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心之界
市長:bell  副市長: linfengRebec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心之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失落的一代
 瀏覽2,803|回應10推薦18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8)

Lotus Amita
泥土‧‧‧郭譽孚
linfeng
roseheart
紅粉豹
風語
方正平
獨孤無劍
Xuser
Julia小喵

more...

在二次大戰期間,有一群美國作家,因曾在戰場上看到人性的野蠻,繼而產生價值的幻滅,於是在戰後,自我放逐,故被稱為失落的一代。其代表作家,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海明威,他那燴炙人口的作品「老人與海」,更成了失落一代的象徵。

在這裡,海明威只是個引子,只是用來襯托另一群人,在經歷了重大價值轉變後的現象!

這群人,每年在這段期間,便會被媒體追逐。他們有一個專有名詞,就是「民運人士」,他們曾是多少人心目中的英雄,但隨著他們一個個自我放逐或被放逐,英雄的光環逐漸暗淡,他們一個個相繼迷失在資本主義的燈紅酒綠之中。

有人懷疑他們前此對理想的真誠,口誅筆伐,嚴然其心奸妄,不可寬待的樣子!但我卻從不懷疑他們曾有過對理想的真誠,只是惋惜他們從一個政治的渦漩,轉到另一個政治的渦漩時不能自己!

其實想深一層,當一個人從自己奮鬥及獻身的土地及人群中,被放逐到另一個陌生的世界,經歷著人生價值劇烈的轉變。而這個陌生世界中竟有那麼多人將其視為英雄,一下子成為媒體的焦點,各種金錢與利慾的試探相繼而來,能不滅頂者幾稀!所以一個接一個的巨星,一旦面對資本主義的真實世界,以前被束縛的慾望,一下子獲得了釋放,所呈現人性的真實就更為赤裸!

我們是英雄的創造者,也是消費者。這世界本來就沒有英雄,英雄是我們透過想像所創造。這些所謂「民運人士」的形象,亦是透過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被創造、被消費,然後殞落。

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透過卡通的渲染,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卡通渲染出純潔無邪的形象,對比刻毒的女巫。如果卡通中的白雪公主放屁,我想大家一定大失所望,但在現實世界中,這卻是尋常事。

所謂民運人士亦然,當其被神化成英雄,在現實生活中,便註定會殞落!英雄只適宜在最燦爛的時候,壯烈的犧牲,否則將軍白髪,只徒令唏噓!

他們是失落的一代,而我們同樣是失落的一代!

yaduo

後記:寫這篇文章,緣於在另一網誌中用以上的觀點,回應相關的議題,旋即被刪,但由於該回應沒有備份,有些可惜,只好憑記憶重寫並擴充成為一篇獨立的文章。

江河水/ 二胡曲

同步在「眾說紛飛外」發表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1135
 回應文章
繼續向前行!
    回應給: 泥土(h1234567am) 推薦3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萌烑與芋頭
bell
小鈴鐺

「風蕭蕭兮易水寒」太悲情,「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雖有些蒼涼,但仍有股不屈的意志,日落之後,明天又是一輪紅日,中華民族,經歷二十世紀的艱困之後,已邁開平穩的腳步,繼續向前行!

中華兒女,奮發不懈,有以圖之!

共勉!

yaduo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321913
就這麼「蒼涼」著吧!
推薦3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bell
Rebec
yaduo

哎,「蒼涼」有什麼不好?

如果,我們能夠不要「虛無」的話──

如果我們還沒有「虛無」,如果我們還有些「熱情」,以還能夠在網上施展彈指神功上看──

我們〈台灣〉的社會沒有經過革命,我們沒有流過血,以及流的汗和淚又夠多了嗎?

是否我們不夠蒼老,所以我們還不能充分體會「蒼涼」的況味?

奇怪,由「風蕭蕭兮易水寒」來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我總覺這「蒼涼」是決意的,是有所為的,但願「失落的一代」也能做如是解──

幾次造訪皆難開口

如今忍不住開口的泥土敬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306345
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
推薦7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小鈴鐺
風語
bell
張爺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Xuser
Rebec

百餘年來,我們都困於中體西用與全盤西化的激辯,從變法維新到辛亥革命更紅色革命,從辮子到小平頭更披頭,從船堅炮利到原子彈更淩虛太空,從黃包車到火車更小轎車,從地主貧農到大鍋飯更個體富豪.....,如果這就是百年屈辱的代價與結果,那也沒有什麼好悲傷的!

只不過,總覺得有一股「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的蒼涼!

英雄的浪漫,如果最後只唱一闋「望美人兮天一方!」,也的確太單調!

yaduo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7981
浪子年代的告白
推薦9


風語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小鈴鐺
張爺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yaduo
roseheart
Xuser
Rebec
bell

心情就這樣被放逐,任由歲月侵蝕。誰在乎那心中無奈的呐喊!儘管有一個強有力的養母親、給予情感慰藉、呵護和寬容,心靈的支援,但在那浪跡路程,心中彩繪著最美麗的色彩卻藏起,恣意的享受著頹廢的次級生活,逃避生母文化的傳統,從中獲得解放的快感,揮灑著無拘無束的青春,此是浪漫英雄的終極夢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7309
去美國追求美國夢
    回應給: 小咩咩舅舅‧張爺(soros) 推薦9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泥土‧‧‧郭譽孚
風語
小鈴鐺
張爺
yaduo
roseheart
Rebec
bell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有時候我倒欣賞像柴玲李祿那樣的選擇,他們來到美國很清楚那不再是為祖國奉獻的戰場,乾脆絕口不提政治,卸下光環,逐他們的各自的美國夢。<<

以上張爺的高見,同感!同感!

到美國追求美國夢,追求美國夢到美國,都是比「在廣場上追求美國夢」正確的!

不禁莞爾!

註:此處所指的「廣場」是普通名詞,不專指哪個廣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7047
誰說他們不對呢
推薦8


張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泥土‧‧‧郭譽孚
風語
小鈴鐺
Rebec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Xuser
bell
yaduo

有時候我倒欣賞像柴玲李祿那樣的選擇,他們來到美國很清楚那不再是為祖國奉獻的戰場,乾脆絕口不提政治,卸下光環,逐他們的各自的美國夢。

至少不是被美國政府利用來對付祖國....

誰說他們不對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6738
沒有柴米油鹽、哪有福祿壽喜
推薦9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泥土‧‧‧郭譽孚
小鈴鐺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張爺
獨孤無劍
高妹兒
Rebec
yaduo
bell

本欄題目十分敏感,回應稍有不慎,就會扯上其他公眾化的領域。但是,題目實在太好,忍不住還是要回應一下。

英雄創造時代,時代產生英雄;英雄與時代是兩相契合的元素,對上了,兩相得利,對不上,互相糟蹋。

例如:倘若一個家庭面臨的難題是柴米油鹽,則能夠解決柴米油鹽的,就是這個家庭的英雄;倘若不能解決柴米油鹽,而卻奢談福祿壽喜,就令人討厭啦!

小孩子通常這樣--不知父母的辛苦,卻求額外的需索,結果弄得整個家庭都不痛快。關於「民運人士」,當初我看到報紙上刊出的畫面--那些「廣場上」的青年,手腕上戴的是卡西歐的手錶,口袋裡放的是萬寶路香菸,我想,糟了!雙方都要倒楣了!

的確是失落的一代。

我能講的也只有這些,再說下去,就不合本城邦「談心」的風格與氣氛了。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5175
真心英雄
    回應給: yaduo(yaduo) 推薦7


★ , 香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tu
張爺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Rebec
yaduo
燕(休息中)
bel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2129
當下就已不朽!
    回應給: ★ , 香橙(joanne811209) 推薦5


yad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小鈴鐺
張爺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bell
★ , 香橙

說得有理,英雄只在戰場當下,當下就已不朽!

一旦解甲歸田,還是要柴米油鹽,還是要吃喝拉睡!

yaduo


野渡 / 原鄉人客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2031
英雄亦凡人
    回應給: yaduo(yaduo) 推薦7


★ , 香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小鈴鐺
Xuser
Oskar--耶和華是我牧者
燕(休息中)
bell
yaduo
張爺

您的題目過於龐大,小老兒書讀不多,再加上幾近目不識丁,只能用一些常

看的小說觀點來說出我的看法,中國人習慣“造神”,神是不能消失或是死

亡的,當“神”為我們廣大群眾完成偉業,我們又怎能不感激他,甚至於還

要蓋個廟宇來膜拜他,我們的老祖先,三皇五帝不都是這樣的人物?但是我

們畢竟也都是凡人,凡人總會有七情六慾,總會愛自己的兒女的私心,他們

究竟不是真正的“神”!當“英雄”完成了英雄的志業,就不應再接受人性

的試煉,他會經不起考驗的,因為他偉大美好的戰爭已經打完了,就像  建立

中華民國的孫文,永遠會是民主戰場上的“英雄”,也像“笑傲江湖”裡的

令狐沖,打敗了岳不群,寶劍一扔,依照笑傲整個江湖,英雄?英雄只是我

們想像的偶像而已,他們其實都和你我一樣平凡。    淺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225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