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霹靂]踏雪無痕【第一章】
 瀏覽985|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踏雪無痕

 
【第一章】

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活著,其實也不錯……


風之痕總是四處遊歷。

看厭了西漠的滾滾黃沙,風之痕近來愛上了中原的群山叢嶺,憑藉著來去一陣風的極速,享受著暢遊山林的野趣。

今日,他難得在西漠與中原交界處,踏著緩慢的步伐,閒適地漫遊滿山兀自撐持的綠意。

登上最高峰,習慣性地站在崖邊眺望遠處,入眼盡是蓊鬱的祥和,風之痕不禁吟起自己的詩號:「昂首千丘遠,嘯傲風間﹔堪尋敵手共論劍,高處不勝寒。」

今年冬天特別冷,風之痕看看天色,似乎天欲雪,今日出來得也夠了,風之痕決定回轉孤獨蜂。

下山途中,對面山道上的長長人龍多少吸引些了風之痕的目光,當他看到壓後的男孩所受的為難之時,眉心微微蹙了起來。

雖然看不慣大戶人家此般行徑,但風之痕並沒有打算多管閒事,畢竟這是人家的家務事,他沒有資格過問,然他的目光不知怎地停留在該名男孩身上。

男孩樣貌看不甚清,風之痕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對一名陌生男孩有掛心之感,搖搖頭甩去心中奇怪的感覺,風之痕告誡自己不能再看了。

豈知風之痕剛把頭調開,那抹白影便在他眼角殞落!

風之痕想也不想便迅速移身,掠至半空穩穩接住了男孩,雖然被眾多夏被礙了一礙,風之痕仍然無驚無險地抱著男孩安然落地。

這孩子真輕……

風之痕這才有暇看清男孩面貌,明明沒有見過,但風之痕竟覺得那面容似乎早已刻在心版上,是那樣鮮明而不可磨滅。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男孩面頰滑下一滴淚,風之痕不意心中一疼。

還是先帶他回孤獨峰吧……

風之痕橫抱著男孩飛快回奔,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心,就這麼進駐了一個人的身影。

*      *      *

冬季的孤獨峰,飄起了細雪。

風之痕將男孩安放於客房床上,儘管蓋上了被,昏迷中的男孩還是冷得發抖,
風之痕趕緊點起火盆,待暖意散進了空氣後,男孩這才停止了顫抖。

被太薄了,他的衣服也穿得太少、太薄,外頭正下著雪,難怪他會感到寒冷……

風之痕分心想著,掀開被子一角,小心翼翼地替男孩傷痕累累的雙腳上藥。

他實在無法理解,如何會有人狠心這般折騰一個孩子,甚至不顧其死活?莫非在人類眼裡,下人的命當真不算是命?!

替男孩的腳敷上了藥,包紮好傷口,風之痕順便檢查檢查男孩全身,果見大大小小創傷滿佈,有跌傷、燙傷,更有刀傷、鞭傷!這個男孩看來約莫六、七歲大,居然被折磨成這樣!

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憤怒,他該給那戶人家一點教訓才是……不急,等他安頓好這孩子再說……

*      *      *
 
風之痕下了山,到一座不大不小的城,買了厚被和衣服,另外還買了雙鞋,想他一個病人需要營養的食物,但不知他喜愛、討厭些什麼,風之痕便隨意買了淡粥外加雞湯。

買完了東西,風之痕沒有耽擱地趕回孤獨峰,以風之痕的速度,回到孤獨峰時,手裡提的食物仍然溫熱,正適合入口。

打開客房門,男孩已然清醒,不知所措地環顧四周,見風之痕出現,更是驚嚇地直往床內縮。

「別怕,吾不會傷害你。」

出口的語音溫柔得連風之痕自己都意想不到,男孩睜著狐疑的眼瞬也不瞬直盯著他。

風之痕將買來的東西暫放椅上,端著雞湯走向床邊,食物的香味引發了男孩的飢餓,讓他沒有辦法抗拒風之痕的接近。

「先喝點湯暖暖身,吾想你也餓了吧!」

舀起一匙送到男孩嘴邊,男孩不可思議的表情就像看到一隻蚊子突然變成大象一樣(眾:你這是啥鬼比喻啊= =|||b),瞧瞧湯碗,看看風之痕,受寵若驚地不敢動作。

他不是……應該死了嗎?怎麼……死了有這麼好的待遇?還是……他被救了?被眼前這個人所救?他為什麼救素不相識的自己?

男孩滿心疑問,風之痕見他不語不動,乾脆一把扣住他的下顎,強迫他張嘴將湯匙送了進去,男孩茫茫然然地自然反應嚥了下去。

還算滿意男孩的順服,風之痕一匙一匙地餵著,不知不覺竟上癮了,直至碗底朝天,風之痕意猶未盡地端過淡粥打算如法炮製。

被整整餵完一碗雞湯的男孩終於自渾噩中清醒,憶起方才的情形,不由得臉上一紅,伸手想拿過碗自己進食。

豈料風之痕將碗向上一舉,讓男孩伸長了手也拿不到,半捉弄地道:「你手上有傷不便拿碗,吾餵你即可。」

男孩頰上的紅霞勾出了風之痕百年難得一見的促狹之心,真是有趣,像在逗隻可愛的小貓一般。

等到男孩手舉酸了自動放下,風之痕方又快快樂樂地進行餵食小動物行為。

那紅紅的小臉真的很可愛,比起原先的慘白要來得好多了,而且那雙貓兒似的湛藍眼眸實在美麗……

餵完了粥,風之痕總算想起還沒問男孩名字。「你的名?」

男孩原本羞怯得低垂的頭猛然抬起望向風之痕,眼裡有著藏不住的激動。

怪了,他在激動什麼?

風之痕不解地等著答案,等半天等不到男孩開口,只好再問一次:「吾問你的名字?」

彷若大夢初醒,男孩拉開被褥,看著骯髒的衣衫皺了皺眉,東翻西找不知道在做什麼。

倒是風之痕想起他為男孩買的衣物和厚被,拿了來到床前。

男孩忽地眼睛一亮,指著衣衫對風之痕淺笑。

他的笑很漂亮……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嗯?衣服怎麼了?」

男孩搖頭,指指身上衣衫較乾淨的地方,再點點風之痕衣袖,風之痕認真思考片刻,終於恍然大悟。

「你是回答吾的問題……你叫白衣?!」

男孩用力點頭,很高興風之痕明白他的意思。

這孩子……白衣到現在從未開口說過一句話,連一點聲音都沒發出過……

「你……不能說話?」

風之痕問得謹慎,怕一不小心傷了白衣,但見白衣左右搖了搖頭。

「……是不能說話,還是不想說話?」

貓兒般的藍眸平靜無波地注視著風之痕,得不到答案的風之痕很乾脆地放棄追問。

是哪樣都無所謂,反正他喜愛寧靜,只要不吵到他怎樣都好。

「對了,這是給你的。」

風之痕抽掉薄被,換上新買的厚被,幾套衣服交到了白衣手上,其中有一件一看便知必定貴重的白羽外掛,亦將暖靴放到了床邊。

見白衣愣愣地看著手上衣物發呆,風之痕又奇怪著白衣的神遊太虛,這般容易失神容易出問題喔。

「反正東西是你的了,記得換上。吾不打擾你,好好休息吧!」

 

風之痕走後,白衣捧起手裡的衣衫,一滴、二滴……管不住的淚滴落在衣上,帶出一圈圈漣漪。

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好……

這個救他的人,是第一個問他名字的人,也是第一個會關心他的人……

啊,他還不知道恩人的名字……

沒關係,未來還長得很,他決定,他會一輩子忠心追隨這個賦予他新生命的主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8542
 回應文章
~~~~~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ㄟ豆.....
偶只是要強調小白衣受的折磨而已
大戶人家啥事做不出來?!
偶在想風杯對錢府主子的刑罰了
但是好像都不夠狠啊....

那個比喻是...
偶真的想不出啥正常的比喻
突然閃過那段話
就很忠實地寫了下來^^b
能有笑果實在太好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40128
哎呀呀~^0^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哎呀呀~^0^
風叔真是難得好心啊~(放鞭炮囉~^0^)
好在親親白白因此得救..
不過..
跌傷、燙傷,更有刀傷、鞭傷...
妹子你也對白衣太好了一點點吧..QQ
好在都過去了..

是說..

舀起一匙送到男孩嘴邊,男孩不可思議的表情就像看到一隻蚊子突然變成大象一樣(眾:你這是啥鬼比喻啊= =|||b),瞧瞧湯碗,看看風之痕,受寵若驚地不敢動作。

↑噗~(某狼喝到一半的烏龍茶就這麼噴在小電上..bb)
哈哈哈哈哈...(拍桌狂笑..bb)
說的好啊~
哈哈哈哈哈.(狂笑ing)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8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