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時事與熱門話題
市長:tina2008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時事與熱門話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有關政治的時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和平醫院小兒科醫師林秉鴻 SARS 隔離日記
 瀏覽8,398|回應1推薦0

willbeboss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和平醫院小兒科醫師林秉鴻 SARS 隔離日記 ----
>
>前一日(2003年4月23日)
>
>早上起床之後,電視用很驚悚的報導和平醫院有7名SARS極可能病例,爆發院內
>集體感染。其實這件事情在昨天院內的耳語就已經沸沸揚揚,只是院方一直沒有公開
>的說明與措施,處理的時效是有點晚。媽媽驚慌失措的叫我不要去,反正我都已經要
>去另外的醫院任職,我說先去醫院看看上級有什麼指示,我相信醫院應該會有一套有
>效的管理防疫措施。後來的事實證明,我當初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
>來到醫院之後,可預期的,除了病患家屬人心惶惶之外,所有醫護人員也是人心
>思變。整個上午病房忙翻了,所有病人都吵著要出院,院方的指示要把全體病人轉往
>士林的陽明醫院,可是萬華離士林實在有點遠,大部分的病人還是選擇提早出院或是
>自動離院再自行前往其他家醫院的急診為多。但還是有4位病人表示要留下來繼續住
>院,我們醫生護士都笑笑說應該叫院長頒發「和平之友」獎章給他們。
>
>下午召開科內會議,院方指示和平醫院關急診、病房、及門診,只剩下預約門診的
>部分,本科也精簡留下大約1/5的人力,大家輪流在家休息。其實我們科內的住院
>醫師都有輪值急診,誰會被感染都不曉得。
>
>護理站驚傳出與我們科同一樓層的婦產科病人X光片發現肺右葉白色區塊,而且比
>昨天的來的大,科內同仁紛紛議論這兩張X光片,並且狂罵收她住院的主治醫師。這位
>病人正是B8病房的看護工,28歲印尼籍人士而且是名孕婦,不巧的是她這次照顧胡姓
>超級散播者隔壁床的中風病人。前天背病人的時候出現下體流血,晚間開始發燒,這
>位婦產科主治醫師明知其危險性還把她收來我們病房,自然被大罵豬頭。我們會本院
>感染科醫生但他一直遲遲未出現,最後是一名胸腔科醫師來看,他看了也說不能排除
>SARS的可能性,然後就走了。我們有4位照顧她的護士小姐聽了臉都綠了,她們事先並
>不知情。
>
>全院籠罩在一股不安的氣氛當中,所有醫護人員強迫照胸腔X光,我照了,沒事,
>可以準備回家了。一位學姐照了之後發現有異常立刻被要求切一張電腦斷層,後來切出
>來只是一些纖維化組織,是舊的發炎留下來的痕跡。科內大家虛驚一場。
>
>回到家後我立即沐浴更衣,晚餐自己一份菜飯並使用免洗餐具,我也盡量離爸媽遠
>遠的,兩位住校的妹妹也通知她們不必回來了,整晚接到親友的安慰電話不斷,甚至
>報秘方的都有。我心裡想想其實沒事的話有一段長假也不錯,在憂喜參半的心情之下
>也就睡了。
>
>第一日(2003年4月24日)
>早上睡覺睡到自然醒,起來看看午間新聞發現還沒什麼事,一樣用過自己一份的早
>餐之後,一邊回email一邊心裡盤算這一兩個禮拜有什麼計畫。但不巧下午三點鐘便接
>到所有和平醫護工作人員緊急召回的電話,我搬了一只旅行箱,收拾好衣服、電腦和幾
>本書,和下班剛回到家的爸爸說明情況,然後就開車往和平醫院進發。路上我還特別到
>7-11狂購一些餅乾糧食和一副撲克牌,接著又接到學長的一通特急電,說如果一小時之
>內不到的話就要被罰六萬塊錢。心裡想政府怎麼會發明這種隔離措施,把一千多名和平
>醫院員工全部召回和SARS病人關在一起,這不是要做一千多份的病毒培養嗎?在SARS
>的傳染途徑不明的情況之下,一千多人在一起很容易就交叉感染,然後就一個一個發
>病,剛好便證明台北市衛生局這個措施是對的。
>
>在無奈的心情之中,最後到達和平醫院,戴口罩的員警把黃布條拉起來,我就驅
>車下停車場,停車場的出口已經被一座長椅堵住,不過我想想搬開其實不是難事,只不
>過現在萬夫所指,離開已經不太可能,而且在外面社區遇到也是遲早的事。兒科的醫
>師幾乎全到齊,只有一位R1到現在還在落跑。大家聚在辦公室一邊看新聞一邊抱怨連連
>,婦兒科三班的護士小姐也幾乎全到,開始把嬰兒室的嬰兒床全部推出來,然後消毒嬰
>兒室,她們今天晚上全部都要擠在那邊過夜。院方高層現在更是忙著開會和應付記者,
>沒有任何的指示或說明,整個醫院簡直是無政府狀態。我們還被通知家人要被居家隔
>離,心情更加沮喪。科內有位新生兒科的主治醫師,妻子也是本科的護理師,兩個人同時被
>隔離,六個月大的女兒還在家中不知託誰照顧。我們幾個住院醫師開始打掃清理病房並
>領東西(棉被、睡袋、枕頭、牙膏)等等,後來聽說衛生局長邱淑媞要來,便吆喝去堵
>邱淑媞,但是側門有兩層黃布條圍著,中間有警衛擋著,外面的布條圍著大批的媒體記
>者,裡面的布條聚集著我們和平的工作人員,等了半天不見邱淑媞來,大家就自行離
>去。
>
>晚上大約10點,我剛好備好一份資料給科上的小兒感染專家蔡醫師,走進院長室
>看見黃主任、蔡醫師及吳院長等醫院高層正在和邱淑媞開視訊會議。好個邱淑媞!原來
>說要來是這種來法。主任和蔡醫師激動的說衛生局和疾病管制局應該要指派專人來指揮
>和平醫院,但是邱叔緹卻反要求我們醫院內部自己要組織起來,並要求院長要約束一下
>自己的手下。
>
>我聽了心裡真的是涼到谷底。沒辦法!現在的內科主任黃蓮奇、總醫師詹尚易與全體
>內科醫師等人運用和平醫院僅有的11間負壓隔離房(其中有兩房不能用),一肩扛起第
>一線救治SARS的責任,等衛生局的人來實在太慢。當主管的人無法身先士卒,怎能夠
>瞭解第一線的實際情況呢?邱淑媞妳好歹也是和平醫院家醫科出來的吧!因為家醫科主
>任不讓妳升主治醫師,今天妳就來報復了嗎?所有醫學界人士摸著良心都知道,現在每
>家醫院都藏著SARS病人隱瞞不報,SARS的滲入台灣,不是因為今天和平醫院漏看了
>一位病人然後爆發集體院內感染所引起的這麼單純,而是今日兩岸交流實在太頻繁
>,SARS早已悄悄進來了。台大醫師說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SARS防護網終於破了,這句
>話實在說的很沒知識也沒良心。
>
>不過也好,他們的壓力也很大,如今終於可以找一個台階下。台大的成就在於卓越的
>ICU照護技術,使我們SARS的死亡率保持為零,這點我們必須向台大致敬,不過以後感
>染人數不斷攀升、呼吸器不夠用的情況之下,死亡率恐怕就沒有那麼漂亮了。全台灣的
>醫療單位和衛生單位有個共同認知在,要在北中南東各找一兩間SARS專門醫院,誰早被
>抓到院內感染誰就倒楣,所以大家都知情不報,以致於在和平醫院爆發之前,全台SARS疑
>似病例只有30例左右。今天將和平醫院一千多位員工及病患及家屬留在這裡,除了加強
>社會大眾「哦!原來SARS就是從和平醫院傳出去。」的懲罰性隔離之外,實在想不出來
>這種隔離法有哪一點符合防疫的原理?為什麼不把沒發病的的醫護人員居家隔離就好?要
>辦集中隔離為何不做好分區隔離?沒辦法!台灣人民好騙!政客愛演戲!
>
>晚間又出現一位和平醫院護士搭乘阿囉哈跑回高雄的新聞,我心想這下和平醫院
>真的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晚間12點鐘行政院發佈命令讓符合七點條件的病患家屬能
>夠離院,更證明了這次的隔離是依照政治運作原理而不是醫學防疫的原則。院內不斷廣
>播全體內科醫師到五樓開會或到哪裡哪裡,我看他們遲早會力盡倒下,院內分區隔離的措
>施做的不是很好,又有一位跟急診及B8病房八竿子打不著的秘書室的行政人員發病。大
>家在一片謾罵聲中看完夜間新聞,忙了一天實在很累,也就各自回房睡了。
>
>第二日(2003年4月25日)
>
>大約八點的時候就被學長吵起床,說是有護士小姐集體抗議,在電視上看到那些熟
>悉的面孔,有些是我們A6病房或是急診的工作伙伴,新聞報導的方式先是用同情及人權
>的角度出發,接著市政府發佈命令說要罰六萬塊錢及記兩大過處分之後,在改以與香港威
>爾斯親王醫院醫護人員自動自發照顧SARS病患做比較報導。我還是一句老話:「今天政
>府是以強制集中隔離的方式而不是以成立SARS專門醫院來做號召來扣住這一千多人,
>既然如此我們要求隔離的人權以及正當性並不過份。」台灣媒體胡改濫造新聞的惡質由此可見一斑。
>
>科內的醫師全部接受耳溫槍的測量,蔡醫師37.8。C最高,但還不到38。C發燒的
>標準,我37.2。C,好險好險!蔡醫師說她還有點拉肚子,她說她如果真的發燒的話就
>馬上從10樓跳下去,大家聽了都說沒必要這樣,總醫師學長趁她不在的時候叫大家盯住
>她,這幾天感染科醫師的壓力很大,不是去開會就是去看疑似SARS病人,幾乎沒有時間
>休息。科內的人只要聚在辦公室內就戴著口罩,連睡覺也戴著只有吃東西時才會脫下
>來,而且每兩天就換一副。嬰兒室的隔離衣也被我們拿來利用,只要出去辦公室就穿
>著,手套也是戴著,尤其是當坐電梯需要按電梯按鈕時一定由戴手套的人去按。科內做每天例
>行性的消毒,用消毒水噴灑辦公室的器物桌椅,走廊及護理站。但我們深知這樣的隔離漏
>洞還是很大,比如說主任常去和高層開會,至少院長副院長和內科主任就有進入SARS病
>房。蔡醫師有看過SARS極可能病例,護理長有去照顧SARS病患。如果從B棟那邊滲透到
>A棟那一點都不意外。
>
>B棟照顧SARS病患的人力告急,醫院開始擺爛,要求A棟的護士小姐進入B棟
>去輪班,如不配合就要簽下離職申請書。我們A6的小姐大部分都簽了,醫院用這招也沒
>用,少數一兩個不簽答應去幫忙,那純粹是她們人格的崇高,到這個節骨眼,身外的名
>跟利還重要嗎?
>
>科內再度召開會議,主任說她被暗示我們兒科醫師也要去B棟幫忙,她希望聽聽我們
>的意見。總醫師學長詢問工作的內容是什麼,結果是一些打雜的工作。又有人發問為什
>麼非要我們兒科醫師不可?主任說我們醫師被要求身先士卒,我們如果不去的話那麼護
>士小姐也不願意去。我們覺得這種作法真是很愚蠢,兒科的人力應該是保留到小兒SARS
>病患的出現,而不是在第一時間把我們都燒掉,而且現在B棟那邊照顧SARS病患的防範措
>施還沒setup好,去了也只是白白送死。後來我們科內達成共識,除非是本院內科醫師
>全部不支倒地,而又無外院的奧援,我們兒科醫師只好披著隔離衣硬上,前提是要事先
>聲明我們不熟悉內科的業務,後果不能負責。
>
>小兒感染科蔡醫師接著召開學術討論會,講題是The Worst Condition We Face,
>講解這幾天來SARS在本院擴散的大致可能途徑,以及如果我們都不去care SARS病患或
>是分區隔離沒做好我們會遇到什麼樣的最差情況。可能途徑大致如下:
>
>Line 1
>曹姓婦人,4/6發病,4/9來和平醫院然後轉台大
>4/9傳染給放射師,4/16發病轉三總
>
>Line2
>胡姓先生,4/18蜂窩性組織炎入急診住院A7,4/20自動出院,4/21發病回急診再轉台大
>4/18傳染給急診醫師,4/22發病 同病室兩病人,4/22發病
>一名急診護士,4/23發病
>兩名急診實習護生,4/23發病
>一名醫檢師,4/23發病
>
>Line3
>B8不明患者
>B8護理長,4/17發病
>B8書記,4/19發病
>3名B8護士,7名B8病人,1名B8工友,1名B8住院醫師,
>1名B8看護,4/21~4/23發病
>2名洗衣房工友,分別於416及4/20發病(收送B8衣物?)
>
>其中2名洗衣房工友是有問題的,因為洗衣房工友都是大陸藉人士,
>到底是B8傳給他們還是他們傳給B8,無法釐清。
>
>變種冠狀病毒在口水、糞便、尿液,呼吸道及肛門都可以發現,病毒的接受體在我
>們的口腔、鼻腔上呼吸道黏膜、眼睛、肛門等黏膜上,皮膚上沒有此病毒的接受體,所
>謂的接觸傳染是指接觸到黏膜表面而不是皮膚,所以不要摸完口罩外面再去摸摸眼睛、挖
>挖鼻孔,飛沫和糞口傳染必須靠戴口罩和勤洗手及慎重的處理污物來避免。空氣傳染不能
>排除(指病毒可以不需黏附在痰或飛沫上,而是可以自由的隨風飄散,而且口罩無法阻
>絕。),
>
>不要在不通風的地方待太久,睡覺的話要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並關閉空調,我們現在睡覺
>每個人至少都相隔一公尺以上並且戴著口罩。病毒可在潮濕的環境生存一天,所以摸電
>梯按鈕一定要戴手套,周圍環境一天消毒一次的道理就在這裡,以防止間接接觸傳染。如
>果吸入病毒,感染率是50%。發病的人當中有10~20%喘到必須插管的地步,而香港經驗告
>訴我們極可能病例的死亡率由原本的3%上升到10%,這點應該是呼吸器及醫療人員不夠用
>所致。經驗告訴我們如果在有呼吸器的照護之下我們的勝算是80~90%,是指發病的極可能
>病例的存活機會,如果沒有呼吸器的情況下,目前還沒有人作過統計。
>
>不過應該已經有很多人已經感染到SARS而只有輕微的症狀,所以到最後整體人類的存
>活率應該很高的。最後蔡醫師還提到她實在不明白當局的集中隔離到底用意為何,她已
>經建議疾病管制局的人做全院人員唾液、尿液、血液、糞便的抗體測試、RTPCR、及病毒
>培養,讓和平醫院一千多人的犧牲能夠做個研究,對全人類有貢獻。
>
>說完與會人士心情都相當沈重,主任出來講幾句話提振士氣,說是笑口常開身體的
>免疫自然好起來,就不怕SARS病毒了,說完大家用數位相機照了張合照。
>
>傍晚公館國軍替代役男中心開放400床讓和平醫護人員去休息,但只限於B棟的人員
>,我們想上車但是被檔了回來,但其實我們A6的小姐已經偷渡過去了。
>
>晚間大家又量一次體溫,我37.3。C量到蔡醫師38.5。C,她心平氣和的說終於可以
>不用奔波去開會,叫我們給她幾分鐘的時間,她打了幾通電話,收拾好大包小包的東
>西,就到二樓去照X光,然後自己一個人到B棟去。我戴著手套幫她提到A棟與B棟的交
>接處,心裡實在非常生氣,外行領導專業結果就是會這樣,結果人才不斷被犧牲。(和
>平醫院小兒感染科蔡秀媛醫師目前開始有喘的情況,我們從她的行動電話得知,時間是
>2003/4/26 14:30,之後她拒接任何電話,早上還有電話聯絡本科,我們描繪下她設計
>的分區隔離動線。)總醫師學長說其實她自己早就知道自己的情況,要不然她不會說那種
>話,幫大家上了這堂課。其實她會被感染我們科上很吃驚,因為她是我們科上唯一看完一
>個病人便洗一次手的人,做事非常細心,如果她會被傳染的話,那空氣傳染的可能性就很
>大 2。我們現在的身份以經由C級的隔離者上升到B級的隔離者
>(指跟疑似感染者有第一類接觸的人),情況不太樂觀。
>
>蔡醫師走後我們執行一次全科大消毒,噴灑消毒水之後,再用紫消燈照射我們的辦
>公室及廁所一個小時,口罩換過,洗澡更衣之後大家獨自回房間睡覺。我睡不太著,打
>開電腦繼續寫我的日記。約莫兩點的時候我路過護理站,一位可愛的大夜nurse正在寫紀
>錄,照顧剩下倒楣的四床婦兒科病人,我和她聊天聊到去照顧B棟病人的問題,好像目
>前也沒有很好的解決方式。這幾天打電話來探聽或是慰問的師長朋友很多,讓我感覺不是孤軍
>奮戰,可惜我還缺一位女朋友,如果有這樣的一個人來support我,那該有多好。可愛的nurse
>用耳溫槍自己來體溫,37.9。C,我笑著跟她說妳要好好保重,她也笑笑回應我,之後我便回
>A612病房,結束了漫長的第二天。
>
>--------------------------------------------------------------------------------
>Dear Friends:
>寫這封信的目的是想要直接告訴你們真實的情況,避免被
>不當的媒體和政客所操弄,因為我們困在裡面的情況和電視上
>報導的角度是不同的。我們在裡面直接面對的是最真實不作假的
>東西—求生存。媒體和政客所面對的是他們的收視率和政治生命
>,而且是由外向內來看整個和平醫院和SARS,這些資訊對大家來說
>都是沒有用處的,因為以後大家都是獨自面對SARS。我們的經
>驗是很寶貴的,大家可以多想想什麼是我們做對的,而什麼是我
>們做錯的,以後當SARS就在你面前你該用什麼方法來幫你度過難關
>。
>在疫苗還未研發出來之前,我們人類老祖先早就給我們解藥了
>,那就是智慧、信心、以及與病毒同步進化的免疫能力,人類歷史
>上歷經黑死病、天花、痲瘋、甚至愛滋病而未滅絕,靠的就是這
>幾樣簡單的東西。SARS並不恐怖,恐怖的是人類自己本身的貪婪
>、軟弱、自私、怪罪他人所衍生出來的災害,拿這次粗魯的集中隔
>離事件來說就是個最好的例子。電視上聳動的報導都是做出來的,大
>家隨便看看就好。
>
>請將這封信轉寄給你們身邊的每一個人,或是張貼到各大BBS站
>如果可以的話請幫我翻譯成其他的語言。不要回信到我信箱,我拒收
>任何信件,我怕一人一信就塞暴我的信箱了。
>我還會與大家聯絡,謝謝!
>
>和平醫院小兒科醫師林秉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257&aid=137175
 回應文章
下次請註明轉貼
推薦0


twndom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下次請在標題註明轉貼,謝。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1257&aid=138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