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殺窮人不富的台灣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外省賤民階級
 瀏覽2,875|回應3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慕亞

賤民」,是印度種姓制度中不屬於任何四種種姓的人,他們被看做是低於任何四種種姓的人。

 

在中國歷史上,許多朝代也有賤民階級,有篇文寫的不錯,介紹給大家看――賤民」。

 

台灣有沒有賤民階級呢?

 

基本上,台灣對窮人是不友善的,有首台語歌「金包銀」的歌詞「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不值錢別人呀若開嘴是金言玉語阮若是加講話唸咪就出代誌」,倒也能描繪出他們的悲哀,窮人是台灣最大的賤民階級。

 

我要介紹的是另一個台灣的賤民階級──「底層外省人」。

 

「底層外省人」與台面上的外省貴族大不相同,國民黨黨主席是黨工之子,親民黨黨主席是將軍之子,兩黨的外省人政治人物都有個「好父母」,他們的外省父母不是「公務員」就是「軍官」,他們的父母不是「底層外省人」。

 

「底層外省人」是底層中的底層,在軍隊來說是士官階級,當過兵的都知道,士官階級最高最高只能當到士官長,而這些外省人都是從二兵當到士官長的,有的甚至還升不到,「軍官」級的外省人則至少也可以升到少校,士官長與少校的薪水差多少?舉個例,工友與經理的薪水差多少。

 

我上網寫文的經驗大概就是從我家裝ADSL開始(因有必要性),而這還要感謝那些大學生對陳水扁說ADSL「太貴」,老實說,我的網路寫文經驗是從20046月開始,大學時代也上網,卻也沒寫東西

 

講這個的原因是,我一上聯網,有人知道我是外省人後就說我是「既得利益者」,後來因為宋楚瑜,有他的本省支持者以栽贓方式攻擊我,也有外省人說我「不懂」「台灣人」的想法

 

我目前的情況是可以接觸到很多年輕人的,我的生活形態也能常與所謂的「本省人」接觸,而我的老媽更就是「本省人」,她就挺民進黨,說我不懂「台灣人」未免太沉重,其次,我對宋楚瑜政治行情的判斷有出錯嗎?

 

我唸書考入學考從來沒加過分(我知道很多台灣人認為外省人都有加分),我唸書拿過退輔會的補助款,後來則是靠助學貸款,我們家的經濟從來沒好過,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眷村」,因為政府沒配房子給我們,我生長在本省小朋友遠多於外省小孩的環境,我們光繳貸款就繳了20年(這棟房子只要20萬,我們繳貸款卻繳的很辛苦)。

 

而我的父親是士官長退伍。

 

我算是幸運的,能多唸點書,與我同年紀,卻又是士官長退伍外省「第二代」的我認識好幾個,他們普遍的學歷不高,從事司機、一般勞工的工作,他們既不會考公職(考不上),對自己未來也難以掌握,投靠台獨的外省貴族敢說自己族群「欺負」本省人,但他們絕不敢說自己也壓榨「外省賤民階級」,因為他們不敢面對外省賤民的眼睛,關於這個我會寫一篇專文。

 

我的鄰居有許多「外省賤民階級」,這麼多年來,我有看過暴斃的,也看過老婆跑掉的,更多的是在家裡「等死」的,「老兵」怎麼會「不死」,只是「默默死去」。

 

有生小孩的「外省賤民階級」不知幸或不幸,他們晚婚沒人要,只能娶到一些特殊情況的本省女人,他們生的小孩運氣好的四肢健全(還要祈禱他們不要變壞),運氣差的則身心障礙。

 

相對的,公務員與將校級外省人,不像這些老兵受如此多的限制

 

講點寫這篇的原因。

 

小時候的我是極認同中華民國的,後來因為民進黨,覺得老共不錯,可以壓制他們,這一年多來,經由思辨,經由寫文,經由閱讀,經由一些事件,我的思想有重大轉變,這種國家主義,這種民族主義令我想吐!!

 

民進黨、台聯與國親新其實是一群好朋友,一邊炒作「消滅中華民國」,一邊炒作「保衛中華民國」,整天炒作「台灣保衛戰」,煩不煩?

 

李登輝、陳水扁當總統一共17年,中華民國消失過一分一秒嗎?整天唱台獨,整天唱中華民國,根本是唱雙簧,只會保護自己利益而把選民當肉票,我去了景福門後,我認為這兩批人可惡極了!玩弄人民,莫此為甚!!

 

我在小時候看到有人拿賄款到我家,我就知道窮人是無法參政的,儘管我關心政治,我卻也明白身為「外省賤民階級」的我不可能從政,是有過機會,但我根本不想去認識外省貴族,因為我明白,我們不同。

 

風和日暖下的台灣外省一文中,我寫了一句話「當沒有權力、沒有身分的外省人代言人」,我僥倖能唸書,又生活在「外省賤民階級」之中,我應該要把我所知道的「外省賤民階級」講出來,往後我會寫一系列關於這些人的文章,這也是我一系列關於省籍問題文章的再開始。

 

註:

1.因為現在並非選舉期間,我希望為他們做點紀錄,希望不會有人到處去「告狀」說我是泛綠內奸。

2.我不是「外省菁英」,我不配!「菁英」不能以會上網為條件,台灣上網人口近一千萬,拿學歷來談更好笑,現在唸大學的只能用「氾濫成災」來形容,念碩士班只要有錢或敢貸款,在職班永遠張開雙臂,所以,我不配當「外省菁英」,關於「菁英」,大家可以去看本期新新聞關於「太子黨」的介紹,我也不希望與他們有任何「緣份」。

3.我支持馬英九!我反對民進黨!!!

 

表態完畢^_^

 

相關文章:

1.風和日暖下的台灣外省人

2.台大法律系是不是台灣的亂源

3.老兵悲歌 

4.台灣吊頸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529251
 回應文章
走不出兩岸對峙框架,即提升不了治國視野 聯合報社論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走不出兩岸對峙框架,即提升不了治國視野

陳水扁總統擬廢國統會及國統綱領的新春發言,不意外地立即引來美國的主動關切及公開警告,也迫使府院不得不雙雙出面代為善後。又一次,我們看到陳總統處理兩岸問題的「衝撞酖受阻酖退卻」模式重演;但這次,國內輿論對其出爾反爾感到不耐,民進黨立委說他自取其辱,美方則對陳水扁的善變直接表示不悅,反便宜北京樂得冷眼旁觀。

這次談話,是陳水扁繼元旦談話後再度走偏鋒,意圖搶奪政治議題主控權,不意出師不利,情勢失控,連新揆蘇貞昌都不願發言為他辯護。這項挫折,對陳總統低迷的聲望又是一次重擊,也顯示他在決策上已陷入躁進與盲動的危機。

陳總統的執政危機,追根究柢,主要來自兩大根源。其一,是他長於靠鬥爭來擴張權力,不知如何藉合作及包容以養望。好鬥的習性,讓他從在野陣營快速崛起,卻無法使他在掌權後恢宏施政,也讓民眾得不到休養生息。其二,受限於個人視野,陳水扁的政治手腕幾年來無法擺脫兩岸對峙的框架;包括他個人最重要的政治資產酖酖「台灣主體性」的訴求,也一直是靠著刺激兩岸的敵意來維持。然而,當台灣的政經發展逐漸與全球脈動脫節,陳水扁還企圖利用兩岸衝突來凸顯自己的正當性,便無法再得心應手。

以這次倡言廢國統會及國統綱領為例,陳水扁無非想藉立院刪除總統府黑機關預算的機會反將藍營一軍,以為可煽起統獨對立戰火,營造自己堅守台灣本位的立場。殊不知,民眾對這類形式主義的操作已經太感厭煩,更何況,這不僅違背陳水扁自己「四不一沒有」的承諾,美方必然出手干預也是可想而知的結果。果然,這齣老戲碼未得到任何掌聲,只是再度暴露陳總統的技窮。

的確,當陳水扁愈急於向深綠挺進,人們就愈看穿他的反覆無常。因為,走回深綠基本盤,只是迎合更少數人的口味,證明阿扁誇過海口的「全民政府」、「中間路線」俱成空話。不僅如此,隨著兩岸情勢此消彼長,陳總統長期以來強調的台灣主體性口號,也愈來愈顯得空洞。一方面是陳水扁及執政黨已無法賦與台灣主體性新的內涵,一方面則是孤立在兩岸對峙懸崖上的本土化路線,經不起全球化浪潮的沖刷,已顯得窘態畢露。

從這個觀點看,陳總統廢國統會及國統綱領的呼聲難以喚起共鳴,不只是他個人聲望低迷之故,也是因為民進黨的台灣主體論述已支撐不起當前的政經現實。如果陳總統不能以超越兩岸的視野來重新衡量台灣的前途,而一味將台灣塞在海峽對峙的框架中,一邊作出被打壓、受威脅的姿態,一邊又不斷對內對外挑釁、撩撥,他揮霍的不只是民進黨的未來,也是台灣的未來。

事實上,要不要廢國統會及國統綱領,或者兩者應如何修正調整,原是可以討論的事;但總統個人先大放厥詞,再由政府官員來為其修辭善後,無論如何是極不得體的事。陳水扁在迴避了五天之後,昨天又公開露面說「有信仰就沒恐懼」;跛鴨總統失去民意支持的「恐懼」,豈可能徒言「信仰」便得以消除?在誇稱「要帶領台灣人民走對的路」的同時,陳水扁何不回頭看看,還有多少人民在他後面追隨?

這次事件,不能只看成是陳水扁個人的欠缺深思或突襲失敗,因為那只是表面層次的問題。更深一層看,陳總統無法積極營造及充實台灣的主體實力,卻不斷在虛無的領域作無謂的衝刺,他即不可能找到提升治國視野的道路。作為國家元首,陳水扁不時要由美國國務院官僚來「糾正」其言行,這又將台灣尊嚴和主體性置於何地?

2006/02/04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545633
廢統很受傷 總統如何善後? /林濁水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廢統很受傷 總統如何善後?


林濁水/民進黨籍立委(台北市)

八二三砲戰後,毛澤東發明了神奇的戰爭方法,對金馬「單打雙不打」,單日發砲、雙日休息,而且砲射到哪裡並不重要,發了砲就好。這可叫「儀式性的戰爭」,取其初一十五燒香拜拜儀式一下,表示雙方內戰還在持續,沒有放棄的意思。儀式常表示現實和理想的落差,由於人生不如意是常態,所以常在儀式中求平安。宗教生活如此,政治上也如此。

台灣過去每逢集會,都要唸國父遺囑,看電影要唱國歌,無非儀式;在國際上,中美雙方領導人見面非得把三公報、一關係法和「一中」先朗誦一遍不可,也是儀式。

儀式常存在意識形態和現實悖離的情形下,因此,兩岸分離的現實既和兩岸統派的意識形態嚴重悖離,於是儀式自然特別多,例如中國事實上把台商當外商、台航當外航管理,卻一定要在該管法律中先用條文宣誓一下「兩岸航線是國內事務」,才能安心。儀式更多的是台灣,早期為了維持台灣不等於中華民國的儀式,大法官行禮如儀地解釋憲法:國會不應在台灣改選,創造萬年國會的偉大儀式。

萬年國會雖過去了,但國家體制上因意識形態的堅持,到處留下的儀式規定,例如不可以廢國統綱領、不可以正名沒完沒了。結果省雖凍卻留有省主席、省政府。每年花個好幾億做儀式燒香拜拜的費用,沒功能的蒙藏委員會也如此。問題是叫執政的民進黨燒香拜統派的神,當然是不可能虔誠,政府便挪用拜拜的儀式經費做另外的用途,於是蒙藏委員會、僑務委員會全拿來做政治酬庸之用,委員長派的全是大獨派,一點也不推動什麼統一使命;總統府國統會的儀式經費則甚至拿來拜異教的神,辦什麼諸如兩岸關係超黨派會議等等。六年下來,藍軍看在眼裡氣在心裡,乾脆在預算上加以痛宰。

但這一來,民進黨政府順勢就把省政府廢了,藍軍由於預算刪在先,於是也只好不吭聲。至於僑委會、蒙藏委員會也在類似情形之下在未來行政院組織法修正中接受廢除的修法,這一下子好幾項統派意識形態儀式就消失了,結果政治社會一點也不起漣漪。但總統進一步順手說要廢國統會就不同了,本來蒙藏委員會、僑委會、省政府的組織還是憲法位階的機關,廢除固然不起什麼漣漪,但國統綱領雖只是行政命令,連法律都不是,要廢起來根本不必修法,在程序上本最容易,但在政治現實上卻起了最大的波瀾。被藍軍和美國共同指控違背了「四不一沒有」的承諾。

當初陳總統宣布四不一沒有時,我大力反對,認為總統不能為了鞏固權力打壓台獨,如今廢綱領我當然不反對,但認為目前民進黨正當勢弱,要量力度時而為,否則總統只是為了鞏固對內的領導,作為收編激進派的策略,拿台灣主體意識做為武器使用,不是愛護台灣主體意識之道,任意的使用會使其受傷。

在陳總統剛宣布考慮舉辦廢國統綱領的儀式性活動時,支持者極其興奮,如今美國一打壓,看來又退縮了,這一來,如連行政部門可以主導不必經國會的廢行政命令都做不來,還被美國羞辱,支持者大興奮逆轉成大沮喪,用來只求鞏固內部領導的作為,恐怕反使總統很受內傷。如何善後,還請總統深思。

2006/02/04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545629
《華府瞭望》美方抗議阿扁的元旦文告【傅建中】中國時報 A4/焦點新聞 2006/01/09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    A4/焦點新聞           2006/01/09

《華府瞭望》美方抗議阿扁的元旦文告

傅建中
  陳水扁總統的元旦文告,再度表示如果條件成熟將在二○○七年舉行「新憲公投」,此說明顯違反他的「四不一沒有」承諾,引起美方的嚴重關切。表面上美國務院在阿扁的新年演說後,只是官樣文章的重申嚴肅看待他「四不」的以前承諾,並把「四不」的內容逐一宣讀一遍,以提醒陳總統「君無戲言」。實際上,阿扁的演說立即引發了華府的不悅和抗議。台北駐美代表李大維六日在雙橡園的記者會上,證實了美方的強烈反應。雖然李大維沒用protest(抗議)的字眼,但他承認美官方確實就阿扁的演說,向他有過d`emarcherepresen tation的表示,d`emarche(法文)和representation都是外交用語,等於抗議,只是聽來和看來不似protest那麼強烈和刺眼而已。

  李大維透露,自阿扁的文告發表以來,他和美行政部門的接觸、溝通頻繁,而美方對他的表達是「直率」的,所謂「直率」從外交語言來說,是滿重的,無異於直話直說,不滿之詞溢於言表。做為外交官,李說他的任務是reconcile(調和、化解)扁與美方的齟齬,如做不到這一點,他的任務就失敗了。到目前為止,李大維尚未成功,因為他坦承與美方還沒達成充分共識。看來這是李的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

  好有一比,當年(1958)蔣介石總統與美國務卿杜勒斯發表聯合公報,承諾放棄以武力光復大陸,可是蔣繼續在其一年一度的新年文告中揚言「反攻大陸」,平時一有機會也放言要「反攻」,美方曾多次為此向我駐美大使葉公超抗議蔣總統違背承諾,葉起先也是要reconcile(調和)台北與華府的歧見,可是後來美方的d`emarche多了,葉大使不勝其煩,且無計可施,於是乾脆向美方直言:「不要對那老傢伙(old man)的話太認真,他那些話都是說給國內聽的(for do mestic consumption)。」後來有人打小報告給蔣說葉在美國人面前毀謗蔣,罵蔣是「老傢伙」。其實old man並無不敬之意,美國子女們在背後都叫他們的爸爸old man的,這樣叫法反倒有親切之意。

  以李大維的個性和作風,不管他多麼無奈大概不致於在美國人面前稱阿扁old man的,再說阿扁也沒那麼老。至於會不會有一天李也像葉一樣,告訴美方扁的「公投制憲」是說給島內聽的,特別是他的死忠支持者,就很難說了。

  葉因直言賈禍,遭蔣星夜召回罷了官,並軟禁在台。李是阿扁在華府所佈的一著好棋,應不致於和葉公超同一命運,何況李確實對扁忠心耿耿,到任一年多來,為了化解阿扁「公投綁大選」所製造的台美之間的不合,真是宵衣旰食,不僅他個人不捨晝夜,夫人池琳也全力投入,前些時竟累得病了,迄未完全復原。

  六日雙橡園的記者會上,出現了一有趣的畫面。李大維為了阿扁元旦一席話,和美方折衝樽俎,心力交瘁,而有戚容,兩位陪在一旁的副代表裘兆琳和高碩泰則是一意氣風發,一勁氣內歛。裘副代表應記者之請,發表她對阿扁「新憲」的感想時,說是她樂觀其成,並頻頻要求記者勿「擴大解釋」。

  裘對阿扁毫無保留的支持與李的憂形於色成鮮明對比,有人當場指出,李裘二人是「一樣事情,兩種心情」,高此時幽了一默引用裘的話說:「不要擴大解釋」。恐怕扁為了穩住自己搖搖欲墜的陣營,巴不得別人擴大解釋他的「新憲」之議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545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