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烙雪.誘情】____五章
 瀏覽538|回應0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回到了孤獨峰,果然如他所料的只花了去時一半不到的時間,想起洛子商對他的輕佻待態度,白衣原本在玉佩尋回後好心情,硬是受到了影響。

那人……到底是什麼意思……說對他一見鐘情?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他身上?真令他難以置信……更何況……對他這樣告白之人是和他同性之人……

雖然有師父和憶前輩之事,他並不排斥同性之戀,但……如今初次發生在他身上,初次有同性對他告白……難免無所適從……雖然他有明確的拒絕了……但是,看那人的態度卻似乎是並不打算放棄……加上有了憶前輩的先例,他可以預見今後的生活將不再平靜了……

想起尚有一事未做,白衣不再去想這事的走出房外,正巧遇上了正追著風之痕打從他房門前經過的憶秋年,「憶前輩。」嗯?附近有師父的氣息,看樣子他們似乎又起了爭執……

「哦,白衣啊,回來啦,怎麼樣,沒被我家那渾小子佔了太多便宜吧?」停下腳步,憶秋年毫無先天該有的氣質,狀似八掛的詢問著。

沒料想到打聲招呼卻換來如此一問,白衣臉上有著些微的窘態,閃避似的沒有直接回答,「您誤會了,沒這回事……」頗不自在的微頓,似乎是明白憶秋年有意繼續追問下去,他卻不想再回應的準備避開,「我有事出去一下,失陪了。」

看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憶秋年一臉了然的笑著,「哈,誤會嗎?看他這模樣也知道絕對被佔了不少便宜去,不然怎麼會這般失常,還真像某人當初的故作自恃啊……你說是嗎?」

「哼!是你們師徒……上梁不正下梁歪。」風之痕背過身,不願看向他,原本只是疑惑憶年秋年為何沒追上停住,正巧看見他在試探白衣,同樣的也是對白衣的反常行為了然於心,但卻又聽到憶秋年似乎別有用心的提起往事,心裡不禁有點不悅。

聽出他的不悅,憶秋年倒是笑的開懷,「哈哈哈,還不是因為你們師徒實在是太引人犯罪了,我們在你們面前正經不起來啊……」說話的同時身體也沒閒著,把風之痕拉入懷中,附在隨即掙扎著要起身的風之痕耳說了句悄悄話,就見到停住掙扎的風之痕臉部似乎有淡淡的紅潤……至於他說了什麼……則是屬於情人之間的咒語……

~^^~~^^~~^^~~^^~~^^~~^^~~^^~~^^~~^^~~^^~

昨天在此地不算愉快的記憶仍顯鮮明,今日白衣不再多加逗留的匆匆淨完身,著上衣物倚坐在岸邊的樹旁,輕扯開右肩部的衣物露出仍未痊癒的傷部,欲取過放在一旁藥瓶來為肩傷上藥的手,卻在此時又被捉住,不悅的心緒在察覺來者何人之時更是有了惱意,「又是你……放手!」

感受得到他明顯針對自己的怒氣,洛子商賠上笑臉的說著,「好好好,我放手了,別生氣嘛……我不過只是想要幫你上藥而已啊。」口上是這麼說,但他的行為上卻是彷彿對白衣怒氣視若無睹的在放開白衣的手後,逕自取過了那附近的藥瓶。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來。」對他的感覺已經可以說是很不佳,白衣完全不想和他太週接近。

「別這麼拒人於千里之外嘛……你是肩膀受傷,自己要上藥並不是那麼方便,我只是好心想幫你而已啊,沒必要這麼防我吧?」看白衣的樣子似乎是完全不想接受他的好意,他眼中閃週一絲算計。

「還是說……你會怕痛,所以不敢讓別人幫你上藥,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考慮先離開一下,免得你怕我聽到你上藥時呼痛聲而覺得丟臉……」稍早前才對他不規距,從他那時氣的屎輕的情況看來,現在這種時機對他用激將法絕對是有用的。

伸回原本欲奪取藥瓶的手,白衣忍住心頭湧上的不悅,別開臉不去看那個正笑的詭異的的傢伙,雖明知這是他是在激自己,卻還是失了平日冷靜的算是答應了,「要幫就幫,不然我要回去了。」這人……真是可惡,而且……他竟然無法在這可惡的傢伙面前維持應有的冷靜自恃……只能說是這人的行為實在是都在他的理解之外,害他一直不知該如何反應,才會一直失了冷靜……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計謀得逞,洛子商趁著白衣別開臉的機會將藥調了包,不忘問問題轉移他的注意力,「白衣,能問個問題嗎?」嘖嘖……真不懂愛惜自己的身體,竟然只用這種普通的傷藥,不留下疤痕才怪咧……還是他從憶老頭那汙來的緋凝粉好用,這可是藥效強又絕不留疤痕的特製傷藥啊,若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疤痕他可是會心疼的……

被他煩得心情極度不佳的白衣,對他的詢問則是毫不留餘地的快速回絕,「不能。」

得到預料中的拒絕,洛子商仍我行我素的逕自繼續問下去,「這傷怎麼來的?」呵呵,就知道他會拒絕,不過,有問題放在心頭不問,不是他洛子商的作風,所以白衣的拒絕……他就當一時不小心沒聽到囉……

對他不顧他人意願的問題,白衣原想不去理會,但又剛好有個或許可以讓他遠離的想法閃過腦中,短暫的沉寂後,白衣才開口回答著,「……三條人命換來的傷口,殺人的代價。」讓他知道……自己並不如外表所見的潔白無瑕,隱藏在潔白的羽異之下的,是殺人無數的惡魔之軀……他,應該就不會想再接近自己了吧……

「哦?你想暗示什麼嗎?」聽出他語氣的異樣的深沉,洛子商感受得到他對傷口有著極深的厭惡……而且,是針對他自己。

「我並不如你想像中的單純,在我手中,不知已有多少生命消失……」點到即止,白衣藍眸微閉,是沒有看向他,拒絕去看到自己希望他該有的排斥,卻又矛盾的害怕自己已傷痕累累的心再度因此而劃下另道傷痕。

短暫的沉寂充斥在靜默的兩人身邊,洛子商不發一語的仍是輕柔的為白衣上藥包紮好傷口,在為他拉好衣物之際方打破了沉默,「好了。」

看著仍是不為所動,似乎是希望他能識相自行離開的白衣,他不禁有些笑意湧上心頭……呵呵,他就這麼希望我避開他嗎?若動了的心能輕易收回便罷了,但……自己可是心甘情願的想要照顧他,更想要擁有他……不過,他現在這般像隻迷失的貓兒般張牙舞爪的希望人退開,卻又矛盾的期待人別走的模樣還真是讓人不捨啊……該怎麼辦呢?嗯……

疑惑身旁之人為何似乎仍是不算離開,又被他有如在打量自己的視線看得不是很舒服,不想再他耗下去,白衣這才打算由他先行離開似的轉身,才欲走離,卻又被毫無預警的往後一拉,落入後方笑的無賴的男子懷,「你……」

突然斂起原本充滿在臉上的笑意,洛子商難得正經的低沉嗓音,緩緩的的低訴出他的想法,「那又如何……人本來就會有黑暗的一面,更何況……你並不是嗜殺之人,殺人並非出自你的自願,我知道的……」

冰封的心似乎被踫觸到的動搖了些,彷彿被敲動了某條心絃一般,原本因為他的話而一度怔愣的白衣,在驚察他這番話對自己的影響並不小,慌張的猛然推開他,頭也不回快步跑離……

看著可稱之為逃離的雪白身影消失之方向,洛子商臉上已有著熟悉的笑意……他……果然是個單純到惹人憐惜的倔強人兒啊……不過,看樣子,他的心……已經不冷靜了……呵呵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64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