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時事評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成龍不來台灣,民進黨真威風
 瀏覽6,562|回應5推薦5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慕亞
叮咚
badminton
齋貓
☆Princess蕾蕾☆

坎城影展中國派對成龍()金喜善()一同參加派對。
記者陳俊吉/攝影

成龍,世界著名的電影明星、台灣女婿,曾是台灣警察大使、戒菸運動代言人,一向受到台灣觀眾的喜愛。

但這種情形去年319後已經改觀,2004年總統大選發生「319顆子彈」事件後,成龍曾公開說「那是天大的笑話」,民進黨立委張旭成召開記者會聲討。他痛斥成龍是「侮辱台灣」,並擬提案要求禁播成龍於6月上映的電影,把他列為「不受歡迎人士」,同時呼籲台灣人抵制到香港旅遊,即使路過香港,也不要在港消費,直到成龍「公開召開記者會道歉為止」,雖然張旭成「沒有成功」,但當時成龍沒有屈服,堅持「我說的是事實」,導致之後電視票房受到波及,成龍從此未再到過台灣。


今天上午,成龍在新片專訪時,台灣媒體問他「何時還會到台灣」時,成龍不經思索的說「四年之內不會去台灣」,原因是「因為一小撮人搞得不愉快,所以未來四年我不會去台灣。」。


其實,我想這位武打明星應該也不敢來台灣吧!今年426機場濺血就給這些人一個教訓,「千萬不能搭飛機來台灣」,何況,成龍說了那句該死的話「那是天大的笑話」,這比紐約時報說侯友宜的「破案報告」是「三流小說」還嚴重,成龍應該改口,「319槍擊案情結像三流小說一樣」,也許台灣人會高興一點!


最後,我要對民進黨的本事表示「敬佩」,雖然成龍這位香港明星,娶了台灣老婆,又當過台灣警察大使,戒菸運動代言人,但是,只要說了「不恰當的話」,就算政府不出手,成龍這位硬漢也不得不「知難而退」,真威風啊!誰說台灣沒有國際地位,成龍這位國際巨星不是「怕的不敢來了」嗎?


在此向民進黨的「威風」表示敬意!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5/20

*修改原因1:補圖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1799
 回應文章
成龍也說愛台灣,民進黨你們贏了!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成龍在坎城的發言引發軒然大波,他昨天發表聲明,說出自己的想法與心情。
記者陳俊吉/攝影 2005/06/10 民生報


今年成龍在坎城影展說了「四年內不來台灣」,又挑動民進黨的神經,新聞局後來發表聲明「不邀他參加台灣之夜」。

當時我有所感觸,寫了「成龍不來台灣,民進黨真威風」,感嘆民進黨的威力無窮,而昨天,成龍發表聲明,表示他的談話「被斷章取義、被扭曲」,他還談了他與台灣的感情,又提了買台灣米賑濟南亞海嘯災民的故事,總而言之,就是說他這個香港人「也」很「愛台灣」,我只能說:民進黨,你們贏了!!

一個不住在台灣的人、一個四海為家到處拍片的人、長久以來為台灣拒菸、捐血、捐髓、社會安全等活動做代言人的人、買台灣米捐南亞大海嘯的人、娶台灣人當老婆的人…,居然還要發表「聲明」表示「我愛台灣」、「我沒有傷害所有台灣人的感情」!?

民進黨,你們真了不起!不但能讓連宋趴在地上親吻土地以「明志」,現在又讓成龍從海外「舉證」他很愛台灣,你們真了不起!

每一個人都要「愛台灣」,多麼好的「美麗新世界」啊!

我不得不再說一聲:『民進黨,你們贏了!』

以下是成龍的聲明全文:

日前我在坎城說了一些話,引起波瀾,但是我發現我的話,竟被斷章取義、甚至被扭曲了。最近陸續還是有記者來問我這次所謂的「風波」。我成龍是大丈夫,敢作敢當,我說過的話,我會負責。但我不能接受有人刻意歪曲,抓住我講的某句話就自己發揮、無限延伸,任意編織罪名加在我身上。台灣,是我的情感寄託,我的太太林鳳嬌是台灣人,我對台灣有很深厚的感情。這次我提出這篇聲明,正是出自我對台灣朋友的感情,今天我發表我內心的感受之後,就不會再回答與這次風波有關的任何問題。

批評三一九 像對友諍言

我對台灣的批評言論,是出於我對台灣的關心,我希望台灣好,過去我參與了一些台灣的公益活動,為拒菸、捐血、捐髓、社會安全做代言人。愛之深,責之切,我講了些帶有情感取向的話,獲得許多的共鳴,但也有人不同意,說我「傷害了所有台灣人的感情」。這我不同意。我可能傷害了某些人的感覺,但我沒有「傷害所有台灣人的感情」。請不要動輒濫用「全台灣的人民」來給我扣上「不愛台灣」的大帽子,某些事某些人,並不等於全台灣。我提出對「三一九」事件的看法,我一再強調,是對事不對人,更不是批評所有的台灣人民。即使是朋友之間,也都可能會持各種不同的意見,對於現狀有相反的看法,經過交談,因而瞭解朋友之間的想法,這就是交流溝通,是朋友,就會互相尊重彼此的意見。若是我的看法讓某些台灣朋友感到不快,我在這兒向你們致以十二萬分的歉意,正因我將台灣當做我的朋友,所以我才提出我的看法,我並不認為這是不對的態度。侯孝賢導演以及許多電影界的朋友,也說:「就一句話嘛,有那麼嚴重?」我想,他們不一定完全同意我的話,但是如果我連自己有感而發的一句話都不能講,那才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批判衝著我 已超乎尋常

我聽到有人批評我,說我不是台灣人,不能批評台灣,那麼美國人、日本人就可以講台灣?香港也曾被台灣人批評,台灣人也常批評中國大陸,這些批評別人的人,有受到像我這樣被謾罵的待遇嗎?我知道台灣一些名嘴、名筆,有的和我持一樣的看法,他們卻沒有受到像我這次遭受超乎尋常的力量抗議或抵制。這一連串的似是而非、不公平的報導、否定我的報導,似乎都衝著我來,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不想糾纏在不同的政治表述裡,請不要拿我來當作政治的宣傳工具。我是個演員,我不是政客。我不是滿腦子政治,但我認為我擁有表達自己感情的自由。
有人說我不在乎台灣市場,我要告訴台灣的朋友,台灣是我的娘家,我怎會不重視這塊土地呢?我怎會有了國際名利而忘了飲水思源呢?我是中國人,我拍中國電影,片子好看,有全世界的人看,但我不會忘記我的根本,拋棄愛護我的人。也有人攻擊我說我的票房下滑,今天的我,已經不在乎票房好或不好。在台灣也好,或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也好,哪怕只剩下二、三個人願意看我的電影,我還是會繼續拍下去。拍累了,我就退休。
的確,這幾年我在工作上做了很大的調整,自從我母親過世之後,電影對於我只是第二,我將公益活動擺在第一位,世界上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票房已經不是我會在乎的事了。我也在香港號召演藝圈的同仁跟我一起做公益,我是做了再說,盡我棉力,回饋社會,回饋這世界,就怕做得不夠,來不及做。票房的起落,也給我警惕,提醒我必須更加努力,拍出好片,這些批評,我都虛心接受。瞭解我的電影記者朋友們就會知道,我除了拍動作電影之外,我也投資拍攝藝術電影,像是《胭脂扣》、《阮玲玉》、《長恨歌》。江山代有人才出,我很樂意栽培新人,鼓勵新人出頭,超越我,讓更多的華人在好萊塢能夠有一定的代表性,這是我們華人致力以赴的目標,更希望,讓華語片以華語發音,可能是國語,可能是台語、粵語或客家話,而不是只有英文配音,而是要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華人在電影上的成就。
我注意到部份媒體及少數評論者扭曲我的說法,然後以他們自己預設的立場加以發揮,對我過去所做的貢獻不但忽略不提,甚至做出很輕蔑的評論,我感覺到這些人的不友善,但是不願意去猜測他們持續攻擊我的原因。我尊重所有對我的批評,但是這並不等於我可以接受無中生有、顛倒是非、陷我於不義的評論。

來台恐生波 能免就避免

說這幾年不來台灣,我是為免發生類似連戰先生在機場被抗議的紛亂場面,我不希望引起任何的不愉快,能避免我就盡量避免,這是我的本意,想不到被某些人曲解,又造成軒然大波。我感到很意外,因為台灣今天所享有的民主,是台灣所有人努力爭取來的,想不到,我的一番話,讓我遭到抵制,只因為我對台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批評就抵制我,那麼,這是民主嗎?民主國家難道不是倡導容忍異見,保障言論自由的嗎?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同意,真正的言論自由就是:「我反對你的話,但我維護你發表自己主張的自由。」
我在香港拍過很多關於警察的電影,劇情也曾經有壞警察,香港政府並未因此反對我,反而在拍片過程全力支持我。電影需要多元化的內容,藝術更需要更多的包容。
我對於那些批評我的人、謾罵我的人,我不但不會抵制他們,我反而會誓死捍衛他們批評我、詛咒我、毒罵我的人的言論自由,這就是成熟的民主社會應該有的風範,而我在此只為維護我一點點的言論自由抗辯。況且如果當我來到台灣而真的引起有人向我拉布條抗議叫罵的狀況,這些原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要是傳播到國際間,極可能會影響到台灣在國際間的形象。這樣的後果,我相信有理性的台灣同胞都不願意見到!

愛心無國界 買台米賑災

去年的南亞大海嘯,除了捐款,我還買了五萬盒熟飯捐到南亞,我買的、捐的就是台灣米,因為那是好米,是台灣高雄生產的米,是台灣中部生產的米。我一聽說這米飯可以打開即食,立刻想到這應該是很適合南亞沒水沒電的災民,我希望南亞災民能吃到一口好飯,也感懷台灣人民的愛心。我受聯合國之邀,擔任親善大使,看到柬埔寨被地雷炸斷腿的兒童,很痛心,我常掛在嘴邊的「世界和平」不是口號,而是我真正在付諸行動的事。愛心不分國界,而我們還在分你是台灣人,我不是台灣人,或更甚者,要報復誰、抵制誰,這一點,讓我非常感慨。台灣的農民面臨WTO的衝擊,台灣電影也有類似的困境。我很看好台灣的電影人才,我很欣賞楊德昌、侯孝賢、李安這幾位台灣導演,也很希望有進一步的合作,大家團結,共同拍出好電影,為所有華人爭光。何必興風作浪,讓親者痛、仇者快呢?
祝 台灣的朋友們 生活美好 平安如意
成龍 敬上 二○○五年六月九日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6/10

成龍 近3千字聲明 否認不愛台灣
【記者王惠萍/報導】

成龍坎城一句「4年內不來台」引發的後續效應,令成龍在事發後23天忍不住發出2800字的聲明,他希望媒體原文呈現,好向台灣人民道出他內心真正的想法。成龍聲明稿中,雖然對他的看法若讓某些台灣朋友感到不快致上12萬分歉意,但更要凸顯「言論自由」,他強調,尊重所有對他的批評,誓死捍衛他們批評的自由,但也要維護自己表達感情與言論的自由。
成龍從去年總統大選後對於「台灣」的兩次發言都引發軒然大波,先是「319兩顆子彈」事件後,他說出「天大的笑話」,惹來綠營大加撻伐;今年5月18日出席坎城影展,對台灣媒體脫口說出「4年內不來台灣」,又鬧出一陣喧騰,連新聞局長姚文智都跳出來說話。
成龍在昨天的聲明稿重申,他不接受有人刻意歪曲、抓住他的某句話就無限延伸,任意羅織罪名,更不接受所謂「傷害所有台灣人感情」的帽子。他強調台灣是他的娘家,怎麼會不重視這塊土地呢?。他表示對「319」的看法,是對事不對人。說出「這幾年不來台灣」,更是想避免類似連戰先生在機場被抗議的紛亂場面,或者有人拉布條向他抗議的畫面傳到國際間,會影響台灣的國際形象,沒想到又被曲解。
成龍以台灣女婿的身分,道出他對台灣的深厚感情。他表示,對台灣的批評是出自對台灣的關心,希望台灣好。成龍的聲明稿昨天引發有線電視台揣測是不是和「神話」要上片有關,成龍集團特別強調,上片何時都不清楚,這是兩回事,不要混在一起。

【2005/06/10 民生報】 @ http://udn.com/


愛台灣黨員
intai1112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再訪美麗新世界
刪除 2005/06/10 04:13
書 籍 簡 介

隨著世界逐漸朝向「美麗新世界」的預言國度前進,我們應採取如何的解決之道?本書充滿了赫胥黎洞察人生的睿見,流露出其愛好和平的天性,與道德主義者的天份,讀來令讀者深深嚮往,是震撼世紀文明的批評鉅著。


書籍詳介

再訪美麗新世界 本書是英國超級作家、文明批評家阿道斯.赫胥黎的晚年傑作,距他著名的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的出版已廿七年,當《美麗新世界》中頗具效果的諷刺逐漸成為現實後,赫氏在此以更現實、更緊迫的語調,極力呼籲人口過剩和組織的過分膨脹,將使我們面臨「集權統治,以科學化的符號代替姓名的美麗新世界時代」的危機,敘述那些將人變成劃一性原子手段的洗腦術、化學藥品的誘服、潛意識的誘服、催眠教學等,並提出解決的方針-尊重個人、重視自由、愛與寬容,字裏行間充滿了赫氏洞察人生的睿見,流露出愛好和平的天性,充分發揮了他得自遺傳  「烏托邦是會實現的,我們的生活一直朝向烏托邦邁進,或許我們會開始一個新的世紀,在那個世紀中,知識份子及教育階級將夢寐以求著逃避烏托邦,而回歸到一個非烏托邦的社會-越少的完美,就越多的自由。」 尼古拉.波底耶夫作者簡介 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1963),英國小說家,一八九四年生於蘇利郡,一九六三年死於美國加州,赫胥黎家世淵源,祖父為十九世紀著名生物學者湯姆斯.赫胥黎,父為英國散文作家里奧那特.赫胥黎,兄為近代生物學者朱安.赫胥黎。一九一五年畢業於牛津大學,一九二五年遊歷印度與荷屬印尼,與勞倫斯交往甚篤,一九三二年出版《美麗新世界》,被譽為二十世紀科學與社會科學間互相衝突的一大鉅著,是二十世紀十大小說之一,廿七年後,又出一評論集《再訪美麗新世界》,主要作品尚有《天才與女神》、《瞬息的燭火》等。


目錄

第一章 人口過剩問題第二章 質、量與道德第三章 過度的組織化第四章 民主社會裏的宣傳第五章 獨裁社會裏的宣傳第六章 推銷術第七章 洗腦術第八章 化學藥品的誘服力第九章 潛意識的誘服第十章 催眠教育術第十一章 為自由而教育第十二章 應急之道

美麗新世界
刪除 2005/06/10 04:24
書 籍 簡 介

本書是二十世紀人類對未來文明展望的一部最深刻撼人的作品。在本書中引用了廣博的生物學、心理學之適合高度的文學技巧、哲學眼光,為未來做了全盤性的推想和臆測。本書獲得一九五九年美國文學藝術學會小說獎。


書籍詳介

美麗新世界 本書事二十世紀十大小說之一。是當代著名小說家阿道斯 赫胥黎的偉大傑作,是二十世紀人類對未來文明展望的一部最深刻撼人的作品。作者在本書中引用了廣博的生物學、心理學之適合高度的文學技巧、哲學眼光,為未來做了全盤性的推想和臆測。書中不僅為科學極度發展下的人類前途作一警告性的預言,更刻劃出現代人在科學壓力下的孤絕無助之感,在一個沒有自由、沒有信仰、沒有美和善可言的社會中,人性的湮滅與覺醒,知識分子渴求心靈開放與自由的吶喊。本書為赫氏之代表作。  作者出身於學者世家,祖父及兄長皆為世界聞名的生物學家,故能涉獵書籍、旁徵博引。本書所有的預言皆具有其科學背景。赫氏亦因此書轟動歐美文壇,獲得一九五九年美國文學藝術學會小說獎。實為現代人不可不讀的時代鉅作。關於作者 阿道斯 赫胥黎  英國小說家,一八九四年生於蘇利郡。赫氏家世淵源剖長,祖父為十九世紀著名生物學者湯瑪斯 赫胥黎,父為英國散文作家里奧那達 赫胥黎,兄為近代生物學加朱利安 赫胥黎。赫氏本欲攻讀生物學,但因患角膜炎,雙目幾乎失明,遂於一九一四年進入牛津大學,主修英國文學與哲學。一九三二年,『美麗新世界』一書出版,轟動全球,被譽為二十世紀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互相衝擊的一大鉅著。一九九五年獲得美國藝術學會的小說獎。一九六三年死於美國加州。赫氏為近年來英美文壇的主要作家。著作豐富,有『再訪美麗新世界』、『科學、自由與和平』

關於譯者 李黎  本名鮑利黎,一九四八年生於南京,一九六九年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系,一九七○年赴美就讀於普度大學政治研究所。現任教於聖地牙哥加州大學。出版有小說集『最後夜車』、『天堂鳥花』、『傾城』等。  薛人望  一九九四年生於南京,一九六九年畢業於台灣大學動物學系,一九七五年獲休斯敦貝勒醫學院博士學位。現任聖地牙哥加大醫學院生殖醫學系教授,一九九一年起將任史坦福大學醫學院教授及婦產科系研究組主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7918
聲明.表白 成龍:台灣是我的娘家
推薦2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badminton
☆Princess蕾蕾☆

2005.06.10  中國時報
聲明.表白 成龍:台灣是我的娘家
賀靜賢/台北報導

    影星成龍在坎城影展的「四年內不來台灣」之說,引起軒然大波,新聞局還為此發表聲明不邀他參加「台灣之夜」。成龍認為自己的原意屢被扭曲,決定以口述信發表聲明,還親自校稿、標重點,昨天由「成龍集團」台北分公司發出。

    當中有成龍的委屈、不平,也有為事件的緩頰,還有買台灣米賑濟南亞海嘯災民的故事!

 

    以下是成龍的聲明全文:

    日前我在坎城說了一些話,引起波瀾,但是我發現我的話,竟被斷章取義、甚至被扭曲了。最近陸續還是有記者來問我這次所謂的「風波」。我成龍是大丈夫,敢作敢當,我說過的話,我會負責。但我不能接受有人刻意歪曲,抓住我講的某句話就自己發揮、無限延伸,任意編織罪名加在我身上。台灣,是我的情感寄託,我的太太林鳳嬌是台灣人,我對台灣有很深厚的感情。這次我提出這篇聲明,正是出自我對台灣朋友的感情,今天我發表我內心的感受之後,就不會再回答與這次風波有關的任何問題。

    批評三一九 像對友諍言

    我對台灣的批評言論,是出於我對台灣的關心,我希望台灣好,過去我參與了一些台灣的公益活動,為拒菸、捐血、捐髓、社會安全做代言人。愛之深,責之切,我講了些帶有情感取向的話,獲得許多的共鳴,但也有人不同意,說我「傷害了所有台灣人的感情」。這我不同意。我可能傷害了某些人的感覺,但我沒有「傷害所有台灣人的感情」。請不要動輒濫用「全台灣的人民」來給我扣上「不愛台灣」的大帽子,某些事某些人,並不等於全台灣。我提出對「三一九」事件的看法,我一再強調,是對事不對人,更不是批評所有的台灣人民。即使是朋友之間,也都可能會持各種不同的意見,對於現狀有相反的看法,經過交談,因而瞭解朋友之間的想法,這就是交流溝通,是朋友,就會互相尊重彼此的意見。若是我的看法讓某些台灣朋友感到不快,我在這兒向你們致以十二萬分的歉意,正因我將台灣當做我的朋友,所以我才提出我的看法,我並不認為這是不對的態度。侯孝賢導演以及許多電影界的朋友,也說:「就一句話嘛,有那麼嚴重?」我想,他們不一定完全同意我的話,但是如果我連自己有感而發的一句話都不能講,那才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批判衝著我 已超乎尋常

    我聽到有人批評我,說我不是台灣人,不能批評台灣,那麼美國人、日本人就可以講台灣?香港也曾被台灣人批評,台灣人也常批評中國大陸,這些批評別人的人,有受到像我這樣被謾罵的待遇嗎?我知道台灣一些名嘴、名筆,有的和我持一樣的看法,他們卻沒有受到像我這次遭受超乎尋常的力量抗議或抵制。這一連串的似是而非、不公平的報導、否定我的報導,似乎都衝著我來,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我不想糾纏在不同的政治表述裡,請不要拿我來當作政治的宣傳工具。我是個演員,我不是政客。我不是滿腦子政治,但我認為我擁有表達自己感情的自由。

    有人說我不在乎台灣市場,我要告訴台灣的朋友,台灣是我的娘家,我怎會不重視這塊土地呢?我怎會有了國際名利而忘了飲水思源呢?我是中國人,我拍中國電影,片子好看,有全世界的人看,但我不會忘記我的根本,拋棄愛護我的人。也有人攻擊我說我的票房下滑,今天的我,已經不在乎票房好或不好。在台灣也好,或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也好,哪怕只剩下二、三個人願意看我的電影,我還是會繼續拍下去。拍累了,我就退休。

    的確,這幾年我在工作上做了很大的調整,自從我母親過世之後,電影對於我只是第二,我將公益活動擺在第一位,世界上哪裡需要我,我就去哪裡,票房已經不是我會在乎的事了。我也在香港號召演藝圈的同仁跟我一起做公益,我是做了再說,盡我棉力,回饋社會,回饋這世界,就怕做得不夠,來不及做。票房的起落,也給我警惕,提醒我必須更加努力,拍出好片,這些批評,我都虛心接受。瞭解我的電影記者朋友們就會知道,我除了拍動作電影之外,我也投資拍攝藝術電影,像是《胭脂扣》、《阮玲玉》、《長恨歌》。江山代有人才出,我很樂意栽培新人,鼓勵新人出頭,超越我,讓更多的華人在好萊塢能夠有一定的代表性,這是我們華人致力以赴的目標,更希望,讓華語片以華語發音,可能是國語,可能是台語、粵語或客家話,而不是只有英文配音,而是要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華人在電影上的成就。

    我注意到部份媒體及少數評論者扭曲我的說法,然後以他們自己預設的立場加以發揮,對我過去所做的貢獻不但忽略不提,甚至做出很輕蔑的評論,我感覺到這些人的不友善,但是不願意去猜測他們持續攻擊我的原因。我尊重所有對我的批評,但是這並不等於我可以接受無中生有、顛倒是非、陷我於不義的評論。

    來台恐生波 能免就避免

    說這幾年不來台灣,我是為免發生類似連戰先生在機場被抗議的紛亂場面,我不希望引起任何的不愉快,能避免我就盡量避免,這是我的本意,想不到被某些人曲解,又造成軒然大波。我感到很意外,因為台灣今天所享有的民主,是台灣所有人努力爭取來的,想不到,我的一番話,讓我遭到抵制,只因為我對台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批評就抵制我,那麼,這是民主嗎?民主國家難道不是倡導容忍異見,保障言論自由的嗎?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同意,真正的言論自由就是:「我反對你的話,但我維護你發表自己主張的自由。」

    我在香港拍過很多關於警察的電影,劇情也曾經有壞警察,香港政府並未因此反對我,反而在拍片過程全力支持我。電影需要多元化的內容,藝術更需要更多的包容。

    我對於那些批評我的人、謾罵我的人,我不但不會抵制他們,我反而會誓死捍衛他們批評我、詛咒我、毒罵我的人的言論自由,這就是成熟的民主社會應該有的風範,而我在此只為維護我一點點的言論自由抗辯。況且如果當我來到台灣而真的引起有人向我拉布條抗議叫罵的狀況,這些原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要是傳播到國際間,極可能會影響到台灣在國際間的形象。這樣的後果,我相信有理性的台灣同胞都不願意見到!

    愛心無國界 買台米賑災

    去年的南亞大海嘯,除了捐款,我還買了五萬盒熟飯捐到南亞,我買的、捐的就是台灣米,因為那是好米,是台灣高雄生產的米,是台灣中部生產的米。我一聽說這米飯可以打開即食,立刻想到這應該是很適合南亞沒水沒電的災民,我希望南亞災民能吃到一口好飯,也感懷台灣人民的愛心。我受聯合國之邀,擔任親善大使,看到柬埔寨被地雷炸斷腿的兒童,很痛心,我常掛在嘴邊的「世界和平」不是口號,而是我真正在付諸行動的事。愛心不分國界,而我們還在分你是台灣人,我不是台灣人,或更甚者,要報復誰、抵制誰,這一點,讓我非常感慨。台灣的農民面臨WTO的衝擊,台灣電影也有類似的困境。我很看好台灣的電影人才,我很欣賞楊德昌、侯孝賢、李安這幾位台灣導演,也很希望有進一步的合作,大家團結,共同拍出好電影,為所有華人爭光。何必興風作浪,讓親者痛、仇者快呢?

    祝 台灣的朋友們 生活美好 平安如意

    成龍 敬上 二○○五年六月九日

2005.06.10  中國時報
政治惹不得!林鳳嬌下封口令
賀靜賢

    成龍昨天寫信「表白」,是他針對去年三一九「兩顆子彈」事件的數度發言後,首度公開自己的心情。成龍此舉就像他的發言,或許仍有各方不同解讀;不過他之所以「跳出來」,可見他對台灣社會反應相當在意,以及不想被誤解的心情。連成龍也需要「抗辯」,政治顯然比女人的問題要複雜多了!

    去年三一九事件發生後,成龍在公開場合說了此事是「天大的笑話」,引起台灣內部兩極反應,還有立委提出要拒絕他入境。接著在洛杉磯為「環遊世界八十天」宣傳時,他被媒體一問,又蹦出「百年大笑話」。日前在坎城,成龍在一片混亂中接受訪問,被問到何時再訪台灣,一句「四年不來!」連新聞局長姚文智都隔洋發表聲明,將他列為影展中「台灣之夜」的拒絕往來戶。

 

    套句陳水扁總統的一句名言:「有哪麼嚴重嗎?」成龍對於自己的發言會如此發酵,事後常有如此的感嘆與不解。事實上,在首次發言後,成龍的朋友就提醒過他,身為重量級公眾人物,發言更要謹慎,尤其不要扯政治。成龍其實當時也有委屈的感覺,不過個性直率、地位之高如他,並沒有「抗辯」的想法,總認為事情過了就好。而成龍的太太、台灣的女兒林鳳嬌,在事件之後,也立即對先生下了「封口令」。

    封口不談政治(尤其在台灣),是成龍身為一個巨星,還沒有學會的藝術和明哲保身之道,更遑論能受言論自由的大傘保護。成龍的「抗辯」是,因為他當大家(包括媒體)都是朋友,所以朋友聊天,他說了內心話;結果一上報,他就成了眾矢之的。

    去年本報記者在美國洛城採訪「環遊世界八十天」時,他主動邀請幾名台灣的媒體記者去他的洛城豪宅做客,大家聊得開心,又驚見如此豪宅,樂得拍照、聊天,當然不久也見了報,以嚮讀者。相隔一年,成龍在法國坎城遇到本報記者,笑笑地、不帶怒氣地說:「每次對你們好,你們就還是會把我賣了!」事實上,成龍也很會宣傳,這個「賣」的分寸,在電影上他拿捏得好;但談政治,他這名「大人」,也不見得懂「大人的事」吧!

    成龍在聲明信中,數度提及他對台灣的情感,也很客氣地「提醒」,時至今日如他,不需要為要顧台灣票房而有任何討好動作,語氣不卑不亢,真心、真性情是肯定的。而事實上,事件發生前,成龍從來就是台灣的好朋友,公益、捐款都有他,成龍集團的資深經理李慧良,因此用「心痛」描述成龍對這些事件的心情。她說,成龍在坎城就說了,說四年不來台灣,並非指陳水扁任期是四年,而是認為既然大家暫時有意見,他不想在機場就引起不快,因此暫時不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7549
振興台灣電影比罵成龍重要多了!/中時社論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2005.05.24  中國時報
振興台灣電影比罵成龍重要多了!
中時社論

    成龍怕被台灣丟雞蛋,接受採訪說他四年不來台灣,網路上罵聲不斷;但也有支持成龍的,認為當年他說「天大的笑話」與現在宣告四年內不來,「反正台灣只是一個地方」,其實反映了成龍的想法。言論自由,為什麼成龍就沒有?

    用「支持成龍/反成龍」「愛台灣/不愛台灣」這些觀點看這件事,未免太簡化了。坦白說,問題比罵不罵他複雜多了。

   成龍說:「台灣只是一個地方」,這句話讓國內有些人有點傷感,但是在全世界的電影版圖上,台灣確實是一個小地方。尤其在國片愈來愈萎縮,而西片大舉入侵後,台灣觀眾的國片觀影人口大幅減少,沒有一部國片可以賺錢,來支持下一部片子的開拍,台灣市場已經無法再養活自己的電影導演。

    所謂大導演,如蔡明亮是靠著法國的電影輔導金;侯孝賢,是靠著國際市場上預售電影版權來拍片,而如《咖啡時光》主要資金來自日本;至於其他導演,國片輔導金根本不足以成事,唯一支持他們繼續拍片的動力,不是市場,不是觀眾,竟是自己內在最深層的創作能量。但這能量缺乏觀眾與市場,會繼續多久?沒有資金,如何支撐呢?

    老實說,台灣電影還能繼續在世界影展中大放異彩,靠的只是這幾個癡愛電影的「狂人」。他們放下身段,到處去演講,推廣國片;到處找資金,為了還有一次讓國片再翻身的機會。

    台灣市場真的太小了。不必說成龍,如果蔡明亮不是為了推廣國片,他的片子在國外放就好了,反正台灣連回收一成都做不到。而像楊德昌,早就寧可放棄台灣市場了。問題已經很清楚,台灣電影唯有和國際市場結合,國片才有希望。

    那麼,台灣為什麼還需要成龍?首先,為的就是把國片的人口找回來。成龍、周潤發、李安等,一個個電影之星,和好萊塢合作所拍出來的片子,可以是票房保證,所以還有人願意投資。有人願意投資,至少國片還有一點希望。在這一點上,台灣需要成龍的地方,其實遠甚於成龍需要台灣。如果不論他的言論,今天換成李安,到底是台灣國片市場需要李安,還是李安需要國片市場,答案不是很清楚嗎?

    電影需要明星,需要大眾市場,這是明確的。但已經離開國片市場的觀眾,要如何找回來?難道不是靠著這些明星嗎?

    韓國電影曾經低迷,但他們靠著大投資,拍出通俗電影,賣座之後,國片人口慢慢回來了。韓國人說:我們自己的電影,不會比好萊塢差!大陸電影曾經低迷,在進口電影限制數量的政策下,大陸國片一樣萎縮。但一部《英雄》把大陸觀眾找回國片市場。接下來的電影,如《天地英雄》《天下無賊》《十面埋伏》,部部賣座。二○○四年的賀歲片,一部《天下無賊》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賣了一億多元人民幣。觀眾開始對國片有信心之後,接下來才能開拓出共享的國片市場。

    今天,台灣該做的,不是用政治語言,去批評成龍,而是把成龍找回來。因為成龍已經在國際取得市場,如果台灣可以利用成龍的國際名氣,尋找合作機會,作為台灣女婿的成龍,應該會慎重考慮。而台灣電影,難道不是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推銷出去?不僅是成龍,李安、王家衛、張藝謀、徐克、侯孝賢、蔡明亮等導演,或者明星如周潤發、成龍、章子怡等,只要可以合作拍片,找回觀眾,政府都可以協助輔導。而不是用政治語言,去干擾電影創作,或用意識形態,去干涉明星的言論。

    新聞局跳到第一線批判成龍,其實是把自己的格局做小了!何苦以國家發言人的身分,去批判一個明星?而且根本無效。美國明星馬龍.白蘭度找一個印地安小女孩去領奧斯卡金像獎,痛批美國政府,觀眾的支持沒有減少,還覺得他帶種。布希入侵伊拉克,西恩潘買廣告版面痛罵,他一樣得到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現在正在上映的《星際大戰》導演一樣暗罵布希,美國政府有說一句話嗎?

    台灣現在的官員如果了解電影,愛電影,至少要對電影明星、電影創作者有基本的尊重,這樣,台灣才會有希望。成龍講個幾句話,沒那麼嚴重,也傷不了台灣什麼,何苦用政治語言去回應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4507
政府 為什麼對成龍嗆聲
推薦2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Princess蕾蕾☆
慕亞

政府 為什麼對成龍嗆聲


聞今唐/文字工作者(台北市)

鮑爾說台灣沒有主權,布希對阿扁說三字經,他們要來,政府敢不跪迎?為什麼對成龍嗆聲?

台灣至少有一半人認同他的說法。很多人認為去年是天大悲劇,他說的還客氣,只說是笑話呢。反對黨主席在國內旅行都沒自由,機場打成那樣子,成龍怕被丟雞蛋,亂邦不入,有何不對?

新聞局在坎城辦的是「台灣之夜」,不是「台獨之夜」。成龍是著名影星、金馬獎影帝、愛台公益不後人、還娶了台灣人,他比馬來西亞人蔡明亮更近台灣,為什麼不邀請他?

姚文智說他傷害台灣人感情。台灣可真脆弱,從反分裂法、WHO、斷交到夏禕發飆,都說傷害台灣人感情。台灣到處訴苦、不斷訴苦,是不是得了憂鬱症?

批評台灣,就被打入黑名單,這與威權時代有何差別?

姚文智說:「電影藝術者,滿腦子想的,花太多的時間在政治,一定會影響創作。」那「無米樂」、「太平輪」、「悲情城市」,都談政治;「星際大戰」、「王者天下」、「華氏九一一」都罵布希,那就不准參加奧斯卡了?侯孝賢物傷其類,說:「就一句話嘛,有那麼嚴重?」

干涉破壞藝術的是滿腦政治的政客。說要國片年拍百部,卻為把華人國際巨星擋在門外,就如要觀光客倍增又不准大陸觀光客來一樣,都是在虛耗。台灣老哀叫中共封殺台獨藝人,自己做的還不是一樣?

成龍不但沒像夏禕那樣痛哭悔過,他反說:「我現在愛國心勝過拍片,在電影裡一定要發揚中國文化。我希望電影都華語發音,英文字幕。在美國大街小巷都能吃到燒餅油條。」這種承續李小龍「精武門」的言論,會使很多台灣人要得恐慌症。

走,龍哥,我們吃燒餅油條去!

2005/05/23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4190
抵制成龍,不挺我 即敵人?
推薦4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正妹減壓
慕亞
badminton
叮咚

抵制成龍,不挺我 即敵人?


朱立安/大學助理教授(嘉義市)

坎城影展結果今晨揭曉。此次國人關注的焦點,除了侯孝賢新作「最好的時光」會不會得獎外,新聞局不邀請成龍參加在坎城的「台灣之夜」,更成為話題。

新聞局意有所指的說,如果電影藝術工作者花太多時間在政治上,一定會影響藝術創作。新聞局可能忘了,這次代表台灣到法國參展的侯孝賢導演,曾發起族群平等行動聯盟,批評總統候選人撕裂族群,要求停止如「賣台集團」與「中共同路人」等言語。

藝術家用作品針砭政治的例子俯拾皆是。前兩天,HBO播出了寇特羅素主演的「洛杉磯大逃亡」,敘述在二一三年時美國被基本教義派掌控,若不順服其思想,就會被流放到因地震而成為廢墟的洛杉磯。偏偏總統的女兒偷了星戰武器的遙控器,和反抗軍首領私奔到洛杉磯,於是,寇特羅素受命去奪回遙控器。後來,他瞭解到真正的邪惡是美國,拿假的遙控器騙了美國總統,當美國總統要用星戰武器消滅古巴以震懾全世界聽令時,寇特羅素按下按鈕,毀掉了全世界的文明,讓一切從頭開始。

這部電影拍攝於十年前,片中的美國總統明顯是老布希的翻版。拍這部片時,伊拉克戰爭還沒發生,不過星戰武器的點子已由雷根總統提出;目前,五角大廈正尋求布希總統批准的星戰計畫,極可能和攻打伊拉克、阿富汗的震懾戰略一起成為美國的標誌。正是這些充滿了先見之明的反諷,讓原本單純的動作片格外發人深省。

抨擊兩任布希總統更加淋漓盡致的「華氏九一一」在去年坎城影展得獎,新近上映的「星際大戰第三部曲」,黑武士乾脆引用布希的話:「如果不站在我這一邊,就是敵人。」這部電影描述主人翁由正轉邪,導演喬治盧卡斯接受訪問時不諱言說「很多壞人都認為他們是好人」,他要探討「民主是怎麼把自己變成獨裁」?可想而知,美國右派早就把喬治盧卡斯和反戰的珍芳達、西恩潘等人一起列為抵制的目標,和台灣抵制成龍如出一轍。

在藝術家的妙手下,表面嗅不出政治味的作品也常在夾心裡包藏了強烈的批判,「天邊一朵雲」在國外得獎,高雄市政府發獎金感謝其「讓全世界看到高雄」,可是仔細看看這部電影,有哪一個角色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每個人都悽悽惶惶、一無所有,苦到連生活必需的水都成問題,賸下的彷彿只有與生俱來的性愛。西瓜生產過盛,被傾倒在水溝裡任其漂流,象徵的是情慾還是無奈?唯一稱得上歌舞昇平的景象竟然和懷舊老歌與蔣公銅像一齊出現在幻想裡!導演剖視台灣社會的目光簡直比X光更銳利,令人贊歎。

藝術本來就是思潮和輿論的重要公共空間,在這空間中,藝術家把他們對社會的看法轉化為作品,有鑒賞能力的觀眾則在此空間中擷取藝術家的訊息,和原創者進行互動。民主政府不應局限此空間,將之限制為政策的傳聲筒,而應將其視為一種機會,鼓勵更多元、更熱烈、更理性的思辨。然而,越來越民粹的台灣社會,除了妖魔化與己立場不同者之外,是否有足夠的胸襟去開拓這塊輿論空間?

筆者不期望台灣藝術家有膽識用「華氏九一一」的格局,拍一部二戰期間日軍屠殺原住民,或日本鼓勵台籍青年替皇軍賣命的紀錄片,因為無須任何反諷,只要平鋪直敘地把事情描述一遍,就會引起不少人緊張。至於「三一九槍擊案紀實」之類的題材,太「政治不正確」,就更不用提了。

成龍因為評論了「三一九槍擊案」搞得動輒得咎,另一則新聞則是製片人焦雄屏當著電影處長的面痛批台灣的電影沒內涵,也拒絕了「台灣之夜」的邀請。說實在的,我不太憂心美國是否會在二一三年時完成星戰武器,可是經濟學家已經預測二年時,中國就會有十二億的中產階級消費者。時間已不站在台灣這一邊,如果新聞局要振興台灣電影,有比開黑名單更重要的事。

2005/05/22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3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