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反共反獨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反共反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反共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05-12-9照片] 武警在廣東汕尾東洲村開槍“鎮壓”抗爭的村民
 瀏覽8,880|回應31推薦6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tina2008
☆Princess蕾蕾☆
蓮心
Vi
SCFtw2


<http://www.dajiyuan.com/gb/5/12/9/n1148284.htm>

不被允許認領屍體的死者親屬持香跪求武警。(大紀元)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477730
 回應文章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11-19〈警突擊結束東洲官民對峙 當局重重路檢防外媒〉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9/dongzhouguanmin/>
自由亞洲電臺
警突擊結束東洲官民對峙 當局重重路檢防外媒
2006.11.19貼出  4:24


當局星期六凌晨出動大量警力突襲廣東汕尾東洲鄉,帶走被村民扣留的八名村幹部,同時抓捕最少兩名村民。直到星期天仍有大量警察駐守,並在進入東洲的道路設檢查站,阻截企圖進村採訪的記者。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9/m1119dxp.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9/m1119dxp.mp3>


汕尾東洲鄉由維權村民陳簽上週被官方誘捕引發的官民對峙在僵持約一週後,警方於星期六凌晨三點採取行動,突擊東洲鄉正中後鋪鎮的一座小廟,帶走被扣押在那裡的八名幹部。

一位村民星期天告訴記者當時的情況, 她表示當時再有村民被抓:(錄音)「來了很多很多人,把東洲全部包起來,連小山都有人包圍。(大約有多少人?有幾千人嗎?)可能有。看到這個情況,如果我們村民出去,損傷會很重。負責看守(八名人質)的只是敲了兩下囉,當時已經是晚上三點了。他們人那麼多,那麼多警犬,很多村民都不敢出來。我們又不想鬧大,只想把我們的村民放回來就可以。(到現在放了村民麼?)沒有,又抓了三個人,就那天晚上抓的。」

而據香港人權信息中心消息,當時被抓的兩位村民星期六下午獲釋回家,他們稱被警察毆打。

當局依然沒有放鬆對東洲鄉的戒備。一位目擊村民告訴本台,直到星期天,仍有過百警察在村邊公路看守:(錄音)「警察 -- 防暴警察吧,在路邊,大概有一兩百吧。」

而另一位村民黃先生星期天告訴記者,官方在進入東洲的公路設置了多重關卡檢查:(錄音)「我現在在(東洲)外面。(你是今天出去的?)是呀!(出去的時候在公路上有沒有看見警察?)有,在那裡查車,在乾田那邊公安分局,還有這邊派出所出都有。(查什麼呢?)聽人家說查有沒有記者嘛!(你們歡迎外界採訪麼?)肯定的,我們歡迎外界來東洲村,把這真實情況報出去。」

而黃先生還告訴本台,有外國記者星期六在東洲採訪,遭到公安追蹤,現下落不明:(錄音)「那個記者是美國的記者吧,我跟他講了一句英語,說:「 I don’t speak English (我不會說英語)。公安機關要抓他,他租了一部的士嘛,公安在那輛的士周圍等他來抓他。他躲到不知道什麼地方,現在不知道去向。」

記者致電管轄東洲的紅海灣公安分局,警員對抓捕村民、截查車輛、及外籍記者下落的詢問一概表示不清楚。不過他強調在大陸採訪要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錄音)「(我想問您們現在是不是在路上檢查去東洲的車輛?)你是哪位?(我是香港記者)想過來採訪就要遵守大陸的法律和規範。(聽說有幾個美國記者去東洲採訪了,……)嗯。(他們可以成功地採訪,還是會遞解出去?)這個事情我也不很清楚。(是不是現在有村民被抓?)這個具體我也不清楚。」

汕尾東洲村去年12月6日發生軍警槍殺維權村民,造成至少三人死亡八人重傷的事件,令這個小小的村莊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然而,下令開槍的政府官員沒有負任何刑事責任,反倒是維權的十三名村民代表被判三至七年的徒刑。

一年之後,不但引發維權的電廠徵地賠償款沒有到位,徵地範圍更進一步擴大,當地維權村民則繼續受到打壓。村民說:(錄音)「電廠那邊現在那個土地都賣得差不多了,它是強佔嘛,也沒有量,也沒有通知,一下子踢到外面去了,比以前那個範圍多了三十米。(是今年發生的?)嗯!前幾天我們村民去找那個村幹部,電廠的水也要從我們村裡過,電也要起電線桿,反正他不解決,也沒有賠錢。很多人都說現在的官太黑暗了,比以前國民黨還厲害,這事就是這樣搞起來的。那個陳簽也就是起了帶頭作用而已,有什麼事,他拿那個小喇叭頭宣傳一下。」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955022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11-16〈舊債未清 汕尾東洲再釀鎮壓〉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6/>
《自由亞洲電臺》
舊債未清 汕尾東洲再釀鎮壓
2006.11.16貼出  3:56


去年十二月六日發生了軍警槍擊維權失地農民的廣東汕尾東洲村週三起又有大量軍警進駐村莊周圍,村民擔心慘劇重演。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6/m1116dx2d.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11/16/m1116dx2d.mp3>


事情起因是官方上周抓捕一名維權村民陳簽,村民扣留八名村幹部要求交換。官方不但拒絕要求,並強硬表示要將該村民定罪。雙方僵持近一周,當局星期三下午開始,陸續派公安、武警、及消防警察進村,星期四已有數百人在東洲村外的公路上以及外沿的郵電大樓和供電大樓內待命,一位村民告訴記者說:(錄音)「昨天下午到現在嘛。昨天下午就開始了,就在東洲裡面,就在公路旁邊,今天下午越來越多,那些警車和水車(消防車)全部準備好了。他在郵電大樓裡面,我們也看不見有多少警察。裡面很寬的,什麼都有,裡面藏什麼我們也不知道。」

村民稱官方早就有計劃在星期四晚至星期五採取行動,並事先切斷東洲與外界聯繫,東洲甚至附近村莊的網吧星期三下午都接到通知,第二天不准開門。村民說:(錄音)「上網全部封掉了。今天晚上可能會出事。收不到這裡的新聞嘛。昨天下午官員就通知全部網吧老闆,叫他們全部不用開。」

記者致電東洲隸屬的紅海灣管區公安分局,警員表示領導正在研究如何行動,詳情不便透露。他說:(錄音)「現在是領導還在研究,我們具體也不是很清楚,更不能告訴你(就是說還沒採取行動是麼?)對。」

有村民擔心去年126槍擊事件會再重演,甚至更嚴重,村民們都躲在家中,村民林先生說:(錄音)「可能比去年那個126更嚴重,他人已經在東洲裡面(去年在進村的十字路口),公安也有,武警也有,(村民有什麼打算麼? )他進來就反抗啦,不進來就不反抗嘍。」

去年的126軍警開槍事件中至少有三位村民中彈身亡,而下令開槍的政府官員沒有負任何刑事責任,反倒是維權的十三名村民代表被判處三至七年的徒刑,而引起衝突的土地賠償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近一年來,東洲的村民在官方長期高壓下仍然沒有停止維權,多次舉行大規模的遊行,要求中央調查槍殺事件,以及徵地中涉及的官員貪腐問題。

據瞭解,被抓的五十多歲村民陳簽是積極參與維權的村民之一。他上週四在村中懸掛反貪橫幅時被官方誘捕。週六上千村民前往街道辦事處要求放人,並扣留當時在場的八名幹部,至今安置在村中某處,由村民看守。一位村民說:(錄音)「給他抓了一個人,可能給他打了。我們跟他們說,你一個人放回來,我們八個人還給你,他還不肯,要像以前一樣要來弄一個大事情。現在那八個人在村裡,有一個地方給他們住,有飯給他們吃。」

有村民認為當局抓捕陳簽是要殺雞儆猴,以防維權活動進一步發展形成高潮。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950933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9-21〈汕尾東洲佛誕慶典改遊行 要求土地賠償及懲凶〉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9/21/youxing/>
自由亞洲電臺
汕尾東洲佛誕慶典改遊行 要求土地賠償及懲凶
2006.09.21貼出  3:39


廣東汕尾東洲村民近日發起遊行活動,要求就電廠徵地進行賠償,同時呼籲中央徹查當地貪污及去年的軍警射殺村民事件。官方出動百多警察,星期四警民再次發生衝突。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9/21/m0921dx1.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9/21/m0921dx1.mp3>


農曆七月末本是東洲慶祝佛爺公誕的日子,由於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山地和湖泊,農民生活不濟;加上去年年底的軍警槍殺事件,以及多位村民正在服刑。今年的佛爺公誕村民沒有像往年那樣放焰火辦廟會,而是以另一種形式來過這個節。

本週三開始,數百東洲村民一早就在佛爺公廟集合,打著橫幅遊行到火力發電廠,沿途還叫著口號,一位東洲村民星期四告訴本台:(錄音)「在廟集合,打著標語,叫中央來解決土地賠償問題,還有去年那個開槍死人事件要政府追究責任。以前有海可以捕魚,可以賣可以吃,現在沒有了。土地既不能種菜,又不能種田,又沒有賠償。以前去找政府解決,說來說去沒有用,只好這樣做,沒辦法嘛!後來到了十二點就回來了。」

然而連續兩天村民都無法看見電廠的負責人,因為官方出動了一百多警察 -- 包括武警 -- 擋住村民。星期四,軍警鎮壓事件中重傷者唐大巷的父親還當場被警察打了,引起村民不滿,一位當時在現場的婦女說:(錄音)「大巷的父親今天被那不知什麼兵打了,因為他要衝過去,他們不讓,就打了他,而且打得流血了。一些婦女就說一定要和他們鬥下去,然後就上前推搡起那些武警。我們可能這幾天還會去,去討回個公道。」

記者星期四分別致電東洲的街道辦事處以及派出所,電話都無人接聽。汕尾東洲村村民因為徵地補償款不到位,阻止火力電廠動工,引發去年十二月六日震驚中外的軍警開槍鎮壓維權村民事件,其間最少三名村民被射殺,多人受傷。事後沒有官員負法律責任,只有少數受到行政處分。反倒是十三位維權代表被判處了三至七年的徒刑。村民所爭取的土地賠償依然沒有得到落實。

而汕尾市的官員和媒體都稱對東洲村民的補償已經發放,然而村民並沒有得到這些錢,這裡的幹部更稱賠償的消息是造謠,村民懷疑有官員中飽私囊:(錄音)「去年那件事發生後就說賠償,到現在也是這樣說。汕尾市那些官到我們這裡說給我們每人三萬,還有半年的糧食,根本就沒有拿到什麼錢呀!可能是給官吃掉了。總之現在是很慘。生活很困難,海也沒有山也沒有,我們全部老公全部出去做工。」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879717
引用者清單(3)
2007/01/14 05:32 【offerta viaggi last minute】 offerta viaggi last minute
2007/01/11 09:54 【tramadol】 tramadol
2007/01/03 21:16 【71a278a439d48bcedf4ab163ec08ff7c】 71a278a439d48bcedf4a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7-24〈東洲難屬生活不濟 不顧威脅喊冤乞討〉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宇宙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7/24/dongzhou/>
自由亞洲電臺
東洲難屬生活不濟 不顧威脅喊冤乞討
2006.07.24貼出  4:11


震驚中外的汕尾軍警槍殺維權農民事件發生已經七個半月,而那些被判刑村民代表的家人卻仍在倍受壓抑的角落發出吶喊,要為親人討回公道。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7/24/m0724dx.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7/24/m0724dx.mp3>


兩個月前,十三位村民代表被官方判刑,其中六人緩刑四年,據本台消息,其餘七人被送往廣東梅州蕉嶺監獄服刑。刑期由三至七年不等。

據瞭解,近日這七人的家屬將申訴狀寫在白布上,在東洲鬧市及一些官方機構外敲響銅鑼,展示狀子,要求當局釋放丈夫。一位村民告訴記者:(錄音)「他們要求政府放人,寫申訴狀,希望上面解決。有時在馬路邊,有時在管區,有時到派出所那裡,有時到街上。(其他村民有什麼反應呢?)村民反正也沒辦法嘛。反正上面不解決,農民拿它沒辦法是不是?你不能說什麼,也做不了什麼。土地的問題他們賠償了嗎?)反正到現在是一分錢都沒有,他們對外面說全部解決了,其實農民一分錢都沒拿到。」

被判六年的村民代表林漢儒的妻子劉女士告訴記者,她和其他坐牢者的家屬仍在官方的看管之下,甚至拿加重丈夫刑期來威脅她們。儘管如此,她們還是要上街呼籲,她說:(錄音)他們不讓我出去。每戶有兩個人看著,不給出門,然後就說一些不可以聽的話,把壓力壓到我老公身上,它說你再出去的話,到時候不讓我老公減刑。(那你現在還有沒有出去呢?)有啊,因為我老公是冤枉的嘛!」

除了來自官方的壓力,生活窘迫也是家屬們面對的問題。官方已不像出事初期那樣為了把難屬留在家中偶爾還提供一些物資。要照顧四個孩子的劉女士表示,她甚至沒錢坐車去梅州探望丈夫:(錄音)「它現在說梅州那裡可以去看了,但是現在[我]沒錢去。我不認識路。(現在家裡生活主要靠什麼呢?)主要靠親戚朋友,很困難。我們現在沒飯吃了,叫他們拿米給我們,他們也不拿。到馬路上那裡坐,有些人看見我們可憐就給我們一點錢。(最近官方有沒有趕你們走呢?)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就那樣不理不睬的樣子。」

而另一位正在梅州服刑的村民黃希淑的妻子則要獨力養活七個沒有父母的孫女,她表示官方不讓她去看丈夫。 由於她不會說普通話,由鄰家的孩子向記者轉述道:(錄音)「不給她去看。幹部、公安要他家裡人交錢去給他,不給她去看。黃希淑今年有六十歲了,現在為農民搞生活,被公安局抓去了。七個孫子,很小很小的,只有他的老婆一個人在家裡,想放她的老公回來養七個孫子,沒有父母的。她說要你幫一下嘛。她天天上街去打鑼,寫狀子擺在街上,搞一些錢來養那七個孫女。」

官方阻止家屬上街的同時,也極力控制消息的傳播,村民的電話仍被監控,官員甚至放出風聲要抓捕向外界暴料的人,村民在說起村裡情況時往往欲言又止:(錄音)「你打電話去別人家問一下吧,他放出風聲說要出來抓人啊。汕尾市的官現在很怕事,就怕我們這裡再起什麼風浪一樣,要把這些肇事者抓去。」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78542
心太小
推薦1


桃麗絲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我的心太小  容不下那麼多苦難

我的口不夠大  喊不出震攝人心的呼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75089
殘暴體制
推薦2


桃麗絲的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宇宙

這樣殘暴的體制統治這樣廣的疆域

居然可以存活那麼長久的時間

比秦始皇還要久的時間

這民族性一定是那裡出了問題

看明末歷史  政府軍在後期面對農民起義  關外清軍

很多戰役都已降得那麼順理成章

咱中土又不是沒被異族統治過

幾千年的極權政治

中國人的奴性已經成了慣性了嗎

面對強權可以硬頸不屈  大聲疾呼

是未來中國民主可以深耕扎根的

重要因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74904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5-30〈汕尾重判村民輕罰官 網上發起聯署抗議〉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30/shanwei/>
自由亞洲電臺
汕尾重判村民輕罰官 網上發起聯署抗議
2006.05.30貼出  4:08


廣東汕尾槍殺事件發生近半年後,當局重判農民輕罰官員的做法及官方媒體的片面報導都引起各界的批評。各地維權人士則已在網上發起聯署抗議活動。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30/m0530dx1d.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30/m0530dx1d.mp3>


廣受海內外關注的汕尾槍殺事件中至少三位村民當場死亡。去年12月6日事發後,官方一直掩蓋真相,避談事件,直到一周前才公開:下令開槍的汕尾政府官員受到一些行政處罰,重則撤職,輕則只是口頭警告。而幾乎與此同時,十三位維權村民代表則被判以三至七年的徒刑。官方的這種處理方法引起各界批評。

一位廣州的網民黃偉龍在海外博訊網上寫道:『一場官民衝突,死傷的是村民,被判有罪的是村民,沒有一個當事官員被追究刑事責任。汕尾當局導演的「刑不上大夫」醜劇是對現行憲法的公然藐視。』

大陸人權網站《公民維權網》星期一發起簽名活動,對汕尾東洲血案處理結果發出公民聯署抗議書。一天內已有海內外各界四十多人簽名。公民維權網負責人李健告訴本台:(錄音)「 這件事情到今天這一步令我們非常憤怒,我們表示最強烈的抗議和譴責。同時我們對中央政府到現在依然保持沉默非常失望。所以我們這次聯署的抗議書中特別提到要求中央政府打破沉默。」

對於這種輕罰官員重判村民的做法,村民表示很不公平。他們特別提到大陸的媒體報導事件時刻意的沒有提及抗議活動的前因,即建電廠非法徵地,賠償又不到農民手中的情況:(錄音)我們的村民給他判成這樣了,他們應該把這個事情從頭到尾怎樣就怎樣報出來看啊。但在報紙上看見的是前提沒有說出來,只把後面的那些說出來,不太公正吧!(徵地賠償的事情他們還有提起嗎?)沒有,就好像沒有什麼事情一樣。」

曾於事發後親自到東洲調查過的李健對官方媒體表述事件的方法及對事件前因的隱瞞有這樣的分析:(錄音)「是政府違法違規徵地在先,他們侵犯了當地村民的土地權益,危及他們的基本生存權在先。但是他們在報導上乾脆對這一點隻字不提,直接就說村民襲擊電廠破壞設施,然後又襲擊警方。很多信息可以說明這兩個電廠並沒有被破壞和襲擊,村民沒有對警方造成任何傷害。所以他們所說的這兩點緊急情況都不存在。而他們這樣荷槍實彈,經過長時間醞釀,然後調集這麼多人去,以至最後的殺戮,就是為了把東洲當地及附近村民維護土地權益的行動打壓下去,以使他們攫取到手的利益能夠牢牢抓在手中,而不至於被逼吐出來。」

村民被抓多月,家屬不但被官方騷擾,還面臨經濟上的困境。在宣佈了判刑後,官方仍想通過恐嚇封鎖信息。記者星期二終於打通了被判刑六年的林漢儒家的電話,而他妻子對官方的監聽仍心有餘悸,由上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小二代言。她告訴記者爸爸現在仍在海豐看守所,但官方仍不准家人探視。家裡有四個孩子,生活困難,靠親戚借錢才能維持。官方人員近日才停止了監視恐嚇這一家人。孩子說:(錄音)「我爸爸沒有罪被判六年,我媽媽很傷心,天天都在哭。(現在你們找了律師沒有?)沒有,想找,你可不可以幫我媽媽啦?」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73588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5-24〈汕尾維權村民被判刑三至七年〉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24/shanwei/>
自由亞洲電臺
汕尾維權村民被判刑三至七年
2006.05.24貼出  4:15


震驚中外的廣東汕尾東洲示威村民被軍警槍殺半年後,據本台消息,至少六名被捕的村民本星期三被判三至七年徒刑。而另有消息指汕尾眾多官員受到處分。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24/m0524dxd.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5/24/m0524dxd.mp3>


在去年12 月不滿修電建廠強行低價徵地的抗議行動中,多位東洲村民被軍警槍殺。事後,官方媒體也曾報導過一位副公安局長吳聲在事件中指揮不當,被停職調查,但此後官方仍繼續抓捕村民。據本台瞭解,當局於星期一在海豐市對被捕的村民開庭審理,星期三宣判。

被捕的村民代表林漢儒的一位親戚告訴記者:錄音)「22號開庭,到今天24號全部都判刑了,林漢儒五年,黃希俊五年,黃希讓七年。全村人都知道了,公佈了嘛,在海豐都公佈了,貼出來,有些人去聽的時候都知道了,我們這裡的官也都去了。什麼罪行我不清楚。」

除了三位維權村民代表 -- 黃希讓、黃希俊、林漢儒 -- 之外,還有至少三位村民於同一天被判刑,刑期最短三年。另一位村民說:(錄音)「有六個七個吧,三到七年,三年起嘛,除了三個代表外,還有黃希淑,張新怡,其他的我不太清楚。」

記者希望瞭解開庭細節,但被捕村民家屬或被切斷通訊工具,或受到官方竊聽和威脅不敢與外界聯絡。

記者打林漢儒的妻子的手機,電話無人應答。

而曾經有聯繫的(林漢儒的)弟弟林漢財在數次遭警方傳喚,威脅他不要與外界聯絡後,不敢再說什麼。(錄音)

村民代表被重判,村民們表示憤怒卻也十分無奈:錄音)「村民沒有什麼反應,給那些貪官說個夠吧!」

也有人表示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感到失望:錄音)「東洲的事情是維權的問題,搞到被他判刑。本來應該是溫家寶說要建設新農村搞成和諧社會,對不對?」

與此同時,有消息指近日紀檢監察部門擴大追究東洲鎮壓事件處理不當的責任,對副公安局局長吳聲外的汕尾各級官員也進行了懲處。香港明報即時新聞星期三報導稱:紀檢監察機關近日作出決定,給予汕尾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劉金生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汕尾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李敏黨內警告處分;汕尾市建設局局長陳輝南(2002年6月至2005年5月任紅海灣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黨內警告處分;汕尾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吳聲黨內嚴重警告、撤銷市公安局副局長職務處分。對紅海灣開發區、東洲街道相關工作責任人也分別進行了責任追究。

本台分別致電了以上提及的有關政府部門,工作人員都迴避或否認消息。錄音)[SCF插播:精彩!值得聽! ^+++++^]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695424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4-24〈非禮毆打村婦激民憤 汕尾官方威脅抓人〉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24/shanwei/>
自由亞洲電臺
非禮毆打村婦激民憤 汕尾官方威脅抓人
2006.04.24貼出  4:08


發生軍警開槍鎮壓事件已四個多月的汕尾東洲村。因官方企圖抓捕並打傷村民陳美卿,星期天再次釀成群體事件,當局派上百防暴警察駐村戒嚴,更威脅要抓陳美卿全家及另外十六個到街頭乞討的難屬。以下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24/m0424dx1d.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24/m0424dx1d.mp3>


星期六深夜,東洲村幹部引領汕尾市工作組人員及公安到東門村民陳美卿家中企圖將她抓走,遭遇強烈反抗,村民指期間這位四十歲的婦女身體多處被官員抓傷,包括胸部。一位村民說:(錄音)「三更半夜他們到她家那裡要抓她,她不肯去嘛,就拉來拉去的。十多個人抓她,還有三十多個在外面包圍起來。那天晚上她老公不在,政府一些貪官動手動腳的,抓她的胸部。傳遍東洲啊,引起了大家的公憤。」

星期天,數百個村裡的婦女陪同陳美卿和女兒到派出所討公道,當局派出近百防暴警察到場。有村民指陳美卿當場又被打了一拳踢了一腳,一位村民形容當時的情形:(錄音)「敲鑼打鼓叫我們東洲的人給她討回一個公道。全部人就過去啦,都是一些婦女嘛,因為婦女他們不敢動手嘛。幾百人吧。在派出所那裡,把陳美卿打得最重的那幾個就給她的女兒認出來,說『就是他就是他!』,村子裡的婦女就不給他們走。她的女兒 -- 她家裡有養豬的 -- 就挑了一些豬屎豬尿潑他們。防暴警察就用盾來推,推開人,也用警棍打,可是人家不是站在那裡給他打,還是會閃,跟他們一起推嘛,結果那個工作組的人爬牆走了。防暴警察有兩大卡車,一卡車五十六十吧。」

星期一,防暴警察仍在村莊戒備。陳美卿胸部腹部受傷,要連續六天吊鹽水。記者星期一晚找到了陳美卿本人,並在其他村民的翻譯下與她做了訪問。(錄音)

官方不但沒有賠償醫藥費,陳女士向記者表示,從派出所回家後,發現家裡準備用來買豬的五千塊錢也被官方人員搶走。(錄音)「給人家打的時候她沒有發覺,回家的時候發現所有的錢都沒有了。」

官方指陳美卿是東洲難者街頭乞討以及清明節村民為死者舉行路祭的帶頭人及聯絡者。陳女士告訴記者,公安抓她時表示除了她以外,其他十六位上街乞討的難者家屬也要抓。村民轉述道:(錄音)「她跟她們一起乞討,做邊風,壯膽。公安局的人跟她說不要搞這個,她不聽話,現在要抓她。先抓她一個人,還要抓十六個啊,十六個老婆。」

126 槍殺事件發生後,當局抓捕了近二十名村民,家屬由於失去經濟支柱無以為生,春節開始沿街乞討,大量村民圍觀及援助,造成一片淒涼,破壞了政府意圖製造的一切已經恢復平靜的假象。當局曾多次驅趕,並威脅要抓捕他們,如今終於開始行動。

公安威脅連陳美卿的丈夫和女兒也要抓,全家人都不敢回家。陳女士的女兒表示非常害怕,向媒體求助:(錄音)「很害怕,要怎麼辦呢?我現在怕得要死啊。」

各方關注事情發展。


*****************************************************
<http://www.rfa.org/cantonese/xinwen/2006/04/24/china_clash_rural/>
自由亞洲電臺
當局在汕尾東洲幹部夜闖民居並打傷女村民
2006.04.24貼出


發生警民流血衝突的汕尾東洲鎮又有新的糾紛,村民投訴村幹部及工作人員共二十多人,深夜闖入一名女村民家中捉人,混亂中該名女村民被打傷。

一名認識受傷女村民的東洲鎮村民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上週六的深夜,村幹部及來自汕尾的工作人員共二十多人,闖入陳美卿的家中想抓人時,將陳美卿打傷,當時她的丈夫及三名兒女亦在屋內,但其他人沒有受傷。

該村民說,不清楚他們為何要抓陳美卿,他更指責地方官員在衝突事件後經常無故拉人。

該村民表示,目前陳美卿仍在東洲衛生所留醫,他週一去探望過她,她的胸部受傷,但傷勢不算嚴重,他們已拍下照片為證。

該村民本答應為記者聯絡當事人及其家人,但記者稍後再致電給他時,他表示不方便再接受採訪。

另一名村民表示,事發後的週日清晨,東洲村敲響了銅鑼通知了全體村民,事件令村民感到極為憤怒。她說,陳美卿的大女兒於週日連同一群婦女到有關幹部及工作人員的辦事處抗議,抗議期間向他們潑糞洩憤。

本台粵語組致電東洲村委辦公室查詢時,一名工作人員支吾以對,一時說不知道,一時又否認事件。

而東洲衛生所的人員亦拒絕透露任何情況,只是叫記者明天再來電。

另一方面,週日上午,三名被捕村代表的家屬收到汕尾檢察院的通知函,指犯罪嫌疑人林漢儒、黃希俊、及黃希讓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及引致爆炸一案已送交檢察院進行審查起訴,並要求家人商量決定是否為其聘請律師。

村民透露,家屬接到信件後均十分焦慮,他們擔心汕尾當地司法系統被中共官方控制,沒有律師願意代表被捕的村代表。

汕尾東洲鎮去年十二月數千名村民為地方政府徵地興建電廠賠償問題,與武警及防暴警察發生激烈衝突,村民指警方開槍射擊村民,並施放催淚彈驅散村民,官方聲稱衝突中只有三人死亡,但有村民就指死亡人數超過二十人。(姬勵思報導)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659443
[聲訊新聞] 自由亞洲電臺2006-4-13〈公安部否認存在農民和警察衝突問題〉
推薦1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CFtw2

.

公安部自己公佈的每年七萬八萬件“突發性群體事件”裡發生在農村的哪一件不能描述成農民與警察的衝突?!

睜眼說瞎話到這個地步是不是比伊拉克的那位薩哈夫同志強一百倍?

WHY???

*****************************************************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13/chongtu/>
自由亞洲電臺
公安部否認存在農民和警察衝突問題
2006.04.13貼出  3:34


中國公安部官員在北京表示,中國不存在農民和警察衝突的問題,一些專家認為,忽視中國農村存在警民衝突會使中國社會矛盾更加激化。下面是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石山的報導。

<http://www.rfa.org/service/audio_popup.html?file=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13/m0413-xql.mp3>

<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6/04/13/m0413-xql.mp3>


在中國公安部星期四舉行的2006年一季度社會治安通報會上,公安部新聞發言人武和平在回答境外記者提問時強調,中國不存在農民和警察衝突的問題。中國法院網的報導文章說,武和平表示,中國在經濟高速發展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利益糾紛,中國各級政府對此非常重視,設立了許多解決機制。他說,公安機關負擔的主要是維護社會穩定和社會秩序,不存在農民和警察衝突的問題。

北京仁之泉工作室的工作人員趙昕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公安部的這個說法是鴕鳥政策,對中國底層社會日益增加的不滿視而不見。(錄音)

中國的國際在線網站則發表張若漁的文章,指出公安部的這種說法實際上醞釀著更大的危機。文章認為,由於中國農村存在巨大的不滿情緒,沒有發生衝突,意味著農民已經不信任公安機關,這反而潛伏了巨大的危機。張若漁認為,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那麼整個社會都將坐在火山口上。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則表示,在中國,和農民衝突的對象是中國政府,而不單單是警察。(錄音)

李天笑分析說,中國農村存在嚴重的官民對立情況是公開而且明顯的實事,公安部的否認並不會改善實際情況,相反,這對中國社會來說,危險性可能更加巨大(錄音)「乾柴遍地是一種很形像的說法。實際上,甚至更進一步的說法是,陳勝吳廣現在都已經準備好了。我記得前一陣看到一個報導說,有人跟高智晟律師打電話說:『我們這裡有五萬個人,都準備好了,準備想反抗。』高智晟說:『我們要採取非暴力的方式。』那個人當然不是特別理解,但是這說明一個問題,就是中國農民實際上憤懣已久,而且聚集了很大的反抗力量,……」

公安部的官員表示,中國建立了接受上訪的工作機制,農民提出的合理要求會受到當地黨委的重視,農民也可以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問題。李天笑則認為,中國的上訪機制目前已經基本失效,同時中國又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黨政部門缺乏獨立監督,利益受到剝奪的農民無法循正常渠道解決問題,只能使社會衝突愈演愈烈。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645080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