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時事與國際新聞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聞轉載
 瀏覽126,365|回應331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lackjack

本欄將轉載一些關於世界上發生的一些「新聞」、「舊聞」、「妙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92448
 回應文章 頁/共3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致中婚禮 扁叮嚀別走政治路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40618021+94061801+0+175104,00.html

致中婚禮 扁叮嚀別走政治路
中央社

陳水扁總統今天在兒子陳致中婚宴表示,兒子那麼快結婚,因為家裡有早婚傳統;婚宴前,台灣下大雨,正好可給新人機會教育,了解世上有許多不幸、弱勢的人,需要有悲憫的心,關懷別人。他還叮嚀陳致中,未來不要走政治路。

陳致中上午遵循民間傳統禮俗,迎娶黃睿靚;陳總統、夫人吳淑珍中午在喜來登宴請親友,席開約五十桌,總統致詞時細數兒子從小到大故事,暢談心中感想。

總統表示,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樣,本來想讓孩子婚禮簡單一點,公證結婚就好。但吳淑珍認為,結婚若如此隨便,就不能得到長輩全部祝福,她希望孩子婚禮不要像父母當年那麼簡單。

他說,三十年前結婚時,帖子是臨時去文具行買的;婚宴前一小時,到衡陽路,拍婚紗照,只拍六張。婚後,兩人難免吵架,每次吵架,就撕一張,現在都無婚紗照。現在知道為何年輕人要拍那麼多張婚紗照。

他說,女兒陳幸妤結婚前一個月,台灣遭逢颱風;陳致中計畫結婚前一星期,台灣下大雨。因此,有許多不同意見,有人建議不要辦婚禮。

陳總統表示,這是最好機會教育,雖然大家在此喝喜酒,但可讓新人知道世上還有許多不幸、弱勢的人,需要有悲憫心胸,關懷別人。不是每件事都可順遂,有時也會遇到困難。

此外,總統細數陳致中大小故事,陳致中出生於發生美麗島事件那年、他走入政治的那年。陳致中讀幼稚園時,總統都會要求兒子上學前,必須先讀國語日報;他也常載陳致中到桃園國際機場,參觀航空博物館。

陳總統說,當年被關在土城看守所時,都會要求陳致中每星期必須寫信給他,看到陳致中的信由一半注音、一半國字,到全部國字,感到非常高興。陳致中就讀國中,曾榮獲全國作文比賽第一名。

不過,陳總統說,陳致中高中聯考作文成績不理想,未能上建中,僅考上成功國中,連續三天不講話,後來寫了一篇文章「我將再起」。他勉勵兒子,這是天意,若想就讀台大法律系,成功高中與台大距離最近。

他說,陳致中大學畢業後,預官考試雖然前十名,外界仍批評有特權,陳致中每次面對國家考試,就有很大壓力,打退堂鼓,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因此,對陳致中出國念書,持鼓勵態度。

陳致中向父母提到結婚,總統說,那時還想說怎有那麼快呢?但轉念一想,這是家庭傳統,父親、姐姐都早結婚,這不是沒原因。

他也告訴陳致中,結婚代表「轉大人」,以後凡事要自己作主、決定、負起責任;期盼兩位新人永遠恩愛、互相忍耐、包容、扶持、孝順父母。

總統更公開叮嚀、期許陳致中,「什麼頭路都可以吃」,以後絕對不要走政治路,從政就必須要選舉。他從政,卻使吳淑珍一輩子坐輪椅,牽累小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4701
約翰·肯尼迪就職演說--火炬已經傳給新一代美國人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John F. Kennedy: Inaugural Address


  約翰·肯尼迪是一位戰爭英雄,普利策獎獲得者,五十年代大部分時間裡的參議員。1960年的11月,年僅43歲的他成為美國歷史選擇產生的最年輕的總統。1963年11月22日他在德克薩斯州的達拉斯遇刺身亡,是美國歷史上第四位死於暗殺者子彈的總統。
 

We observe today not a victory of party, but a celebration of freedom -- symbolizing an end, as well as a beginning -- signifying renewal, as well as change. For I have sworn before you and Almighty God the same solemn oath our forebears prescribed nearly a century and three-quarters ago.

The world is very different now. For man holds in his mortal hands the power to abolish all forms of human poverty and all forms of human life. And yet the same revolutionary beliefs for which our forebears fought are still at issue around the globe -- the belief that the rights of man come not from the generosity of the state, but from the hand of God.

We dare not forget today that we are the heirs of that first revolution. Let the word go forth from this time and place, to friend and foe alike, that the torch has been passed to a new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 born in this century, tempered by war, disciplined by a hard and bitter peace, proud of our ancient heritage, and unwilling to witness or permit the slow undoing of those human rights to which this nation has always been committed, and to which we are committed today at home and around the world.

Let every nation know, whether it wishes us well or ill, that we shall pay any price, bear any burden, meet any hardship, support any friend, oppose any foe, to assure the survival and the success of liberty.

This much we pledge -- and more.

To those old allies whose cultural and spiritual origins we share, we pledge the loyalty of faithful friends. United there is little we cannot do in a host of cooperative ventures. Divided there is little we can do -- for we dare not meet a powerful challenge at odds and split asunder.

To those new states whom we welcome to the ranks of the free, we pledge our word that one form of colonial control shall not have passed away merely to be replaced by a far more iron tyranny. We shall not always expect to find them supporting our view. But we shall always hope to find them strongly supporting their own freedom -- and to remember that, in the past, those who foolishly sought power by riding the back of the tiger ended up inside.

To those people in the huts and villages of half the globe struggling to break the bonds of mass misery, we pledge our best efforts to help them help themselves, for whatever period is required -- not because the Communists may be doing it, not because we seek their votes, but because it is right. If a free society cannot help the many who are poor, it cannot save the few who are rich.

To our sister republics south of our border, we offer a special pledge: to convert our good words into good deeds, in a new alliance for progress, to assist free men and free governments in casting off the chains of poverty. But this peaceful revolution of hope cannot become the prey of hostile powers. Let all our neighbors know that we shall join with them to oppose aggression or subversion anywhere in the Americas. And let every other power know that this hemisphere intends to remain the master of its own house.

To that world assembly of sovereign states, the United Nations, our last best hope in an age where the instruments of war have far outpaced the instruments of peace, we renew our pledge of support -- to prevent it from becoming merely a forum for invective, to strengthen its shield of the new and the weak, and to enlarge the area in which its writ may run.

Finally, to those nations who would make themselves our adversary, we offer not a pledge but a request: that both sides begin anew the quest for peace, before the dark powers of destruction unleashed by science engulf all humanity in planned or accidental self-destruction.

We dare not tempt them with weakness. For only when our arms are sufficient beyond doubt can we be certain beyond doubt that they will never be employed.

But neither can two great and powerful groups of nations take comfort from our present course -- both sides overburdened by the cost of modern weapons, both rightly alarmed by the steady spread of the deadly atom, yet both racing to alter that uncertain balance of terror that stays the hand of mankind's final war.

So let us begin anew -- remembering on both sides that civility is not a sign of weakness, and sincerity is always subject to proof. Let us never negotiate out of fear, but let us never fear to negotiate.

Let both sides explore what problems unite us instead of belaboring those problems which divide us.

Let both sides, for the first time, formulate serious and precise proposals for the inspection and control of arms, and bring the absolute power to destroy other nations under the absolute control of all nations.

Let both sides seek to invoke the wonders of science instead of its terrors. Together let us explore the stars, conquer the deserts, eradicate disease, tap the ocean depths, and encourage the arts and commerce.

Let both sides unite to heed, in all corners of the earth, the command of Isaiah -- to "undo the heavy burdens, and [to] let the oppressed go free."

And, if a beachhead of cooperation may push back the jungle of suspicion, let both sides join in creating a new endeavor -- not a new balance of power, but a new world of law -- where the strong are just, and the weak secure, and the peace preserved.

All this will not be finished in the first one hundred days. Nor will it be finished in the first one thousand days; nor in the life of this Administration; nor even perhaps in our lifetime on this planet. But let us begin.

In your hands, my fellow citizens, more than mine, will rest the final success or failure of our course. Since this country was founded, each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has been summoned to give testimony to its national loyalty. The graves of young Americans who answered the call to service surround the globe.

Now the trumpet summons us again -- not as a call to bear arms, though arms we need -- not as a call to battle, though embattled we are -- but a call to bear the burden of a long twilight struggle, year in and year out, "rejoicing in hope; patient in tribulation," a struggle against the common enemies of man: tyranny, poverty, disease, and war itself.

Can we forge against these enemies a grand and global alliance, North and South, East and West, that can assure a more fruitful life for all mankind? Will you join in that historic effort?

In the long history of the world, only a few generations have been granted the role of defending freedom in its hour of maximum danger. I do not shrink from this responsibility -- I welcome it. I do not believe that any of us would exchange places with any other people or any other generation. The energy, the faith, the devotion which we bring to this endeavor will light our country and all who serve it. And the glow from that fire can truly light the world.

And so, my fellow Americans,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My fellow citizens of the world, ask not what America will do for you, but what together we can do for the freedom of man.

Finally, whether you are citizens of America or citizens of the world, ask of us here the same high standards of strength and sacrifice which we ask of you. With a good conscience our only sure reward, with history the final judge of our deeds, let us go forth to lead the land we love, asking His blessing and His help, but knowing that here on earth God's work must truly be our own.

今天我們慶祝的不是政黨的勝利,而是自由的勝利。這象徵著一個結束,也象徵著一個開端;意味著延續也意味著變革。因為我已在你們和全能的上帝面前,宣讀了我們的先輩在170多年前擬定的莊嚴誓言。

  現在的世界已大不相同了。人類的巨手掌握著既能消滅人間的各種貧困,又能毀滅人間的各種生活的力量。但我們的先輩為之奮鬥的那些革命信念,在世界各地仍然有著爭論。這個信念就是:人的權利並非來自國家的慷慨,而是來自上帝恩賜。

  今天,我們不敢忘記我們是第一次革命的繼承者。讓我們的朋友和敵人同樣聽見我此時此地的講話:火炬已經傳給新一代美國人。這一代人在本世紀誕生,在戰爭中受過鍛煉,在艱難困苦的和平時期受過陶冶,他們為我國悠久的傳統感到自豪--他們不願目睹或聽任我國一向保證的、今天仍在國內外作出保證的人權漸趨毀滅。

  讓每個國家都知道--不論它希望我們繁榮還是希望我們衰落--為確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勝利,我們將付出任何代價,承受任何負擔,應付任何艱難,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敵人。

  這些就是我們的保證--而且還有更多的保證。

  對那些和我們有著共同文化和精神淵源的老盟友、我們保證待以誠實朋友那樣的忠誠。我們如果團結一致,就能在許多合作事業中無往不勝;我們如果分歧對立,就會一事無成--因為我們不敢在爭吵不休、四分五裂時迎接強大的挑戰。

  對那些我們歡迎其加入到自由行列中來的新國家,我們格守我們的誓言:決不讓一種更為殘酷的暴政來取代一種消失的殖民統治。我們並不總是指望他們會支持我們的觀點。但我們始終希望看到他們堅強地維護自己的自由--而且要記住,在歷史上,凡愚蠢地狐假虎威者,終必葬身虎口。

  對世界各地身居茅舍和鄉村、為擺脫普遍貧困而鬥爭的人們,我們保證盡最大努力幫助他們自立,不管需要花多長時間--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因為共產黨可能正在這樣做,也不是因為我們需要他們的選票,而是因為這樣做是正確的。自由社會如果不能幫助眾多的窮人,也就無法挽救少數富人。

  對我國南面的姐妹共和國,我們提出一項特殊的保證--在爭取進步的新同盟中,把我們善意的話變為善意的行動,幫助自由的人們和自由的政府擺脫貧困的枷鎖。但是,這種充滿希望的和平革命決不可以成為敵對國家的犧牲品。我們要讓所有鄰國都知道,我們將和他們在一起,反對在美洲任何地區進行侵略和顛覆活動。讓所有其他國家都知道,本半球的人仍然想做自己家園的主人。

  對聯合國,主權國家的世界性議事機構,我們在戰爭手段大大超過和平手段的時代裡最後的、最美好的希望所在,我們重申予以支持:防止它僅僅成為謾罵的場所;加強它對新生國家和弱小國家的保護;擴大它的行使法令的管束範圍。

  最後,對那些與我們作對的國家,我們提出一個要求而不是一項保證:在科學釋放出可怕的破壞力量,把全人類捲入預謀的或意外的自我毀滅的深淵之前,讓我們雙方重新開始尋求和平。

  我們不敢以怯弱來引誘他們。因為只有當我們毫無疑問地擁有足夠的軍備,我們才能毫無疑問地確信永遠不會使用這些軍備。

  但是,這兩個強大的國家集團都無法從目前所走的道路中得到安慰--發展現代武器所需的費用使雙方負擔過重,致命的原子武器的不斷擴散理所當然使雙方憂心忡忡,但是,雙方卻爭著改變那制止人類發動最後戰爭的不穩定的恐怖均勢。

  因此,讓我們雙方重新開始--雙方都要牢記,禮貌並不意味著怯弱,誠意永遠有待於驗證。讓我們決不要由於畏懼而談判。但我們決不能畏懼談判。

  讓雙方都來探討使我們團結起來的問題,而不要操勞那些使我們分裂的問題。

  讓雙方首次為軍備檢查和軍備控制制訂認真而又明確的提案,把毀滅他國的絕對力量置於所有國家的絕對控制之下。

  讓雙方尋求利用科學的奇跡,而不是乞靈於科學造成的恐怖。讓我們一起探索星球,征服沙漠,根除疾患,開發深海,並鼓勵藝術和商業的發展。

  讓雙方團結起來,在全世界各個角落傾聽以賽亞的訓令--「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註:《聖經·舊約全書·以塞亞書》第58章6節。)

  如果合作的灘頭陣地能逼退猜忌的叢林,那麼就讓雙方共同作一次新的努力;不是建立一種新的均勢,而是創造一個新的法治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強者公正,弱者安全、和平將得到維護。

  所有這一切不可能在今後一百天內完成,也不可能在今後一千天或者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完成,甚至也許不可能在我們居住在這個星球上的有生之年內完成。但是,讓我們開始吧。

  公民們,我們方針的最終成敗與其說掌握在我手中,不如說掌握在你們手中。自從合眾國建立以來,每一代美國人都曾受到召喚去證明他們對國家的忠誠。響應召喚而獻身的美國青年的墳墓遍及全球。

  現在,號角已再次吹響--不是召喚我們拿起武器,雖然我們需要武器;不是召喚我們去作戰,雖然我們嚴陣以待。它召喚我們為迎接黎明而肩負起漫長鬥爭的重任,年復一年,從希望中得到歡樂,在磨難中保持耐性,對付人類共同的敵人--專制、社團、疾病和戰爭本身。

  為反對這些敵人,確保人類更為豐裕的生活,我們能夠組成一個包括東西南北各方的全球大聯盟嗎?你們願意參加這一歷史性的努力嗎?

  在漫長的世界歷史中,只有少數幾代人在自由處於最危急的時刻被賦予保衛自由的責任。我不會推卸這一責任,我歡迎這一責任。我不相信我們中間有人想同其他人或其他時代的人交換位置。我們為這一努力所奉獻的精力、信念和忠誠,將照亮我們的國家和所有為國效勞的人,而這火焰發出的光芒定能照亮全世界。

  因此,美國同胞們,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你們能為國家做些什麼。

  全世界的公民們,不要問美國將為你們做些什麼,而要問我們共同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些什麼。

  最後,不論你們是美國公民還是其他國家的公民,你們應要求我們獻出我們同樣要求於你們的高度力量和犧牲。問心無愧是我們唯一可靠的獎賞,歷史是我們行動的最終裁判,讓我們走向前去,引導我們所熱愛的國家。我們祈求上帝的福佑和幫助,但我們知道,確切地說,上帝在塵世的工作必定是我們自己的工作。 

delivered January 20, 1961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1993
學生會選舉 各大學冷到不行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連線報導】

各大學最近陸續舉行學生自治幹部選舉,不少學校是同額競選,或是只有個位數的投票率;學生參與學校公共事務的熱度,遠不及野百合學運世代,「冷到不行」。

台大/只有一位候選人

台灣大學日前學生會會長選舉,出現有學生會長選舉17年來第一次,僅1位候選人報名狀況。台大學生會會長王威中表示,因為只有一組候選人,最後只有1700多人投票,比起去年的4千多票少了許多。

大學生越來越不關心學生會,王威中認為跟學生會功能是否蓬勃、學生是否願意參與公共事務都有關,兩者也互相影響。王威中舉例,台大校長今年改選,學生會舉辦假投票,並要求所有候選人簽署學生會提出的要求,「但投票率就是很差。」

中大/連候選人都沒有

中央大學學生會今年則出現沒有候選人的狀況,學生會會長楊閔盛表示,從四月初開放候選人登記,延了3次截止時間,一直到5月底都沒人登記參選,今年的學生會會長面臨難產。

逢甲/對公共事興趣缺

逢甲大學學生會長陳正欽的見解頗符合現況。他說,過去大學生活「金三角」是學業、社團、愛情,「七年級」的大學生活多了網路、工讀,生活重心分散,個人參與社團活動在同儕之間容易有被孤立感,反而顯得「異類」,加上社會環境整體缺乏醞釀理想性,讓七年級生對公共事務興趣缺缺。

逢甲前會長盧俊廷說,這種情形也和經濟因素有關。學生多把時間用在打工,整體參與社團時間降低,自給自足壓力,也壓縮築夢理想,「野百合世代學生」打工情形,可能不像現在大學生這麼普遍。

中山/投票率不到6%

學校網站充斥學生的意見和不滿,但學生代表的選舉卻冷冷清清,矛盾極了;參與學生自治3年的中山大學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謝富憲表示,許多大學生都以消極面來看學生自治團體。

中山大學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選舉,近兩年都是在第2次、甚或第3次選舉才產生。

以全校大學部約4000人的規模,上屆選舉只有200多張有效票,投票率不到6%。謝富憲表示,40個學生代表,在無人參選的情況下,決定由各系學會舉薦,但被舉薦的人不見得樂意參與,不參加開會者比比皆是。

暨大/自創校無學生會

創校10年的國際暨南大學,迄今仍無正式的學生會,原本這學期希望能選出會長,但已確定繼續開天窗。

暨南大學數年前雖通過了「學生會長選舉章程」,但一直沒進展,3年前公行系學生林建達有感於學生沒有向學校發聲管道,決定重推學生會。

林建達曾為了學生行車安全問題,召集同學向校方抗議,爭取校門前省道增設路燈,卻被其他同學認為是異端份子,大受打擊。

但他對學生運動仍不死心,上學期各系學會共同組成「學生會選舉籌備會」,由各學系推派選務委員,但這些委員有大多數認為是被同學「陷害」,毫不關心籌備會的事,如此惡性循環,使得林建達身心俱疲。

世新/兩輪投票選出來

世新大學的學生自治會,第1次投票率不到1成,依規定不能成立,經2輪投票,才讓行政管理系大三的沈佳穎總算當上會長。但這已經比去年好,當時公告2次選舉,竟都沒有學生參選,學校直接請學生議會議長陳俞安擔任代理會長。

清大/有兩組人馬競選

清華大學主任秘書葉銘泉表示,清大近幾年學生會選舉大都有2組人馬競選,今年已順利選出,但投票率也僅約1成,去年甚至於連1成都不到。葉銘泉認為,學生的心態是「越不給,越想要。」所以在意見無法自由表達的野百合時代,學生對參與運動很熱中,過去清大學生也曾激烈爭取參與學校事務。但現在校方的各級會議,都請學生代表出席,這些代表反而興致缺缺。

中正/多數人不想參與

建校16年的中正大學,今年學生會和前幾屆一樣,還是一組人馬、同額競選。

中正大學課外活動組承辦人員陳美如指出,多數學生因不清楚學生會有何具體作為,全校近萬名學生,僅約3000人加入。她與學生接觸後發現,許多人課業之外寧可專注於一般社團,也有人當場的反應是「不想與學校作對」。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所助理教授陳慈幸表示,學生因為不清楚學生自治的真正意涵,或是誤以為學生會是為學生扮演衝撞學校行政體制的反對團體角色,參與意願不高,她鼓勵學生踴躍加入,學習與學校溝通協調、行政經驗。

東華/曾「倒會」一學年

東華大學曾經在91學年度因為選不出學生會會長,「倒會」一學年。主因是學生會沒有充裕的經費,校方後來輔導學生會修改組織章程,並把每年撥給學生會的經費提高到70餘萬元,很快的讓學生會恢復生機、蓬勃發展。

國立成功大學學生會運作一向正常,5月下旬剛投票選出新任會長,政治系三年級的李洋宇已在61接任。

成大仍有近2成的投票率,高於一成五投票率的最低門檻。

台中的逢甲大學學生會運作也還算正常,前2年只有1組人選,今年則有2組人選;東海大學也都一直維持兩組競選,不過與過去曾多達45組人馬競選的盛況,不可同日而語。

(記者林怡婷、徐如宜、張柏東、朱惠如、張念慈 、喻文玟、蔡宗明、校園特約記者陳亮諭、陳愛君採訪/唐復年整理)

2005/06/14 聯合報】   http://udn.com

台大學生會長 多躋身政商界


記者林怡婷/台北報導

向來走在各校之先的台大學生自治團體,早期是以代聯會的型態出現,且代聯會主席日後在社會上都有不錯發展,像高英茂、錢復、張旭成、胡定吾及李大維等政商界名人皆曾擔任台大代聯會主席。

不過從17年前,因各級民代陸續開放直選,台大率先舉行學生會長普選。第一屆學生會會長就是前客家委員會主委羅文嘉,野百合學運健將、中研院助理研究員范雲,則是第二屆會長。

台大學生會副會長、科際整合法律研究所學生丁允恭說,觀察近10年來學生會功能的演變,一是爭取權利,二是福利服務,現在多數大學的學生會都以福利服務為主,例如辦舞會、爭取團購優惠等等。

他表示,這些服務雖然不能說對同學沒有幫助,可是一般社團或班級就可以達成,學生會的作用被大量稀釋。

丁允恭說,但也有少數以特定議題為導向的學生會,例如曾在女宿放A片的女研社社長王慶寧,在擔任第8屆台大學生會會長時,大部份的施政都以推動女性主義為主。

丁允恭指出,早年台大學生會成員多投入政治運動,當時雖然蔚為風潮,但後來也產生不少副作用。早期學生會會長在投身政治後,學生自治的經歷被過於突顯,以致很多同學誤認為參與學生會是一條登龍途徑,或將學生會長視為「小政客」、「踏入政壇的跳板」,所以對這些看法不以為然的學生,開始對參與學生會活動冷淡。

再加上現在年輕人貧窮化,畢業起薪直直落,在校者也忙著打工,對未來有很大的不確定感,學生多數關心「更現實的問題」,對公共議題無心也無力。

雖然對校外事物的參與變少了,但丁允恭覺得學生會不至於弱化,現在的學生只是逐漸換一種方式出現,例如台大校長改選時,台大學生會就以積極行動表達關切。

2005/06/14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1113
要求護漁 漁民揚言改掛五星旗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badminton

要求護漁 漁民揚言改掛五星旗


記者楊昇儒/台北報導

針對中日漁事衝突,親民黨立法院黨團上午舉行座談會,要求政府單位儘速召開跨部會會議,討論如何處理中日漁事糾紛,在一周內提出報告。與會漁民揚言,若政府不在15天內解決這個問題,將發動全省漁民前往日本交流協會丟魚頭抗議,未來不排除改掛中共五星旗自救。

親民黨團今早舉行中日漁事糾紛座談會,邀請內政部、國防部、海巡署、農委會漁業署官員,說明如何解決中日之間的漁事糾紛。

漁業署副署長沙志一指出,台日共同經濟海域內含釣魚台,牽扯重大政治意涵,民國85年後,政府和日本談經濟海域的問題,基本上都只以解決漁民問題為主,不談劃界問題。

他說,中日雙方都同意設置共同養護區、養護區內漁民可自由作業。雖然今年曾出現5次、12艘漁船受到日本巡邏艦干擾,但只要漁民在海域暫定執法線內作業,海巡署都會全力維護漁民安全。海巡署巡防處處長林肇成也說,海巡署的驅逐過程十分強勢,絕對以維護漁民利益為優先。

親民黨團總召陳志彬、立委劉文雄語帶不滿指出,我方漁船9日當天在我國海域內受日本巡邏艦欺侮,國防部卻不出面護衛,簡直是嚴重違法失職,如果連外國軍艦到我家門口都不管,還得先問海巡署,這像什麼話?

漁民代表林棋山也氣憤地說,釣魚台附近只要出現我方漁船,日本巡邏艇就會強勢驅離,相較之下,大陸漁船卻相安無事,可見我方政府多麼無能;如果政府不在15天內解決這個問題,將發動全省漁民前往日本交流協會丟魚頭抗議。既然中華民國政府無法保護漁民,未來漁民也不排除發動自救,改掛五星旗,讓中國政府保護漁民。

2005/06/13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80286
兩子智障 妻精神有疾 30年不離棄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子智障 妻精神有疾 30年不離棄

記者許麗珍/台北報導


今年78歲的謝樸,30多年來無怨無悔照顧兩個重度智障的兒子和罹患精神疾病的太太,從未在妻兒的生活中缺席。中華慈光愛心會選在昨天爸爸節,頒發大愛獎表揚他。謝樸雖因摔斷腿缺席,偉大的父愛仍博得在場人士掌聲。

像謝樸一樣接受中華民國第七屆傑出身心障礙者尊長「大愛獎」的受獎者,共有10組17人,其中有七位父親在昨天受獎。另一位受獎人林海湘,因長期照顧重症兒子而受表揚,不過因為兒子於今年5月過世,昨天她也缺席未到場。

主辦單位中華慈光愛心會創會會長郭楊代珍表示,林海湘的兒子罹患罕見重症「杜馨氏肌肉萎縮症」,6歲發病後,走路開始跌跌撞撞,林海湘忍受多年婚姻暴力,又獨立撫養4名子女,照顧重症兒子外,又加入公益團體做志工,奉獻的精神值得表揚。

彰化慈愛殘障教養院院長吳彩珠表示,由於謝樸的兩個兒子須長期接受癲癇症治療與服藥控制,8年前住進該院療養,放不下兒子的他,每周都會帶著太太來望兒子。

年老的謝樸想到自己若過世後,兒子無人照顧,還為兒子們各存了50萬元作為基金。

陳榮山昨天和太太蘇秋煖一起推著身障坐輪椅的兒子前來領獎。蘇秋煖說,卅多年前資訊不發達,因先天缺氧導致腦性麻痺的兒子,因此錯失復健的黃金時期,直到14歲才開始復健。但她不放棄,在專家指導下,利用輔具教兒子用腳打電腦,如今兒子已可打出一篇篇詞句優美的文章,不定期地投稿民間社團的會訊,還曾得過台北文藝獎。

【2004/08/09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069
搶救自殺傷記者 老外判拘役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搶救自殺傷記者 老外判拘役

記者曹敏吉/高雄報導


加拿大籍男子弗納德當街遇到有人自殺,為搶救自殺者,與到場攝影的某媒體記者發生衝突,造成這名記者受傷,高雄地方法院日前依傷害罪將他判處拘役20天,得易科罰金。

昨天上午弗納德到高雄地方法院,就300元折算一日的罰金要乘以三倍表示不滿,經高雄地院人員解釋罰金不以新台幣計價,他才悻然離去。

判決指出,去年11月16日晚7時30分,弗納德在高雄市坎城喜滿客影城看完電影出來,見到有一名男子割腕自殺,倒臥在十全路一家速食店門口,血流滿地,他隨即上前為這名男子止血,適有某媒體吳姓記者趕到現場攝影,弗納德不讓吳姓記者拍照,用額頭將記者的頭部撞傷。

弗納德昨天表示,當時他只顧救人,記者到場卻只顧拍照,他一轉身,不小心撞到對方,純粹是件意外。他不懂中文,不知道文件上的內容為什麼會和事實狀況不一樣。

吳姓記者昨天接受採訪指出,他到場時,弗納德正在施救,不給他拍照,他就不拍,等消防隊員接手處理時才拍,沒想到弗納德突然走過來,朝他的腦門子一撞,他當場流血,事後弗納德不曾向他道歉。

高雄地方法院訴訟輔導科長宋漢彬表示,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的罰款已改成新台幣,刑法及公司法等的罰款,仍以銀圓計價,必須乘三倍,不要說是老外搞不清楚,許多台灣民眾也是一頭霧水,這種過時的法令實在有修改的必要。

【2004/08/10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068
看護岳母 日本女婿年年與妻返台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日籍的青木正明(右)四年來,陪妻子江桂香(左)回台照顧中風的岳母,一待就是半年,令岳母感動不已。
記者李青霖/攝影

看護岳母 日本女婿年年與妻返台

【記者李青霖/新竹縣報導】

日籍的青木正明四年前退休後,每年四到九月,都會陪台灣籍的太太江桂香返新竹縣尖石鄉錦屏村,照顧中風在床的岳母及年邁的岳父,令兩老感到欣慰。 

青木正明的岳母江英美八十一歲,已經中風十年,平日由七十八歲的丈夫江金順照顧。這幾年青木正明一回來,江金順就可以喘口氣休息;「沒有青木回來,照顧太太不知要辛苦多少倍」,有高血壓的江金順誇青木「難得的孝順女婿」。

以今年來說,四月到現在,江英美突發狀況不下十次,每回病發,不管是夜半、黃昏或正午,青木都馬上放下手邊工作,抱岳母上車,開車載她到北部醫院急救,也與家人輪流在長庚、新竹醫院陪伴,親侍湯藥。

青木與太太輪流在岳母床邊陪著,岳母尿布濕了,由太太換,他則幫忙翻身、拍背,餵藥,一天有三個時段須按摩,只要岳父沒空,都由他代理。

江桂香對丈夫的表現,滿意極了。她說,一般人印象中,日本男子比較大男人,但青木不同,會做家事,對兩邊的父母也很孝順。當年她是在日本餐廳工作,認識在日本電腦公司上班的青木,相戀結婚。

青木四年前退休後,決定每年都回尖石住半年,陪岳父母;青木的父母已九十多歲,沒跟他住一起,他說,「陪岳父母的時間比自己的爸媽多」。

青木在岳父家附近整理一塊露營地,酌收數十元清潔費,讓遊客分享山林。他空暇就在營區擦地板、掃地,看到一根菸都會撿起來,還主動整理社區環境。錦屏村長劉仁德說,江家真有福。

儘管受鄰里稱賞,青木操著生疏的華語謙虛地說,「岳父最偉大」,他岳父今年獲選模範父親,是他的榜樣;台灣人熱情、山上空氣好,都吸引他留下來,他相信,「留在台灣的日子,會長不會短」。

【2004/08/10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063
哥癱瘓 弟糖尿病 母逝相扶持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罹患多發性神經纖維瘤的哥哥冠廷躺在台北榮總的病榻上,弟弟冠誼盡心照顧,甚至為哥哥換尿布,兄弟情深。
記者施靜茹/攝影

【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哥哥只肯讓弟弟換尿布,兩兄弟的媽媽已過世,都是弟弟照顧哥哥,日子只能過一天算一天。」劉家兩兄弟分別罹患多發性神經纖維瘤、糖尿病,他們的阿姨郭女士娓娓道出這對兄弟的困境。

哥哥冠廷十七歲,五年前發現罹患多發性神經纖維瘤;弟弟冠誼十三歲,有先天性糖尿病。媽媽今年三月間因先天性糖尿病去世,兄弟兩人頓失所依,冠廷最近因病情惡化住進台北榮總加護病房。

劉家兄弟因父親工作繁忙,多由阿姨郭女士陪著到台北榮總看病,「我妹妹走了,做阿姨的不幫忙,誰來照顧他們呢?」堅強的郭女士樂觀地挑起她妹妹留下來的重擔。

郭女士說,冠廷從小好像舌頭兩邊不對稱,講話向來不是很清楚,手上也有不少咖啡斑,由於無損智力,一直不以為意,小學六年級時跌了一跤,照X光才發現腦部長了很多瘤,後來腦部、頸部各開一次刀,脊椎也動過兩次手術。

由於冠廷病況持續惡化,大小便失禁,全身癱瘓,本來都由媽媽照顧,定期帶到醫院治療,現在媽媽去世,所以照顧冠廷的瑣事幾乎都由弟弟冠誼來做。

冠誼在媽媽生病期間,因媽媽糖尿病造成視網膜病變,眼睛看不清楚,不但要替哥哥換尿布、餵飯、翻身和擦澡,同時要照料媽媽;尤其哥哥正值青春期,只願意讓弟弟為他換尿布。

躺在病榻上的冠廷,鼻子插了管子,雖然不能言語,但只要清醒著,總是睜大眼睛,看弟弟為他用濕棉花棒滋潤嘴唇,或替他拉拉被子,眼神似乎流露感謝之情。而冠誼在休息的空檔,則坐在哥哥病床旁,安靜地看電視卡通。

「弟弟實在乖,遇到這些事從不哭不鬧。」郭女士說,冠誼的懂事讓大人看了很心疼。問冠誼為什麼對哥哥這麼好?他只是靦腆地笑著,不認為照顧哥哥是苦差事,其實冠誼也是病痛纏身。

台北榮總小兒遺傳代謝科主治醫師牛道明說,冠誼是第二型糖尿病病人,血糖常高達三百至五百間,已用胰島素治療,目前暫時控制住病情,但需每天吃藥。

這個月初,冠廷病況變差,肺塌陷且腎衰竭,因此住進加護病房,除了洗腎,也做插管協助呼吸,醫師建議可能需要氣切。

冠誼去年本來讀新莊福營國中一年級,因照顧媽媽及哥哥休學了半年,「他怕去學校以後,回家就看不到哥哥」,郭女士說,還好冠誼最近已先穩住糖尿病情,這學期準備到外婆家附近的台北市弘道國中就讀,希望不要因此荒廢學業。劉家兩兄弟現在試著過沒有媽媽的日子,在人生路上繼續相互扶持。

【2004/08/10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060
笨爸爸 照顧中風祖母22年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笨爸爸 照顧中風祖母22年」

記者鄭毅/台中縣報導


「我的爸爸比別人笨,才會把奶奶照顧得這麼久,還這麼好!」這是台中縣民陳振順的長子陳冠銘,在父親節賀卡上寫的話。陳冠銘虧自己的父親「笨」,是因為陳振順照顧中風的母親遵照「二、二、四」要求,廿二年來從未好好睡上一覺,他以有個偉大的父親為傲。

所謂「二、二、四」,是陳振順每兩天幫臥病的母親陳郭柔通腸一次,有時他的母親便祕,他一點兒不嫌髒的用手指掏糞便。因長期包紙尿褲容易長濕疹,他改用墊布墊在他母親身下,隨時換洗。

第二個「二」,是陳振順怕母親長褥瘡,每隔兩小時為母親翻身、拍打、擦背。晚上就睡在母親房裡的小床上,床頭放著鬧鐘,鬧鐘一響立刻起來為母親翻身、拍打。白天在一樓雜貨店做生意時,鬧鐘擺在收銀機旁,時間一到立刻上樓為母親擦背、翻身。

至於「四」就是一天餵四餐,八十七歲的陳郭柔在病床上躺了廿二年,沒有一般植物人的枯槁乾瘦,這是因為陳振順和妻子童愛玉除每天早、中、晚三餐定時輪流餵食,每晚十一時餵消夜。陳振順表示,母親吃得不多,必須一天四餐營養才夠。

他說,他母親是在民國七十一年中風,妻子一嫁進門就開始照顧行動不便的婆婆,一直沒有機會去度蜜月,他最感激的是妻子,廿二年來從無怨言,一起照顧他母親,他希望有一天能陪妻子到國外補度蜜月。

因為陳振順堅持自己照顧母親,一家人從未一起出去玩或到外面聚餐。三個孩子的寒暑假,經常要做親子一起到戶外踏青的作業,陳振順夫妻倆只能輪流帶孩子出去玩,連兒女畢業典禮也總有一人缺席。今年父親節大家說好到餐廳慶祝,童愛玉笑著問:「要把奶奶送到派出所給警察看哪?」大家最後一起留在家裡過父親節。

陳振順說,他共有八兄弟姊妹,他是老么,從小跟母親最親,加上兩個哥哥都在外工作,照顧母親是他責無旁貸的事,曾有人建議他將母親送到安養院,他從不做這種考慮,「如果這樣,母親養我們做什麼」,他堅持讓母親有尊嚴的住在家裡。

【2004/08/11 聯合報】 @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8058
我巡防艇助日艇脫困? 漁民怒轟海巡署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叮咚

昨天前往中日爭議海域的南方澳漁船,船身都掛上抗議日本蠻橫、政府護漁軟弱的抗議布條。
記者游順然/攝影 

【記者吳淑君/宜蘭縣報導】

宜蘭縣南方澳漁船前晚包圍日本巡防艇「白嶺丸號」,前去處理的海巡署五二五巡防艇被指搞錯立場竟去協助日船脫困,且還說要法辦漁民。漁民憤怒之餘,昨晚返港後揚言,今早把船開進蘇澳海巡隊自首,塞爆海巡隊碼頭。

參與包圍日本水產廳船隻行動的主發三十六號漁船船長李源章說,日本「白嶺丸號」巡防艇前天上午在我經濟海域驅趕聖鴻勝一號漁船,還命令聖鴻勝一號把捕到的魚丟回海裡。

日巡防艇侵入我海域,還這麼囂張,在附近作業的我國漁船看不過去,透過船上無線電呼叫,發動友船前往包圍「白嶺丸號」抗議。當時聖鴻勝一號放慢航速至四、五浬,引白嶺丸號入轂,我支援的十多艘漁船則快速從後方包抄。

我海巡署得到消息派五二五巡防艇前來處理,李源章曾拜託我方巡防艇不要插手,他們保證不會動粗,只是不想讓白嶺丸號跑掉;但海巡人員不理,硬把船開近白嶺丸號,告知日方台灣漁民有包圍計畫。

漁民受不了,有人大喊全圍起來。下午六時五十分十多艘漁船將五二五巡防艇和白嶺丸號一起圍住,氣氛緊張。漁船交叉行駛阻擋兩船突圍,漁民還罵五二五巡防艇是日本走狗,髒話全出籠;海巡人員宣稱要以妨礙公務法辦漁民,並開出一條路協助白嶺丸號脫困。

他們追不上白嶺丸號,轉向追五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77691
頁/共3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