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霹靂]我欲乘風歸去(三)
 瀏覽1,141|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欲乘風歸去

 
(三)

風之痕像風,憶秋年經常這麼說。

原本雖然固定孤獨峰為居所,但風之痕時常不在家,甚愛和風競速,遊歷千山萬水。

自白衣來後,風之痕便戒掉了此一習慣。

倒不是因為白衣綁住了他的自由,而是在他出外閒遊之時,總會想著白衣現在在做什麼……

看到奇花異草,想著白衣見得會是何種表情?聽到奇人異事,猜著白衣聞得會有何種反應?

於是,風不再無牽無掛。

喜歡上和白衣對座品茗,儘管滿室悄然,風之痕心中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僅僅一個眼神交會,便足以掀起驚濤駭浪,令他欣悅萬分。

無定的風有了停留的理由,就是那奇異的悸動讓他甘願長久佇守。

原本他還不知道,那份滿足正確來說是幸福,如今,他終於明瞭。

他渴望著兩人的接近。

 

白衣像雪,誅天曾經這麼形容過。

如雪般的髮,如雪般的膚,如雪般的冰冷氣質,如雪般的潔淨心靈。

天雪總是孤單的,片片雪花各自飄飛,偶遇溫暖,瞬間化水溜流,就像曇花為了短暫的絢爛一夜凋盡。

所以白衣的心是空的,是冷的,他從沒想過可以得到不會毀滅他的溫暖。

是那瀟灑的風圍聚了四散的零落白雪,原本無形的雪,在不經意間,讓風給聚成了形。

喜愛風之痕旁觀他練劍的專注神情,那是一心一意的關愛懸念,過去的他沒有人在乎,當他發現那叢碧綠裡唯映著自己的身影時,心裡不禁暗自竊喜。

他想他是幸運的,有一個人,願意走入他的生命,分享他的悲喜。

原本他還不知道,他所以為的幸運其實是幸福的縮影,如今,他終於明瞭。

他盼望著兩人的靠近。

 

月夜下,白衣想起了風之痕曾經話語:『風中之痕,須靠你自己體會。』

回歸將及,他依然不懂風中痕跡。

他不懂那瀟灑的風中究竟刻著什麼樣的痕?是不是,能夠由他刻上自己的名……

「白衣,有心事?」

「師尊……」

白衣轉身,望見風之痕向他走來,心跳不禁略為加快。

「睡不著?為回歸之事憂心?」

「是……」

回歸後,他再上孤獨峰的可能性極低,恐怕二人漸行漸遠……又,當初誅天方收養他沒幾天,便將他帶至孤獨峰拜師,對於魔劍道他可說是一無所知,不免感到惶惶然。

「白衣,風之痕精神是?」

「冷靜、快意……是白衣有負師尊教誨……」

「白衣記住:冷靜易取,快意難求。」

「是……」

冷靜易取,快意難求嗎?現下的他,連冷靜都辦不到,何提快意?

在明白自己的心後,白衣不敢再面對風之痕的眼神,怕一個不小心,他這份逆倫的情感會被發現,落得……連思念都不被允許的悲慘境地……

風之痕凝視著低垂著首的白衣,察覺自那日憶秋年師徒來過後,白衣對他的態度變得奇怪,似乎……在躲著他……?!為什麼?!

月色醉人,沐浴於月光下的白衣彷彿來自天外,是那一塵不染的謫仙墜足紅塵泥沼,從遙遠的天邊來到咫尺身前。

許久的靜默讓白衣下意識抬首,一對上風之痕毫不掩飾的赤裸直視,驚嚇得馬上調開了眼,雙頰竟然浮現淡淡酡紅。

師尊……怎麼這般看他……

許是藉月之魔力,風之痕輕輕執起白衣的手,白衣沒有反對,就這麼任憑他握著,風之痕心中狂喜,這能否表示白衣……其實對他也……

用力握了握手中柔嫩,風之痕忐忑地婉委言道:「吾心中,有那麼一個人,吾看了他十年,自八歲童稚直至十八年少,而今他將暫時離去,吾希望一切歸於平靜後,他能夠再回到吾身邊……」

白衣臉上紅暈更甚,靜默了好一會兒,卻是抽出自己雙手,輕聲說道:「那個人,極為遵奉他的師尊,既是一輩子的師徒,必然會再回到他師尊身邊。」

聽得白衣的話,風之痕愕然難語,終究……白衣仍是不能接受他嗎?他明明也是有情的……

風之痕無法忍受心中的痛,正欲回轉自己房間時,不想白衣眼神與之交會,風之痕不可自拔地陷入其中。

白衣續道:「白衣心中……也有一個人,一個陪伴了我十年,我願和他誓約永恆的人……」

不解白衣的前後矛盾,風之痕靜靜聽著。

「那個人,是漂泊的風,我想成為唯一和他一同翱遊之人,留下風中唯一的痕……」

「白衣……?」

「我不安,我自私,我要的是永遠的忠誠,我要的是所有的付出……我能為他拋棄所有,我能為他枯等白頭,就算他並不愛我,就算他魂歸西天,我同樣能堅定不變……但,若那人不能做到同我一般,我寧可不要那人的愛……」

風之痕望著白衣堅決無悔的臉,心裡波濤洶湧。

這般的愛,太過深切﹔這般的愛,太過沉重﹔這般的愛,太過無尤!

他怕受不起這樣的愛,他怕給不了這樣的愛!

於是,風之痕卻步了。

他不確定是否海枯石爛,他對白衣的愛亙久不變﹔他不確定是否生死經年,他對白衣的情永不移轉……他真的不能確定!

風之痕躊躇的態度刺傷了白衣的心,同樣是初次的愛戀,他所認定的那個人,卻不能同等回應他……

也罷,至少,他不是對自己毫無感覺……

其實他該知足的,兩名男子的畸戀,何能要求永恆?是他太過貪心,貪心得想獨占對方一切,否則,寧願一無所有……

「師尊,白衣……永遠會是你的好徒兒……」

黯然地留下一句話,白衣不再戀棧地轉身回房,背後的風之痕張口欲語,最後,仍舊選擇沉默。

 

三日後,白衣回歸魔劍道,冊封為少子,地位二人之下、萬人之上。

白衣決定將對風之痕的那份愛戀深埋於心,從此,他只是魔劍道少子,風之痕的得意門徒。

-----------------------------------------------------------

....本來月下應該繼續曖昧曖昧啊~~~~~

怎麼會變成這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43151
 回應文章
^^b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也覺得他很欠打
我們一起來K他吧~~~~~~!!!
(風:是你寫的ㄟ...)
下一回我說更欠打= =
喔,不過回末可能、應該會省悟吧?
我也不確定耶
因為我卡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45314
恨啊~~~~>口<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恨啊~~~~>口<
那有這樣的~=____=
妹子,你家這隻風杯真是超~欠~打的= =
懦夫>0<.....
(踢、踹)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43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