多久,不過才兩天啊。”用得著氣成這樣嗎?
  冷月楓呆了一下反應過來,他會意地一笑看了冷血颯一眼,呵呵,和他處久了,想不喜歡他都難。他在心中暗笑著,高力進,你是再劫難逃了~~後後後後後~~~~。他開始計劃該怎麼耍高力進,風馭雪當然明白冷月楓在想什麼,心中暗自同情高力進,楓可是什麼都幹得出啊,你等著多災多難吧。
  回到炎都,高力進早在那裏等他們了,雖說他十分生氣,但也不能丟下他們不管吧?四人決定一起去海中舟成仙入魔,風馭雪和高力進本來不用去,不過讓這兩人一起去?還不知道冷月楓會搞出什麼來!冷血颯那個個性也一定是在旁邊看熱鬧,管都不會管,所以還是一起去吧。
  回來以後,冷月楓就黏颯黏得更緊了,同進同出,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洗澡……他笑意十足地看高力進每次的反應,冷血颯懶得理他們,愛怎麼就怎麼吧,雖然有點奇怪於冷月楓的態度。每次高力進都會被氣得剁桌子摔板凳,卻又無可奈何。冷月楓無論是武學還是魔法上都比他強,而且他總不能沖上去向冷血颯來個“真情告白”吧?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那!高力進真恨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更要命的是他一點也不後悔。
  次日,四人打算離開火大陸了,選了一只漂亮的船,幾人就登了上去。
  “颯!”在冷血颯旁邊的冷月楓突然拉住他,“我有不好的預感……”
  冷血颯感到一股進於瘋狂的力量從船底湧上來,“上岸!”船仍沒有離開海岸,他一手拎起風馭雪一手帶上高力進縱身躍到岸上,冷月楓如影隨形般地跟上。剛跳上岸,一聲巨響伴隨著濃重的火藥味傳來,魔艦已經炸毀了,四散的火星飛舞,洋溢死亡的氣息。
  又是火藥!兩次遇上這種事情,不會是意外。冷血颯不奇怪有事發生,反正這個黴星在他旁邊沒事發生才會奇怪,不過還是小心點吧,反正他們現在有的是錢:“雇條私人船去。”
  四人當然同意,他們可不想用自己的身家性命開玩笑。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好像魔艦很不安全,冷月楓去找了條魔法發力的船,漂浮在空中像艘小型魔艦。四人乘上,向海中舟出發。
 
  白色細砂的海攤上,一個華衣美目的男子露出一絲微笑,一身冰絲帛袍漂亮得讓人難以移目。“想不到,竟然有人逃過了這布局呢。”他覺得很有趣,那四個少年的能力究竟如何呢?他有些好奇,不過還是算了,眼下攔截火聯軍的火藥運輸才是最重要的。
  面對從旁沖出並且圍住他的一隊人馬,他只是付之一笑。
  “你一直在破壞我們火藥的運輸吧?好大的膽子!敢與火聯軍作對!”三十多歲的軍官沈穩地看著眼前的敵人,雖然他的口氣不弱,可他知道這個男人很強!從他摧毀的十幾艘魔艦就知道,而且他們竟然從未見過他的裝備!真是駭人聽聞。
  “我只是想賺點錢,阻擋我的人,我自然要打倒!”他輕輕一笑那出了黃金的魔杖,在周身圍起一圈魔力罩,向海中飛去:“我今天心情好,就不和你們玩了。”剎那間,已不見了他的身影。不過那軍官知道,他們檢回了一條命!如果這男子“玩”了,那他們的命也就被“玩”沒了。
  “是華嚴!”他緩緩說出,旁邊的副軍長立刻驚叫了起來:“是他?月折柳?”路絲卡大陸上唯一一個能與“完美戰魂”謝仗天齊名的“風雲魔魂”月折柳,為什麼要與火聯軍作對?難道路絲卡的仙魔兩界已經開始動亂了嗎?
  冷血颯在船頭有些敏感地向出發地看了一眼,那是什麼?似乎有什麼劃過,一閃即逝。他並沒有太留心,也就不再注意了。五感的空靈過頭了吧?產生幻覺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因為他也不再感受到那股清澈見底的魔力了。
  “颯,吃飯啦!”冷月楓在心中叫著他,這種能力有時還真方便,即使隔著很遠也可以了解對方的情況。不過冷月楓居然把這能力當叫他吃飯的工具……是不是該服了他?
  “來了!”應了一聲,轉身走進船艙。
  也許是天意吧,如果他們今天遇上了月折柳,也許路絲卡大陸的未來便是另一番景象了,多年以後“銀翼天皇”冷月楓說:“謝仗天也罷,月折柳也罷,他們都是我們成長道路上的重要影響,對於他們我們羨慕,不過我們不能去學著做一個英雄的,因為路絲卡人們的幸福,並不是英雄給予的。”
  船懶懶曬在陽光中前行,遠方的海中舟漸漸接近。
  畢竟不是英雄開辟了時代,而是時代造就了英雄!

----------------------------

不是英雄開辟了時代,而是時代造就了英雄!

呵呵呵呵~這句我喜歡~~~~~~

真是說的好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6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