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殺窮人不富的台灣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這個不公不義的政府!
 瀏覽7,486|回應3推薦3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Rebec
叮咚
badminton

94年基測的考生是首屆九年一貫課程及建構數學第一批的適用者,結果令人矚目。

基測成績單揭曉,有三成考生、九萬六千多人總分不到一百分。分數低的學生集中在花東、苗栗、南投等區域,根據報導,『依近四年的統計,百分以下考生,以九十一年最少,約占兩成六,大約八萬人;去年和前年都約有三成一考生、近十萬人。』。

杜正勝說「城鄉差距不只是教育問題或學校問題,而是整個社會問題。」,沒錯,這個社會實在嚴重的偏差了!

先是社會風氣的墮落,笑貧不笑娼,「金錢」成了最高價值,青少年寧可混黑道,也不願好好讀書,有些更是自我放棄,5月29日「蚊哥」告別式,有不少黑衣少年不諱言他們是參加完「國中基測」才來的,讀書只是「兼差」?

再者,是社會資源分配的極端不公,今天聯合報報導「財政部調出九十二年度「最高所得前四十名」的納稅人資料,年所得都超過三億元,但借用各式避稅手段,有十五人繳的稅不到他們所得的百分之一,其中八人甚至未繳一毛稅錢。四十人中只有五、六個人正常繳稅。這些有錢人繳的稅和他們的所得相比,遠不及一般受薪大眾。」
見: 前年所得前40名大戶 8人沒繳一毛稅

這麼不公平的稅負結構,只要有錢人請得起會計師,拿著未上市股票與「名貴的古董字畫」捐給偏遠小學就可以「合法節稅」,但是,這些偏遠小學能用這些寶貝帳面上的價格「換錢」嗎?

天下雜誌報導說,根據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駱明慶的研究,1979到81年間,最低所得家庭子女就讀大學的比率與最高所得家庭相差11.4%,到了1997至99年間,這個差距擴大為16.8%。主計處九十年度的統計,台灣個人所得最高族群(前十分之一),其所得金額是最低族群(後十分之一)的六十一倍之多,而內政部統計,去年我國全年的低收入戶總戶數達八萬兩千七百八十三戶,總人數為廿萬四千兩百一十六人,雙雙創下歷年新高!

去年逾八萬窮戶 新貧家庭愈來愈多

連首善之區台北市境內的低收入戶人數從民國八十九年的兩萬兩千七百零六人爆增到去年的四萬零一百八十四人,台灣正在向下沉淪!

2003年3月時,商業周刊郭奕伶寫了篇「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描繪出台灣的貧富差距,兩年過去了,情況更嚴重,當時郭奕伶介紹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的〈誰是台大學生〉論文說:
八十六年至八十九年間,八二%的台大學生來自全國前二十所明星高中。
所有台大學生裡,來自台北縣市的比率占五七.六%,至於苗栗縣、嘉義縣、花蓮縣、新竹縣、台東縣等則都低於一%。
駱明慶更指出,台北市學生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是台東縣的十六倍,大安區學生更是台東縣的三十一倍。
而在台大法學院的學生中,父親是大學畢業生高達四二%,母親為大學畢業生的比率也高達二七%,高於一般大學生的一七%與七.五%。
也就是說,要成為台大學生,與家庭背景有極大的正相關,包括父母學歷,及住所區域等。學歷越高、工作所得越高、住所越接近城市(因為政府資源越多),你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越高。
在這個結構下,所有會念書、有能力念好書的學生都努力往前擠,擠到明星高中,再擠到這些公立大學。因為,「只要家裡出一個國立大學生,過去所繳的稅就都拿回來了。」


這還是前幾年的調查,現在阿扁還要加一般的營業稅,卻放「大尾」一馬…這社會還有公理正義嗎!?

每當有人因經濟問題而自殺時,許多人總歸咎於政府,我雖不能完全認同,但不可否認的是,這麼一個不公不義的社會,讓窮苦人民只能不斷的「階級複製」,永無翻身之日,這個無能的政府,你能怪大家恨你嗎?

相關連結:阿扁拼經濟的怪招-加稅?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6/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6250
 回應文章
一校百大 百校苦撐 教育成功?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一校百大 百校苦撐 教育成功?


高正忠/交大教授(新竹市)

八名大學前校長及中研院院士日昨發表公開信要求五年五百億元高教預算,不能獨厚一兩所大學。姑且不論五年內把台灣的大學弄進所謂的世界百大是否可行,但就算成功了又如何?政府不准大學漲學費我很贊成,但又不編經費投資教育,高中小學仍然經費不足,可能五年後真有一所大學進入百大了,但其他學校仍然苦撐。不知那時是要慶祝,還是要為教育致哀?

至於官員提到大陸及韓國都在拚世界百大一流大學,我很奇怪為何要學他們。二月底環境永續指標ESI世界評比,台灣全球倒數第二,政府也是舉我們其實還沒差韓國太多來自我滿足,那時我就質疑為何不直接學世界第一的芬蘭;韓國這幾年已幾乎超越我們,令政府擔心,但我們為何不學教育更成功的國家,如愛爾蘭。

愛爾蘭投資教育成功,但他們的大學沒有一個百大,甚至連前兩百大的大學都沒有,但他們幾乎沒有失業,且已是歐盟第二富有的國家。更難得是,在BBC七月六日的報導看到愛爾蘭也提供外國移民免費的英文教育,讓他們融入愛爾蘭及更有生產力。他們的主政者是在國家窮時就知道投資教育。我們並不是窮國家,政府不能只靠「道德勸說」大學不調漲經費,而又不給經費。更糟的是全國高中小學也是苦哈哈的。即使有一所百大的大學,其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學子都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就能表示教育政策成功了嗎?

教育是長期的事業,絕對不能短視。我不反對要有菁英教育,也贊成大學應朝世界百大努力,但先決條件要有全面且公平的教育。個人這幾年作研究,雖然經費減少是一個問題,但最大的問題卻是學生的素質愈來愈無法進行高深的研究,連基本的論文書寫表達能力也愈來愈差。我並不怪這些學生,主因是我們的基礎教育已鬆動。若不從基礎教育改善,即使給經費,也不容易完成好的研究。

每次基測或大學考完,報紙都是在登各縣市榜首是誰?學校考上幾個第一志願?其實這些學生佔考生的比例非常的低,且這些學生往往不必花太多時間教就可以表現得很好。學校的教學績效絕對不是這些學生所能代表的,只強調這些菁英,導致學校只重視這些學生,使得教育變成一個不公平的體系。

教育應該是要讓每個學生都能看到他們的美好未來,成績不好並不代表是壞學生,但往往讓學生因成績不好就感到自卑,其實這是很不正確的觀念,每個學生都應該有他們的美好未來。

高等教育若也只強調第一流大學,真不知在這種不公平的教育體系教育出來的學生能否關懷社會、關懷環境、關懷弱勢。

其實國外教育較成功的如芬蘭、愛爾蘭等以前並不「先進」的國家,都是想辦法讓每個小孩都能看到未來,如此社會才會有美好的未來。而不是訓練一些不知道關懷社會的菁英,訓練菁英成為戰鬥者,或許他們未來會成功,但不見得對社會有益。有時一些菁英對社會傷害更大,因為他們比別人更有能力奪取資源讓自己享用。

呼籲政府全面投資教育,讓每個小孩都能看到美好的未來,相信國家也會有美好的未來。這篇文章好像在作白日夢,不過,我覺得只要有更多人與我一起作夢,美夢有一天就會實現。投資教育大約要十五年才看得出來,但還好,那也不算很久,我相信我還是會看到那一天。

2005/07/25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320847
貧富差距大,教育成幫兇 /小老百姓「感受不爽」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聯合晚報社論
小老百姓「感受不爽」

很多問題,往往是「感受問題」。

比方說,經濟不好,大家一樣過苦日子,那就沒話說,因為大家的感受都一樣。抗戰時期,大後方重慶流行一句話,「前方吃緊,後方緊吃」,就很明顯是「感受」出了問題,明明戰事吃緊的年代,若偏偏有人能夠「緊吃」,那不是特權,是什麼?

台灣當前處境,當然跟抗戰兩碼事,不過,「感受」這檔子事,你放心,哪兒不公,哪兒有「相對剝奪感」,人們就會敏銳「感受」到,這是不公平的社會!

財政部想祭出個人最低稅負這步棋,用心不差,可是,方案出爐後,行家注意到,個人「海外所得」部分應該課稅這議題,卻悄悄蒸發了。為什麼?因為很難課得到,而且大有可能把一推富人給逼走,所以暫緩再議。

我們理解財政部的「知難而退」。就跟遺產稅問題一樣,你想課,也不一定課得到。所以,乾脆廢了吧,說不定有錢人還會「良心發現」,把錢留在台灣。

這就是很明顯的「感受問題」。富人總有辦法節稅、避稅,而受薪階級呢,總是一路挨打,一路被拔毛。政府可以大辣辣的對人民說:沒辦法嘍,若逼得太緊,富人會跑路走人的。於是,沒錢走人,沒法避稅的一般老百姓,只好自認倒楣,你說他們心情會好嗎?

陳水扁總統為兒子陳致中辦的婚宴,同樣引發感受問題。貴為第一家庭成員,當然可以選擇自己要的方式,完成終身大事。但當媒體把焦點放到戒指、珠寶、禮服、禮金、宴客名單上時,這場婚禮就是「一種訊息」,訊息是會被解讀的。若在國泰民安、諸事皆順的年代,皇家婚禮或第一家庭喜宴,絕對有「與民同樂」的效果。然而,若在景氣不佳,失業率高,自殺新聞不斷見報的年代裡,它又會傳遞怎樣的訊息呢?是不知民間疾苦,是上流社會的一次「忠誠大閱兵」?無論如何,這是「感受問題」。

南台灣一場豪雨,四處淹水,農牧養殖業受害連連,可以預見,災後日子必不好過。對許多小老百姓,這是一天又一天的煎熬,必須精打細算,看緊荷包,才能過日子。但對政府來說呢,財政左支右絀,想方設法要從百姓口袋裡「榨出錢來」,但錢往哪裡去?文武百官在黑頭轎車鑽進鑽出之際,不知有沒有想到他們的衣食父母「小老百姓」的「感受」啊!

2005/06/1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民生報社評
貧富差距大,教育成幫兇

國中基測放榜,不但出現「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畫面,且各種強烈對比使人心驚。總分不滿百者有十萬人之多,令人擔憂國中教育的整體素質出了問題。此外,成績雙峰、城鄉差距等現象較以往更為嚴重。輿論批評教育種種問題,教育部長杜正勝卻答曰,貧富差距是原來就存在的社會問題!

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嚴重,的確是近年來台灣「難以承受之重」。影響所及,校園裡也不敢保證所有的學生都站在平等的起跑點上。貧童繳不起午餐費、好學生為求生計而無法繼續升學等現象,一直是社會關心的議題。

但我們不要忘記:過去幾十年以來,教育曾經是協助社會走向均富的首要工具。早先由於國民教育素質平均、聯考制度力求維護公平精神等因素,教育一直是促成社會平等的重要推手。多少貧窮階級出身的人,藉著公平的教育而有出人頭地的機會;當今總統陳水扁出身三級貧戶家庭,正是此一過程的受惠者。也因此,國內外論及台灣均富奇蹟的文獻,無一不推崇教育的功能。

但如今景象又是如何?由於教改年年變化的實驗性質,學生無所適從,補習業大發利市,多元入學方案又各有巧徑;出現在教育領域裡的城鄉差距、貧富差距已擴大至難以彌補的地步。有人關心基測成績雙峰的問題;卻也有老師感慨表示,由於學生家庭背景不同,雙峰現象早在學生入學的第一天就已出現了。偏遠地區或貧家出身的學生,生命際遇本來已輸人一截;教育過程不但沒有幫助弭平這種差距,反而深化了學生受教過程的挫折感,也削弱了學生的競爭機會和能力。

曾經是台灣均富現象推手的教育,如今成了惡化貧富差距的幫兇。教育部長對此現象應引以為恥,還能再推卸責任嗎?

2005/06/14 民生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1111
阿扁送給全台灣的大禮:健保部分負擔 7月15日調漲
推薦3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Rebec
漂流人生
叮咚

趁著阿扁兒子訂婚,送給全台灣的大禮?

侯勝茂:健保部分負擔 715調漲

【記者韋麗文/台北報導】

衛生署長侯勝茂今天指出,部分負擔今年夏天要漲! 調漲內容包括門診、急診部分負擔,會在公告後一個月實施。據指出最可能的調漲時機,是715,預計可以增加30億元的健保收入,並強化轉診制度的落實。

侯勝茂表示,門診部分負擔將拉大各層級醫院的負擔金額,醫學中心從210元調漲為360元,區域醫院由140元調整為240元,地區醫院由50元調漲為80元,診所則維持50元不變。

除了門診之外,急診部分也將調漲,侯勝茂說,醫學中心急診部分負擔由420元調漲到450元,區域醫院由210元調漲到300元,地區和基層診所多沒有設有急診,也不在調漲之列。

至於之前所傳,復健、藥費的部分負擔調漲,侯勝茂表示,復健、藥費部分負擔,將不在此次調漲內容之中。

待部分負擔一調漲,民眾將明顯感受到醫學中心就醫的負擔沉重,掛號費100元加上、部分負擔360元,看一次病的基本消費為460元,與基層診所掛號費50元、部分負擔50元,基本消費100元相比,就醫的負擔差距達4倍之多。

侯勝茂強調,部分負擔的調漲最重要的精神在於落實轉診制度,轉診制度法律已經訂了十多年,形同虛設,現在一定要動起來,從拉大負擔的方式,讓民眾能流向基層診所就醫。

2005/06/11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看問題》只見醫界苦 不聞百姓窮

【本報記者施靜茹】

衛生署和中央健保局不顧民意,決定要在今年夏天調漲門診和急診的部分負擔費用,形同變相向病患加稅,懲罰生病者。

這次調漲決策的粗糙,讓人想起九十二年九月,衛生署和健保局趁立法院休會期間,調漲健保費率和門診部分負擔。儘管遭衛生署健保監理委員會、全國總工會等消費者和勞工團體強烈反對,官員仍決定蠻幹,監察院後來為此糾正官署。

主管官員大言不慚地說,調漲門診和急診的部分負擔費用,目的是抑制醫療浪費,拉大醫學中心與診所的病患付費差距,徹底落實轉診,避免小病也擠到大醫院。

但從八十四年五月迄今,健保共漲了五次部分負擔費用,包括門診、藥品、檢驗檢查等,照理說,病患應該會因此少上大醫院,但實地走訪各大醫學中心的門診,仍是人潮洶湧,可見用調漲部分負擔來落實轉診,根本行不通。

上路十年的「健保烏托邦」,的確面臨財源難以為繼的危機,但責任絕不只在病患身上。

來自醫界本身的浪費,包括誘導病患做不必要的診察和治療、濫刷民眾健保IC卡A健保錢,造成前年、去年的醫院健保溢付款近三百億元,醫界卻還上街叫窮;健保局官員一年領四點六個月的年終獎金,卻提不出具體的催討成果。

只會把財務危機推給民眾病患承擔,能讓小老百姓心服嗎?

2005/06/12 聯合報】
   http://udn.com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