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影留跡-
市長:瑧影玲音  副市長: 淩影殘雪/斷韹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影留跡-】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章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亡夢‧中
 瀏覽547|回應0推薦1

淩影殘雪/斷韹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Vi

亡夢‧中

 
一夜無眠。

隔日,雨依舊不停歇地下著。

因著四年前的事,洛子商之後每年今日定會上孤獨峰找白衣談天。

比之昨夜的大雨,今兒個的雨收斂多了,但同樣是雨天,讓洛子商失了出門的心情。

等等看吧,或許不久雨就停了。

近午,雨已轉微微細雨,眼看片刻便停,豈知午後雨又再度強勢了起來,洛子商不禁望天哀嘆。他注定得在雨日出門便是。

拿了把竹傘,白白損失一個上午的洛子商腳步加快地往孤獨峰而去。

自山下一路而上,路旁的野花野草在一夜豪雨的摧打下殘落不全,顯出孤獨峰的雨勢比玉籬園還要猛烈。

將至山腰處,洛子商遠遠望見一道白色身影依在樹下,猜想或許是白衣,他居然讓白衣在雨中等他!

急急前去卻發現白衣全身溼透地昏迷在樹下,由臉上的紅潮可輕易判斷出他發燒得嚴重。

『白衣!』

洛子商震驚地迎上前,顧不得其他地摟住白衣,輕輕拍打他臉頰,焦急地呼喚白衣:『白衣……白衣!我是子商啊!』

『子……商……』

白衣虛弱地回應,眼皮沉重掀不起。

『白衣你忍著點,我馬上帶你回去找風之痕。』

懷抱起白衣,洛子商身形還未動,白衣已緊張地抓著他的衣襟,用力喊道:『我不去──咳咳……』

一時氣岔,加上一夜淋雨受了風寒,白衣才開口說了三個字便咳嗽不止,揪得洛子商心痛。

『好好,不去、不去……』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洛子商還是依著白衣。『那我先帶你回玉籬園可好?』

『咳咳……好……』

得到白衣的首肯,洛子商二話不說,抱著白衣朝自個兒的玉籬園狂奔。

 
床上,退了燒的白衣沉沉睡去。

洛子商吁了一口氣,幸好玉籬園該有的都有,不該有的也有……總之就是樣樣齊全,才能在短時間內讓白衣退燒。

儘管如此,洛子商仍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入夜後,白衣有可能再度發燒。

是說風之痕和白衣之間究竟怎麼了?風之痕居然狠心放白衣一人在外頭吹風淋雨,白衣亦不肯回孤獨峰……這事怪得很啊……

 
昏睡了一天,白衣醒來後一時間無法判斷出自己身在何處,適巧洛子商端著水盆進房來,白衣這才想起那時的事。

心裡不可避免一陣刺痛,他是真的離開了……永遠……

『你醒了。』

洛子商欣喜一笑,將水盆放在一旁的小几上,擰著濕巾欲為白衣擦臉。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白衣接過濕毛巾,冰涼的水十分舒服。

待白衣擦拭完畢,洛子商將毛巾丟回水盆中,笑了笑對白衣道:『白衣你想淨身吧?我這就替你準備去。』

『子商……』白衣遲疑地道:『你……什麼都不問?』

『問什麼?你願意告訴我就會說,不想說我也不會勉強你。』

洛子商以一貫的溫柔笑臉面對白衣,白衣反而垂下了頭,低低地道:『希望……你不要將我的行蹤告訴任何人,甚至是憶前輩和……師尊……』

聽到白衣叫風之痕『師尊』,洛子商心裡有個底了。『你和風之痕吵架了?』

『沒有……』白衣的唇角有朵黯然的笑。『我怎麼可能和……師尊吵架,他是“師尊”呵……』

若聽不出白衣的語意,洛子商就該跳下絕崖,自動自發為世間消除一個笨人。

『風之痕不要你?!』他實在無法相信。

『哪有什麼要不要呢?我依然是師尊的徒兒啊……』只不過形同陌路罷了,雖說師尊並無此意,但……他沒辦法回到最初的師徒位置……

事有蹊蹺,洛子商怎麼想怎麼不對,莫非……那個白痴風之痕!難道他不知道他自以為是的『好意』,會帶給白衣多大的痛苦嗎?幹麻弄得兩地相思,心痛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洛子商剛要發表他的看法,白衣已然開口:『子商,我想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就讓“白衣”之名消匿在世上吧!』

『白衣!』

『我只是希望能過著絕囂塵世的生活而已。』白衣抬起頭凝視著洛子商。『我本來不想依靠任何人,但既然天意讓我遇上你,我可不可以……自私地要你陪我?』

即使明知白衣的心仍在風之痕身上,可白衣表明給他一個機會,洛子商自然忙不迭地點頭。
『先休息一天,我知道有個地方十分隱密,連憶老頭都不曉得那裡,明天我就帶你去。』

 
孤獨峰上,風之痕立於山巔,望著遠處的眼滿是白衣身影。

白衣好嗎?應該會很好吧……

不由得,風之痕想起了當天的事……

 
三天前的夜晚,他昧著良心說出了導致決裂的謊言。

話一出口,風之痕便聽得二聲心碎──自己和白衣……

猶記得白衣臉上的淒絕神情,沉默過後,白衣幽柔地輕緩言道:『我恨你……嗎?』

開頭的『我恨你』三字,著實令風之痕心頭一陣緊縮,後頭的疑問詞更加深他對白衣的不捨,但怎麼也比不上白衣接下來的話語要他痛心疾首。

白衣以著相同聲調,字字清晰又無怨無悔地道:『我該如何恨你呢……白衣對……師尊永遠只有愛,不會有恨……』

風之痕再無法言語,就連白衣的名也喚不出口。

『請……師尊回房吧,白衣……白衣明天一早便下山去……』

白衣聲音愈來愈不穩,亦愈來愈微弱,說完便背過身去。

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風之痕愕然看見白衣滑落的閃爍晶光。

一言不發地離開,風之痕清楚這般會使白衣更加傷心,但他不能開口,豈知離去的他同樣嚐到自己鹹澀的淚水……

 
白衣知道自己卑鄙。

明知除了風之痕外,此生的他不可能再愛上第二個人,可他卻對洛子商說出那段話,利用他對自己的感情來遏制傷口的疼痛蔓延。

他這麼做……和師尊對他……不是沒有兩樣嗎?甚至……更為過分……

離開的前一天,闇夜裡的他頭一回確切明白何謂孤寂,毫不制止流淌的淚,一遍遍哽咽低喚著佔據心上之名:風之痕……痕……痕……

親手弒母的傷痛是風之痕治好的,如今,竟是風之痕狠添他的苦楚……

所以……或許真的……沒有『白衣』對誰都好……

------------------------------------------------------------

愈寫愈長......

寫這篇時外面在下雨

聽著雨聲及悲情的音樂...

寫著寫著,自己的心情也跟著沉重起來.....

白衣那不會有恨的宣言

實在令人心痛萬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439&aid=10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