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亡夢‧下
 瀏覽704|回應0推薦1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Vi

亡夢‧下

 
幾日相安。

某天早晨,白衣醒來後什麼也不記得。

洛子商是有私心的,這個白衣……會是他一個人的!而且,他實在看不下去白衣的形銷骨立……

中午,當他拿午膳給白衣時,白衣竟回復了,害他呆楞了好久。

後來,洛子商才發現兩個白衣不時輪流出現,交換得毫無預警。

經洛子商觀察得知:眼帶迷惘的是忘卻一切的白衣,眼中充滿苦寂的是完整的白衣﹔另外,晴天時常是無憂的白衣,雨天則是淒然的白衣出現比率偏高……

 
近日時晴時雨,轉眼將近七夕。

綿雨。

白衣坐在窗前,伸出手接著涼冷的雨水,眼神並無焦距。

其實他知道有時自己會喪失記憶,那是他心識創造出來逃避現世的人格,也是為了……補償洛子商對他的付出……

可讓他痛苦的雨天,是他『本人』親自面對……很諷刺、悲哀……不是嗎?

很想,將事情作個了斷……

忽然,白衣的視線被一道朦朧白影拉回。

很希奇,一隻白色蝴蝶居然在雨中漫飛,但見牠飛得不甚穩定。

他……像這隻蝴蝶……

孤孤單單只有自己一個身處雨地,失了伴,眼中一片模糊,不知該往何處去,只有看不見的前方﹔待回首,來時路唯遺下寂寞非常……

 
透過憶秋年,風之痕知曉白衣和洛子商一同生活。

這樣……對白衣是好事的……至少比和自己在一起來得安全。

他清楚:白衣下山的隔天,洛子商每年固定會來找白衣,所以他才……

儘管心痛,儘管嫉妒,風之痕對自己的決定並不後悔。

憶秋年就不這麼認為了。

雖然憶秋年沒和白衣相見,但由洛子商的神態可以猜出白衣不是很好,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層面……

風之痕也變得呆呆傻傻,日日站在崖邊,卻是心不在焉,這般警覺性低到不行的風之痕,若憶秋年自後偷襲,百分之百會成功。

偏偏風之痕莫名堅持白衣必須離開他,害憶秋年真有股衝動想真的把他從崖上推下去,看看他在生死一瞬之時會不會醒悟。

當然憶秋年沒有動手,但仍擔心地天天往孤獨峰跑,帶給風之痕白衣無事的消息。

 
後日便是七夕。

白衣以往都和風之痕一同度過,今年洛子商要他期待他給他的驚喜……

然若對象不是風之痕,七夕於他毫無意義……

白衣打開靠立牆角的劍匣,拿起了永不背離他的異端劍,純熟的風之痕劍式即刻在腦海演練。

將意識交給另一個空白的『白衣』時,他停留在深層黑暗中,看著過往之事一幕幕播放﹔清醒之際,又只能向著孤獨峰方向遙思往昔……

不論是哪種狀態,他都被沉寂逼迫得無喘息之時。

……既然不可能忘卻,那就讓它『消失』……

 
隔日,天晴,洛子商外出採購物品。

洛子商方走不久,天空轉陰,濕氣愈重。

白衣同往常於林間漫步,眼見天欲雨,靜立了數秒,從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白衣躊躇一會兒,還是進了屋,不久後又出了門,手上赫然握著異端劍,身影瞬動,離開了隱匿之所。

 
立於崖邊的風之痕突然感受到,風中有著不可思議的熟悉氣息,不穩地轉過身去,果見白衣出現在水畔。

本以為不可能再見白衣踏上孤獨峰了……

強忍住心上的激動,掩飾好眼中的狂喜,風之痕踩著略為凌亂的腳步朝白衣走去。

『白衣,有什麼事嗎?』

白衣不答,依舊直勾勾凝視著風之痕。

風之痕感到奇怪,這才注意到白衣持劍貼於後背,下一句問話尚未出口,白衣的劍猛然向他刺出!

『白衣!』

急急一個側身避了去,在風之痕驚愕的當刻,異端劍毫無停頓地又招呼到。

憑藉著己身傲人的速度躲過白衣劍招,風之痕拉開距離,亦喚出了魔流劍在手。

似乎欣悅於風之痕的舉動,白衣微微一笑,再度攻向風之痕。

雖然白衣的劍法尚差風之痕一截,但勉強能和風之痕拼鬥一段時間,再加上風之痕只守不攻,戰況一時僵持不下。

風之痕持續呼喚白衣,白衣不但動作沒有任何遲疑停滯,反而更加綿密地攻擊風之痕。
無奈,風之痕只得轉守為攻,又不忍傷及白衣,劍只是劃破白衣衣衫,至多只是淺淺小傷罷了。

風之痕想白衣必是受人所操縱,就如同以前的黑衣一般,可當時還有跡可循,如今竟找不出個可能的操縱者。

劍過幾回,白衣身上已有數道淺傷,見久攻不下,白衣劍換右手,竟是──魔流劍劍法!

 
玉籬園。

洛子商裡裡外外找不到白衣,正焦急著。

白衣會去哪裡?

 
步雲崖。

憶秋年算算時辰,又到同一個時間了。

該上孤獨峰瞧瞧風之痕去。

 
孤獨峰上,戰事持續著。

由於白衣對魔流劍劍法不熟悉,風之痕在他身上所留下的傷口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大。

風之痕一心欲制住白衣的行動,他不可能殺白衣,也不能讓白衣殺了他,若他死在白衣劍下,白衣清醒後會崩潰的!

奈何白衣對風之痕向自己進攻的劍視若無物,寧可挨劍換取殺傷風之痕的機會,劍劍逼魂,式式奪命。

雖然劍法仍不完全靈活,但白衣已能將風之痕劍法與魔流劍劍法交替互用,風之痕亦不能將傷害減低,只好盡量不和白衣作近戰,以免失手重創白衣。

再一次被風之痕震離,白衣未落地,藉著腳抵樹幹的反作用力,急如流星地朝風之痕而去,全力一擊!

風之痕自是仗劍以對,豈料雙劍相擊時,白衣劍上竟無注力!

風之痕大吃一驚,忙要收招已來不及。

異端劍脫手而飛,一個落勢,白衣胸口直直向著魔流劍劍尖──

 
『噗嗤──!』

半空中,白衣身形乏力而墜,魔流劍穿入了胸膛,透出後背。

風之痕木然直立,眼裡一片空無。

白衣一邊咳血,一邊踏著顫抖的步伐,雙手緊握劍刃,無視劍刃割出深及骨的傷與痛,吃力地將劍緩緩自體內拔出──

一泓血泉由胸口噴出,染紅了風之痕的視野,震清了風之痕的神智,卻見白衣癱軟的身子就這麼跌落塵土。

魔流劍『啷噹──』落地,風之痕瘋狂斯喊著,艱難地將白衣納入懷抱,清楚地感受到懷中體溫的喪失。

『白衣……』

『師尊……』

痛不欲生的風之痕聽到白衣的回應,不禁喜悅地流下淚,儘管……明知白衣的生命即將消逝……

『痕……我可以再如此喚你嗎……』

『你一直是這麼喚吾的啊!』風之痕凝望著慘白的珍愛容顏,語氣哽咽似哄地道:『白衣,睜開眼看吾……』

白衣彷彿沒聽見風之痕的話,反問著:『痕,你會不會恨我?』

風之痕握住白衣的手,激動地回道:『不會!吾愛你啊!』

該怕的人是他……強作堅定,其實他一直害怕深愛著的白衣會恨他!

聞言,白衣牽起一抹極美的笑容。『我也愛你……』

『所以……不要走!白衣!』

風之痕再不能忍,將臉貼在白衣頰上,使無淚的白衣染上了水意。

即使風之痕說的只是謊言也好,至少他為自己而淚流……

『謝謝……讓我如願……死在你手中……』

一時驚愕,不注意而鬆開的手掌,登時滑出了失力的柔荑……

 
“師尊,白衣會不會打擾到你?”

“師尊?這是要送我的?”

“師尊……你會不會覺得……白衣很麻煩……”

“師尊……”

 
晚來一步的憶秋年與洛子商,遠遠看著風之痕失神地抱著白衣,什麼話也沒有。

洛子商十分自責,若早知白衣有此打算,說什麼他也不會離開白衣……

『不是你的錯。』憶秋年突然開口,重覆道:『不是你的錯,這是……白衣自己的決定……』

『師父……』

只是,這是個錯誤的悲劇……

 
“痕……我是不是在夢中……你真的愛我?”

“痕!你看,牛郎和織女……我們比他們幸福多了……”

“痕……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想……把命給你……”

“痕……痕……”

 
雨霏風陰,淒淒慘慘地吹落無邊怒吼的岑寂。

風之痕無端驚醒,發覺自己全身冷汗溼透,甚至隱隱約約有著淚意,卻不記得前一刻方處的夢境。

聽著雨打屋上的聲響,風之痕不無疑惑地起身下床。

似乎……忘了什麼……?

倒了杯水喝下,冰涼的水寒醒了略為迷茫的心神。

走到門邊,手才一碰到門,心中有股強烈的不安阻止他開門,但風之痕遏制住了.

門一開,在細而密的雨中,風之痕彷若看到一幕幕令他痛撤心扉的畫面──

『白衣!』

他想起來了,是他……是他親手了白衣!

風之痕衝入雨中,來到他和白衣打鬥之地。

沒有……什麼也沒有……沒有血跡,也沒有任何凌亂的景象……

那是……他的夢吧……?所以,當他醒後才會將它忘掉,即使是在夢中,他也承受不了殺了白衣痛。

風之痕閉上眼,體驗讓雨洗淋的感受。

白衣無事……天天憶秋年都會帶來同樣的好消息,今天也不例外……

啊,今天是七夕,以往……有白衣在身邊,失了白衣的感到很是空虛……

風之痕常佇雨間,木屋旁的地面因著樹葉的遮掩只微濕一些。

在陰暗處,濕葉無力載承過多的雨水而垂滴一珠,雨珠滴落一座新立的碑,滑過上頭雋刻之名,遺下水痕一道……

白……衣……

 
“我恨你……嗎?我該如何恨你呢……白衣對……師尊永遠只有愛,不會有恨……”

------------------------------------------------------------

這是偶第一篇風白文!

悲文...從頭悲到尾.....

之所以po上來呢~~~

是因為──

偶、要、寫、續!!

七夕賀文~~~~[悼夢]

等著看風杯終於知道真相後的瘋狂吧!

哈哈哈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0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