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七夕賀文]悼夢(續亡夢)
 瀏覽825|回應2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悼夢

 
七夕的雨,是織女喜極而泣的眼淚。

殊不知,亦是有情人痛心疾首的心頭落血……

 

憶秋年早早來到孤獨峰,見風之痕孤寂地獨立雨中,除了嘆息,也只能搖頭。

或許,他會怪他昨日的多管閒事……

 

『白衣……』丟了魂般,懷抱著漸漸失溫的軀體,風之痕口中只會喃喃喚著:『白衣……白衣……』

一聲聲淒涼,一字字苦咽,不想再看下去的洛子商轉身就走。

既是你的抉擇,我的存在便顯得多餘,就讓你長眠孤獨峰吧……

只想問你一句:白衣,值得嗎?

 

『值得嗎……』憶秋年輕嘆一聲,現身緩緩走近。『風之痕……』

彷若未聞憶秋年的叫喚,也不見憶秋年的人影,風之痕絲毫不改動作。

『風之痕──』

憶秋年忍不住探出手,卻在觸即風之痕肩頭的前一刻,眼前身形瞬動,眨眼間,風之痕已退離百尺之遙﹔且不但沒有清醒過來,更與白衣頰貼頰,喃喚著白衣的名一聲比一聲溫柔。

憶秋年不禁為之鼻酸,誰能料想曾經叱吒風雲、意氣風發的頂尖劍客,如今是此失魂模樣。

然縱使再不忍,他仍得逼風之痕回神,儘管回神過後,等著他的是無邊不堪……

『風之痕……』

再次努力,風之痕仍舊退避百尺,憶秋年不死心地持續嘗試,整個山頂繞上了N遍,還是碰不到風之痕。

不論先前心情因著此情此景有多感嘆傷感,在久試未果的狀況下,憶秋年不禁火了。

又一次的試圖碰觸,風之痕又欲在剎那間避開,但這回卻聽得大大的砰聲,風之痕應聲倒地。

憶秋年呼出一口氣,丟開手裡只剩一半的小腿般粗木條,蹲下查看風之痕情況。

呃,前額有些滲血瘀青,他好像打得太大力了。

雖然失去意識,風之痕雙手仍是緊緊抱著白衣屍體,憶秋年費了好大的勁,才扳開他環鎖的雙臂。

既然不能失去他,當初何必選擇極端?

再嘆口氣,憶秋年決定先將白衣安葬。

於是憶秋年扔下昏迷的風之痕,十分神速地跑到鎮上買了副上好棺材,又神速趕回孤獨峰,在木屋旁枝葉濃密的樹蔭下葬了白衣。

點上三炷香,洒下一杯酒,憶秋年擬指成劍,慎重在碑上刻下『白衣』二字。

這碑,本該由風之痕為你而立,但……唉,你就勉勉強強接受我這老人的好意吧!

將風之痕扛進屋,憶秋年再三搖頭嘆息,離開了孤獨峰。

 

孤傲的身影,此刻看來只是寂寥。

寞然的白影看似期待,在期待些什麼?期待他再度帶來每日必聽之話語,還是……

同樣孤寂的白影?

只是,他心裡的那人是……再沒機會出現在他面前……

高處不勝寒。

這話你一直掛在嘴邊,而今,你當真嚐到它的滋味嗎?風之痕好友……

憶秋年壓低了傘,遮去了面容,也隱去了同情。

好友,你接受現實了嗎?憶秋年沒有自信能將謊言穩穩說出口啊……

原本他打算逼風之痕面對事實,但如今他遲疑了。

若風之痕將昨日當作一場夢,他是否該戳破他自欺的希冀?在看到他昨日的神傷,今日的黯然之際……

『風之痕……』

『……白衣……他好嗎……』風之痕似詢問,似自問,不待憶秋年回答,又自言道:『他會很好的,沒有吾在身邊,他仍會很好的……』

『風之痕,白衣他……』憶秋年的話梗在喉間,如何也說不出口。

卻是風之痕見憶秋年態度遲疑,冷靜全失地搖晃著憶秋年,急切地喊道:『白衣?他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白衣他……昨日死了……就死在你手裡……

憶秋年勉強笑了笑,故作輕鬆地回道:『哎,你想哪兒去了,我是說,白衣他現在正和洛子商在一起。』

聽得此言,風之痕放開了憶秋年,嘴裡喃喃重複著憶秋年的話:『白衣他現在正和洛子商在一起……是了,今天是七夕,洛子商必能讓白衣開開心心……』

放下了心,風之痕又一如往常失神地望著遠方,唯有在恍惚間,他才能看見白衣的幻影同他微笑……

『哎呀,想那麼多做什麼?我去買幾樣酒菜,咱們倆今兒個來個不醉不歸!』

憶秋年企圖炒熱氣氛,然常佇雨間的風之痕連眼神也沒動一下,約莫是半字沒聽進。

沒輒的憶秋年也只能真的下山去買些酒菜來,人家說一醉抵千愁,以風之痕的情形看來,醉了或許還比較好……

 

白衣,你現在該在洛子商身邊吧?開心嗎?還是,同離開前那個晚上一般暗自哭泣……

別哭好嗎?吾不想讓你哭的,如果可以,吾想讓你一輩子歡歡喜喜、無憂無慮地笑著……

然而,吾的雙手,給不了足夠的保護,因為吾,反會使你受到傷害,吾絕不願見你受傷!所以……所以……

那是謊言……說不愛你是假的,說你是包袱非是真心的……

你,信了嗎?該信的吧,對吾的話,你一向是無條件信任,而吾卻利用你的信任,逼你離開吾身邊……

請原諒吾,吾只是,不想累你為吾犧牲……

白衣,別恨吾……別恨吾……

 

空山雨墜,濕濘的泥地烙出了步步腳印。

來人綠墨服裝,緩慢地跨著沉重的步伐走至孤獨峰頂。

不熟悉的腳步聲傳入耳中,拉回些許遠颺的神智,風之痕轉身一瞧,竟是合該陪著白衣的洛子商!

風之痕移身洛子商前方數步之距,沉聲問道:『洛子商,你來此何事?』

洛子商仍是右手撐著傘,左手抱劍擱在胸前,沒有回話,也沒有停下腳步。

『洛子商,吾在問你話!』

無視風之痕的怒容,洛子商腳下不停,冷淡地回問一句:『你給白衣上過香了嗎?』

風之痕聞言大大一震,狠戾地抓起洛子商前襟,厲聲喝道:『你說什麼?!白衣不是和你在一起,怎會出事?!』

──隱忍的哀顏,微弱的語音,轉身滴下的晶瑩……

──那是誰的眼淚?

洛子商冷冷一笑。『你忘了嗎?忘了你所犯下的錯,忘了白衣的死是你一手造成!我不像憶秋年那麼好心,我告訴你,白衣死了!就死在你手中!!』

──無心的笑意,冷冽的劍招,翻手揮出的寒光……

──那是誰的來勢?

『你說謊!白衣……白衣……』

──透體的劍鋒,顫抖的身軀,染衣流淌的腥紅……

──那是誰的鮮血?

『不信嗎?』洛子商打掉風之痕捉住自身衣襟的手,殘忍地再次重擊道:『是你,親手將魔流劍刺進白衣胸口!是你,讓白衣在你手裡失了氣息!』

──慘白的面容,淡美的淺笑,失力滑落的柔荑……

──那是誰的消逝?

風之痕踉蹌退了二步,洛子商自他身旁走過,逕自來到白衣墳前。

失神地隨著洛子商身影移動目光,遠處的景象忽地在眼前放大!

四四方方的石板上,竟刻著他最摯愛之人的名──白、衣!!

血紅二字放得斗大,他所以為的夢境,又在眼前一一呈現,一個個白衣,一句句傷淒……

“白衣對……師尊永遠只有愛,不會有恨……”

──那是白衣的淚!

無言的攻擊,風之痕、魔流劍的交錯攻勢……

──那是白衣的劍!

“痕……我可以再如此喚你嗎……”

──那是白衣的血!

“謝謝……讓我如願……死在你手中……”

──那是,白衣的死!!

『不……不……不!!白衣沒死!白衣沒死……白衣怎麼會死……白衣不會死的!!』

風之痕暴喝一聲,衣帶倏地飄揚,抄起魔流劍便向墓墳奔去!

『你做什麼?!』

乍見風之痕來勢洶洶,洛子商毫不遲疑地拋開傘,玉籬劍出鞘,堪堪擋住風之痕的劍勢。

『讓開!白衣沒死,吾不許任何人立碑詛咒他!』

風之痕招招攻向石碑,洛子商不顧自身安危地奮力保護著。

『白衣既死,這是他曾活在世上的憑記,我不會讓任何人毀壞他的碑!』

『白衣未死!白衣明明沒死,為何你硬要咒他死!』

風之痕目眥欲裂,突地拋了魔流劍,雙膝跪地,雙手使勁地刨著墳土,口中不斷重複著:『白衣未死,白衣明明沒死,為何你硬要咒他死……白衣未死,白衣明明沒死,為何你硬要咒他死……』

未以真氣相佐,只憑著己身之力挖掘墳土,不多時,風之痕雙手已是血跡斑斑,而本人卻恍若未覺,動作不止,咒語般的呢喃也未曾停過。

洛子商冷眼看待風之痕瘋狂之舉,觀察了好一會兒,確認風之痕不會再有破壞墓碑的舉動,便將玉籬劍往地上一插,拾起傘遮著墓碑,自己卻在雨中任由洗淋。

自懷中取出一株枝枒,洛子商慎重地將之插在碑前,抬手輕撫著墓碑上雋刻之名,語調溫柔地如同和白衣本人說話:『我知道你愛梅,然初秋之時無梅綻放,我只得替你取來梅枝一株,待冬時,我定會為你捧來滿懷梅瓣,你說可好……』

 

憶秋年抱酒提菜再上孤獨峰之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令人心驚的畫面──

一個撫著墓碑輕聲細語,一個挖著墳土不止不休,憶秋年簡直要懷疑:他的好友及徒弟,是不是都瘋了?!

『喂喂,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哎……』

憶秋年試著去拉洛子商,卻被洛子商狠狠甩開﹔試著去勸風之痕,倒被他一掌逼退,一時之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時間分秒流逝,雨稍停,人未定。

在風之痕的刨掘下,棺槨一點一滴露了出來,直至整副棺材俱被挖出後,風之痕這才住了手。

目的達到了,風之痕卻退卻了。

是的……白衣沒死……因何,他會害怕打開棺木?

……不行,害怕的話……害怕的話就表示:其實自己明瞭……

不!不是!白衣沒有死!!

強自鎮定打開棺蓋,然震顫的手洩漏了真實情緒,揭開真相的瞬間,風之痕頹然委地,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那靜靜躺著的人,是他的白衣,帶著微笑的神情,彷彿不過睡著一般,唯有冰冷的體溫,宣告著他已然死去的事實。

『不……不會的……白衣不會就這麼離去的……』猶不願接受白衣已死的風之痕猛然跳起,扣住憶秋年雙肩,語帶期盼地垂死掙扎道:『白衣沒有死對不對?你剛剛才和吾說過的!』

憶秋年縱然不忍,也再說不出謊言,只能將頭撇開,以沉默認同白衣的死訊。

『怎會……』

風之痕呆愣地跪落於地,伸出手撫著白衣無溫的死白面頰,腦海裡浮現的是白衣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白衣……』

『哼,你還會為他傷心嗎?』洛子商冷然恨道。

『洛子商,你就別再說了,風之痕已經很痛苦了。』

憶秋年使個眼色,示意洛子商和他離開,然洛子商毫不理會。

『風之痕,別說你不曉得白衣會尋死,以白衣的脾性,難道他沒說過把一切交給你的話?!』

洛子商直截進逼,同時亦是自我悔惱,在白衣狀況出現異常之際,他便應該有所警戒才是,卻在事發之後方自醒悟,已經,太遲了……

『把一切交給吾的話……』

“痕……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想……把命給你……”

『……對……是吾的錯……是吾辜負了你……』

是吾不該,不該用謊言逼你離開,忘了與你誓約永恆的承諾﹔是吾,讓你心灰意冷,不再留戀塵世……

憶秋年正欲勸解兩句,驚見風之痕指上使力,五指疾刺進己身胸口!

『風之痕!你……!』

風之痕面色溫柔,左手依舊撫在白衣頰上,右手掏出一顆血淋淋、仍自跳動的心。

『吾的心,給你,它一直是你的……』

將掏出的心擱放於白衣胸上,風之痕執起白衣雙手交握著,緩緩俯下身,親吻了這世上他最深愛之人。

吾不會再讓你孤單孑然,錯放了天涯海角,這次,吾定不負你碧落黃泉。

『你說過……不會恨吾的……所……以……』

所以,幽冥路上,你等吾與你同行……

 

“我恨你……嗎?我該如何恨你呢……白衣對……師尊永遠只有愛,不會有恨……”

白衣,吾也想對你說一句話……

風之痕愛的人,永永遠遠是白衣……永遠,只愛你一人……


-----------------------------------------------------------

...這是一篇...不適合在七夕看的文(汗)

所以囉,偶就在七夕之前趕快po上來........

這篇在腦中存在一年的文

我終於把它寫出來了~~~~~~

了結了一樁心事

再來回去寫我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3313
 回應文章
呃^^b
推薦0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ㄟ....七夕看這種篇文.....
妹子的惡興趣......請見諒...

風杯當然會去陪小白的啦
本來不是讓風杯那麼早發現的
但是想想,愈晚發現,發現時會愈痛吧......
加上,這樣就不能寫刨墳的戲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4431
妹子......
推薦0


瑧影玲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妹子......
姊姊無言了.........
悲啊.....
我看的時間剛好是七夕耶..= =|||
真是不應景..QQ

槌心啊..
可憐的白白..
木頭風叔,坦白一點有什麼難的?
失去後才來悔恨有何用啊....

算了..
你有去陪白白就好..
...
繼續無言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34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