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外省人-外省貴族與外省賤民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從「外省權貴陳師孟」談起 -眷村經驗所向無敵?
 瀏覽5,620|回應5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前言:本來想再談陳水扁,但發現還是陳師孟比較能夠引起我的興趣^^~

無意間闖進了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駱明慶與中山大學政經系副教授劉孟奇煮的意識型態咖啡 - Yam 樂多日誌http://blog.yam.com/lakatos,沒想到在下的一篇權貴陳師孟竟被拿出來討論(原文在『第二本咖啡館留言本』,http://blog.yam.com/lakatos/archives/2036200.html,併附於文末),令我頗感意外。由於我近來講話直的很,也欠缺耐性,請各位包含。

要先說明的是,我對駱明慶教授的某些研究有所批評,但既然針對我該文有最明確反駁的是「盤」先生,我就對你的言論稍微回應一下,算是對「意識型態咖啡」的尊重。不過,先聲明,由於時間不允許,我沒辦法時常上網來回應,請見諒! 

首先,我看到意識型態咖啡有轉載盤立文律師的文章,又發現盤立文律師的blog與此blog有連繫,再看到駱明慶、劉孟奇教授與「盤」先生多所問答,我想,「盤」先生應是盤立文律師無疑。 

基本上,任何人要猜測我寫作的動機都是個人的自由,我也不在意。不過,阿宏網友  August 30,2006 11:44回應說「覺得他寫如〈外省權貴陳師孟〉這類文章的動機無非是要強調不是只有省籍問題,還有階級問題,因此他很痛恨只談省籍問題,特別是外省人佔盡優勢那種談法的」算是完全抓到我寫作的「重要動機」。 

因此,就這點來回應「盤」先生及其他網友。 

根據盤先生在September 1,2006 19:23的回應中說:「…1980年,我住了15年的眷村和毗鄰的四個眷村開始執行重建工作。」,我可以推測,我與盤先生的年齡應該有一點差距,順便告訴盤先生一聲,blackjack從未住過「任何眷村」一天,與盤先生大不相同 

如果「盤」先生是盤立文律師,盤立文律師出身台大法律系,若又是外省人,剛好就是駱明慶教授那篇「誰是台大學生」的優勢外省人,我沒說錯吧? 

再根據「盤」先生在「從我自己的眷村經驗來談「外省人」」(August 31,2006 14:45)來看,他說「住在眷村裡的外省人,就算階級最低的士兵,也有更好的生活和收入。最起碼,國家配給了不必自己維修的住宅,配給了米糧、麵粉、油鹽,而且有穩定收入」、「1980年代前後還有一個重要的土地經濟活動,那就是「眷村改建國宅」政策的開始。這項活動當中,「田僑仔」就是我們這些眷村的外省人。」(September 1,2006 19:23 

我有以下提問: 

為什麼你有眷村住,而我沒有?為什麼你住台北市而我不是? 

根據國防部長久以來對眷村的說帖,都是說「眷村」是為照顧弱勢外省人而存在,到底什麼「弱勢」? 

住台北市的盤先生,花了一百多萬就可以在台北市得到眷村改建的國宅,他的鄰居當時還賣價得500萬,真令人羨慕啊!難怪盤先生會說『「田僑仔」就是我們這些眷村的外省人』! 

然而,沒住到眷村的外省人呢? 

告訴盤先生一聲我與你的差別在哪。 

我前一陣子才去戶政事務所查了地籍資料,也打電話到國防部詢問過,又一再詢問過我父親,我百分之百確定我家住的「不是眷村」,也難怪,我父親每個月居然要為500多元的貸款拼死拼活。 

盤先生,為什麼你可以有台北市的國宅? 

盤先生比較「弱勢」嗎? 

看來盤先生也不像啊! 

根據盤先生在August 31,2006 14:45的回應來看,盤先生小時候: 

小時候我讀的台北市內湖國小,因為附近眷村很多,所以每個班級裡大約有一半的小朋友是「外省人」。除了每學期老師問大家要申請「在學證明書」的小朋友舉手,這時舉手的都是外省人之外,其實平時從外觀上也幾乎可以分別出外省人出來。很簡單,就從制服的骯髒程度──幾乎只要是「本省人」,穿得就是舊舊破破髒髒的制服。根本不必開口講話,從口音上來分別,即使三年級的我就已經熟練地從同學穿的皮鞋來區別出身,因為本省人的皮鞋幾乎都很爛。 

盤先生與我不同的是,我不住在台北市,我上的小學中,「外省人」可能只有23個,最多佔十分之一。從小我父母就給我買大好幾號的衣服,讓我可以穿好幾年。這些事,盤先生一定想不到吧!? 

然而,盤先生卻有眷村住。 

我一直不懂,像盤先生你這樣的「外省人」憑什麼有眷村住? 

論經濟情況,你從小就有皮鞋穿,我倒是非要穿大一號的布鞋上學,直到合腳為止。論住宅,我家那棟20萬的房子要自己出錢,你們卻『一戶34的國宅,我們這些眷戶大約僅須再負擔140萬新台幣的費用。但是經過不斷的協調和抗爭,最後國防部同意將費用減至100萬左右,而且不必計算利息。更優惠的是,如果眷戶自認無法負擔每個月的繳款,可以停止繳款,等到有錢的時候再繳。幾乎可以這麼說,這筆欠款可以永遠免繳。所以,大家都沒再繳款。』!! 

我要再問: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我父親不是將軍,我父親不是校級軍官,我父親不是尉級軍官,我父親是士官。請問盤先生,你有眷村住是因為你父親軍階比我父親低嗎? 

若再根據盤先生的個人經驗『其實我還有個觀察經驗就是,後來考進建中北一女的,通常來自中級以上軍官的家庭;連去當流氓的,大哥也都是高官子弟多,士兵區的子弟往往只是小混混階級。』,如果盤先生就是上台大的盤律師,我想盤先生父親應該是軍官吧!? 

如果是這樣,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如果盤先生就是上台大的盤律師,我必須說,我不能認同國民黨的「眷村政策」。政府怎麼可以根據階級給已經比較優越的人「房子」? 

退萬步言,假設承認盤先生認為「外省人」沒資格講弱勢的言論(此非盤先生的言論,是我引申的),我完全不能理解盤先生根據什麼法理去承領「眷村」! 

換句話說,如果我可以被稱為「既得利益者」,我就有資格質疑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你憑什麼有台北市的眷村住? 

盤先生若是法律人,我必須強烈質疑:你所謂「我不敢說那些不斷談論弱勢老兵的人有什麼特殊政治目的。不過這個題材是不恰當的。首先,一個社會本來就不免有貧富差距」是錯的!以人為法律對優勢的人差別待遇是錯的!如果盤先生認為外省人佔便宜很可惡,那佔底層外省人便宜的人更可惡!! 

我不必說太多眷村改建後的差別待遇,但我必須向像盤先生這類「以眷村經驗看外省人的人」提出質疑: 

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如果眷村的配發是因為階級,而且是越高階越有機會,除非像盤先生這樣的外省人能給我一個「合憲」的解釋,說『盤先生應該有眷村住,盤先生從小所獲得的居住利益皆為正當』,那我才能對我父親因為階級過低而無眷村住感到理解,我才能為盤先生與我被國民黨差別待遇而理解。 

我懷疑,民主進步黨族群事務部所載趙慶華寫的『同樣的「外省」,不同的「第二代」-當代女作家朱天心和利格拉樂‧阿女烏的認同與書寫』(http://203.73.100.106/ethnic/modules/magazine/article.php?articleid=90)不知盤先生是否認同,我也不知道林勝偉所觀察:「退除役」與「退輔」制度其實是具有「高度階層性」的。由於對高階軍官與低階士兵官的待遇明顯不同,因而「形塑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歷程、進而在軍事人口中隱約分化出兩個人口群體。」,盤先生會不會否定。趙慶華認為低階士兵官的「老芋仔」是落魄流離的邊緣人,他們只能「蟄居社會底層,以勞力維生」,盤先生您會質疑嗎?! 

不過,我歡迎您質疑我那當臨時工的父親!雖然,我想盤先生不會也不想知道我父母的背景的

至於台北市人盤先生從小生活的優渥,有空我會拿他與我比較一下。當然,如果盤先生認知到自己住的是「公有的眷村土地」,我非常誠懇的勸您,請您把你的住宅還給台灣,也把你過去所得居住利益還給台灣。您住在台北市,也上了台大,又當了律師,如駱明慶教授所說「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其實占了很多人的便宜,不要因此以為自己很優秀。」,我非常希望所有的「外省既得利益者」把「占了很多人的便宜」還給台灣。 

從盤先生的「眷村國宅」開始,盤先生您同意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11/6

1 

盤先生,如果您就是盤律師,您也願意歸還您的「眷村國宅」給台灣,但您不相信blackjack是一個無眷村外省人的後代,只要您願意並給我回應,我可以打電話到您的律師事務所證明這一切(要我帶地籍資料及所有文件都可以),我樂意見證您還房子給政府。就等盤先生的回覆了!! 

2 

現在要替老兵討公道是嫌遲了些,但要向既得利益者討公道還不晚 

文末張貼舊文: 

告別本省與外省既得利益者宣言 

台灣學術界使用「外省人」一詞由來已久,不管這些學者的政治立場究竟是統一或獨立,他們都用的不亦樂乎。基本上,我認為這個詞彙有點問題,我之所以使用的原因是「透過這個約定俗成的詞彙討論比較能夠聚焦」,這也是台灣學術界無論藍綠都使用此一詞彙的原因。事實上,無論是台大教授駱明慶,或715聲明中的吳乃德(吳乃仁的弟弟),或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在他她們的研究中都使用過此一詞彙。使用這個詞並不具有特殊意涵,台灣學術論文用此詞之例根本不勝枚舉,故我對絲柏客網友在外省人的原罪?一文中以此判斷是否是台灣人一事極反感。 

因此,我對利用「外省人」一詞污名化的行為不能忍受,我在何必看到外省人就抓狂?對「外省人」一詞的辯證有批判,我早在「省籍情結」是一個心靈魔咒更有討論到:「我曾寫過一段話:

父親是外省人,你就是外省人。 

母親是台灣人,你還是外省人。

父親是台灣人,你「才是」台灣人??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愛台灣」還不一定是台灣人,還必須政治正確,當蔣經國說「我也是台灣人」時,我覺得奇怪,有必要特別強調嗎??

有必要!特別當你是「外省人」的時候! 』

真是奇怪啊!如果我血液中流著一半所謂「正港台灣人」的血還不夠的話,那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國家了?

我為什麼是「客人」不是「主人」?只因為我的血統不夠「純正」? 

我在該文對「外省人」一詞背後隱藏的父系思想有所批評,故Aquila 是別了? 還是有空的時候再別一次?對我的指控「再者,只承認父系的基因,那麼母系的基因呢? 要不要加一條他也很反對的罪名:歧視女性呀?」根本不能成立。 

其次,我提所謂的「外省賤民」,Aquila認為是「不倫不類」,SCFtw(X)則扭曲為「國民黨每天給老士官老兵磕頭都免除不了國民黨欺騙他們的萬年罪惡」(別了!挺蔣介石的SCFtw(x)大爺!)。既然這些人不認同我的言論,我引用我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趙慶華寫的『同樣的「外省」,不同的「第二代」-當代女作家朱天心和利格拉樂‧阿女烏的認同與書寫』(http://203.73.100.106/ethnic/modules/magazine/article.php?articleid=90),這篇文章出處在民主進步黨族群事務部,大家可以看看這批人會不會否定利格拉樂‧阿女烏與其他學者。 

要說明的前提是,民進黨固然有許多種族優越主義者,也掌握著大權,但在他們之中仍有部份人不放棄族群對話的努力。在趙慶華這篇文章中,他提到: 

然而,畢竟不是所有的外省族群都能與「既得利益者」、「外來政權」畫上等號,1949年渡海來台的中國大陸移民,雖然有不少位居權貴核心,但為數更多的恐怕是落魄流離的邊緣人。

二、統治者中的被統治者──「老芋仔」

當然,我們必須避免過於簡單地把外省族群「本質化」,也不能據此斷言所有的外省人都屬於「宰制、支配」本省人的「特權階級」,因為就在這個掌握黨政軍權力的「優勢少數」族群之中,還存在著一批經常為人所忽略、停留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少數」:我們通常習慣用「老芋仔」稱呼他們,他們則不無自豪地說自己是「榮民」──在抗日、剿匪等戰役中為國家流血流汗的「榮譽國民」。國共內戰末期,來自中國大陸的外省移民超過九十萬人,六成以上是軍事人口,為安置為數龐大、屬性特殊的「六十萬大軍」,國民政府實施了「退除役制度」和「退輔制度」,對其進行「安置」、「就養」與「就/轉業」等措施。表面看來,這是國家對「抗日戰士」的「政治恩庇」,但是林勝偉卻觀察到:「退除役」與「退輔」制度其實是具有「高度階層性」的。由於對高階軍官與低階士兵官的待遇明顯不同,因而「形塑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歷程、進而在軍事人口中隱約分化出兩個人口群體。

退除役的高階軍官,通常可以轉往學校、公民營事業及政府機關任終身職,甚至不乏領取「終身俸」的機會;但低階士官兵卻只有「三個月的薪俸及主副食代金約四、五百元」的退伍金,頂多外加「蚊帳一頂、蓆子一條、衣服二件」。或者「過渡性」地參與國民政府運用當時美援資金和技術顧問所進行的一連串「國土開發工程」,一待工程結束,便轉往民間「自謀生活」;或依「戰士授田條例」安置於台灣東部的農場,成為「場員」;至於傷殘疾病者,則被安置於各地的「榮民之家」、療養院等處所。

從經營豆腐店、經商失敗卻求助無門、到後來在菜市場做生意,阿女烏的父親既未曾享有不虞匱乏的生活條件,還遭受其所效忠的政府冷眼對待,由此可見老兵不但不屬於外省權力核心的一分子,甚至形同社會底層的邊緣人。至於所謂的「例行性小組會議」,是由「民眾服務站或是退輔會所主導的例行性聚會」,從某個角度來說,這個組織無疑是老兵心靈上的寄託,具有強化其身份認同的作用,脫離組織等於是一種對國家的背叛,儘管當時年輕的阿女烏還不能體會父親的選擇背後隱藏了多麼深切的痛楚,但是,「在數十年之後再回過頭來看父親的作法,我不難理解父親對於這個政權有著什麼樣的一種心灰意冷」。阿女烏的理解說明了她已經意識到國民黨不公不義的本質,此一認識當然也連帶地影響了她對國民政府、中國意識的認同。

「老芋仔」和台灣本省的弱勢族群最大不同在於,他們其實可以算得上是國民黨政軍權力核心的周邊環節,思想言行受其深刻影響和限制、物質與精神上對該權力核心也相當依賴;從其喜歡用「子弟兵」這個稱謂來拉近與「領袖和黨」的關係來看,其實不無藉此提高自身地位的用意。但是這群權小、人少的「族群」,離開社會之後,多數因為「混得不好」而只能蟄居社會底層,以勞力維生。正是這樣的際遇使得他們成為與「優勢少數」十分親近的「弱勢少數」,亦即「統治階層中的被統治者」  

在趙慶華的文章中,他認為低階士兵官的「老芋仔」是落魄流離的邊緣人,他們只能「蟄居社會底層,以勞力維生」。基本上,趙慶華對底層外省人是同情的,我與他所不同的是,我用的是詞是「外省賤民」,趙慶華用的是「社會邊緣人,孤苦伶仃或落魄一生」 

我並不認同趙慶華以阿女烏的文章推論外省人對原住民的歧視,不過,我對他認知到有許多外省人不是「既得利益者」感到佩服。相對的,某些網友如Aquila認為我的說法是「不倫不類」,SCFtw(X)則全面否定,我也完全不感到意外。 

我在Human angle中有略談一下這些人的心態,我在這些不被理解的外省人 更明確指出了所謂泛藍與泛綠的「本質」: 

在階級複製、貧窮循環的影響,再加上社會歧視、外省老兵妻子個人問題重重交織下,這群人,成為台灣社會的邊緣人。 

國民黨、親民黨的外省貴族們,就算看到這類新聞,心也不會痛一下,反正,民主嘛!這些人票一定會投我啦!而且,智能障礙者、精神病友不會幫我拉票,外省貴族又忙的要替台商服務,哪裡有空呢? 

滿口「人權」的民進黨則是用「二二八」打翻所有的外省人,外省老兵與弱勢台灣人的後代在他們眼中「血統不夠純正」,屬於「雜種」,是他們汲汲營營要消滅的目標,死的乾乾淨淨最好!所以,他們就自生自滅好了! 

於是,就算大家可以看到新聞中老兵拖老命的故事,就算國民黨對不起這些人,泛綠人民會說「他們是外省人,就算他們貧病交加,我們也不在乎」,泛藍人民會說「投我們就對了,我們民主、族群平等」,然後,老兵就算活著,在他們心中卻跟死了沒兩樣,這些「深藍」的人誰要關心?你們有票投就好了,講那麼多! 

基本上,我從小因為我家人的原因受到某些烙印,這是阿女烏與我的共通點。我與阿女烏的差別是:我父親沒有受到白色恐怖的壓迫,但阿女烏她有眷村可住但我沒有,我父親更是早就被國民黨所遺棄。 

所有看到我文章的網友當然可以否認我所陳述的「事實」,在SCFtw(X)大談他父親如何利用人際網路謀職的同時,我父親的人際網路與SCFtw(X)、阿女烏不同的是:我父親退伍後進入一個小工廠當臨時工,在民國70幾年,他一個月領一萬多。當時60幾歲的父親,為他能謀得此一工作感到萬分欣慰 

網友全面否定我的言論也好,說我的說法是「不倫不類」也好,我之所以寫這麼多篇文的目的不在說服這些人,如果我說服不了任何人正視在台灣發生過與正在發生的事,至少我已經在世界上留下了一個記錄。 

不過,國民黨太令我失望了,支持親民黨的某位住過眷村的網友(姑隱其名)曾對我使用那些族群鬥爭的言論也令我失望,更別提民進黨對外省人的仇恨了!台灣的政治如此缺乏人性,我實在遺憾!!我再也不相信任何政客了!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以「人民」為名的宣傳了! 

這是我的「告別本省與外省既得利益者宣言」,如果我以後能夠功成名就,這篇文章可以檢驗我是否已忘了「來時路」。如果我以後是個凡夫俗子,這篇文章可以讓世人看到一個「外省賤民」的吶喊。 

也許大家可以否定一個小小的網路言論,但大家無法否定人性。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有人認真看待台灣發生的事的。 

Written by blackjack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2006.12.02中國時報 尊重孕婦生育自由權by 李勝雄、曾威凱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6.12.02中國時報 尊重孕婦生育自由權by 李勝雄、曾威凱

 

    最近因為陳總統兒子陳致中的妻子黃睿靚是否應該在台灣或美國出生,引起社會的關注與討論;但這樣的討論牽扯在政治上對立當中,而欠缺對於基本人權的思考。

    陳總統於二○○○年的就職演說當中,就揭示我國應信國際人權規範,並加以內國法化,實現「人權立國」的理想。然而,所謂的「人權立國」,並非空洞的口號就能達成,而是透過制度的建立,以及具體的事件的反省,來體現我國追求人權普世價值的理想。此次事件牽涉到國籍選擇、居住遷徙自由、隱私與家庭權利的保障,正是檢視吾人對於人權價值體現的最好機會。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範,任何人得享有遷徙自由,包括離開本國在內;在第十七條也規定,任何人的家庭與私生活,不得任意或非法干涉。同樣地,在更早之前的「世界人權宣言」當中,也規範了所有人享有自由遷徙的權利,以及改變國籍的權利。

    即使不談國際人權規範,在國內憲法也明確保障人民的居住遷徙自由。而且更屬於女性生育的自由選擇權,美國有墮胎的充分自由,女性自然更有選擇生兒育女的自由,包括在世界任何國家生兒育女,任何人除了醫師的意見外,不能干預或妨害。而胎兒的權利也要受到保護,國內民法第七條即有相似規定。

    何況,在美國出生要等到本人在十八歲後可以自由選擇是否要有美國籍,而國人有美國籍及台灣國籍之同胞大有人在,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吾人應該尊重黃睿靚的生育自由人權及其子女的選擇國籍之人權。

    論者或謂,因為總統子女等人的身分特殊,應對於國家更有「信心」,或者不能有其他國的國籍,來宣示對於國家的「忠誠」。然而這樣的說法是非常空泛的,在法律上必須有本國籍才得以擔任者,只有國籍法第十條所定,外國人與無國籍歸化者,不得擔任包括總統、副總統以及各項列舉的公職人員;以及第二十條所規定的,取得外國籍者,不得擔任我國公職。這些規定就是用「國籍」來確保所謂的「忠誠」。

    甚而在刑法上,除內亂、外患罪,以及軍職人員與公務人員因為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而負有特定的忠誠義務外,所有人就應當享有選擇國籍的權利,沒有違反忠誠義務的問題。而這項權利更不應受到不當的限制。

    台灣的確因處在中國威脅下,對於所謂「忠誠」與否的議題,特別容易牽動敏感神經。加上政治利害的考量,使得人權議題與各種複雜因素糾纏。然而,幾百年來人類追求自由、平等的理想,遠比政治的利害得失來得更加重要。

    今日從人權的立場,我們不應該問總統的孫子有什麼理由不在台灣出生,而應該問:我們有什麼明確而正當的理由,可以限制一人的基本權利。尤其是女性生育權,以及其子女選擇國籍之自由人權,更應受到尊重,而不受到任何威脅利誘的妨害,儘管這個人的身分有多麼特殊。

    (李勝雄為執業律師,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理事長;曾威凱為該會秘書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扁,何不向宋道個歉? 【聯合報/施正鋒/淡江大學公行系暨公共政策所教授】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扁,何不向宋道個歉? 【聯合報/施正鋒/淡江大學公行系暨公共政策所教授】

 

2006.12.01 02:57 am

 

 

由總統國務機要費到台北市長特別費的爭議蔓延不止,不管是民進黨淚斬扁嫂、還是會計師公佈小馬哥歷年捐款流向,支持者涇渭分明,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連續劇恐怕還會歹戲拖棚下去。

 

相對之下,台北、高雄市長選舉的火爐一直無法熱起來,一旁的市議員候選人更是焦慮不已,沒有知名度的新人料想將難以出頭。

 

就像傳統市場走廊釘滿插座的水泥樑柱,水槽上端,油膩的電線像蜘蛛網般地穿梭來去,忽然一聲鈴響,原來,兀自掛著一支電話,珍珠奶茶攤的老闆娘還可以服務到家。只要不死人,電線不走火,生意照常作,這就是我們目前制度的寫照。

 

事前,經過監察院審計部、行政院主計長、以及總統府會計長的手,看似無妨,卻是千瘡百孔;事後,部會首長七嘴八舌、眾說紛紜,依然無人可以一言九鼎。呂秀蓮副總統提出「民主轉型徵候群」的概念,就是政治學上所謂民主化過程所面對「制度化不足」的困境。

 

民進黨執政六年以來,念茲在茲的就是選舉中的割喉戰,反正是取而代之,不管是慣例、還是陋習,因循苟且,未能認真從事制度改革,終於嚐到制度殺人的苦果。在相互保障毀滅的思維下,藍軍高舉道德的巨闕,沒想到颱風尾竟會掃到自己人,只是,再高談行政疏失,已經沒有轉圜的空間了。

 

既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行政院長蘇貞昌遲來的一句「歷史共業」,而且還要行政院與立法院出面解套,其實是破壞最基本的三權分立憲政原理;至於「不能惡意株連」的說法,聽來充滿慈悲胸懷,雖然未必有意要替馬市長解套,不過,也很難不被解釋為緊急開鑿的防火溝,意欲與阿扁劃清界線。

 

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謝長廷一向風趣,在調侃郝龍斌是「美國人的爸爸」之際,不忘提醒大家,他當年擔任閣揆時,還特地把在美國唸書的小孩召回來。他自我解嘲,可惜院長只當了八個月就鞠躬下台,耿耿於懷,同樣地是在挖苦阿扁。如果民進黨的接班人都是如此巧言令色,即使平面、電子媒體全力護航,看在支持者的眼裡,恐怕也難有作為。

 

陳水扁落難時,新潮流首鼠兩端,本在意料中,無非是要測試綠色選民意向。人在美國的阿扁嫡系、前客委會主委羅文嘉,義氣凜然指控總統「不斷圓謊」,未必是媚俗,不過,細讀其文,恍然大悟,當年以美國人父親質疑宋楚瑜忠誠的,原來是他的傑作。當年,以出生地、還是國籍來作文章,固然有其歷史背景,不過,時空俱變,在全球化的此刻,究竟要墨守成規、還是昨是今非,仍有議論的空間。

 

其實,儘管美國公民採屬地主義,不過,在美出生,未必一定要申請美國護照。我國奉行屬人主義,只要父母堅持,我們在新大陸的新生兒,仍可向駐外使館、代表處申請中華民國護照。唯一的困境是,將來小孩回國,如果想要重回出生地,譬如留學,美國在台協會的辦事員有可能會覺得沒有面子而拒發簽證。民進黨諸公,就饒了陳致中夫婦、讓他們自己抉擇吧!陳水扁總統,何不向宋楚瑜先生道個歉? 

 

2006/12/01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扁子弟兵 終於切斷臍帶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扁子弟兵 終於切斷臍帶

 

【聯合報/記者羅曉荷】 2006.11.29 03:54 am

 

 

從政路上與扁臍帶相連的羅文嘉,昨天在異邦發聲,與扁清楚畫出一條線。從競選台北縣長時推動「新民進黨」至今,從隱隱晦晦到明確表態,羅文嘉終於與過去切割,自此與扁橋歸橋,路歸路,政治上再不相干。

 

羅文嘉的政治動向一直備受關注,政壇盛傳他考慮循不分區立委復出;不過,直言批扁後,對參選不分區極度不利。熟悉羅文嘉人士認為,羅文嘉只想維持自己從政風格,講這些話也許短期會被批為「忘恩負義」,但「短空長多」,時間久了,民眾會認同他的理念。

 

至於羅文嘉為什麼選在此時把話說出來?相關人士認為,「若在北高選後才講話,萬一選不好,豈不被批為落井下石?」外界喜歡在扁與羅文嘉關係上作文章,羅文嘉選擇一次把話說清楚,也是避免返台後的困擾。

 

羅文嘉具有浪漫的理想主義,這樣的性格,讓他不想面對扁執政後政治運作上的醜惡面,決定放棄政務官身分投入選舉;希望在政治上取得「自己的天空」。

 

不過,從黨員、金主到各種政治人脈,羅文嘉與扁太過重疊,一路是扁扶持長大,無論羅文嘉投入什麼樣的選舉,陳水扁都是他背後的助力與壓力。事實上,這幾年羅文嘉與扁漸行漸遠,在理念上早已分離,只是不願意公然與扁交惡。

 

在台北縣長選舉時,新民進黨運動已是半公開的對扁叛變。深綠基層不諒解他,認為他不該對扁開槍;但支持他的朋友,則認為羅文嘉在情感上「太過婆婆媽媽」,新民進黨運動夭折,就因羅文嘉最終不忍對扁出手,且選舉現實上也需要扁。羅文嘉長期反覆在理念及情感間掙扎,弄得自己辛苦萬分。

 

選後羅文嘉赴海外求學,政治上態度其實已很清楚,他對扁的作風極不贊同,只差沒有正式說出口。

 

羅文嘉這大半年的留學期間數次往返台北美國,都與新潮流系李文忠連繫並暢談政情。羅文嘉這次藉公開發言表明態度,是想做自己的第一步,未來在政壇闖蕩,身邊恐怕再也沒有陳水扁了。

 

2006/11/29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羅文嘉錯了!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蘋論---羅文嘉錯了!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News/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NewsType=twapple&Loc=TP&showdate=20061129&Sec_ID=5&Art_ID=3069345

陳總統的青年軍羅文嘉昨天在美國說,陳致中夫婦在美國生產不妥,因為總統需要高標準的道德。這是我們社會很普遍的想法,需要釐清。

不錯,總統及其家庭是需要高道德標準,否則哪有資格「居其位而眾星拱之」?可是自由主義的前提是更重要的個人權利和選擇自由,那是民主體制的基石,是信仰人性善意的核心價值,才是我們現存結構的第一原理。

 

選產子地點個人自由

基於這項前提,陳致中夫婦選擇哪裡生產是個人自由意志,更是人權與權利,連父母都無權干涉,當然也與陳總統無關。所以,只要合法,兒媳生產地點的選擇,無關乎總統的道德與操守。羅文嘉錯了!

以前美國卡特總統在位時,他老弟作奸犯科被逮捕,沒人據此痛罵卡特。因為成年人的行為自己負責,也向法律負責,不能株連,而前提是那些家人的違法行為必須與領導人無關,沒有領導人的涉入與知悉。所以趙建銘案如果扁不知情,與扁無關;但國務機要費案扁知情也涉入,阿扁因此難逃公道。

 

見不得人好心態可議

我們社會有種奇怪的心理,就是見不得人好,要死就綁在一起死。有人逃生,其他逃不掉的就齊聲痛罵或拉著不准逃。這種賭爛心理其實是罵陳致中海外生產的原型。以前,台灣社會很喜歡罵出國留學生、罵去美國生小孩的人、罵拿美國綠卡的人、罵黃皮白心的香蕉;到現在還遺留如批評有美國籍的人當中研院長等等。那是個集體自卑的年代,出國代表逃掉集體共業,代表生活富裕、代表高人一等、代表最具現代性,因而讓人眼紅,讓人忌妒,讓人酸葡萄,不罵罵何以出這口怨氣?

其實,那種心理背景是狹隘民族主義和集體主義,沒有個人自由的信仰,忽視他人的權利,以族國大帽子掩飾自己心理的忌妒、見不得人好和要死一起死的情緒。現在,台灣信心很強,這種病態心理已減輕很多,給了我們學習「尊重他人選擇」的自由土壤。陳致中爭議的意義就在這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羅文嘉隔海批扁 「圓謊、做偽證」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正在哈佛大學擔任訪問學人的羅文嘉,廿七日在波士頓演講時,對陳總統涉國務機要費案、民進黨處理扁嫂黨紀案有率直的批評。

記者李靜雯/攝影

 

 

羅文嘉隔海批扁 「圓謊、做偽證」

 

【聯合報/記者李靜雯/波士頓二十八日電】 2006.11.29 04:08 am

 

 

國務機要費案十二月中旬開庭,被視為陳總統子弟兵的前客委會主委羅文嘉,昨天在美國波士頓公開對扁在國務機要費案中的表現提出批判,他認為陳總統不致貪汙,只是不了解使用的正確及合法性,「只好不斷圓謊」。

 

羅文嘉說,陳總統、台北市長馬英九都接收一個錯誤觀念,不把私用國務機要費、特別費當貪汙,因為過去都這樣做。

 

羅文嘉說,「當你說了第一句謊話後,接下來要說更多謊,我覺得也許問題出在這裡。」用更多謊言圓謊,問題也越來越多。

 

他看到起訴書,發現陳總統言詞前後矛盾,而且居然還涉及偽證,這實在是很糟糕的事。也有他的朋友說,還好他已經離開台灣了,「否則你也可能是陳瑞仁檢察官起訴書裡頭的一個」。

 

他強調,「我最納悶的是說,為什麼會有可能的偽證出現呢?為什麼有所謂的南線專案出現呢?為何前後說法矛盾,這個事情反而是比較嚴重的。」

 

總統夫人吳淑珍黨紀處理案一延再延,羅文嘉也砲轟黨中央標準不一。他說,「我們都知道起訴不代表有罪,可是以前這套道理用在別人身上都不成立,每個人都被開除黨籍,但到了這案子,如要採不同標準,就要講清楚。」

 

羅文嘉對民進黨近來表現感到失望、憂心,「已走到谷底的民進黨未來發展可能變得極端」。他沉痛地說,「我想失望的一定不只我,很多社會上民進黨支持者都會覺得失望。」他認為,下月北高市長選舉對民進黨是檢驗,看社會對民進黨還有多少信任、期許。

 

羅文嘉也直言總統媳婦黃睿靚在美生產並不妥當,將影響民進黨形象,陳總統身為元首應以身作則,代表對國家的信心。

 

羅文嘉目前在美國哈佛大學進修,他昨天在波士頓大學一場由新英格蘭台灣同學會舉辦的演講會公開抨擊。

 

羅文嘉說,兩千年陳總統競選總統的時候,他幫陳總統做的一支競選電視廣告,批判宋楚瑜一家多少人有美國護照,陳總統用此標準檢驗別人,陳總統自己也說過不會作美國人阿公,他認為黃睿靚在美生產很不適當。

 

他表示,一般人可自由選擇在哪生小孩,「身為元首、副元首、行政院長,就應以身作則,表示對這個國家的信心,這是我的看法。」

 

2006/11/29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