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霹靂]我欲乘風歸去(二)
 瀏覽855|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欲乘風歸去

 
(二)

有了好的開始,師徒二人相處氣氛十分融洽。

某日,風之痕問起白衣名字的由來。

「我是個孤兒,聽義母說是在一戶有錢人家門口撿到我的,當時我身上穿著白色衣服,並且用血寫了個『白』字,所以就喚我『白衣』。」

血字?那就不是惡意遺棄了。

白衣又道:「義母說白色是最潔淨的顏色,也最容易沾染上其他顏色,一但沾染上便會明顯萬分﹔衣服是一個人最外層的顯現,也會影響對該人的看法,一旦有了破洞便是人人皆知,要我時刻提醒自己行正做直。」

風之痕心下讚嘆,白衣的義母亦是位奇女子,才能教養出這麼個白衣。

 

又有一日,白衣也問起風之痕名由。

「風中之痕,須靠你自己體會。」

風之痕答得玄,白衣聽得懵。

 

歲月不停流逝,二人間流轉的氣氛曖昧不明,二位當事人卻渾然不覺。

渴望著對方的接近,又隱隱察覺不對而裹足不前。

風之痕以為自己對白衣不過單純疼愛的師徒之情,卻常佇立峰頂,想著的卻是白衣愈來愈難得的笑顏﹔白衣以為自己對風之痕不過單純尊敬的師徒之情,卻常撫弄髮絲,惦著的卻是風之痕愈來愈少見的溫柔。

就在這般矛盾的情愫下,即將度過第十個寒暑。

 

「好友風之痕,憶秋年我來看你了──」

人未到聲先至,擾了對招中的風、白二人。

「師尊……」

「不必理會。」

風之痕話語方落,一抹褐色人影猝不及防衝進戰局中,一邊搗亂,一邊不平地嚷嚷:「好友風之痕,你這話真是沒天良,咱們好久不見,你就不能做做樣子,招呼招呼我嗎?」

怕傷到白衣,風之痕停下攻勢,理也不理憶秋年,逕自對白衣道:「你先下去吧!」

白衣微一點頭,正要離開時,硬是被憶秋年給攔了下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一眼點一下頭,嘴裡還發出嘖嘖讚聲。

「不錯不錯,這就是傳說中你收的首徒嗎?果然名師出高徒,連氣質也學得十足十。不替我介紹嗎?」

白衣被憶秋年看得很不自在,忍不住用眼神向風之痕求助,風之痕仍是一臉酷樣,只緩緩吐出五字:「劍痞憶秋年。」

「白衣見過憶前輩。」

「嗯嗯,有禮貌,這個我呷意。」

憶秋年才打算拍上白衣肩膀,風之痕迅速移位擋在白衣身前。

「白衣,先下去休息。」

「是。」白衣鬆了一口氣,光明正大落荒而逃,他實在不會應付這般熱情的先輩人物。

「憶秋年,有話直說,無事離開。」風之痕雙手負於背後,一點也不給面子地冷言。

「這麼冷漠,枉費我們朋友一場,連徒兒借我摸一下也不行……」憶秋年不滿地嘀咕著,這風之痕對他徒兒的態度很不尋常喔。

「憶秋年!」

哇哇,被瞪了,呃!還有殺氣……「我帶我徒弟來給你瞧瞧囉,順便看看你的寶貝徒兒是怎樣一個人,讓你藏了近十年不肯讓別人見到……」喔喔,又一記殺人目光。

風之痕冷瞪憶秋年。「人呢?」

「人?我徒弟嗎?他的人嘛……」憶秋年故意頓了頓,露出狐狸般的賊笑笑道:「不就在你寶貝徒兒旁邊嗎?」

風之痕聞言轉身,果見白衣身邊黏著一隻全身黑的傢伙,看來一副痞子樣。

「如何?我徒弟洛子商生得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吧?雖然是還差我一些些,但也算是人見人愛,說不定……你的寶貝徒兒會被拐跑喔?」

旁觀者清,敏銳地覺察到風之痕的異狀,憶秋年為證實自己的猜想,刻意火上加油地刺激風之痕,果不其然,風之痕愈聽拳頭握得愈緊。

「洛、子、商!不愧是你收的徒,臉皮夠厚!」風之痕咬牙切齒地道,他想將那隻痞子拉開,居然敢對白衣動手動腳!白衣只有他能碰!白衣是他的!是他的……

憶秋年偏著頭看風之痕掩不住的怒容,指桑罵槐唷……有人生氣了,只是,他真的明白他在生什麼氣嗎?也罷,憶秋年今日就當佛陀渡人,點化點化他唄!

「好友風之痕,請教你一個問題,你對白衣是?」

「師徒之情。」風之痕答得迅速,一雙眼仍然著火似地死盯著白衣身邊礙眼的黑影,可惜著目光殺不了人。

他話沒說白,風之痕也能回答,果然有問題。「喔,那我再問你,你會不會想一直看著白衣?」

會。

「會不會希望他一直看著你?」

會。

「會不會希望他一直在你身邊?」

會。

「會不會想將我徒弟拉開?」

會,而且想馬上行動!

「最後一個問題,你會不會想靠近他、碰觸他,希望他只接受你一個人的靠近、碰觸?」

……會……

風之痕驚覺秋年的問題全指向同一個方向──

憶秋年右手搭上風之痕肩膀,語重心長地道:「好友,你陷下去了,沒救了,這條路不好走啊!」

……他……愛上了白衣……愛上了……白衣……

看盡人間百態,終究,戡不破一個情字。

「好友,你好生思量吧!」

憶秋年很有良心地叫走洛子商,重新還孤獨峰一個安靜。

 

送走痞子師徒,白衣抬眼便望見風之痕遠遠看著他,卻讀不出眼底的思緒。

憶起洛子商方才的話,白衣心裡一陣紛亂──

『我的心為你而狂跳,希望你能永遠陪伴著我,時時刻刻分享彼此的喜悅與悲傷,遠能成為你心中那唯一特別的永恆存在。白衣美人,我愛上你了,和我交往吧!』

不為洛子商的追求而心亂,而是,若依他所言,所謂的心中唯一特別的永恆存在……

第一次,白衣逃開了風之痕的眼。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8541
 回應文章
^^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下一回你會想掐死人.....
不是想掐風杯就是想掐我=x=|||b
嗚呃....反正等我下回po了你就知道

當然!
痞子的觀察力和黏人的程度是成正比的(?)
但是洛哥如果知道他的話反而點醒小白對風杯的感覺
一定會搥胸頓足後會莫及吧~~~

這兩隻痞子基本上是不會出現了
在我欲裡的配角沒有用處後就被踢掉啦~~~~
呼呵呵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40124
痞子師徒..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憶秋年,有話直說,無事離開。」風之痕雙手負於背後,一點也不給面子地冷言。

↑風叔名言= =+
沒錯、沒錯,閒人請勿擾亂風、白的甜蜜生活 = =+
還有憶杯,親親白衣的手是你能摸的嗎= =+

呵呵,
冰山動情後,果然有溶些水出來了,
有望.有望~^0^

不過,洛家痞子還真行..
一見鐘情┼觀察力驚人
一串話就讓白衣心亂了啊..

呵呵呵...
好期待續啊...^Q^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8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